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美味佳瑶》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美味佳瑶》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美味佳瑶 美味佳瑶

    由于米达玛雅太监了,所以我帮他缝了个入珠。原文为《人妻女军官》,而修改后为《美味佳瑶》。比起原作所提的《牛头人狂干女军官》,我比较喜欢家荣大叔提议的名字。  我想,应该不会再次太监吧!

    米达玛雅(修改:晓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美味佳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美味佳瑶》,是作者米达玛雅(修改:晓秋)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由于米达玛雅太监了,所以我帮他缝了个入珠。原文为《人妻女军官》,而修改后为《美味佳瑶》。比起原作所提的《牛头人狂干女军官》,我比较喜欢家荣大叔提议的名字。  我想,应该不会再次太监吧!

《美味佳瑶》 (十八) 免费试读

佳瑶对蕙玲的训诫教育依旧持续,满身的迷彩军装像是第二层的拘束衣物,再次压缩着她不断躁动的受虐胴体,把欲望的炸裂凝聚在肌肤底下,无从释放。

且不同节奏的档速,变换着蕙玲体内的两根电动玩具,丝毫没感到疲倦地继续玩弄她的两个洞缝。

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

“呀啊……学姐,我…我快受不了……”她艰难地摆着立正的姿势,可是身体的本能却快要凌驾在理智上。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酥麻难耐,犹如附骨之蛆,怎样也甩不掉。

永无止尽地浪涛,一波接着一波冲刷她心灵的海滩。

“站好,我允许你动了吗?”佳瑶冷斥着。每当学妹的站立动作有所变化时,她就自动地调整开关,外加大声喝责。

一点一点地累积、压缩,封锁蕙玲任何解放的管道,掌握在手掌心。

不知为何,佳瑶逐渐地迷恋上训诫带给她的异样感受,这种操弄肉体跟心灵的方式,让她饥渴又满足。或许是过往在学校的生活、长年在部队的习惯,又或是从老公身上取得的影子,特殊的喜好茁壮茂盛,密集成丛林,一次又一次冲破她固有的理智跟道德。

渐渐地,就见到蕙玲合拢的双腿间,濡湿的痕迹渐渐地渗透迷彩长裤,沿着大腿往膝盖前进。原本草绿的布料,渲染上一层淡淡地深绿。

“呿,出水啦?”这时,佳瑶又补上羞辱的一击,嘲讽地辱骂说:“郑蕙玲辅导长,你大腿内侧怎么有水痕,是尿裤子吗?都几岁的人,还会尿失禁,是需要包尿布吗?”

“呜,学姐……我,我没…”湿透的阴穴,似乎在这句羞耻的言语下,又漾出更多滑溜无比黏液,令学妹屈辱地扭着腰,亟欲想要掩盖自己淫汁的泛滥,可是声音直发颤,呢喃着说:“…学姐…嗯啊……求您,别再说……”

“你觉得有可能吗?我偏偏就要继续说。”佳瑶刻意地把电源的遥控器在她眼前晃着,让学妹无助地看着上面的飞梭不停地变化位置,把讯号传递到皮内裤两根玩具的中控系统,激发出更多湿淋淋的爱液,还不忘吼道:“失禁的郑蕙玲辅导长,是不会站好啊!”

“呀啊!求求您别说了……嗯啊啊…把它关掉……”蕙玲一边微扭着屁股求着佳瑶,一边羞惭地可怜地凝视学姐,可是下个命令却接踵而至。

“看你除了基本教练外,内务柜也不会整理啦?搞什么,跟狗窝似的。”

忽然间,佳瑶注意到学妹的内务柜敞开,里面的衣物对外显露,跟“整齐”

两个字画不上等号。军服跟一般的衣服混杂,其余的私人物品胡乱摆放,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两人的眼眸也跟着对视,莫名的讯息就这样透过神色告知过去。

……是不是太久没有“大地震”,对吧?

蕙玲马上就察觉到不妙,夹着双腿连忙哀求说:“学姐…不,不要啊…求您放过……”

她实在是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毫无保留地放下自己的尊严,为了佳瑶不接着命令下去。然而,兴头上的佳瑶,怎能让她如愿,非把昨晚自己丢脸羞耻的场子,在学妹身上找回自信。

啪!

