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恋恋红杏》蠡嬅耎虿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恋恋红杏 恋恋红杏

    我从侧身而立的苏瑶身前踏步进门,鼻际隐隐传来一股淡淡的乳香,我不由闭目深深的吸了一口,这股香味的来源,正是苏瑶的身上,或者说,正是从她稍稍敞开的领口间传出的。我忍不住扭头看去,正对视上苏瑶那双略带丝好奇的大眼睛,即便在昏暗中,也依然能感受到她眼中似水的温婉,她的鼻梁很直,到了凸起的前端,曲线却变得柔柔的,秀气的立在那里,从她微微抿起的红唇间,缓缓吐出的气息直拂在我的面上,带着丝丝少妇令人迷醉的味道。

    蠡嬅耎虿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恋恋红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恋恋红杏》,是作者蠡嬅耎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从侧身而立的苏瑶身前踏步进门,鼻际隐隐传来一股淡淡的乳香,我不由闭目深深的吸了一口,这股香味的来源,正是苏瑶的身上,或者说,正是从她稍稍敞开的领口间传出的。我忍不住扭头看去,正对视上苏瑶那双略带丝好奇的大眼睛,即便在昏暗中,也依然能感受到她眼中似水的温婉,她的鼻梁很直,到了凸起的前端,曲线却变得柔柔的,秀气的立在那里,从她微微抿起的红唇间,缓缓吐出的气息直拂在我的面上,带着丝丝少妇令人迷醉的味道。

《恋恋红杏》 第二十章:叹擦肩远赴他乡 免费试读

这天,我回到家里,发现田苏瑶早早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她的床上手里拿着一张纸,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走到她面前,关切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田苏瑶双眼无神的看了我下,抬手将手里的那张纸递给我,说:“你看看。”

我接过来一看,才发现是张医院的检验单,上面显示田苏瑶怀孕了,不禁开心的叫:“这是好事啊,你怎么这幅表情,你不是一直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吗?”

田苏瑶咬了下嘴唇,眼神迷离而悲切,说:“燕飞,这是你的孩子!”

我一顿,这才想起启明不能生育的事情,那么这个孩子真的就是我跟田苏瑶的了,不禁呆问道:“那,你怎么打算,苏瑶?”

田苏瑶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一直想要个孩子,就在跟你做爱的时候,我还希望你能在我身体里撒下种子,让他长出来,可是他真的来了,我却感到很害怕,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启明。”

我揽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感觉她是那么的柔弱,心疼的爱抚着她的脊背,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田苏瑶忽然抬起头来,说:“燕飞,我想把这个孩子打掉,你说好不好?”

我心中一疼,苏瑶她是那么的渴望有一个孩子,可是他真的来了,她却选择了放弃,这对于她,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个决定。

田苏瑶语声中显现着百般的无奈,低声道:“在知道自己怀了你孩子的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很对不起启明,我不仅在精神和肉体上都背叛了他,还给他怀了别人的种。”

我轻轻的吻着她的脸颊,柔声说:“苏瑶,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但是我建议你先不要急着决定,让自己冷静一下再说。”

田苏瑶忽然抱紧了我的腰,嘴唇在我的脸上热切的吻着,双手慌乱的去解我的衣扣,喃喃道:“燕飞,爱我,来爱我!”

我摆着头,想要逃开她的吻,去跟她说话,却被她的唇紧紧的跟着,堵住了我的唇舌。她狂躁的脱掉了我的衣服,然后又扯着自己的衣服,乳罩一时解不开,她便用力的拉着,将白嫩的乳房都扯得变形了。

我心疼的抓住她的手,温柔的脱掉了她的衣衫,我知道,此时的她只是想用性爱来麻醉自己。我的手轻柔的抚摸着她柔滑如绸缎的肌肤,唇吻若落花般轻柔的飞舞在她的面颊、脖颈、酥胸上。

