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粉佳人》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红粉佳人》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红粉佳人 红粉佳人

    蓬莱宫建宫超过六百年,座落於蓬莱群岛面积最大的主岛之上,每一代宫主,均拥有位列武极大陆最顶尖的修为。加上作风正派,数百年来,蓬莱宫在大陆上声名远扬,大陆各大门派均与蓬莱宫关系极佳。  现任宫主秦雨甯,十年前凭手中一把蓬莱仙剑,曾一夜连败黑道八大高手,在蜀山清一真人口中,已是超越乃母。加上其艳绝无双的惊世美貌,被大陆无数正道中人视为女神。  蓬莱宫世代单传,前两代宫主均为女性,秦雨甯自诞下儿子后,自然是恨不得将一身所学,全数倾囊相授。

    喵喵大人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红粉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粉佳人》,是作者喵喵大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蓬莱宫建宫超过六百年,座落於蓬莱群岛面积最大的主岛之上,每一代宫主,均拥有位列武极大陆最顶尖的修为。加上作风正派,数百年来,蓬莱宫在大陆上声名远扬,大陆各大门派均与蓬莱宫关系极佳。  现任宫主秦雨甯,十年前凭手中一把蓬莱仙剑,曾一夜连败黑道八大高手,在蜀山清一真人口中,已是超越乃母。加上其艳绝无双的惊世美貌,被大陆无数正道中人视为女神。  蓬莱宫世代单传,前两代宫主均为女性,秦雨甯自诞下儿子后,自然是恨不得将一身所学,全数倾囊相授。

《红粉佳人》 第五章、侍寝(下) 免费试读

突然剑姬一阵尖叫……从骚穴下面的尿眼中喷出一股水柱……

蓬莱剑姬失禁了……

剑姬这辈子第一次失禁喷潮,就这麽在李翰的鞭子之下淋漓尽致的给展现出来了。一阵娇到骨子裡的呻吟之后……她只来得及叫了一声:“陛下……啊啊啊……”随著身体的痉挛,秦雨宁高高的翘起屁股,李翰就看见稀疏的阴毛下面,剑姬白白淨淨的阴户由于鞭子的抽打,已经泛起了粉红色,稍稍有些红肿。小菊花也舒展开来。一股淡黄色的水柱就喷射出来……

足足尿了一大滩,剑姬才像是做最后挣扎似的抖了几下,然后身子颓然倒了下去,呈大字形跌落在凤床上,赤裸的下身一片泥泞,骚穴还在一张一合的告诉李翰,高高的高潮有多麽猛烈。

卫娘娘的看著剑姬,双眼翻白,俏脸红艳欲滴,心疼的道:“圣上,一来就这样对宁妹,是不是太重了啊?她虽说有过多年的男女之事了,可是这样强势的手段,妹妹那裡熬得住嘛……看……看她这样子,要躺著休息一会儿啦!”说罢拿出一块细软白布,正想去擦拭剑姬的身体。手才刚刚举起,就被李翰给喝止了:“手绢给我,朕亲自帮剑姬擦。”卫娘娘只得让位。

李翰拿著软布,伸到剑姬胯下,轻柔的擦拭,先吸乾了阴毛上不知是尿液还是淫水的湿迹,又擦了擦剑姬的后庭小洞。末了还恶作剧似的用一根手指包裹著手绢,往后庭小洞内钻了钻,引得剑姬的身体又抖了几抖。

“好紧致,剑姬这裡的处女还为朕留著呢!”

最后拎著手绢擦拭到了骚穴口儿上,李翰就像打理一件奇世珍宝一样,慢慢的擦,外阴擦乾淨以后才用另一只手,拨开了剑姬的阴唇,露出裡面一片粉红色的芽儿肉来。接著竟然立起手指,连著手绢,顶进了剑姬的骚穴之内,仔仔细细的擦拭。

剑姬脱力的倒在床头,还在高潮的馀韵中飘著呢,一点都没注意到现在的自己,大腿洞开,性器毫无掩饰的供人观赏,随著李翰带著手指的手绢顶进骚穴裡,说是擦拭,实为抽插,穴内嫩肉受到刺激,一阵欢美的快感又从小腹的子宫深处涌了出来。剑姬挣扎著坐了起来……内裤也没顾得上重新穿上,就理了理裙子,无力的缩在床尾恨恨的盯著李翰。

李翰却不慌不忙的放下手绢,笑吟吟的看著她。并未说话。

“你……你刚刚干嘛!?那鞭子是什麽东西……”

“宁妃难道不爽吗?初次试用此鞭的女子可是个个都尖叫著一败涂地呢!不过像宁妃这般喷尿的,可是头一次看见!”

