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白芸瑞琼州会侠女》tao111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白芸瑞琼州会侠女 白芸瑞琼州会侠女

    白芸瑞简介:白芸瑞开封府三品带刀将军,江湖人称(玉面小达摩)今年2 2岁是大五义的锦毛鼠白玉堂之子,小五义排行第五,他有三个师傅第一个是四川峨眉山白云观的观主上三门的总门长白云剑客夏侯仁,第二个是少林寺的八大名僧之一疯僧醉菩提凌空长老,第三个是老鸳鸯公冶寿长。  白芸瑞在三位名师的指导下苦练功夫十余载,手使把宝刀金丝龙鳞闪电劈,出世以来名镇江湖,白芸瑞小伙子长的也帅,是本套书第一的美男子,因此也就有了很多的风流韵事。

    tao111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白芸瑞琼州会侠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白芸瑞琼州会侠女》,是作者tao111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芸瑞简介:白芸瑞开封府三品带刀将军,江湖人称(玉面小达摩)今年2 2岁是大五义的锦毛鼠白玉堂之子,小五义排行第五,他有三个师傅第一个是四川峨眉山白云观的观主上三门的总门长白云剑客夏侯仁,第二个是少林寺的八大名僧之一疯僧醉菩提凌空长老,第三个是老鸳鸯公冶寿长。  白芸瑞在三位名师的指导下苦练功夫十余载,手使把宝刀金丝龙鳞闪电劈,出世以来名镇江湖,白芸瑞小伙子长的也帅,是本套书第一的美男子,因此也就有了很多的风流韵事。

《白芸瑞琼州会侠女》 第02章 免费试读

读书公子和书童见陆小英进屋,两人吃了一惊,书童说道:“你……你……你是何人?夤夜之间,由打窗户跳进书房,意欲何为?”

只见陆小英一阵冷笑,两眼放出寒光,小书童吓得直往后退。陆小英突然伸右手在他肋下一点,再看书童,翻身跌倒,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读书公子吓得面如土色,颤声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陆小英一阵轻声浪笑,前进一步,双手捧着公子的脸蛋,说道:“公子不必害怕,我找你不是什么坏事,而是要与你成就一件大大的好事。我知道你叫公孙阳,你父公孙舒,是卸任知府。同时呢,我还知道你才华出众,今年乡试得了第三名,明年就要进京会试,必然金榜题名。我久慕你的大名,内心里特别喜欢,今日一见,人样还这么漂亮,我就更高兴了。”

白芸瑞听着心里直起烦,暗道:“陆小英你真不是个好人,昨天晚上刚和我亲热完,今天夜里又来纠缠公孙阳,看来你真是淫荡呀!我倒要看看你还会说出什么话。”

陆小英又道:“少爷,常言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又道是才子配佳人。你在青春,我在年少,你是美男子,我是俏佳人,咱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啊!常言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比如朝露,去日苦多,今日正是良宵美景,岂可白白度过,来来来,你看看我的身材性感不性感。”

陆小英浪言亵语简直不堪入耳。公孙阳看着对面一身白色衣裙的少女,见她青春漂亮,身材凹凸不平,尤其是她那一双勾魂的媚眼,心中不觉的有些兴奋。

少女已经看出公孙阳动心了,陆小英往前一进身,咯咯一笑,伸双手抱住了公孙阳:“你这个傻小子,别光发楞地看呀!快跟我进屋吧,到床上姐姐脱光衣服让你好好地看个够。”说着话抱起来公孙阳往里就走。

白芸瑞看到这儿可气坏了,心中说道:“陆小英啊陆小英,你真是无耻之极呀!昨天我还认为你是个处女,今天竟是如此地下践,硬要逼迫人家干那种无理之事,我白芸瑞今晚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里屋的一张大床上陆小英和公孙阳双双地坐在那里对视着,公孙阳闻到从少女身上传来的特有的幽香,见身边的少女一头乌黑的秀发又长又亮,白皙的面容,一双大大的杏眼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姑娘那小巧的玉鼻晶莹剔透,一双红唇既性感又妩媚,是地地道道的一个美人儿。

陆小英也注意着公孙阳,见他一脸的书生气,面似冠玉,一双大豹子眼,双眉又粗又黑。陆小英像看猎物一般,贪婪地看着被自己美艳所吸引的公子,陆小英淫笑地说道:“傻哥哥别看了,我们赶紧把握这短暂的时光吧!妹妹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话还没说完,陆小英就吻上了公孙阳的嘴,并且慢慢地解开了她那白色的衣裳。在烛光不是很明亮的卧房,两人如痴如醉地互吻着,准备享受着男欢女爱的美妙滋味。

