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朱久鏃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朱久鏃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邪神的圣女 邪神的圣女

    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朱久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的圣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的圣女》,是作者朱久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邪神的圣女》 第02章 免费试读

触手算是偶一为之,倒没想过违和感的问题,大概是我太杂食而迟钝了吧…

「女神召唤」可说是颗核弹,所以「监视」是远优先于「守护」的,在神殿内还可以掩饰,但一旦出走就完全是被追杀的立场,在追兵就吊在身后的情况下,会把体力和时间用在吃掉她才奇怪吧。

至于狗与淫兽的问题,应该没人会因为盾能防剑,就只拿剑不拿盾吧以下是几乎0剧情的一章……

***********************************

「放她下来。」

不知道他们用了甚么手段,淫兽居然乖乖地把她放到地上,触手才刚撤去,被堵在穴里的淫液立刻喷射出来,在地上留下一滩水渍,但她已被蹂躏得差点昏迷过去,再没有力气把张开的变腿和蜜穴合起来,加上沾满身上的淫兽体液,她也想像不到自己看上去会有多淫秽。

她无法正确掌握被淫兽玩弄了多久,接连不断的高潮早夺去她对时间的感觉。

余下的人就去检视地下的屍骸,从装备就可以知道他们是毁灭教团的战士,却没有人谈起神殿受到袭击的事,维蕾姬丝不知道是消息尚未传至,还是神殿真的能把消息封锁至这程度。

「老大,要杀了她吗?还是……」

就连维蕾姬丝也知道他在想甚么,她这副难堪的模样再加上淫兽散发的气味,早已经挑起这群山贼的欲望,勉强微张的双目可以看到他们的裤头早撑起了一个个帐篷,对自己虎视眈眈。

她就是为此刻意放浪形骸,否则只看地上的阵容,肯定会有把她杀了灭口,一了百了才是明智的想法,不过话说回来,被淫兽玩弄过后,她也有点期待人类的肉棒。

「哼,别忘了干活就可以了。」

说完他再没耐性耗下去,独自离开,而得到老大的首肯,其他人立即围了过来,甚至连裤子也脱去,屹立的肉棒团团地指着维蕾姬丝,他们想干甚么已很清楚——就地轮奸。

被淫兽尽情蹂躏过的她理应再没有力气应付这些男人,但被兽欲支配的男人显然不会理这么多,抓着她的腰便往她的阴户硬插进去,意料之外的冲击使她一下子攀上了高潮,恢复自由的双腿不自觉纤上男人腰际。

与淫兽温热柔软的触手不同,男人的肉棒居然是这么火热和坚硬,虽然没有被触手撑满肉洞时的充实感,但肉棒每次进出也重重地撞在肉壁上,火热的棒身不断磨擦着她的花瓣,让她感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快感。

刚才止住的淫液又开始流出来,这变化立即就给占据她阴户的男人觉察了。

「哈哈,这婊子居然一捅进去就发情了。」

脸上一阵发熨,男人猥琐的言词竟她使感到兴奋。

虽然感到羞愧,但身体在享受、渴求这种感觉也是事实,一想及此便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激情,双手自自然然地抓起旁边正在等待的肉棒,套弄起来。

感到手中的肉棒越来越火热,她也不自觉地兴奋起来,双手几乎是本能反应地越揉越快,柔若无骨的手指做成的快感,一下子就征服了男人的理智,轻易地在她手中缴械。

白色的液体喷泉般从她手中的肉棒爆发,落她胸脯上,直到刚才还是处女的她好半刻才意识到那是男人的精液,迷糊之中已经以指尖拈起少许,再送到唇边尝尝,和淫兽那些滑溜的体液不同,没有那种诱惑性的香味和清甜,却有种粗犷而近乎本能的吸引力,使她有点迷醉地把手上的精液全部舔进口里。

看到她淫秽的模样,使在旁观望的那些男人也兴奋起来,团团围在她的身边,只要任何一个位置空了出来,他们肯定会立即补上。

插进她阴户的肉棒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子宫第一次受到火热的精液洗澧,舒服得她微微呻吟起来,但还未来的及细味品尝,另一个男人已推开了那家伙,令她才刚尝过第一根肉棒的阴户,立即又受到第二根肉棒的蹂躝.开始时还有人对六七个男人轮奸一个年轻少女感到无趣,但当看到其他男人在她身上投降时她那欲求不满的眼神,就再也忍耐不住。

