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国中理化课rescueme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国中理化课 国中理化课

    对任何一个世代的学生来说,暑假都是他们最期待的时刻;如果没有暑期辅导,每天睡到自然醒是基本作息,醒来后还可以把握一年之中短短几个月的夏天到海边玩水、顺道吃吃生猛海鲜,大饱口腹之慾,可说是无忧无虑。尤其是游完泳,吃上一口冰淇淋,简直是人生至乐!  可惜,身为顾德资优学苑的一员,我的人生可没有这种悠闲时光,要是我再继续蝉联本补习班段考最后一名,班主任又免不得要叫我绕补习班一大圈,背上背着「段考最后一名」的牌子引人侧目了。

    rescueme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国中理化课》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国中理化课》,是作者rescueme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任何一个世代的学生来说,暑假都是他们最期待的时刻;如果没有暑期辅导,每天睡到自然醒是基本作息,醒来后还可以把握一年之中短短几个月的夏天到海边玩水、顺道吃吃生猛海鲜,大饱口腹之慾,可说是无忧无虑。尤其是游完泳,吃上一口冰淇淋,简直是人生至乐!  可惜,身为顾德资优学苑的一员,我的人生可没有这种悠闲时光,要是我再继续蝉联本补习班段考最后一名,班主任又免不得要叫我绕补习班一大圈,背上背着「段考最后一名」的牌子引人侧目了。

《国中理化课》 (二十) 免费试读

本中二屁孩所就读的补习班─贝德资优学苑有一点我觉得很酷的地方,就是它的放假从来都不照规定。例如说虽然民进党执政后向资方靠拢,不太喜欢放台风假,但偶尔县市长虽然老大不愿意,总算宣布放台风假了,贝德还是会自己衡量风雨;如果风雨太小,为了赶进度绝对会要我们去上学。又比如这次双十国庆的放假,我们还是要乖乖去补习。

「之前我们已经讲过光的直线前进、光线的反射,今天要来讲光的折射。」

今天已经是微凉的秋天,李祯真老师难得虽然还是穿着红色短裙、露出长腿,上半身却包得紧紧的,还罩了件红色亮皮短外套,喜气洋洋地,却一点都不像平常艳光四射的模样;而汤宸玮、陈昱豪、黄若立,也因为老师的保守穿着而意兴阑珊,全部都用右手拄着腮帮子斜身上课。

「光和声音都是波动,不过声波放在第三章讲解,光则放在第四章,从这个编排可以看出它们其实有所不同。例如,声音是力学波,在介质中传得比较快,而且固体中的声速大於液体大於气体,真空中却完全不能产生力学波。」说完老师拿出一根肉色的假阳具,很滑稽地跳起了舞,舞姿之智障,完全不像她自称高中以前都念舞蹈班的模样。

「Ihaveadildo,Ihaveamouth。Uh,dildomouth!」老师把假阳具插进嘴里,随即拿出,靠,原来是在恶搞最近当红的PPAP啊。不过这搞笑的一插,让三人组马上回复正确的听课姿势,专心地看老师接下来还要放送什么好康的。

「如果刚刚这根假阳具是个力学波,从空气进入固体介质中的时候,什么性质会变?什么性质不变?」老师晃着手中的大尺寸假屌,在嘴边比划着。

呵,这是复习上个声波章节的内容嘛,波动穿透不同介质称为折射,频率不会变,但是介质不同波速一定不同;然而,波速等於频率乘以波长,那波长势必改变。我回想着之前老师为了示范这个性质,让陈昱豪的肉棒在她嘴里抽插,最后还口爆的惊悚画面。

「今天要继续深入探讨光线的折射性质,光线进入不同介质,会变的不只是波速和波长而已,还有角度的变化。」说完老师脱下外套,撩起上衣,露出里面的…马甲!这是三小?本来以为她今天包得比较紧,没想到里面穿得那么过分,是件黑色亮皮的马甲,而且是直接露乳的!