陆小英主动地将小香舌送入公孙阳的口中,并不断地吸吮着公孙阳的舌头,还把自己口中那醉人的津液缓缓地送入公孙阳的口中。虽然两人在热吻中,但是双方的双手并未闲着,陆小英解开了公孙阳的腰带,让他的文生公子巾宽松着,然后一双纤细柔软的玉手在他的肩背、胸膛……抚摸着,弄得他全身有股难以言喻的舒适感,公孙阳也苯拙地隔着衣服抚摸着少女一双硕大的乳房。

陆小英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莲藕似的雪白粉嫩双臂,少女那一对丰满的巨乳将雪白的小肚兜顶得鼓鼓的,公孙阳睁大双眼看着他从未见过的异性的侗体。

陆小英双眼满含春色地引导着公孙阳解开她肚兜的结带,扑的一下,她那一对高耸的乳房冲开了约束,颤微微地跳了出来。少女的乳房大的像小山丘似的,就是有些下垂,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双乳一定被很多的男人揉摸过。

少女的乳晕像铜钱般大小,呈粉红色,那一对乳头似大红枣般挺立着。窗外的白芸瑞一楞,因为屋里姑娘的相貌虽与陆小英很像,但她们乳房却有所不同,一团疑云笼罩着他(书中代言这个少女叫陆小倩是陆小英的双包胎妹妹是个女淫贼)。

屋内的公孙阳现在正颤抖着不停地揉捏着少女的双乳,柔软温暖的肉球刺激地他呼吸沉重,欲火越来越旺,少女也嘤嘤地开始呻吟,浑身乱抖,红霞拢上了少女的粉面。少女轻抚着公孙阳的双颊,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低声说道:“好哥哥,我要你亲我的奶子。”

公孙阳听话地张口就吻住一个新剥鸡头肉,又亲又舔着,直吮吸得“咋咋”作响,又换了另一只,少女陶醉地只管抱着他脖子,仰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美丽飘逸的长发散落着,直到公孙阳把那对乳头舔咬地又红又紫时,少女才倒在床上脱下自己白色的长裤和内裤,这时一具白嫩的玉体呈现在公孙阳面前。

少女皮肤白晰而滑腻,真是天生的尤物,风骚入骨,雪白的脖颈上有一串珍珠项链;圆滑饱满的肩部,一双白藕般的双臂手腕儿上戴着一翡翠镯子,一双葱白嫩手,手指又长又细;两个乳房像大白瓷碗似的扣在那里,平坦的小腹两条白嫩光滑的大腿,一双玉足又白又嫩,令人爱怜。公孙阳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地端详着床上的少女,而她并不知害羞地向他展示着自己,还不时地分开大腿,露出她那迷人的小肉穴。

公孙阳的胯间已经支起了帐篷,这一切变化都逃不出少女的眼睛,她故意地扭动着纤纤的柳腰,晃动着雪白肥嫩的大屁股,用可爱的小脚丫儿引导着公孙阳伏到自己的胯间。

公孙阳看到了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少女成熟的下体,少女阴毛很浓密,将饱满的阴阜完全遮住。她的大阴唇肥厚,显浅红色,小阴唇探了出来,呈暗红色,少女的阴蒂也不甘寂寞地探出了头,还有细细的黏液从肉缝中渗出,这一切都深深地刺激着他的性器官和神经,像吸吮乳房一样,公孙阳试探着用嘴唇压在少女的肉穴上。

他先用舌头在少女的大腿根来回舔弄着,随着舌头的翻动,公孙阳的口水粘得少女嫩嫩的大腿内侧到处都是。接着,他又用舌头在少女肥厚的大阴唇上狂舔着,还用嘴唇夹着阴唇磨动着。公孙阳最后叼起她的两片小阴唇,拉起来又放回去,又叼起来,来回地挑逗着少女,他用舌头拨开少女浓密的阴毛,舔吮她的小阴唇和肉缝,他的舌头上上下下地来回在肉缝上刮来刮去,并在姑娘的阴蒂上用力地舔着、刮着。

此时的少女舒服得玉体乱颤,一股股热流从子宫涌出来,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她的脸蛋儿红潮满面,一双杏眼半睁半闭,淫词浪语从少女的小嘴儿中发出来:“啊……啊……啊……好哥哥……别停……用力舔……你还真会玩儿……我好舒服……痒死了……太美了……你太厉害了……不行了……快用你的肉棒插进来……”

