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送道为作者的小说 送道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都是月亮惹的祸 都是月亮惹的祸

    进入夏天后,云城就开始进入雨季。有时间雨是忽然而下。城市笼罩在一片雨雾中。  周一上班,林玉兰就看到走廊远远的走来了两个人。她认得是管人事的刘处长,后面是个年轻的男人,高高的个子。看样子刘处长正在把年轻男人介绍给各科室的人。林玉兰心想是新来的人吗?怎么刘处长亲自带着他来介绍,多半是有背景,也许是哪位领导的孩子。

    送道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都是月亮惹的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都是月亮惹的祸》,是作者送道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进入夏天后,云城就开始进入雨季。有时间雨是忽然而下。城市笼罩在一片雨雾中。  周一上班,林玉兰就看到走廊远远的走来了两个人。她认得是管人事的刘处长,后面是个年轻的男人,高高的个子。看样子刘处长正在把年轻男人介绍给各科室的人。林玉兰心想是新来的人吗?怎么刘处长亲自带着他来介绍,多半是有背景,也许是哪位领导的孩子。

《都是月亮惹的祸》 第18章 免费试读

进入夏天后,云城就开始进入雨季。有时间雨是忽然而下。城市笼罩在一片雨雾中。

周一上班,林玉兰就看到走廊远远的走来了两个人。她认得是管人事的刘处长,后面是个年轻的男人,高高的个子。看样子刘处长正在把年轻男人介绍给各科室的人。林玉兰心想是新来的人吗?怎么刘处长亲自带着他来介绍,多半是有背景,也许是哪位领导的孩子。

进了办公室,林玉兰倒了开水。

不一会门被推开了,刘处长满脸堆满笑容,口中说道:「小乌,这是林处长的办公室。你以后就在林处长手下工作」。

林玉兰忙起身来,笑道:「这位是?新来的吗?」

刘处长说道:「新来的小乌,这是林玉兰,林处长,是我们局的骨干。小乌你以后要多向林处长学习。」

李伟民的手轻轻地环抱住林玉兰丰满的腰,林玉兰就感觉到李伟民的手在挑逗似地揉捏着她腰上的肌肤,她心中就猛地涌出来一股厌恶,把胳膊用力一挣,推开李伟民的手,口中恨恨地骂道:「你抱什么抱!你找骂啊你!滚开点!」李伟民听了只是得意地一笑,就松开了手。

李伟民起身去打开房间的窗帘,外面已经暗了。从玻璃透进来几束灯光。在屋子里面柔和的暖色灯光下,林玉兰坐在沙发上面一动不动。她看出来李伟民很得意。

李伟民的得意都写在脸上了。他终于得手了,这个高大丰满的女处长,以前是他不敢去想的。现在居然会趴在他的身下,被他的鸡巴任意地捅到流出淫液。她忍气吞声,在过程中她的反抗是象征性的,当他把鸡巴插进她的肉穴后她的反抗就变得微弱了,甚至她是默许和接受了他。也许是因为他把她搞得失控了,她的肉体居然被他搞得神魂颠倒,甚至于高潮了?

此刻的林玉兰,内心真正担心的是以后怎么办?如何面对李伟民?如果李伟民还来纠缠不清,自己该如何办?如果自己拒绝,会发生什么?维本知道了怎么办?维本已经容忍了自己和乌涛的事情,如果他发现自己和伟民有关系,对他的打击恐怕太大了。自己又怎么忍心去伤害宽厚的维本?

林玉兰想着,忽然对自己生起气来了。她为自己没有坚决推开他生气,为自己的软弱生气。为自己肉体的快感生气,她甚至感到羞耻。她心中骂着自己,你真不要脸!居然会配合流氓占有自己的身体,你为什么不反抗?你为什么会有兴奋的感觉?

不要脸啊!林玉兰!

李伟民去拿了饮料和水果放在桌子上。看着坐在沙发上面的林玉兰心事重重的样子,李伟民就笑道:「你在想什么?玉兰」。

林玉兰不看他,说道:「你管我呢?我想回去了。你们俩的事情我以后再也不管了。你们爱离不离。与我没关系」。

李伟民听了,微微一笑。他当着林玉兰的面,就打电话叫魏秋月过来吃饭,他打开免提,对着手机说:「玉兰她在我这里,你快过来吧。我们一起吃饭」。

魏秋月听了似乎心情立刻就好起来。她笑道:「是吗?玉兰她怎么在你那啊,那好啊。我马上过来」。林玉兰在一旁听着这夫妻俩的通话,心里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一直到六点,林玉兰在酒吧里面看到魏秋月和赵维本一起从大门进来。赵维本远远的向她笑眯眯地招手。林玉兰心里奇怪,赵维本什么时候来云城了。这多半是魏秋月俩口子搞的名堂。