老师的好身材在马甲衬托下,更显得腰细奶大,我想就算老师只是穿普通的马甲,胸部也几乎呼之欲出了,现在直接露奶,一对大奶子虽然坚挺,却因为太大,乳房下缘还是不免有受到地心引力拉扯的痕迹,在肋骨上方呈现两个完美的半圆形。

「徵求一个同学到前面来协助老师讲解。」老师还没说完,汤宸玮已经几乎和我同时举手。

「你们两个站起来。」老师说完我和汤宸玮就站了起身,不过老师眼神稍微看了一下我们下半身,又摇摇头示意要我们坐下。

「黄若立你站起来。」其实黄若立刚刚也想举手,只是他反应太慢才把机会让给汤宸玮和我,现在有机会逆转胜,他果然下半身也站了起来,他已经挺着隆起的裤档站了起来。

「好,就决定是你了。」老师看着黄若立的胯下嘴角露出微笑,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和汤宸玮没勃起所以丧失资格?

可恶,都是甄书竹和李法害的,跟她们搞过几次之后,我对异性的身体已经不再那么敏感,不像黄若立还停留在风吹就勃起的嫩炮国中生身体,竟然平白无故丧失这次机会。

「来,黄若立,脱下裤子躺在这边。」在老师风情万种的示意之下,黄若立背对我们躺在第一排的桌子上,双腿在桌边垂下,肉棒翘得老高。

黄若立的阴茎是我看过最大的,足足有17。5公分左右,不过他有早泄的问题,虽然说他本人一点都不在意啦,他觉得阴茎就是什么时候想喷出美乃滋就能喷出,随心所欲达到高潮,这才是好的阴茎。

「这是黄若立的『入射光』。」老师先面对同学,要我们把黄若立顶天立地的大肉棒当作入射光线,「请你控制好它的方向。」然后要黄若立握紧他的雄性器官。

我的妈啊,老师愈玩愈大,上一堂课是用假屌当作入射光,用自己的阴毛当作法线,劈腿一字马当做介面,今天入射光如果改用成阴茎,其他照旧,那老师不是势必要被插一下来说明入射光与折射光的关系吗!?

我鸡鸡变大后将近15公分已经让老师小穴倍感压力,如果黄若立的17。

5公分,等等,他会不会也还没发育完?要是他以后变成20公分,老师的小穴还装得下吗?不对,我死都不要再看到老师的小穴被别人的阴茎塞满了!不过看到老师性感的乳房就在黄若立朝天翘着的肉棒附近,这淫猥的画面当然有着性方面的意涵,而我的阴茎竟然在这时候才慢慢变硬,充血得真不是时候!

刚想到这里,老师的乳房已经和黄若立接触了,老师挺着F罩杯的白嫩胸部,让丰满的乳房组织从上而下接触黄若立已经涨红到发紫的龟头,然后老师双腿张开缓缓蹲下,露出短裙内白色的丝质小内裤,红色短裙中白色的内裤特别显眼。

不过更显眼的是上半身的动作,只见黄若立的龟头把老师的乳房顶到凹陷,但肉棒怎么样也不可能贯穿乳房,所以龟头最后还是往旁滑开,贴着老师乳房外围一路跑到老师腋下,老师也搞笑地用腋下夹住黄若立的阴茎,故作挑逗地从口中吐出:「Uh!Armpitpenis。」延续刚刚的恶搞PPAP。唉,你今天怎么耍宝都没关系,就不要变成「Uh!Pussypenis」就好了。

只见此刻黄若立的表情相当复杂,他躺在桌上,老师在他两腿之间的桌沿让他龟头顶着乳房组织,他只要稍稍仰头就可以看见老师风情万种的模样,同时龟头感受老师胸部软绵绵的触感,可是他却好像没有太兴奋,只是皱着眉头。

「抱歉,大概是摩擦力太大,等我一下。」老师也察觉这件事,赶紧头低了下去。

等老师眼神再次跟班上同学对上时,她嘴里已经多出一根胀得通红的肉棒了,她竟然低头去含黄若立的老二!

