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邪神的圣女》小说全集阅读 朱久鏃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邪神的圣女 邪神的圣女

    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朱久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的圣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的圣女》,是作者朱久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邪神的圣女》 第06章 免费试读

===================================

照计算的确还有数天的时间,那一方面是因为对暗妖精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可以说是有点神经质的表现,他的人格基本上是因自知太享受刺激,反而会想太多而太多顾虑,只有在绝望或是孤身一人时才能放手而为,与维蕾姬丝作出对比,她的概念是公主以上,女王未满而奥特作为秩序侧的对照组,他的加入对狄刹来说是计划外的事情,若他的『作用』会这么快出现,只代表本来的计划错漏百出(虽然这也是必然的发展)附带说说,本来神圣骑士是不懂神圣魔法的,那是神官与骑士团互相猜忌的结果,但既然现在的时间轴是千年以前,还是弄成典型的paladin 算了很有冲动打上完字的一节……

===================================

她正是当时对他们不满的暗黑妖精,虽然她的发色是银灰,但留神细看的话仍会发觉她的脸部轮廓与族长几分相似,反映她与艾蒂尔间的的血缘关系?肩上的黑暗符文更是如出一彻,只是不及其复杂和强力,显示出实力上的差距。

黑色的皮甲覆盖着她的手脚,身体的部份却只是护着最低限度的部份,完全放任上乳以至背部的肌肤勾引男性的目光,使得皮革的存在彷佛只是为了突显她裸露的部份,但她现在羞羞搭搭的模样,与她暴露的衣着实在不合适到极点。

一手拍在维蕾姬丝的屁股上,说道:「下来,不是舍不得吧。」

「哼,下次你就尽情裸跑吧。」

狄刹顿感头痛,他几乎可以肯定所谓的『下次』,一定是维蕾姬丝刻意做出来的。但现在不是为此烦恼的时间,转头望向跌坐地上的暗黑妖精,她正不服气地盯着狄刹,她暗杀者的自尊实在无法接受这种败法。

「你们早就觉察到了?」

「该说是早知道了。」

他不知道艾蒂尔的动机是甚么,但从她挑衅性的言词推断,她让狄刹通过暗黑试练甚至邀他作为入幕之宾,也只是为了挑起这个暗黑妖精无谓的竞争心,暗示可以让他把族中女子予取予求,也是把他留下来的手段。

对艾蒂尔来说,他可能只是个诱饵,虽然不知道布下的是甚么手段,但他并没有配合的义务,而结果就是使眼前这个暗黑妖精只身追出黑暗森林。

「你们只是演戏吗?」

暗妖精没有掩饰她对自己疏忽的悔恨,只要冷静地思考,没施加魔法的普通绳索根本绑不住闇骑士,但她居然受到气氛感染而忽略这点,不单因此松懈下来,甚至还因此被发现行踪,对暗杀者而言已是不可原谅的失态。

「随你想像吧,我要睡了。」

维蕾姬丝抿嘴一笑,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呵欠,一头裁到床上,但是双眼却没有闭上的打算,以一副摆明要看戏的可恨表情看着这边,不只是狄刹,就连那暗妖精也能明白她在期待甚么。

从维蕾姬丝穴中脱身出来的肉棒就屹立在她眼前不远处,濒临爆发而青筋暴现的模样使它增添了几分狰狞,上面还沾满了维蕾姬丝的淫液,男女交合的气味扑鼻而来,使她心神晃了一下。

她其实并不抗拒这档事,刚才维蕾姬丝狂野的媚态已勾起了她的欲望,想要尝尝这根能令维蕾姬丝如此放荡的肉棒到底是甚么滋味,只是她的自尊心令她不愿屈服于这种落败被羞辱的情况。

