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蛇的盛宴淫蛇的盛宴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淫蛇的盛宴 淫蛇的盛宴

    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

    淫蛇的盛宴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淫蛇的盛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蛇的盛宴》,是作者淫蛇的盛宴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个体态丰满的白皙女子:黑色的长发披肩而下,墨玉般的双眸眯着眼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她的嘴唇红润,仿佛鲜血,微微翘起带着笑容,这女人的面相看起来就像一条妖冶的美女蛇一样,充满了危险的魅力。而不光是容貌,她的身材也充满了诱惑力,一对挺起的乳肉沉甸甸的有些惊心动魄,腹部光洁却又带着柔软的脂肪,大腿的曲线丰满却不粗大,这个女人的肉体恰好卡在了丰满和苗条的中间,既有曼妙的曲线,又有柔软的适合揉捏拥抱的肉体。

《淫蛇的盛宴》 (下) 免费试读

仲雪怡双手死死抓住壮汉的两跨,咕嘟咕嘟地让精液直接灌注进了自己胃中,那腥臭的冲击让仲雪怡的大脑一时之间无法反映,只能机械的维持着最后的指令律动着喉咙,吸取着精液,直到最后这壮汉的肉棒彻底软下来,贪婪的母蛇才放开口中的肉棒,看向那位罪魁祸首的男人,用带着有些戏弄的语气说道:「哎呀呀,刚才是那位嘉宾想出来的点子呢?竟然让人家一下子就泄出来了呢!」

听到这里,那个人有些不安的挪开了脚,可是仲雪怡却摇了摇头。「嗯~ 本来这是下个阶段的游戏呢,可是看起来大家都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呢!那么……」说着,仲雪怡跪在了地板上,她的双手从自己腹部的两个伤口划过,抓住自己流出的肥肠,将它们捧起,展现在众人面前。

而这时主持人也明白了,看来蛇女是要提前进行下一个阶段了,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控制局面,不如说,一开始局面就没有被控制住过。于是他挥挥手示意工作人员将需要的道具拿上来——一套砧板,一把锋利的菜刀,还有一套烹饪用的用具,甚至包括了炒锅「在表演开始前,我们淫乱的蛇公主就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把自己的内脏清洗的干干净净,为接下来的环节做足了准备。那么淫乱的蛇公主,告诉大家,接下来的环节是什么呢?」

「是的,尊贵的主人!」她的声音带着颤抖的激动,她感到一股绝望的兴奋感,那种自己亲自诉说自己的命运的无可回避的绝望与欢愉,让她更加真切的意识到,自己已经绝无可能活着离开这里,而为了那最高的快感,她也不再需要离开了。于是她一边将自己的肉肠放在砧板上,一边开始说了起来:「各位尊贵的来宾,今晚演出,将在最后阶段为大家献上……火爆美女蛇,而在那之前,为了让尊贵的客人们不至于感觉到无聊,母蛇贱畜将再次为客人们献上美味的溜肥肠!」

看着砧板上的肠脏,在场的众人瞬间就明白了这只美女蛇所指的肥肠到底是什么,一股荒谬的感觉在空间中回荡……宰杀女畜来食用并不少见,但这个女人是疯了吗?竟然想要自己烹饪自己?

「嘭!」钢铁撞击砧板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响起,就算是水螅蛭蛇的肉肠没有魔力加持的情况下也不会比普通的肥肠坚韧多少,瞬间仲雪怡的肉肠就被切开了,随之而来的痛苦伴随着自我毁灭的冲击,瞬间让渴望着死亡快感的母蛇全身颤抖着哀鸣起来「唔……哦哦哦哦哦!!」淫水决堤般的喷涌而出,黄金的圣水也随之溃堤,母蛇的身下的地板瞬间变成了湖泊,那对丰满的乳肉也随着粗重的呼吸颤抖,嫣红乳首仿佛也要喷出乳白的汁液一样臌胀着,仲雪怡几乎直接瘫倒在砧板上,就仿佛死亡的刑虐,要比男人的肉棒更加令这只母蛇感到欢愉一样。

不……不,这些男人们无法理解,但仲雪怡知道,这就是事实……在这里,被虐杀,死去,然后被男人们分食,那种无上的快感一定能再一次让她的到满足!而轮奸也好,强奸也好,怎样暴虐的性虐都好,早已无法让这具美肉感觉到满足了……所以,对于欲壑难填的母蛇来说,死亡成了她唯一的选择!