田苏瑶渐渐的平静下来,将头勾在我的肩上,柔声说:“燕飞,我心里好乱,你来让我忘掉这一切吧。”

我轻柔的将她放倒在床上,用手握住一只柔嫩丰满的乳房揉搓着,另一只手在她身上轻轻拂动,唇吻轻盈的落在她的乳房、小腹、翘臀、玉腿上。然后又回转到她的胸前,将浑圆的半个乳房吸进口中,不住吮咋着。

田苏瑶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长长的哼声,喃喃道:“吃吧,吃吧,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奶水喂你吃了。”

我学着婴儿的样子,用唇叼住了乳头,用力的吮吸着,双手还用力的在乳房的根部挤着,直吸得田苏瑶紧紧的抱住了我的头,压紧了自己的乳房,念叨着:“宝贝,好疼,别着急,现在还没奶水呢。”

我放开她的乳头,抬起头,看着她笑。田苏瑶脸儿红扑扑的,嗔道:“笑什么呢,傻了?”她双腿向两边分开,拉着我,想让我俯下身子。

我拍拍她的臀,在她的侧边躺下来,让她也背向我侧躺着,屁股稍稍的撅起来,将阴茎小心的顶入了蜜穴之中,紧贴住她的身子,轻轻的揉着她的小腹。

田苏瑶一只手放在腹前,按在我的手上,另一只手反过来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大腿,火热的脸颊温柔的和我的脸颊磨蹭着。

我轻轻的蠕动着腰,将阴茎在蜜穴中浅浅的抽送,在她的肩头吻了一下,柔声道:“你怀孕了,做爱要小心,其实我知道,苏瑶,你还是想要一个孩子的。”

田苏瑶随着我的动作,臀儿也微微的耸起放低,小腹轻缓的一起一伏,轻轻的点头道:“是的,我做梦都想,所以我才这么矛盾。”

我轻柔的带着她的手,用手掌心感受着她小腹的微微颤动,说:“苏瑶,你说你肚里的小婴儿,此刻在干什么呢?会不会惊异怎么一个大大的,圆圆的东西闯进来了呢?”

田苏瑶不禁“扑哧”乐了,嗔道:“瞎说什么呢,它现在应该还什么都不是呢。再说了,你那个什么大大的,圆圆的东西能进去那么远吗?”

我听她说的有趣,便用两只胳臂夹住了她的腰,用力的将阴茎向内顶着,笑道:“我让你看看能不能顶那么远。”

田苏瑶满足的“嗯……”长吟一声,将臀儿贴紧了我旋磨着,说:“燕飞,没想到这么舒缓的节奏也能让我觉得很舒服呢,其实我更喜欢这样的感觉,整个人都被你抱在怀里了。”

就像是在拉小提琴一般,阴茎在肉嫩嫩蜜穴中浅浅的拉动,奏响着迷人的小夜曲,田苏瑶随着节奏,也迷人的哼唱起来。

忽然,她眯着眼问我:“燕飞,你说,婴儿有没有灵魂呢?他现在会不会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呢?”

我被她问的一怔,犹豫着答道:“俗话说,万物皆有灵,婴儿应该也是有灵性的吧,不过,他现在应该在沉睡中,不能知晓外界吧。”

田苏瑶声音低沉,接着说:“那我要是不要他,是不是他也会知道呢?那我就是损伤了一个生灵,他一定会怨我的。”

我吻着她的肩胛,柔声道:“苏瑶,别跟自己的心作对了,留下这个你一直想要的孩子吧。”

田苏瑶的眉皱了起来,说:“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有了这个孩子,怎么再同时去面对你和启明,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会伤害朋友去追求自己幸福的人,而我,也不想离开启明。”