少女起身连撕带扯地脱掉公孙阳的衣服,一条粗大的肉棒弹了出来。啊!她眼前一亮,看着公孙阳娇媚地说到:“没想到你长得很斯文,鸡巴竟这么的大,来让妹妹好好地试试。”她伸手抓着那青筋暴露热热的大阴茎来回地套弄着,每套弄一下,公孙阳大龟头的马眼中就流出些黏液,看得少女脸烫烫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她张嘴含住那大龟头舔动着,这一下公孙阳可受不了啦!“哦……哦……哦……”的叫着,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床上。少女跨到公孙阳的身上,手扶着大肉棒,对准自己湿淋淋的肉穴,“咕唧”一声一坐到底,少女觉得小肉穴被塞得满满的。

公孙阳顿时感觉到大鸡巴进入了一个又温暖又滑腻的地方,少女一起一坐地上下运动着,那粗大的肉棒紧紧地顶在少女肉穴的深处。少女满足扭动着柳腰,晃动着圆滚滚的肥臀,她感觉淫液越流越多,顺着交合的缝隙就到了她的大腿和白臀上,弄得到处都滑腻腻的。

“好乖乖……真好……真爽……啊……啊……爽死了……哥哥……哥哥……你操死妹妹了……”

公孙阳躺着正好可以欣赏上上下下的少女,她小脸绯红,滑腻的小香舌舔着自己的嘴唇,眼睛色咪咪地看着他,胸前一对乳房由于兴奋涨得更大了,乳头示威似地挺立着,肥乳随着姑娘的运动上下地跳动着。

再看两人的阴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黏液粘得到处都是,少女的阴唇被大肉棒带进带出“咋咋”作响,红嫩的小阴唇被肉棒带得翻进翻出,两人不知疲倦地一操就是几百下。少女已经控制不了身体了,她被疯狂的性爱刺激地浑身颤抖,弄得乳浪臀波。

“啊……啊……又顶到花心了……哦……小肉穴受不了了……我的亲亲大肉棒……你真想要……操死我吗?”

“好妹妹你的小穴真紧,向小嘴一样吸我的大阴茎,太舒服了……”

少女扑到公孙阳的身上,两人又吻到了一起。舌头相互缠绕着,下面继续地挺动着。

“好人……你插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喔……喔……”

“喔……喔……喔……妹妹我不行了,要射了……”

“你射吧!我也要泄了……”

随着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喷到少女花心的深处,经热热的精液一烫,少女的花心一阵酸麻高潮也来了。

“哥哥我泄了,你的鸡巴操得的我舒服极了……”

少女用得是采阳补阴的神功,弄得公孙阳虚脱地昏了过去。窗外的白芸瑞知道是怎么回事,怕公孙阳有性命之危,就叫了一声:“有贼!”少女知道被人发现了,吹灭屋内的蜡烛,急急地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白芸瑞见陆小英走了,便进到了屋里,见书童还躺在地下,用脚轻轻一踢,给他解开了穴道,小书童也站起来了。舒服后的公孙阳还躺在床上,回忆着刚刚才发生过的肉搏大战。芸瑞把详情告诉了他,公孙阳拉着白芸瑞的手,颤抖着说道:“恩公,这是怎么回事?是闹鬼呢,还是狐狸精?要不为啥那么漂亮姑娘,会干出这种下贱之事呢?”

白芸瑞冷笑道:“公子不必胡猜,世上哪有什么鬼呀、仙呀的。刚才那是位倒采花的女淫贼。”

公孙阳才如梦初醒,想了想说道:“恩公,她若回来在找我怎么办呀!怎么办?”

“她和你玩了一次就不会再找你了。”

公孙阳道:“请恩公赐下大名,小弟日后也好报答。”

白芸瑞本不肯讲,经不住公子再三请求,书童也在一旁帮腔,芸瑞这才说出了名讳。

公孙阳一听对面这位就是“玉面小达摩”白芸瑞,真是惊喜万分,说什么也不让他走。白芸瑞急着要夜探三仙观,没料到被这件事给缠住了,眨眼之间,已交四鼓,公孙阳也有点困意,问明了白芸瑞下榻之处,这才放行。

白芸瑞告辞公孙阳,抬头一看,斗转星移,四鼓已过,再去三仙观,也办不成事了,只好转回集贤村招商店,关好屋门,和衣躺下。

翻过头来咱们在说公孙阳家,白芸瑞离开他们家后,公孙阳心中害怕,不敢在书房安歇,便敲开了父亲的屋门,在那儿睡了一觉。小书童随主姓叫公孙博,又回了书房,哪知当他回到书房里间的卧室时,刚才那个白衣少女却坐在床边,小书童一楞,“姑娘你何时进来的,要做什么?”

