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蛇的盛宴》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中)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淫蛇的盛宴 淫蛇的盛宴

    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

    淫蛇的盛宴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淫蛇的盛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蛇的盛宴》,是作者淫蛇的盛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

《淫蛇的盛宴》 (中) 免费试读

她无法呻吟也无法逃避只能不断的承受着快感任由它们将自己撕碎,任凭哪些男人破坏自己的内脏!台下涌上来的男人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参与到这场毁灭她淫肉的死亡盛宴之中。在男人们暴力的摧残下,自己无声的淫叫下,各种汁水不停的飞溅着,不知什么时候眼罩也被人扯下,她眼前一片绚丽的凄美,殷红的鲜血,浑浊的精液,淡淡的肠液,腥臭的口水,甚至还有她自己的尿液,不断的在这舞台中心绽放,变成一股淫靡残虐的风暴。而这风暴的中心,就是仲雪怡的肉体。在一波又一波的暴力冲击下,她无法抑制的高潮无数次,并渴望这样强烈的感觉一直持续到炼狱的尽头。

当在场的最后一个男人射出了他积蓄已久的精液后,所有的男人都完成了第一次发射,大家围成一圈,看着中间的那条美蛇坐在由各种液体组成的水滩上。此刻的仲雪怡,只能用惨烈来形容现在的状况。一身淫肉都被精液覆盖,尤其是一头柔顺的长发变成一绺一绺的向下滴着各种液体,连同那张美艳的俏脸也一样被精液糊的看不清五官。丰满的乳房上布满青紫的抓痕,性感的腹部上,原本的伤口在经历了第一轮的风暴后,大大敞开,男人们胡乱射出的精液灌满了伤口,根本看不到脏器的情况。母蛇一样的肉肠凌乱的散落在白嫩的肚皮外,如同一条蛇带一样盘在她的腰际,肠子上的粘稠,既有肠液,也有精液,浓稠的粘在那里,让这条淫乱的母蛇更加艳光四射。

花了很长时间,仲雪怡才从这致命的毁灭快感中找回了神智,弥漫的精液和鲜血的味道让她无法自拔,她贪婪的伸出自己的长舌,添着嘴角的精液,却仍然得不到满足,已经塞满滑腻精液到喉咙还是觉得干渴,于是她又用自己的手,粗暴的从自己的乳肉、大腿甚至肉肠上刮下精液,甚至从自己的蜜穴中抠出浓稠的混合物,滴入嘴中。

这令人愕然的痴态吸引着每一个男人的目光,他们实在不敢相信一个被如此残酷蹂躏过的女人不仅没有哀嚎哭泣,反而一脸享受的表情,贪婪的吸食着满身的精液,仿佛在品尝无上的美味,仿佛身上的伤口,流出的内脏,全部只是幻觉一样。可是在场的男人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确认,这条母蛇身上的伤口都是真的,都是这些男人们粗暴的动作造成的……可现在的她就像没事人一样。大家都暗自咋舌- 这水螅蛭蛇的强大生命活力,真的不是虚言。

理应身负重伤的母蛇眼神却没有黯淡下去,在缓慢的喘息以及吸允过精液之后,仲雪怡的双眸中竟然有一次充满了神采,充满了欲望。她怎么可能现在就得到满足呢?长久以来这女人的欲望就已经堕入了深渊,区区轮奸根本算不了什么,她曾经一次次将自己绑起扔进贫民窟,奴隶窝,任由那些下贱却又体力充沛的男人反复轮奸,单纯的奸淫早已无法满足她,不过她此刻确实感到稍微的满足,因为这一样的淫虐还是第一次……因为她知道,这样的淫虐,也将是最后一次,站在深渊前的母蛇,虽然尚未满足,却带着期盼,眺望着深渊。

啊……想要得到最终极的满足,果然只有一种选择吗?果然只有一种选择啊!

于是她抬眼扫视众人,竟发现他们一个个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如过去那些被自己的淫欲吓到的男人们一样。唉……看来真的没有办法回头了呢,于是她咽下了失望,换上妩媚的表情缓缓说道说道:「各位客人,怎么了?这就要停下此次盛宴么?我可是刚刚才热身哦!既然大家都在我身上来过一次了,现在就先休息一下由我先来清理各位客人尊贵的肉棒吧。等大家都清洗干净了,就请穿好衣服,欣赏蛇公主最后的表演吧!」说罢,仲雪怡扭头看向主持人,眼中充满炙热,她拖动着爬满腰际的肉肠,摆动着沾满精液的巨乳,晃动着胯部款款走向主持人,然后跪倒在他的脚下,淫荡的说道:「主人,母蛇贱畜已经撑过了第一轮,母蛇贱畜请求主人继续用刑……请主人处死这只淫贱的母蛇吧!」