狄刹捡起绳索,绑起暗妖精的双手再绑在横梁上。

越是打量这个黑美人,狄刹就越感到她的魅力,哑黑色的轻甲不但把她玲珑浮突的身材表现无遗,更衬托着她漆黑却光滑的肌肤,纵使双手被绑着,她也不像寻常女子般扭扭拧拧,就连垂在她脸前那几根散乱的发丝也不能使她变得狼狈,反而有种绝不屈服于苦难的坚强,使她浑身散发着强悍与性感的魅力。

狄刹的肉棒早已硬得发疼,只是因为维蕾姬丝才勉强忍耐,但她这副姿态却挑起了他的兴趣,再没有草草了事的想法。

「你该知道会受到甚么待遇了吧。」

「哼,我倒想知道你们人类的拷问可以有甚么手段了。」

狄刹走到她背后,扯下遮于她重要部位的皮甲,把指头伸向她的蜜穴,那里早已泛滥成灾,饥渴的蜜穴急不及待地吞噬了狄刹的指头,被紧缠的感觉使狄刹感到她不愧是艾蒂尔的女儿,淫穴的感觉真的是如出一辙,才一伸进去她的淫穴就本能地咬着狄刹的指头,然后泛滥的淫液就把无法撤退的入侵者淹没。

当把狄刹手指收回来递到她眼前的时候,上面已沾满了淫液。

「所以你这里才变成这样吗?小姐。」

看着两指之间延伸的银丝,根本没有辩解的余地,屈强的性格却使她口上仍不退让。

「对啊,有甚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

「你不试试挣脱那条绳吗?也许和刚才一样没附上魔法啊。」

她脸上掠过红霞,狄刹分明就是在嘲笑她因为期待连反抗的念头也忘记了,在羞愤之余却也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使她忘了反驳。

「能令高贵的暗黑妖精如此期待,本人深感荣幸呢。」

狄刹的手掌轻抚上她裸露的背部,她的肌肤就像是要推翻一般人对黑色的印象般光滑无瑕,弹性十足的肌肤正因为欲念而渐渐发烫,使狄刹更是爱不释手地在她充满动感美态的背部上游走。

她下意识地想要逃避狄刹的手指,但另一方面却又不愿意示弱地避开,矛盾的想法使她的身体变得僵硬,微微抖震,那明明不可能逃过狄刹的感觉,但这次狄刹却是只字不提,使她感到困窘的同时也有种期望落空的失落感。

「你想我接下来侵犯哪里呢?」

受引导的她情不自禁地开始想像,单是这样就使得她的身体变得更兴奋,脸上的红霞就连暗黑妖精比人类深色得多的肌肤也掩盖不了。

明知她不会回答,狄刹的指头就像是探测她体内的状况似地再次插进她的淫穴。

「发情了吗?」

「不…不是……」

她有信心狄刹无论用上甚么残酷的手段也不会屈服,暗黑妖精对肉体的残虐有极高耐性,但面对言语这种半调子的欺凌,与及那全然称不上粗暴的抚摸,反而没有抵抗力。

「你叫甚么名字?你不说就任我叫的了。」

「……莉露雅(night ruler )」

似是为了赞赏她的回答,捅进穴内的两只手指在她回答的同时开始活动,从内部挖弄她的肉壁,只是轻轻一动,柔软的肉壁就自动缠上去,使得无论任何细微的动作也会强烈刺激到四周的嫩肉。

她的双唇微微抖震,快感已到了随时冲破她意识的程度,但她还是勉强忍住不让呻吟的声音泄漏出来。

「既然你已自己准备好,那就却之不恭了。」

「那有!啊呀……」

坚硬的肉棒从背后插了进去,甫一进去便直插到底,撞在尽头的嫩肉,再粗暴地拔出来,有了艾蒂尔的经验,狄刹早有心理准备怎应付她紧缠不舍的蜜穴,使得莉露雅被这突如奇来的刺激弄得张大了口。

