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少年的欲望lvmvlv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少年的欲望 少年的欲望

    三个男孩,因为家庭环境的因素,他们心智早熟,做事沉稳阴险,但脱不了少年人的范畴,他们会选择好欺负的目标,害怕风险危机,会暗地里下手,会互相攀比,会互相分享自己的好东西。想要下手,会从同伴那里寻求鼓励支持;得手后会向同伴炫耀,分享;迷惘时,会向同伴寻找答案。他们不会和父母老师交流这些私密的东西,而是在自己的小团伙内私下沟通。随着逐渐长大,会发生变化,慢慢走向各自的不同。因此,一开始,他们挑选的目标肯定是风险小,容易搞定的,后面随着一次次得手,而逐渐胆子变大,向比较困难的目标下手。三个人会有相互交集,共享的一

    lvmvlv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少年的欲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少年的欲望》,是作者lvmvlv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个男孩,因为家庭环境的因素,他们心智早熟,做事沉稳阴险,但脱不了少年人的范畴,他们会选择好欺负的目标,害怕风险危机,会暗地里下手,会互相攀比,会互相分享自己的好东西。想要下手,会从同伴那里寻求鼓励支持;得手后会向同伴炫耀,分享;迷惘时,会向同伴寻找答案。他们不会和父母老师交流这些私密的东西,而是在自己的小团伙内私下沟通。随着逐渐长大,会发生变化,慢慢走向各自的不同。因此,一开始,他们挑选的目标肯定是风险小,容易搞定的,后面随着一次次得手,而逐渐胆子变大,向比较困难的目标下手。三个人会有相互交集,共享的一

《少年的欲望》 (47)轻薄熟女老师 免费试读

星期二晚上奸污了我的地理老师许越之后,我躺在床上回味熟女老师的美妙滋味,却忘了林美英,可怜的林美英找不到我,又不敢打电话,整个人差点没急疯了。星期三又被分到外校,而且是很偏僻的地方监考,这一般都是倒霉蛋的差事,林美英自己人知自家事,只能咬牙认了。星期三晚上我再度奸淫了许越,而此时的林美英终于忍不住了,在晚上打电话给我。

我已经回到家中,看到林美英的电话才想起,“擦,都忘了这事了,”但我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林老师,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给我打电话。”

我的语气很平静,但林美英却惊慌失措,“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我很担心……”

我打断林美英的话,“错了就是错了,不准找理由。”

我对自己的老师如此不客气,可两人都觉得理所当然,这两天被我晾着,林美英也没闲着,想尽办法打听消息,更知道我的能量,“是,是,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知错就好,不过,犯错是要接受惩罚的,”我就像猫戏老鼠。

“惩罚?什么惩罚?”林美英疑惑的反问。

“哼,不想接受惩罚吗?”我的语气陡然加重。

“接受,接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变得很奇怪,甚至有点邪恶的感觉,林美英却别无选择,只有压下心中不祥的预感,先答应下来。

“那就好,先这样吧,”先给她点希望,“明天你就能看到转机了。”说完不再给林美英机会,挂断电话。

忐忑不安的林美英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还得按时上班。考完试,学生周四周五放假,老师则得加班加点改试卷,这次全县联考,设置了多个阅卷点,抽调各校老师参与,周五开始阅卷。林美英本以为自己又会和监考一样,被打发到最差的地方去,不料最后自己竟然留在了本校的阅卷点。听到这个通知的时候,林美英愣住了,继而反应过来,所谓的转机来了。本来留在自己学校是最轻松的,只有领导喜欢的老师才有此待遇,可今年我们学校不同,要分校提拔一批人,这批将要被重用的就需要做出表率,至少样子上过得去,于是他们就被派到了最偏僻,条件最差的地方,像许越,刘娟瑛,滕芷清,关琳琳一个不拉都出去了。当然,领导不喜欢的一样被打发走了,留在本校的就剩下那些不上不下的。