那白衣少女一阵淫笑说道:“刚才我和你们家少爷做尽人间美事,难道你就不想吗?姐姐不漂亮不性感吗?”

公孙博今年十六岁了,对男女之事也有些了解和渴望,见到这么美的姐姐当然很愿意了。

小书童激动地说话有些颤抖:“姐姐,你真的愿意和我干那事吗?”

“当然了,我的小宝贝儿,来,到姐姐这来。”

看着清秀帅气的少年,白衣少女有些把持不住了,小书童呼吸急促地对白衣少女说:“好姐姐,我想看你的身体。”

“好呀!”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娇羞地看着一脸渴望的少年,少女温柔地对小书童说:“你听姐姐的话,我就让你看好吗?”

“好呀!我一定听你的话。”

“来……先让姐姐帮你把衣服脱了。”说着少女伸出白嫩纤细的手指灵巧地一颗颗地解着小书童的纽扣,很快书童就被她脱得一丝不挂了。

书童身材较瘦,但皮肤很白,胯下的肉棒还软塌塌的。少女想施展全身的媚术,好看着少年的肉棒一点点地挺起。

书童坐在床边看着白衣姐姐,见她伸出玉手拔掉头发上的玉簪,一头又黑又亮的长发向瀑布似地散落下来,接下来她又解开自己的白色上衣,露出白色的小肚兜,小小的肚兜根本挡不住两个硕大的乳房。少女轻巧的玉指一捻肚兜飘落在地上,她那两个又白又大的乳房跳了出来,粉色的乳头大大的,像樱桃一般,露出雪白光滑的皮肤和细细的腰身。

少女并不急于脱下长裤,却用纤细的嫩手轻抚着自己渐渐发红的粉面,当她的手指划过自己性感的红唇时,那滑腻的小香舌便伸出来迎接那手指,少女还把葱白嫩指伸进性感的小嘴中不停地吸吮着,弄得她手指上粘满了自己的唾液,少女粉嫩的莲舌在几个白嫩指间舔动着,十分地好看和诱惑。

这时的书童胯间的阴茎已经渐渐地翘起,少女不慌不忙地扭动着柳腰,那双玉手已拢上自己白馒头似的乳房,在那里揉搓着、抚摸着。少女的双乳被自己揉得有些发红并形成各种的形状,她那大葡萄似的乳头被少女捻动着硬硬地挺立起来,姑娘身体左右一晃,她那丰满的大奶子就跳动起来划出层层的乳波,书童看直了眼,张着嘴,口水直向下流,肉棒已经涨得很大了。

少女又慢慢地脱下自己的白色长裤和半透明的丝制内裤,她不把前面给少年看,却转过身去,露出自己那圆滚滚的臀部,又白又嫩简直可以掐出水儿来,书童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少女故意把肥臀向上翘了翘,随着分开了两条白嫩的大腿,把自己神秘的阴部完全露了出来。姑娘的阴阜高高地隆起,黑色的阴毛整齐的排列在上面,中间一条深深的肉缝。少女回过头,娇媚地看着少年浪声道:“坏弟弟,快过来看呀!”

书童扑到少女的大屁股后面,仔细地看着姑娘的肉穴,为了能看得更清楚,他小心地用手分开肉缝,见到两片深红的小阴唇和一粒大大的肉疙瘩。他觉得好奇,就用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那红嫩的肉疙瘩,这下可不得了,少女的敏感处突遭袭击,直弄得身子一颤,低声“啊”了一声,一股透明的黏液随即流了出来,这时她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春潮满面。

少女这次来是专找处男吸食其精液,以达到采阳补阴的目的。上次吸食公孙阳的精液时被白芸瑞吓跑了,所以又返回找小书童。这时少女回身抱起少年,把他放到床上。她看着书童挺起的肉棒。他的阴毛并不多,肉棒不是很粗但很长,他的肉棒不像其他的男人那样黑黑的而是白嫩嫩的,由于充血显得鼓鼓的。

少女“啊”的叫了一声,真漂亮的肉棒,她还是第一次玩这么小的男孩呢?

