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落红记》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volcaca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落红记 落红记

    这是一个闷热的周日,临湾市的沙滩浴场到处可见前来散步纳凉的市民。浴场北端有一排板房,用作更衣室。更衣室门前的长凳上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这名女子身着白色T 恤,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短裤,双脚丰满雪白。她并没有去欣赏海边的夜景,而是低头专注于手机屏幕。手机泛出的白光照在她的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她的双腿有力而均匀,小腿肚的肌肉微微隆起,大腿隐隐现出成块的肌肉。她的双臂柔美中透着厚实。虽然这只是一个面目清秀可人的女郎,但是任何懂得搏击的人都不会对她掉以轻心。尤其是本市黑道上的人物,都知道这位本市刑警队的周英笛

    volcaca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落红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落红记》,是作者volcaca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闷热的周日,临湾市的沙滩浴场到处可见前来散步纳凉的市民。浴场北端有一排板房,用作更衣室。更衣室门前的长凳上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这名女子身着白色T 恤,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短裤,双脚丰满雪白。她并没有去欣赏海边的夜景,而是低头专注于手机屏幕。手机泛出的白光照在她的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她的双腿有力而均匀,小腿肚的肌肉微微隆起,大腿隐隐现出成块的肌肉。她的双臂柔美中透着厚实。虽然这只是一个面目清秀可人的女郎,但是任何懂得搏击的人都不会对她掉以轻心。尤其是本市黑道上的人物,都知道这位本市刑警队的周英笛

《落红记》 第42章 落红星散 免费试读

李清从温雪支开两个女孩,并坦白自己的逃犯身份之后,已经隐约明白了温雪的来意。她并不点破,而是问道:「是因为肖警官的案子牵连么?」

温雪点了点头,但却用决然的语气道:「还不是被人设计的?李警官,我这次来,是有求于你两件事。这两件事都很难办,但看在死去的杨家姐妹份上,我求你了!」

温雪神色十分凄然,李清不禁心里一软。她明知此事必然十分棘手,但还是不忍拒绝,于是说道:「这头一件事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把章洁托付给我吧。」

温雪眼睛一亮,点了点头。两人心里都明白,目前温雪成了逃犯,并且背后有大仇家的阴谋,自然章洁已经不适合跟随她们母女身边了。这点不用温雪来说,李清也已经动了这个念头。

「第二件事。」,温雪说道,「就是麻烦你调查黄为民案子的时候,从他那里探听到当年猛虎计划失败的罪魁祸首。」

李清奇道:「难道猛虎行动不是因为事先机密泄露,加上当地土着居民的敌对才失败的吗?」

温雪更加奇异:「猛虎计划是我们特警队的绝密行动,你如何得知?」

李清说道:「我和刘凌霄可是同学。」

温雪不解,李清继续解释道:「凌霄是和我同年的至交,她也曾经是你们东南缉毒特警小队的一员。她有一年参与了一项机密任务,去潜入V国解救一名被俘的卧底女警。可当时她随行动小队成功潜入敌营后,却意外发现敌人另外运来了三名女俘,并且敌人的戒备忽然异常严密起来。那三名女俘,自然就是霸王花三姐妹了。凌霄当然并不认识那三人,但听她们用汉语大骂敌人,立刻明白了这三个女俘也是自己的同志。可当时他们小队却接到了上级立刻撤兵的命令。」

「什么!」

温雪怒道,「他们就这样看着杨家的姐妹任人蹂躏?」

李清说道:「是啊,凌霄当时怎么也无法理解,简直气坏了,她拒绝服从命令,并且向敌人的一个哨兵开了枪。敌人一下子炸了锅,当时凌霄的队长一枪托便把凌霄打昏,背着她迅速撤回到我国境内。事后由于凌霄公然违背军令,险些送到军事法庭。好在上级也并不真心难为她,那个队长把她故意抗令说成是凌霄听错了命令,只是把凌霄开除出特警队而已。当时凌霄还专门问过队长,说到底为什么他们要撤退。队长便告诉了她猛虎行动的经过。」

温雪点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事。唉,还是猛虎行动,要不是招惹了乌孟椰寨,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祸患。」

