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朱久鏃 朱久鏃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邪神的圣女 邪神的圣女

    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朱久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的圣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的圣女》,是作者朱久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邪神的圣女》 第05章 免费试读

港口都市。壑司。

这只是西北海岸线上诸多港口的其中一个,正好座落在黑暗森林的另一边的这个都市无论海流或是风向也称不上是得天独厚,使它无法成为一流的港口,但这对狄刹来说却是再好不过。

而且若狄刹计算没错的话,这都市附近还留有逃离这黑暗之岛的后备手段,虽然没有必要的话他也绝不想用上这途径。

他们共用了四天通过黑暗森林,但若绕过黑暗森林追来,至少要多一倍的时间。

打从开始狄刹就无意在黑暗森林久留,他很清楚暗黑妖精会信守承诺,就只限于承诺对她们有利的时候。

港口内疏疏落落地停泊了数艘商船,只从外表来看就知道全是来自主岛洛兹泊基的船,被称为黑暗之岛的默斯着重武力,而受大地女神眷顾的主岛则倾向华丽,这些风格也反映在船只的设计上。

「我这艘是货船,去找那些载客的吧。」

他们选择的是一艘来自洛兹泊基的货船。

「我们想要尽快离开。」

船长故作冷淡地打量他们,逃亡的人舍客船而选择货船已是司空见惯,特别是在这个暗黑之岛上更是无日无之,事实上若能光明正大离开的人,根本不会选择这个偏远的港口。

他并不是第一次遇见逃亡的人,也不是没接载这些人的经验。

虽然有得罪追杀他们的人这风险,但只要一上船就无蹟可寻,就算对方以后被逮到,也没人会有闲到在抓到目标后还审问有甚么人帮助过他们,所以只要不是领着一大漂追杀他们的人登船他就不会多问,当然,若发生那种情况他肯定会立即划清界线。

刁难只是为了获取最大利益。

「行,只要这位漂亮的小姐肯服待我们,载你们到世界尽头也没所谓。」

船长下流的笑容使狄刹的眼内闪过杀气,奥特的反应更加激烈,右手已经按在剑柄上,反而是维蕾姬丝制止了他们,娇艳的笑容没有半点不悦,反而像是要引诱船长把脑内的幻想付诸实行一般。

「若只是在船上的时间,可以啊。」

船长的笑容顿时止住,他只是想开天杀价以便在讨价还价时获得最大的利益,根本没想过维蕾姬丝会答应,奥特的反应正乎合他的预期,维蕾姬丝一口答应反而使他失去了提出条件的机会。

他就这样僵在那里,说他不为维蕾姬丝的美丽动心肯定是骗人的,但实际利益与欲望之间的二选一却使他难以取拾。

维蕾姬丝也不催逼他,只是静待他作出选择,但那淡淡的笑容却像是提醒他机会是稍纵即逝,更使他脑内开始幻想起这个娇美的少女在他胯下时会是多么诱人的模样。

终于,他还是败给了维蕾姬丝的魅力。

离开了码头区后,奥特终于忍不住问口埋怨。

「为何要接受那种条件?」

「我真的不讨厌那回事嘛。」

维蕾姬丝噗咚一笑,难得一见的笑容使奥特看得呆了,他还是首次看到维蕾姬丝露出少女般的表情,一时间竟没发觉她话中那淫靡的意义。

他发呆的模样使维蕾姬丝起了恶作剧的心,盈盈走近定格般站着的奥特,仰视着他的脸庞笑道:「不相信的话,今晚过来试试看吧。」

奥特自然地低头望向维蕾姬丝,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被她从衣领中暴露出来的胸脯吸引,她的胸部算不上丰满,浅浅的乳沟却散发着少女独有的青涩魅力,嫩滑雪白的肌肤更似是在引诱他轻抚般大方呈现。

纵是知道她是在诱惑自己,奥特却仍然无法立即收回被逮住的目光,娇嫩的双峰差点便碰在白银之铠上,虽然明知隔着铠甲不可能有甚么感觉,但内心的一隅却仍忍不住想要突破那点距离,把那诱人的峰峦压得变形。

内心的挣扎使他好半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匆忙后退了拉开与维蕾姬丝间的距离,耳内却传来维蕾姬丝的笑声。

「哈,惨了,我开始觉得戏弄你比令你坠落更有趣了。」

奥特想要反驳,维蕾姬丝没有恶意的笑容却使他无法发作,只能硬生生地把话题抛诸脑后,反而是维蕾姬丝吐出的气息似乎仍缠绕在他身上,使他久久未能恢复平静。

晚饭过后,奥特逃避似地早早回房,只余下维蕾姬丝和狄刹对酌。

奥特怎看也是逃窜的举动自然惹来维蕾姬丝的讥笑,却似乎没影响她的兴致。

她脸上带着几分酒意的红润,使她更明艳动人,她现在双手轻轻地支在颚下,情深款款地凝望狄刹的模样,已足以教任何男人动心,但凭着与她相识半年的经验,狄刹却暗自叹了口气。