狄刹双手抓着她腰间的两侧,连爱抚的前戏也给省略,立即便开始第二次挺进,也不管莉露雅还未消化第一下的冲击,立即就是全力施为,使莉露雅继续张大了口,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大量的蜜液被肉棒带了出来,就连娇嫩的软肉也被龟头掀了出来,再随着下一次插入被推回去,使莉露雅身体一震,但狄刹却没有让她喘息的打算,插进去的肉棒又一次抽出来,使她的身体又是一阵抖震。

阵阵的快感把她推往高潮的顶端,她性感的纤腰已快忍不住扭摆迎合狄刹动作的冲动,但她也知道再捱不了多久,呻吟声已逐渐从唇里泄漏出来,成为零碎的娇喘,就连身体也在快感中微微抖震,她的淫穴可说是极品,泛滥的淫液让他轻易地入没至柄,但当进到内蟀?

之后,肉壁就会紧紧包围着肉棒,吸附在棒身的轮廓上,在他抽出来的时候产生强烈的磨擦,犹如她的小穴在吸啜着肉棒一般。

她本来就不是耐操的类型,强忍不断加剧的快感使她更是不堪一击,没抽插多少下,她就在高潮中浑身痉挛。

腔内的吸力突然变强,已经非常紧迫的肉壁开始为了搾取精液而收缩,使狄刹感到一阵爽快,于是就在尽情享受过肉壁的按摩后,把白浊的液体释放在肉洞之中。

被火热的液体一烫,莉露雅终于忍不住早到了唇边的呻吟,就连阴道的收缩也变得更为急剧,就似是急不及待想要把内里的汁液全部搾取出来。

狄刹却在这时把肉棒抽出来,把剩余的精液涂在莉露雅背上,笑道:「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沉溺在余韵中的莉露雅没闲情回答,但并不代表她听不到狄刹的说话,虽然不想承认,被羞辱的确使她感到兴奋,灼热的肉棒仍然在她背上蹭磨,把黏稠的感觉散播在她的肌肤上,单是这些差点又引爆她下一波的高潮。

狄刹随手切断吊在横梁上的绳,突然失去支撑她重量的力度,高潮后全身乏力的莉露雅随即倒下,变成以狗爬的姿势跪在地上,屁股对着狄刹翘起来,流着白色黏液的淫穴还未满足地一开一合。

「对了,还未尝过你这里的滋味呢。」

蒙胧的意试还未能把握狄刹的意思,已感到一支火热的硬物正顶在菊穴的入口上,顿时清醒过来,再不顾得甚么意气,急叫:「不不!不要!请别插入那里。」

「你不会说那儿还是处女吧。」

抵在菊穴前的肉棒没半点迟疑,在莉露雅以行动反对之前,早已有半支插了进去,沾满了淫液的肉棒轻易地突破防线,减少了她受到的痛苦,但异物入侵的感觉仍是挥之不去。

「鸣……痛…不要……就只有那里……不要……」

狄刹再没有怜香惜玉的耐性,重重一下打在她乌亮的屁股上,也不管她感到的是痛苦还是痛快,夹在她屁股里的巨棒继续无情地插入,把余下的一半也打进她的后花园中。

「怎么了,堂堂黑暗妖精连肛交也受不了吗?抑或你是太爽而受不了?」

莉露雅没有答话,双手紧紧地按住嘴巴以防声音泄漏出来,却连泪水也从眼角挤了出来,才险险忍受了狄刹的一击,但被空置的蜜穴却突然喷出一大滩淫液。

狄刹当然不会放过她,单手按在莉露雅背上,另一只手拉起绑住她双手的绳尾,不让她用手封着嘴里漏出来的呻吟声。

「你也真辛苦呢,耐痛的暗妖精却偏是副受虐的性格。」

莉露雅知道自己一开口出来的肯定是呻吟声,只好忍住不去反驳,狄刹每次也是全根插入她菊穴之内,然后示威似地重重搅动一番,才施施然抽出来,那就似是一团火焰在她腹中乱动,使她难以忍受。