老师的双颊稍微鼓起,下三白的眼睛由下往上像不良少女瞪着我们,但是嘴里的工作却没停下,她上上下下几次,确保自己的口水濡湿黄若立的龟头。

幸亏这次帮学生口交只是想要减小龟头和乳房的摩擦力,所以老师没有真的使劲吸吮,不然以黄若立这嫩炮的表现,他随时会在老师嘴里爆发。

我战战兢兢地看着黄若立的肉棒离开老师嘴巴,确定它还是硬的,还没有射精,才稍微放心。

接下来老师又让黄若立的肉棒抵着她的乳房,然后老师半蹲让黄若立的龟头在她乳房上施力,这一次,黄若立的肉棒一路滑到了老师的乳沟之间,呈现了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画面,有点像是已经涨价到快比便当贵的统一大亨堡。

「同学看出这两次的差别吗?」老师双手托着胸部下缘,在黄若立肉棒四周简单比划模拟着刚刚的动作。

不是我故意不给老师面子,是真的看不出来啊。

「再一次喔,看清楚了。」老师说完又让黄若立的肉棒尖端抵住她的乳房,然后在乳房凹陷到一定程度后,肉棒偏离本来行进的路线,又滑到了腋下。接着老师重复着这些动作,黄若立的肉棒一下在乳房外侧接近腋下,一下在两个白花花的大馒头之间。

「不懂也是正常的,毕竟当初牛顿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说完老师在电子白板上画着图。

「当初牛顿尝试以粒子角度解释光的折射,而另一个科学家惠更斯则把光解释成波动;基於牛顿不可撼动的权威,当时波动说不被重视。但是大家后来发现牛顿的粒子说可以解释光的直线前进和反射,但若以运动定律预测光的前进路线,推测光速在介质中受引力影响而变快,是不对的,光线在真空进入介质的时候光速应该是变慢才对,所以后来才有光的粒子、波动二象性的学说。」老师画着入射线和折射线的关系图,嘴里滔滔不绝说道。

「事实上,光线进入介质后,因为光速的改变,不只波长变了,连行进路线也会偏折,所以刚刚这条入射线入射后,折射光往这里偏;从这角度入射,折射光又改往这偏。」老师拿出蜡笔,在自己乳房上画出红色蓝色的法线、折射线,表示刚刚黄若立的肉棒角度不同,偏折的方向就有所不同。

我看着老师本来白皙无瑕,连一颗痣都找不到的完美乳房,现在上面画了几条红色蓝色的诡异痕迹,一点都不觉得美观被破坏而惋惜,反倒因为想起之前我在老师全身包括脸上用精液作画,然后在多波段光源仪下呈现的绚丽色彩而心想,老师是不是想起上次我们单独的激情课后辅导,不然怎么会在课堂上跳舞、作画?

这些跟理化课关系不大的元素竟都被她拿来上课使用,莫非老师心里不自觉地想起了我和她相处的时光。

「这次如果从这边入射,你们猜看看会往哪边偏折?」这次老师让黄若立的肉棒前缘抵住她的两个乳房间隙,也就是童军课心肺复苏时教的剑突上方,往上延伸就是老师深不见底的乳沟。

废话,就不偏折啊!会直接插进老师的乳沟,变成老师在帮黄若立乳交了!

「不偏折?」汤宸玮回答。

「是吗?」老师先淘气地故作狐疑状,然后身体微蹲,真的让黄若立的入射线逐渐接触老师的胸部,然后不偏不倚滑进老师乳沟之间,老师还怕大家看得不清楚,双手托着硕大的奶子下方,让乳沟的形貌更清晰,而黄若立涨得发紫的肉棒也在白嫩的背景衬托之下显得狰狞可怖。

后来又怕长发遮住大家的视线,她双手把头发挽成发髻,双手抬高的瞬间本来坚挺的胸部又被拉得更高,高耸的乳房和腋下之间拉出的线条异常性感,看得我老二都闷得痛了。

不要再做了啦!我已经知道光线在某些时候入射介质却不偏折了!

「对,但是为什么不偏折?」老师玩上瘾了,好像要把乳交技巧练习个透彻,上上下下不断用奶子夹着黄若立肉棒。我想老师平白无故这么做一定有原因,会不会是老师跟男朋友蔡老师的关系破冰了,所以才要拿学生练习乳交,回去抚慰蔡老师受创的心灵?