李清点头道:「是啊,当时猛虎行动派出的特种部队刚到寨子里,寨民便趁战士们不备忽然偷袭,贩毒武装发现后立刻趁机掩杀,三姐妹受伤逃走,大部分战士牺牲了。结果三姐妹因为弄丢了配枪,并被认为对行动失败和巨大牺牲负有责任,所以被调离缉毒队。乌孟椰寨族人极其剽悍,在V国也颇有实力。我方虽是前去缉毒,但毕竟是闯入他们领地的武装力量,一旦我们潜入他们领地的证据被曝光,对我方很是不利。因此我们上级和他们头领达成了谅解,他们从贩毒集团手里设法救出了被俘的战士,并护送他们回国,我们也答应,今后任何缉毒行动都不在他们的领地上进行,也不会再攻击他们。当时凌霄她们面对的敌人中就有不少是乌孟椰寨的族人,上级为避免冲突才下令中止营救。」

「哼,他们无非是当时非法侵入的把柄落到人家手里了,这才置自己同志的生死于不顾。」

温雪气愤地说。李清叹道:「也并非完全如此,毕竟后来靠着乌孟族人的关系,被俘的卧底女警被送了回来。只是根本没人相信有霸王花三姐妹的存在而已。」

李清语气苦涩。温雪默然,显然她也明白,虽然两国边境时有冲突,但从没有女兵被俘被害的事情发生,霸王花姐妹是早已被认为死于意外的,谁会相信那三个中国女俘的存在呢。何况刘凌霄的上级为了开脱她,更没把此事上报,这事便终于石沉大海了。

「你刚才说猛虎行动的失败别有真凶?」

李清问道,「是我们内部出了叛徒吗?」

温雪摇头道:「我这么多年反复调查和思考过这件事,确实我们的队伍还是很纯洁的,没有人泄密。况且那次行动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方侦查员发现V国境内有片巨大的罂粟种植地,每年都能产出上吨的毒品。由于离我国太近,所以可以断定这些毒品几乎全部是要往我国运送的啊。正好那年当地气候干旱炎热,我们便有机会趁机放火烧掉这片罂粟,不知可以挽救多少人的生命。可没想到这块地中也有乌孟椰寨的份子,所以对方忽然翻脸,我们猝不及防。」

听到这里,李清总算明白了事情经过。可她又有了另一个疑问:「我们派出这么精锐的特种部队,为何事先不探查出椰寨是敌是友?」

温雪苦笑道:「你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我们既然要经过椰寨,自然要事先和对方沟通。可当时负责联络的联络员只有一个小伙子,他当地土话说得很好,人也很聪明,和霸王花三姐妹的关系也很近。我当时并没在意,可事后琢磨,越发觉得这个人很有问题,对方忽然翻脸,这个联络人无论如何也该知道内情,只可惜我事后追查他,却怎么也查不出任何线索,这个人被认为是牺牲了,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他的尸体和任何死亡证明。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全名叫麦野,他唯一的照片只有这张正面照。」

说着,温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李清打开发现一张发黄的一寸照片。「遗憾的是,根据我们的保密制度,这个麦野只和行动队的队长杨红棉联系,他也只是那次行动前才刚刚调归杨红棉管辖,因此我还从未见过这人的面。」

李清仔细端详照片,发现这人年轻瘦削,长相有点类似东南亚人,李清牢牢记住了这张面孔,把照片收了起来。温雪继续说道:「后来我从剑忠那里得知,当时我们那部分特警队里能懂当地语言的年轻人,只有三个。而当时黄为民和岳鲲鹏是靠着王铁城那个叛徒的叛变才牵上线的,王铁城不会当地话,要想打通其中关节,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一个人有这种能力。」

李清接口道:「自然就是这个麦野了。王铁城在军队里,不可能找到另外一个懂当地话的人,只有部队里的那三个人能为他所用。」

温雪赞同道:「是啊,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可能性极大。这个人黄为民自然应该也知道,如果你能抓到王铁城最好,即使不能,从黄为民那里,也应该有关于这人的情报。」

李清点了点头,她忽然觉得这个神秘人物有些像卓风,当初那个手下得力的卧底,忽然摇身一变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要不是有这张照片,李清真要跟温雪提起卓风的事情了。

从送走温雪母女的那天起,李清家里就多了一个远房的表妹。

只有赵虹和李清自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连章洁都不明白李清究竟如何掩饰了自己的身份的。