狄刹欣赏着她强忍的表情,按着她的右手离开了她的背部,静静地伸进她身下,突然便把三只手指捅进她的蜜穴之内,用力挖弄起来。

「呜啊~~~~不行了~呜~我认输了~~~啊呀~~~~插我吧~~嗯呀~~我甚么也认了~~~用力吧~~~好爽~~~呜呀~~~~~」第一声的呻吟漏了出来之后,也不知该说她是自暴自弃还是崩溃了,不堪入耳的淫叫接二连三地从那倔强的嘴巴里爆发出来,就连那劲道十足的蛮腰也开始迎合狄刹的动作摆动。

艾蒂尔给狄刹的感觉就像只黑豹,她却像是只黑色的野猫,她在驯服之后的落差简直教人瞠目结舌。

狄刹不再压住她的身体,黝黑的胴体随着淫欲发浪,连表情也因为极乐而扭曲,屁股主动迎上狄刹的肉棒,贪婪地把它全根吞噬,狄刹这才知道不只她的淫穴,就连肛门也有那种陷阱般的功夫。

被绑住的双手一起伸到她自己的私处,也不管上半身失去支撑变成头肩着地的羞态,修长的手指已经插进穴内挖弄,而余下放不进去的指头则淫荡地玩弄着门前的肉豆。

「啊呀~~~干我~~呜咽~对呀~~~我就是淫荡~~~我就是被虐狂啊~~~用力干我~~~~鸣~再大力点,把我的淫穴干烂~~~~呀呀呀~~~~不用体谅~啊哈~~~我这不是处女的淫女~~~干爆我~~~哈呀~~快死了~~啊呀~~~~~~」狄刹没有再说甚么,但刚才羞辱她的说话似乎全部给她记在心里,现在全部爆发出来,使她的浪叫越来越淫贱。

虽然有点不舍,但狄刹的忍耐也到了极限,把即将爆发的肉棒拔了出来,送到莉露雅的脸前,黏稠的精液射了她满脸,莉露雅想也不想便把仍在发射的肉棒含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吸吮剩余的精液。

结束后莉露雅仍然不舍得放开嘴里的肉棒,香舌不但贪婪地舔走黏在棒身的精液,更淫秽地舔遍肉棒的每一个角落,射精后变得敏感的龟头使狄刹差点便受不了那无微不至的服务而呻吟。

直到确认肉棒再次变得坚硬,莉露雅才依依不舍地放开,转身把屁股对着狄刹翘起来,亲手扳开蜜穴门外的肉唇,一副请君内进的模样。

狄刹也未曾满足,但在遵从本能之前,却被制止下来。

「你不会介意我插队吧。」

躺在床上的维蕾姬丝不知何时已到了他的身后,右手绕过他的身体握住肉棒轻轻套弄,另一只手则从背后伸到他的胯下,玩弄那两颗肉球,咬着他的耳垂轻声说话,妖腻的声音使狄刹完全没有反对的余地。

感到被冷落的莉露雅不满地往他们爬过来,维蕾姬丝却似是看她不到地转身来到狄刹面前,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坐下,温热的肉壶已经把肉棒整根吞了进去,层层肉摺无微不至地包裹着肉棒表面,让他有种乐而忘返的快感。

她的兴致十分高昂,几乎是甫一插入就自动自觉地摇动起腰肢,淫穴就在莉露雅的脸前把巨大的肉棒吞吞吐吐,泛滥的淫液随着肉棒的出入水花四溅,使莉露雅感到妒忌却不由得催前把漏出来的玉液舔进嘴里。

莉露雅的舌头渐渐移到火热的肉棒上,就连棒下那两颗东西也不放过,柔软的香舌细心地缠绕着脆弱的球体,然后轻轻含进嘴里,让她口腔内的温度清晰地传到狄刹的肉袋,使他一不小心就作出了今晚第三次的爆发。

白浊的液体在蜜穴的深处爆发,灼上子宫的火热把维蕾姬丝推上小小的高潮,骑乘的摆动也不由得停在那里,跪在下方的莉露雅忘我地舔去流出来的精液,每当她的舌头扫过她敏感的阴唇,传来的快感就使她一阵抖震。