冷不防,她抽了蕙玲一个耳光。清脆的声响,亦是从开始到现在发出的最大音量。当然,她们都没有忘记,自己还在军营,不能太造次。

不过,隐约地刺激跟兴奋感弥漫在两人的神经,就算偏离原本的剧本,也无法停止她们的继续。因为油门已踩到底,煞车毫无作用。

“去好好整理你的内务柜。”

佳瑶向前揽住学妹的柳腰,刻意地抚摸她的屁股。然后,手指巧妙地用力拉扯,摩挲着里层的皮内裤,抓着上提好让阴部跟肛门的两根电动玩具,更用力地向里面迈入。

“呜!”蕙玲低声地悲鸣,“不呀,到底了!”

赏视学妹脸上哀羞屈辱又难耐痛苦的神色,佳瑶还变本加厉地扣住蕙玲的双肩,强迫她屈膝跪落,眼神中透露出“跪下,爬过去整理”的情绪,把上司跟学姊的双重威压发挥到极致。

无形的权威,在有形的行为下崭露无遗。

抵抗无法的施力,最后蕙玲还是选择的臣服。不光是外力的驱使,更有打从内心对学姐的示弱。仅有佳瑶学姐,才能让她的这柔软的面貌出现,沉溺在受虐的欲海,既不安全也不舒适,却是满心欣喜且欢乐。

咚!

双膝跪地。

“咿唔…学姐……”蕙玲喘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没有放弃地向佳瑶持续地求饶。可是,她的两手却是很主动地紧贴地板,摆成像狗一样的姿态。不仅自己背对起佳瑶,还不忘翘高屁股,似乎在期待些什么。

“哼,母狗辅导长…”佳瑶一边踹踢着她的屁股,一边冷笑说:“…还不赶快动作!”

“是,长官。”

羞辱的言语甫说完,蕙玲就被佳瑶手脚并用地驱赶到内务柜前。

***************

很快地,荒唐的训诫淫戏进入第二幕场景。

两位女军官在办公室里,一个站立,一个跪地。站立的佳瑶,两手环抱在胸前,冷笑地关注着跪地的学妹整理自己肮脏的内务柜。

不清理还好,一整理才发现这小小的柜子,居然别有洞天,满目疮痍。沉积多年的垃圾跟杂物,被时光给封沉,好不容易重见天日。

像是铁锈斑驳的外盖,抽屉深层的内裤跟袜子,泛黄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长时间没清洗的污渍。更不用说,内里还有一些暗藏在隐密地区的情趣小玩具,全数被翻出见人。

看得出来,蕙玲常把东西塞到里面就忘记。

“这是多久没洗的内裤跟袜子?都发臭了,实在是有够脏.”佳瑶见到撬出不属于内务柜的东西,就忍不住地捏着鼻子,皱着眉头数落:“啥!还有跳蛋跟肛塞,是觉得自己两穴还能再塞吗?还有这个,是什么啊?鼻勾?!看不出来你除了母狗外,还有当母猪的天赋啊!”

蕙玲低头不语,满脸通红地任凭学姐说教。背对着她持续整理,一样一样的事物搬出清空。

同时间,她能感受到佳瑶的热烈注视,任何的一举一动都没有放过。火烫的视线不停地扫视,让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特别是自己的下身,好像被完全洞悉看穿,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

瞬间,佳瑶的眼神闪过淫邪的光芒,走到她旁边半蹲下来。

不分青红皂白地捏住蕙玲的下巴,挑起她低垂的可怜脸蛋,拨开有些湿润的浏海,不怀好意地说:“你是还要让我等多久啊?”

语毕,她就用两根手指挑起地上的肮脏鼻勾,另一手则是转移目标,手掌覆盖在学妹的臀部上,用力按压。

“呀呀!唔……”受到刺激还来不及叫喊的蕙玲,肮脏的鼻勾就扣住她昂头微撑的鼻孔内,屈辱地被拉扯起来。

想要宣泄的声音被遏止在咽喉,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表达,彷若随时都要爆裂的炸弹,燃烧的引信快到达尽头。佳瑶关注着鼻子被勾开的母猪学妹,得意的快感油然而生。此外,更有浅浅的异样情绪跟着渗出。

……这模样,真淫贱啊……

……换成我被这模样,是不是同样的浪荡不堪呢?