正当我们思考之间的奥妙时,巨屌早泄男黄若立已经不行了,又被口交又被乳交的他怎么受得了,於是他紫红色的龟头尖端喷射着白浊的精液,老师的下巴马上挂了一坨介於固体和液体之间的浓精,随即滴在老师偌大的胸脯前。

黄若立的阴茎持续喷发着精液,老师为了确定阴茎的位置没有改变,低头注意了一下相对位置,也因为这样,清秀的脸蛋不免被黄若立喷个没完的精液玷污,眉毛和嘴角沾上了几滴腥臭的精液,不自觉皱了皱眉头。

但就是这欲拒还迎的性感模样,让黄若立咬着牙死命往老师脸上和胸部上喷射,射出我从没看过的大量精液,巨大的阳具更没几秒就缩成一小团分不清包皮还是阴茎的器官,但老师仍小心翼翼让它停在乳沟上,没有滑出老师的胸部之间。

「折射定律和反射定律基本上相同,入射线、法线、折射线必须在同一平面,入射线和折射线必须在法线两侧,唯一不同的是,反射定律中,入射角等於反射角,折射定律的角度则是用司乃耳定律解释─入射介质的折射率乘以入射角的三角函数sin值,等於折射介质的折射率乘以折射角的sin值。如果你们记不得,就记得精液喷『湿』老师的『奶』子就是『尔』等这王八蛋,『湿奶尔定律』!」

老师有点故意发嗔地瞪着我们,配合脸上和乳头沾着些许精液的性感模样,我还真的把「湿奶尔」定律记起来了!

因为我们都是广义的资优生,尤其又在贝德资优学苑,所以数学其实已经学过简单的三角函数,否则要到高二才会学到三角函数;这才了解,一般情形下,介质中的光速如果快,也就是折射率较小的介质,对应的角度也必须较大,光速较慢的介质对应角度也必须较小,这才符合三角函数sin值的对应关系;但是入射线垂直介面时,也就是入射角为0度的时候,因为0度的sin值为0,那折射角就不得不为0度了,这样跟据「湿奶尔定律」才会0等於0,所以当黄若立阴茎垂直老师乳房下缘连线时,就直接贯穿老师的乳沟,没有偏折的角度了。

「大家了解了吗?」老师讲解的方式果然和我的理解相同,只有在这时候入射线不偏折,折射角等於入射角等於0度,其他时候的折射角都不会等於入射角。

等确定大家都了解「湿奶尔定律」,老师这才把脸上和胸部的精液用面纸擦乾净,连带地那些蜡笔画下的痕迹也擦得无影无踪。不过她还是穿着那件性感的马甲,裸露着胸部,没有把上衣穿上。

而看到李祯真老师本来胸部上的红蓝色痕迹被她自己抹去,恢复完美的巨乳身姿,我竟有点惆怅,好像和老师的连结也被砍断了一般。

黄若立难得有机会和老师作亲密的接触,而不是像以前只会躲在老师身后偷偷打着手枪,接下来的上课,满足地眼睛发出了光,不像以前精神涣散总像个喜憨儿。

惨了,接下来的小考,黄若立会不会考得比我高?毕竟小考分数高低可能会影响下半堂课的福利,能不能上台协助讲解多半依据的是小考成绩啊!

后来证明是我杞人忧天,黄若立一边写考卷一边还不住用眼睛意淫老师胸部的结果,就是28分这种鬼分数,而我考了最高分。

休息时间,老师裸露着双乳回答同学作业的问题,诚恳的模样完全没因为她展现着女性的性徵而在观感上打上折扣;加上甄书竹和我的关系变好,大概是有点爱屋及乌,在她的带头之下,女同学也不排斥和老师打成一片,甚至好像还有人问说老师是怎么养成这对巨乳的,毕竟这个年纪,还有不少女同学还没发育完,胸部跟小学萝莉一样平坦。

休息回来后继续下半堂课,一开始老师就要小考前几名到讲台前准备。

「折射的现象在生活中四处可见,像彩虹也是因为光线偏折,才把本来合而为一的光线分成红橙黄绿等各种波长的光线,还有各种透镜的应用等等。」

「这几种透镜的名称大家知道吗?」老师在电子白板上画了六个透镜,有两个各是典型的凸透镜和凹透镜,其他又有两个是一边平的,一边凹或凸的透镜,一种是近视眼镜的那种,另一种看起来像凸透镜的我就不知道了。

「让我看看你们的狼性啊。」老师眼看没有同学敢尝试回答,鼓励着大家。

听到狼性,身为第一个内射老师的学生,我赶紧举手。

「很好,陈嘉年有狼性,可是你是狼狗,毕竟是狗,并不是狼。」老师亦有所指地开了我一个好大的玩笑,同学是都还乐在其中,但是我总觉得老师语气怪怪的。

「那老师是女神,还是『神女』呢?」陈昱豪顺着老师的话问。

「什么是『神女』啊?」古灵精怪的汤宸玮问道。

「就是妓女啦。」陈昱豪故意用全班都听得到的声音回答道。

干,你女朋友才神女,你全家都神女!