充份享受过余韵之后,维蕾姬丝也爬了下来,加入莉露雅让肉棒从新振作的大业,红唇与莉露雅交替地吻在狄刹的肉棒上,淫媚与痴迷,散发不同感觉的两位美女同时跪伏在胯间的刺激场面,使狄刹几乎是立即回复坚硬,但是两位美人却没有停止,柔软的红唇和香舌仍是不住落到再起的肉棒上,差点诱发另一波的爆发。

既然刚才已在维蕾姬丝穴内射了一发,狄刹抓住肉棒刺进暗黑妖精体内,维蕾姬丝则整个人伏在狄刹身上,诱惑的双峰完全贴在他身上,随她的动作爱抚着狄刹的肌肉,红唇则不住向他索吻,所遍之处不只是他的嘴唇,还顺着他的颈肤落到他的胸肌、小腹,以至整个上身,挑战他对诱惑的忍耐力。

胯下的莉露雅则在忘情地回应着狄刹的抽插,精悍的蛮腰充分发挥出它蕴藏的体力,每一次扭动也重重地迎着狄刹插进去的肉棒撞上去,发出肉体相撞的清响。

随着莉露雅主动迎合,肉棒被淫穴捕获的感觉变得更强烈了,即使他想要重整旗鼓,胯下的莉露雅也不会配合,响声的节奏逐渐加快,正代表主动权渐渐落入莉露雅的手里。

「忍不住了吗?别说你满足不了我们两个啊。」

维蕾姬丝温热的气息不断吹入狄刹耳内,与胯下的莉露雅组成了双重刺激,但被维蕾姬丝刺激到好胜心却使他忍了下来,反手把维蕾姬丝拉到前面,吻在她唇上,两指扣入她淫穴的同时,腰部也加重了力度,作出反击。

维蕾姬丝露出享受的表情,如丝的媚眼似乎十分满意狄刹的反应,但是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晨曦被艳红遮盖,那是火焰的颜色,来自笼罩整个码头的火焰。

当狄刹抱着侥幸的心情来到的时候已没有一艘能幸免于难,损伤最轻微的几艘也失去了船帆,连默斯战船也是如此,从主岛来的商船更有好几艘的火势已经熄灭——因为整艘沉进水里而熄灭。

他在后悔,他早知道即使通过黑暗森林为他们争取了数天的时间,也弥补不了在山寨的损失,只是认为若神殿要派出足以生擒维蕾姬丝的部队,因为编制与行军的问题他们至少还有数天的时间,没想过他们竟会只派少数人来烧毁所有船只。

狄刹不是没想过这方法,却错估了神殿的决心,本以为他们在受到重创之后会暂时偃旗息鼓,转为暗中行动,没想过他们会不惜毁灭整个都市来追捕维蕾姬丝。

若早知如此的话,即使勉强他也不会休养那三天,昨夜更不会停留,他本来打算出航后才用武力夺去船的支配权,现在想来那时就该逼使般长立即起航。

但是最大的失算,是眼前被派来执行这任务的人选。

「队长。」

被喻为教团最强也不为过,闇骑士队的大队长——泰伦历加。

支配教团的众长老,说到底也只是凭资历得到地位的凡人,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英雄主义,因此他们从来也不容许号称神殿最强战力的闇骑士团的成员单独行动,而站在闇骑士顶点的队长更受到严密限制,现在他单独出现已不是单单例外两字可以盖括的程度。

「只是半年不见,真是意想不到呢。」

教团最强的黑刃,出鞘直击。

维蕾姬丝在走上旅店二楼的楼梯。

狄刹是抱着若有需要就拖延时间的心态行动,维蕾姬丝没有反对,因为她从狄刹眼里看不到拼死的觉悟,他是有信心能全身而退才选择单独行动的,既然如此,她的责任就是确保退路。

