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nontrace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nontrace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 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

    妻,性格泼辣敢说敢做。她为了获得她所在的中学一个级部主任的职务,她决定去一个山区学校教学实践两年。那里生活贫困,交通不便,生源不稳。为了更好工作她每天要作到很晚,所以她说不准备常回家,到年底再回来。  她走之前,我和她一同把岳母接来家里和我同住,因为妻认为我身边没有女人不能照顾自己的生活。岳父原是一家着名企业的老总,年富力强,可常有美女缠身,岳母气不过就和他离了婚。

    nontrace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是作者nontrac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妻,性格泼辣敢说敢做。她为了获得她所在的中学一个级部主任的职务,她决定去一个山区学校教学实践两年。那里生活贫困,交通不便,生源不稳。为了更好工作她每天要作到很晚,所以她说不准备常回家,到年底再回来。  她走之前,我和她一同把岳母接来家里和我同住,因为妻认为我身边没有女人不能照顾自己的生活。岳父原是一家着名企业的老总,年富力强,可常有美女缠身,岳母气不过就和他离了婚。

《自家女人(自家的女人)》 第01章(16)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岳母先起床,今天是她结婚的好日子。

妻趴到我身上。

妻说:「你看我妈昨晚多幸福。」

我说:「我想让她今天一天都幸福。」

我起身下床,岳母正在做饭,我从身后抱住她,剥下岳母的睡裤,露出她的大屁股。岳母做活的手停下了。我摸到岳母的阴毛,她弯下腰。

岳母说:「别搞我了,还要出门呢。」

妻来了。

妻说:「你们弄吧,我做饭。」

我插进岳母的阴道,岳母趴在厨台上,撅着大大的屁股。岳母的水很多,我顶得啪啪直响。妻做饭不时回头看我们。我在想,厨房里我操着岳母的屄,妻在做饭,多和谐的社会啊。

妻说:「你们快点啊,我这饭可做好了。吃完饭,还得去给妈妈做头发呢。」

岳母说:「停下吧,我这个女人已经是你的了,想我以后有机会。」

我停住,抽出阴茎,岳母低头看她的阴户。

岳母说:「我马上就要婚礼了,这里又被你插了,今晚入洞房,我该想谁啊?」

吃完饭,岳母换上结婚的衣服,然后我们去预约好的发廊,给岳母做头发和化妆。我和妻也穿戴完毕,我看到岳母穿上结婚的新衣,是那么庄重和漂亮。我知道,今天走出这个家门,以后我和岳母不管距离的远近,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容易亲密来往了。

我说:「你们等一下,我去看信箱。」

我上来时拿了一叠的大信封。

岳母说:「这些信啊,你们拿去吧,对妈妈没用,都是送的婚礼钱。」

我说:「妈,让我摸摸你的脸,等会化了妆,就不能摸了。」

岳母扶着我的手摸她的脸,那么光滑的女人脸。

妻看着我们,解开我的腰带,退下裤子,阴茎露出来了。

妻说:「也真是太晚了,昨晚才同床,今晚又分开,这么多年你们早点多好。」

妈,你看这上面还有你阴道的粘液呢。

岳母蹲下身,妻也蹲下身。

岳母说:「这是我的男人,妈妈是你的女人,我会经常回来,你也要经常去看我。妈妈为你敞开,每次操我,操屄。」

岳母舔我的阴茎,妻也在舔。

我说:「妈,走吧,时间来不及了。」

岳母化妆整容之后,更是多添几分风姿。来到酒店,老吴他家已经到了。有老吴的儿子,儿媳和两个孩子。老吴的儿子儿媳都是留美的博士,在美国是上层的华人。还有老吴的女儿和女婿,他们没有很多介绍。

入座之后,先是老吴的开场白。我仔细端详老吴,确实没有什么气概,说话中不时参加着零星的英文单词,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厅长了,如果不会点英文恐怕挺丢人。然后,是每个人说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

服务员上酒,老吴礼让让岳母做主,岳母看我。我看酒不多。

我说:「都打开吧,省的麻烦。」

这时老吴的儿媳开口了。

她说:「我很不习惯上中国的餐桌,有两大陋习。第一,筷子都下一个盘子多不卫生,就是再穷也不差几个分餐盘吧。第二,就是敬酒,我们在美国从不敬酒,都是喝酒自便。我和我先生,为了身体健康,只是喝少许的红酒。所以,今天我们不能陪你们喝酒,请各位多包涵!」

气氛一下冷落了,大家眼看着我。因为是我让开的酒啊。

我说:「是这样啊,对不住!你们初来乍到不了解中国的国情,我们中国有一句歌词是『朋友来了有好酒。』现在好酒有了,想怎么喝,请自便!」

老吴女儿说:「我在美国呆过一段时间,知道一点。美国人喝酒不敬酒,但是,他们的酒往往准备的很多,所以也有很多人喝醉的,那是咎由自取。可是,他们也有一个好处,从不说闲话影响别人喝酒的兴致。」