老师习惯了这样荤腥不忌的玩笑,反倒笑道:「对,老师是你们心中的女神,女只是修饰后面的神,但是神女就变成重点是后面的女。就好像陈嘉年是狼狗,只是狗,不是狼。」老师又把话锋绕回我身上,再次强调我是条狗。等等,为什么不叫我「小平」?难道像李法要我叫她法法,是表示关系更亲昵了,而老师改叫回我的本名,是因为关系疏远了?

「简单说,中间比两旁厚的一定叫做凸透镜,反之中间的薄的叫做凹透镜,这种矫正近视用的,它是凹透镜但看起来凸凸的,所以叫做凸凹透镜,凸只是修饰后面的名词凹透镜。」老师指着白板上的图样说明,再也不看我一眼。

「那以此类推,矫正远视的就是凹凸透镜,这些分别是双凹、双凸、平凹、平凸透镜。」老师说明着。

「其实只要是凹透镜都可以矫正近视,但为什么我们的近视眼镜千篇一律都是凸凹透镜呢?主要是为了减少像差,还有受外力破裂时碎片喷溅的方向。这边时间有限,没办法讲到完整,请大家粗略知道就好,但我们还是可以简单说明一下。」老师说着就手指头指着我们几个刚刚小考最高分的学生,然后食指往我们下半身比了比。

我还在思考为什么刚刚老师连续两次开玩笑说我是条狗,而且我完全不觉得老师是在开玩笑,没想到汤宸玮和陈昱豪倒是和老师心灵相通,马上毫无犹豫就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还软软的阴茎。

「大家体会一下,现在阴茎和你们的眼睛都处於空气的同样的介质中,阴茎反射了光线,所以阴茎的形貌进入大家的眼睛。但如同第一堂课说过的,光线直线前进,而生活在地球上久了大家对光线直线前进这件事有经验上的认识,於是便理所当然『眼见为凭』,以为看到的就是实际的位置。」老师指了指汤宸玮和陈昱豪两个人的阴茎,而此时此刻我才反应过来,开始脱着裤子。

「如果光线入射进不同介质,前进方向改变了,就会像这样。」说完老师竟然双脚大开蹲在汤、陈两人之间,性感的小内裤从红色短裙中完全走光不说,竟然还把汤宸玮的阴茎含进嘴里,在我还没完全适应这惊人的画面之前,老师又轻轻吐出汤宸玮的阴茎,转头去含陈昱豪的阴茎!

老师交替含着他们两人的阴茎,但是都只含一下,并没有过多的动作,但是汤宸玮已经喜出望外,毕竟他花了这么多钱和心思想搞老师一次,虽然没有真的搞到,但老师把他的龟头放进嘴里毕竟是好的开始,因为以前老师最多只帮他打手枪而已,反倒陈昱豪才有被老师口交的经验。

「大家猜猜汤宸玮的龟头现在在哪里?手指头比给我看看。」老师说完就把汤宸玮的阴茎再次含进嘴巴,而同学也配合地伸出手指指向约略的方向。

「错了喔,是在这里。」老师维持着汤宸玮阴茎还在她嘴里的状态,张开嘴巴含糊地说着,然后手指比了比相较於刚刚只在脸颊附近,现在是比较靠近老师喉咙的位置。

然后老师吐出口中的肉棒,果然汤宸玮的龟头位置不是我们想像的还在老师脸颊内侧附近,因为汤宸玮已经勃起,粗大的肉棒照刚刚的态势,应该是深深插在老师喉咙了!