她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回到房内,那里还有个被遗下的人。

「莉露雅,要跟我们逃吗?」

「只要你解开我,我靠自己也能逃走,为甚么要帮你,还是说你想以此要胁我?」

她眼内闪过愤怒,无论昨夜在欲望的蒙蔽下玩得多么疯狂,清醒后余下的只有愤怒。

「我以为你既然锁定了目标就不会放弃呢。」

莉露雅眼神闪过一丝异色,愤怒完全退去,回复理智的光辉,维蕾姬丝虽然不能完全掌握那是甚么,却足以让她再一次确定莉露雅并不是如表面般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而追出暗黑森林,她有自己的行动理由。

但她明显不想这被掀穿,刻意避开维蕾姬丝的问题中的深意答道:「也就是说,你想以让我随时暗杀他为饵雇用我了?哈,你不嫌太没新意了吗?」

「那么,你的答覆是?」

不在乎她的冷峻的语气,维蕾姬丝有信心她一定会答应,不是认为这条件有足够魅力,而是赌在这与她利益一致,果不然莉露雅冷哼一声,屈服下来,虽然受不了维蕾姬丝那掌握了一切的嘴脸,也知道在这情况下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你别以为我会像人类那么容易被收买,这报酬我一定会收的。」

割断绑着她双手的绳,然后把匕首交回给她。

「那你想逃到哪里。」

既然神殿能把这里化为火海,即使他们逃往其他港口也是一样。

维蕾姬丝把视线转往奥特,狄刹离开前甚么也没有说,那代表他确信退路的存在,更清楚该如何与她们会合,而既然自己对此没有任何头绪,那么答案就在奥特身上。

「东北,我们来默斯时的船应该还在那里……」

奥特并不想动用到那艘船,虽然那只是艘受雇的船,船员并非光之诸神的信徒,但其他活下来的同伴肯定也会回到那里,他还未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也未想好该如何对教团解释维蕾姬丝的事,所以他真的不想这么快面对其他同伴,只是在港口被焚毁的现在他已没有任何选择。

维蕾姬丝能明白奥特的顾虑,也没有说甚么,而莉露雅则只是默默地站起来穿衣,使奥特慌忙把视线转投往窗外。

「又多了一个黑暗妖精,恐怕会令你圣骑士的立场变得更困难呢。」

「别说得好像事不关己一样,而且再多一个又有甚么分别,既然能接纳你这个毁灭女神的圣女,早就没拒绝暗黑妖精的理由吧。不过无论如何,我的心是会改变的,若这样就会动摇,套用你们破毁女神的话就是『虚假而该当被消灭的存在』。」

维蕾姬丝微微露出感谢的神色,却又立即以妖艳的笑容把它掩去。

「只哩,我也不是会谨守礼法的女人嘛,想兼收并蓄也不是没可能呢。」

若是狄刹的话,纵使因为避开视线而漏过了维蕾姬丝的表情变化,肯定仍会知道她只是在掩饰实际的心情,然而奥特却没有这种能力,猛然回望过来,思考自己的话语在维蕾姬丝的诠释中成了甚么意思,顿时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解救他的还是已完成武装的莉露雅,时间不容许她安稳地沐浴,只得随意地把衣服穿回去,虽然暴露的设计仍然露出相当多的肌肤,还可以看见上面残留着不知名的液体痕迹,使奥特仍是不敢直视,但总比完全赤裸好多了。

镇内已是一片混乱,反而让维蕾姬丝她们轻易混入人群之中,她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但风中传来的诡异气息,却使莉露雅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这气氛使她联想到暗杀者最不想遇见的魔物,以微不可听的声音喃喃自语道:「似乎真的要欠你一个人情了。」