少年的龟头还藏在包皮里,少女伸手捏住他的肉棒,轻轻撸下少年软软的包皮,他红嫩的龟头便裸露出来。

少女先用纤细的嫩手攥住大肉棒来回地慢慢地套弄着,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搓着下边白皙的蛋蛋,书童只觉从未有过的快感一阵阵的流遍全身。少女她先舔着少年的阴囊,用小嘴含住一个蛋蛋,并用滑嫩的香舌在上面刮着,然后再换另一个,把阴囊舔得都是她的口水。

“啊……啊……我不行了,……好姐姐哦……哦……”少年发出呻吟声,少女加快了她的动作,小舌又在长长阴茎上舔着……舔着,最后少女用舌尖在已渗出大量粘液的马眼上挑逗着,每刮一下,少年就颤抖一下,随之一声声的呻吟,少女张嘴把整个阴茎含在口中不停地来回吸弄着。

他那长长的肉棒在少女性感的小嘴中一进一出,肉棒上粘满了姑娘的口水。

姑娘用嘴套弄了一会儿后,吐出肉棒用俩手指把包皮撸到肉沟下,使整个龟头露了出来,姑娘随后伸出湿润的香舌在龟头上舔了起来。

少女撅着白皙肥嫩的大屁股,中间夹着粉嫩的肉穴在为少年口交,她每一次都把书童那肉棒深深地含在嘴里,然后又吐出来再含进去,少女的肉缝中也兴奋地流出大量的淫液,湿淋淋的黏液顺着她白滑的大腿流到了床上。

少女翻了个位置,把自己的肉穴靠近少年的嘴唇,“来,舔姐姐的小逼。”

书童张嘴就吻上少女的肉缝,并伸出舌头在大小阴唇和阴蒂上胡乱地舔着、吻着,就着少女的黏液,他把整根舌头都伸进她的阴穴。只插的姑娘用力摇晃着大屁股回迎着他的舌头。就这样少年的舌头不停地在少女的阴穴中出出入入,虽然舌头没有阴茎长,但那种柔软湿滑的感觉到是很新鲜刺激,两人用69式相互地舔弄着。

书童是第一次被女孩刺激,所以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在姑娘的一阵快速的吞吐中,他觉得腰一麻,一股股处男的精液喷射出来,少女大口大口地吸食着少年的精液,还运用内功不断地从少年的阴囊中摄取他的精华。

小书童这一射可就没停,就觉得精液一直喷射个没完,渐渐地他浑身无力,瘫软在床上,面无血色直到精尽人亡,得到满足的少女脸上露出了得意地微笑。

白芸瑞正在沉睡,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睁眼一看,满屋金光,急忙翻身起床,拉开了屋门。有一人望着白芸瑞“扑通”一跪,放声大哭:“恩公,您快救命啊!”

这一下把白芸瑞给闹蒙了,仔细一看,跪着的正是公孙阳,后边还站着一个家人和店房掌柜。他双手拉起公孙阳问道:“公子别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哎呀!恩公,出了人命了,我的书童被人杀了!”

白芸瑞那脑袋“嗡”的一声,好似重重挨了一棒。他不是痛惜那位书童,而是悔恨自己料事不周,铸此大错。他觉得那位自称陆小英的白衣女子是有意同自己做对,牙齿咬得格嘣嘣响,问公孙阳道:“公孙贤弟,你坐在这儿,稳稳神,把过程详细说说。”

公孙阳进屋坐下,喝了杯茶,稳定了一下情绪,讲出了事情的经过。昨晚他在父亲的房间睡到天光发亮,公孙阳到书房读书,叫书童不听应声,打开里屋的房门一看,把公孙阳吓得大叫一声跑到了当院。

家里人全都起来了,众人进套间一看,只见小书童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被人破腹开膛,脏腑流了一床。公孙阳哭着对白芸瑞道:“我爸爸一见,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到琼州府报案去了。我想这种事官府不一定能管得了,这才特意找您。白将军,您的英名播于四海,又是专管抓差办案,可不能袖手不管哪!”

白芸瑞这会儿管了不是,不管也不是,真叫进退两难哪。“管吧,自己还有一堆事情要办,插手这件事,必然要耽误自己的工夫;不管吧,那位白衣女子如此胆大,明明有戏弄自己之意,我‘玉面小达摩’焉能咽下这口恶气!”

想到这儿他就要起身。转念一想:“且慢,我三哥一再交代,遇事要冷静,不可以急躁。陆小英这人是干什么的?是不是三教堂的引线要引我上钩,故意办出这种事?对,很有可能,我不能上这个当。那么眼前的公孙阳怎么对付呢?”

