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传承》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传承》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传承 传承

    估计没有人天生就有绿帽、受虐……等等变态性癖,而自己能成为这样,说来也并不出奇,其大部份原因就来自我的家族。  我自懂事起,那时候父亲忙着生意,每月只有十来天收工后能返家呆着,他的不着家造成了母亲变为家里的话事人,地位显得最高,我、姐姐,甚至觉得就连父亲在这家中也几乎都听母亲的。

    caty1129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传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传承》,是作者caty1129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估计没有人天生就有绿帽、受虐……等等变态性癖,而自己能成为这样,说来也并不出奇,其大部份原因就来自我的家族。  我自懂事起,那时候父亲忙着生意,每月只有十来天收工后能返家呆着,他的不着家造成了母亲变为家里的话事人,地位显得最高,我、姐姐,甚至觉得就连父亲在这家中也几乎都听母亲的。

《传承》 (第七章) 免费试读

妻子和情夫的眼中,我是个最无耻也是最下贱的王八、绿奴,在每夜亲眼看着妻子挨操,排卵期时亲手捂着被内射的骚穴,使老婆终于怀上野种,也在受孕三个多月后,亲自陪着妻子去做孕检完。

只过了一个星期时间,我的事业突然迎来了第二春,自已多数时间要到省城进一步扩大公司的规模,持续发展着自已的事业。在公司扩张完成、步入正轨之前,我和妻子自然聚少离多,夫妻变得经常性的两地分居。

两地分居,对于绝大多数的夫妇都是种巨大的危机,可对于我和妻子,却不存在这种问题,老婆有情夫照顾,在家安心养胎,既然自家三人的异常关系已然明面化,我这个绿帽王八在家中也已渐成了名义的丈夫,现在妻子交给这实质上的老公照看,况且我还交待过同住在这座城市里我的直系亲属,让他们时常去到自家照看一下妻子,所以在这种条件下,去了外地的我当然很是放心。

又不是完全分居,每月我还是能返家三、四天,我和妻子这般聚少离多下,情夫也变得相当识趣,每次我回家的那几天里,他白天总是早早就离家外出,让我和肚子渐大的妻子在无旁人打扰下能好好谈谈情、说说话,加深加深下夫妻间的感情,当然白天里的肉体交流,仅限于亲亲嘴、拖拖手,搂抱片刻。

到了夜里,无外人后,那时的情夫才是自家的男主人,而自已,立马成了王八、绿奴。老婆不用说,成了他的玩物,他俩在我祖辈留下的屋子里,自已花了数百万装潢、置物的屋内,每个地方疯狂交媾着,而我则只能观看着,或是充当起肉垫、无性奴隶,任他俩羞辱,为他俩助兴。

自家院子里,当年还是自已女友的琴儿和我亲手栽种下的那棵她最喜欢的松树,已有一米多高,现在就在这树下,我这个十多年前她的男友,现在的丈夫,却充当起了肉垫,而她则成了骚浪的玩物。这样想到时,我不禁感慨万分。

我平躺着,用两手手指拨开了老婆的肉唇,并支起头来,舔吸着她淫水泛滥的骚穴、失禁溢流出少量尿水的尿道口,而老婆则趴在我身体的上方,怀上野种的圆腹垂放在我的胸前,撅高了烂桃状的臀部,好让她身后的情夫用大鸡巴操烂她的屁眼。

老婆怀孕后,情夫很少操她的骚穴,只用琴儿的嘴和屁眼,说是把她的烂穴留给我这个没种的王八使用,使用的方式,就是我眼下做的这样,只能用口,至于插入我的性器,这事想都别想,怀孕后他都少插,我……呵呵!

