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蛇的盛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淫蛇的盛宴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淫蛇的盛宴 淫蛇的盛宴

    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

    淫蛇的盛宴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淫蛇的盛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蛇的盛宴》,是作者淫蛇的盛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

《淫蛇的盛宴》 (上) 免费试读

一阵狂风扫过帝国边陲的混乱小镇,带起无数狂沙。小镇中一栋占地面积最大建筑内,迎来了一个绝不符合它阶层可以接待的客人。

「我们这里提供各种服务,哪怕您想要异族的玩具都可以,而且只要能支付相应的金额就算玩死也没关系。」伯伦特小心翼翼而且恭敬无比的说道。

「嗯,很有趣。」仲雪怡笑着说道。

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 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这样一具肉体只是穿着丝质短裙,堪堪遮住她的臀部的上半部分和花园,可这件裙子却是半透明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她勃起的坚硬的红葡萄,也能看到她的花园流出的浓密汁液。这雍容女体,并没有少女的青涩感,反而带着一种成熟的诱惑,这种丰满的美丽就仿佛被无数汁液浇灌过一样。

说不定真的被很多男人浇灌过吧……伯伦特想到。

仲雪怡会找到这个隐秘俱乐部说实话有点出乎意料。她并不是普通的女人,不如说凶名远播才对。水螅蛭蛇这个名号算是名副其实,这女人像蛇一样狡诈而凶残,像水螅一样生命力顽强,而这个蛭……说的就是她的吸力像是水蛭一样无穷无尽……嗯,八成是那样子。这个女人是活跃在其他区域的强大冒险者,说实话伯伦特不认为这家隐秘俱乐部的任何打手能对付得了她,哪怕是组团上也一样,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条母蛇并不是什么正派的人士,她不仅以战斗方式残暴着称,更是以放浪形骸,榨干过很多男人而被大肆「传颂」,以至于明明是这样一个风骚的熟女,也没几个男人愿意碰一下。所以她为什么来这里也显然有点原因了。

隐秘俱乐部是一个提供各种超限制级娱乐的场所,各种重口味刑虐游戏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再这样的偏远战乱地区,随便找一些穷的活不下去的女人,喂她们吃饱签个卖身契毫无压力,法律上完全没有问题——当然这并不能阻止正义感爆棚的女冒险者随手轰碎这里,但是仲雪怡显然并不是那种。所以伯伦特猜测,她大概是因为长期没有男人敢找他觉醒了百合的爱好,想要找个女人来虐杀?

就在伯伦特猜测的同时,仲雪怡也在仔细的打量着四周。这里的每一间游戏室都被装饰成刑房的模样,各式刑具一样俱全,很多还算美丽的各族少女正在被客人们酷刑折磨,她们身上无一不带着奴隶的烙印,证明这一切虽然残忍但完全合法。然而这并不是她所在意的。她在意的是少女绝望的呻吟和哀鸣,以及那痛苦之中潜藏的难以抑制的快感,这让整个空气中都混杂着发情的雌性独特的荷尔蒙和鲜血内脏的甜腻芬芳。让她无法自拔,难以自已。

「我多少有点失望呢,你们这里只提供这种服务吗?」仲雪怡舔着嘴唇说道,她很期待的看着伯伦特。可是男那人被她的气势吓到了,恭敬地说道:「是的……对不起只有这些。」「不不,伯伦特,我指的不是这些,呵呵。」她笑了,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会很惊人,但她已经忍不住了。

她的躯体和欲望太久没有得到男人的滋润了,现在单纯的滋润已经满足不了了,她想要的是彻底的,毁灭性的蹂躏,让自己的欲望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是指……」她像蛇一样舔着嘴唇,眼眸中带着妖异的魅惑,说出了令人惊讶的话语:「我想要你们对我进行这些服务,当然我会付出报酬的。」「蛤?!」伯伦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呵呵,我听说你们今晚有公开的表演吧?怎么样,让我来代替那个女人表演如何?你们平常都只玩过绑起来哭喊挣扎的女人吧?试试看主动配合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如何?」

「您疯了吗?」伯伦特呆愣的问道。他脑内飞快的旋转,这女人要做什么?有什么企图?不会是真的疯了吧?于是他拒绝道:「抱歉小姐,我们这里虽然是虐杀游戏,但只杀奴隶,完全合法化经营。所以很抱歉,我们不会请您去台上表演」