他思索了一阵,来了主意:“公子不必难过,这件事既然让我碰上了,决无撒手不管之理。只是一件,你父既然到府里报官,就要先由官府验尸,免得人家挑理。另外呢,我也不能明着去,要那样非把贼人吓跑不可。你先回去,料理着事务,等候官府去人;我呢,下午再去,你看怎么样?”

公孙阳是个读书人,没有经过事情,哪知道白芸瑞想的什么,见人家说出话句句在理,也就无话可说,施了一礼,出了客店回家去了。白芸瑞站在屋门口,心里就像一团乱麻,理不出个头绪。正这时候,忽见白光一闪,由楼上下来一个女子,走到白芸瑞面前,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哎呀,这不是白公子吗?你也住在这儿了?”

白芸瑞一看,正是那位陆小英,不由得气撞顶梁:“陆小英,你过来,我有话要说。”

“你们官府的人,说话真横啊,何必这么吹胡子瞪眼睛的。”陆小英说着话走进了白芸瑞的住室。

白芸瑞恶狠狠地瞅着陆小英,两眼透出寒光,厉声说道:“我真没想到,你是个倒采花的女淫贼,现在还不到案打官司,等候何时?”

陆小英好似挨了当头一棒,后退两步,正色说道:“白将军,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拿这样肮脏的字眼来污辱我。你说的话有何证据?难道说你们官府的人就可以胡说八道吗?”

“嘿嘿,陆小英,我知道你嘴硬,不会承认。昨晚上你跳进公孙阳的书房,要强逼着他倒采花,是我亲眼看到的,难道说你就忘了不成!”

陆小英真好似五雷轰顶,惊得她呆若木鸡,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白芸瑞又说:“我见你走了之后,想着你达到了目的就没事了,我就回了店房。谁知你淫心不死,二次返回公孙家,倒采花之后杀死了书童,现在官府已派人前去验尸,你还有何言狡辩!”

陆小英听他说罢,脸上露出愤恨之色,嘴巴张了几张,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末了她眼噙泪水说道:“你肯定这事是我干的?”

“前一场是我亲眼目睹,还会有错?”

“白将军,你别忘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外貌相同之人可多着呢!”

“哼!休拿这话搪塞!我知道你们绿林人嘴头都硬,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肯招认。其实这件事除了我,还有人作证。”

“你把证人找来吧。”

“证人就是公孙阳。你敢不敢跟我到他们家去一趟?”

“怎么不敢!如果公孙阳也指是我,我就随你去打官司;若这不是我干的,白将军,你这冤屈好人,栽赃陷害,败坏我的名誉,可也是国法不容啊!”两个人越说越动劲儿,最后各自带着一腔怒气,来到公孙阳家。

公孙家是这一带的首户,家里出了人命,轰动了三里五村,很多人都赶来看热闹。众人见一个漂亮小伙和美丽的姑娘怒冲冲地直奔公孙宅,赶忙让开了道。

他们俩进院之后,众人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会儿官府的人还没来。公孙阳背着手在院里来回走动,一抬头看见了白芸瑞,赶忙说道:“哎呀恩公,您倒先来了。”

“公子别急。我且问你,昨晚上那个女淫贼,你还认得吗?”

“怎么不认得呢,不管她怎么装扮,我也能认出来。”

“那好,请你仔细看看,她是何人!”

白芸瑞说着话用手一拉,把陆小英推到公孙阳面前。

“哎呀我的娘啊!恩公快快救命,杀人的凶手就是她!”

公孙阳吓得浑身栗抖,赶忙躲在了白芸瑞身后。陆小英非常坦然,对公孙阳道:“公子不必惊慌,你再仔细看看,昨晚上是不是我!”

公孙阳揉揉眼,拉着白芸瑞,大着胆子又看了看,摇摇头,又点点头,喃喃说道:“说是吧,昨晚上那位满脸淫色,可这位一身正气,说不是吧,长相、声音,没有丝毫差别。恩公,大概是……是她!”