老师因为悬壅垂受到刺激,吐出肉棒的瞬间眼睛有点变红,声音也沙哑了起来,稍微咳了几下。

「老师没事吧?」汤宸玮挺着因为肉欲而勃起的肉棒,态度却像平常那个背负补习班招牌而堪称模范生的模样,没有因为刚勃起而急着有什么淫猥的举动,反倒关心起老师。

「没事。」老师对着汤宸玮婉约微笑着,然后继续讲解。靠,怎么会这样,汤宸玮你不要装乖啊,使用暴力继续把阴茎插在老师嘴里让她讨厌你啊!

「阴茎明明在进入老师口腔后,发生波长的改变,但是你们却还推测阴茎的方向,因此发生了位置的误差,这就是像差的基本原理。」老师说完又一左一右交替含着汤、陈两人的老二,直到他们的肉棒都昂然雄起才继续接下来的讲解。

「因为光线进入介质时发生方向的偏折,所以我们常常误以为水中鱼看起来较浅,徒手就抓得到,其实实际位置比想像中深,所以如果要在岸上使用鱼叉插鱼,应该要瞄准深一点的地方;反之,水中鱼看岸上的景色,却是比较高大的,所以你不用在岸边偷偷摸摸想要抓鱼,你的一举一动经过折射后其实在鱼眼睛里是放大的。」我听到「偷偷摸摸」,想到私下内射老师和甄书竹的经验,竟有点心虚了起来。

「陈嘉年你躺在这里做比较的基准。」说完老师要我躺在第一排桌上,但她的眼神似乎不太愿意正视我,始终没和我对上。而且我不像刚刚黄若立有坚挺的肉棒,我的老二还因为老师一直迟迟不叫我绰号,还交替帮汤宸玮和陈昱豪口交而惊讶和恐惧夹杂,完全硬不起来呢。

我只是躺在桌上,呆呆望着天花板,完全看不见老师和其他人的互动。

不过这茫然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包皮上湿热的触感让我随即察觉到是有人帮我口交,我赶紧抬头看了一下,发现是李祯真老师正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我的阴茎前端!

太棒了,果然老师刚刚只是故意吓吓我,大概是上次课堂上内射甄书竹,她才让程谊欣插她的小穴,直到今天还当着我的面同时一女哈二棒警告我,不过那些都过去了,现在她还是温柔地对待我的老二,像以前几乎每堂课示范的一样。

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偷吃了,就算甄书竹还欠我一次,我也不会再跟她要!

我开心地放下心中的怀疑,让肉棒很快地勃起,即使老师都还没把我整颗龟头含进嘴里过。

「眼见不一定为凭,光学上有所谓实像虚像之分,实像指的是实际光线的成像,虚像则不是。我常说我们学理化不只是学一个学科,更是学做人处事的道理,看起来柔弱的未必真正柔弱,看起来诚恳的未必真的诚恳。」老师意有所指看了看我,我则心虚地回想前几天内射甄书竹应该没被任何人发现才对。

「刚刚阴茎进入口腔时,事实上是真的变大了,但是生活中很多现象是光线折射的错觉,例如,筷子在水中看起来彷佛折断。」老师说完就像刚刚为黄若立乳交一样,把我勃起的阴茎夹在她白皙却隐约露出青筋的巨乳之间。

「筷子看起来像折断是因为水中的筷子影像通过空气折射时,方向偏折,但我们却以为筷子的位置在偏折后的延长线上,所以水中的筷子看起来才会好像接不上原本空气中的筷子。」老师说完就半蹲了下来,一上一下地用胸部帮我乳交着。

「可是像陈嘉年现在的位置,不管是由下往上看或由下往上看,都看不见光线的偏折,这跟刚刚的司乃耳定律是同样道理。」老师卖力地用双手将胸部往肉棒挤,自己也一上一下地改变胸部高度,主要是利用稍微半蹲和大幅度跨蹲之间的转换帮我乳交,刚刚本来以为老师对我不满,现在再度回到老师胸前的温柔中,我满足地闭上眼睛享受龟头前端的温暖刺激,而且老师还彷佛怕我不够爽,每次往下让肉棒滑过乳沟时,还左右扭动着身体……