林玉兰和魏秋月站在卧室中,魏秋月笑道:「玉兰,亏了是你,李伟民算是回心转意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林玉兰说道:「你也别谢我,只求求你们以后别找我了。你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我再不管你们的事情了」。

魏秋月一笑,从后抱住了林玉兰的腰,笑着说道:「好妹妹,咋这样说呢。我都不知道该咋疼你了。你劝李伟民这混蛋一定费了不少劲吧?李伟民这混蛋他怎么就听你的话了?」

林玉兰脸微微一红,说道:「他也不是一定要离婚 ,只是抱怨你们在一起时间少了。你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魏秋月笑道:「那我以后更得看着李伟民了。唉,你来云城联系了乌涛没有?」

林玉兰脸红道:「联系他做什么?我可没那个闲心」。

魏秋月听了口就撅起来,笑道:「好个无聊的正经女人!都已经被人家给捅了下面的眼眼了,还嘴硬呢。你不想他我还想他呢!乌涛还真是个好男人。可惜的是我没有留他电话。我怕你多心」。

林玉兰听了扑哧笑道:「又来了,这话你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觉得无聊吗?你想找他你自己去找就是了。你们又不是没干过那种事情?就差当我的面了。我联系乌涛做什么呢?他现在过的好好的,我去找他不是给他添麻烦吗?再说了,他现在有漂亮媳妇了,还记得我这样的半老徐娘吗?我才不去自讨没趣呢。」

秋月笑眯眯地听着。一会笑道:「搞半天你是这样想呢。你不好意思找他,我可好意思找他。」说完就去桌上拿了玉兰的手机,玉兰就要抢回来,却被秋月一手挡住。

林玉兰只得红着脸,立在一旁看着魏秋月拨乌涛的电话。心里面又是期待,又是惶恐。七上八下的不安。魏秋月笑眯眯地拿着手机,打开了免提,房间里面都听到手机拨号的声音,可是一会却只听到乌涛手机里面传来忙音。

林玉兰的脸上笑容立马消失了,变得阴下来。魏秋月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尴尬地又连拨几次,可是却始终都是忙音。

魏秋月就把手机扔到桌子上面。说道:「这什么狗屁电话?乌涛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接电话」。林玉兰不吭气,心里却明白秋月是在安慰她,才这样子说话。

魏秋月看着林玉兰阴沉着的脸,忽然就笑起来:「哎呀,玉兰,瞧你,多心了吧?乌涛肯定是有事情忙,要不就是不方便接电话。你呀,就是多心!这么多年了,你这多心的毛病就是改不了」。

林玉兰抿抿嘴,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笑容。魏秋月看了却忍俊不禁地说道:「玉兰啊,你这笑咋比哭还难看呢」。

林玉兰就呸道:「那你要我怎么样啊?啥话都是你在说。我不让你打电话,你偏要打。结果咋样?别人不接!自己还不痛快。自找的!」

魏秋月笑道:「你这心眼是越来越小了。乌涛不是你想得那样子。你对自己也太没信心了。我就不相信乌涛舍得了你?」

林玉兰呸呸道:「越说越离谱了,我是有家有老公的人。我还要他舍得?我才不在乎他呢」。

魏秋月听了却笑着摇头说道:「假话!玉兰,我看你是真喜欢乌涛了,女人的话都是反的。」

林玉兰笑道:「你说我吗?那你喜欢秦风吗?」

魏秋月笑道:「我才不喜欢他呢,我呀,好男人我都喜欢。就是不喜欢秦风。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玉兰笑道:「我还不了解你?你是个水性杨花的主,谁能拿得住你?」

魏秋月起身去浴室,说道:「我不跟你说了,我得洗澡了。你洗澡不?要不一起来,我给你搓搓?」

林玉兰犹豫下,说道:「那你等我一下」。

第二天,林玉兰和魏秋月从卧室走下楼,看着李伟民和赵维本坐在沙发上聊天。

林玉兰笑道:「你俩聊啥呢,又是说钱吧」。

魏秋月笑道:「李伟民一天到晚的就是知道赚钱。家都不知道回。也不知道赚那么多钱有啥用处」。

李伟民听了脸不悦,说道:「我要是没钱,你能过上现在这日子?你能这么逍遥?随便买衣服,到处玩?」

魏秋月呸道:「娘的,说得好吓人!离开你我还不活了?切!」

林玉兰见状,忙插话道:「哎呀,不说那些话!今天我过生日。不许说那些不高兴的话。维本,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四人收拾收拾就鱼贯而出,下楼坐上车。伟民开着越野车,一会就到了市中区的江中鱼大酒楼。酒楼外面是个很大的仿古牌楼,上面写着"江中鱼"三个大字。