我默默的贴紧了她的脊背,让温情款款抽送的阴茎表达着我内心的爱意,倾诉着那永远无法说出的絮语。

“嗯……嗯……”田苏瑶如痴如醉的柔声喘息着,不知阴茎在蜜穴从触到了何处,硬硬的顶的龟头一麻,我竟然便一下禁受不住,达到了快乐的极限。我紧紧的挤着她的臀,让阴茎弹跳着,淋漓尽致的将精液洒在她的身体内。

田苏瑶臀儿微微的悸动着,与我一同感受着充满着柔情的快感,蜜穴深处甘泉涌动,浸涤着阴茎的疲累,让它安然的栖息于甜美的港湾。

就这样紧紧的拥贴在一起,身体间不留出多余的空隙,两个人静静的享受着快感的颤栗,感味着情欲的美丽巅峰。

不知何时,我悄悄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田苏瑶已然恬静的睡着了,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一定在做着一个满是欢乐的美梦。

我轻轻的抽出手臂,为她盖上了被子,下了床,为她带好了门,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点了一支烟抽着,许久,许久都没有睡意。

第二天一早,启明就回来了,是我偷偷打电话告诉了他田苏瑶怀孕的事情,他连夜就从外地赶了回来。

我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听得有人开门进来,然后便听见了苏瑶惊讶的声音:“启明?你,你怎么回来了?”

启明开心的笑声,说:“那边生意谈的比想象中快,这次赚的不少,谈完我就想你了,所以急着回来看看老婆啊。”

苏瑶似乎有些不适应,嗔道:“瞎说什么呢,燕飞还在屋里睡着呢,别吵醒他了,让他笑话。”

启明笑着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更加大声的笑声传了出来:“苏瑶,这是什么?你怀孕了?是不是我有孩子了?你快告诉我啊。”

苏瑶略有些惊慌的声音道:“啊,你怎么找到这个了?”

启明大声道:“你放抽屉里,我当然能看到,快说啊,我怎么看着像是说你怀孕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啊,不知道我就盼着这啊。”

“我,我,我想给你个惊喜的。”苏瑶迟疑的说着。

“哈哈,不用惊喜,让我第一时间知道就高兴死了。”我的门忽然被拍的“啪啪”响,启明大着嗓门喊着:“燕飞,你快起来,我要当爸爸了,你要当叔叔了,你他妈的快给我起来啊。”

我大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心中一时是万般滋味俱有。当下故作不耐烦的吼道:“你个死家伙吵什么吵,我正睡得香呢。”

“快点开门,不然我踹门了啊,你快点来看看,苏瑶怀孕了。”启明一边用手拍着,一边用脚踢着门,打定主意不让我安生了。

我无奈的起床开了门,启明一下便扑上来抱住了我,开心的拍着我的脊背,大声说:“我要做爸爸了,我有孩子了,我自己的孩子。”

我无言的任他拍着,一眼看到了正倚靠在厨房边上的田苏瑶,她神情此时显得很平静,甚至对着我微微笑了笑。

我推着启明的身子,吼道:“你疯了,别有个孩子他爹先疯了。要抱,也是得抱着你的老婆去啊。”

哪知启明却抱紧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燕飞,好兄弟,哥谢你了!”

说完,他便放开了我,转身跑到了苏瑶的身边,嚷道:“苏瑶,你歇着吧,我来做饭。以后我就天天给你做饭了,让你好好养身子。”

此后,启明果然天天在家守着田苏瑶,将她伺候的像个女皇一样。生意偶尔出去谈谈,却不再怎么出去应酬了。

我瞅着一个田苏瑶没在眼前的机会,抓着启明问道:“你真的下决心待在家里不出去玩了?”

启明乐呵呵的说道:“还出去玩什么,现在苏瑶生孩子就是头等大事。”

我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问道:“启明,你给我说实话,你爱苏瑶吗?”

