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第一武士(FirstWarrior)的小说 作者第一武士(FirstWarrior)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风雨雷电 风雨雷电

    胡金刀今年四十岁,已经成名了十年,凭着就是手上那把足金铸成的九环大刀。他每出一刀,挂在刀上的九个金环就会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真的是先声夺人,很多对手就在那一瞬间被扰乱了心智,被他一刀劈死。  和其他江湖人一样,胡金刀也经历了一段刀口舐血的岁月。为了成名立万,当年他挑战了不少高手,死在他刀下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直到最近这几年,他才逐渐开始了新的生活,过一个江湖大豪的生活。虽然他每次出游,他的门人依然背着他赖以成名的金刀,但是他用得上的机会几乎是零了。他的一双大手也从不间断的举起金刀,变成了拿起骰子,或

    第一武士(FirstWarrior)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风雨雷电》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雨雷电》,是作者第一武士(FirstWarrior)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胡金刀今年四十岁,已经成名了十年,凭着就是手上那把足金铸成的九环大刀。他每出一刀,挂在刀上的九个金环就会发出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真的是先声夺人,很多对手就在那一瞬间被扰乱了心智,被他一刀劈死。  和其他江湖人一样,胡金刀也经历了一段刀口舐血的岁月。为了成名立万,当年他挑战了不少高手,死在他刀下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直到最近这几年,他才逐渐开始了新的生活,过一个江湖大豪的生活。虽然他每次出游,他的门人依然背着他赖以成名的金刀,但是他用得上的机会几乎是零了。他的一双大手也从不间断的举起金刀,变成了拿起骰子,或

《风雨雷电》 第15回:风雨结盟三人共浴 免费试读

庾靖风一路狂奔,很快就远离了太湖。

「整件事是因我而起,魔尊也是冲着我而来,若是我再留在苏州城,杀戮绝不会停止。为了不再牵连到雅儿,我这个不祥人还是有多远就走多远吧!」

他想要离开,但却有人偏偏不让他走。

他奔跑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就看见了一个黑衣女子站在路边等着他。

那女子除了一身黑色劲装之外,还有一团黑色烟雾缭绕着她,为她添加了一层诡异。

纵然如此,这一切依然无法掩盖她的美。

她的眼瞳黑中带蓝,她的身材婀娜多姿,还有她丰满的胸部,使人一见难忘。

庾靖风一看见她就认出她就是当天在古庙暗袭自己那个黑衣剑客了,而当他留意到她那蓝色的眼瞳时,他就晓得她的身份了。

他沉声说,「来者可是血雨纷飞蓝冰雨?」

蓝冰雨微微一笑,「失敬失敬,蓝冰雨在此向庾大侠请安。那天承蒙庾大侠赐教剑法,真是不胜荣幸。」

庾靖风心想那天若非自己警觉性高,恐怕早已死在她剑下了,何来赐教的说法呢?他不动声色的回答说,「蓝姑娘太客气了,庾某那些三脚猫功夫实在难入法眼啊!」

蓝冰雨正色说,「庾大侠太谦虚了。冰雨直话直说,此行是想邀请庾大侠一起合作共谋大事。」

庾靖风摇摇头,「没兴趣。」

他不想与蓝冰雨纠结下去,转身就走。

蓝冰雨看着他背影说,「庾大侠,莫非你认为就此一走了之魔尊就会放过苏州城吗?他几个魔将都死在此地,为了挽回威信,他肯定会在此大开杀戒!」

庾靖风听见她这话终于停下脚步。

蓝冰雨看见他停步了,眼瞳里多了一丝笑意,「冰雨回头一想,庾大侠并非苏州人士,在此地无亲无故,就算魔将屠城也与你无关。庾大侠确实可以就此离开。」

庾靖风背对着蓝冰雨冷哼一声,「庾某相信蓝姑娘必定有了对策,不妨直说。」

蓝冰雨说,「很简单,冰雨与你联手对付魔尊,然后你与冰雨一起干一件大事。」

庾靖风问,「什么大事?」

蓝冰雨嫣然一笑,「暂时请恕冰雨不能奉告,等到时机成熟了,自然向庾大侠和盘托出。冰雨的想法是咱们风雨雷电四人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但却从没联手干一番大事,所以才会斗胆邀请庾大侠以及其他两人一起干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庾靖风眉头一皱,「蓝姑娘的意思是要咱们四人联手?雷霆万钧那小子就在附近,但还有一个行踪飘忽的闪电幽魂不知身在何处。」