淫荡的模样教他们完全没想过她只是个刚开苞的处女。

少女娇小的身体轻松地接受了男人们的强暴,这奇异的光景迷惑了他们的心神,使他们更是欲罢不能,一根又一根的肉棒在少女的小穴内释放出污秽的液体,少女并没有为他们的车轮战抗议,只是以娇媚的笑容迎接每一支肉棒,迎合男人们的抽送。

不止一次,而是直至他们疲不能兴为止,他们才满不愿意地动身。

但连抬她回山寨的途中,她的淫穴也没半刻空置下来,不是给抱着来干,就是给抬着她的人拿甚么塞进去乱搅,但比起刚才淫兽的蹂躏已经算得上温柔,也给她回复了少许体力。

当回到寨内,他们似乎认为她这副模样更为诱人,也不给她冲洗一下便把她锁在寨中心的刑架上,那像是断头台的刑架把她的头手锁着,但背面的木架却顶着她的小腹,把她的下身强制性地托起,成为一个不雅的姿势。

刚才男人们射进去的精液还在不断从洞中流出来,使她感到不舒服的同时也提醒着她正把私处暴露在男人们眼下的事实,这份羞耻使她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那七个人似乎把消息传遍了整个山寨,正在休息的人也陆续走出来围观。

维蕾姬丝放眼看去,这山寨应该不足百人,加上刚才淫兽灌入她肚内的体液还在生效,应该可以挨得过去。

五天,这是狄刹定下的限期,她可以做的就是尽力诱惑他们,让他们舍不得杀死自己。

还未把她锁好,一根火热的硬物已捅入她的穴内,被锁着的她看不到背后的情况,更看不到插入她的人是谁,就连插入她体内是甚么也只能凭肉穴的感觉猜想,这点不安却使她更为兴奋,立即就顺应着插入物的节奏摇动腰肢,进求更强烈的快感。

「嗯啊~~~呀~~~~好棒…再来……唔…嗯……快…快点……呀…哈……再快…点……嗯~~~用力…呀~~~干我~~~~喔~要死了~~~好爽……呀…再大…力点……干死我吧…呀啊~~~哈…不…不要停……我忍不住了………快来吧……谁……谁也好……快来……干我……呀~嗯~~~~~」刚才被淫兽蹂躏的时候打从开始就给塞着了嘴巴,她现在才是首次尽情的呻吟,却是为了要诱惑这些粗鄙的男人。

「很…大……啊哈……快要爽死我了……嗯啊~~哈……谁的…肉棒……竟然这么…烫……恩…受不了……想不到轮奸…居然是这么爽的……这次……是巨棒啊……哇嗄……好棒…好爽……呜啊~~~~」混着男人们精液和淫液的液体沿着她的大腿流往地上,留下一大滩污蹟,但是轮候在她后面的人数还是越来越来,一个人射精后立即就给后面的人推开,不同的肉棒轮流插进她的淫穴,而她也在享受这种在插入前完全无法预知的惊喜。

「呜哇~~~很硬…呜…这根…很硬……啊~到了~捅到了啊~捅到子宫里了啊嗯~~~啊…不…不要停……继续……直到把我的子宫捅穿吧……嗯哇~~对了~~~就是那里了~~啊哈~~再快点~~~~」传入耳内的淫叫越来越淫荡,终于有人忍受不了,走到她面前把肉棒硬捣进她嘴里,才使他们想起女人可以被奸淫的地方不止一个。

被锁起来虽然避免了被随意拉扯,也使得她只能正面承受男人暴力的抽送,插进她嘴里的男人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肉棒硬是撞开她的咽喉,直插进去。

他每进行一次活塞运动,硕大的龟头便剐过她喉咙的嫩肉,火辣的感觉使她差点呕吐出来,但是有过被触手钻入食道经验的她很快便适应了这感觉,尝到快感的她反而收窄了咽喉的肌肉,紧紧包裹着入侵的肉棒以套取更多的快感。