启明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我,说:“燕飞,我比你能想象的更爱苏瑶,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我都会爱她,爱我们的孩子,爱这个家庭。”

他的眼神是诚恳的,我不由点点头,说:“那我就放心了,启明,我准备搬出去住了。”

启明一愣,皱眉道:“为什么,你在这里住的好好的,把这里当做你的家就是了。”

我笑笑,说:“你和苏瑶好好的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好好的照顾她,省的我天天看着你们你情我浓的眼馋。”

启明砸了我一拳,道:“你小子,你真想搬出去我也不拦你,啥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们永远也是好兄弟。”

我“呸”了他一口,笑道:“你这么煽情干嘛,我想回来就回来了,你还得做好吃的等着我。”

晚上吃饭的时候,田苏瑶知道我要搬走的消息,只是一怔,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在我喝完粥后,把我的碗默默的拿了过去,到厨房盛满了,回来递给我,依然没有说话,自己低头吃着自己的粥。

我找了间房子,自己把东西收拾了下就搬出去了。初始几天,很是不习惯,听不到也看不大苏瑶的身影,自己所处的房间便总是那么安静而孤独,不由便会泛起一种让人脆弱的忧伤。

忽然有一天,静静给我打电话,约我在酒吧见面。我到了酒吧,静静正坐在墙角的一张小台子边上,面前放着打开的两瓶啤酒,手指间夹着半支冉冉灼烧的香烟。

酒吧里正播放着羽泉忧伤的声音:

“充满人肉味的地铁车厢

所有人急着逃开自由的阳光

我们躲在底下高速流淌

向这座城市的筋脉回流向心脏

昨夜的酒醉现场像是个沙场

大家高呼再干一杯

像是集体殉葬

酒醒了梦未醒头昏脑胀

埋头在人群之中我身在何处要去向何方

还能到哪儿去呢除了上班的地方

这城市是我的吗而我又是谁的呐

是被自己骗了吗

还是圆不了当初说的谎

如果这儿不是我的城

我的青春她去哪儿啊

没有留不下的城市

没有回不去的故乡

我能去的和想去的

到底在不在同一个地方

没有留不下的青春

没有回不去的过往

让我痛苦的让我思念的

还是不是那个姑娘

(哪儿是故乡 哪儿是他乡 我的故乡

很多痛苦要自己来承受很多泪水要往心里流

没有退缩的理由)”

我在静静的面前坐下来,没有说话,仔细倾听着这首《我的青春我的城》。

静静也一直没有说话,两个人便这样一直听到了歌曲结束。

静静忽然开口道:“启明跟我分手了,他说以后要好好的在家陪老婆,做个好居家男人。”

我点点头,我从启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这次他是真的收心了,不知是本来就对田苏瑶一直深深爱着,还是这次孩子的到来唤醒了他内心对家庭的回归渴望。不管他能够保持心态多久,但是现在他是真的认认真真的和田苏瑶生活着,这也是我最终决定离开,不再打搅他们的原因。

静静扔掉了手中的烟,倒了半杯酒,一饮而尽,说:“也许你不相信,我对他是真心的,我一直很爱他,愿意为了他去做任何事情。”

我有些怜惜的看着她,虽然她一直是那样的放荡形骸,骨子里却也算个至情至性的女人了。我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恨启明?”

静静奇怪的看着我,说:“恨?我为什么要恨他?因为他离开我?不会的,他给了我那么多快乐的记忆,让我在这段岁月里可以有个人来好好的爱着,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我只是仍然不舍得,可是我绝不会再去打搅他的生活。”

“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麽,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我悠然叹道。

“是啊,美好总是短暂,可是他离去了,我怎么办?满面惆怅?痛不欲生?不,我还要更加开开心心的活着。“她顿了顿说道:”其实,婉青给了我很大启示。你知道她要去西藏吧?“

我点点头,婉青娇柔而坚强的面容又显现在我的面前,她在西藏找到自己心灵的归属了吗?不由问道:“婉青还好吗?”

