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陈苦为作者的小说 陈苦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堕落天使咒 堕落天使咒

    回忆一个女人,如同回忆一场性爱。  史加达回忆起他第一次记住女人的脸,是鲁茜的脸,当初,就是鲁茜把他打败,从而把他带入人类的社会,才知道原来他不是一匹狼!  但他也不算是一个人;他是人类社会最低层的奴隶,且是一个“性奴”,是专门服侍女人,给予女人“性”的满足,从而收取酬劳的“特殊奴隶”。  他的工作,就是哪个女人需要,哪个女人给钱,他就睡哪个女人——不管那女人是肥是瘦、是老是幼、是丑或是美!

    陈苦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堕落天使咒》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堕落天使咒》,是作者陈苦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回忆一个女人,如同回忆一场性爱。  史加达回忆起他第一次记住女人的脸,是鲁茜的脸,当初,就是鲁茜把他打败,从而把他带入人类的社会,才知道原来他不是一匹狼!  但他也不算是一个人;他是人类社会最低层的奴隶,且是一个“性奴”,是专门服侍女人,给予女人“性”的满足,从而收取酬劳的“特殊奴隶”。  他的工作,就是哪个女人需要,哪个女人给钱,他就睡哪个女人——不管那女人是肥是瘦、是老是幼、是丑或是美!

《堕落天使咒》 终章 永久性奴·永远的梦 免费试读

进入天宫竟是那般的顺利,梦雪娇没有任何犹豫的把史加达带进天姬的寝宫,彼时天姬仿佛已经进入梦乡,两人走到床前,梦雪娇刚想唤天姬,史加达以手势阻止了他,并且同样的用手势叫她宽衣,她果然很听话的褪衣,他则弯腰下去,试图解开天姬的宽衣,也不知道天姬是睡得沉还是故意的,如此大的动静,却没有醒来,于是他很顺利的就把天姬的衣服全部脱除了。

两具美丽的肉体展现在他的眼前,如果就身份来说,这两个女人无疑是乌幻大陆的男人憧憬无数次都不可能得到的,然而此刻却摆明着任由他侵犯,这是何等的幸福?千百来的期待和幻想,竟然糊里糊涂的就得以实现。

梦雪娇凝视赤裸躺在床上的装睡的天姬,轻轻地咬了下唇,道:“圣主,他……他说,今晚要我们两个陪他,我……我上床了。”

不等天姬发话,梦雪娇上了床就爬到里面躺下,史加达朝她笑笑,和衣上床,插入她们两人中间,张开双臂拥住她们的娇体,道:“灯光昏黄昏黄的,多美啊!今晚过来陪你们睡一觉,明早也好起程。”

梦雪娇见他没有脱衣,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问道:“只是……睡觉吗?”

“嗯,你们的圣主只喜欢让我抱着睡觉,不给做别的事情的,她以前一直都是这样,有时候还叫我睡地板。”史加达说着,忽然吻了吻天姬的嘴唇,轻声问道:“是吗,小女孩?”

天姬梦呓似的嗯了一下,史加达闭了双眼,梦雪娇诧异地看着史加达和天姬,忽然无力地倒了下去,道:“害人家在心里准备了这么久,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史加达笑道:“睡醒再说,或者就是那么一回事哩,哈哈!”

他的狂笑声中,天姬终于轻声地道:“千百年来,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别以为这次转世你有什么不同,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我都留你在身边。你现在比我凶了,我管不了你了,也不想再管你,因为……这辈子,你走进了我的心。什么时候,我的心变得如此脆弱了呢?”

史加达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扯过一席薄被,披于三人的身上,道:“睡吧,明天会坚强起来的。只是以后在我的怀里的时候,都依靠我吧!”

两女侧趴在他的身体左右,幽然入睡……

××××××××××

迷迷糊糊间,史加达仿佛处身于阳光下柔软的沙滩上,他的女人正伏在他的身上,用她们美丽性感的嘴唇替他擦浴,但他不清楚到底是哪几个女人,因为他的眼睛似乎总是睁不开,因此他很难看得清到底是谁。

恰在此时,他感到下体被温润的嘴儿含住,舒服得他直舒呻吟,然而很突然的,龟头处传来一阵轻痛,这痛叫他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看见梦雪娇埋首在他的胯间试图调戏他的武器,但是因为技巧不熟练,不小心咬了他一下……

“梦雪娇,你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好,唉,真是失败啊!”

史加达突然的言语,叫两女吃了一惊,脸蛋瞬间飘红,正在吻舔着他的胸膛的天姬“嘤咛”一声倒在他的胸膛,嗔道:“雪娇,我都说不要这样了,害我……啊呀!好像是我在挑逗他一样……”

史加达笑道:“本来就是你们挑逗我,难不成我睡着了还会挑逗你们?”

天姬撒娇道:“当然,你睡着的时候硬挺挺的……”

史加达吻了她一记,道:“为何不赶我走了?你不是天天吵着要我离开天圣岛吗?”

“你明知故问,我不找理由跟,怎么跟你吵?我不跟你吵,你会来见我,哼,把我的力量给回我,看你还敢欺负我嘛!”