李清和赵虹从王双的口中得知了霸王花姐妹部分遗骸的下落,每到清明都会带着章洁到目前祭奠。章洁只道这是她父母的坟墓,却从未从李赵二人口中得知她母亲的事迹。

李清和赵虹决定永远不对章洁吐露她母亲的故事,毕竟仇人已死,她们不希望章洁承担上一代人那份沉重痛苦的屈辱和仇恨。

S国狮子城仿佛一座不夜城,一幢摩天大楼的顶层依然灯火明亮,一群身着职业装的白领职员正在全神贯注地忙碌着。这是一家大型公司的财务部,这些日子为了赶计划,这批职员已经连续加班两周了。一个角落里的办公桌前,姜佳鑫正在紧盯着屏幕上的财报指数。她现在已经不是国际刑警的一员了,此时身着白衬衣黑裙子肉丝袜,她更像一个温柔和善的白领丽人。几周的办公室生活忙碌而充实,姜佳鑫倒也感到一种平静和安全。只是她时常会用公司里的身份掩护去搜集一些成一帆的消息,这是她唯一未了的任务,也是和过去的警界生涯唯一的连接点。姜佳鑫对成家的所作所为一直义愤填膺,S国一向是成家地下非法活动的重要枢纽,姜佳鑫无法说服自己对此袖手旁观。

「姜女士,麻烦到三号会议室来一下。」

姜佳鑫有些意外,她推门而进,发现四男一女正坐在椅子上。为首的女人年纪已近六旬,四个男子都在壮年。姜佳鑫一下子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成一帆的老婆王雪。她心里震惊无比,可表情却丝毫不露声色。王雪神色极为得意,颐指气使地开口便问:「你就是那个姓姜的警察?偷偷摸摸地来到我公司里面,又想要干什么好事?」

姜佳鑫不理她,她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周围四个男子,凭直觉感觉这四人并不像王雪的打手。王雪看姜佳鑫默不言语,更加跋扈起来,骂道:「装什么呢?千人骑万人跨的小骚货,别以为是个国际刑警就了不起,还不是让人玩……」

话没说完,她忽然哑住了,因为她看见姜佳鑫眼里似乎冒出火来。这是姜佳鑫最见不得人的记忆和历史,她最厌恶别人提及。王雪当面的侮辱,让姜佳鑫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可这时那四名男子忽然站起身来,挡在了两女中间。其中一人低声对王雪说道:「你先出去!」

王雪和姜佳鑫同是一愣,马上王雪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可她似乎不大敢违抗,狠狠瞪了姜佳鑫一眼,气呼呼地摔门而出。五人重新坐下,刚才说话的那人说道:「姜佳鑫,你身上霸王花的药力最近控制得如何?」

姜佳鑫听到霸王花三字心里一咯噔,立即警惕地问道:「什么霸王花?」

那人说:「当然不是那三个女人。我是说青龙会在你身上打的药,药名不是叫霸王花么?最近你的身体是不是在发生变化?」

姜佳鑫蹙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另外一人插话道:「你是不是性欲越来越旺盛,经常睡梦里泄身,阴蒂时常勃起,并且阴毛和腋毛大量生长?」

姜佳鑫极度反感地说道:「你们放尊重点!没别的事请回吧!」

说罢便要起身。可她刚直起腰,忽然感到下身一阵麻痒,腰肢也开始酸软,姜佳鑫两腮开始微微发热,她听到对方在说:「你要是中毒不深,现在也不至于会这样啊。」

说罢,姜佳鑫看到为首那人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小瓶,缓缓拧上了盖子。那人继续说:「这是当初霸王花姐妹被俘时中的气雾毒剂,常人是不受影响的。你现在下面恐怕已经泛滥了吧?」

姜佳鑫大怒,吼道混蛋,拼了命地向这四人冲去。这四人看到姜佳鑫要动手,立刻散开把姜佳鑫围了起来。姜佳鑫在狭小的会议室里腾挪不开,硬生生地和这四人拳脚相架。这四人功夫很是奇特,但姜佳鑫格斗功力极其厚实,越是狭小空间里的小巧招式,越是精准和致命。这四人以多打少,短期内竟然也被逼得毫无办法。

王雪在外面远远听到屋里姜佳鑫和四人吵架时,便偷偷跑到这层楼远端的拐角处,透过窗子观察屋里的情况。

屋里姜佳鑫和四人酣斗许久,忽然,咕咚一声,栽倒在地。王雪只看到为首那人手一扬,一支细针刺入了姜佳鑫的颈后,姜佳鑫无暇拔下细针,不一会儿,身子一软,全身的力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可姜佳鑫神志却依然清楚,王雪看到四人把她抬到桌上,姜佳鑫依然在怒骂不已。王雪正看得出神,忽然屋里一人向王雪招了招手,王雪这才知道对方已经发现自己在偷窥。她脸一红,硬着头皮进了屋。姜佳鑫四肢无力地摊开,表情屈辱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一人把姜佳鑫两腿分开,毫不顾忌姜佳鑫的咒骂,两手把姜佳鑫的裙子连同内裤一扒,姜佳鑫的阴户就完全露了出来。王雪看到姜佳鑫湿漉漉的阴户,幸灾乐祸地嘲笑道:「真是个骚货啊,还没怎么就流出来这么多。」