林美英觉得这是个转变,可又怕是自己的错觉,患得患失,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一个相熟的老师主动走了过来,然后又有别人前来闲聊。前些日子,林美英主动上门,大家都借口有事避而不见,越是消息灵通的越明显,可今天,这些同样消息灵通的人居然主动上门,林美英知道,王安发力了,自己的事情有希望了。可一想到王安少年老成的样子,还有那要进行惩罚的轻佻口吻,林美英乌云满面,她不是小孩子,也不是那种单纯的人,她知道现在这个年代少年的早熟有多明显,尤其是这种有钱有势的人家,说必定早就尝过女人的滋味了。可林美英也只能悲哀地承认,她对此毫无办法,为了自己的儿子,即使有什么屈辱,也只能忍受,最多想办法用自已仅剩的唯一的本钱,为自己和儿子多谋取一点利益。林美英对自己的本钱还是有点信心的,也曾经接到过这方面的暗示,但她都咬牙拒绝了,可这次不同,王安是教育局长的儿子,哪怕不能成事也能坏事,更何况他现在也展现出了一定的能量,至少情况好转了。林梅英暗自决定,如果王安能办成,那就不用讲了,自己认了。如果王安不能成事,那自己就去陪某个恶心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王安那里大不了陪他一次,接受他所谓的惩罚,让他不会坏事。

我自然不知道林美英的想法,女人对我来说唾手可得,可我更喜欢那些良家少妇,熟女人妻,一面玩弄一面欣赏她们幽怨无奈的神情,看着他们一步步的堕落。今天是周四,放假,妈妈反而更忙了,一大早就出门了。我则懒洋洋的坐在家里沙发上,林美英今天就能感受到重回人间的感觉,老师的任命下星期一就会出来,要迅速安排,便于开展工作。学生分班的具体名单要到下学期开学前才公布,自然会有许多人在这期间做工作。林美英下星期一就能看到自己的任命,她都没问题,儿子自然更没事,不过按照国人锦上添花的习惯,林美英这周就能知道具体的安排了。

“哎,这几天老师们忙的团团转,我的小兄弟要受苦了,看来我的藏品中要加上几个非老师类的了。”王纯是张昌的,偶尔操操还行,不能霸占。人一无聊,就开始胡思乱想,如果是普通人,也就是想想,可我的胡思乱想,却随时可能变成真的,让无数女人堕入深渊。