他是幸福的,没了骚穴,老婆还有一张口和后门让他进入,而我是悲惨的,本就只有妻子烂穴的使用权,可如今……他俩每次爽完后,妻子总会像是可怜自已般,一面和他抱拥亲热,一面伸出只手为我撸着,解决我可耻的性欲。

今晚也是如此,情夫射精后,妻子来到我的脸上,同来到我胸前的情夫相对而坐,亲吻、搂抱着缠绵,并伸长一手为我撸着,而我吸舔着老婆怒放的菊花,以及肛口不时流出的精液。

老婆夜里从不打呼、磨牙……总是睡得很沉、很香,一觉就到天亮。在院里的交媾结束后,情夫独自回了卧室,我则抱起妻子去了大厅卫生间共浴,这主要是帮她清洗了身子后,我又是抱起妻子上了楼,去到主卧之中。

这次进入主卧,是我在家时每天必做的最后一件事,抱妻子上床,把情夫的肉棒塞入到妻子的口中,然后来到床的另一头,当着情夫的面亲吻片刻妻子的烂穴,对着妻子的穴说出表达爱意:「老婆晚安!老婆,我爱你!」听到这话,妻子口含肉棒「嗯……嗯……」回应几声后,我这才出了这屋,回到自已所睡的客房里安睡下。

第二天,上午九点,我会又一次开门入内,去到主卧之中,只是轻声叫醒妻子,当她醒来吐出口含的大肉棒后,我会抱起她直入卫生间,把她放到马桶上,而我则到她对面的蹲便器上,她坐着,我蹲着,夫妇俩如闺蜜般一道如厕。

我在时,妻子拉屎放尿从不用纸,都用上了我的口舌,每当清早排泄时,我都是最先完成,先行一步去刷牙洗脸,之后等妻子排泄完,她会招手让我近前,主动与我交吻许久。吻分时,她会张开含了一夜情夫鸡巴的嘴巴,骚浪的向我说道:「老公,我爱你,可我更爱他的大肉棒。」

说完这类话后,她这才站起来,放下马桶盖板,提臀重又坐了回去,之后分开了双腿,要我为她清洁便后的下体。

「老公,你不在,前些天他带我去孕检了,孩子很健康……」

「重病后,李叔性事那方面越来越差了,苦了你妈和你姑了……」

「你姐嫁得不错,婚后他俩处得不错,只是……」

妻子被我舔吸时,先是和我说了些自已不在时家内家外发生的一些事,然后这才说到了淫事上。

「哦,对了,这次我想让你父母来接生个这个野种。我觉得你这个没种的丈夫不该那么早有自已的孩子,只配养多几年奸夫的野种!」

「还有,我怀孕了,主人在性事上不太尽兴,我想着李叔既然不行了,你姐那又……要不我干脆把你家所有的女人都拉来,你姐做他的妾,你妈和你姑就做他的性奴、母狗……」

「老婆,我要流了。」

当我舔吸时,赞同她时我会舔重,怀疑时舔轻一些,反对时舔快,兴奋时是慢舔,老婆从这里能得到我的回应,这期间我还一直撸着管。早一次,晚一次,一天两次流精,成了规矩,这么做能保证我除此外的时间里没了性欲。

「我是个最贱的王八、绿奴,我小鸡巴流出的液体还不如老婆的屎尿……」

妻子听到我要流后,站了起来,跟着掀开刚坐着的盖板,去到了洗手池前,我则跪直在马桶前,对着马桶里老婆的屎尿快速的套弄着自已的肉棒,这样狂撸了数十下,感到液体将要流出时,我一面大声说着这类羞辱自已的贱语,一边到达了顶点。

卫生间里泄了欲,由于妻子大着肚子,白天里,多半我会牵着妻子在风景颇美的自家附近走走,共渡二人无欲只谈情的美好时光,顺带我也能在周边相识的邻居露个脸,免得他们说自家的闲话。我俩午饭在外解决,晚饭时回家,家中佣人离去后,我会拉着妻子的手来到情夫面前,而后转握住妻子的手腕递出,直至他们俩十指紧握,我才松开手。

如此过了近三个月,我又一次返家。在第三天的夜里,妻子刚为情夫口交吸精,情夫去了卫生间,老婆则把精液吐入到我的嘴里,让我吞咽下后,我这才有机会说出刚刚秘书在晚饭时打来告知的,既是意料中又略显突然紧迫要解决的公司事来。