为首那名男子问道:「她的阴毛你怎么看?」

王雪说道:「长得这么旺,肯定天天想男人。」

「住嘴!住手!你们这些变态!」

姜佳鑫骂道。可没人理会她,还有个人在用手机对准了她的阴户,连拍了几张近照。接着有人解开了姜佳鑫上身衬衣的扣子,把姜佳鑫两手举起,露出两个腋窝。众人看到姜佳鑫腋下长满了又长又粗又黑的腋毛,都点了点头。

为首那人问王雪:「这腋毛长得和霸王花姐妹比如何?」

王雪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我家那口子只是弄来过那几个女人的奶子。」

刚说完,那人掀开了姜佳鑫的乳罩,姜佳鑫的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乳晕已经变成深褐色,乳头很大,根本不像未婚的女人。王雪说道:「这倒是和霸王花有点像,可霸王花是老女人了,还生过孩子,那奶子一看就是产过很多奶水,奶道很粗,这个骚货的奶子毕竟不像奶过孩子的。」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已经足够了,这些身体的变化,还有对这气雾毒剂的反应,说明她和霸王花一样,身体被药物改造了。虽然还不至于产生奶水,但是她肯定一直被无休止的性欲困扰。你看她这幅冷若冰霜的样子,每天保持这么一副样子一定很辛苦。」

姜佳鑫被人摸了一下下巴,却只能厌恶地闭上双眼。王雪虽然看到姜佳鑫受辱的样子很解气,但内心深处也不禁暗暗心忧。作为一个女人,她本能地对周围这些人产生了一种深自内心的恐惧,她甚至连反驳一句话的勇气都消失了。

姜佳鑫对这种任人凌辱的感觉并不陌生,她无时无刻不在暗自努力,试图移动四肢,可四肢如同被抽去了筋骨,空荡荡的毫无力气。她听到为首的那人对她说:「姜佳鑫,都怪你自不量力,明明可以远离江湖,偏要趟这浑水,别怪我们手狠。」

说着,命人把姜佳鑫拦腰抱起,迅速离开了大楼。

众人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大厅深夜里漆黑一片,只有总台的位子上坐着一位女文员,昏暗的桌灯只能看到她的半袭长发。所有人都感到情形有些奇怪,没等众人开口,那女子抬起头,显出标致坚毅带有棱角的面庞,冷笑道:「林老爷子怎么也对成一帆俯首帖耳了?」

四人同时动容,耸然问道:「你是谁?」

那女子站起身来,走到众人面前,她身穿结实健美,双腿又长又直,大腿肌肉紧凑有力,一看就是身怀武艺的干练女子。她开口说道:「我叫许菁,国际刑警,林老爷子一直很有分寸,怎么现在约束不住手下人了?你作为大公子的贴身保镖,这不是给大公子惹麻烦么?」

为首那人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僵住了。许菁说得没错,为首这人是S国黑道第一号人物林西藤的手下,也是林西藤的大公子林孟阳的心腹,名字叫林三永。

林西藤年近八旬,他的两个儿子为了继承他的权位,彼此明争暗斗,林三永投靠了大公子。林大公子为了和弟弟争夺继承权的斗争中胜出,和成一帆结盟,因此出头对付姜佳鑫。可此时被许菁一语道破,此时不禁有些心里发虚。许菁说道:「你们老爷子会允许你们这么莽撞地得罪国际刑警吗?」

许菁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林三永自然了解林西藤和国际刑警之间微妙的关系。林家约束手下,国际刑警也和他渐渐开始合作,不再总是试图剿灭林家。林三永知道这件事大公子是没有禀告老爷子的,他本指望偷偷摸摸地拿住姜佳鑫,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被人当场堵住。林三永恶向胆边生,忽然大喝:「抓住她!」

「住手!」

背后响起一声冷喝。周英笛举着手枪走了出来,众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制住。王雪看到大厅里十分黑暗,只有那总台上的小灯在亮,于是悄悄挪了过去,试图关掉小灯,给自己人造出机会来反击。可她刚刚把手触到开关,忽然大厅里灯火通明。门口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别耍诡计,老老实实地把人留下。」