“动作再快一点,不准慢下来。”佳瑶的瞳孔漾着色情,声音慢条斯理地指示,抛下喝斥的口吻,改成挑逗着学妹的柔情,且双手一边拉扯鼻勾,另一边还替两根仍不停运作的玩具,添增新的挪动方式。

……母猪瑶瑶吗?这称呼好有感觉啊……

“唔!嗯嗯!呼……哈啊啊!”蕙玲语意不明的呢喃,是被鼻孔的金属勾给干扰。除了滔天的羞耻还有深深的喜爱,正是她此时最好的写照。

映入佳瑶的眼中,刹那间也把自己给带入。

“快忍不住,对吧?”手指端着假阳具上上下下地抖动,佳瑶不停地赋予一波波新鲜的刺激。她知道这样的行为,不仅可以让蕙玲快乐,亦能让自己舒爽,“可是,没干完就不给你快乐喔。”

学妹的胴体一震,手中的动作像是要加快些许,但又碍于学姐的玩虐,整体速度迟迟无法提升。但是,老练的佳瑶却已掌握着学妹的节奏,让她处在不上不下的高度,憋着她冉动的性欲,硬是不让她快活。

棒子加糖果的组合,千古不变地好用。

终于,不属于内务柜的事物都已清空,只差把该有的东西摆放整齐。然而这时的蕙玲,则好似刚从水里打捞出来,全身香汗淋漓,肌肤被情欲的浪潮给染湿与熏红,连最后一丝的力气都被剥夺。

“呼……”

鼻孔垂落两条水纹,伴随着软嫩的呻吟跟无助地唾液,从蕙玲的嘴角流淌而出,垂延成一条银白的丝线,如此被粗暴对待的怜悯样貌,把两种可怜跟淫媚极端给混合一体。

“整理好,你就能获得你想要的。”

“学姐……我不行了…”才获得声音的解放,蕙玲连忙地哀求说:“…饶了我吧……”

她艰难地张开嘴,若不可闻地又吐出:“…我要高潮,给我高潮……”

“呦,还不老实啊!信不信,我直接甩门就走,把你独自丢在这边。”佳瑶扯起蕙玲的鼻勾束带,另一只手开始轻抽起她的脸蛋。悦耳的耳光声响又再次回荡在辅导长室,令原本难受的学妹,不停地轮回在其中。

啪!啪!啪!啪!

“不要,不要…学姐…”佳瑶的手掌光影在她的视网膜里流窜,她感觉自己好像面对莫名的巨大恐惧感,深怕学姐二话不说地扭头就走,打从她心中腾起窒息感,就宛若离开水的鱼,泪眼婆娑地瞧着,哀声地拉起佳瑶的裤管,“…我会听话…我乖乖听话……”

“那就动作!”冷酷的言语讲出,并伸出手导引似地搓揉她的下腹,还不忘用力地抽打几下蕙玲的翘臀,发出裂帛的声响外,还把内裤里的玩具捅入体内的更深处。

“啊!不行,快不行……好难受,学姐,请您住手…啊啊…我,我听话。”

蕙玲屈辱且羞耻地服从,心知自己此时的不堪样貌,也明白不听话会有更悲惨的事在等着自己,且奔腾激荡的猛烈快感,也容不得她的拒绝。

不断渗出的汗珠,从没有被衣物覆盖的部位冒出。学妹拚命挺胸抬头,好让自己淫荡的表情跟难受的感觉可以减缓。但是,佳瑶依旧牢牢控制她的任何一丝举动,将她放置巅峰的边缘。

一下扯动鼻勾,一下玩弄皮内裤,让蕙玲的眼泪跟鼻水不住地哗啦流淌,脸上明明是悲戚欲绝的神色,却还是无法掩饰滚烫冒泡的情欲。

注视着学妹漆黑、湿润的瞳孔内漾着复杂的雾霾,冷艳的脸蛋鲜嫩欲滴,全然融化,在强迫下拱着猪鼻,两腿跪地,裤裆里的按摩棒强烈运行。佳瑶越看越是浑身麻痒,陶醉在蕙玲所散发的凄美绝伦的受虐美感里,无法自拔。

“快点!”她压抑着自己的躁动,继续催促。

“是……”

首先,从内务柜的上排置物层开始。

学妹艰困地把收纳盒摆进里处,然后把一包未开封的卫生纸挡在前面。

“蕙玲辅导长……你的动作又慢下来喔。”佳瑶肆无忌惮地用脚背顶着蕙玲的裤裆,握持的束带又向上给拉撑,羞辱地说:“不要只顾着享受,你这头迟缓的母猪。”