「呵呵呵,即使报酬再高也不行吗?」

「很抱歉,小姐。」

看到这一幕仲雪怡得意地笑了起来,她的手指伸到了自己的身下,伯伦特看到那纤细的手指分开了湿润的肥厚蜜肉,将一根湿漉漉的皮质卷轴抽了出来。

「报酬就是我自己怎么样?让我参加今晚的公演的话,呵呵,人家就愿意做你的奴隶哦……人家的肉体,灵魂,还有一切财产,作为奴隶,都只能献给主人呢!这样的报酬,可以让我登台演出吧?」湿漉漉的卷轴被她轻轻一甩,展开了,她一只手提着卷轴,那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见,那是一份奴隶契约,上面签着她的名字,法律程序完备,只要任何人在主人栏位签上自己的名字,这份契约就会变成一个魔法烙印,可以烙印在女人的身上,到那时无论她是谁,在法律上都是个完全的肉奴隶而已。

「怎么样呢?要求很简单哦,今晚的公演,让我……让我来演出就好了,呵呵,不管你原本找的是谁,都不可能同时满足那么多男人呢,但是我的话你基本都听过吧?如果担心榨干男人的话,可以把我虐待的惨一点哦,亲爱的主人,我可不介意呢,不如说相当期待!呵呵呵……」

那条母蛇得意的笑了起来。伯伦特根本没办法拒绝,因为她是水螅蛭蛇,他不得不考虑自己如果发火了会怎样。会不会毁掉这里,而相反,答应了百利而无一害,要说有什么不好的,也只是她自己并不想做长期的被虐待的肉奴,而是想要马上被虐杀,被残酷的虐待以满足自己难填的欲望,仅此而已。

「来,选择吧,伯伦特先生……」

「那么欢迎我们今天的公主上场!」

俱乐部的很多人都在期待着这一天。这个俱乐部并不是那种实力大得夸张的俱乐部,只能在偏远地区站稳脚跟多少说明了他们的实力。尽管可以提供足够多的普通肉奴供会员们玩虐杀游戏,但能拿上来做这种狂欢式的演出的肉畜却不常有。能做到这一点,首先肉女必须足够美丽淫荡,能吸引那些客人们付钱上来公开轮奸,其次,要撑过复杂的表演性虐杀,也需要这样的女人有足够的生命力。这样一来就不可能是普通难民里找到的女人,所以这种演出,很少见,也很令人期待。

仲雪怡的眼前一片漆黑,她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只留下半透明的过膝黑丝袜还在身上,她的双手被厚重的钢制枷锁铐住,锁在背后。双脚也带着脚镯,每一个脚镯后面都拖着一个小小的铜球,让她的步伐缓慢而沉重。

她颤抖着,缓慢的前进,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响亮的声音,她感觉得到自己的蜜穴内部那根粗大的金属振动棒在不停的刺激自己的蜜肉,那快感随时都有可能冲垮她,可她必须集中精力加紧这根振动棒才能让它不至于掉下来。她的菊穴里也插着一根肛门塞,拴着一条白色的蛇尾巴。她扭动着自己的胯部,妖娆的摆动着身姿晃动着臀瓣和乳肉走上台前,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让我们欢迎蛇公主仲雪怡小姐,这位冒险者的大名想必大家有所耳闻,但今天!水螅蛭蛇已经不复存在,她是我们,也是你们的蛇公主!」主持人的声音大声宣布起来。同时仲雪怡感觉到一个根木棒正指点着自己的小腹,子宫的位置,那里刻印着自己的命运——那是奴隶的烙印,意味着自己无论被怎样残酷对待都是正确的,合法的!她感到有些激动,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虽然有一瞬间,出现了胆怯,但旋即那巨大的,欲望即将得到满足的快感就淹没了她。

此时台下的男人们还在议论纷纷,肯定很惊讶吧,自己这样的美女,自己这样的冒险者,根本不是这个俱乐部这种级别的能够染指的,但偏偏此刻自己出现在了这里。现在该下一副猛药让这些男人们清醒过来了!只有这样他们才可能让自己满足……

「请大家不必担心,这位蛇公主已经被完美的调教过了,她愿意配合这场演出,大家都见过很多次美女绝望的挣扎,但今天,大家将体会到一个主动,配合的淫女,自愿的宰杀!」

「各位来宾们!」仲雪怡喘息着说道,那命运,压得她喘不过气,浑身的火热,让她按耐不住。「请允许我献上热场的表演!」咔擦,手铐的锁链被解开了,仲雪怡抬起手,沉重的铁铐让她的手臂显得更加细嫩,而最显眼的,则是她两手之中的粗大铁钉,她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就像是慢动作一样,所有人看着那两只玉手拿着铁钉,狠狠地拍向她自己的腹部,锋锐的银亮金属,刺破了白嫩的肚皮,伴随着艳丽的血花,美艳的母蛇发出了淫乱的呻吟。「唔……呜哦哦哦哦!!」她感觉得到,那金属刺破了自己的血肉,撕裂自己的内脏,最终将毁灭性的打击是放在了自己的卵巢上。那雌性激素的器皿瞬间被打破,瞬间一种禁忌的苦闷快感席卷全身。生命正在开始流逝,而她的身体,却在慢慢的燃烧。