那男人没想过她会这么做,一下子便受不了,抓着少女的后脑把肉棒死命推进最深处,来个深喉爆发。

首次尝到在精浆在喉咙深处爆发的滋味,使她呛得死去活来,而且接下来那人也不管她还在咳嗽,一上来就把肉棒塞进被刚才那人硬撞开的咽喉,又把未能吐出来的精液推回去,而且他也是动不了两下就把精液全数释放出来,量还不是一般的多,使她差点以为会被精液弄得窒息。

男人们就像上瘾一样,轮番在她喉咙深处爆发,但她也开始能从肉棒的脉动觉察到男人的极限,顺势把灌进来的精液吞下肚里,但偶然还会有一些无法完全吞下,从她嘴角溢出来,留下一道白浊的痕迹,做成使轮候的人群更加兴奋的煽情画面。

她身上每一个地方也成了男人发泄欲望的工具,不过她被淫兽体液弄得发情的身体也已经是敏感至只是男性触摸也会产生快感的程度,即使他们只是握着肉棒在她肌肤上摩擦,火热的触感也使她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疯狂轮暴对她更是天堂的极乐。

白色的液体很快就涂满了她的全身,不住射上去的液体连干涸的时间也没有,使她一直保持着浑身湿透的状态。

她的双手已被解了下来,正各抓着一根阳物套弄,双眼还不时以挑窦的眼神扫视围观的男人,嘴里含着肉棒所以看不真切,但总给人在微笑的感觉,淫荡的模样使男人们完全忘掉她会逃走或是反抗的可能,他们脑海中就只剩下如何在这难得的猎物上发泄兽欲的想法。

锁在她手上的铁链和首环已失去作用,但少女被锁链拘束那楚楚可怜的气氛却深深地挑起了山贼们的兽欲,可以为所欲为的错觉让他们安心地坠入维蕾姬丝的诱惑之中。

被他们虏获的女人不少,但这么美丽还这么淫荡的还是第一次。

受到淫秽的气氛感染,插进去或是压在她肌肤上的肉棒根本支持不了多久,没动几下就把炽热的精浆送到她身上,即使如此这场轮奸还是整夜也没有停过,他们彷佛中了维蕾姬丝的魅惑魔法,只懂得在她的身体发泄欲望。

四五根阳具同时递到她面前,使她差点喘不过气来,其中两根硬塞到她嘴里,塞不进去的重重便拍打在她脸上,使她感到一种屈辱的兴奋,三个可供肉棒插入的洞更是完全没有空下来的机会,就连双手双脚也变成供男人泄欲的工具,使她无时无该也得应付着五个甚至更多的男人。

两支肉棒挤在她下身的洞内,隔着她的黏膜互相撞击,只要有人把精液注进她任何一个肉穴,立即便会有人把他推开,也不管内里的精液还在倒流就硬挤进去,不断重覆之下射进去的精液早填满她的腔道,她甚至感到射进屁股的已快要被挤回胃里。

只要塞着她嘴巴的肉棒稍离半步,她淫荡的呻吟便会响彻山寨,那些男人就算只是刚刚才把积存的欲望发泄完,看到她那淫荡的模样,干涸的家伙又会立即硬起来,即使避开不去看她,那传遍山寨的淫声浪语也会使他们欲光焚身,没人可以逃离她的诱惑。

天亮的时候,已数不了到底轮了多少人,每人又轮了多少次。

倒下的男人躺满了广场的每个角落,只余下还未满足的维蕾姬丝背靠刑架坐着,锁着她双手的铁链的另一端并没有扣上,让她可以自由扣弄自己的淫穴,每弄一下,白浊的液体便从中倒流出来沾满她的双手,然后她便把满手的精液,送到嘴里吞下。

「求你…干我……喔……小穴…空了……啊…拜托你们……快…受不了……啊……已经不可以……没有肉棒……嗯……」

示弱的软语,但她的语气中却没有半点哀求的感觉,反像是命令一般使男人们无法抗拒,完全深陷在她的魅惑当中。

淫欲的双眼扫视着男人胯下,偶然醒过来的男人一接触到她淫荡的目光,就无一幸免地硬了起来,维蕾姬丝的魅惑已完全超出他们体力的极限,浑然忘了自身的状况,听从她的召唤往刑台走去。