狄刹勉强挡下泰伦历加的剑,反震的力量使他后退了少步,却不会影响他接战下去的力量,就如他预计一样,他并没有取胜的可能,但要逃则是没有问题。

只是在这一剑过后,泰伦历加并没有继续攻击。

「长老会已经失常了,尽你们的力量生存下去吧。」

狄刹争取时间回气的同时,也在尽量解读他话中的含意,以求套出更多情报。

「从队长能单独行动这点就知道吧。」

「你错了,他们不是穷逃末路,他们只是不再害怕我。」

狄刹静静地盯着对方,在戒备的同时尝试尽量看透他的本意,他并不认为泰伦历加会说谎,只是无法想像那群软弱的老人能不再害怕闇骑士。

「走吧,到你选定的女王身边。」

两柄黑刃同时入鞘,即使仍有怀疑泰伦历加的理由,但不安的感觉已压倒了那份疑惑,使他选择了尽快赶回维蕾姬丝身边,不知何时四周闹得沸腾的嘈吵声已经消失了,变成一种诡异的宁静,彷佛整座都市已被屠杀一空。

转身离开的狄刹再看不到泰伦历加的表情,只能确认他没有偷袭自己的打算。

越是远离码头区,那份不安就越发强烈,这个都市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宁静,而是真的化为鬼域,路上已没有任何人存在,虽然偶然可以看见血迹,却没有半具屍体留下,加上泰伦历加的说话,使他起了最坏的联想。

而这份怀疑,在他来到城外的瞬间便得到确认。

在那里的是,足以淹盖整个平原的丧屍。

死灵术。

「那班老人,想让女神重生还不够,竟然连死灵术也要沾手!」

若只是以魔力驱动屍体,使用普通的傀儡便可,根本没必要使用屍体,死灵术是把死者的灵魂禁锢在屍体里作为驱动屍体的能量,使死者不能安息,使灵魂不断受到搾取直至枯萎,这是对死亡的亵渎,也是对毁灭女神的禁忌。

正因为使用死者没有反抗能力的灵魂为能源,才会产生不合常理的成本效益,让一个魔法师能操纵成千上百的屍体,这就是那群老人的凭持,不受个人资质所局限,仅仅取决于人数的廉价之力。

单独的死灵并没有多大的战力,但是现在这片屍海却已经广阔至看不见尽头,不论这里是否神殿全部的战力,默斯上已经没有能阻止它们前进的力量。

失去女神重生这张王牌和受光之诸教团联军进攻的打击,竟使神殿打破禁忌驱使死灵军队,泰伦历加不是为追捕他们而来,只是来此『徵召』死灵的军队而刚好碰上,所以才能自作主张放过他们。

突然,远方的山崖闪过一道法理之神的光芒,在默斯这片完全笼罩在毁灭神殿势力范团内的土地上,恐怕就只有奥特一个圣骑士,这光芒就是最明确不过的路标,但是这对敌人来说也是一样。

狄刹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了笑意,到底是他先一步与维蕾姬丝会合,还是这死灵之海先一步淹没她们,简单易明的时间竞赛,在逃出神殿之后一直是复杂到令人心烦的情况,难得这种能简简单单,放手大干一场的机会。

在一阵要把体内的焦燥舒发出来的狂笑中,黑刃撕裂了眼前最接近的屍体。

没必要想那么多,也没必要保留力量,他可以做的就只有尽全力闯过眼前的死灵大军,在破碎的屍体中开辟道路,踏过四散的肢体前进,没必要考虑会否被屍海淹没,也没必要考虑力尽的一刻,只管把内心的焦燥化为毁灭的力量,在这死灵群中打出前进的缺口。

无论如何强力的剑招或是咒文,对这无边无际的屍海而言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冲击,但是廉价的死屍也无法完全阻止他的脚步,虽然缓慢,却仍是能够逐分逐寸的前进。

尽管身上的伤口不断累积,他无暇去感受伤口的痛楚,也没有反击的余裕,手中的黑刃只以唯一的标准挥舞,就是那剑能否开辟前进的空间。

魔力和体力逐渐在攻击中枯竭,在这漫无边际的屍海中前进,甚至会连距离感也逐渐失去,但他早已放弃了去计算余下的距离与剩下的力量,只是朝着那本该是势不两立的圣光的方向前进。