寻声望去,林三永等人看到门口处站着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女子,宽额丰体,细眼蚕眉,身材不是很高,但有些丰满,一袭黑色连衣裙,看不出喜怒哀乐。王雪并不认识这人,但林三永却脸色难看之极。他颤声说道:「李——李小蘅,你怎么也?」

「别废话,识相的快走。」

李小蘅不耐烦地说。

过了两个小时,姜佳鑫才缓缓恢复了力气。

她看到李小蘅和许菁在病房外等着她,而周英笛却已不知去向。姜佳鑫隐约明白了几分,李小蘅看透了她的心事,说道:「周英笛已经回国去了,她和你一样也是我们国际刑警内部保护计划中的一员,我们最近发现有人侵入了我们的资料库,偷看到了你和英笛的资料,于是匆忙赶来了,还好许菁刚好在英笛身边,成家雇用的人被我们截住,然后英笛自告奋勇地过来帮忙了。」

姜佳鑫点了点头。许菁看着姜佳鑫和李小蘅坐在一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当初国际刑警有一批女子精英级的学员,姜佳鑫和李小蘅是其中的一对双子星,经常一起出色地完成任务。后来两人分道扬镳,一个来到临湾,一个去了美国,天各一方。如今两人都历经沧桑,在这时候相遇,多少有些伤感。许菁忽然想到了自己,她自己和周英笛当初也是一同警校毕业,两人武艺师承一脉,后来她投入国际刑警,周英笛和李清去了临湾。眼下周英笛和姜佳鑫历经坎坷之后悄然隐退,却又生出这种事端出来。许菁想着李小蘅在国际刑警和当地黑帮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左右逢源,暗叹世事是如此复杂多艰。周英笛在解救姜佳鑫后不辞而别,许菁也开始有些理解了她的用意。放弃过去的联系,开始新的生活,对这两人未必不是件好事。

李小蘅正在和姜佳鑫讨论治疗她体内存留青龙会淫毒的事情,到最后啊,说道:「佳鑫,这事情国际刑警会有人一直和你联系,慢慢治疗,你不要着急。S国道上只有林家说了算,我们已经和他们定下了协议,他们已经答应保证你在这里安全正常地生活下去。」

姜佳鑫看到李小蘅目光闪烁,急忙问道:「小蘅,你是不是向他们妥协了什么?」

李小蘅无奈地笑道:「你还以为我们有实力扫除他们么?我下个月开始就到南美总部报道了,林家在南美有很大的毒品生意,我对他们在南美管得松一些,他们也答应不再对你有任何图谋。」

姜佳鑫急道:「这怎么行?你放走他们,不仅违法,而且你内心也不好受啊。」

李小蘅笑道:「哪里至于放过他们了?我只是保证一定会更多打击他们的竞争对手而已。佳鑫,这种人是永远打不完的,我只是做了些选择罢了。」

时光荏苒,转眼间两个多月过去了。李清和赵虹在临湾无往不利,连续摧毁了卓风的恶势力,并且多次识破了卓风的计谋,让卓风恼怒不已,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势力日薄西山而无可奈何。这一天李清正在健身房练功,突然赵虹走了进来,说查到V国有一批人正在临湾寻找温雪母女的下落。李清和赵虹沉思许久,始终想不通对方的身份。

不论是卓风还是青龙会,他们与温雪母女都是无仇无怨啊,究竟是谁会来找这对母女的麻烦呢?两人想不出答案,李清转换了话题问道:「昨晚的任务有什么收获吗?」

「你料想得没错,卓风果然不甘心放弃临湾,他的人昨晚和成一帆的手下碰头,我们根据线报提前设伏,把他们一网打尽了。」

「碰到什么重要任务吗?」

「有一个你想不到的人——王铁城,他昨晚拘捕被击毙了。」

「哦?这人都来了,说明卓风是真得下了本了。」

「是啊,有几个功夫不错的,看来是卓风的得力干将,我一个都没放过。」

李清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昨晚我也颇有收获,在关押金毛和王双的地方设伏,果然卓风派人来灭口,结果被我逮个正着。」

两人相视一笑,似乎一切皆是自然。

可是在V国,卓风却是暴怒异常,他把手里的酒杯摔得粉碎,怒吼道:「这帮废物,没有我出马,连临湾都进不去了吗?我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十虎,就这么都被李清这个女人毁了?」

