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twubird免费 twubird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第三类幸福人生 第三类幸福人生

    我家里就有这样一条非常另类的规定,我平时在家里要在门口换鞋,才能在家里走动,而老婆则不需要,她高兴穿什么鞋在家里都可以。原因很简单,晓薇对高跟鞋和丝袜有着疯狂的追求,由于曾经模特的经历,她非常喜欢丝袜和高跟鞋这些非常有女人味的东西。为了晓薇这崇高的追求,我专门让装修公司在卧室的一面墙打了一个巨型的鞋柜,从凉拖、系带凉鞋,到高跟鞋和靴子,整整一面墙放了近百双种款式和颜色的高跟鞋。衣柜里,更是专门有整整三层用来存放晓薇的丝袜。连裤袜、大腿袜、吊带袜、网袜,黑色、白色、肉色、彩色,丝质、尼龙、棉质,各种款式,各

    twubir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第三类幸福人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第三类幸福人生》,是作者twubird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家里就有这样一条非常另类的规定,我平时在家里要在门口换鞋,才能在家里走动,而老婆则不需要,她高兴穿什么鞋在家里都可以。原因很简单,晓薇对高跟鞋和丝袜有着疯狂的追求,由于曾经模特的经历,她非常喜欢丝袜和高跟鞋这些非常有女人味的东西。为了晓薇这崇高的追求,我专门让装修公司在卧室的一面墙打了一个巨型的鞋柜,从凉拖、系带凉鞋,到高跟鞋和靴子,整整一面墙放了近百双种款式和颜色的高跟鞋。衣柜里,更是专门有整整三层用来存放晓薇的丝袜。连裤袜、大腿袜、吊带袜、网袜,黑色、白色、肉色、彩色,丝质、尼龙、棉质,各种款式,各

《第三类幸福人生》 第27章 Ladyboy与航空公司设想 免费试读

当我再次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房上,而那个曾经与我在灵魂深处猛烈交合的完美女人,已经失去了芳踪。拔掉身上的各种监控,想要从病床上坐起来,谁知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无力地又重新倒在了床上。看来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东南亚血统的漂亮护士冲了进来,看到我醒了过来,并自己拔下了监控,就快步走到床边,一边将我扶到床头躺好,一边用英语说着,意思是很高兴我终于醒了,但是这个时候身体很虚弱,还需要继续休息。正一头雾水,见到有人来,我赶紧问了她具体情况。

原来,一个星期之前,一名非常漂亮的女人把我送到这家医院来的,从她的描述,我可以猜出那个漂亮女人应该就是张雪涵。而这家医院,竟然位于泰国首都曼谷市中心,而且是大名鼎鼎的泰国康民医院(Bumrungrad Hospital),也就是传说中五星级医院。金碧辉煌的灯光,五彩缤纷的喷泉,富丽堂皇的大厅,美丽的迎宾女郎,空气中弥漫着星巴克咖啡的香味。窗外,银色的沙滩和湛蓝的海水一直向远处延绵。这家毫不逊色于宝格丽酒店的医院,每年吸引了来自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0多万患者前往治疗,仅仅论外籍患者数量,它当之无愧地位居全球第一。

问了一下现在的日期,原来离我们那次古迹探索任务竟然过去了整整两周,也就是说,我昏迷了整整两周,才苏醒过来。慢着,我记得胸前被激光武器贯穿,现在怎么一点感觉没有呢?拉开病号服,向自己胸前看去,竟然完好无损,连一点伤疤都没有留下。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医疗技术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甚至怀疑那次几乎让我丧命的胸部激光贯穿,是否仅仅是梦境中的伤口。

张雪涵把我送到了这里,她本人却离开了,这丫头到底搞什么鬼?还有,在黑暗中,全身浸泡在那神秘的液体里,我与她那种深及灵魂的激情,真让人难以忘怀呀。正美滋滋地回味着,忽然想起在总参二部培训的时候,曾经学了一套联络暗语,我就赶紧让专门负责看护我的护士小姐用轮椅推我去公共电话区域。

我犹豫了好久,第一个电话应该打给谁,现在我认识的人里面,保密等级最高的自然是张翔龙,其次便是张雪涵,不过张雪涵把我扔在这里又神秘消失,显然她可能也处在什么事情当中。另外,别问我怎么有钱住这样的医院,虽然我们身上没有现金,没有卡,甚至没有身份证明,但是在电子商务如此发达的今天,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能非常方便地进行转账,这一切只需要当事人记得自己的银行帐号和密码。