一刀,两刀,三刀……一次次的挥起,落下,金属敲击砧板的响声不断回响在大厅之内,而母蛇身下的水泊也越发扩大,她粗重淫靡的呼吸都仿佛在喷吐着粉红色的欲望。男人们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蛇女的手一点点将她的肉肠取出,一段段切成小块,从肥美的大肠,到圆润的小肠。终于,这条母蛇再也没办法抽出任何肠子了。

空荡荡的腹腔让母蛇丰满的腹部显得干瘪下来,她的身体上此刻布满了各种液体,极度欢愉产生的香汗,男人们蹂躏留下的精液,肠子流出的肠液,还有伤口上渗出的鲜血,在仲雪怡的身体上画出了奇妙的图案,让这只濒死的母蛇显得淫乱而致命。

不过这一次应该是致她自己的命了……尽管对于这种级别的强大女性来说,就算肠子被掏空也不会轻易死掉,但那女人的表情已经毫无疑问的说明了,她今天甚至根本就没想要活下来。仲雪怡完全没有处理自己的伤口,反而开始快速的处理起蛇肠来,手法相当的熟练——显然这女人对这道菜已经很熟悉了,然而这次使用的材料却是她自己的内脏,这对她的刺激无与伦比,众人都看得到,几乎每一次挥动锅铲,那女人的肉体都会颤抖。

「贱畜母蛇在这里为大家献上溜肥肠,请各位来宾品尝!」母蛇恭敬地说道,这之后她看着侍者们将自己的肥肠端下去,分给在场的嘉宾们品尝,相对于这里的人数,肥肠的数量还是有些少,仲雪怡仔细地看着嘉宾们用叉子叉起自己的断肠,放入口中咀嚼,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那些属于她的脏器,在男人们的口中汁水四溢的声音。

那种感觉……死亡缓步将至的感觉……让她淫乱的肉体继续燃烧起欲望,于是她决定,继续进行接下来的环节,她对着主持人点了点头,恭敬地说道:「主人,请允许贱畜母蛇进行下一轮演出。」那眼眸中没有之前的那种气魄,甚至,主持人觉得,连那种仿佛要把人整个榨干的欲望都消失了,不……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变成了更可怕的欲望自我毁灭的欲望!

好在那已经不再是危险的欲望了。主持人示意侍者们将准备好东西抬上来,但话虽这么说,实际上准备这些材料人正是那条母蛇自己。那些名贵的香料,以及盛装它们水晶瓶,都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

仲雪怡拾起了一个瓶子,透明的附魔水晶中装着调好的香料,其实要说的话,并没有必要非得做到这个地步,但是为了得到那种毁灭性的快感,是复杂精确的处刑时必须的。而且她也很好奇,自己的肉体,到底能坚持到什么地步呢?

她轻轻的打开自己腹部的伤口,冰冷的瓶子触碰着她的肌肉和脂肪,然后进入了她的腹腔内,填补了肠子的位置。但这仅仅是个开始,这样的瓶子还有很多个,那种冰冷的触觉告诉她,这些瓶子已经压在了她的肝脏,肾脏,胃脏,各个脏器上了。整个过程中她一直感觉得到围观的嘉宾们的目光,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他们一定很好奇吧?一个完全自愿的,疯狂的痴女,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他们一边品尝着她的美味,一边如同观赏戏剧一样看着这个女人自虐。

「唔……肚子好胀……母蛇的肚子……又装满了呢!接下来……」说着,仲雪怡拿起了最后,最大的一个瓶子。细长的瓶颈,还有一个圆球的肚子,大小有两个拳头那么大。这女人要拿来做什么呢。

母蛇缓缓的蹲了下来,分开自己的大腿露出了她那久经战阵的蜜肉,她的蜜穴早已经过不知多少男人蹂躏,即使以她的再生能力也不可能维持少女般的稚嫩,而实际上,这饱满肥厚的阴部或许更有吸引力,成熟而不老化,远比稚嫩更吸引人。

母蛇拿起瓶子,用底部,而不是顶部,对准了自己的蜜穴。

「呵呵呵,蛇呢,能吞掉比自己还要粗的猎物呢!母蛇贱畜的蜜穴也能做到哦!不光是大大的肉棒,这个也一样!」说着,仲雪怡将瓶底顶在了阴户上,而大家也都好奇的观察着。享受过这只母蛇的嘉宾们都知道的,这母蛇虽然淫乱,可是那肉穴却紧致而充满弹性,吸力十足,并不像那些经过过度的调教的肉奴或者从业已久的妓女那样松垮。若说生育过的女子能吞入这么大的瓶子也就罢了,可这母蛇,能做到吗?