「老板,十虎中了埋伏,全军覆没,肯定回不来了,可我们这些天也不是全无收获啊?」

「嗯,那个女人招了没有?」

「别提了,已经打昏了两次,还是死倔。」

「嗯,这女人当初是和霸王花一同作战的女警啊啊,不是太好对付。我去看看。」

手下毕恭毕敬地把卓风领到隐蔽的地下牢房,牢房里两个坐在台阶上歇息的打手赶紧站了起来。卓风抬眼望去,牢房中间刑架上的粗铁丝紧紧地嵌进了赤裸的女人肉体上,温雪低垂着头,已经昏迷了过去。温雪双目紧闭,面容痛苦,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去,只剩下贴身的红色三角内裤。卓风仔细看了一遍温雪的身体,他看见温雪丰满白皙的皮肉被铁丝紧紧捆绑,仿佛鼓鼓囊囊的粽子一般,上面布满了青紫淤青,显然那两个打手用刑时没有偷懒。卓风托起温雪的下巴,看见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上面布满了汗珠。卓风把一瓶凉水浇在温雪脸上,拍了拍温雪的腮帮,温雪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温雪看见卓风,两人面对面不足一尺,她朦胧的眼睛忽然警惕起来。

「温雪女士,你是和霸王花一起服役过的女警,今年也有四十三岁了吧?保养得这身皮肉,打成这样真是可惜啊。」

温雪闭口不答,怒目而视。卓风的手从温雪的下巴往下移,拂过温雪滑嫩的颈部,在温雪的双乳上摸了几把,温雪紧攥双拳,一声不吭。卓风的手继续往下移,感受过温雪因年龄增长而略带肥厚的肚腩,接着灵巧地用指头拨开温雪的内裤,一只手滑入了温雪的密林深处。身后的打手站得更加笔挺了,温雪喉头出忍不住嗯哼了一声,卓风的手指插入了温雪温暖的阴道里。温雪的阴道温暖干燥,卓风的手指拨弄了几下,满意地退了出来。

卓风转头对打手说:「你们不错,还算知道规矩,下去吧。」

两个打手面带喜色,和卓风的随从一起欣然离去。

卓风自从和青龙会决裂,便吸取了青龙会很多覆亡的教训。他御下极严,决不允许部下随意妄为。按照他的规矩,抓到的女俘虏拷打中可以扒光衣服,但没有卓风自己的授意,没人敢去强奸女俘。因此,帮内规定,抓到女俘拷问时,打手们要保留女俘的内裤。卓风伸手一摸,知道温雪阴道干燥,还没被人强奸过,因此对两个打手表示了鼓励。如果温雪被青龙会那帮人抓到,这会儿至少已经被几十人轮奸过了。

「当初霸王花她们有机会逃走,可是她们拒绝和我合作,结果落得那么惨的下场。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卓风褪下了温雪的内裤,粗大的肉棒在温雪的阴部周围磨磨蹭蹭。温雪又气又急,可被捆得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嘴上大骂卓风。

卓风二话不说,腰部一挺,巨大的肉棒一下子刺入了温雪的阴道。

「啊!」温雪叫了一声,屈辱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卓风比她还小十岁,被人强奸的滋味温雪还没有经历过,虽然她是久经沙场的女警,又是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儿的母亲,可她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来。卓风疯狂地抽插,温雪干燥的阴道被蹭得生疼,好在她已是人过中年,经历了多年夫妻生活,阴道毕竟不再如年轻时紧窄,到底还能忍受。就在卓风射精的那一刻,温雪终于被催起了情欲,伴随着全身的一阵抽搐,她的蜜穴也终于奔溃,一股蜜流倾泻而下。卓风整理下衣冠,不管在刑架上瘫软的温雪,对门口喊道:「有什么话,进来说!」

门外手下应声而进,急忙说:「逃跑的那个妞刚刚被我们逮到了!」

话音刚落,温雪表情大变,母女之情尽显。

卓风看了温雪一眼,笑着就要离开。那打手看到温雪褪到膝盖的内裤和裸露的阴户,面露恳请之色。卓风看在眼里,笑道:「怎么啊,这么个老女人你也想干?你们不是捉到那个小妞了么,非要选个老的?」

