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邪神的圣女》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朱久鏃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邪神的圣女 邪神的圣女

    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朱久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的圣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的圣女》,是作者朱久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黑色的薄纱紧紧贴合身体的曲线,胸口深开的剪裁裸露出相当的肌肤,显得相当性感,虽然少女仍未完全成熟的体态并不算十分适合这打扮,但红唇上那近乎妖艳的笑意,却能使人把这忽略过去,未成熟的青涩反变成一种禁断的诱惑。  少女没有名字,毁灭女神的圣女,就是唯一适用于她身上的标记,经过无数世代的血缘净化得来的强大魔力和灵魂,拥有成为让神灵降临的圣女的资格,但毁灭女神的圣女,在世人眼中只是毁灭世界的魔女。

《邪神的圣女》 第21章 免费试读

re: dragonleo同样曾被俘虏,她鄙视那些受不住的人,也期望遇上能承受的人,所以让肯塔他们轮奸布维妲,可说是一种测试,而且她编排的次序, 比那些佣兵胡来已算是十分优惠之後引诱肯塔他们,也只是代替"让她休息一会"这句话,而且她也不想让布维妲感到恩情,所以装作只是来找乐子在现阶段我不想把这写得太显眼,因为她作为敌人的角色还未完结,我不想给她添上逆恨的感觉,让她成为维蕾姬丝享乐时受牵连的角色会比较好当然,伏线能否收回,永远是另一回事……

战场转向湖上都市,但也是决战,希望感觉不是太突兀吧………………

战争开始之前,没人料想过战况会是这样。

魔法王国的战力远胜於游牧民,但结果却是他们被法瓦玩弄於股掌之间,就连通住湖上都市的大桥的桥堡,也已多次受到游牧民的攻击,军队更被游牧民的偷袭弄得忙於奔命,甚至逐个击破。

若非湖上都市只能靠五座跨湖大桥或是转移魔法前往,也早已受到袭击。

不过这没有改变双方兵力那压倒性的差距,游牧民仍然处於劣势,即使魔法王国的本国不派出增援,要把他们赶出大草原也得花上数年时间,无论湖上都市的兵力折损有多严重,游牧民在资源上始终远远比不上魔法王国。

但是嗷斯遢的宣战却把情势逆转过来。

结盟之後,嗷斯遢的军队并没有与游牧民合流,而是直接攻向湖上都市。

失去圣骑士团之後,嗷斯遢的军队也是以步兵为主,与魔法王国一样不适合大草原的战争,但是他们却拥有正规的攻城器械,而且在圣战效果下悍不畏死的士兵,更是最强最可怕的攻城武器。

宣战之後只是短短三个星期,嗷斯遢已经进军到湖上都市所在的玛亚勃湖。

在这时候即使魔法王国的本国想要增援,但本土大陆与这里相隔了数个月的航程,增援到达的时候也早就尘埃落定。

狄刹跃下马背,先来一步的部队已经立起不少营帐,而且数量还在增加,不少部队还在途上,但也预计会在一两天内抵达。

因为嗷斯遢的攻击,湖上都市已经把大部份的战力调往东南大桥,不但舍大草原上的大部份据点不顾,就连其余的四座跨湖大桥的防守也薄弱得难以置信,毕竟只要攻破桥堡,嗷斯遢就能直接攻击湖上都市。

以优雅自傲的湖上都市并没有多强的防御工事,防卫全集中在这五座跨湖大桥上,因此嗷斯遢可说是只差一步就能攻破魔法王国在岛上的根基,但战况却在那里僵持不下。

因此,法瓦也召集了所有分散在草原上的部队,准备攻击东北的大桥,这也是狄刹加入後游牧民的第一次全军集合。

狄刹来到为他准备的营帐时,洛丝已经在里面了。

「这个时间就开始自斟自酌,不嫌太早了吗?」

洛丝没有答他,却把空掉的酒杯递到狄刹面前,示意他酙酒。

她虽然好酒,却绝不会选在可能开战的时候,今次不但打破了惯例,喝法也没往常的自制,不过她那一言不发的气势,却使狄刹也不敢问起她受了甚麽刺激。

直到酒瓶空了,打开第二瓶的时候,洛丝才小声的说。

「那家伙又来了。」

狄刹想起那个缠着她的男人,既然是全军集合的总攻击,他当然也来了,从洛丝厌恶的态度来看他的行动大概又升级了吧,但是在临近决战的时刻,洛丝也更难严词拒绝。

随着各个部队到来,协调和编制等诸般琐事就全落在她头上,何况她还兼任着佣兵的管理者,她可能是整个游牧民里最忙碌的人,现在还要加上个人问题,而且对她而言似乎这个问题更难处理。

她再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後眯着眼的打量着狄刹。

「不若你做我的情人吧,那麽他不能在决斗中胜过你,就没资格过来烦我。」

洛丝挨在桌上,倦慵地撑着脸颊说道,使她比往常多了几分娇艳,但也消除不了她这提案的麻烦气息。

「这样事你该去找那个助人为乐的圣骑士才对嘛。」

「就因为是圣骑士才不可能嘛,谁会相信圣骑士与人争风吃醋呢。」

洛丝也自知理亏,乾笑起来,另一边却继续往自己的杯中添酒。

「我可不懂演技呢。」

听到狄刹的随意敷衍,洛丝却伏在几上笑得花技颠倒的,身为佣兵管理者的她可十分清楚狄刹他们绝不会是普通的佣兵,这个说谎说得面不改容的人居然说自己没有演技,她只感到自己被小看了。