不过这享受只有一瞬间,李法的声音打断了我的遐想。

「老师,这样对陈嘉年不公平,他看不见桌下的示范。」李法面无表情,应该说带着哀伤举着手发言。

什么啦,臭李法,你不要瞎搅和喔。我眼睛睁开看到老师的巨乳还紧紧夹着我的肉棒,心中有点责怪起李法干嘛打扰我的欢乐时光。

我才稍微仰起身子,想要转身用眼神示意李法别太白目,就看到桌下的汤宸玮和陈昱豪,他们一人一边,翘高已经勃起多时的阴茎,面带微笑地躺在我这张桌子下方,而他们都以右手握紧自己的老二,让老二往上呈现和地面垂直的角度。

男生勃起时其实阴茎会往小腹翘高,如果仅仅躺在地上不藉着手部的动作,阴茎会贴在肚子上,而不是呈现垂直地面的正上方。他们两个为什么要这样?

不过接下来的画面等於回答了我的问题,只见老师一边回答李法的问题,一边重复刚刚半蹲转跨蹲动作。

「不然你也出来搭配其他男同学,让陈嘉年也看得见我刚刚的讲解动作?」

老师带着微笑,若无其事地回应李法的要求,但我知道那不是她真心的笑容,她真心的笑容是在溪边救回小狗的那种!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老师刚刚明明在讲解筷子看似折断的虚像,胸部的动作和我的阴茎却表现了没有折断的特殊情形。因为老师其实是分成上下两部分在讲解,上半身乳交讲的是特殊情形,也就是入射角0度时看不出折射现象;下半身就真的把光线穿透介质时的偏折完全表现出来了。

老师在汤宸玮的肉棒上方稍微偏右处蹲下,汤宸玮的肉棒尖端先抵住老师的左大腿根部,然后往右滑移,直到接触老师的阴毛前端,接着龟头撬开老师的阴门,然后不需费力,他的阴茎就在老师跨蹲之下,长驱直入插到老师深处!

我的震惊还想不到用任何言语表示,老师已经半蹲着站了起来,然后屁屁稍微往右挪动,这次变成陈昱豪的肉棒先抵住老师的右大腿根部,然后也是只要握紧老二不让它偏折,老师就自己往下施力让陈昱豪的龟头慢慢侧滑进她的阴道,把阴蒂都挤到明显充血,从阴毛间大幅度地突出!

我知道老师为什么要穿马甲了,原来是她要骑人啊!

「由於老师刻意让他们两个的『入射线』以不同入射角进入阴道这个介质,所以就会发生偏折现象,以刚刚他们几乎垂直地面的入射角度,现在一定已经在老师体内偏折。」老师让汤宸玮的阴茎停留在她小穴内,右手伸到汤宸玮胯下勾勒着角度,手指不知羞耻地从汤宸玮的肉棒一路往自己下体比划,接着道:「汤宸玮的『入射线』方向本来是这样,现在在老师阴道内的方向则大约是这样。」

什么「入射线」啦,那是汤宸玮的阴茎耶,随时都可能忍耐不住在你体内爆发,你一个青春年华的年轻女老师,还在能受孕的年纪,难道不怕被干大肚子!

我自己以前假借实验、课业辅导干过老师几次,现在看到别人光明正大利用老师的身体做实验,竟然感觉相当刺眼。

虽然眼前的画面不忍卒睹,但我还是注意看了一下,会不会就像老师刚刚说的,很多眼见为凭的画面其实只是虚像,其实她正利用视觉的错觉让我以为汤宸玮的阴茎插入了她,其实并没有。

不过随着汤宸玮斜插进老师体内,而肉棒往一旁偏折幅度变小,导致老师的小阴唇也受到侧向的力而偏一边来看,汤宸玮真的一偿宿愿了,他没有使用道具或老板儿子的身分,轻易地就让老师主动骑乘在他的肉棒上。

更惨的是老师不只满足汤宸玮而已,老师用大约两秒一下的频率交替骑着陈昱豪和汤宸玮的肉棒,虽然这两个家伙肉棒都受到偏向的力,但她自己倒是左右都获得了满足,不管是陈昱豪的坚硬肉棒偏左进入她,还是汤宸玮略显肥壮的阴茎偏右插入,她两边阴道壁都受到年轻肉棒的取悦,紧窄的阴道被龟头塞得好满。

「刚刚陈嘉年没看清楚,我可以接替老师的动作,请老师专心讲解,让陈嘉年知道折射的现象。」李法面无表情地开始脱下卡其色长裤,我这才留意到今天也穿着便服的她看起来好阳光好可爱,不像之前那个早熟却不懂得待人处世的别扭小姑娘。

等等,这个意思是她要让陈昱豪和汤宸玮交替插着她的阴道,然后我只要专心负责看?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虽然我曾经因为李法没有出手阻止程谊欣和老师的交媾而抱怨,但我绝对不想看到她牺牲得这么壮烈啊!