从大门迎出来的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是酒楼的老板邱远。邱远忙与几人打招呼。看到伟民,邱远大笑起来,一脸的笑容迎上前抱住了李伟民,大笑道:「兄弟!多久不见你了。我听维本说你买了房子。你也不来照顾照顾我的生意」。

李伟民忙笑道:「不是我不来,实在是没有时间。我也是很少回来的」。

邱远笑道:「以前就不说了,以后你一定要经常来」。

赵维本在一旁惊奇道:「你们俩人怎么这么熟?」

邱远大笑道:「我们以前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上学时也在一起。老哥们了!」

几人边说着就上楼。酒楼的装修非常豪华,地上铺着地毯,墙壁上面挂着油画。走廊里面回响着舒缓的音乐。

邱远带他们进了一间雅间,闭了门说道:「今天你们吃饭是什么由头?」

李伟民笑道:「玉兰今天的生日。我们就是来给她过生日来了」。

林玉兰忙笑道:「说什么呢?多大人了,还过什么生日,过一天少一天的。你别听他的。就是朋友随便聚聚」。

邱远笑道:「明白了。好说,既然是林处长过生日。那今天算我请客。机会太难得了」。

林玉兰说道:「那怎么行?让你破费?」

李伟民笑道:「就让他请,玉兰你可是帮过他大忙的。今天算是老邱还人情吧」。

邱远忙说道:「就是就是。没有问题的。我太荣幸了。你们坐,我去安排一下」。

伟民笑道:「你随意就行,别整复杂了」。

不一时,十几盘菜就端上来。林玉兰就看着一桌子的菜,对着进门来的邱远,笑道:「你今天整的这是全鱼宴了」。

邱远笑道:「就是,都是和鱼有关系的。老实说,鱼可是现在最好的东西。我们的鱼都是野生的。没有污染,味道极好。别客气了,大家动筷子吧。看看味道如何?我这的厨师可是从云城带来的。以前是市委招待所的,专门给领导做饭的。今天做的是鲟鱼。很嫩的。一桌人就齐夹菜大吃起来」。

邱远笑道:「我今天这桌菜,都是绿色环保的,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

李伟民就说道:「果然是好味道,只是缺了一样东西」。

邱远不解道:「缺了什么?」

伟民笑道:「美人!」

邱远摇头说道:「此话差了!今天这桌上不仅有美味而且有美人儿!难道林处长和秋月不算美人儿吗?」

李伟民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林处长和我老婆当然是美人儿了。只是还缺了。你当我不知道吗?你邱远去年就娶了个年轻媳妇,听说才二十出头,哈哈」。

邱远听了大笑道:「伟民果然是消息灵通,确有此事。不过我这媳妇不住这里,她在云城。说到云城,现在可是事情多得很,自从换届后,有人下台有人上台,真他妈的像走马灯一样。听说乌市长的儿子现在都是副局长了。真是他妈的坐直升飞机了」。

林玉兰听了一愣,心道这也太快了吧?乌市长是深谋远虑的人,这对乌涛可没有好处。

林玉兰正在想间,邱远笑道:「你们一定想,是不是太快了,不怕基层有意见吗?其实别人早想到了,乌涛现在调到了景城开发区了,那里很多人不知道他底细,这样子提拔当地也没有人说了。你说这领导想得多周到。这领导的儿子又是领导,以后就成了领导世家了。老百姓妈的就更没有戏了。这成了谁的天下了」。