正在办公室因为老姐张雪涵的事情被搞得有些狼狈的张翔龙,忽然听到桌面上一部橙色的电话响起来,他赶紧接起来,紧靠着这部橙色电话的是一部红色电话,那是与中央一、二好首长直通的电话。听出是我的声音,但是却说的暗语,张翔龙马上意识到我可能在境外,而且可能处于困境之中,马上认真起来。

原来两个星期之前,张雪涵发现自己和我被人在海边救起,而我们却双双陷身在泰国境内。她和张翔龙分析,在古迹内,我和她一定遇到了特殊的机遇,或者说触碰了特殊的装置,总之我们被远距离传送到了远离古迹千里之外的泰国,大概古迹应该采取了一种自卫式的保护措施,目的是让受到重伤的我们免受「敌人」再次伤害。

经过一番辗转,张雪涵终于与国内取得了联系,因为身处境外,而我们俩的身份又非常特殊,她将我隐藏在外籍病患数量最大的曼谷康民医院,而她率先返回国内。为什么这么着急?还记得古迹内被我抓到手的那本石板书吗?张雪涵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竟然认识上面的文字,能够轻松地开启它,并且掌握了它内部的大量秘密,所以在敌人没有追杀过来之前,她必须返回国内,将这个宝贵的石板书带回去。

想到那本差点害我挂掉的石板书,我还有些心有余悸。不过没有它的话,怎么会有后来与雪涵之间那透彻心扉的灵肉交合,又怎么会让我了解到她对我的那如海般的深情呢?接着,我又询问了华印冲突的信息。果然不出意料,在三大新装备的科技优势下,阿三本来就毫无战斗力的部队很快土崩瓦解,我军顺利收复失地。身披助推喷射背囊的特种部队,甚至还深入阿三境内,摧毁了我国特工事先探明的几个藏川独立组织的基地和培训中心,可谓战绩显赫。

那么,接下来就轮到外交部的大佬们跟哭哭啼啼的阿三和那些超级大国的代表讨价还价的时候了。制裁?除了武器禁运,经济制裁你敢用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如果有人对华夏经济制裁,恐怕首先倒霉的就是他自己吧!至于武器禁运,貌似随着张翔龙带领的团队逐渐进入实战领域,华夏军方的高科技新装备会越来越多,还会依靠国外进口吗?

最后,张翔龙表示很快通过华夏驻泰国大使馆方面把护照给我送过来,当然还有信用卡和现金,让我假装游客回国。刚刚放下电话,负责照顾我的泰国小护士,就走过来,推着轮椅把我送回了房间。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天天坚持锻炼身体,猛吃各种美食,体力迅速恢复了过来,也终于迎来了出院的一天。这几天负责照顾我的小护士,名字叫缇丽,我一出院,她正好也可以放假休息几天。因为之前聊得很熟,我就干脆聘请她做导游,带我游览一下泰国的风土人情,当然还有各种当地美食。

常听人说泰国80%的社会财富掌握在20%的华人手里,这个数字虽然有些夸大,但是与泰国表面的繁华不同,泰国普通人的生活还是非常拮据的,缇丽只有19岁,一个人在医院工作,她的工资是要养活整整一家人的。不过性格开朗的缇丽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希望,她说,小时候是哥哥撑着这个家,现在轮到自己了,而自己的工作要比哥哥幸运多了。

一路有说有笑,她带着我参观了曼谷和芭雅缇的大部分景点和特色旅游节目,吃遍了泰国各种特色小吃。直到第三天下午,她才支支吾吾地问我,要不要去看人妖表演。这时候,我忽然反应过来,这是泰国呀,全世界人妖最多的国度。曾经在网上看到那个泰国人妖选美冠军,一个叫Poy的小美人,那简直比女人漂亮太多了。

华夏人对泰国和东南亚的印象更多地停留在观光旅游业上,实际上对于西方人来说,泰国和东南亚意味着「性」。因为这里有世界上数量最大最集中的妓女和变性人妓女,这里嫖娼是不会受到任何法律约束的,还有这里的妓女非常专业,服务态度远比一般国家强太多。所以,对于很多西方国家的狼友来说,「东南亚性旅行」已经不是个秘密。尤其是泰国,这里不仅仅有女人,还有人妖,这些都让西方男人们趋之若鹜。