「好痛……好舒服……啊……真棒!」她喜悦的呻吟着,双膝缓缓跪地,她将自己的身子压低,双手和双膝并用,在舞台上爬行,蛇尾的肛栓在她扭动的胯部下摆出了诱惑的轨迹,丰满的乳肉在舞台上冰冷的摩擦,分泌出了甘甜的乳汁,刺破了卵巢的铁钉则不停地滴下血迹,和从蜜裂中被按摩棒榨出的蜜汁一起混合拖在了地面上。

她爬行着,来到了舞台的正中央,然后她直起身子,双手再次按住了自己体内的钉子,轻轻的拔起「啊……」她仰起头,满足的呻吟着,钢铁刮擦这血肉内脏的快感,让她难以忍耐,可是这还不够,还可以有更多……她的双手握紧拔出了一半的铁钉,猛然向上一划。

在她的力量下,铁钉也可以视作匕首。如果不刻意用魔力去阻挡,女人白嫩柔软的腹部根本承受不住。两根铁钉在她的腹部上划开了两道伤口,瞬间鲜血喷涌而出,但随即又被止住——不能这么快死去,时间还长着呢!

她喘息着,头高高扬起,母蛇一样的嘴角带着自满的笑容,对着宾客们说道:「蛇的盛宴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家……慢慢享用。」然后她鼓动着自己的腹部,滑腻的柔肠,被她从两道伤口挤出,真的就像是一条条钻出体内的蛇一样。肠液侵蚀伤口的刺激也让她的呼吸加速。她听到了台下有人在鼓掌,也听到了主持人的喊话,马上,第一批嘉宾就要被筛选出来享受自己这丰满嗜虐的肉体了。

她不知道又多少人会付钱来玩弄自己的肉体,但那数量肯定不会少,很快她就感觉到了一只又一只的手掌按住了她的身体。

「不愧是蛇,这女人的皮肤真滑嫩啊!」「看起来都三十多岁了竟然还真么嫩真是极品。」「这乳房还在喷奶,我可要先尝尝。」

牙齿咬住了乳头,舌头刺激着乳头,仲雪怡不受控制的喷出了一股股乳汁,被不知名的男人吞吸掉。紧接着,一股空虚骤然袭来,她两穴的插入物都被瞬间拔除,但那冰冷坚硬的感觉还没有消失,瞬间就有温暖粗大的肉棒刺入了她的肉穴,这久违的插入让她感到了难以抑制的快感,可是当她刚要开口呻吟的时候,腥臭而粗大的肉棒就冲入了她的口腔。但她并没有觉得任何遗憾或者失望,反而贪婪的用自己的舌头服侍那根腥臭的沾满粘液的肉棒。

她的三个洞穴都在努力,舌尖舔舐着马眼,龟头,手指托着男人的肉带。蜜穴的淫肉蠕动着如同无数的小嘴吸允着肉棒,菊穴的括约肌也律动着。男人们的低吼充盈着她的耳边,她的欲火焚烧着无法抑制……这样……这样不行啊,会榨干这些男人的啊!

那不就不能尽情的享受了吗?

可是她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抽痛的苦闷袭击她的身体,有人在玩弄她的内脏,将她的肠子从腹腔中抽出。那种生命流逝带来的刺激让她的子宫都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就在这瞬间他所有的动作,舌头,蜜肉,菊穴,所有的动作,全都混乱起来。

她的思考快被这死亡的快感逼停了!

「唔!!!!!」发不出声音,无声的嘶吼着,漫长的岁月中,终于她再一次体会到了那摧毁她神智的极度快感,而这快感也将摧毁她这真是太棒……这才是最极致的快感,只有将自己毁灭才能体会到的快感!金钱,地位,力量,一切的一切此刻都不再重要,她只是一块臣服于肉体快感的美肉而已!

「咳咳咳!!」精液突然注入了口中,浓稠的白液差点呛到她,但没等她调整好,又有一根肉棒插入了她的嘴中,她的舌头刚刚动起来,一股灼热击中了她的子宫,让那因为死亡而敏感的肉壶痉挛起来。她的双眼反白,从菊穴注入的快感却没有放过她,而不仅如此,她蜜穴里也又插入一根坚硬如刚火热如炉的肉棒。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