在她嘴角掀起小恶魔般的微笑同时,狄刹感到她的纤足越过桌下触碰到他胯间,脚尖正不安份地撩拨着他的重要部位,意图挑起他的欲望。

纤细的趾尖先是轻轻触碰,在狄刹因为她似有若无的刺激而感到不足的同时,她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趾甲、趾尖以至柔软的足踝,无所不用地挑逗着狄刹,使他裤裆内的东西无视本人的意志迅速硬化。

酒馆内的只是简陋的木桌,从侧面看过去就能把桌下的情况一览无遗,但她却是不以为意,狄刹从那微醉的笑脸中感到她已是乐在其中,被别人发觉的紧张感对她来说也只是助兴之一。

狄刹本想以眼神制止她胡来,最后还是放弃,选择顺从她的游戏。

维蕾姬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眼内闪过欣然的神色,显然已把狄刹的想法一丝不漏地捕捉过去,她就像是要确认肉棒的轮廓般,脚趾灵活地绕着狄刹坚硬的部份不断打转,然后隔着衣特上下磨擦。

柔软的足底轻轻踏在狄刹胯间,恰到好处的压迫形成了快感,而肉棒每一下的脉动也清晰地传到她脚上,火热的坚硬触感使她也渐渐兴奋起来,本是被酒意染红的脸颊再添上了色欲的绯红。

她的唇间突然漏出一声妖艳的娇喘,即使没有其他人听见,但那刺激感却已使狄刹感到心跳加速,似乎开始能明白她为何会乐在其中。

维蕾姬丝像是告诉狄刹她没有忘记这是公众场合般漫不经意地扫视了热闹的酒场一眼,然而她脚下的动作却只会变本加厉,脚尖轻易地挑开衣物的阻隔,把狄刹的肉棒掏了出来,直接刺激那火热的前端。

直接接触到她的赤足,娇嫩的肌肤使刺激变得更为强烈,而且没有了布料的阻碍,维蕾姬丝灵活得过了份的脚趾更能仔细地攻击肉棒的前端,突然增加的快感使狄刹拿着酒杯的手抖了一抖僵在半空,再无法分神维持桌面上的动作。

带着几分醉意的维蕾姬丝突然用力扳下,让反弹的肉棒敲在桌底,虽然发出的声音不大也不至于疼痛,却足以教狄刹吓了一跳。

这反应使她妖腻的笑容变得更愉快,然后像是要补偿般,脚指紧夹着火热棒身加速套弄,在桌面上看不见半点变化,桌下的动作已是越来越激烈,累积的快感很快便使狄刹有了投降的冲动,事实上他也不打算忍耐,毕竟在单方面的攻击中他本来就没有胜机。

在濒临爆发的刹那,维蕾姬丝的动作却突然停下来,就连滋扰他的玉腿收也了回去,既是想不到她会半途而止,也是因为在临界点被打断的不满,狄刹不由得望向维蕾姬丝,正好对上她诡异的眼神。

维蕾姬丝仍维持着微笑的表情,无形的压迫感却使狄刹的欲火平息了大半,只余下令人难以忍耐的枯燥,维蕾姬丝像是能把他的感觉完全掌握般刻意保持沉默,把狄刹的疑惑推至高峰。

「差点忘了,该审判你昨晚的罪状呢。」

狄刹想不到她会突然提及此事,想要说话时维蕾姬丝已站了起来,使他错失了机会。

虽然她的语气就像个妒忌的少女,但狄刹却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她也没打算要骗过狄刹,她只是想要借机说说这种对白,体验一下这种情节。

与艾蒂尔间的事虽说是形势使然,另一方面他也是想借此刺探维蕾姬丝,无论是妒忌或是像现在能不以为意地拿来开玩笑也好,也算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至少她没因之前的事把这视为避忌。

不过无论如何,他现在的选择也只有奉陪到底。

「你想要怎样?」

她的指尖轻抵着狄刹胸膛,然后以缓慢的步伐绕到他的背后,她的手臂自然地围绕狄刹的脖子,无法看见她的表情令她锐利的指甲显得更为恐布,纵使知道这对她来说只是一场游戏,却仍使狄刹感到一丝寒意。