缇丽把我领进一个俱乐部,进出的都是一些洋人,看来这里的表演不是那种普通国内旅游团常去的地方。进去坐好了座位,缇丽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就有一位风情万种的美人走出来。大概165左右的身高,在身材普遍矮小的泰国人里算是高挑的,皮肤不是非常黝黑,还算白嫩,两颗球形的乳球非常迷人,一双修长的美腿配上高跟鞋,显得格外耀眼。

让我吃惊的是,这个性感尤物竟然就是缇丽口中提到的哥哥,不过现在她希望别人称呼她为「Ruby」,一个非常女人的名字。

「您的美艳让人无法躲避,红宝石小姐。」听到我对她的恭维,Ruby对我笑着眨了眨眼,伸手与我握了握,然后非常礼貌地说道:「缇丽,你先陪这位先生坐吧,我的演出快开始了。」说完,她转过身,摇逸着动人的身姿,扭动着挺翘的圆臀,向后台走了过去。趁着刚才握手时,她塞过来一张纸条,背着缇丽的时候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串电话号码。

整场演出大出我的意料,既有艺术表演,又有色情诱惑,但最让人佩服的是,这些充满天赋的人妖演员将艺术与色情良好地结合起来,让人觉得既不像看三级片那么无聊,也没有像看A片那么直接。台下的观众,的的确确是欣赏了一场表演,一场出乎我们意料的完美表演。演出结束时,所有观众起立鼓掌致意,这掌声并非礼节性的,而是观众们发自内心的感谢。

看完演出,把这几天导游的费用和小费都给了缇丽,我独自返回了位于湄南河畔,曼谷市中心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一个人躺在足够躺着三个人的超级大床上,真无聊,饱暖思淫欲呀。忽然想起下午缇丽的哥哥,那个叫Ruby的性感美人塞给我的电话号码,赶紧拨了过去。原来Ruby她们也刚刚离开俱乐部,接了我的电话,马上心领神会,让我洗白白地等着,她马上就过来。

洗了个澡,围了条毛巾,就躺在床上等待Ruby的到来。没多久,门铃响了,打开门,看到了高挑性感的Ruby和另一个漂亮的尤物。难道有机会双飞?我心里非常兴奋地想着。把他们让进屋内,两个性感的身影一屁股坐在了宽大的床上,用带有挑逗的眼神盯着我看。Ruby给我介绍了她的同伴,也是一名Ladyboy,她的名字叫Tiny。

Ruby身材较高,一头染成金色的直发,脸蛋的妆很浓,显得女性味道十足,她身穿一条白色紧身连衣裙,下摆很短,露出两条性感的粉色丝袜美腿,脚下一双银色细带高跟凉鞋,使她更具妩媚。Tiny则娇小得多,大概只有1米55的个子,却非常骨干,一头黑色的直发配上比较清淡的彩妆,却给人一种清纯的韵味,贴身的白色细吊带衫配上超短的蓝色牛仔裙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纤细的美腿上穿着黑色棉质大腿袜,脚下踩着一双黑色凉拖。

两个漂亮美眉在床上坐着,却没有任何主动的行为,只是互相聊着天。看着Ruby给我使了使眼色,我才反应过来,从小到大第一次招妓,忘记要先付钱这事了,真尴尬。从钱包里把事先准备好的人民币现金送到两个人的手里,她们很熟练地将钱收好,然后就把包包放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国内网上流传很久的一个说法,就笑嘻嘻地朝Ruby闻道:「你们这里有发票吗?」

两个人愣了半天,无辜地摇摇头,一幅头一回听说的样子。妈的,不是说国外妓女都给华夏人开发票吗?我看纯吹是调侃,扯淡!现在政府公务员出国,级别低的都是由所在单位直接全款打给旅行社,单位不负责报销任何票据;职位高的人家会带着大老板们一起出去,花钱还用单位报销?另外,一个妓女能有多少钱?在国内包二奶都不嫌贵,跑国外睡个妓女还用开发票?他妈也太小看这些惯用下半身思考的官员了!

澡也洗了,钱也付了,两个性感美眉很快带着职业地笑容,开始为我服务起来。两个人把我轻轻地放倒在床上,伸出舌头在我的全身漫游起来,那围在下半身的浴巾,早已不知去向。让我满意的是,她们很会察言观色,看到我对丝袜和高跟鞋有兴趣后,没有像对待普通客人那样脱光光了才上床,而是穿着衣服和鞋子直接开始作业,我喜欢!