白芸瑞一抖手,把公孙阳推到了旁边,心说:“读书人真是窝囊废,一句利落话都没有,什么又像又不像,满脸淫色,是她的本质;一身正气,那是装出来的。哼,陆小英,你这一套戏骗得了别人,休想骗过我白芸瑞!”想到这儿他一伸手拽出了宝刀,喊了一声:“淫贼休走,看刀!”手腕一翻,照定陆小英腹部就扎。

陆小英站在那眼噙泪水,既没还手,也没躲闪,看着刀尖扎进了自己腹部。

白芸瑞的刀尖刚刚划破陆小英的肚皮,又停住了。他想:“这个陆小英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没弄清楚,哪能杀死呢!得把她留下来,问问口供。”想到这儿又把刀抽了回来。

陆小英伤口流出的鲜血,把那洁白的衣服,涸红了一大片,看着非常扎眼。

白芸瑞还想要上前拿她,突然,院里有人一声大叫,好似晴空响个炸雷,震得人耳鼓作响,白芸瑞急忙闪目观瞧。

此时墙头上跳下一个人来。看此人年约六十挂零,论身高不满五尺,论脑袋大如笆斗,一对小眼珠滴溜溜乱转,射出两道逼人的寒光。

老头儿一下跳过去,拉住了陆小英,迅速从身上掏出个小葫芦,倒出两粒丹药,一粒塞进陆小英的嘴里,一粒用手指一捻,成为粉末,按到了小英腹部的刀口上,又扯下汗巾,在小英腰里缠了两圈。其实小英的刀伤并不重,老头子不过是心里害怕罢了。

白芸瑞在一旁看着,不由得心中纳闷儿,这个老头儿是谁?看他身法如此之快,决非无能之辈,我可要小心在意呀。他就做好了准备。

老头子把陆小英的伤口包扎好了,一转身,“噌”跳到白芸瑞身边,出手如电,去抓他的前胸。白芸瑞早有准备,见老头儿的手伸过来了,便打算抓对方的寸关尺,用解手法破对方的攻势。白芸瑞也抓住老头儿的手腕了,可就是用尽平生之力也没能把人家的拿法破解开,照样被老头儿抓住了前胸。

老头儿一阵冷笑道:“你这个毛小子,还敢在圣人面前卖狂,去一边儿呆着吧!”老头儿一抖手,白芸瑞像个包袱似的,被扔到了墙角。

小达摩赶紧施了个空中翻,双脚落地,晃了两晃,没有摔倒。老头儿一看,一下子蹿过来,没等芸瑞站稳,又抓住了,手腕一翻,白芸瑞又被扔出去一丈开外,不过还没有摔倒。老头儿一生气,连着摔了白芸瑞六个跟头。白芸瑞那么高的本领,连还手的工夫都没有。后来他实在受不住了,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

老头儿乐了:“哈哈,你小子根基不浅哪,就凭我老人家的手法,你能支持六个回合,嗯,也算个人物。”

老头儿说到这儿看了看陆小英,又对白芸瑞道:“你小子年龄不大,做事也太绝了!拿刚才来说,你就敢肯定那些肮脏事是我女儿干的?一伸手就想要她的命,我看你是活腻了,要那样我就打发你走得了。”

老头儿说到这,一纵身来到白芸瑞身后,左掌一立,挂定风声,朝下就打。

白芸瑞坐在那儿动也没动。他知道这老头手法太快,自己要想还手、躲闪,全没用,干脆就闭眼等死。眼看这巴掌就要拍到芸瑞的头盖骨上了。

“伯父,且慢动手!”

老头儿急忙抽掌:“丫头,莫非你还要为他求情不成?”

陆小英栽栽晃晃,来到老头儿跟前,双膝一屈,跪倒在地:“伯父,请你手下超生,留他一条命吧,这件事不能怪他。”

“丫头,我亲眼看见是他用刀扎你,怎么说不怪他呢?”

“唉!事有前因哪!他不了解真情,一时误会,才扎了我。如果他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了,我相信他是会后悔的。”

“小英,伯父拿你没办法啊。他把你欺负到这等程度,你还要替他说话。算了,我就饶他一次。孩子,伯父怪想你的,跟我走吧。”

老头儿不容分说,挟起陆小英起身而去,陆小英扭头朝白芸瑞留下多情的一瞥。

过了一会儿,白芸瑞从地下站起来,拍打拍打身上的土,对公孙阳道:“公子,这事你全看到了,我本来想帮你缉拿凶手的,可是心有余力不足啊!只有靠官府处理了。”