李伟民笑道:「你管得了吗?还是赚钱要紧,把钱搞到自己钱包里才是要紧事情,其余的都是扯淡!」

一桌人边吃边聊天,不觉得就一直吃到天完全暗下来。大家喝酒喝得都有些昏昏沉沉了。

邱远说道:「伟民还是和以前一样,酒量没少。」

李伟民拍着赵维本的肩膀笑着说道:「老赵的酒量长了,以前就三两,现在喝半斤了。厉害!」

赵维本脸色红润,笑道:「哪里哪里!比你我可差远了。」

三个男人笑着说笑一会。大家就一起下楼来,邱远看着四人上车走远了,才上楼去了。

回到家,魏秋月带着几分醉意,拉着林玉兰的手笑道:「今天晚上我和玉兰有话要说。你们两个男人自己休息吧,别等我们了」。

李伟民斜眼笑道:你不用说我就知道你要这样说了,你们不用管我们的。

魏秋月白了李伟民一眼说道:就你聪明,别人都是傻子。说完和林玉兰笑着手拉手上二楼去了。

魏秋月和林玉兰进了房间就把房门关上。林玉兰看着魏秋月笑道:你今天可是喝多了,脸上红霞飞了。

魏秋月走到镜子前看看笑道:还真是有些红润,玉兰你也喝了不少,你怎么没事?林玉兰笑道:我就是不容易脸红,所以别人都说我喝得,其实已经不行了。

秋月说道:「今天的鱼真是不错。唉玉兰你瞧那个邱远咋样?」

林玉兰说道:「我和他不熟悉。你家伟民和他不是很熟悉吗?」

魏秋月摇头道:「来往也不多,那人是个暴发户,就这几年突然就富了,不知道他是咋整的。伟民说他路子野得很」。

魏秋月看林玉兰把包放下,又拿出手机看着。魏秋月笑道:「咋了?谁打电话了?」

林玉兰说道:「没有,赵青发个短信过来。问我们在干什么?」

魏秋月奇怪道:「那乌涛一直都没有给你回电话吗?」玉兰摇头。

魏秋月就把玉兰的手机拿过来反覆看了。纳闷道:「这就怪了。难道他换手机了吗?」

玉兰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失落道:「不说这事了」。秋月却又在拨乌涛的手机,听到的却依然是忙音。秋月又拨了几次,无奈地放下手机。

魏秋月看玉兰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笑道:「你又在想什么?别多想了。走,我们去洗个澡。洗了睡觉了。」

林玉兰一笑,也起身来。魏秋月就牵了林玉兰的手,二人就进了浴室。

魏秋月和林玉兰在浴室里面脱光了衣物。魏秋月就去打开浴缸里面的水,又打开淋浴器,魏秋月拉着林玉兰站到喷头下面,林玉兰笑道:「昨天才冲了,今天又冲。整那么干净做什么?」

魏秋月笑道:「干净了才好吃呢」。

魏秋月去拿了沐浴液,在林玉兰身体上面遍涂了,就搓起来。

魏秋月搓到林玉兰丰满白皙的乳房时,林玉兰脸红道:「别搓那儿了」。

魏秋月笑道:「怕什么,你这大奶子,我又不是没摸过。摸摸又少不了什么?乌涛都可以摸,我为什么不行?我今天就偏要摸摸」说着就手去故意揉搓起来,弄得林玉兰脸上红润起来。口中低声道:「讨厌鬼!」

