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射雕之欲乱传》小说全集阅读 xcbooer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射雕之欲乱传 射雕之欲乱传

    华山论剑之后,郭靖黄蓉夫妇率领武林群豪,继续镇守襄阳。南宋度宗咸淳四年(1273),蒙古大将伯颜率二十万大军围困襄阳,三月之后,城中弹尽粮绝,只能靠啃树皮、喝污水度日。不久,郭靖等人中了蒙古武士设下的计谋,吃了事先喂过十香软筋散的白鼠,导致内力全失。之后,襄阳很快被攻陷。郭靖、黄蓉、郭芙、耶律齐、郭襄、郭破虏等一家人,武修文、完颜萍一家,武敦儒、耶律燕一家,以及朱子柳、武三通等人,通通被生擒,一起关押在襄阳城的牢房中。

    xcbooer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射雕之欲乱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射雕之欲乱传》,是作者xcbooer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华山论剑之后,郭靖黄蓉夫妇率领武林群豪,继续镇守襄阳。南宋度宗咸淳四年(1273),蒙古大将伯颜率二十万大军围困襄阳,三月之后,城中弹尽粮绝,只能靠啃树皮、喝污水度日。不久,郭靖等人中了蒙古武士设下的计谋,吃了事先喂过十香软筋散的白鼠,导致内力全失。之后,襄阳很快被攻陷。郭靖、黄蓉、郭芙、耶律齐、郭襄、郭破虏等一家人,武修文、完颜萍一家,武敦儒、耶律燕一家,以及朱子柳、武三通等人,通通被生擒,一起关押在襄阳城的牢房中。

《射雕之欲乱传》 第七回 萍燕嘤嘤 免费试读

且说伯颜性欲强烈,火力旺盛,大部分时间几乎都霸占着郭家三母女。赵必见芙蓉阁里没有自己的空间,便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个女人——完颜萍和耶律燕妯娌。

自从赵必把完颜萍和耶律燕从牢房里解救出来,就把她们安排在征占的原襄阳首富的院宅内。赵必将这栋宅子取名为萍燕楼,完颜萍住左厢,取名为萍坊;耶律燕住右厢,取名为燕坊。应萍燕二女要求,赵必把她们的儿女也接到萍燕楼来了。完颜萍与武修文生有一子,名叫武小文,已经5 岁。耶律燕与武敦儒生有一女,名叫武小燕,已经4 岁。两个小孩原本随着父亲被押去了养马场,后来终于在萍燕楼和母亲团聚了。

一天早上,赵必进得萍燕楼的大院,见院里没人,径直左转往完颜萍房间走去。刚进房门,看见完颜萍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

赵必蹑手蹑脚走到完颜萍背后,一把抱住她的胸部。完颜萍“嘘”了一声,轻声说道:“小文还在床上睡觉呢,咱们出去吧。”原来完颜萍早从镜子里看见了赵必。

赵必却不理她的话,伸嘴去亲吻她,双手隔着衣服揉捏她的奶子。赵必把完颜萍从凳子上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地上,要她弯下身子将双手撑在地上,把腿站直。赵必撩起她的裙子,双手抓住白色的亵衣,用力往外一拉,“嗤”的一声,亵衣裂开了,露出完颜萍两块白嫩的屁股。

赵必站在完颜萍后面,掏出自己的鸡巴,双腿微蹲,对准屁股中间的那个肉洞戳了进去。完颜萍挨操,却不敢叫出声来,生怕吵醒儿子。

赵必轻声说道:“武二嫂,咱们就这样出去吧。”

赵必每戳一下,完颜萍的手脚便往前爬一步。就这样,完颜萍屁股里夹着赵必的鸡巴,一步一步爬出了房门。

赵必带上房门后,把完颜萍顶到大厅的墙壁处,让完颜萍双手撑在墙上,自己从后面抽插她的粉穴。赵必伸手扒掉完颜萍的衣服,露出她那苗条柔软的身段,忍不住俯下头去亲了一下她背脊,说道:“武二嫂,你的身子好柔软呀,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这一点比郭家三母女都强。”

完颜萍笑道:“那你意思是我其他方面都不如她们三母女呗。”

赵必赶紧说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完颜萍问道:“说真的,你觉得我和郭芙比,怎么样?”