“啊啊啊…疼!学姐,别拉这么高…”女上尉痛苦地摇头、喃喃求饶,“…

好痛…快裂开了……“

……裂开吗?人体才没有这么脆弱。

可是,少校学姐的残忍没有极限,直到她把东西给放置定位后,才有稍稍地纾缓空间。不过,没有几秒,下一轮又开启。

其次,是铁杆上的衣物摆放。

依据着夏天跟冬天的衣物,还有军服与日常,一个个衣架条列式地挂上,甚至连间隔的距离,都相差无几。这是一件很细腻的工作,相对要花比较长久的时间。

因此,大理石的地板,充斥着蕙玲的泪水、唾液,以及鼻涕。湿溽的痕迹拓印在地砖上,不知不觉形成一滩水渍。

想当然尔,佳瑶还是扮演着捣乱组的角色。

“母猪,母猪,你这头淫荡下贱的母畜。快一点!”她哟喝着。

她改用着脚掌,对着皮内裤突起的玩具,一下踢一下踹,让学妹不得不提臀减少假阳物的深入,但也让她的体力消耗更多,整个肉体都沉浸在快感,不自觉地闷哼呻吟。

“我…学姐,我…我真的……”当挂完最后一件衣服时,蕙玲的瞳孔已快失去焦距,彷佛下一秒,就会抵达高潮的巅峰。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让她坚持下去,硬生生地忍耐下来。

“受不了,要高潮啊?”佳瑶猛然地拉高鼻勾,用疼痛把沉溺在虐欲里的学妹给暂时抽离,“你以为你有这个资格吗?”

她的身子陡然一抖,哀求说:“呜!真…真的不行了,学姐…给人家……”

“哼,不行也得行。”不等学妹回答,佳瑶便手脚麻利地抵住她的美背,狠狠往地上猛按。同时间,鼻勾的束带也绷紧,让她的身体跪趴之余,头被残忍地昂抬。

“啊!”这粗暴的动作令蕙玲痛苦地嚎叫起来。

她的胴体颤抖不停,仍是在欢愉的边缘临门一脚。

“把你剩下的杂物都收拾好。”佳瑶也蹲下来,一手亵玩女上尉学妹的两腿之间,一手揪着她的鼻勾皮带,严厉又包含鼓舞地说:“这是最后啰。”

“学姐…学姐……”蕙玲轻声地呼唤。

她不清楚自己此时凄惨无比的怜悯模样,但从学姐瞪大的双眼,就知道绝对是难以描述的羞辱跟屈耻。且身穿着象征国家的军服正装,完全把自豪的荣誉感给抛下。

反观佳瑶,整张脸也是赤红赤红的。她也感受到自己笔挺的军装下,胸口的两颗蓓蕾早已发硬火烫,甚至是迷彩裤里的小肉芽,也不自觉地充血膨胀,正挺在阴阜上翘立,时不时地磨蹭她的内裤,分泌出湿亮的黏液。

隐约间,一股欲情大动的味道若有似无地扑鼻。才发现,除了蕙玲的军裤以外,自己的爱液也跟着渗出布料。

随后,女上尉的内务柜终于整顿完毕。

“呼呼…呼哈……学姐,我…完成了……”学妹双手撑在柜子的门扉上,止不住地大口喘息。身体按耐不住地扭动,抑制不住的呼气声越来越大。

抬起头,蕙玲用力转着脖子仰视学姐的脸蛋,与她又羞耻又狼狈的视线对上的则是佳瑶情欲滚烫的眼神。

“那么现在,你可以快乐啰……”

女上校的允诺,让蕙玲的娇躯莫名地颤抖。鼻勾的带子一扯,就被拉到学姐的两腿之间,“剩下的,还需要我再命令吗?”

两腿半开,单手就把自己裤头的钮扣解开,迷彩裤褪下到膝盖。

“学姐……”蕙玲昂起头,主动把脸埋佳瑶的下体,贪婪地舔嗅着。

她不住地蠕动,鲜红的舌尖伸出嘴外,灵活且飞快地舞动,隔着潮湿的内裤舔弄,拚命地想让学姐快活。双手也没有慢下来,解开扣子搓揉里面被皮革勒束的奶肉。

绯红的肌肤渗出一颗颗晶莹的汗珠,脸蛋虽然被鼻勾拉扯扭曲,却又显得晶亮发光,且浮现出情欲萌发淫荡的神情。哪怕口中、鼻孔都被眼泪、唾液跟鼻水给干扰,仍是饥不择食地要给与对方最激畅的快感。

“嗯……哈呼…喔喔……”

百合的花朵盛开着,做着能给她们无限欢愉的事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