当然可能啊!这些边境的小贵族们根本无法理解呢!仲雪怡的肉体,到底是有多么的柔韧!只见她的阴唇蠕动着,仿佛一张真正的蛇口一样蠕动着,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惊呆了,女性那里……也可以动吗?难怪自己那么轻易的被榨出了精液!这母蛇的肉穴真是太奇妙了!灵活度堪比真正的嘴和舌头。

就像蛇卸掉自己的下巴张开嘴一样,仲雪怡的蜜穴大大地张开,如同吞卵的大蛇一样缓缓的运动着,将那个巨大的瓶子吞下,整个过程中,仲雪怡的肉穴都不断的分泌着粘稠的汁液,她的手指抚弄着被挤得凸起的阴蒂,刺激着那对丰满的乳肉,甚至故意伸到自己的伤口里搅动那一大堆瓶子,从她的肚皮上都可以看到那些瓶子造成的凸起了,这女人……竟然能用这种方法让她自己发出享受的美妙呻吟,那濡湿的阴道就是最好的快感的证明。

真不愧是……会自愿接受宰杀的痴女婊子啊!

「啊……唔……这样……这样一来……所有的调料……就都装好了呢!不过要……做成这道火爆美女蛇我们还需要一些特别的……道具……」母蛇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她看到了主持人已经把道具弄上来了,那种精妙的魔法道具不是这样的边陲小镇可以准备的,这事实上完全是由仲雪怡自己制备出来的处刑道具……专门用来处死她自己的刑具。

安装在木质平板车上的是一根粗大的木桩,光滑的顶部雕刻成了龟头的形状,来过这里的嘉宾多少都见过几次这件道具,过去的时光里,不少先上演出女畜就是被这个巨大的木质假阳具砸入子宫,硬生生撞碎了内脏大出血而死去的,难道今天这只母蛇也要重蹈覆辙么?不……当然不是,就算仲雪怡不用任何力量保护自己的内脏,这根木桩也很难砸碎她的内脏让她死去。所以这根木棒已经经过了改造简单明快的蓝色魔纹呈直线从底部伸到头顶,本来光滑的表面上挖出了凹陷埋入了球形的乳白色石球,中央点缀着红色的小块宝石。在木桩的底部,一个小孔之中伸出了一根长长的引线,看起来这木桩内部还装了东西。

母蛇摇动着胯部来到了平板车上,她几乎能听到在自己的肚子里碰撞的瓶子发出的清脆的响声了,但是接下来会发生的,要比这样的碰撞更激烈。她沐浴在男人们充满好奇和欲望的目光中,走向了即将夺走自己一切的刑具。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中泛起了一丝犹豫,生的渴望源自本能,可同样她淫乱的肉体和灵魂在渴求着最后的快感,期待的欢喜最终压过了短暂的犹豫,因为这个决定根本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早已下好的。准备好的调料,准备好的魔道具,还有测算过的死亡方式,如果真的是一丝犹豫就能让她放弃,恐怕早就放弃了,所以她毫不犹豫的站在木桩旁边。

这根木桩的高度正好可以让她踮起脚尖后用阴唇亲吻那木质的龟头,就像其他的受害者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她并没有绑住四肢,也不需要作为下坠助力的铅球,这只母蛇将自己完成一切!

「嗯……火爆美女蛇的第一部,就是调味呢,为了让我刚才放进体内的调料能充分的调味,现在母蛇贱畜要好好的品尝一下这根木质的假肉棒呢!」说着,她抬起了双脚,灵活的脚趾像爪子一样抓住木桩,然后她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身体。看着台下的男人们,淫媚的吐息到:「哎呀呀,这么大的木棒,母蛇贱畜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然后,双足发力,带着她的一身美肉,超越了重力加速度的力量让那肥美的阴唇亲吻并吞噬那粗大的木棒,完全没有任何缓冲,就好像她就是想要毁掉自己一样,可是那蛇口一般的蜜穴并没有在木棒上撞伤,反而滑溜的吞入了木棒,但紧接着……

「啊哦啊啊啊啊!!」母蛇第一次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惨烈而痛苦的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却又带着魅惑的婉转曼妙。在那一瞬间母蛇的脸上出现了恍惚的神色,淫水通过肉壁和木棒的缝隙喷溅而出,金黄的圣水也随之喷出,母蛇的双手胡乱的挥动着,口中呻吟着毫无意义的哀鸣,她整个人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性的痛苦和欢愉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啊……大木棒……好棒!母蛇……母蛇的子宫里……诶嘿嘿……碎碎的……水晶……好像要把子宫弄坏了呢!母蛇贱畜要再加把劲了!」她迷乱的喃呢着,又一次抬起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又一次落下。