我选了文科,新校区文科就一个重点班,我自然是在这个班,同学有哪些人还不知道,下星期一填文理科选择表。可老师有哪些人可是一清二楚的。

语文老师关琳琳,她本就是重点班的班主任,这次跟着去了文科班。唐影有次闲聊问过我关琳琳水平如何,我自然是称赞有加,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在非正式场合就被定下的。数学老师还是老熟人,田甜,文科班的数学老师自然比不过理科班,但是重点班又不能太寒酸,于是处于中上的田甜就被安排到了这里。英语老师滕芷清,重点班非她莫属,这里面也有我的一点私心,不然她有可能教理科重点班去了。政治是文科的重点,徐薇不再教我们了,她去教理科重点班,我们班换成了教研组长亲自抓,韩立婕,今年四十一岁,身高175,丰乳肥臀,但是教学严厉非常,我没见识过,但听说可能常年带文科班,对女生格外的不客气,当然,男生也没好到哪去,这是来自张昌的情报,我都没亲眼见过这位老师,张昌倒是信誓旦旦的告诉我,值得一操。地理老师是我刚刚上手的许越,滋味美妙。历史老师还是张晔,这也是让我郁闷的一件事,我是越来越邪恶,没有节操了,玩个女老师完全不在话下,真正担心的是怕惹出麻烦,我连自己的姨妈都上了,还天天惦记自己的妈妈,会在乎一个副校长的老婆,我只是怕麻烦,万一被捅到妈妈那,我的好日子可就彻底没了,说到底,是我的谨慎个性发作了。生物、物理、化学只上一年,然后进行会考,虽然是重点班,也只安排了中上的老师,没有安排最好的老师,最好的老师都在理科班,所以刘娟瑛不教我们。化学老师罗珊珊,二十七岁,教学水平很不错,但我关心的不是这个,在我的印象中,这个老师只是走在路上碰见过一两次,挺时髦的,会打扮,身材脸蛋都不错,听说还没男朋友,好多人在追。物理老师万雯,执教才一年,今年二十九岁,博士学历,算是学校少有的最高学历的老师,女博士许多人闻之色变,但龚纯和我说过,哪里都有奇葩,女博士里也有很多不错的。万雯专心工作,连男朋友都没谈,她长得娇小玲珑,身高不到一米六,还有点天然呆,但是讲课很厉害,我对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胸前那和身高不成比例的雄伟。生物老师李诗韵是个知性眼镜娘,身材高挑,足有一百七十公分,可我敢保证,我绝对之前没在学校见过她,后来一打听,外校调来的,能力很强,但毕竟才来,所以先在我们这过渡一下。体育、音乐、美术是强制要求,必须要有,音乐、美术高三撤销,体育则是一直上到毕业。体育老师不是张媛,而是另一位,也就是我曾经惦记的那位怀孕的女老师,也姓张,叫张洁,不过她有产假,张媛先暂代半个学期,体育没人关注,有老师上课就行。美术老师是个小姑娘,叫胡萱,才二十三,因为这两年强制要求不能把美术课变成语数外才招进来的,属于可爱型,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性格也很活泼开朗,喜欢玩闹,像个大孩子。音乐老师是苏颖,李明玥知道后只怕又要恼火了,不上班的人依然有不错的位置,但我乐于见到这一幕。

盘算了一圈,我惊奇的发现,居然都是女老师,还个个都长得不错,也难怪,学校男老师本就相对较少,都在理科班那边了,文科班男生都没几个,更别说男老师了,往届文科重点班五十个人左右,男生绝对不超过双手之数,最少的时候只有两对。而教唯一的文科重点班的老师,水平自然是一个方面,如果水平相差不大,那可考虑的因素就多了,外在的气质肯定是一个方面。这也是我喜欢找女老师上手的一原因,长期在学校养成的知性气质,对我来说有很大的诱惑力。将一个个外表端庄知性的女老师按在胯下奸淫,挖掘出她们不为人知的淫荡面,很有意思啊。眼下刚把许越吃到肚子里,林美英也成了我嘴边的一块肥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我一时也有点茫然,炎热的天气本就懒洋洋的不想动,难道就这么宅在家里,浪费美好的时光?我纠结万分,最后开始打电话给张昌和龚纯,看他们有什么打算。

先打给张昌,龚纯这小子没事就喜欢赖床,估计还没起来呢。结果令我相当的无语,张昌半天才接电话,劈头盖脸把我数落了一通,他好不容易刚睡着,被我吵醒了,我只好连连赔罪,一问才知道,昨晚夏阿姨和几个朋友聚会,心情苦闷无处发泄的夏阿姨拼命用酒精麻醉自己,很快就醉的不省人事,朋友们只好把她送回家,对夏阿姨憋了一肚子火气和欲望的张昌迫不及待的在大门内侧就对自己的妈妈开始了侵犯,意识模糊的夏阿姨毫无抵抗之力,大门、沙发、房间,处处留下张昌奸淫自己妈妈的痕迹,最后搂着妈妈在父母的房间里沉沉睡去。

临到天亮的时候,张昌醒了过来,看见赤身裸体躺在自己怀里的妈妈,感受着熟女母亲丰腴的肉感,又开始了新一轮征伐,刚刚才结束去睡觉。

“好吧,我错了,不该打扰你,你妈没被吵醒吧?”张昌此刻将性感迷人的母亲搂在怀里,“没事,昨晚喝了那么多,加上被我干了一晚上,现在还睡得跟死猪一样。”电话里传来几声啪啪声,“打了几下屁股,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羡慕的叹了口气,“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拜拜。”昏昏欲睡的张昌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接下来,我对是否给龚纯打电话有点犹豫了,不要再打扰别人,尤其这小子喜欢赖床。可再想想,不能厚此薄彼,打了一个,另一个也不能落下,电话打过去,龚纯居然立刻就接了,神清气爽,完全不像没起床的,“打电话给我干嘛?”语气轻松愉快。