在一个特别巨大的毁灭咒文之后,终于到?可视距离。

奥特正站在山崖的顶端,虽然也已遍体鳞伤,但至少还有守往要道的余力,莉露雅也在以她的方式战斗,但是死灵的本质就是屍体,既没有要害,暗杀者擅长的刺击类武器和毒药也近乎没有效果,使她只是料理越过奥特的漏网之鱼就已分身不暇。

维蕾姬丝只能无力地站在他们背后,抖震的肩膀显示出她在忍耐,对神殿的愤怒、对这些无法安息的亡者的悲伤,以及,在内心的最深处,因自己的逃走而令事态进展至此,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一鼓作气越过余下的距离,而奥特也发觉到他的存在,把完全封锁的道路让出了空隙,狄刹自然地来到奥特的旁边并肩而站,圣骑士的剑盾与闇骑士的黑刃,本该互相攻击的双方重新组成了防线。

受神圣魔法加护的盾牌,与毁灭女神授与的力量,坚固地挡着了死灵的进袭。

偷空往海面的方向一瞥,接驳的小艇还要少许时间才能靠岸,刚才奥特的剑芒催促的不只是狄刹,所以他们必须暂时把屍海挡在这里。

以为能松一口气的时候,一只白骨之手却穿过了奥特的防御,重重地打在他的铠甲上,不知何时眼前已不是就地取材的丧屍,还有骷髅骑士之类经过加工的死灵,打破了他们一直维持着的平衡。

「顺从毁灭的洪流吧!」

暗黑魔法把靠近的数具骷髅打散,余震却也使得狄刹脚下一个狼獊,差点倒下,只要多争取少许时间就够,但那现在看起来却像是千里之遥。

狄刹后退了半步重整了体势,既然已经没有退路,那就尽情杀戮吧,他可没意思在这地步倒下。

然而就是这短暂的瞬间,维蕾姬丝越过了他们,压倒性的气势甚至使得狄刹他们也忘了制止她,她的步伐缓慢而坚定,却掩盖不了她内心的愤怒和悲伤,狄刹只能愕然看着她来到死灵群中,高声唱颂:「掌管终结的毁灭女神,你的信徒在此祈求你的神蹟,让已经终结的回归虚无,让已经扭曲的死亡毁灭,让死者得到永远的安息!」

在她的唱颂之中,魔力化为旋风吹起,席卷四周的死灵群。

旋风中带着耀眼的绿芒,那是毁灭女神赐与的奇迹,破除把亡者灵魂束缚在屍体中的枷锁,让他们的灵魂回归虚无时产生的光芒,与及灵魂残留在现世的碎片最后的余辉,互相冲击的结果。

旋风过后,包围她的丧屍立即失去力量倒在地上,那接连倒下的景象就似是对她俯伏叩首一般,最后只余下维蕾姬丝单独站立在遍地屍骇之中,使她显得无比悲伤和孤独,当她望向崖下的不死生物之海,更是只能为自己的无力气愤。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让你们得到永恒的安息。」

狄刹和奥特只能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这誓言使狄刹感到痛苦,他想要打破维蕾姬丝身为圣女的枷锁,但现在却使她更深地陷进名为誓言的枷锁之中,而在旁的奥特,却不由得想起维蕾姬丝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万物俱会淍零,若一切只是淍零而不灭,腐朽而不化,这世界会变成怎样?』奥特这才真正明白,维蕾姬丝话中的另一番意义。

那些死灵也发现了她,灵魂被燃烧时产生的赤红火目,远望过去就似是无数不住闪烁的红芒,瞬间全数往她瞧去,死灵并没有意志,但是现在崖下的数以万计的红芒与死灵的呢吟声,就似是在仰望他们的女王,回应她立下的悲愿。

那份高贵,那份悲伤,将永远烙印在狄刹的脑海之中。

那就是——亡者之女王诞生的瞬间。

「走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