「老婆,秘书刚打来电话,说是门路打通了,这次我恐怕出门最少要半年以上了!」

「原本还以为你能呆到我生产后,没想到……」

「是早了些,可是老婆不觉得这样也好么?等我忙过了这阵就能……」

「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

「我……」

我和琴虽然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可是这婚后刚两年就要面对一段长时间的分离,心底都是不舍对方的。床上,我搂着妻子又交谈了片刻后,情夫出了卫生间,妻子把我因公司事要长时间离开的事说了给他听,然后他让我近前,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对我轻声说了几,又摆了摆手示意我照做后,自已只得依言下床,爬出卧室,爬回了客房。

十分钟后,只有我和情夫两人在这客床中,他用肉棒「啪啪」的抽打着我的脸时,而此时自已的大部份注意力却不在他这极度羞辱我的举动,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床上丢放的物品上。

「你走后,骚货呢?」

「完全属于你,要麻烦主人你照顾了。」

「她还是你的老婆?」

「不是了,我不在时,她是你的人了。」

「摘下来吧!」情夫伸出左手,听后的我则默默地摘下了结婚戒指,跟着戴到了他手指上。

「床上这些,你照着说明书使用,如果用完了,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再给你寄点过去。」情夫说。

「嗯。」

「都收好了?」

「收好了。」

「那就过去吧!今晚就便宜你了。」

这一夜,自已和妻子难得能同床共枕一回,床上自已背朝着我侧睡的妻子,用手把不软不硬的小肉棒插入到她的穴中,而我的身后,情夫也是相同的方式把他粗长的大肉棒刺入到我的体内,猛烈地抽插着我的菊花。

在外四个月的时间里,公司的事把我忙得晕头转向,到了夜里闲下来时,我才有时间给妻子打去电话。其实我现在所呆的城市离妻子所在的城市并不遥远,可是妻子却从没来过一次,而且我出门以来,她从未主动打过一次电话给我。每次想到这,我的心里总会泛酸以及纠结许久,生怕家中的她和他……

事实上证明我只是想多了,自家这种三人变态的异常关系比想像中牢靠。这不,今天妻子竟头一次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和情夫来看我了,并让我午饭后抽出时间去公司附近的咖啡馆里同他俩见个面。

「来了?」妻子和情夫比我早到,我到时,他们俩已在那张靠窗的桌子坐着了,我将到两人近前时,妻子招呼了自已。

「你们怎么突然跑来了?」数月未见,我的心里很是想念妻子,当然还有一些想着这个给我带来无尽屈辱的他。

「我和你哥想你了呗!」妻子说这话时,还向我眨了眨眼睛。

「哥!嫂子!」我自然明白其意,连忙装得很是激动,这般称呼了他俩,如此定下了这次外见时三人间的关系。

「厕所在哪?表弟,还是你带我去吧!」聊了家常不久,情夫就开口对我这般说道。我自然明白他当下所说的只不过是个说辞、借口,其目的是想让我和他一同去到卫生间里……

「还不错,接着吹。」卫生间一个锁上门的隔间里传出了情夫的低声言语。

……

「真的?」出了卫生间,俩男人重又坐回原位,对面的情夫亲密地搂着妻子轻声的在她耳边说着时,妻子脸露不相信的神情,并且嘴里还轻声冒出了问句。

「真的!不信你问他!」情夫回道。

「表弟,老公说刚才卫生间里的事是真的?」

「是真的。」我自然明白妻子所问何事,肯定的回答了她。

「呸……」妻子听后白了我一眼,又发出轻「呸」自已一声的声音后不再言语,而这次三人间的短暂会面也至此宣告结束。

八个月后,公司步入正轨,我这个老总终于也闲了下来,可以回到所居住城市见到我的妻子。当天一完事我就自驾宝马开了六个多小时,到我停好车来到大门前,已是夜里十点多钟。

门前,我望着加宽又加盖了三层、大变样的自家别墅时,多多少少觉得这住所有了些陌生感。锁倒是没换,我开了门,入屋,一层层往上走,直至来到第四层时,在那唯一一间房的门外,我听见了轻微的男女交媾声从中传出。

「啊……」这屋门并未关上,我在门外朝内看去,只见房里那张摆放正中大得不像样的床上,除了赤裸的情夫和妻子外,还多了一个赤裸的女人,而且这女人竟然还是我的岳母——妻子的母亲。