我眨眨眼,情况不对啊,“咦,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有事啊,”龚纯挺兴奋的,“今天休息,林月和王倩这两天不是轮流照顾我嘛,我就以感谢的名义邀请她们来做客,两人一起来哦。”我木然而立,邀请她们一起来挨操呢,双飞性感熟女舅妈,这小子越玩越纯熟了,“呵呵,那真是恭喜你了,我就是问问你今天有什么打算,既然都安排好了,那就不打扰你了。”

“哦,不和你说了,她们来了。”我也听到门铃声了,羡慕嫉妒恨的挂断电话。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啊,论起玩的女人,我不比他们少,可是一个专属的,随叫随到,可以暖床的却没有。龚纯独自居住,毫无问题,张昌把自己的妈妈搞定了,每天搂着漂亮妈妈就够了。可我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谁叫我上头还有个母上大人了,还是那种短期绝对搞不定的。唯一的好消息是,妈妈事业一帆风顺,有望更进一步,带来的效果就是妈妈在家的时间更少了,妈妈说以后一段时间极为关键,能不能在短时间内再上一个台阶就看这段时间的努力了,场内的加场外的。其实不只是妈妈,而是我们这一个阵营能不能有更大的收获。妈妈最近开始频繁的联系家里的其他人,以此为纽带,整个我们这边的人都开始活跃起来。虽然昨晚说大局已定,但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掉以轻心,越是临近最后时刻,越是可能被翻盘,所以此时妈妈她们反而更忙了。妈妈在外面跑的非常勤快,晚上回来特别迟,有时都不回来,妈妈甚至说要考虑是不是找一个保姆了,但因为我的反对和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作罢,可我的自由支配时间大大增加了,只可惜暂时没什么特别好的机会和妈妈独处,进行进一步的攻略了。想想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叹了口气。

看来这两个家伙今儿个都要在家里享受美人在怀的感受了,可我怎么办?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我想了一会,打了个电话给王纯,看看她能不能上门服务,王纯很遗憾地告诉我,今天她带儿子去参加亲子活动了,傍晚才能回来。挂了电话,我有种女人遍地,却一个也碰不到的感觉。

纠结许久,我终于下定决心,上街,这几次都是上街有了意外的收获,没准今天也是这样。说是这么说,可是看着外面骄阳似火,我还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下定决心出门,出了门我就后悔了,真热啊,但都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出门了。

出了门,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是满身大汗,走到学校附近,再也忍不住钻进了附近的冷饮店里,凉爽的空调配上冰镇的饮料,让我大呼爽快,“失策,真是失策,这种天气街上都没几个人影,我这是有多想不开,跑到这来受罪,”我暗自嘀咕。

看着不远处的学校,我盘算着要不要去转一圈,不过眼下似乎就林美英在,其他人都不在,只是我也没法在学校把她上了啊。但又仔细一想,也不一定没有机会,今天下午开始正式批阅试卷,现在临近中午,还是有时间的嘛。想到这,我起身前往学校,今天刚考完试,难得放假,学生早就跑得一个不剩,阅卷的老师这会要么没来,要么在办公室里吹空调,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连保安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我径直前往顶楼刘娟瑛的那个小房间,因为那里有空调啊。打开空调,我惬意的坐在椅子上,发了一条短信给林美英,然后等待林美英的到来,我知道她一定会来的。