蓝冰雨说,「庾大侠休担心,冰雨自有妙计把另外两人都拉入局中。」

庾靖风点了点头,「好!只要你助庾某灭了魔尊,庾某就与你一起去干一桩大事!可是庾某事前声明,庾某绝不做伤天害理的事!」

蓝冰雨高声问,「庾大侠,请问为民除害算不算是伤天害理的事?」

庾靖风摇摇头,「当然不算。」

蓝冰雨笑着说,「那就行了!冰雨保证那件大事绝对符合庾大侠为人处事的原则。咱们击掌为誓,一起共创大业!」

庾靖风心中苦笑,「我已是将死之人了,还谈什么大业呢?当前自求能在死之前灭了魔尊,为民除害之馀也确保雅儿不会因我而受到牵连。」

蓝冰雨建议说,「庾大侠,要应付魔尊就必须要养精蓄锐。冰雨有一处隐秘所在,可以让你安心静修,不如就随冰雨到那处休养几天?」

庾靖风也晓得魔尊非同小可,若想获胜就必须要处以最佳状态,于是他同意了,「好!庾某就随你去。庾某为人放荡不羁,绝非什么大侠,请蓝姑娘不要大侠前大侠后了!」

蓝冰雨爽快的说,「好!你比冰雨大几岁,那就叫你庾大哥吧!你也不要姑娘前姑娘后了,就喊我一声冰雨吧!」

「好!」

庾靖风应了一声后就随着蓝冰雨回到苏州城里面,以飞檐走壁的轻功进入了一所大宅。

蓝冰雨把庾靖风带入一栋小楼,后者四处一看,发现里面金镶玉裹,显然是大富人家妇女的闺房。

「庾大哥,此处乃是小妹一个好友寓所。江湖中人绝不会想到狂风剑客竟然会藏身于苏州城富家,所以此处绝对安全。」

蓝冰雨娓娓道来。

那小楼当然就是蜜儿闺房了。

其实蓝冰雨是早有预谋,一来到苏州城就选了此地作为藏身之所。

也是合该有事,那天晚上碰巧有采花贼独眼蜂对蜜儿起了色心,蓝冰雨就在危急时刻出手救了蜜儿,以此换取蜜儿的信任,而她就把蜜儿闺房当成了自己在苏州城的大本营。

他们两人的语声惊动了蜜儿,她晓得是蓝冰雨来了马上喜盈盈的跑过来,没想到却发现多了一个落魄汉子在自己心爱的蓝姐姐身边,令她不由一怔。

幸好蓝冰雨马上为两人介绍,「庾大哥,这位是蜜儿姑娘。蜜儿,他是姐姐好朋友,你也随着姐姐喊他一声庾大哥吧!庾大哥会在这里暂住几天。」

蜜儿一向都对蓝冰雨言听计从,马上向庾靖风福了一福,「小女子许蜜见过庾公子……」

庾靖风赶紧回礼,「庾某在此打扰许姑娘几天,若有任何不便之处,请姑娘多多包涵。」

蓝冰雨牵着蜜儿的手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不需要如此见外了。蜜儿,你去准备热水,让庾大哥好好的洗个澡。」

蜜儿为了不让其他人知悉蓝冰雨的存在,早已吩咐下去,全部下人没有听到她呼唤绝对不准进来,所以备水这种活儿只得自个儿做。

可是她这个平时被婢女服侍惯了的千金小姐却非常乐意为所爱之人做这些粗

活,蓝冰雨一说,她就连连点头,「正该如此!庾大哥,你稍等片刻,蜜儿这就去准备。」

蜜儿走开后,庾靖风就看着蓝冰雨那蔚蓝色的眼瞳说,「冰雨姑娘,恕我直言,看你样子并非中土人士,敢问冰雨你来自何方?」

蓝冰雨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后才回答说,「冰雨爹爹是中土人士,但娘亲却是西域波斯人士,所以冰雨长得与一般人有点不一样。」

庾靖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此时蜜儿又再笑容满面的走过来,「庾大哥,热水已经准备好,你赶紧洗一下吧!」