“你……你是皇上……若是……换作他人……我一定一剑斩下你的狗头……就算你是……也不要以为剑姬不敢动你……”说罢羞恼的盯著李翰。

卫娘娘看见气氛不对,环手保住剑姬,柔声道:“妹妹别生气了。你可觉得身子会疼麽?这宝贝陛下可不会轻易的对人使用呢!陛下还不是想让妹妹舒服。这是疼妹妹啊!”

“你这样对陛下说话,可真是大不敬了!妹妹别忘记了,今天你可不是蓬莱剑姬,而是皇上的宁妃啊!皇上这麽疼你,你失礼,也没怪罪。妹妹刚刚说换作别人,要是换作别人,早就拖出去入罪啦!”卫娘娘又道。

“啐!这般羞辱于我,还说疼我,问你,那是什麽东西啊?还没回答!”

李翰又拿过鞭子来,说道:“宁妃不信,朕那裡捨得真打!打你比打朕自己还疼千万倍哩!此宝物叫七情六欲鞭,是西域番邦进献来的宝物。製作极其繁複,朕也不得而知,只大概晓得此物皮料乃是寻万中挑一的雄猛种马,天天喂食春药,而又不让其交配,假以时日,阴茎肿如血色之时砍下。取最坚韧之阴茎真皮。然后再把皮革放进数十种针对女人的性药中浸泡七七四十九日。最后取出,又是经过不知何种草药的熏制。工艺神乎奇技,最后成鞭。一把这样的鞭子,可是要万里挑一的种马三十匹呢!”

“可不能小看此鞭,这神物打在女儿家身上,不但不疼不伤,反而会让人敏感几十倍呢!再厉害的女侠,只要被此物打在私密之处,纵有上天入地的功夫,也只能哀叫受鞭!”

“什麽下流无耻的物件。呸!”

“呵呵,此鞭可不是单件,而是一套有四。其一为七情六欲鞭,其二为捆仙御女环,其三为缚淫索,其四为极乐球。”

“每一件都有御女驯仙的功效,倘若一齐使用……呵呵呵呵……”

直听得剑姬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朕问剑姬,刚刚难道不爽麽?”

“不爽!”剑姬一时气急,强压住怒火道:“陛下,宁妃只是答应做一天的妃子,不要欺人太甚!”说完就背对李翰。不再言语。

过了半晌,剑姬还在恼怒中,也难怪,即便不是蓬莱剑姬这样的高傲女侠,换作一寻常妇人,被男人抽阴抽到尿崩,也是极其难以接受的事情。如果对方不是九洲国皇帝,恐怕早已人头落地。

过去许久,剑姬纳闷,为何背后的李翰和卫娘娘也没说话呢,正要回头,突然有人套了一物在自己脖子上。

骇然之下,一个闪身跳了开去,只看见是李翰笑吟吟的看著自己,再一模脖颈之上,是套上了一个冰凉的金属环。

急于查看的剑姬看向房内的大铜镜,只见脖子上是一个金色的细细小环,合丝密缝的正套在自己的细长美颈上。

小环上还镶嵌了许多青蓝色的宝石,幽幽的闪著暗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此环并无雍容华贵之气,相反倒显得古朴淑雅。带在剑姬身上简直美上加美。

李翰呆看之下,连身讚歎:“太美了,此环和剑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剑姬带上美的赛过天上的嫦娥!”

剑姬高声问道:“这是什麽东西?为何要给我带上?”

“这就是4件神物中的捆仙御女环,此环由天外陨铁打造,坚如金刚。凡间的宝刀利刃都难以伤到分毫!番邦进献来时,朕看了看,因为太细小,成年女人难以佩戴,今日见到剑姬的细长美颈,就立即给剑姬试戴,想不到尺寸不差分毫。真是幸甚!这神物上镶嵌的青蓝宝石是西域万年雪山上的万年不化冰晶宝石。而且这种宝石世间罕有,可能能找到的都在剑姬脖子上了!”

顿了一顿,李翰又说:“此环女人长期佩戴,镶嵌的冰晶宝石会渗出万年寒冰真气,被身体吸收后,可助女人保持长久的皮肤细滑,血色丰润。是大大的好处。只是此环还有个功效……就是……”

“快给我取下来,立刻!马上!要不然别怪剑姬……”剑姬不等李翰说完急道。

李翰一脸无奈:“取不下来了,方才朕已经说过,此环是天外陨铁所铸。只能靠一把小小的钥匙开锁。可是这钥匙……”

“钥匙在哪?”