「王八,你回来啦?」两女都面朝着自已,像只母狗般趴在床上同身后的情夫交媾着。此时情夫正操着岳母,骚浪的妻子则闲着,她也眼尖,一下就发现了门口处站看的自已,而后,她脸露喜色,向我开口说出这话。

「嗯,刚到。」

「自已开车回来的?」

「是啊!开了六个多小时。」

「累了吧?要不你先去睡吧!等我……」

「是累了。我的房在哪?」

「右边有个卫生间,你进去后,里面有个透明的拉门,你拉开,里面就是你睡的地方。」

这么长时间处理公司的事,我积攒了太多压力,这下一忙完,整个人放松下来,又开了这么久的车到家后,虽说刚才看到了这么刺激的母女同床,是有少许的兴奋,可是却比不上心理和身体积压下的疲劳,于是我放下行李,去到卫生间里依妻子所说拉开那扇透明门后,跟着往内里的床上一倒,没片刻就进入梦乡。

「老公,我想你了。」第二天我一早从只容得下一张床的空间里醒来,刚拉开门正准备晨尿时,妻子就闯了进来,把我重又挤回了床上,并坐到我的怀里。

「我也是。」

「啊!真的有了……」当我搂着妻子想去亲她的小嘴时,她却迅速避闪,只让我吻了她的脸后,突然惊叹道。

「怎么了?」

「你的胸果真不一样了,变得很软很舒服。」

「你知道了?他要求的。」

「你怎么就会答应呢?」

「『既然绝了生育能力,而且整个人也渐渐女性化了,不如干脆就做个不男不女的人妖和下贱王八,同你妻子成为姐妹吧!』他用这话说服了自已。」

「脱了让我看看。」

妻子有要求,我自然遵行,于是脱了上衣,解开了自已自从离家后在口服雌激素、涂抹丰乳膏、注射产奶剂等等作用下有了这对女性的乳房后,每当早上睡醒时已习惯缠紧用以掩人耳目的裹胸布。

「好漂亮的奶子……能喷奶吗?」

「能。」

「哇!有奶水了。」

我一个男人,却有了C罩杯,远比自已妻子还漂亮、坚挺的乳房,眼下还被妻子欣赏后把玩出了奶水,这让自已有了种被羞辱到极点的感觉。

「老公,把裤子也脱了吧,我想看看你鸡巴有什么变化。」

「哦!」

「变得好小,卵蛋也缩了不少,连尿道都外露出来了。」妻子用食指拨弄了几下我的小肉棒,在看到我半硬着的小鸡巴也没比妻子的手指粗长多少,又听到她如此评价我的性器时,我心底的变态兴奋感一下点燃,鸡巴随之颤动了几下,跟着有了抬头之势。

「老公,只这么说说,你就来劲了?现在可是白天,他也不在,你还是冷静冷静,别那么冲动。」

「老婆,你放心,它不受刺激,很快就会软的。」

「呵呵!老公,该出去了,我还得进一步改造下你。」

「啊!」

出了卫生间,在梳妆台前,妻子让我闭上了眼睛,跟着一阵忙活,帮着我男扮女装。等到她说「好了」,我睁开眼看到镜中的自已时,怎么也不相信,我一男人竟真的被妻子弄成了个还算不错的美人。

自已本就长得秀气,现在上妆后,我起身来照看自已时,那只能照出我上半身的镜子里,这个头戴假发,长发飘飘,而且无论样貌、身形、肌肤、性征等等显现出的自已,不细看无疑问就是个女性。

「怎么样,老婆我厉害吧?把你个大男人转眼就变成了个大美女了。」

「厉害!老婆你可帮我变性了。」

「少贫了,走吧!」

「就这么出去?家里可有着不少佣人!」

「早没了,现在家里只有自已人。」

「自已人?」

妻子不再多说,朝我伸出了一只手,就在我以为她是要牵我的手,递出自已的手时,她白了我一眼,用那只伸出的手拍开了我递去的手,跟着一把大力连根抓起了我的性器,就这样拉着我出了房。

「爸……爸!」下到一楼厨房里,只见岳父、父亲都在其中,正做着早饭,他俩除了没戴假发、没有上妆外,也是没着衣裤,而且胸前竟也有了奶子,同时子孙袋异常干瘪。他们的这两处我一眼就能看出,他俩是跟我一样。自已心里惊讶着时,还是开了口,叫了他俩两声爸。