「当然是处罚了☆」她的声音轻快、冰冷却又淫媚,加上柔软的樱唇碰在耳垂上的触感,构成了一种使人心甘情愿受其摆布的诱惑。

「在这里?」

好不容说出几个字,换来她的轻笑。

「当然了,不是这样怎能算是惩罚呢?还是说这只会使你更加爽了?那我只好再想过另一个惩罚了。」

维蕾姬丝的身体完全贴在狄刹背上,右手绕过狄刹的身体伸进他的胯间,握住那不安份的东西,使刚刚稍为平息的欲火再一次被点燃,在她的手中一蹦一跳。

「哎哎哎,已经这么兴奋了吗?」

握住肉棒的手开始上下套弄,她柔软的手指似有若无地握住棒身,酥麻的感觉却直钻进狄刹的体内,套弄的快感使狄刹无法抗拒的同时,不顾一切把维蕾姬丝就地正法的冲动也越来越强。

狄刹的反应正好刺激到维蕾姬丝的玩心,套弄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改以指尖轻轻撩拨着肉棒前端的孔洞,集中刺激着敏感的龟头部份,这种似有若无地的刺激比实在地套弄使他更难忍受。

耳边传来维蕾姬丝软弱的喘息,提醒狄刹她只是个弱质女子,煽动他反过来把维蕾姬丝任意摆布的欲望,而且随着维蕾姬丝每一下喘息,就有一阵温热的气息吹入他的耳内,接连削弱他的意志。

游戏的目标已然改变,变成狄刹能否忍耐得住不作出反击。

维蕾姬丝欣然看着狄刹的表情,刚才拿在他手里的酒杯已被放下,按在桌上的双手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但是杯中的涟漪却出卖了他,显示他不如表面般平静。

「好吧,接下来就回到房内继续好了,抱我。」

狄刹还未有时间松一口气,维蕾姬丝已经以双手环抱着狄刹的脖子,轻巧地转了一圈跳入狄刹怀里,逼他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自己,看到怀中那被娇媚的笑脸,狄刹连生气的力气也没有。

当然这只是精神上的情况,要抱一个女生上楼的力气还是有的,但想要站起时才想起胯下的肉棒仍是一柱擎天之势。

「感谢我吧。」

狄刹愕然看着怀中的笑容,才发觉她垂下的长裙正好遮住他的腰间。

不由得一笑,这少女还是一贯的让人捉摸不定,似是酒醉的胡来,却又没超越适可而止的界线,看似是撒娇似的无理行为,却又似是隐含深意的伏手。

这点在走进到她借宿的房间后,又再一次得到证明,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顺着按在他肩上的双手坐进椅里,连变手也被绑在背后。

「你想做甚么?」

「当然是继续刚才的游戏嘛。」

维蕾姬丝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光,然后伸手解开他的裤子,但还没有完全解开,过度兴奋的肉棒已经弹了出来,惹来维蕾姬丝一阵娇笑。

维蕾姬丝轻拨因为失笑而有些散乱的发丝,娇柔的姿态使狄刹不小心看得呆了,反而是一丝不挂的她显得比狄刹更悠然自若,优雅的动作自自然然地散发出女性的诱惑,使人不知不觉间迷醉在她动人的肉体上。

她再次换上女恶魔的微笑,小巧的足踝踏在狄刹的肉棒上,嫩滑的足底重重地压在不住发抖的棒身。

虽然只是重覆了刚才的动作,但与刚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相比,维蕾姬丝青春动人的裸体近在眼前,雪白的美腿踏在自己胯间的视觉感受,又是另一番完全不成的感受。

「嗯,原来你喜欢这种对待嘛,不用隐瞒啊,无论是多么变态的要求,小女子也会完全满足大爷的需要呢。」

轻踩、重踏、以足底压着棒身推挤、回转,按在龟头上蹭磨,又或是以指岔夹住棒身套弄,时而轻柔时而粗暴,维蕾姬丝就像是测试怎样的动作会使狄刹最兴奋一般,不断变换着足下的动作。

「对了,差点忘掉了这对产生出肮脏液体的罪魁祸首呢。」

纤足渐往下移,以脚指挑动着棒下的两颗肉球,她的用力非常巧妙,让狄刹的感觉不住在痛楚与快感之间徘徊,不断变化的表情,以及为了忍耐而咬着嘴唇的动作,逐一惹来维蕾姬丝的笑声。

她的笑声渐渐混入了欲望的兴奋,从她两腿间偷望进去,她的私处也有点湿润,看来因为这场游戏而兴奋的不只是狄刹一个,连她也已是欲火高涨。

「嘻,想看的话就说嘛,不用偷偷摸摸啊。」

说着已站到狄刹脸前张开双腿,娇嫩的小穴近距离贴在狄刹眼前,玉液正从那狭缝中滴出来,白晢的手指把阴唇张开,让狄刹更清楚地看到内里的情况,粉红色的肉壁一开一合,似乎在等待别人做访。