“钥匙还在离这裡700里的避暑行宫……建业宫。遣快马来回需7日。剑姬你看……”

“雨宁明日就出宫,那裡等得7日?”

“刚刚看剑姬的美颈,就突然想到此环,一试之下,竟然真带上了。朕也是始料未及啊!寻常女子那裡带得的如此小巧的环?”李翰一转头:“不如剑姬在宫中多住7日如何?朕一定好好招待……”

剑姬此时已然气急败坏,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个冒冒失失的圣上!恼怒之极的心态下,剑姬顾不得许多了。心想多住几日,不知又要被这圣上如何戏耍!遂高声叫道:“剑姬不管了。我现在就出宫。不信我回到蓬莱宫,找不到方法解开此环!解不开也罢了,此环也颇美。还能养颜。那麽就此别过,卫姐姐好生照顾自己。剑姬去了!”说罢运起全身功法,身形顿时化作一道白链……飞掠而去。

李翰看她掠走,大声道:“剑姬别走。朕还未说完!此环虽能养颜……但带上后这环还能……”话还是未说完,剑姬快如闪电般,飞掠直上,越过高达几丈的禁宫院墙飘然远去。

李翰呆立半晌:“蓬莱剑姬果然名不虚传,我这大内禁宫说来就来,说走就能走,确是没人拦得住她!只是这性子太刚烈傲气。朕这最要紧的话还未说完呐!咳!”

说到这边,剑姬去意已决,催动蓬莱真气,运用高深轻功……云中游,才一瞬的功夫就闪出了禁宫,但不知为何真气不继,浑身燥热起来。遂缓缓降至地面,疾步快行,就这已比寻常马匹块了不少,一边想到,平日裡使出十层功力的云中游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啊!要飞掠半个时辰也是能做到的事情。可能是刚刚高潮连连,洩出阴精太多,身体虚弱的缘故吧!

剑姬一边急行,一边发觉身上的衣物还是那套暴露宫装,虽然宫外这条官道上这半夜裡人迹罕至,但是总要先在皇城裡寻一客栈,安顿住下,明日天明和蓬莱宫下人们汇合,再回蓬莱宫。

想到这裡,剑姬又提真气,闪进一普通人家,翻出一套寻常妇女衣物,快速换上。便想退走。谁知刚刚运功,便觉全身散软,蓬莱真气如同石牛沉海一般空空如也。竟耗得一乾二淨!而且越是运功,全身越是无力。越是运功,身上燥热越是加剧。不觉间大骇。

另一边,禁宫之中,国君李翰已经丢下一脸茫然,还不知突然发生什麽事情的卫娘娘,正在起驾回太极殿的路上。李翰一脸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太好了,真的被朕算计到了!这剑姬武功高绝,就是心气太傲,才中我计。”

刚刚也说了,原来这美丽金环,就是捆仙御女环。李翰也没骗人,它真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但是寻常女子带带也就罢了,这侠女可不能随便佩戴。一旦带上。催动内功真气时,内功真气会被捆仙御女环一股脑的全部吸收掉,在环内转化成污秽淫邪之气再排出来。女人身体把这淫邪之气一吸收就会变得急需男女交合之事。越催动内力,就会变得越想要性爱。像剑姬这样的女侠巅峰,真气全部吸收掉,只怕是想要性爱到念念不忘的程度。而且内力越高深之人,此环对主人的压制就越强。剑姬可能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就是个普通寻常妇女。

想到此间。李翰哈哈大笑,一身喝令:“出来!”

一道黑影随即跪伏在李翰脚下:“参见圣上!”

“让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办妥了,确保万无一失。小人早算好了剑姬出宫的方向。暗中埋伏下没有武功,只是力气颇大的几名壮年男子。只等剑姬入瓮。但是……如若真如圣上所言,剑姬内力尽失,他们还是绝无可能对付的了啊!就这几个人,怕是和无内力的剑姬也斗不上二十回合。”

“哈哈哈,她现在何止内力尽失,以她这麽高的修为,大陆上都难逢敌手,金环会让她虚弱到如同寻常妇女一般,还混身燥热,发浪的很呢!哈哈哈哈……”李翰突然一停。又问:“欲春院那边的几个老鸨子,换成了我们的人了吧?”

“回圣上,一切妥当。小人办事请圣上放心。”

“好了,你下去吧!”