那打手立即会意,笑眯眯地离开了地牢。后面温雪疯了一样在喊:「畜生!放了她,你们冲我来!」

出了地牢,卓风截住手下问道:「那两个女警打探得怎么样了?」

「老板,属下无能,这两个女警实在太厉害了,我们派去的人都被她们捉了啊。」

「我问的是周英笛和姜佳鑫。」

「是,是,姜佳鑫在S国的事情您不是知道了吗?」

「她为什么能得到林家的保护?」

「这,我们还不知道。不过,我们在日本的生意碰到过一个叫井上的人,他说和您在临湾有些渊源。」

「哦,是他啊,我想起来了,什么事?」

「他说他去东北的时候见过一个女老板啊,对他态度很奇特,似乎有深仇大恨,并且还试图套问他刘凌霄的事情。」

卓风听了心里一动,立刻明白了手下的意思。「你去吧,别去惹她,先试着盯住她,但千万不要被发现了。」

「是。那姜佳鑫那边?」

「哼,一个每月都需要特制药来抑制体内淫药的女人,还能对我们有什么威胁?不过这女人身手真了得,又知道那么多,真要被林家或成家收了过去,可真是个心腹大患。」

卓风自言自语道。这时候,一个手下忽然慌张地过来,说道:「老板,有个电话要找你。」

卓风察言观色,知道这个电话不简单,问道:「什么人的?」

「一个女人,自称叫李清。」

听了这话,卓风呆了许久。李清曾经是他和警方的唯一联系人,也是他第一个背叛的人。卓风虽然堕入黑道,但对李清始终有些又恨又愧又怕的感觉。恨的是李清屡次挫败自己,成了自己最危险的敌人,愧的是自己曾经辜负利用的她的信任,怕的是李清执着的正气和智勇双全的才气。

听说李清直接要和自己谈,卓风定了定神,才接过了电话。

「卓风,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身旁的手下隐约听到李清这样的开场白,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清竟然会问候卓风,当然是不可思议的。可卓风听出了李清口气中的嘲讽之意,冷笑道:「自然不错,我选的路我从不后悔。」

「可是你也回不去了。我问你啊,你的路还能有多长?你的十虎就要被判刑了,你还能找到新的打手吗?」

「李清,你管好你临湾的那一亩三分地就罢了,我身在V国,就算你是霸王花,来这里也是死路一条,你可不要忘了。」

「我当然不会忘,我是记仇的,你不要忘了。我在临湾可以做到很多事情,这你也不要忘了。」

卓风当然明白,李清这些日子正是利用黑帮之间的勾心斗角,施展各种打压拉拢的手段,把卓风的势力打击得抬不起头来。卓风听出了李清的威胁之意,怒道:「你是想说什么?」

「很简单,我们也不会不现实到要求你自首,不过要求你彻底撤离在大陆的不法活动,交出所有关于霸王花、姜佳鑫、韩雨燕等所有女警的资料和遗物,还有所有关于青龙会的资料。这不过分吧?」

卓风气得七窍生烟。如果照这么做,卓风在黑道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今后也必将在众人的唾弃中苟延残喘。卓风怒不可遏,可也毫无办法,只能惨然笑道:「话到如此,可以结束了。李清,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又听到李清的声音:「你好自为之!」

又安静了几秒,卓风不甘心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别忘了从王双金毛开始,到你最近折掉的手下,这些人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对你忠心。」

李清冷冷地说道,放下了电话。

「咕咕——咕咕……」

「啪啪——啪啪……」

一群赤裸着的男人围着一个女人啊,女人的嘴巴、阴户、肛门都被阳具塞满了,反复无情地抽搐着,女人如同一个肉棍啊,嘴巴和下身溢出的精液糊满了半身。卓风身边的人都知道,这是曾经身手最为轻捷的女警韩雨燕,这会儿已经被砍去四肢,成了任人玩弄的性玩具。

韩雨燕的眼神空洞无力,似乎心已经死了。只有卓风身边的温雪,透过窗户看过去,歇斯底里地大喊:「妮儿啊,我的孩子!」

卓风冷笑道:「这才过去一星期而已,就算我们砍去你女儿四肢,她也长不好啊。」

温雪忽然反应过来,一下子愣住了,众人射完精满足地离去,温雪这才看清那女人的身材和面貌,她不由得从骨髓里生出凉意,韩雨燕纤弱的躯干和呆滞绝望的神情,让温雪不寒而栗。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女儿遭此厄运。