凉了一会,我走出门计算着林美英大概什么时候会来到,不久,我听到了楼下传来的高跟鞋脚步声,林美英有点迟疑地向上走来,看见我站在铁门边,似乎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进来,我锁上门,林美英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继续向上走去,我微微皱起眉,是有觉悟了吗?两人进了房间,我关上门,“这里地方小,你就坐在床上歇歇吧。”林美英似乎对这里感到很好奇,“学校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说着坐在小床的边缘。

“一个音乐老师的办公室加休息室,什么都好,就是偏了点。”说着我递过去一瓶水。

一身是汗的林美英接过水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很安静,也很方便。”

“是啊,安静方便是我最喜欢的,在这做点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盯着林美英的脸。

林美英微微有点不自然,随即镇定下来,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听天由命,“这里的主人总是知道的。”

“主人?”我哈哈一笑,“我现在就是这里的主人。”

林美英捋捋头发,“这里是老师的办公室呀。”

“对,”我递给林美英一块手帕,“擦擦汗。”

林美英接过手帕将脸上的汗擦去,可我接下来的话让她停顿下来,“我是她的主人。”

林美英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僵硬着笑脸,“说笑了。”

“哈哈,”我立即转移话题,“林老师,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已经做到了,你会留在新校区,你的儿子也将进入新校区。我知道你上午已经找人确认过了,老师的名单将在下周三公布,学生的名单比较迟,会在开学前公布,但这都不是问题了。”

林美英勉强挤出笑容,“实在是太谢谢安少了。”林美英悄悄地改变了对我的称呼。

我受之泰然,“那你准备怎么谢我?”我戏虐的看着林美英。

林美英张口结舌,她虽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她也说不出口啊。“哦,看来林老师是贵人多忘事啊,我还记得呢,只要帮忙,你要什么都行,”我模仿着林美英当时的语气学了出来。

林美英脸色发白,“安少想要什么,尽管说吧。”一脸的毅然决然。

“嗯,很好,”我细细的打量着林美英,林美英穿着一套白色的制服套装,因为热的缘故,外套敞开着,里面白色的衬衣只开了最上面的纽扣,但胸前熟女的高耸分毫不能遮挡,坐在床边,白色的制服套裙遮住膝盖上方,黑色的丝袜紧紧裹着修长的美腿,不过林美英双腿紧紧并拢,看不见丝毫春光,脸色有点惶恐,有点黯然,还有一点坚决,看起来楚楚可怜又风情动人。

我不说话,只是打量着林美英,林美英被我看的坐立不安,又不敢乱动,“林老师,还记得我说的惩罚吗?”

林美英身子一颤,低声道,“记得。”

“那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吗?”说着我起身坐到了林美英旁边,一股熟女的体香夹杂着些许汗味扑面而来,我把头凑到林美英耳边轻轻地嗅着。

林美英眼睛有点发红,强忍着挪动身体的意愿,闭上眼睛,咬牙道,“随便安少惩罚。”

“真乖,”我轻轻地摸摸林美英乌黑的秀发,头又转开了,“可我今天不打算惩罚你。”

林美英感觉耳边灼热的呼吸消失,微微松了一口气,睁开眼,有点疑惑的偷眼看我。我对着林美英一笑,林美英赶忙把眼睛移开,“下午就要改卷子了,这惩罚可不轻松,万一林老师下午不能按时批阅试卷,那就是我的错了。”

林美英轻舒一口气,知道今天逃过一劫,可随即心又拎起来,这惩罚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很厉害,能让人下午都不能工作了。林美英也不是小孩子,我说的含糊,她想的却不少,脸色顿时红润起来。我忽然把手搭在林美英的肩膀上,林美英陡然间身体僵硬,差点没叫出声来,好歹克制住自己,“林老师,温度这么高,穿这么多不热吗?我替你把外套脱了吧。”说着我身子向后微倾,双手搭在林美英的双肩上。

林美英连头都不敢转,一动不动,“我……我还好,不算热。”

“可我看林老师额头上都是汗珠啊,”,我的手轻轻地在林美英的肩部活动。

“我自己来就行了,不麻烦安少了,”林美英眼见躲不过去,想要自己脱掉外套。

我双手微微一用力,按住林美英,“林老师是要拒绝我的好意吗?”