庾靖风道谢一声后就随着蜜儿走到小楼侧边一处的沐浴间。

庾靖风虽然一心求死,但爱洁是人之天性,看见了那一桶热水就忍不住把身上那破烂不堪的袍子都脱下,然后跳入水里去。

等到他把脸上的污垢都洗乾净后才发现蜜儿原来尚未离去,依然站在浴桶不远处呆呆的瞄着自己。

「庾大哥,原来你长得那么俊!」

蜜儿原本在庾靖风脱衣时就打算转身离去,但却被他健硕的虎躯吸引住了。

蜜儿一直都处以深闺,没有太多机会看到男人,之前碰上的独眼蜂又是一个采花贼,惹人厌恶,直到此刻,她才能一睹真男人的躯体,竟然舍不得离去。

庾靖风方才满脸污垢,等到他把脸孔稍微擦乾净了,一张俊脸才露出来。

蜜儿也不晓得如何形容庾靖风的样子,只觉得他长得与家里画师画的人物差别不大,忍不住开口说,「庾大哥,让蜜儿为你修剪一下头发和胡须吧!」

她也不待庾靖风答应就兴冲冲的去找了剪刀剃刀和木梳,站在浴桶前面细心的为庾靖风修剪头发胡须. 不到片刻,庾靖风乱杂无章的头发已被修得整整齐齐,满脸的胡子也被剃得一乾二净。

她还拿了一面镜子,让庾靖风看一看自己勤劳的成果。

庾靖风低头一看,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与之前判若两人,回复了当年五六成神采。

蜜儿发现原来庾靖风长得比自己想像中还要俊俏,一双脚彷佛被钉在地上了,更加不肯离去了。

两人正有点尴尬时,蓝冰雨已经静悄悄的来到蜜儿身后了。

她轻轻的握住蜜儿双肩,柔声的说,「蜜儿,你要不要替庾大哥擦擦背?」

蜜儿看着庾靖风俊俏的脸孔,结实的胸肌,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蓝冰雨也不多说了,直接就为蜜儿宽衣解带。

蜜儿年纪尚幼,乳房不大但骨肉均匀,浑身肌肤粉嫩嫩的,真的是吹弹可破,庾靖风看了她的裸体后不禁有点激动了。

蓝冰雨推一推蜜儿玉背,「你还在等什么呢?赶紧进去浴桶吧!」

在她的催促之下,蜜儿终于跳入浴桶,拿了一块浴巾在庾靖风身后轻轻的为他擦背。

蜜儿擦得非常仔细,把庾靖风虎背擦得一乾二净,玉手还时不时的与他肌肤接触。

她手如柔荑,庾靖风不由心中一荡。

在一旁观察入微的蓝冰雨把庾靖风每一个细微表情都看在眼里,马上开腔推波助澜,「蜜儿,庾大哥的背部已经乾净了,不如你到前面去擦擦他前身吧!」

蜜儿红着脸走到庾靖风身前。

那浴桶虽然大,但她在移动时,少不免与庾靖风有身体上的接触,引致她的一张俏脸红上加红了。庾靖风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巨龙在蜜儿娇躯刺激之下,微微勃起了。

蜜儿低下头含羞答答的擦着庾靖风健硕的胸膛。

身为大富人家千金,她一向深居简出,唯一一次与男人亲密接触就是险险被独眼蜂沾污的那晚,在男人面前裸着身体今天可真是破天荒第一趟,再加上庾靖风那根巨龙在水中清晰可见,使她一颗心更是砰砰乱跳,几乎要从她口中跳出来了。

蓝冰雨在一边继续指引蜜儿,「要擦就必须彻底一点。庾大哥身上有很多部位你还没有擦乾净呢……」

她不仅仅是说而已,还伸手引领着蜜儿玉手往下移动,直到那块擦布接触到庾靖风巨龙为止。

虽然是隔着一块布,蜜儿依然感觉到巨龙的炽热。

她浑身一震,玉手不由自主的把巨龙握紧了。

「快替庾大哥擦乾净身体啊……」

蓝冰雨柔声在蜜儿耳边吩咐。

蜜儿娇羞的点点头,然后就开始用那擦布把巨龙包住,详详细细的把它擦乾净。

她是初次与男人这玩意接触,虽然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但正所谓秀色可餐,依然令巨龙勃然大怒,高举不下了。