「小清回来了?」

「儿子!」

岳父、父亲先后回应道。

「我爸和你爸……」

「跟你一样!」

「我爸……你爸怎么会……」

「有什么好奇怪的,自从嫁了给你,我们一家耳濡目染你家的变态事后,自然也有了些想法,特别是我那不安份的妈,她可是费了老大劲还拖上了我,才渐渐改变了爸,连带影响了我的妹妹。这不,我爸就变成这样了。」

「难怪昨天你们母女俩会那般同事一夫,我还以为是你妈偷情来着,却没想到……」

「偷个屁情,我妈那骚货在爸转变后,早就勾搭上了他。还有你妈和你姑更不要脸,她们的情夫病后性事不行,几近分开后仍是久久不再找人,原来也是早就惦记着我的情夫。」

「这么说,你我两家人都……」

「没错。」

「儿子,别聊了,该由你来喂奶了。」我和妻子说着这事时,自已的妈妈不知何时也进了厨房,来到了我俩的身后。在她出声说出这话后,我转身看去,只见母亲也如三个大男人般,全身不着片缕,还怀抱着一个婴儿。

「妈,你说什么?喂奶?」

「没错呀!这可是你出门后,妻子所生的野种,骚妻出了力,可是从烂穴里生出了他,可你这个绿夫除了养着他,却没出什么力,现在你有了奶子、奶水,可不就得由你喂养他呀!」

「可我……」

「是个男人对吧?儿子,你觉得现今能在这家里住着的男人,还算是个男人吗?」

「老公,你除了我握住的这多余部份外,哪处还像个男人?有了奶子奶水,没了卵蛋生育能力,娘们般蹲着放尿,奉献出自已的妻子,跪舔奸夫的大鸡巴,眼见老婆被他搞大肚子,亲自接生产出的野种……」