乐在其中的同时,她没放过四周的变化。

偶然会看见那首领模样的人会从二楼的窗户望下来,他显然感到维蕾姬丝是个危险因素,但既然要统领这班莽夫,他就必须顾虑他们的反应,无时无刻轮奸着她的这些男人,某程度上就是她的护身符。

也是这个男人使她放弃搧动他们互相残杀,若这个男人真的认定她会做成无法弥补的危机,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立即杀死她。

山塞大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是昨夜出去干活的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当他们看见维蕾姬丝的媚态,欲望的本能立即便征服了疲劳,不约而同地取消了回房休息的打算,两个不用抬战利品的人已随地抛下武器和战甲,往她走去。

维蕾姬丝向他们送出一个媚眼,玉指把淫穴的入口对着他们张开至极限,预备迎接这群彻夜未眠而变得暴躁的男人。

杀人的勾当似乎激起了他们凶暴的本能,她被整夜轮奸后凄惨的样子更挑起他们的胃口,走在最前的那人一来到她面前,两手便粗暴地抓着她的双腿,把她的下半身扯近自己的腰际,捅进去疯狂抽送。

背后另一人随手托在她后颈,胯下肉棒全根尽入那不知被多少肉棒破开过的咽喉之内,一夜下来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暴力的深喉,倒是脸蛋被贴在男人的会阴处还比较难受,酝酿了一夜的浓烈气味使她几乎昏了过去。

从旁看去,她的身体就似是被两根肉棒串在半空,双手无力地垂下,随着他们粗暴的动作摇晃,彷如人偶般任君摆布的错乱感,使男人们陷入异常的兴奋之中。

这座人肉吊桥首先支持不住的是插入她口里的一方,在她嘴里释放出污秽的欲望后便爽快地离开,不过那些去安置战利品的人也陆续回来了,虽然那些战利品当中也有貌美的女性,但与少女相比就显得索然无味,使他们毫不犹豫地回到广场。

在积压了一夜的新力军陆续回来后,稍为沉寂的气氛又变得炽热起来,而且还变得更为粗暴,把维蕾姬丝强制地推上不知是第几百次的高潮。

「嗯~别…玩我的屁股了……一起来插我淫荡的小穴吧……嗯~嗄……我这肉洞……够让你们…两个同时玩的了……嗯……」

正想要插入她后门的男人听从了她的请求,导正肉棒的方向插入那早吞下了一根肉棒的淫穴,他们原以为这个被操了整夜仍然紧凑的小穴不可能容纳得了第二根肉棒,却轻易地办到了。

「这…哈…就是……两根…肉棒…的感觉……啊…太棒…了……满了…满了……这次真的满了……太爽了……这……啊……又来了……嗄……」

背后那人反手扣着她的双肩,使她无法反抗地躺在他身上,任凭鱼肉的快意支配了男人的冲动,然而这点拘束感也只会使少女更兴奋,他们越是粗暴,她的笑容就越是甜美,尽情享受肉棒带来的乐趣。

他们开始时还为这不熟悉的感觉迟疑,只是缓缓地抽弄,但很快就被少女的兴奋感染,同时也互相起了竞争心,肉棒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比单独抽插的时候还要快,但少女却还是轻易接下他们的攻势。

「太厉害…了…呜……啊……两根肉棒…交叉…捅在小穴……的不同地方…呢……嗯…其他…淫穴……也别让…它们……空着呢……我…全身……也是…为各位的肉棒…存在的……鸣……」

两根从不同方向插入的肉棒,在她小穴的入口交叉,进到入面却向着相反的方向伸展,每次捅进去,一支朝天顶向肉穴的上方,另一支却用力撞在腔穴的下部,把肉穴的内部撑得比两支肉棒加起来还大。

似乎要把淫穴撑破的冲击使她变得比昨天的任何时候还要兴奋,甜美的淫叫化成无限诱惑,使他们变得更凶暴,接下来不只是她的阴户,每一个肉洞也受到两根肉棒同插的洗礼。

疯狂的他们甚至尝试把三支以至更多的肉棒插进去,就连因为体位问题而插不进去的肉洞,也以粗大的木桩塞着,随他们的兴致拍打或是一脚踢在木桩的根部,使维蕾姬丝不断受到分不清是痛楚还是快感的冲击。