漫游了一会,两个性感尤物,捧着我那稍微有些勃起的小鸡鸡,开始口交起来。说实话,我还真有些不自信,这些东南亚美眉们成天服务的对象,绝大多数都是白人,如果没有女人淫水刺激的话,就凭我那根10来厘米的小东西,会不会让她们嘲笑呀。算了,管他那么多呢,我知道,现在我的阳具在她们嘴里,非常舒服,没有任何齿感,紧紧地包裹在温热的软肉之中。

两个性感的Ladyboy轮流为我口交着,她们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而我则伸出手抚摸着她们纤细修长的美腿,同时也越来越感觉一股带有强烈性欲望的热气从下体传来。享受了一会,我睁开眼睛,朝下身望去,吓了我一跳。原来只能勃起到10来厘米的小东西,现在已经胀大到将近30厘米的样子,而且又粗又大,两个泰国变性美眉很勉强地轮流将他含入口中,为我做着深喉口交。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不用女人的淫水也能直接勃起了?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太明白,不过潜意识里我总觉得与古迹那里浸泡着我和张雪涵的那种神秘液体有关。这种液体能修复我胸前那么恐怖的伤口,也许还真能恢复我的其它机能。无论如何,能够自由勃起的话,对我来说,是个福音啊!

已经无法满足躺在床上被动地享受她们两个为我口交,我从床上趴起来,让Ruby靠着床头坐好,然后站在她面前,将粗大的阳具狠狠地插入她的口中,用力操干起来。不得不承认,人妖在口交方面,比普通的女人要强不少,因为骨子里她们毕竟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男人,她们可以更好地控制舌头和嘴巴的松紧与力度,让自己嘴里抽插的阳具获得更加明显的快感。

在我双手扶着墙,卖力地抽插着Ruby那诱人的红唇时,Tiny却从后面侵了上来,轻轻拨开我的臀瓣,将温软的小舌头顶在我的菊花上,做起了毒龙钻,一瞬间就让我体内的欲望暴涨,差点在她的强烈刺激下把不住精关。连续地深喉,让Ruby开始干呕并咳嗽起来,看起来她已经有些难过的样子,我就将粗大的阳具从她嘴里抽了出来,转身朝着娇小地Tiny趴过去。

让Tiny平躺好,我骑在她的头上,将粗大的阳具直接顶入了她的嘴里,趴在床上操干她的嘴巴和头部。而我的面前,则是Ruby岔开的两条穿着粉色连裤丝袜的性感美腿。她没有穿内裤,隔着丝袜透明的裆部,可以看见两腿之间尚未勃起的小阴茎。一把将她的下半身抱到自己面前,隔着粉色的裤袜裆部,我轻轻地舔弄起她的小阳具来。

随着我的舔弄,Ruby开始有所反应,她的大腿开始向中间夹紧,阴茎也开始逐渐勃起。我一边抚摸着她那一对小巧的睾丸,一边隔着粉色裤袜含住她已经勃起的阳具,吸吮起来。她的小家伙并不大,完全勃起后也刚刚有10厘米大,不过还是非常坚硬的。我顺手撕开了她丝袜的裆部,将裸露在空气中的小阳具含入口中,卖力地为她口交起来。

Ruby被我弄得很快就呻吟起来,还配合着挺动自己的下身,任她的小阴茎在我的口腔内抽插。胯下的Tiny,则可怜巴巴地被动地接受着我的抽插,张开自己那可爱的小嘴巴,任我的大阳具插入她的嘴里,每次抽插都深及喉咙,由于被压在身下,又无法挣扎,只有「呜呜」地声音好像向我诉说着她的苦难。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让Ruby在床头趴好,崛起诱人的翘臀,将裤袜的裆部撕得更开一些,露出了迷人的菊花。Tiny拿来了一管润滑剂,在她的屁眼处和我的阳具上都抹了不少。用粗大的龟头对准了Ruby那狭窄的入口,轻轻地前后耸动起来。由于润滑剂的作用,所以即使我这样粗大的阳具,也仅仅是多用了一些力气,还是结实地插了进去。

不过,Ruby那狭小的菊门,显然从来没有被这样粗大的阳具征服过,所以仅仅是龟头插了进去,她就叫起痛来。随着我的抽插,吃痛的她拼命摇摆着自己的臀部,试图摆脱我那粗大的插入。怎么可能让她得逞?我抱住她的纤腰,将彼此的下体更贴近,然后狠狠地抽插起来,每一次插入,都让自己的阳具更加深入一些。