「老婆,你别说了,我……」又被说得有些兴奋起来的自已赶忙接过了妈妈递来的孩子,把他抱到了我的胸前,握起自已一边奶子递前,让野种含住我的奶头吸吮。

一个丈夫,却做着女性的工作,用奶水哺育着情夫和妻子所生的野种,还是在家人众目睽睽下这般做着,加上奶头被婴儿吸吮时的快感,使得老婆单手紧握住的肉棒变得坚硬如铁。

「老公,你看儿子做得多好,将来你也要这样。」

「当然!老婆,你年纪可不小了,可得抓点紧,多让他操穴、内射,好生个野种,也给我机会……」

「老公,有机会的,你放心吧!亲家,你加入得迟,很多有趣的事情都错过了,这事可不能再错过了,你得叫亲家母再抓紧些……」妈妈回应父亲后,转而向岳父这般说道。

「嗯,我会的。」仍有些放不开的岳父红着脸偷瞧了奶着孩子的我几眼后回应道。

「老公,可以了,该出门了。」吐出我的奶头,婴儿吃饱时,妻子说道。

「去哪?我这样怎能出门!」我问道。

「你没看到我爸身子和鸡巴上的纹身、刺字吗?你先去洗洗,换身衣服。」

「哦!」

我和妻子出门,架车开往城里。

「王姐,这就是我的老公。」

城中偏僻处,一家纹身小店里,一个全身满是刺字、图案的妖冶熟女招呼着我和妻子入内。

「长得还不错。」妻子叫她王姐的女人打量了我片刻后说道。

「嗯,又要麻烦你了。」

「有什么麻烦的。先叫你老公脱光了让我看看。」

「老公~~」

进入内里一间房内,我当着两女面前脱起了衣裤。

「小琴,看来你家里的男人身子都这样呀!」

「王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家里是种什么情况。」

「咯咯……我越来越羡慕你家里包括你在内的女人了。」

「有什么好羡慕的,我这老公也就是卖相好,屌却不行,我等同于只有一个男人。」

「呦,在姐面前显摆呗!虽然他那里不行,但你却有两个男人疼爱,还不知足呀?」

「原来是,现在那个男人不是也有人分吗?」

「呵呵,你不是说他的性能力超强么?有人分担也好。」

「王姐,说虽如此,可……」

在车上时妻子就说过,这王姐也是圈中之人,现在看来,老婆和这熟女的关系似乎很是要好,这熟女清楚知晓自家的许多事,她当着我面和妻子聊得那叫一个开放。

「小琴,先不聊了,该做正事了,让你老公躺上去吧!」

老婆听后,点了点头,用眼神示间我躺到房内的床上。

「还是纹绿毛龟?」

「嗯。」

「什么颜色?」

「既然是绿毛,你说呢?」

「呵呵,小琴的男人,你同意吧?」王姐询问了妻子后,才问了躺在床上我的意见。

「照我老婆说的纹吧!」

我说完后,王姐马上操作纹身器,在我的两乳下纹了起来。纹身自然是伴随着刺痛存在,这时妻子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似乎在给我打气,让我能熬住纹身时的疼痛。

「好了,接下应该是在这里刺字吧?」一个小时左右,痛得满身虚汗的自己终于熬到了胸前纹身的结束,这时我看到王姐手指着我肉棒上方那本该长满毛发的地方,出声问了妻子。

「是的。」

「刺什么字?」

「绿帽王八。」

「也是绿色?」

「嗯。」

「小男人,忍着点,这里更痛,可别乱动让我刺歪了。」

「我……」熟女说完后,我握得妻子的手更紧了。

「你男人不错,忍痛一流。接下来是这里?」熟女手指点了点我的肉棒,向妻子问道。

「一坨屎。」

「你确定?这可是你男人的命根子,纹这里可是风险极大,要是废了……」

「王姐的技术我信得过,而且你看他的鸡巴,跟废了又有多大区别?」

「哈哈!他娶了你这样的女人,还真是祸福难料呀!」

「谁说不是呢?可我这样,不也是他造就的!老公,你说是吧?」

「是,王姐,你纹吧,我就是这么一个贱男人、废男人!」

「夫妻真是情深,话说他看过你奶子上的刺字吗?」

「他刚回来,还没有呢!」

「你说他看后,还会想纹吗?」

「肯定更想。」

「也许吧!」

「不信?我就让他看看。」妻子扯下低胸装的领口,单手探入,把左边极度下垂的烂奶抓了出来,并托起奶子凑到我的脸上眼前,让我看到奶子上的刺字。

「郑义?」我读出了妻子奶子上的两个刺字。

「猜猜他的名字刺在我哪里了。」

「奶子。」

「不对,再想想。」

「心口上。」

「对了,老公,我把别的男人的名字刺在我的心口上,你说这样好吗?」

「再好不过了,我的妻子就该在心里永远记着操她的情夫。」

「王姐,我说得对吧?」

「你的骚浪,他的下贱,真是让我不服不行,你俩真是天生一对。」

「王姐,你没听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呀?得,闲话就不说了,你还是先做正事吧!」

「好。」

肉棒是男人身体上最柔弱的部位之一,在这上面纹图的疼痛感自然不是常人能忍的,可我也不是个普通人,打小就喜受虐的自已在忍痛上还是超于常人,虽是如此,我仍是冷汗狂流不止,而且身子还微微颤动了起来。

一个上午,我们夫妻的时间就花在了这小店的纹身上,王姐的手艺真是没得说,临近午饭时就已完成了工作,当她推出全身镜离开后,妻子也脱了衣裙,我搂着她站在镜前观赏着我俩下贱的纹身。

「老婆,你的骚穴也纹字了?」

「这么快你就发现了!」

「你可是我老婆,我自然要做到对你的身子了如指掌。告诉你男人,那里纹了什么字?」

「你不会自已看啊!」

「是啊!我可真笨。」

妻子说后张开双腿,我到她身前蹲了下去,拨开早已闭不上的肥厚肉唇,看清了刚才一直若隐若现的地方,她骚唇内面一边一个刺上了「烂穴」两个黑字。

「为什么这里刺上的是烂穴二字呢?」

「还不是为了你!」

「这话怎么说?」

「还不明白,你娶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烂穴……」我爱着的所娶的妻子可不就是个烂穴嘛!想明白后,我下贱地各亲吻了一下妻子骚唇内刺着的这两个黑字。