原来,武修文和完颜萍在一起之后,还常常会提到郭芙的好处,完颜萍因此很不服气。

赵必答道:“郭芙蛮横泼辣、风骚淫荡,哪及你那般楚楚动人、风情万种。”

完颜萍开心地笑道:“谢谢赵公子抬爱。”说完屁股摆动,用力套夹赵必的鸡巴。

赵必从伸手到前面去揉捏完颜萍的奶波,笑道:“二嫂,你的奶子好胀呀,待会儿让我喝口奶水吧。”

原来,完颜萍产子后,奶水一直很充足,只是到了近期奶水才渐渐少了。

完颜萍笑道:“那要看你能否把我弄爽,弄爽了奶水自然就出来了,没弄爽的话你吸也吸不出来。”

赵必笑道:“那我还得加把劲。”说完挺起腰杆狠狠地抽插,操得完颜萍忍不住“嗯嗯哼哼”大声呻吟起来。

“妈,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呢?”正当完颜萍闭上眼睛享受淫乐时,儿子的叫声打断了她。完颜萍睁开眼睛,看见儿子睡眼惺惺站在房门口。

完颜萍对儿子说道:“小文,是不是妈妈吵醒你了?这位是赵叔叔,快叫叔叔好。”

小文叫道:“赵叔叔好!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你屁股里面别着一根棍子呢?”

小文歪着小脑瓜好奇地问。赵必抢着答道:“你妈妈这个洞里痒,叔叔正在给你妈妈挠痒痒呢。”

小文天真地说道:“我也会挠痒痒,赵叔叔让我来。”

赵必说道:“那可不行,你妈妈的洞很深,你挠不到,只有叔叔能挠到。”

赵必怕他纠缠不放,赶紧说道:“小文,你喜欢吃奶吗?你去摸摸妈妈的奶波,有奶水可以喝。”

小文立即说道:“不行,妈妈说过,奶波里面没有奶水了,不能吃了。妈妈,真的有奶水可以喝吗?”

完颜萍听见赵必和儿子的对话,觉得好笑,说道:“妈妈也不知道,你过来看看吧。”

武小文兴高采烈地跑到他妈妈身边,两只小手抱着他妈妈的一只奶波,仰起头伸长脖子,使劲吸吮奶波。喝到奶水后,小文赶紧说道:“赵叔叔,真的有奶水喝,谢谢赵叔叔!妈妈,你不要总晃动呀。”

原来完颜萍被身后的鸡巴撞得奶波不停晃荡。赵必说道:“小文,你别喝光了呀,你要留一个给叔叔喝呀。”

赵必快速抽插了几下,终于忍不住精闸大开,射在完颜萍洞里。完颜萍气喘吁吁地瘫软在地上,武小文趴在母亲的左侧,啃着妈妈左边的奶波,赵必也趴在完颜萍的右侧,吸吮完颜萍右边的奶波。

且说那天早上耶律燕梳妆时,发现自己的发簪不见了,便想去完颜萍那里借一个。耶律燕刚进大厅,就看见完颜萍赤裸裸地仰躺在地上,胸脯上趴着小文和一个男人在吃奶。耶律燕看见这怪异的景象,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时完颜萍也看见了耶律燕,说道:“燕妹,你看谁来了?你来找我有事吗?”原来完颜萍和耶律燕少女时代相识,婚后妯娌俩还是以“萍姐燕妹”相称。

完颜萍又拍拍趴在自己胸脯上的赵必,说道:“赵公子,你喜欢吃奶是吧?快去吃她的吧,她的奶水多得小燕根本吃不完。”

赵必一跃而起,冲到耶律燕的跟前,使出抓奶龙爪手,隔着衣服揉挤耶律燕高耸的乳房,笑嘻嘻问道:“武大嫂,真的吗?”

耶律燕答道:“吃两口不就知道了吗?”

原来,当日在牢房里,耶律燕为了感谢赵必的救命之恩,主动提出让赵必操一顿,完颜萍不好意思反对,只好跟随耶律燕。二女并排站着,手扶着牢门木栏杆,屁股往后翘起。赵必提起鸡巴就猛干二女的屁股,心想本来是来看小郭襄的,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因此,萍燕二女与赵必并不生分。赵必当即剥开耶律燕的上衣,顿时弹出一对雪白肥大的奶子。

赵必伸嘴欲咬,只见耶律燕伸手捂住自己的双乳。耶律燕笑道:“不能光让你喝我的水,我也要喝你的水。”

赵必骂了一声荡妇,说道:“那我躺下,你过来把我的鸡巴弄硬。”

耶律燕也不管完颜萍正在看着,就蹲下趴在赵必胯间,伸嘴叼住赵必蔫蔫的鸡巴便吸吮起来。赵必站着无所事事,招手叫完颜萍过来。完颜萍叫儿子去陪燕妹妹,自己起身走到赵必的跟前,坐在他旁边。

完颜萍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神中说不尽的温柔婉转,一幅天生楚楚可怜的神情让赵必心旌摇动,忍不住搂住她一顿狂吻。

也不知道是完颜萍的樱唇香舌、还是耶律燕的吸吮,让赵必的鸡巴迅速雄壮起来了。耶律燕一看鸡巴已经一柱擎天,立即抬腿跨过赵必的跨间,撩起裙摆,让自己的屄眼对准鸡巴,“扑哧”一声坐了下去,随即上下抬动屁股,套弄起鸡巴来。

且说那耶律燕自幼在男人堆中长大,性格豪爽奔放,再说蛮夷女子并未受到汉人贞节礼教的束缚,快乐着自己的快乐,与他人何干?