静静笑笑,说:“我感觉她很好,她已经走了。她告诉过我,她爱上了一个男人,可是明明知道那个男人不会为她驻足,她不愿意去等待,也不愿意去刻意强求什么。她选择了去把这份情意放在心底,好好的去过自己的生活,做自己开心的事情。”

我无言的听着,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呢,下一步怎么打算?”

静静眨着眼想了想,说:“我也想离开这个城市,却一个陌生的城市看看。

未知才更有吸引力,说不定会遇到另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的。“

离开这个城市,我的心忽然一动。不禁想起了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的一段话:“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在出生的地方他们好象是过客;从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浓荫郁郁的小巷,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衢,对他们说来都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这种人在自己亲友中可能终生落落寡合,在他们唯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

说不定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隐伏着多少世代前祖先的习性和癖好,叫这些彷徨者再回到他们祖先在远古就已离开的土地。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从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倒好象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宁静。“

“嗨,嗨,发什么呆呢?”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静静正伸了手在我眼前挥舞着,不禁笑道:“谢谢你,我曾经以为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故乡,找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可最终发现自己也只是擦肩而过的过客,也许注定了我就是个漂泊的过客吧。我宁愿在寻找梦想家乡的旅途中,去快乐的品味每一次擦肩的温柔。”

“什么过客,什么梦想。”静静嘟囔着,说:“想那么多说不清的东西干嘛,说真的,我要回去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她的眼眸中忽闪着激情的火焰,真是一个容易快乐满足的女孩子。我摇摇头,笑道:“今天不了,你先走吧,我再自己坐会儿。”

“行,那我走了,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晚了,可就找不到我了。”她笑着,起身走了,身影摇曳着消失在昏暗的夜幕中。

再上班的时候,我递交了请调申请,申请去另外的省市做销售,心中也暗自下了决心,如果不被允许,我就干脆辞职。没过多久,我的申请就被批准了。

临走的前一天,我在启明家的楼下驻足了很久,却终于没有上去。就在我转身要走的那一刹那,我却慕然看到了田苏瑶正立在楼房的转弯处,正幽幽的看着我,小腹已然看的有些凸起了。

我一笑,问她:“还好吗?启明呢?”

田苏瑶也浅浅的笑了,说:“挺好,启明在家做饭呢,我下来散散步。”

我看着她温柔依旧,强忍着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笑着说:“我,我要走了,今天闲了,先走着就走到这里了。”

田苏瑶眨眨眼,莞尔一笑,说:“来了怎么不上去坐坐?”

我喏喏道:“不上去了,我刚才就在想,一直没送你什么礼物,到现在要走了,也没想到究竟送你什么好。”

田苏瑶眉毛一扬,抿嘴笑道:“你不是送过我一个钥匙链吗?我很喜欢的。”

她顿了顿,轻柔的抚着自己的小腹,眉眼间全是满足的笑,道:“再说,还有什么比送一个女人一个宝宝更珍贵,更让人惦念一生的礼物呢?

我们两人相视而笑,谁也没有再说话。

我轻声道:“起风了,你上去吧,我走了。”

田苏瑶点点头,我便转身向着小区外走去了,直到打了出租离开也没有回头,可是我知道,不论我走到哪里,背后永远有着一道温柔注视的目光。

离别那天,没有人知道,站台上全是别人送行的亲友。有的人在嬉笑打骂,有的人在执手相望,泪眼婆娑。而我坐在火车上,久久的注视着这个曾让自己为之迷醉的城市,心中出奇的没有悲伤,反而很是平静。有人说,生活就是一列火车,按着既定的轨道行驶,到站了自然停下,直至到达终点站。我不知道我的轨道是怎样的,却知道这个站点我已即将离去。

曾经天真浪漫的情怀,依稀风中轻轻的嬉笑,不用难过不能陪伴着一起慢慢变老。当你仰望星空时,我已然悄悄划过你眼前的天际,带着对你最虔诚的祝愿,一起看淡着沧海桑田。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