人影消失后。李翰举头望月,幽幽自言:“剑姬啊剑姬,朕为了你也算是绞尽脑汁了啊!帮你选了个好去处,皇城十几家风月场,偏偏选了司马瑾儿的产业。你可能要羞愧死了!”说完一扬手,手中一把精緻小钥匙就安安静静躺在掌心。

又转回剑姬这边。剑姬全身虚弱,只能和市井妇女一般慢慢往前赶路,但是又不甘心,时不时催动内力试上一试,每次难得聚集起来的真气,转瞬又烟消云散了。而且每运功一次,身体的欲望就加强一分,不禁全身香汉淋漓,气喘嘘嘘。仔细一想,皇上说这是什麽环?捆仙御女环?……难道……不好……!

剑姬反应过来,原来都是这环的功劳。又想到皇上几次要说这副作用,被她几次打断。所以没听到还有这玄机。都怪自己心高气傲。不听人言,

一时之间剑姬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前进的话,现在内力尽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后退的话丢不起这人……哪裡有自己跑了,又乖乖回去的道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前进,去找下属们汇合再图办法。就算不济,过一些时日,再回宫借口看望卫姐姐之名,让皇帝老儿交钥匙。免得现在回去遭人耻笑。

所以剑姬的自傲又害了她,乖乖回去可能更好……

剑姬正走著,慢慢接近了人多的市集,虽然是大晚上的,但是毕竟皇城脚下。行人来往穿行,好不热闹。突然间几名市井流氓般的壮汉围了上来。剑姬一看,来者明显不怀好意,正要询问,对面一人先开口了:“我说白青青,你一个女人家家的,跑的可真快啊,追死爷几个了!”

随即掏出几张画像,和她对来对去,剑姬极目一看,画像上的女子髮型,脸型和她并无二致,倒有六分相像。

几名大汉对了半天,吼道:“就是这小娘们,追上了!这钮真他妈漂亮啊!和仙子一般,抓回去训诫一番,以后这皇城花魁就是我们欲春院的啦。谁也别抢!”说完围拢上来。

剑姬一急,伸手去拔剑,才惊觉自己哪裡有剑,进宫不能携带兵器,她压根就没带。

现如今只得徒手抗敌了,一高大壮汉率先扑了过来,剑姬一个转身,打出蓬莱破云掌……谁知这一掌打在壮汉身上如同寻常人一掌拍在了石头上,反正把剑姬自己的手腕震得生疼。高大壮汉双手一撸,就把剑姬抓了个满怀,顺势往肩上一扛便走。剑姬囧得双手乱拍,双脚乱踢。那壮汉没事人一般,自走自的。

旁边还围了一圈市井之人看热闹,一人喊道:“看你妈啦个巴子的看,欲春院跑出来小婊子,我们抓回去。没事的都给我滚蛋!”

剑姬吓得花容失色,从娘胎裡出来就没这麽丢人过。被几个市井流氓这般掳走。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丢上了一马车。几人掏出绳索、布头。给剑姬嘴一赌,眼睛一蒙,身上绑了个结结实实,马车便开动了。

只听几个流氓壮汉说道:“妈拉个巴子,这小娘们太漂亮了,可惜掌事的说了,不能碰她。可惜可惜!”其中一人又道:“摸一下算不算碰?”

车内沉默了好一阵子,有人叫道:“应该不算,他姥姥的。摸!能摸到这标志美人儿,以后没机会了!”

剑姬听到气的一阵发昏,就感觉几双粗糙大手弄了上来。剑姬嘴巴被堵,只能呜呜呜的惊叫。别人哪裡会管她,还专挑姑娘家要紧的地方抠摸。一时之间自己的娇乳、屁股、秀髮。甚至胯下女儿家羞耻之处,同时被袭击了。

剑姬脖子上的金环这时体现作用起来,剑姬只感到被抠摸的浑身哆嗦。下面洩洪一样的流出淫水。乳头都顶起来了。全身都是性感带。不知道走了多久。胆大之人还扒下了剑姬的裤子……发现裡面竟然是空空如也……只剩几根黑黝黝的阴毛在瑟瑟发抖……原来裡面的亵裤一早就被卫娘娘给脱了。后面也没想到这一茬。亵裤的事情还没想完,就感觉到骚穴洞口被人拔开,两根手指戳进了肉穴裡面,被金环淫欲刺激的本来就不行的身子,突遭手指插入,剑姬呜呜呜的惊叫一下子就变了味……一串串娇媚的嗯嗯嗯……就传了出来……

手指抠弄了才一会儿,剑姬浑身发抖,身子一挺,心裡喊了一句:“完了……”高潮就来了,强烈的刺激冲的剑姬头晕目眩。被几个市井流氓绑上马车,扒了裤子,只用了几分钟抠穴,就把她这位蓬莱宫女主人,江湖武林神话的蓬莱剑姬弄出了高潮。受不了这委屈,雨宁一气苦,晕了过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