赵必鸡巴被耶律燕套弄,感觉不过瘾,于是,他把二女抱到墙壁处,要她俩并排趴在墙上,然后自己从她们后面抽插,左边插几下,右边插几下。赵必看着二女的后背,心想完颜萍娇弱苗条、楚楚动人,耶律燕却身材修长、体格健壮。

只听耶律燕呻吟着问道:“赵公子,这样一箭双雕,你行不行呀?”

赵必笑道:“上次在牢房里,你们不是领教过我的厉害了吗?”

耶律燕看着身旁的完颜萍,问道:“萍姐,修文的阳具比赵公子如何?”

完颜萍羞答答地答道:“赵公子强多了。”

耶律燕愤愤地说:“那么说他兄弟俩都不行,敦儒更是个脓包。”

原来武敦儒在一次修炼内功时走火,此后便阳痿了。只听耶律燕“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公公却很厉害!”

完颜萍大为惊奇:“你怎么知道公公厉害?”

耶律燕说道:“婚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敦儒没插几下就泄了,气得我一脚把他踹下床。不过敦儒却很疼我,他说要想办法找个男人让我快活。他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家丑不能外扬,所以选中了他爹爹。敦儒说如果直接告诉他爹的话,他爹一定不会同意。于是,我们想了一个办法。一天晚上,我们请公公来家里喝酒,把他灌得酩酊大醉,然后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放在我们床上。第二天早上公公醒来,发现我赤身裸体躺在他怀里,顿时惊呆了。啊……嗯,啊……”原来赵必听见耶律燕旁若无人地讲自己的淫史,心想这个骚货无视我的存在,因此狠狠地操了她两下。

耶律燕接着说道:“我哭哭啼啼说昨晚他发酒疯强奸了我。公公非常自责、懊悔,气得全身发抖,他突然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我把他弄醒后,他突然发疯似的,抓住我的手,大声问我为什么要跟小白脸跑了,说既然我这么不要脸,就要操死我。他说完就把我反摁在床上,掏出鸡巴在我屁股上乱戳。我突然感觉肛门被一根坚硬如铁的肉棒撑得几乎要裂开了,顿时痛得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时,我发现屄眼正被公公狠狠地奸淫。公公在我屄眼里面射精之后,似乎清醒了过来。

他赶紧下床,跪在我面前,说都是烈酒乱性,对不起我和敦儒。这时,敦儒走了进来,扶起他爹,说爹爹的养育之恩,无论怎么报答都应该,并且告诉他爹说自己不举了,如果妻子因此偷野男人,会丢整个武家的脸,所以爹爹其实是帮了他的忙,并且请爹爹以后一直帮这个忙。公公终于被说服了!后来公公经常爬上我们的床,当着敦儒的面,把我操得皮开肉绽、屁股开花,敦儒则在一旁端茶递水,伺候我和他爹爹。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小燕到底是武敦儒的种,还是公公的种。”

且说有一天早上赵必路过萍燕楼,在门口遇到正在玩耍的武小文。赵必招手叫他过来,对他说:“小文,回去叫你妈妈洗干净屁股,就说赵叔叔下午会去操她的屄。”

武小文应了一声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必手上拎着的东西,问道:“赵叔叔,你拎着的是什么?”

赵必笑着说:“这是雪饼,小文想吃吗?”

小文问道:“好吃吗?”

赵必笑道:“好吃,很补的,吃了旺旺雪饼,小文身体旺旺,叔叔精力旺旺,操得你妈淫水汪汪。”

那天下午,赵必刚进萍燕楼,就遇到武小文,小文告诉他说爸爸来了。赵必轻轻走进完颜萍的房间,看见完颜萍正和一个年纪大约三十来岁的男子正在操屄。

赵必心想,人家夫妻正在操屄,也不好意思强夺人妻。于是,赵必右拐朝耶律燕的房间走去。还在门外,就听见耶律燕大声叫骂:“说了把你爸爸叫过来,你怎么不听呢?”