无可奈何,林美英呆坐在床边,浑身僵硬,像木偶一样任我摆布,我抓住外套的两边,从肩膀的位置顺着向后拉,外套被褪到了林美英的小臂处,我抓起林美英的一只胳膊,慢悠悠的把林美英的外套脱下,再换另一边,欣赏着林美英屈辱、无奈、麻木又略带逢迎的表情。脱下林美英的外套扔在床上,我的手轻抚林美英细腻的脸蛋,“真乖。”

林美英的脸腾地红了,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被自己的学生如此轻薄,自己不仅无力反抗还要曲意逢迎,林美英内心的羞耻感可想而知,但看见我带着笑意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只能忍下去。“哎呀,林老师还是这么热啊,”我嘻嘻笑着,“衬衣扣的这么严实,能不热吗?”我的一只手伸到林美英胸口,抓住了第二颗纽扣。

林美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我的手,低声哀求,“安少,不是说今天不惩罚吗?”

我另一只手搭在林美英的手上,把林美英的手挪开,这只白皙柔嫩的小手被我抓在手里细细的把玩,林美英红着脸想抽回来,没成功就放弃了,“是啊,我说到做到,今天不惩罚你,可我总得收点利息啊。”

说着我的手再次放到了林美英胸前衬衣的纽扣上,同时我凑到林美英耳边,“是收点利息,还是今天被惩罚,你自己看着办。”

林美英沉默了,咬着嘴唇不做声,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对我在她胸前的手视若无睹,我满意的笑了,手指灵活的解开林美英胸前的第二颗纽扣,然后是第三颗。解完这两颗我就缩回手,再次拉住林美英的小手,“看,这样子不就凉快多了。”

以为我会一口气把自己扒光的林美英有点意外,但低头一看,自己的整个胸部都裸露在外,虽然被淡紫色的胸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这种衣衫半解,若隐若现的诱惑让林美英更显羞耻,林美英低下头,似乎想当只鸵鸟。“林老师,你的胸部真是完美啊,这淡紫色的胸罩让你看上去更显高贵优雅啊。”

林美英恨不得堵上耳朵,但现实是她只能承受我的赤裸裸的调戏,她知道我是故意的,她只能忍着,已经得到的是她绝不能放弃的。我的一只手放在女老师的背部,抚摸着女老师的美背,“林老师,我知道你很不甘心,找我只是走投无路下的选择,等你缓过神,肯定不会这么逆来顺受。”

林美英吓得脸色苍白,连忙抓住我的手,急切的说道,“不,不,我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一定会听话的。”

“别着急啊,听我说完,”在林美英背部的手慢慢下移到女老师挺翘的圆臀上,“我这个人一向喜欢想得多一点,来看看。”

我将手从林美英手中抽出,拿出手机调出一张图,递到林美英面前,林美英看了一眼,这次是真的面无人色了,随着我继续向下翻了几张图,林美英浑身直打哆嗦,转过脸,脸上已满是泪痕,“求求你,不要,我会听话的。”

我的手自林美英屁股上挪开,一把将熟女老师搂入怀中,深吸了一口迷人的芬芳,“是不是以为这些东西都已经被毁掉了,呵呵,别人帮你们按下事情,可不代表把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啊。明白么?”

林美英惊恐地点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放心,你老公这些事情已经被压下去了,我有两个最好的哥们,张昌,他爸是公安局长,龚纯,龚家在银行系统你不会陌生的。”林美英木然的点点头,她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的事情虽然暂时压下去了,可只要她敢不听话,我就能再翻出来,但只要她乖乖听话,那这件事就没人能再翻出来,“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

林美英点点头,低声道,“以后都听安少的。”

“这就对了,”我满意的在林美英的嘴唇上香了一口,“乖,别哭了,哭花了不好看。”搂着林美英肩膀的手悄悄地攀上了女老师的胸,另一只手在熟女老师的黑丝美腿上轻抚,“这黑丝美腿真是漂亮性感,你老公真是艳福不浅啊。”