蓝冰雨又再怂恿蜜儿了,「把擦布放下……好好的感受一下庾大哥的身体。蜜儿,你之前不是非常好奇想要知道男人的身体是如何的吗?」

蓝冰雨看见蜜儿还在犹犹豫豫的,也不多说了,乾脆伸手把那块擦布取走,让蜜儿玉手直接贴在庾靖风巨龙上。

蜜儿一与巨龙接触就惊讶不已,「庾大哥这玩意怎么如此坚硬如此粗大啊?若是插入我体内,我能否承受得了啊?」

当蜜儿还在一脸惊讶时,蓝冰雨已经抓住她玉手,引导着她去套弄庾靖风巨龙。

「蜜儿,要这样做,庾大哥才会高兴的……」

在蓝冰雨引导之下,蜜儿逐渐掌握到相关技巧,而收益者当然就是庾靖风了。

在蜜儿玉手套弄下,巨龙逐渐勃起,蜜儿根本就无法一手掌握住那巨物,只好加上另一只手一起把巨龙合握住。

「慢慢的加快……」

蓝冰雨不停的在蜜儿耳边指导她如何取悦庾靖风。

庾靖风盯着蓝冰雨那蔚蓝的眼瞳,忽然之间升起了一股欲望。

他这人一向都是率性而为,一时兴起就把蓝冰雨拉到浴桶旁边与她亲吻。

他这一举正中蓝冰雨下怀,马上伸出舌头与他吻在一块去。

两人吻了良久才唇分。

庾靖风凝视着蓝冰雨说,「冰雨妹子,不如你也一起洗吧?」

在一旁观战的蓝冰雨其实早已春心荡漾,庾靖风这一问正合她意,于是盈盈一笑后就宽衣解带,任由身上的黑色袍子落在地上,露出了她那一身骄人的胴体。

庾靖风看见了这个与他齐名的血雨纷飞迷人的娇躯,更是无法自控,整个人热血沸腾,巨龙再次膨胀,把蜜儿吓了一跳。

蓝冰雨轻功非凡,整个人轻飘飘的,犹如一阵轻烟般的从地上飘起来,徐徐的投入那浴桶,连水珠也没有溅起来,只泛起了一丁点涟漪而已。

「好轻功!」

看见她露了这一手,庾靖风不禁赞叹不已。

蓝冰雨落在庾靖风身边,与蜜儿一左一右的依偎着那狂风剑客。

她虽然比蜜儿身材高大,并且武功高强,但此时却神情娇媚,令人一见就心旌摇曳,完完全全忘记了她那吓人的外号,只想与她一夕销魂。

蜜儿双手合握也只是握住了庾靖风龙身,蓝冰雨加入后就一手抓住龙首,不轻不重的揉着它,把庾靖风的快感增加了不少。

蓝冰雨还靠在庾靖风肩膀上,舔了舔他耳珠后说,「庾大侠,蜜儿是首次与男人接触,你可要对她温柔点……」

被她如此一说,蜜儿俏脸更是通红,显得更加娇艳欲滴,使得庾靖风情不自禁的伸手捧着她双峰,轻轻的揉捏着她那从没被男人触摸过的乳头。

蜜儿虽然与蓝冰雨玩那假凤虚凰的游戏时乳房也被搓揉过,但庾靖风的一双大手与蓝冰雨完全不一样,蜜儿粉嫩的乳头被他粗糙的手掌心摩擦着,不由整个人都软了,忍不住发出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呻吟。

蓝冰雨看见蜜儿情动了,也把头靠过去,与她热吻。

庾靖风巨龙被蓝冰雨两人合力握住,同时又看着她们在自己面前如此亲热,一切伤心往事都被暂时抛于脑后,心中欲火焚烧,一时之间脑海中想的就只是与这两个娇娃共乐。

蓝冰雨深懂诱惑之术,虽然看见了庾靖风眼中的欲火,但却偏偏不理睬他,只是继续与蜜儿热吻以及套弄着那巨龙而已。

果然,不到一会儿后,庾靖风就忍不住了,乾脆整个人伏在蜜儿胸部上,一口含住她乳房,使劲儿的吸吮她乳头。

「啊……庾大哥……」

蜜儿哪里经得起如此大的刺激,樱唇立刻与蓝冰雨脱离,同时还仰着头娇声呻吟。

「蜜儿,你是否好想要庾大哥?」

蓝冰雨一边说一边把龙首对住蜜儿双腿之间,为庾靖风摆好姿势,准备侵略这处女地了。

蜜儿听了她这话,也不给出任何回答,只是羞答答的低下头,但在水中的双腿却微微张开了。

蓝冰雨完全明了蜜儿的心意,于是也不多问了,玉手用力的套弄了庾靖风巨龙几下后就把龙首放在蜜儿玉门之前,另一只手还把她门户微微掰开,好让巨龙更加容易入驻。

庾靖风看见一切都准备就绪,也不客气了,虎腰一挺,龙首就嵌入了蜜儿玉门。

「啊……庾大哥,你好壮大啊……」

这是蜜儿这辈子首次被男人插入,顿时间觉得整个人都被塞满了,不由自主的娇呼起来。

「蜜儿乖,别怕,一阵子后你就会乐翻天了……」

蓝冰雨安慰了她几句后就用力一推庾靖风臀部,巨龙马上登堂入室,足足有一半截成功插入蜜儿体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