「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哀鸣带着一股淫靡的魅力,她的肉体完全被着痛苦的欢愉征服,极度的渴求着毁灭的快感,首当其中的就是她的子宫,那插入子宫的水晶瓶第一个被敲碎,水晶破片切割着她坚韧的子宫壁,然而接下来就被再次击中,木棒穿过她的阴道,撑开她的子宫颈,顶着粉碎的锋利的水晶碎片和刺激性的调料在她的子宫里撞击,让那些碎片镶嵌进了母蛇的血肉之中。

可是这女人,依然渴望着更多的折磨,她扭动着丰臀旋转着,木棒如同磨盘一样蠕动着,碾压摩擦着,同时也让她发出疯狂的哀鸣。

「唔诶诶!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人家的小子宫,小肉壶!咿呀呀呀!!破破烂烂!破破烂烂的啦!变成破布条了啊啊啊!」淫水已经混合着血水喷出了,她的子宫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呢?她自己也不知道了,但肯定已经破破烂烂了,甚至有可能已经碎掉了也说不定,她应该能真实的感觉到的,但此刻她能感到只有那种毁灭性的快感,死亡将至的快感。

于是,带着对更巨大的快感的渴望,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这只淫乱的母蛇再一次升起了身体,然后,再一次落下。水晶破碎的清冽响声,仿佛响彻了全场。那只母蛇扬起了头,就如同要发出什么巨大的哀鸣一样,可是却根本叫不出声,整个人的面容僵持在一个癫狂迷乱的狂喜之中。

「唔……唔……」她迷乱的呻吟着,似乎神智已经飞走了一样,可是很快她就又恢复了神智,毕竟这为淫乱的母蛇,可是有着水螅蛭蛇称号的女人呢。「哎嘿嘿……太舒服了,不过光是这样可不行呢,调料……调料得处理好呢!」她用自己的双手按在腹部的两道伤口上,草草处理了伤口,勉强粘合在了一起,毕竟她现在需要的仅仅是暂时的,不让这些调料溢出,仅此而已。伤口痊愈什么的,虽然还有那个能力,但对于将死的母畜来说,毫无意义。

「母蛇贱畜……现在要让调料,充分的混合哦!嘿嘿……呵呵……破碎的魔晶会把调料带入母蛇的血肉之中,这样就会变得十分……十分美味了啊啊啊!」又是一次撞击,打断了她的话。

「啊啊,不行了!不行……子宫!子宫要坏掉了……可是好舒服!好棒!啊啊啊!停不下来!!」就像真的失控了一样,就仿佛确实被那扭曲的快感吸引的不顾一切一样,这只淫乱的母畜一次次的拔起又落下。

「唔啊啊!唔啊啊!」她一次次的惨叫着,鲜血从菊穴和肉穴不断地涌出,起初还是红色的,很快就变成了夹杂着肉碎的粘稠物,还散发着奇妙的香气,果然是混合着调料了吗?

「唔诶!辣椒……哈……盐……烧起来了啊啊啊!」粉碎的水晶瓶的魔晶碎片不断的切割着,制造着伤口,在魔力的引导下划破,钻入她的美肉之中,引导着混杂着食盐,辣椒,胡椒,各种香料的调味品,刺激着伤口,如同燃烧的烈火不断的吞噬着母蛇的美肉,不断摧残着她的理智和神经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起落了,她也没法分辨自己的快感和痛苦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她的理智已经被粉碎,只剩下对欲望的无尽的渴望,机械的推动着自己的双腿,让自己一次次的用那根木桩锤击自己的腹腔。内脏早已被撕成碎片,愈合的伤口也再度被撕裂,现在每一次木桩的撞击都能直接让她的肺脏受到冲击。不仅如此,那两道本来不大的伤口,在木桩粗暴的冲击下已经变成了竖着贯穿整个腹部的伤口,她自己看不到也没有心思去看,但是那些男人们啧啧惊奇的发现,这女人的伤口内已经看不到任何内脏的痕迹,只有一片鲜红的空洞,还有哪一环套在木棒上的肉皮,那就是这只母蛇被撕碎的子宫套在木棒上的残留物了。