天姬嘴巴不饶人,妙手朝他的肉棒一握,使上了一点劲,抓握得他有些生痛,他叫嚷着道:“哇呀呀,小女孩,别这么粗鲁,我本来就不想要你的力量,对我也没有用,只是当年转生祭时,我们被力量充斥的瞬间,正好和你相拥在一起,所以把你的力量分担了一半,但却不能够为自己所用。你想要回力量,就必须跟我合体,你应该很清楚吧?那样的话,你再也不是纯洁的圣主了!”

天姬强悍地道:“我跟你好了,你不说,我不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不说,谁知道我是纯洁不纯洁?反正这国家由我统治,同时附依着天圣的许多国家和种族都得听从我的命令,谁管得着我?快点把力量给回我!”

史加达把梦雪娇拉抱过来,翻身把两女压在身下,笑道:“看来你不是想要力量,而是想要我。好吧,我退一步,如果三宫里所有的天使都任意我搞的话,我就勉强做你们的男人。”

天姬道:“你妄想,那可是四五百个之多的……再说,这些事情,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史加达又笑道:“那就再退一步,我不强迫她们,但是,如果她们愿意的话,你不得从中干涉。我有信心把她们一个个地拥入怀里,哈哈,我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在这漫长的时间里,要征服这群寂寞的女人,并非一件很难的事情。”

“先把力量给回我再说!”天姬不愿意答应史加达过份的条件。

史加达便道:“你别表现得这么急色……”

“把力量给我!”天姬嗔叫起来,张嘴就咬在他的乳头上。

他怪叫道:“好吧,好吧,现在就给你!让我好好看看你们纯洁的身体,要不然过了今天,就永远都不能够看到了。”

梦雪娇突然道:“等等,你还没有把事情说清楚。”

史加达问道:“什么事情?”

梦雪娇羞羞地道:“是否我们给你了,你就不离开天圣了?”

史加达看了看她,笑道:“这就要看你的圣主大人了,我以前一直没说离开,是她逼我离开的。”

梦雪娇扭首问天姬道:“圣主……”

“你白痴啊!”天姬张嘴就骂,“我如果真的有心赶他离开,我会跟他这样?你的脑袋什么时候变得灵通些好不好?老是一板一眼的,什么事情都不经脑袋想想,几百年如此,真是服了你!”

其实史加达心里一直明白天姬和梦雪娇都属意于自己,只是她们不愿意表达出来,他也不想强迫她们,此刻她们表现得如此可爱,更是令他全身心的兴奋,喝道:“我现在睡眠充足,精神百倍,我们就开始吧!”

他奋身要起,天姬忽地伸手抱他下来,道:“我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仍然可以把你踢下床……”

史加达愕然,道:“说来听听!”

天姬想了想,道:“你以前是做性奴的吧?”

史加达坦然地点点头,道:“所以我才如此的厉害!”

天姬嗔道:“你觉得做性奴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吗?”

史加达道:“总比做战奴好,至少不用那么辛苦。”

“是吗?既然你这么喜欢,就继续做你的性奴吧!”天姬的眼睛眨啊眨的,坏坏地道:“我要你答应我的条件就是,从你进入我的身体那刻开始,你就做我的性奴,但我没有钱给你。而且从此我就是你的主人,除了战争方面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你必须绝对的听从我!”

史加达惊道:“你的条件未免太苛刻了吧?”

天姬微笑道:“我不觉得……”

史加达想了想,道:“如果你让我做天圣三宫的性奴,我就勉强答应,还有,到了床上的时候,你就得听我的。”

天姬道:“我改天问问她们……”

“真的?”史加达惊喜地道。

天姬恼道:“你高兴得太早了,我只是随便问一下,她们爱怎么就怎么,你有本事骗她们上床是你的事情,我不干涉就是,反正我觉得如果要她们闭嘴不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她们一起下水。那样的话,对外,我们仍然是圣洁的天使,在内,我们就是淫荡的魔女,嘻嘻。其实让三宫变成你的后宫,让你变成我们永久的性奴,是件很不错的事情耶。到那个时候,你就是天圣第一性奴,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性奴。”

“这主意妙!”

××××××××××

哲思缘站在海边,海风指着她的脸蛋,丝丝的黑发如风般淡飘。

她的思绪也跟着风一起飘……

本该是他所爱着的男人,如今却变成自己的父亲。虽然她表面上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感谢上苍让她的父亲仍然能够转世,不像她的母亲那般一去不回,只是她没有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当她爱上的时候……

——无疑的,她也是爱父亲的,就因为她一直爱着父亲,所以她无法原谅害死父亲的罪魁祸首天姬,可是曾经的那种爱,到底是什么样的爱呢?是女儿对父亲的爱还是女人对男人的爱呢?

其实,她分不清楚,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只是现在,她忽然间感到,她对史加达的感情,男女的感情远比父女的感情要切实、清晰……她好害怕这些,当她看着他和众女一起嬉戏,她恨不得也投入她们当中,然而不管转世后的史加达如何的变,如何跟她已经没有血缘的联系,可她毕竟是前世的他创造出来的,是他的女儿,她怎么能够……怎么能够期待着父亲给她男女的宠爱呢?