赵必以为耶律燕在训斥小燕,就推门走了进去。只见耶律燕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上,耶律燕训斥的正是这个男人。原来武敦儒和弟弟约好今天一起看望妻子,和耶律燕见面寒暄后,便行夫妻之事。武敦儒原本阳具火力很弱,加上和妻子久别重逢后过于激动,所以没有抽插几下便泄了,气得欲火焚身的耶律燕破口大骂。

且说赵必看见此景,有点尴尬,赶紧赔笑着说:“武大嫂,不好意思打扰了。”说完转身想出去。

只听见耶律燕大喊道:“赵公子,你别走。”耶律燕起身下床追了出来。

耶律燕双手搂住赵必的头,吻了下来。赵必扭头避开,轻声说:“武大哥就在这里,这样不好吧。”

耶律燕嘟囔了一声:“别管那个废物!”说完蹲下身子,掀起赵必长袍,掏出赵必的鸡巴,便伸嘴过去便吸吮起来。

赵必望着床上的武敦儒,只见他目光呆滞,声色木然。

耶律燕见赵必的鸡巴硬了,便站起身来,帮赵必脱掉衣服。耶律燕说道:“赵公子,咱们过去床边。”

耶律燕扶着床沿,屁股向后翘起,不停地扭动,催促赵必说:“赵公子,快点来呀,从屁股后面操我吧。”

赵必心想当面奸淫人家老婆总是不好,可耶律燕催得实在太急,赵必没办法,只得对着武敦儒说:“武大哥,对不起了,并不是我想操武大嫂,实在是她自己想要。”说完挺起鸡巴狠操耶律燕的屁股。

耶律燕也不管丈夫就在身旁,大声“嘤嘤哼哼”呻吟起来,还不时说道:“赵公子,好爽,你比我丈夫厉害多了。”

没过多久,耶律燕喷出阴精便瘫在地上。

这下可害惨赵必了,硬邦邦的鸡巴又急又胀,欲火烈焰熊熊。突然间,他想起了完颜萍。赵必快步奔向完颜萍房间,只见武修文把完颜萍顶在墙壁,在妻子屁股后面大力抽插。这时赵必什么也不顾了,上前一把拉开武修文,挺着自己的鸡巴,往完颜萍的小穴戳了进去。

由于屄洞里有水了,所以插入时非常顺利。赵必操着完颜萍屄洞,对武修文说道:“武二哥,不好意思,借用一下你老婆,我的鸡巴实在太急了。”

武修文看着自己硬邦邦的鸡巴,心里骂道,他妈的狗鞑子,你急我就不急了吗?我自己的老婆,我没得操,却要被你操。转念一想,唉,都是阶下囚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跟他争呢?

且说完颜萍觉得屄眼的前后两根鸡巴,真是鸟枪换炮,忍不住扭动屁股,比丈夫操自己的时候更加热烈配合。

赵必觉得自己横屌夺屄,有点过分,于是说道:“武二嫂,武二哥一定也很急,你过去给他口交吧。”说完抱着完颜萍的腰肢,让她掉了一个头。

完颜萍弯着腰,屁股里面夹着赵必的鸡巴,一小步一小步地向丈夫走过去。赵必边操边走,直到看见完颜萍叼住了丈夫的鸡巴。

赵必看见武修文接受了妻子的口交,笑道:“武二哥,二嫂她好贤惠呀,小弟真是羡慕武二哥,你看,二嫂阴道现在还是这么窄,生小孩以前,肯定更紧、更滑嫩。”

且说完颜萍第一次遇到两根肉棒插在身体里面的情形,很是兴奋,只是头被顶在丈夫的胯下,动弹不得,很不舒服,只能靠舌头搅动,舔舔丈夫的鸡巴。原来,完颜萍弯着腰,前半身没有着力的地方,只靠双手牢牢扶住丈夫的腰杆。

武修文看见自己的腰杆被固定了,没法挺动,没法在妻子嘴巴中抽插鸡巴,而妻子的头也没法伸缩,嘴巴没法套弄鸡巴,有种痒了却挠不着的感觉,觉得甚是难受。武修文终于忍不住,结结巴巴地说:“赵,赵公子,请你操得重一点儿,幅度大一点。”

赵必明白其中的道理,笑道:“武二哥吩咐,小弟怎敢不从?”说完鸡巴大力巴长抽长插起来,拉着完颜萍的身子一前一后地来回移动。

完颜萍听见武修文的话,羞得红霞满颊,心里嗔到:“修文也真是,哪里有人叫别的男人操自己的老婆,要操得重一点儿的?”

赵必又笑着说道:“武二哥,这样你爽一点儿了吧?”赵必缓了缓,又说道:“武二哥,虽然二嫂是你老婆,你操了那么多年,但是,你未必有我那么快,能把她操爽。”

赵必也不管武修文是否搭理,自娱自乐地介绍起自己的心得来:“像二嫂子宫这么深的女人,鸡巴在抽插时要尽量往上提,这样才能顶到子宫口的内颈,二嫂的高潮才会来得快。不相信现在你看着。”说完快速抽插起来。

果然没有几下,只听见完颜萍“啊哼”急促呻吟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