林美英眼下被我丢出的东西砸的晕头转向,满心恐惧,只能任我折腾。没得到林美英的回应,我也不在意,手继续在女老师的大腿上抚摸,并慢慢探入裙底,原本紧闭的双腿被我分开,林美英也不敢再并拢,我的手顺利的按在了林美英的神秘之处,林美英轻哼一声,蕾丝质感让我爱不释手,上下移动手指来回摩擦,“林老师,告诉我,你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裤?”

林美英被臊的满脸通红,一声不吭,我转过女老师的头,两人四目相对,林美英赶紧闭上眼睛,我加大在林美英私处按捏摩擦的力度,轻轻咬着女老师的耳垂,“说吧。”

林美英身子一抖,如蚊子哼一般的声音传来,“紫色的。”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上下保持一致,”我舔舐着女老师的耳垂,“高贵,性感,迷人,正适合林老师你啊。”一口一个林老师,叫的本就极度羞耻的林美英几乎彻底瘫软在我的怀里。

我的嘴唇移到林美英的脸蛋上,“林老师,你还真是挺敏感的啊。”林美英下身正被我轻薄,又不断承受语言的刺激,闻言以几声轻哼应对。

“多久没和你老公做过了?”我这个问题让林美英傻在当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想装鸵鸟不回答这个问题,可下巴被我捏住,脸对着我,想逃避都没办法,只好闭着眼睛绝望地回答,“四个月了。”

“咦?这么久?你老公不行了?还是你另外有人了?或者说你们夫妻感情不好?”我打破砂锅问到底。

林美英被逼着回答如此羞耻的问题,眼下到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出了那件事,这几个月都在忙着解决这件事,谁也顾上别的了。”

我在林美英私处的手,已经不满足于隔着内裤的抚摸,而是拨开内裤,按捏着阴蒂和阴道外部,惹得林美英娇喘连连,“怪不得这么敏感,原来都憋了几个月了。”见林美英脸上隐约有几分羞恼,我笑道,“别不承认,你下面都湿了哦。”

为了加强我的说服力,我将手指从林美英下身抽出,指尖依稀有几点晶莹,林美英娇呼一声,整个人埋进我怀里,再也不肯抬头。我哈哈大笑,一手抚摸着女老师的美背,一手再次探入林美英的下身,继续寻胜探幽,“别害羞嘛,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对了,那你这几个月有自慰过吗?”

林美英本是一动不动,可架不住我的挑逗,无力地摇摇头,“啧啧,还真是良家妇女,真是能忍耐啊。”我感叹道,“那今天就先稍微缓解一下你的饥渴。”在女老师背部的手滑倒了臀部,隔着裙子抚摸挺翘的臀部。私处的手指更加卖力。即使整个头埋在我怀里,依然挡不住林美英的娇喘声,诱人犯罪啊。在臀部肆掠的手隔着裙子挤入臀缝之间,在菊花的位置慢慢轻揉起来,林美英浑身一颤,紧绷身体然后在我的前后夹击下瘫软在我怀里,“还真是憋的可以啊。”我暗自咂舌。

林美英默默的承受着我的轻薄和亵玩,我正想着是不是更进一步的时候,眼睛扫过手机,时间快到了,林美英被我折腾的浑浑噩噩,早就忘了时间了。我虽然很不舍怀里的美妙躯体,但我更明白肥肉已经入嘴,不急在一时,不能把林美英逼急了,得让她感觉到有点希望和盼头,这样更稳妥。我忽然收回手,以莫大的毅力坐在旁边,对着瘫软在我怀里的林美英说道,“下午阅卷的时间快到了,不要迟到了。”