魏秋月听了越发得意忘形,手就下去,摸到林玉兰的肉穴口,玉兰猛然被刺激得腿一软,忙拿住秋月的手。又急又羞道:「讨厌!怎么摸那?你疯了吗?」

魏秋月却笑不停,一会把嘴巴附在玉兰耳朵上说道:「一会我给你好好玩玩。保准你舒服得很」。

林玉兰脸一红说道:「又说疯话了。我可没你那么不要脸。女人你也玩,真是变态啊你」。

魏秋月嘿嘿笑个不停,一会说道:「你才知道我变态啊。那你真是眼光太差了。我可是什么都不在乎,不像你那么正经」。

林玉兰听了也笑不停,自己就扭着雪白的大屁股跨进浴缸里面了。

洗了好一会,魏秋月才和林玉兰上床休息。林玉兰身体上裹着浴巾,魏秋月去取下来。林玉兰裸露着雪白如玉的肉体,魏秋月看着笑道:「玉兰你好白,难怪乌涛会喜欢你呢。」

林玉兰听了哼道:「你又提他做什么。我可不想搭理他了」。

魏秋月一笑,将自己身上的浴巾扔到床下面。又转身到床头柜子里面拿个东西出来。

林玉兰笑道:「你做什么呢?」

魏秋月笑道:「等会告诉你。转身过来,就把林玉兰的两条雪白大腿分开弯曲起来。林玉兰心里虽然不知道魏秋月要做什么,却也能猜出几分。

魏秋月把那个粉红色的东西压住林玉兰的阴唇,然后打开了电源开关。突然之间的震动让林玉兰一惊,雪白圆滑的大腿收缩一下,魏秋月忙按住了。

林玉兰只觉得自己的肉穴不断地被发痒,她红着脸低声道:「秋月,你拿什么东西在我下面弄?」

魏秋月笑道:「是个跳蛋。舒服吧?」

林玉兰笑道:「跳蛋是什么东西?我下面怎么这么痒?」

魏秋月笑道:「这是个好东西吧。能震动的。嘿嘿」。说着又把震动级别加大。林玉兰猛然被刺激,就哎呦一声叫起来。

魏秋月见林玉兰动情了,就笑着一手去抚摸林玉兰的乳房,一手在下面按住跳蛋。

林玉兰猛然夹紧了大腿,手抱住身边躺着的秋月的光身子。魏秋月忙贴住了林玉兰的身体。把自己的乳房按住玉兰的乳房,互相摩擦着。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林玉兰的口中不停地发出颤抖的低吟。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魏秋月听了是林玉兰的手机,就把跳蛋递给林玉兰,玉兰拿了自己就放在自己的肉穴口。

魏秋月下床去拿了林玉兰的手机,一看是乌涛打来的。心道这小子终于回电话了。秋月回头看玉兰正光着雪白的大屁股,侧身躺在床上面,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紧紧夹住了跳蛋,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口中呻吟不止,正在得趣。

魏秋月一乐,拿了手机就去房门外面。

乌涛急道:「乾妈你在哪儿?」

魏秋月笑道:「干儿子,你终于想起回电话了。」

乌涛一下就听出是秋月的声音,忙道:「魏阿姨,我乾妈不在吗?她有什么急事情吗?」

魏秋月笑道:「她也没有什么急事,就是想你了。她在云城想见你一面。你这会有空没?」

乌涛说道:「这会太晚了,明天吧。你们在忙什么呢?」

魏秋月嘿嘿笑道:「你乾妈想你想得都不行了」。

乌涛笑道:「魏阿姨,你又在开玩笑了。她怎么想我了?」

魏秋月压低声音,暧昧地笑道:「你不相信?我告诉你,她这会在手淫呢,你信不?」

乌涛那边停了一会,说道:「我不信」

魏秋月笑道:「那你别挂电话,我让你听听」。

魏秋月拿着手机进屋,轻放在床头柜上。魏秋月爬上床,反身坐到林玉兰身体上,手去拿了林玉兰手中的跳蛋,就直接插入林玉兰肉穴中。

林玉兰哎呦叫一声,身体就涌动起来,口中不停说道:「不要!不要!秋月」。

魏秋月气喘吁吁道:「玉兰,你就当这会是乌涛在干你」。

林玉兰夹紧有力的大腿,眼睛迷离说道:「乌涛你快用力!快点用力日我」。边说着,林玉兰高大丰满的身体越发亢奋,像蛇一样扭动起来。

魏秋月看着床上林玉兰的淫态,忽然咧嘴笑道:「玉兰,乌涛刚才打电话来了」。

林玉兰一惊,涌动的身子就猛然停下,喜道:「真的吗?」

秋月笑道:「当然真的了,他说他想你得很,想日你」。

林玉兰呸道:「去你的!一听就是你胡编的,乌涛他才不会那么说话呢」。

魏秋月嘿嘿一笑:「你不信是吧」。魏秋月伸手从柜子上面拿过来手机,笑道:「乌涛,你刚才都听到了没有?我没说假话吧。你再不救火,你乾妈就要骚得不行了」。

林玉兰听了顿时无地自容。她万万想不到魏秋月居然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自己刚才的浪态让乌涛听了个清清楚楚。秋月这浪货真做得出来,以后自己怎么好意思见乌涛的面啊。

魏秋月看着林玉兰的羞态,一脸坏笑看看玉兰,对着手机说道:「乌涛,你乾妈现在害羞得很。她犯骚被你听到了不好意思得很,这个假正经!你要和她说话不?」说完魏秋月把手机递给林玉兰。

林玉兰含羞带辱的拿着手机,半天才羞嗒嗒地说道:「乌涛,你在忙什么呢?」

乌涛笑道:「没忙什么,就听你们在床上玩了」。

林玉兰害羞道:「去你的,坏死了你。你和魏秋月合伙整我,是吧?」

乌涛笑道:「哪有的事?你多心了。她是好心想让我早点来见你。明天你不走吧,明天下午我们在市郊区见面。就是以前我们去过的那个地方」。

林玉兰笑道:「好吧。那里倒是安静」。

放下手机,林玉兰就猛地起身扑到秋月身体上面,把秋月压住。

秋月就叫唤道:「哎呦,做什么你?」

林玉兰气喘道:「叫你使坏!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女人就笑着在床扭成了一团,两具雪白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已经是深夜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