惨叫了一会,可能适应了我的尺寸,Ruby的叫声低了下去,很快就变成了哼声,看来这个小贱货被我渐渐地干出了快感。感觉到她不再摇摆臀部想要摆脱我,而是前后耸动着翘臀配合着我的抽插,我满意地放开手,将在旁边观战的Tiny抱了过来。让她站在我的身旁,由于我是跪在床上的姿势,所以刚好我的头对准她的下身。

撩起她那小小的牛仔裙,拨开丁字裤,我一口含住了她那尚未勃起的小阴茎。Tiny非常敏感,小阴茎刚刚被我含入口中,就开始快速地坚挺起来。让我惊讶的是,她那完全勃起后的阳具,竟然有将近20厘米而且很粗大的样子。这么娇小的一个Ladyboy美眉,竟然暗藏了这样一只粗大的男性器官,不得不让我佩服大自然的神奇。

习惯了克里斯蒂娜那种异常粗大的阳具,Tiny这种仅比常人越强一点的阴茎对我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下半身耸动着继续操干着Ruby,嘴里却咕叽咕叽地为Tiny痛快地口交着。她舒服地抱住我的头部,挺动着下身,享受着我的嘴巴。Ruby的上半身已经趴在床上,仅仅撅着屁股任我抽插,看来她的体力消耗很大。

将Ruby翻过身来,两条性感的粉色丝袜大腿成M型分开,我再度将粗大的阳具插入她的菊门,一边用手套弄着她那坚挺却娇小的阳具,一边挺动着腰部,狠狠地操干着她那异常紧固的菊门。站在一旁的Tiny也趴下来,舔弄着Ruby的乳头,虽然做过隆乳后不是那么敏感,被她含入口中吸吮,还是让Ruby酥爽异常。

很快,Ruby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最后「啊」的一声,她那坚挺的小阳具喷出了白色的精液。量不是很多,而且很透明,显得不是特别浓,不过这次喷发仍然让她大口地穿着粗气。Tiny乖巧地趴在她身上,将她肚皮上的精液舔了个干净,一幅非常淫荡的样子。被这两个尤物一刺激,我也感觉到腰部发麻,于是不再忍耐,狠狠地在Ruby那菊穴内冲刺了一会,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随着我那火热的精液喷发而出,Ruby感觉到自己的直肠内热烫异常,兴奋地颤抖起来。我射了将近一分钟才结束,抽出阳具,看到Ruby的屁眼还保持着圆孔的形状。没多久,里面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便慢慢流了出来。

看到我射精后,Tiny很有经验地为我口交,把阴茎上遗留地精液舔干净,却惊讶的发现它没有一点要萎缩变软的迹象。我嘿嘿地笑了笑,仰面躺在床上,说道:「Tiny,你来吧,我这个东西是不用休息的。」

她太娇小了,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想要蹂躏她的欲望。见到我的邀请,她只好脱掉牛仔裙,拨开丁字裤,先给自己抹了不少润滑液,才蹲在我的身上,扶着我的粗大阳具,对准自己的菊花,慢慢地坐下来。

Tiny虽然人长得瘦小,但是菊花的承受能力比Ruby强很多,仅仅折腾了一会,就适应了我的尺寸,很快便在我身上兴奋地上下驰骋着。她那粗大的阳具也没有任何收敛,随着她臀部地起伏,「啪啪」地拍打着我的肚皮。好淫靡的场面,娇小的人妖美眉套坐在粗大的阳具上,却任自己的粗大的阳具不断拍打着身下的男人。

被她弄得越来越兴奋,我干脆从床上爬起来,下到地上,从背后把她抱起来,打开大腿,插了进去,就这样一边站在地上,一边抱着她抽插起来。Tiny娇小的身体被我抱在胸前,我两手抱着她劈开的双腿,阴茎狠狠地抽插着她的菊门,随着我的上下耸动,她那勃起的大阳具也在前方上下颤抖着。

我一边操干,一边抱着她走到Ruby的面前,Ruby心领神会地含住了她的粗大阳具,熟练地吸吮起来。看到Tiny前后都受到刺激,那种疯狂的样子,我非常兴奋,抱着她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来。