主持人微微一愣,刚才这条淫蛇看向自己时,她眼中那溢出的淫荡,像一把钩子一样勾出了自己下身的燥热。被那双充盈着无限淫荡的细长美眸充满着渴望的盯着,他觉得自己心底理应有些愤怒,诸如「妈的!你这头母畜竟敢命令主人!」然后来一个下马威,这样的手段似乎很适合用在这种强气的痴女身上以抢回控制权。可同时他灵魂深处却莫名的一阵战栗,那双充满贪欲的双眸中确实充斥着对性与死的渴望,对毁灭快感的渴望。主持人知道这女人绝对会死,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绝对没打算活下来。但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以为只是主人随意更改她的步调,倒霉的人绝对是自己。

不行,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惹,哪怕她现在是我的肉畜。无奈苦笑之下,他缓缓走向后台,渐渐融入幽黑之中。

此时的舞台上,仲雪怡从地上站起,扭起丰臀,缓步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男人,她颤抖着,每一步行走都从蜜穴和菊蕾中滴出淫靡的液体,每一次落脚都带动着乳球和臀瓣的蜜肉掀起一阵阵波浪,她带着滴血的伤口,用充满魔力的双眼直直的望向对面的男人,性感的嘴角翘起:「请允许母蛇贱畜为您清理肉棒吧。」

男人呆滞的应声,竟没发觉自己的失常。可是身边的人却清楚的发现这诡异的一幕:一个原本自然的人,在与仲雪怡对视后,就变得如同白痴一样。众人皆惊,这才想起,眼前这个下贱的肉畜,是凶名远播的水螅蛭蛇- 那个能把男人榨成木乃伊的淫兽!想到此处,大家背后皆是冷汗直冒,如果让这女人挨个压榨一次,那后果……但又不敢转身就跑,天知道这个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来,虽然现在的她已是一头肉畜。但刚才那妖异的眼神,没人敢再想下去。

舞台上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所有的男嘉宾如木头一样站立着,没有先前的狂热,又不退散,每个人如中了石化魔法一样。而场中的仲雪怡却剧烈的摆动自己的头部,大力吞吐着身前恶臭的肉棒,吸吮之声全场都可以清晰的听到。每次吞入肉棒时,仲雪怡都用双手扶住男人的屁股,再用力的拉着它撞向自己。那力道大的让她整张俏脸都埋入男人的下跨之中,让白皙的脸颊被粗糙的阴毛反复摩擦,然后她用肉舌卷住肉棒,贪婪的用舌尖搜刮肉棒上每一个残存的精子。当从那诱惑的红唇抽出肉棒时,带出大量的口水,洒落在女蛇饱满的双乳之上。此时那男人呆滞的目光带着一丝恐惧,他仅存的理智让他注意到了母蛇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肉棒,而自己的欲望也在她精心的舔舐下重新燃起……明明已经射出过量大到不正常的精液,可是这肉棒却坚硬如刚……难道,这美女蛇控制不住想要吸干了吗?

虽然有着肉奴契约,可是在场的重任,可没有一个人能限制这只美女蛇啊!难道自己要被榨干了吗?

似乎是感觉到了男人的恐慌,仲雪怡抬起了头媚惑的笑了起来,带着一丝歉意对男人说道:「真抱歉吓到这位贵宾了……母蛇贱畜的瞳孔是魅眼妖瞳呢!」「啊!」男人惊呼起来,她竟然有一对魅眼妖瞳?!这种传说中的妖瞳的持有者无一不是淫艳贱骚的绝色痴女,因为这种妖瞳最大的效果就是能让对视的人无条件性欲爆发!在男人身上的话,那便是就算射不出来也会强制勃起,就算没有精液也会抽取自身精力快速制造精子。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还好,最多只是透支精力而已,但在场的人多多少少也算是强者,在这种魅惑下只会无节制的将精力抽取,之后是生命力,之后……自然是榨干而死!

「所以……请把母蛇贱畜的双眼蒙上吧!啊!刺瞎也可以!把母蛇贱畜的眼睛刺瞎吧!」母蛇的眼眸中闪烁着疯狂的渴望,这女人绝对疯了,绝对已经堕入了欲望的深渊,渴望着自毁带来的绝死的快感!可是男人看着那疯狂的眼眸,细长的蛇眼如此美丽而迷人,堕入欲望的绝色容颜沾满了精液,妖艳迷人……这份美丽,不能这样破坏啊……