到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滴下来的精液已经变成一个水漥.维蕾姬丝无力地跪伏在台上喘息,翘起的屁股就似是专诚把自己的下体展示人前,连续三天的奸淫,两个肉洞早给肏得合不起来,黏稠的精液把洞内糊得一塌糊涂,逐渐失去黏性的液体不住从肉壁上滴下。

贴地的半张脸就那样浸在精液之中,小嘴无意识地微张,任由地上的精液随着她的喘息淌流进她的嘴里,但细心一看就能发现她的双眼仍未失去神彩,脸上犹挂着一丝留有余裕的笑意。

呻吟声渐渐变成似是梦呓般的呢吟,更挑起他们残虐的欲望。

轮候的人渐渐少了,但游戏却越玩越变态,加上淫兽体液的效果逐渐消失,开始时只有兴奋而假装痛楚的呻吟声,现在已混杂起真正的惨叫,只是这群山贼却完全没有觉察得到,仍旧沉醉在奸淫的快乐之中。

「这就是你的食物,母狗,过去讨食吧。」

睁开眼帘,只见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肉棒狰狞地对着自己,立即明白过来,毕竟这几天中进到她肚里的,就只有淫兽的体液和男人的精液。

爬到男人跟前,含住他的肉棒,舌尖贪婪地扫过肉棒敏感的部位,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腥臭白液已灌注进她的喉咙,她已经能轻易把全部吞下去,却刻意让一滴白液从嘴角滴下,刺激男人们的肆虐心。

全部喝下去后,她真的如讨吃的狗只般张嘴吐舌,使男人们发出一阵淫贱的哄笑。

「你应该还未吃够吧。」

男人说着已找来一条狗带,要她绕寨爬行,把遇上的每一个男人搾出一发。

也有的男人看着那摇来晃去的屁股受不了,抓着它实实在在的干了一发,使她在爬行的时候,白花花的精液便从屁股中倒流出来,滴在地上,然后又使更多人忍受不了,增加她每一步滴落地上的份量。

男人们全没有发觉她只是一时兴起而逄迎他们的游戏,沉醉在虚假的征服感中,让她随意地在山寨中来回,搾取沿途上的每一根肉棒,直到一阵嘈吵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兴致,抬头望去竟是有人牵了一匹马过来。

马腹下的庞然大物已经充血,再迟钝也知道他们想玩甚么玩意。

看到那与她小腿差不多大小的阳具,她也不由得首次感到一丝害怕,但也有点儿期待这根比人类大得多的肉棒能给予她多大的刺激和快感。

男人取来一个马鞍,抓起连在她双手上的铁链的另一端扣在马鞍上,锁链的长度刚好把她的身体吊在马腹底下,然后把她的肉穴对准马的肉棒,抓着她的双腿向后一扯,硬是把她套在马屌上。

每当那过粗的巨棒逐寸塞入阴道,一阵阵撕心的痛楚便传遍她的全身,张开的红唇吐不出半点声音,却也不只是因为剧痛,激烈的快感也使她同时迎来一波波的高潮,痛快得说不出话来。

那巨物最后也没法全根而入,坚硬的前端已经顶在花心上,下腹夸张地隆起,即使从外面也能用肉眼看到那根巨物进到那个位置。

心中却在不知该庆幸还是懊恼这岛上没有象,而这班山贼也驯服不了龙兽,不过若非受过淫兽的蹂躝,否则别说这庞然大物,能否挨过过去的三天也成问题,就算淫兽体液的效果已经消失,被开发过的影响仍在。

马鞍上锁扣的位置明显地计算好了,锁链能够防止她掉下来,却完全不受力,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在淫穴上,被撑开至极限的腔肉紧紧地箍着巨棒,她的身体完全就是被串在马屌之上。

腔内紧迫得她连动也动不了,但那匹马每走一步,她的身体便给抛起,然后又重重地落回马屌上,娇嫩的肉壁每次也像快给肉屌刮破一样,给她分不清是痛楚还是快乐的冲击。

「呀~~~~啊~~快破了~~~痛啊~~~要死了~呀~~~这感觉~~好爽~~太粗了啊呀~~~不~我~~我~受不了~~哗~~痛死了~~不~~~喔嗯~~~爽死了~~~这~是甚么感觉~不!真的~~受不了~~~」数天下来,维蕾姬丝还是首次叫得这么疯狂,但那男人却还未尽兴,竟跃上马背之上纵马狂奔,更是专往崎崌不平的地方奔去。