一会,感觉到这个姿势确实有些累,我就把Tiny放了下来。大床上,Ruby撅起诱人的翘臀,任Tiny那粗大的阳具从背后插入,用力地抽插起来。不过,我随后便用粗大的阳具,插入了Tiny的菊门,继续蹂躏这个娇小的身体。三个人的下半身连在了一起,前后蠕动着,场景何其淫乱!就这样,前面用自己的阳具享受着Ruby的美妙菊穴,后面被我用粗大的阴茎抽插着自己,Tiny很快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地一声高喊,Tiny在Ruby的直肠内,射出了火热的精液。两个筋疲力尽的Ladyboy美眉分别趴在床上,动也不动地任我驰骋,我则压在Tiny娇小的身上,用力地抽插,狠狠地冲刺,终于在她那温热的直肠内,也射出了浓稠的精液。

不得不承认,就单纯性爱的角度来说,人妖美眉带给人的快感,绝对不比普通女人少,如果你内心能够接受她们的话,你甚至可以有更大的收获。因为她们懂得男人的最直接需求,她们可以理解男人内心中最阴暗的东西,她们可以做到一般女人不屑甚至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三个人在床上小睡了一下,又一起洗了个鸳鸯浴,才穿好衣服一起出去宵夜。正如同狼友们到了曼谷都知道要去Patpong或者Nana两条巷子,在这里要想吃到令人满足的宵夜,就一定要去China Town,也就是唐人街。曼谷的唐人街不像在西方国家那么落寞的样子,而是地处繁华的商业区,所以晚上逛街后,或者娱乐到半夜,正好来这里解决宵夜。

这里的宵夜不太像大陆的大排档,大陆的大排档有个习惯,就是绝大多数菜色,各家都能做,你随便进一家就能吃全了。这里的宵夜街,更像台湾的小吃夜市,各家档口都有自己的特色,想要吃全了,得一家一家逛下去,走到头正好吃个遍。我们三人随便找了家海鲜烧烤,叫了几样海鲜和青菜,要了几瓶啤酒,就一边吃一边聊起天来。

不知不觉,跟她们聊了很多,直到这时,我才理解到Ladyboy们的艰辛。我原来以为所谓Ladyboy就是Transexual的意思,好像Shemale的另一个称呼而已。但是,其实并不是每一个东南亚人妖都是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个女人只不过有一副男人的躯体。很多Ladyboy其实是彻彻底底的男人,只不过从小家里困难,不得已才开始服用荷尔蒙,甚至不到成年就开始卖淫或者从事演出行业,赚钱养活全家人。

东南亚国家主要收入来自旅游和制造业,不过遇到金融危机时,这里并没有华夏那样雄厚的本地市场来以内需自救,所以这里的制造业经常会萧条的可怕。那么,旅游业就是最稳定的收入来源。不过除了常规的旅游业收入外,娱乐场所和性服务行业却成为非常庞大的灰色收入。

东南亚大量女孩子在娱乐场所就业,并且投身于性服务行业,这些工作不占用白天工作或学习时间,收入又颇丰,所以让人羡慕。女人可以靠身体赚钱,男人怎么办?一些男孩子被迫开始了Ladyboy的生涯,卖笑、卖唱、卖身。我不知道应该同情他们的遭遇,还是应该感激他们的奉献,总之Ruby和Tiny让我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她们算不上职业妓女,最多就是个援交妹的水平,因为她们平时演出的收入足够开销,出来卖淫更多的是凭兴趣。从这点来说,我算是赚到了。和她们分别后,我一个人返回酒店,舒服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去楼下SPA享受了一次标准的泰式按摩,放松了筋骨。下午,坐上泰航的飞机,我终于返回了国内。

刚下飞机,就看到张翔龙、张雪涵、克里斯蒂娜和小晴都站在停机坪那里,接了我直接开车朝爷爷家那边飞驰而去,至于出入境管理局……有权利就是好呀!到了爷爷家,发现爷爷、老爸、老妈都在家里,看到我安然无恙,他们几个才放下心,全家人加上张氏姐妹开开心心地吃了个团圆饭。

吃过饭,张翔龙把我拉到书房,关上门,很神秘地扫视着四周。我看他小心的样子,就说道:「放心吧,爷爷这个房间有防护,没人能监视我们的。」他听了我的话,才放心地从怀里拿出一叠资料,从中间抽出一张,递给我。