卓风说道:「你该明白我的用意啊,肖妮要么在我手下学习武艺,没人敢动她,要么就像这个女警一样,在你面前被人玩弄。你想好了么?」

温雪痛苦地蹲在了地上,抽泣了一会。卓风心里安定了下来,他知道温雪已经差不多被他拿下了。

果然,温雪的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啊,似乎和韩雨燕的眼神里有着相同的东西,她跪在了地上。卓风站在她身前,温雪顺从地解开卓风的拉链,掏出卓风的阳具,小心含在嘴里,仔细地吮吸起来。她怎么也想不到,几天前拷打自己的打手要让她给卓风口交的时候,她用一口唾沫做了回答,可今天,她却要拼命地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哈哈!」

卓风终于笑了出来。一个星期以来,李清的声音如同巨大的石块压在他的心口,到了今天卓风才终于开心了一回。

当初设计把刘凌霄做了牺牲品,到今日卓风倒有些后悔,他忽然意识到像刘凌霄这样身手的女警,杀掉吃肉实在太过可惜,这次对温雪母女,他一定要把她们收为己用。

温雪闭上了眼睛,任凭卓风的阳具在她嘴里肆虐。李清,赵虹,这两个年轻的女警在她脑海里反复浮现,似乎成了她心里唯一的慰藉。李清还在办公室苦苦思索打击卓风势力的办法。「或许下次见到温雪,可以请求她来帮忙,她的经验身手和人脉,一定能起大作用。」

李清浮现出一丝微笑。她始终想不到,此时此刻,温雪正跪在地板上,嘴里含着卓风的阳具!

落红窟已经随着青龙会的衰落而进入了历史的故纸堆里。

可卓风觉得它还在。

高丰进和马平还在时不时宣扬那些女警为了正义奋不顾身的英勇事迹,李清却感到周围日渐寂寞,她的姐妹们正在逐渐凋零。

似乎就这样了,李清和赵虹在临湾蒸蒸日上,黑帮震恐,两人的名字如日中天。周英笛杳无音信,只是听说有个女商人很像她,在日本和国内游刃有余。韩雨燕早已成了警方档案里英勇牺牲的烈士。姜佳鑫成了S国的一位职员,只是偶尔会秘密地接受治疗,来抑制她体内扭曲变态的性欲。

所有的故事都已经埋在了尘土之中,它们不会再改变啊,终究会渐渐成为化石,偶尔曾经炽热的生命和美丽也会被拿出来供人欣赏把玩一番,正如同卓风收藏室里霸王花们的玉腿。只是,日子还会继续,姜佳鑫如同普通的年轻女孩在工作和恋爱,她身边的人也无法察觉她内心难以压制的性欲和下身疯长的阴毛。只有姜佳鑫知道,过去的事情,永远都抹杀不了。

这一天,南美某个小国的酒吧里人声鼎沸啊,门口都挤满了面相凶恶的男人们,他们在努力往里挤。这里是黑帮盛行的地方,一个穿着警服的当地巡警根本不敢走进去,只是远远地在路边一个流浪汉身旁问道:「哪里发生了什么?难道这个酒吧免费送人啤酒么?」

「不,出了大事情。」

流浪汉说道:「一个警察被认了出来。」

那巡警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安息吧,兄弟。」

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救出这人的。那流浪汉继续说道:「不,先生,那个警察是个女人,是个中国小妞,听说她名字叫李。还有人说她是国际刑警。」

「我的天!这真的是出大事了,我立刻向局长汇报!」

那巡警听闻,立刻离开了。

酒吧里啊,十几个壮汉被打翻在地,此刻刚刚被人抬了出去。中间的台球桌上,一个丰满的女人被剥得精光,一个又一个粗壮的男人压在了她身上。地上黑色的衣裙和坤包被人翻烂了,一张国际刑警的证件被扔在桌上,照片里的女警精明干练,旁边清楚地写着,国际刑警驻南美探员,李小蘅。此时的李小蘅浑身是抓痕,厚实的乳房被捏得红肿,男人们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经等不得排队了,无数肉棒一齐向李小蘅涌来,李小蘅的嘴里、乳房间、腋下、阴户和肛门,甚至脚心都成了泄欲的地方,浑身盖了一层厚厚的精浆。

终于,李小蘅体力不支,两眼一翻白,昏死过去。「噗通……」一声,从桌上滚落到地上。

就在李小蘅落地的刹那,远在S过的姜佳鑫的窗子,也被风吹得咚咚作响,姜佳鑫站起了身,如有所思。

当日,当地电台便报道,一名警员在当地酒吧失踪。警方没搜到任何线索。

但当地报纸的照片上,那架台球桌上,却能看出满满被粘糊糊的液体浸泡的痕迹啊。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