男人摸索着自己的身子,最终解下来自己的领带,看着那魅惑的瞳孔,他只想快点遮住这淫靡的美目。漆黑再次笼罩了母蛇的视野,男人的神智逐渐清晰,然而欲望却没有消退,他看着母蛇的信子再次缠上了自己的肉棒,回想起了刚才的疯狂,苦笑起来——或许这条淫贱的母蛇是靠着双瞳才能榨干那么多男人的生命力,把他们耗尽成为木乃伊,但就算没有那对双眸,这淫女的技巧依然绝伦,反复几次吸允,蛇信子就从他的马眼中再次榨出一股浓厚的精液,男人呻吟着将母蛇的口腔灌满,白浊的液体甚至从她的嘴角蜿蜒而出,可是很快母蛇就仰起脖子,伸出舌头舔干净唇边的每一丝精液,然后大口吞下,紧接着就甩开了气喘吁吁的男人,拖着柔肠爬向下一个目标。

当水螅蛭蛇的双眸被蒙上后,在场男人们像是卸下了什么沉重的包袱一样,神色自然了不少。然而爬行于地的美女蛇拖着肠子的样子依然如同一只美艳的掠食者一样。尽管明知危险,可是看着这蜿蜒的女体,男人们的欲望还是逐渐高涨,似乎是嗅到了空气中的荷尔蒙,母蛇的得淫水又开始缓缓渗出,终于她爬到了一个男人身边,那坚挺的肉棒,将让她的欲火再次得到满足。然而这只淫乱的母蛇的欲望很快就再次充斥着空间的淫靡唤醒。她隔着眼罩环顾四周,那种掠食者的目光仿佛要透过眼罩射出一样扫过众人,然后这条蒙眼的母蛇,就这样在地上爬行着爬向下一个目标。

这母蛇的淫媚恍若天生,即使是简单的爬行也要展示自己的淫肉。不光是那晃动的腰肢,甩来甩去的乳肉,更有她那条长长的,蛇尾一样的肉肠。

铁钉划出的伤口其实并不大,但是男人们粗暴轮奸让仲雪怡的肠脏流出了体外,现在拖在外面的肠子已经足足有2 米了,可是这条母蛇似乎完全不在意,就这样拖着散发着光泽的肠子在地面上蜿蜒的爬行,爬到最近的男人身下,低下头,用舌头仔细的清理他们的肉棒,或者趁机会再榨出一发精液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场的男人有一半都被仲雪怡卖力得清理完下身。而仲雪怡也变得越发像一条贪婪的,一次交合可以持续数个小时的母蛇了。浑然不在意流出的肠脏,就好像这种伤势不是自己的一样,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淫乱而贪婪的神色,忘情的吸食肉棒上残留的精液,仿佛是在品尝绝世的美味一样。

一个已经享受过清理服务的男人,看了下远处的仲雪怡正极尽风骚的为另一个粗壮大汉做着深喉,这大汉的胯下之物比周边之人的要粗长许多,相当于一位儿童小臂的尺寸了。难怪这条淫蛇卖力的晃动头部,如得到至宝一样的精心刮舔着。看了看自己耷拉下的阳物,又想到美女蛇为自己服务时那隐藏的很深确仍被察觉到的那一丝不屑,这男人不禁涌上一股深深地厌恶感,再加上他本就与那个大汉有所仇怨,故而双目中狠戾之色一闪,一脚跺向那段肥亮的肉肠。

纵使是水螅蛭蛇这样的淫贱母兽遭到这种突然袭击也会有因为骤然吃痛而产生一些不好的反应吧?比如一口咬下去什么的?这男人相信,就算那个大汉的肉棒在怎么粗壮也绝对挡不住那条母蛇的牙齿。

然而想象中的尖叫和哀嚎没有听到,这个男人显然错估了仲雪怡这条母蛇的淫乱程度和嗜虐程度。当他的靴子重重的踩在仲雪怡柔嫩的肠子上的时候,这美艳淫蛇身体猛然剧颤,苦闷的绞痛不断地从肠道袭击她的意志,仿佛有一把刀刃在撕碎她的肠子一样。然而对于仲雪怡这样的痴女,这种痛苦反而让她的欲望得到了更大的宣泄,死亡的快感只是揭开了面纱一角就让这美艳的母蛇沉迷下去,她的双腿不住的抖动,大股大股的淫液像高压水枪一样的喷射在地面上。

高潮的冲击让她全身无力,瘫倒进了大汗的怀中,于是她顺势将整张脸都埋进了魁梧汉子的双跨之间,粗长的肉棒整根刺过她张开的口腔,进入她白嫩纤细的喉咙之中,隐约之间甚至可以看到她的脖颈凸起了肉棒的形状。「哦!」壮汉发出了一声惊呼,母蛇的喉咙随着呼吸收缩着,又在仲雪怡特意操控之下,如同阴道一般律动着按摩着粗大的肉棒,仿佛将蛇女的口腔都化作了另一个阴道一样,这丝毫不弱于插入的刺激让那壮汉也把持不住,顿时一股灼热的精液倾倒进了仲雪怡的喉咙之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