我拿到手里一看,原来是古迹里的那种文字,不过很快我的脑海里就反映出这些文字的含义,好像这不是一门外语而是天生就印在我的脑海中一样,它就像我用了这么多年的汉语一样熟悉。我也被自己的思维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缓过来,而张翔龙已经从我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

他说道:「凯哥,看来你和我姐一样,都能看懂这些文字。虽然我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但是显然你们有同样的遭遇,所以机缘巧合,你们已经学会了古迹中的文字。」

他的话让我很担心,问道:「不会把我们当小白鼠研究吧?」

他听了我的话,笑了半天,才说道:「你怎么跟网上那些宅男似的,以为别人有点特长,国家就要拿来切片研究呀?我姐现在的任务就是帮助国内资深语言学家破解这种语言,争取让更多的研究人员早日掌握。另外,你还记得当时星图里掉下的三块石头吗?」

我点了点头,当时星图在运行到月球、火星和海王星的时候,分别掉下了三块成色不同却含有金属特性的石头。石头是规则的五棱柱型,上面刻有文字和图案。张翔龙说道:「我姐研究了一下,这几块石头好像是不同的矿石样本,而上面刻划的文字和图案则交代了它们的属性、开采加工方式,还有开采地点。」

「你是说稳定的……未知元素?」稍微对化学元素周期表了解的人都知道,除了已知元素外,大部分根据周期规律推断出来的后几位元素都是实验合成的,很难在常温常压下保持稳定,但是现在三种未知元素的矿石就摆在我们的眼前。张翔龙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而且,它们的矿脉分别在月球、火星和海王星上。」

非地球元素,怪不得我们的科学家无法发现它们,不过神秘的古迹把它们送到我们面前,一定有它特殊的理由。说不定这几种未知元素,就是张翔龙一直寻求的科技跨越式发展的钥匙,说白了它们也许能够将我们真正带入下一个时代。

晚上,送走了张氏姐弟,我和克里斯蒂娜回到房内,两个人躺在沙发上,抱在一起,一起看电视。我忽然想到了那些可怜的变性人,她们可怜的遭遇,这个社会对他们那不公平的待遇,还有世俗对他们那种歧视的眼光,就跟克里斯蒂娜谈到了这个话题。

克里斯蒂娜说道:「真正可怜的正是这些上帝的弃儿,她们拥有着女人的灵魂却被错误地装进了男人的躯体内,她们想要追求真实的自我,却受到社会的百般刁难。其实无论Shemale还是Ladyboy,甚至人妖,我觉得都是对她们的一种侮辱,包括我自己在内。」

听了她的话,我将她抱得更紧,说道:「是的,我就是认为这种上帝带来的不幸,不应该再被世俗所抛弃,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起码让她们少受一些苦难。」

听了我的话,克里斯蒂娜很开心,就说道:「Transexual这个词,缩写是TS,不过在国内,TS这个缩写却代表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天使』。国内的那些勇于迈出这一步的女孩们,称呼自己这类人叫做天使,我觉得这是个很美的名字。」的确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她们的心与常人一样纯净,却拥有更执着的追求,仅仅从这一点来说,难道不是正像天使一样纯洁吗?

我有些感慨,就说道:「谁说天使们天生只能靠唱歌跳舞表演或者出卖身体才能生存下去,没有人从出生就注定了职业,她们同样有灵巧的双手,她们同样具备智慧与创造性。任何常人可以胜任的工作,她们都能做到,甚至会做得更好。所以,我们应该为她们创造一些机会。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泰国就做的很好,起码人家的航空公司就可以招收变性女孩做空姐。」

克里斯蒂娜想了想,说道:「老公,要不,我们也搞一家航空公司,空姐就直接招聘天使们,这样既可以解决她们的一部分就业问题,还能起到非常明显的宣传作用,增加整个华夏社会的认同度。」

这个主意不错,我点了点头,附和地说道:「好呀,正好华夏的民营航空解禁了,组建一家应该不难。而且随着天使们良好的表现,可以为今后进一步为她们争取生存空间和社会利益奠定基础。」

我看了看克里斯蒂娜激动的样子,就说道:「克里斯蒂娜,你负责筹备这个事情吧,将来你就是这家航空公司的老板,怎么样?」

她听了我的话,满脸的惊喜,立刻回答道:「太好了,谢谢你,老公,我爱死你了。那么,老公,你给我们的航空公司起个名字吧。」

我想了想,就说道:「其实也不用特意起名字,她们不是给自己起好了名字吗?天使……就叫华夏天使航空公司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