终于,母蛇的动作渐渐变慢,然后在最后一次撞击后,停了下来。她双目低垂,口角张开,舌头无力的吐在外面,满脸是干涸的精液,欢愉的泪水和失控的津液,那对蛇眸之中神光暗淡,似乎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活力,但也正是如此,这女人才在这极度欢愉后的疲惫中取回了一丝神智,她一只手抚摸着凸起的肚脐,那块肚皮现在承载着她全身的中立,甚至凸显出了龟头的形状。另一只手则抚摸着自己的阴蒂。她的动作很缓慢,可是身体的反应却很激烈,明明已经是濒死的,失去了气力的肉体,可是在阴蒂的刺激下,在手指的触摸下,依然颤抖着传达着欢愉的气息。母蛇知道,自己还能再享受一会,可是到那时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意识了,所以就是现在了。

「诶嘿嘿……」她的笑容有些呆滞,毕竟这女人的理智已经被击溃了呢!「各位……尊贵的来宾们!母蛇贱畜,最后的表演,要……开始了哦!」

说着,她的抚摸着阴蒂的手弹出了食指,燃气一朵小小的火花,那是相当简单的魔法,最多只能点燃纸张吧,但是拿来点燃特制防水的引线也已经足够了。

轻轻一弹,火花准确地落在了引线上。紧接着机关连锁发动,一道淡蓝色的透明护罩遮住了整个板车。

「诶嘿嘿,这样就不会伤到别人了,也不会弄得到处都是了……嘿嘿……嘿嘿」她痴傻的笑着,然后看到了那根燃烧的导火索,身体为之一振。

「诶诶?导火索烧起来了!呀呀!不行不行,这不是马上就要死,唔哦哦!要快!要快啊!」她哀鸣着,大家也很好奇,这只母蛇,难道在最后一刻反悔了吗?

「哦!噢噢噢噢!!」并不是。

根本就不是!

她又一次把自己抬起,然后狠狠的砸向了木桩,发出了凄厉的哀鸣,可是还没有停止,她的双脚紧紧地抓住了木桩,发力,把整个身体向下拉。

「唔……咕咕……额……」胡乱的呻吟着,木棍还在继续上升,镶嵌的乳白色石球闪烁着光华,里面的红宝石如同在燃烧一样,导火索也呲呲的燃烧着,紧接着,一道裂帛般的声音微微响起,母蛇的身体向下一沉。

「!!!」母蛇张开嘴,却只吐出了半个咳嗽,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也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木槌砸碎了她的胸隔膜,顶开了她的肺部,现在那个雕刻出的木质龟头,正顶在她的心脏上,她所剩不多的最后几次跳动中,都将感受到那木质的粗糙。

啊啊……终于要死了!终于死定了,这下子怎么都逃不了了呢,不过最开始就没准备逃跑啊,这种极致的快感,死亡的快感,毁灭的快感,她为什么要逃避呢?像她这种追求肉体的欢愉胜过一切的淫女痴女,怎么可能逃走呢!

不如说,她偏执的人为,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这种淫乱的死亡,才是最好的,也是唯一正确的结局啊!

「再见……」她低声的说道。

然后,轰!爆破的声音响彻了大厅。血色的红雾填充了淡蓝色的护罩内每一寸空间母蛇似乎发出了最后的哀鸣,又似乎没有,但那已经不重要了。护罩降下来的瞬间,人们看见那条肥嫩的美艳母蛇已经不见了,焦黑的平板车上满是燃烧的肉片,散发着美味诱人的香气,那火焰似乎也是燃烧着奇特的油脂一样,不一会就熄灭了,车板上满是金黄色的香气扑鼻的美肉,还可以看到母蛇的手脚散落在地,一些大块的骨头上还带着肉丝,那颗美艳的头颅,不只是早有预谋还是偶然的幸运,竟然保存完好,只是溅上了一些血迹而已,仔细看的话,那双眼眸似乎还有一丝神采,可却正在渐渐的,无可避免的黯淡下去。

「各位嘉宾们,火爆美女蛇已经完成了,请等待厨师们装盘,一会还有美味的蛇骨汤供大家品尝!」说着,主持人走上台,拾起了美女蛇的头颅,提着长发,对着观众们。

「各位,希望你们喜欢今天的演出和美食,那么和我们的蛇公主道别吧!」顿时,台下响起了一片赞叹之声,紧接着掌声雷动,残存在那颗头颅中最后的神智看到了这一幕,脸上挂出了甜美而骄傲的笑容,就此定格,化作了永恒。

人们不仅禁想,或许在最后一刻,这只美女蛇的脑海里存在的,还是欲望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