白芸瑞说到这儿,双拳一抱:“告辞了!”转身出大门回了招商店。

公孙阳简直都吓傻了,没想到白芸瑞那么大的能耐,在老头儿面前就伸不出手,自己还能再强人所难吗?也只好等着官府处理了。至于官府如何验尸,怎样办案,都不必细表。

且说白芸瑞回转店房,一天坐卧不宁,晚上也没睡好觉,翻来覆去想白天发生的事:想到昨晚的女子虽然也很丰满,但乳房有些下垂,但陆小英的双乳是向上挺着的,还有昨晚的女子的屁股也比陆小英的大些,难道说在公孙家作案的白衣女子,真的不是陆小英?还有,她这个伯父叫什么名字?本领怎么那么大?他们到底和三仙观有没有关系?白芸瑞琢磨来琢磨去,也没找出正确的答案。

后来一想:“干脆把这些事都放在一边,不必管它,我就一心一意对付三仙观得了。不管三仙观有多少埋伏,我既然到了这里,决不能空手而回。”

第二天,白芸瑞算罢店饭账,问明了三仙观的方向,出门而去。时候不大,就进了天柱山。

这座山层峦叠嶂,风景秀丽。芸瑞无心观赏,顺着山道不停地赶路。约有中午时分,只见前边山坳里露出一片绿瓦红墙,风吹惊鸟铃,发出“叮当”声响。

芸瑞顺声音来到近前看,是座不大的道观,只有一座大殿,东西几间配房。

芸瑞心想:“不知道这是哪家道观,待我上前问问路径,顺便讨点饭吃。”

白芸瑞紧走几步,来到庙前,在山门外闪目一看,匾额上有三个大字“三仙观”。

芸瑞不由得倒退了数步,伸手抓住刀把,暗道:“人说三仙观规模宏大,戒备森严,看来并非如此,真是眼见是实,耳闻为虚呀。夏遂良、昆仑僧等人在不在此处?我还要不要进去?又一想:无论夏遂良他们在不在这里,我都得进去看看,而且要光明正大的进去,胆量上不能输给你们!”想到此他往前一进,抬手拍打门环:“开门,开门哪!”

叫了半天无有动静,白芸瑞心想:“难道是座空观不成?让我再叫一次。”

这次他拍地更响了。过了一会,院里有了脚步声,有人打着哈欠走过来开门:“来了来了,哪位敲门哪?”

“吱呀呀”山门打开,里边出来个三十多岁的老道,一头乱发,满嘴酒气,身上道服不整,油腻一片一片:“是谁叫门哪?”

白芸瑞手按宝刀打量了一番,说道:“请问师父,这是三仙观吗?”

“上头不是挂的有匾额吗?哪还能错!”

芸瑞探头朝院里看了看,一个人影也没有,而且院子里杂草、树叶满地,也不像住有多少人。芸瑞心中暗自嘀咕:“莫非我们判断有误,夏遂良压根儿就没到这儿来?”

转念一想:“不能着急,要作些细致的查访才行。”于是说道:“道爷,我是游山玩水之人,初到贵地,迷失了方向,一者问路,二者讨碗水喝。多有打扰了。”

“没关系,施主请进来吧。”

白芸瑞随着他走进院子,老道反手掩上了庙门。芸瑞随着他走进鹤轩一看,屋里乱七八糟,和讨饭花子住的地方差不多。芸瑞拉过一个小木凳坐下,老道给他端来一碗水,碗边渍腻很厚,芸瑞勉强喝了一口,老道伸了伸懒腰,像是刚睡醒,又打了哈欠,说道:“施主不是问路吗?你打算上哪儿?”

“道爷,我想问一下,这琼州地面,有几个三仙岛?”

“只有一个呀。”

“岛上有几个三仙观?”

“道观虽然不少,可是三仙观也是只有一个。”

“请问道爷,宝观的观主,怎么称呼?”

“你要问这呀,告诉你,观主就是我,俗名诸葛山,现在叫小真人,就是还没有真正修成真人呢。”

“庙里共有几位师父啊?”

“这儿香火少,没有地,我呢,又爱杯中之物,养不了那么多人,里里外外就我一位。”

白芸瑞一看,这一趟真是白跑了,干脆今天下午就往回走吧,别在这儿耽误事了。

老道也斜着眼,看了看白芸瑞问道:“施主,您不是本地人吧,贵姓啊?”

“我老家是金华府的,特地来宝岛游玩,我姓白。”

诸葛山猛地一惊,酒醒了不少:“什么?你姓白?”

“是啊,这还能有假吗?”

“好好,你等等。”诸葛山在破箱子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小本子,翻开第一页,说道:“哎呀,我这个生死簿上,第二位就是个姓白的,叫什么白芸瑞,他若来到三仙观,就休想再活着出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