每一次跃动,那巨型的肉棒便似是要刺穿她字宫似的重重撞在花心上,那匹马似乎也尝到了甜头,每次跳跃后总是重重地落下,甚至是人立而起,把维蕾姬丝抛得死去活来。

痛楚和高潮竞赛似地侵袭她的神经,任何一种感觉也已是强烈得令她禁受不了,现在却一同接连不断地袭来,使她的脑袋一片空白,连自己在大喊甚么也不知道。

「好烫啊~不~~~厉害~~~~哗啊~~~~还在射进来~~啊呀~~~要爆了~~~~~哗~~好烫~~好涨~~~呜哇~呀啊~~~~~」火热的液体源源不绝地灌进她的淫穴,但被撑满的肉穴却连滴水的空间也没有,灌进去的精液全给封在她肚内,把她已经鼓起来的小腹弄得更涨。

她几乎昏了过去,身体无力地挂在马腹下,那男人才施施然地策马回到台上。

解开锁链上的扣,让她跌在地上,没了马屌把她的肉穴塞着,奶白色的精液立即缺堤似地涌出来,在她胯间留下一个腥臭的水池,空下来的肉穴比这几天更夸张地张开着,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剧震过后的余波使她双目失去了神采,面色苍白地不住喘息。

维蕾姬丝凄惨的模样使那些山贼更兴奋,但似乎任谁也不想插进那污秽的肉洞内,只是围着她套弄自己的肉棒,最后把精液淋在她身上,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阴道里还传来阵阵的痛楚,但也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倒在地上连动也动不了,却忍不住回味刚才连续不断的高潮,强烈的快感几乎使她疯掉,但是她却不打算就这样倒下去,还有两天的时间,只是硬撑她也会撑下去。

老大再一次在她面前出现,已是夕阳宣告第五天结束的时候,亦是狄刹定下的限期。

「你是甚么人,毁灭教团居然主动接触我们,要我们把你交给他们,还至还一口答应我们任何的要求。」

神殿终于还是知道了她在这里,不过若不是在山寨中被轮奸这种出人意表的地方,就算是荒山野岭也不一定能藏这么久,而且如她所料,即使神殿对这些山贼发出接收她的要求,这些山贼对她的身份仍是一无所知。

「肉棒……」

维蕾姬丝的呢吟使他的脸色微变,却没有爆发出来,既然已承诺了把她交给教团,纵使明知她只是假装被玩坏也拿她没法,但转头一看部下们的表情,竟没有一个怀疑她在装模作样,冷哼一声放开了手,对他们下令。

「六天,教团的人说六天之后会带同报酬来领走她,在那之前你们可以继续玩,但到时记得给我把她打扮得正正常常。」

有了时限,这些人只会玩得更疯狂,既然不能伤害她,把她交给部下们玩弄也算是些许泄愤,虽然他也知道对这个女人来说这根本不算甚么。

维蕾姬丝感到他心中也存在不安,以神殿与这里之间的距离,若只是派人过来三天便足够,五天已足以发兵消灭整个山寨,交易太过顺利也使他担心神殿是否没有履行承诺的打算。

但这已不关维蕾姬丝的事,她再没有理由再刻意逢迎,缓缓地闭上眼睛,使得稍后那抹液体喷洒在她面上的时候,迟了半晌她才觉察到洒在她身上的液体不是白色,而是鲜红色。

然后,把她锁在墙上的锁链被斩断,失去支撑的她随之倒在男人怀里,只是这男人的胸膛并没有欲火焚身般的灼热,反而是无比的冰冷,她从来不知道,冰冷的感觉居然能如此地令人安心下来。

「你来了……」

然后她便睡着了,恐怕不是五天,而是在被选定为圣女之后首次安心睡着。

在她睡着之后,毁灭女神的奇蹟将降临此地。

她已经感觉到了——犹如寒冰的愤怒。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