唉,如果他不知道他的身份该有多好,如果在他知道以前把身体献给她,或者就不会有如此多的苦恼;哪怕是错误的,存在了,也不需要再去多想。

“在想什么?”战茹悄悄地走到她的背后,她转首,凄凉的眼神看了看战茹,便道:“没想什么,海水真蓝啊,天也蓝。”

战茹走到她身前,幽然道:“思缘,你在想他吧?其实我知道你心里苦,虽然你一直想着你的父亲,可是当有一天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带给你的却是更多的无奈和苦恼。从你知道史加达就是你的父亲的那刻开始,无论你的表现维持着多少笑容,你的内心都是很痛苦的,因为你一直都在挣扎。我见你很多次独自来看海,就知道你的心像海水一般的苦。”

哲思缘的泪水悄悄滑落,哽咽道:“战茹,别说了。我很开心,因为我的爸爸终于回来了!他没有抛弃我……”

“今晚我叫他过去陪陪你!”战茹突然说出惊人的话语。

哲思缘哀叹道:“战茹,他是我的生父……”

战茹道:“别想太多,他只是去陪陪说说话,哄你入睡。父亲不就是应该哄女儿入梦吗?他以前也经常这么做的,为何你突然害怕了?”

哲思缘沉默。

海水依旧那么蓝,蓝得分解不开。

××××××××××

史加达敲响哲思缘的房门,然后就轻轻地推开——哲思缘是没有锁房门的,因为那是多余的一道门。

但他进来后,把门反锁了。

走到床前,见她背朝着他侧睡,他轻轻地上了床,钻进轻纱被里,触到到她的身体的时候,他吃了一惊——她竟然是赤裸的。

犹豫了一会,他轻轻地拥住她的裸体,吻着她的耳珠,柔声道:“思缘,爸爸过来陪你了。”

“嗯。”哲思缘轻应一声,没有回转身过来。

史加达轻扳她的身体,把她扳转过来,看着泪水迷糊的她,叹道:“我们像以前一样好吗?”

哲思缘埋脸到他的胸膛,道:“可是……以前你是不穿衣服的。”

史加达拥紧她,道:“因为以前……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像以前一样好吗?”哲思缘把他的话还回给他。

史加达无奈地道:“如果像以前一样,我怕我会失控做出不道德的事情……”

哲思缘道:“你不是狼群里出来的吗?你曾跟我说过,狼是没有伦理道德的,在狼群里,应该没有父亲和女儿的区别吧?”

史加达道:“如果你喜欢……就帮我宽衣吧,以前一直都是我替你宽衣,也该让你替我宽衣了。”

“嗯。”哲思缘欢喜地应着,翻身坐到他的身体上就解他的衣扣……

当她把他的衣服全部脱除,她趴伏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呻吟道:“爸爸,这才是像以前一样哩。以后我能够跟她们一起跟爸爸睡吗?这里都是你的女人,我却是你唯一的女儿,在这里我好孤独,我可以不当你的女儿吗?”

面对着女儿的肉体,即使史加达心理多么的顾忌,他仍然不能够控制他的某处的冲动,伸手轻抚着她的弹性十足的圆臀,不经意间滑入她的股沟,触抚到她淡毛湿湿的阴户,他猛地缩手回来,道:“其实我也不想当你的父亲……”

“是这样吗?”哲思缘的嫩手忽然抓握住他的烫热的阴茎,把龟头拉抵在她的湿润的阴缝之间,轻轻地划擦着,呻吟道:“其实你也不是我的父亲的,我是影的女儿,却并非史加达的女儿,你说是吗?”

史加达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感到自己的下体越来越冲动,恨不得刺进那道深深的夹缝里,只是他不能够那么做……

哲思缘伏首下来,吻住他的嘴,他本来想不回应的,只是或者以前吻悔了,被她如此一吻,他不由自主的回应她,与此同时,她的火热的娇体开始扭摆,使得他的欲火烧得越来越旺……

阴道的夹砸越来越清晰,哲思缘竟然慢慢地把整个龟头悄悄地塞进她的阴道,史加达刚想把她推开,但她先一步仰首,道:“你不是说像以前一样吗?我只是要这样罢了,只是要这般浅浅的关系,都不能够吗?”

“唉。”史加达叹息一声,终究没有推开她。

“史加达,我想了很久,不管你是谁,平时你都是我的爸爸,可某些时候,你必须做我的男人!”哲思缘像是宣誓地轻喝,突然坐直身体,使劲地抓握着粗长无比的坚物往自己的阴道里刺,强烈的紧砸感使得史加达不同自主的挺了挺胯,一种身体被撕裂的声响随着女人的一声长痛响荡在黑夜……

“爸爸,无论是多么沉痛的沉错误,请你……进入我最长的生命之梦里,如同你是天圣宫永久的性奴一般,你也是我永远的梦,我不愿醒!我爱你,爸爸……”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