维蕾蕾丝脸上掠过一片红霞,狄刹的视线似乎使她更兴奋,唇里吐出来的喘气渐渐变得火热,就连淫液流出来的速度也变得更快。

这状态维持不了很久,撑开肉唇的指尖不安份活动起来,就在狄刹的眼前自慰,纤幼的手指在小穴中出出入入,开始时是两只,然后是三只,插入穴内的手指数量随着她的兴奋而增加,很快就连另一只手也加入,搓揉娇嫩的肉唇,又或是轻扭肉芽,把自己带往悦乐的顶峰。

她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溅出来的淫水已滴到狄刹的胯间,发出淫靡的水声,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亮,然后浑身一震,就在狄刹的眼前获得了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她软倒在狄刹头上喘息,双手环抱住他的头部,狄刹的脸就贴在她的乳沟上,她的胸脯还不算是能令人窒息的丰满,但该有的触感还是有的,而且在高潮之后她的肌肤沁上薄薄的一层汗水,还有少女特有的芳香与剧烈的心跳声,刺激着狄刹的感官。

「还忍得住吗,那就给你一点奖赏吧。」

维蕾姬丝抓着狄刹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蜜穴,然后缓缓沉下娇躯,变成面对面骑到狄刹身上,但在肉棒的前端进到阴户里头之后,她动作却停了下来,使大半截棒身仍然留在外面,而插进去的棒身似乎成了一根导引棒,让泛滥的淫液沿着棒身流下。

维蕾姬丝抓着肉棒的手前后移动,令用灼热的龟头与阴唇互相厮磨,强烈却又令人意犹未尽的快感不断磨蚀狄刹的理智,但双手被绑在背后却使他无法自由活动,只能任由维蕾姬丝摆布。

维蕾姬丝的红唇绽出一个妖媚的笑容,大腿的力量上下摆动身体,淫穴大幅度地吞吐着狄刹的肉棒。

她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狂野,两手忘情地搓揉胸前的双峰,她已经完全把狄刹的肉棒当成享乐的工具,愉悦的狂舞似乎没有止境,她的声浪已足以滋扰附近的房客,但现在狄刹却没有闲情想这么多,他整副心神早被维蕾姬丝狂野的美丽夺去。

维蕾姬丝的身体先是提起至差点让肉棒掉出来的高度,然后一口气坐下,使肉棒的前端粗暴地刮过整条阴道,然后重重地撞在尽头的子宫壁上,每一次也使狄刹感到一阵火辣的快感。

粗大的肉棒先是露出大半截棒身,然后又迅速地被蜜穴吞噬,使人清楚地觉察到那肉棒到底捅进了多么深的地方,事实化为影像出现在眼前,却使人更不敢相信那娇柔的身体居然能容纳这巨大的家伙。

在狄刹无法活动的情况下,这完全变成维蕾姬丝的个人表演。

她的动作比脱缰野马还要激烈,随风翻飞的发丝使她显得更为狂野,晶莹的汗水已布满她雪白的肉体,随她的动作四溅,她却没半点想要停下来的打算,高昂的叫声也变得越来越放浪,显示她攀过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纵使在这么激烈的动作之中,肉腔的压力也没半点弱化,高速突破无数肉摺的刺激早使狄刹濒临爆发的极限,肉棒每次进出均会拉出大量淫液,然而这些火热的淫蜜却总是取之不竭地从穴中涌出来。

狂放的摆舞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迎来了高潮,阴道激烈的收缩使狄刹差点也忍不住同步释放出滚热的精浆,淫靡的叫春声倏然而止,但维蕾姬丝过度兴奋的身体仍持续了一阵痉挛,才平伏下来。

勉强压下了爆发冲动的肉棒仍然插在她体内,她却全不在乎,樱唇靠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也感觉到吧。」

维蕾姬丝疯狂的淫叫消失后,门外的气息就变得更明显了。

狄刹一声不响地把绑着他的绳索挣断,左手拦腰抱起维蕾姬丝,右手则拔出放在桌上的黑刃,撞开半掩的房门,整个动作犹如闪电般迅速准确,让门外的偷窥者错失逃走的机会。

那是一个黑暗妖精的少女,她似乎因这急遽的变化而使动作有点迟钝,慢了半拍才拔出腰间的匕首险险挡下狄刹的剑,但她擅长的是暗杀,既然被发现了行藏,狄刹即使有伤在身她也断然不是闇骑士的对手。

不用五剑,就给狄刹轰进房内,短匕脱手,再给黑刃抵在颈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