这气氛哪像婚礼的酒席,老吴面有尴尬。岳母起身圆场。

岳母说:「今天能坐到这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吗说话就没有客套话,我看儿媳说得也对,有些习惯的却是陋习,应该改掉。我建议,喝好,别喝多。」

我们继续吃饭,喝酒,相互之间聊聊天。

期间我去洗手间,出来时碰到老吴女儿。

她说:「你岳母真漂亮。」

我说:「你爸的官也不小。」

她笑了,靠近我,胸脯贴近我的胳膊,抬头。

她说:「你知道吗?我研究了很长时间官这个字,最后得出结论,官,其实就是家里的女人。」

我有所不解。

她说:「你看这个字形,上面是宝盖头,象征房屋,房屋就是家。宝盖下面是一竖,这一竖象征人,然后上下两个口子,你想什么人上下长着两个口?」

我低头看她笑了。

我说:「女人。」

她说:「对,是女人。以前皇帝就是家的主人,官就是给皇帝看家的女人。」

我说:「你也是家里的女人吗?」

她说:「我是四处游荡的女人。给你,我的名片。」

我看了名片。

我说:「嗷,是记者啊,记者可是嘴大吃四方啊。」

她说:「而且横竖都是理。」

时间差不多该去车站了,我们准备离席。妻站起身来面对大家。

妻说:「我是星期五才从山区回来,过两天还要回去。我和我妈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没在一起了,今天结婚她一走,又去了省里,可能以后我们母女能在一起的时间不多。虽然,我知道我妈应该和吴叔同车,但是,今天我想送我妈,一路上说说话,你们不反对吧?」

老吴一家自然不会反对。

我们来的车前,妻要开车,让我和岳母坐到后面。

岳母说:「你开车行吗?」

妻说:「放心吧,我练了很久了。我真不喜欢他儿子那家人。」

我说:「妈又不和他儿子住。」

妻说:「我也不喜欢吴叔。」

我朝前拍了一把妻的肩膀,意思叫她别乱说,今天毕竟是岳母的喜日子。岳母看得出我的心思,她坦荡的笑着。

岳母说:「人总有老的时候,老了就得有个伴,我本来也不图他什么官职地位,只是看这个人还算老实,也就是以后图个踏实。可你们怎么办,小莉还有一年的时间才能回来。你们还要分居,身边都缺少照顾。」

妻说:「妈,你别说了,我难过。」

岳母说:「女人出嫁都是难过的事。」

岳母的身子依偎着我的肩,把我的手抓得紧紧的。

我说:「妈,你化妆以后很漂亮。」

妻说:「你们做爱吧。别那么文绉绉的。」

岳母说:「那你要小心开车。」

岳母俯身给我口交,我从岳母身后摸进她的衣服直摸到岳母的乳房。这对乳房很大很柔软。岳母抬头。

岳母说:「看这个大鸡鸡,真是妈妈的爱啊。来,妈妈彻彻身,岳母彻身靠在坐背,撩起裙子,掀开她的新内裤,露出四周都长满阴毛的阴户。我把阴茎顶过去,捅进她的阴道。」

岳母说:「别动就这样放着。」

车再动,我们是身子随着车动。岳母哼哼低吟,我感到要射了。

我说:「妈,我要操。」

岳母说:「操吧……啊……操吧……操你女人的屄……」

我顶了没有几下,我射了。

妻从前面递过纸巾,我给岳母擦阴户液体。

岳母说:「记着,我是你的女人,想妈妈了就来找我。」

车站快到了,我帮岳母整好衣裙。

妻说:「多亏你们是坐火车,否则就没有车上做爱了。」

岳母说:「我这个新娘子当的,这一天多少次了,是不是出格啊。」

我说:「妈,我们爱你!」

下车后,岳母又整理了衣裙和头发。背着妻,她递给我一个纸包。

岳母说:「给你,是女人的阴毛,我的阴毛。你看我现在这样外表,谁能想到我的阴毛多啊。想妈的时候看看这些毛,就算我在你身边。」

我们走上月台,老吴家的人都在,我们一起走到车厢边。

岳母要上车了,妻过来,搂住岳母。

妻说:「妈,我爱你!」

岳母说:「我也爱你们!」

岳母大声对着我。

岳母说:「每个星期来看我,妈,不放心你自己在家。」

我说:「行,我去看你,等小莉回来我们一起还去看你。」

火车开走了。老吴的孩子们也都散去。

老吴女儿走过我身边时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我没有一点表情。

我和妻回到家,感到家里空虚了很多,没有生活的气息了。妻在哭,我也难过,我感到我失去了一个让我感到最踏实的女人,虽然她有她的秘密,可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感情。

晚上我和妻躺着床上。

妻说:「我妈是需要性爱的女人,也是懂得性爱的女人,她和你配合多熟练。」

我们都没再说话,也没有做爱。我觉得岳母是我这段时间生活的主旋律,随着她的离开,曲散,但音犹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