从她以前教我性知识的熟练模样看来,她很有可能不是处女,但因为和我之间微不足道的友情而献身给汤宸玮、陈昱豪,也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不过这样至少李祯真老师就不用再用阴道去套上两根丑陋的老二,趁现在他们两个都还没射精,我要不要以小考最高分的身分表示意见?真是两难!

在我思考的这几秒钟内,李法已经毫无犹豫地把下半身脱了个精光,虽然十几岁的她已经长出阴毛,以国中生来说胸部也算不小,十足是个可人儿;但平时天真的个性和此刻无私的模样,在我眼中竟然像个婴儿般清纯,我无法想像她下体被肉棒进入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可是陈嘉年小考已经那么高分,牺牲一点少听这段,却可以成全其他同学看到他精采的表现,让全班成绩进步,不是更好吗?」老师反驳李法的意见,胯下仍然交替与两个男学生交媾着。

听到李法愿意代替老师,汤宸玮和陈昱豪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毕竟他们朝思暮盼好不容易才搞到了李祯真老师,但是李法平常冰山美人的机掰模样,好像玩起来也很过瘾;不过说起来李祯真老师的诱人巨乳就在眼前,没道理还没爽够就换人干。何况要是能达到高潮,趁机偷偷射在老师穴里,那可是比单纯干李法一炮来得有吸引力。

现在才国二上学期,不管干老师还是干同学机会都多得是,要是我的话也许我会选择继续干老师,也许是因为我对老师的依恋。

我决定了,不能让李法吃亏,她就算不是处女,阴道也绝对还不熟悉性交的感觉,何况还要同时吞下两根肉棒,这羞耻感可不是单纯在同学面前性交的两倍而已。

「老师,李法说得对,我没看到老师的示范相当可惜,不过李法阴道应该还不习惯肉棒,我鸡鸡最小,不如让我和李法也示范光线的折射。不同於老师的动作,我在上、李法在下,两组一前一后示范可以让同学看得更清楚。」我打定主意,如果让我采取主动,至少我可以轻一点,甚至鱼目混珠根本不用进入李法的小穴,保住她的处女。

其实我现在的鸡鸡已经不小,但是甄书竹以外的大多数同学应该还不知道,加上平时汤宸玮取笑我的刻板印象,我的说词可能混得过去。

「那第四高分的何孟贤出来接替陈嘉年的位置。」说完老师继续乳交的动作,只是对象变成了何孟贤,而胯下仍一左一右套弄着汤、陈两人的肉棒。

「你没必要这样。」我在最后面没人坐的桌上,把李法的双腿掰开,让她的小穴面对全班,然后我背对着全班用阴茎抵住她的大腿内侧靠近小穴处,然后用力一插却往两旁远离穴口滑开,做出好像是不得已每次都不小心插歪,所以没能成功进入她小穴的嚐试。

「你才是没必要这样,这样老师不就…」李法表情柔和地看着我,好像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唉。」我重复着好像假装找不到洞的举动,一边观察李法的穴口,竟然有个比我马眼还大的小洞,李法果然不是处女。

「学长,不是进入不同介质的折射吗?你都没进入。」开朗的国一跳级学弟程谊欣在我背后冷不防冒出一句。

马的死白目看那么清楚干嘛?上次内射老师的帐都还没跟你算!不过我知道他没有恶意,他一向就是这样开朗过头变成稍微白目的个性。

唉,本来想混过这节课,保住李法的贞操,不过既然李法和我交情那么好,又已经不是处女,不然我就意思意思插两下交差了事好了。

打定主意后,我看了看李法一眼,善解人意的她也对我点点头,我这才将龟头一点点一点点塞进李法小小的可爱阴道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