「别漏了这!」妻子指着她左奶上情夫的名字对我说道。

************

在知名的情侣餐厅用过餐后,我和妻子在这繁华区里亲密的拖着手,悠闲的逛着街,我俩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大量的目光注视,这原因当然不在我的身上,低胸、短裙、黑色丝袜,十分性感、熟妇气质的妻子才是那些男人瞩目的对象,而在外人眼里,占据了这朵鲜花的自已自然也显得倍有面子。

长时间两地分居,在下午溜街、购物、看电影……等等过着一般情侣所做那些事的时候,我和妻子只是最初有些生疏感觉,很快两人间就有了聊不完的共同话题,说不尽的言语。

外面不比家里,我俩所聊的话题自然不会牵涉到那方面上,多是我和她这么长时间来,自身、家人、亲友、周边人发生的琐事,我和妻子交谈中,一同喜、一同悲、一同笑、一同愁……我俩白天独处时大多外出,过的是这种有着感情羁绊,平静且正常的夫妻生活。

回到家里,我俩过的是种刺激的变态生活,情夫在或不在并不重要,重点是很少肉体交流的我俩,自然没了外出时那种如胶似漆的亲密度,她成了骚货,情夫的老婆,向他投怀送抱,而我则成了下贱的绿奴、王八,享受着他俩对我羞辱时产生的屈辱快感。家里家外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让我们夫妻俩的日子过得十分充实、刺激,没有枯燥的感觉,每天都有惊喜,每天更是沉沦,每天都不缺幸福与性福。

除了妻子的妹妹和我的姐姐一家,我们两家人大多都入住了进来,也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使得家中入住的成员又进一步得到扩充。我久未见到、原本自已一家的情夫——李叔,突然领着他的妻子上门来了。

「小郑,我想把妻子托付给你。」

「什么意思?你也想戴绿帽?」

「意思差不多,主要是我没了性能力。」

「淫人妻女,妻女必被人淫,还真这么回事,好在我没有老婆也没有子女,所以这事轮不到在我头上发生。」郑义说完问道:「李婶呢?是心甘情愿吧?」

「我听老公的。」

「你就算屄不痒,不想被操,但叔的鸡巴不能用后,你就没自已挠过穴?既然来到这,就没想过今后该如何做个骚浪货吗?」

「我……想的,今后也能……」

一米六左右,长得还行有点像女明星袁丽,圆脸、嘴大、体态丰腴、熟女风范,这样的一个美妇,却又要成为情夫的胯下玩物了。

「你老婆有被别的男人操过吗?」

「没有。」

「哦!你知道吗,想入住这的条件可是非常苛刻的。」

「我知道,我们夫妻都能做到。」

「那好,你俩跟着我去书房,我们深入交流一番。」

「好。」

情夫领着李叔、李婶去了书房。三人再出来时,已是一个多小时之后。

「那就这样,你俩都做到后,你再领着妻子来吧!」

「好的。」

五个月后,我们一家人正在用餐时,李叔、李婶提着行李又一次上门了,爸去开的门,把他俩带入了饭厅。

「怎么样,都做到了?」

「嗯。」

「看看!」

李叔、李婶当着众人面前脱起了衣服,李叔还好点,他经历过这种场面,而李婶却是初次在人前脱衣,脸一下通红,显得十分羞涩,脱得那叫一个缓慢。

「互相帮着展示下。」

情夫说完后,李婶先是抚摸着李叔的胸部,跟着手一路向下。在这过程中,我看出李叔现在的身子变得跟家中王八并无区别,同样有奶子,没了睾丸、改了尿道,以及胸下、屌上方、肉棒上,都有了同我们一样的纹身、刺字。

李婶左奶上纹上了情夫的名字,下体无毛,李叔拨弄她的肉唇,提拉开时,刺着「母狗」两字。除了刺字,她和妻子大体相同,家中女性除了妻子的肉唇是刺着「烂穴」以外,其余刺的都跟李婶一样。

「没想到喜好淫人妻女的李叔、贤良淑德的李婶,竟也变成了这副模样,真是世事难料!」

李叔抱起李婶放至厅桌,跟着舔湿他妻子的穴,吹硬情夫的鸡巴,然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