林美英这才想起这事,惊呼一声,急忙起身,却浑身发软差点没再次倒在我怀里,被我扶住以后,手忙脚乱的扣好衣服,套上外套,还好身上衣服还是整整齐齐的。此时的林美英面如桃花,鬓发不整,眼波流转间似有未能满足之意。我了解啊,我的手指都要插进阴道了,可时间到了,我也不满足啊。我只能转移眼神,转移话题,“楼下就有洗手间,这回肯定没人,去补个妆吧,脸上都是泪痕。”

已经缓过神来的林美英低低的应了一声,转身出门,“你老公的事没问题了,我的承诺一向兑现。”林美英身子一顿,然后快步离开。

我看着林美英离开的背影,微微叹息,时间太短了啊,不然就能好好享受这位熟母老师的滋味了,我安慰自己随时能吃掉林美英,但低头看一眼被挑起了火气的小弟弟,哀嚎一声,“我去,自作孽啊。”

林美英被我挑起了情欲,然后不上不下的得去阅卷了,我自己也被挑起了火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林美英她们阅卷晚上要加班,结束都要晚上八九点了,明天一早还要来,我要是把人折腾的起不了床,罪过就大了,可眼下的我该怎么办呢?这会才下午一点半啊,左思右想,忽然我抬头看着眼前的房间,眼睛一亮,别的老师要阅卷,音乐老师可不要阅卷啊,李明玥这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嘛。我豁然开朗,赶紧收拾收拾,悄悄溜出校门,也不坐公交了,直接上了辆的士,直奔李明玥家。

不得不说我还是冲动了,都没提前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万一李明玥不在家,出门了,我非得抓瞎不可。还好这次运气不错,按了门铃,李明玥透过猫眼一看是我,惊讶的打开门,“你怎么来了?”天气炎热,李明玥也懒得出门,就窝在家里看电视剧。

我闪身进门,看着眼前穿着一身低胸吊带睡裙,披散着头发,一脸慵懒的熟女老师,一把搂进就亲了起来。李明玥双手抵住我,虽然不敢反抗,可还是忍不住娇嗔,“臭死了,浑身都是汗,”继而婉转哀求,“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我虽然有了火气,但还没到化身禽兽的地步,看着楚楚可怜的女老师,我点点头,眼珠一转,一把抱起女老师,“没问题,不过你要陪我一起洗。”在李明玥不依的娇嗔声中闯进了浴室,呼,今天总算有着落了,真是难为我的小兄弟了。

浴室里,李明玥浑身赤裸的趴在浴缸边,娇喘呻吟,我在她背后,双手按着女老师丰满的肥臀,用力地抽送着,“你怎么这么兴奋?被哪个女人撩的?”李明玥娇喘着问道,和我在一起之后就会发现,平时我还是很好讲话的,所以此刻李明玥问的随意。

我正在兴头上,也不怕李明玥知道,以后还要玩操熟女老师大赛呢,“呵呵,一个熟女老师,和你一样,丰乳肥臀,操起来一定也是分外迷人。”说着不给李明玥回话的机会,加快速度猛烈操干,李明玥顿时闷哼不断,再也没心思问别的了,“对,就这样,嘿嘿,以后说不定还会和你作伴呢。”

今晚难得有机会可以夜不归宿,本来还没想好怎么办,现在既然已经在李明玥家了,那今晚就留在这过夜吧,想到这,我不禁泪流满面,总算有一次可以搂着美女过夜的机会了,再想想龚纯和张昌,满满的都是泪啊,此刻只有身下的熟女老师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想到这,我加大了攻势,李明玥被干的彻底陷入了情欲恍惚之中。

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家中处处留下了我们激战的痕迹,直到半夜时分,我才搂着精疲力竭、早已不堪挞伐的李明玥老师沉沉睡去,两人相拥而眠,我的肉棒就半留在女老师的体内,女老师一条丰腴修长的大腿搭在我的腿上,头靠在我胸前,双手紧紧搂着我。我一只手抚摸着女老师洁白光滑的裸背,另一只手在细腻丰满的肥臀、美腿上游走,不知不觉慢慢进入了梦乡,难得的好觉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