「我是说要你做我的情人,可没说是假的吧?你就当是我自己送上来好了。」

一边以指尖轻轻地拉开领口,让狄刹难得地看到她妖媚的一面。

在游牧民之中,洛丝的衣着算是保守的一群,身为佣兵管理者的自觉,让她不单不苟言笑,就连衣着也模仿着军官的制式,在深色紧贴身体线条的衣服上再穿上深灰色白边的短夹克,下身则是长靴与不妨碍骑马的披裙,外加深绿色的长褂,刻意做出难以亲近的印象。

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魅力,特别是那对在衣服的包裹下仍有强大存在感的胸脯,似是要从夹克的开口冲出来一样,有力地彰显着她的丰满和圆润。

她拿着酒杯浅笑的笑容,显然她对自己的魅力也颇有自信。

「若我说没有兴趣呢?」

「你以为有拒绝的权利吗?」

洛丝放下酒具,即使她也说了是自己送上来,但狄刹的不为所动还是使她有点动气,於是强硬地逼近狄刹,不但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更粗暴地扯开他的衣服,充满酒气的舌头舔过狄刹的项颈。

她惯常的冷漠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酒後乱性的妖艳和狂野,但是她灵活的动作却使狄刹相信她根本没醉,只是装醉行凶。

洛丝粗暴地扯开他的甲胄,似是嫌手上的手套碍事般咬着把它们脱下後,玉指更大胆地点在狄刹的腹上,一边描绘着腹肌的线条一边往下移动,落到那尚未苏醒的肉棒上。

她已经是整个人挨在狄刹的胸膛上,近看之下她更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治艳,而且往下看去就是她丰满的胸部,两个肉团明明还裹在衣服里,单薄的衣料却紧紧贴着肌肤的弦度,就连那深邃的乳沟也忠实地呈现出来,暴露出与裸露无异的线条,下半部被夹克紧束着的状态,也只会突显出那份逼力。

在洛丝的挑逗下,狄刹的肉棒已有了反应,与维蕾姬丝相比洛丝的技巧不算高明,只是他也没有送上门不吃的理由。

狄刹吻在那片朱唇上,她的香舌很快就迎合着狄刹送进去的舌头,热烈地纠缠起来,柔软湿润的挑逗,让狄刹畅快地享受着与她的交流,在这个吻还未到一半的时候,洛丝的脸已经染上了与与酒醉不同的红霞。

「你不是说没有兴趣的吗?」

「那你就更应该试试迎合我喜欢的方式吧。」

随手解开她双乳下那夹克的钮扣,把她的豪乳解放出来。

才解开了最上的一颗,被紧束着的胸部就立即弹了出来,澎湃的余势还似是两颗水球地跳动了几下,在她不自觉地别开视线的时候,狄刹已经把她的上衣卷起来,轻咬在那终於暴露出来的胸脯上。

在狄刹不住的挑逗下,洛丝似是不堪滋扰地发出重重的喘息,眼内也渐渐地冒出了情慾的火苗。

狄刹没继续把她的衣服脱掉,只是直接地探手进她的裙里,意外地发现内里就只有一条缚带的内裤,勉强地覆盖着她的阴部,想像着她平常坐在马上的英姿,实在难以相信那及膝的披裙下居然是这般香艳的设计。

而且只是稍为挪开那片薄布,就能发觉她那里早已湿透了。

「怪不得有些人在说你是个闷骚女嘛。」

洛丝也不再装醉,狠狠地白了狄刹一眼,把他按倒在地上。

之後她便往狄刹的下身趴下,低头把大半根肉棒含进嘴里,然後又退出来,一次又一次地让那粗大的肉棒顶在喉咙的深处,直到那东西已硬得不能再硬,洛丝才放开了它,改为蹲坐在狄刹身上。

洛丝把双手撑在狄刹的大腿上,让那久未使用的蜜穴逐点逐点地接纳狄刹的肉棒,但是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整根肉棒一寸不漏地吞进穴里,就连那两片阴唇也已经与狄刹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嗯,好深……」

低声的呻吟,只能稍微抒发她的慾望,洛丝早已忍不住动起来,而且动作还越来越大,以双腿的力量激烈地耸动着腰部,吞噬狄刹的肉棒,就连几上那杯未喝完的美酒,也受到她激烈的动作波及生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双唇间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淫荡,而被情慾扭曲的脸容,更是早已没有平常的沉静,只余下的就只有对性慾的渴求与及激昂的快感。

她身上仍然穿着那件堂皇的军装,就连两人的交合的部份也被给盖在裙下,暴露出来的就只有她那双豪乳,这反差只显得她的动作越淫靡,随她的动作而不住摇动的双乳,更是在不断诱惑狄刹把它们握在手里玩弄。

在马背练就的体力使她出乎狄刹意料之外的耐战,纵使狄刹稍为作乱,她也可以像驯服野马般把他制住,更配合他的动作弄出更多的快感。

她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大胆,双手兴奋地玩弄自己的双乳,不断升温的慾火已经使她忘记了所有的顾虑,腰部激烈地上下耸动,从狄刹的肉棒上获取更多的快感。

狄刹把双手架在背後的垫上,悠然地享受洛丝单方面的活动,她随着情慾而变得越来越激烈的摆动,也使得狄刹的快感越来越激烈,於是他就那样连指头也懒得一动地坐在洛丝身下,一边享受着她的淫穴,一边欣赏着她的巨乳在眼前跳动的美景。

洛丝早已沉醉进情慾的世界里,狄刹完全不动的反应,反使她乐得不受打扰,彷佛插在她肉穴里的只是条自慰用的按摩棒一样,专注地扭动腰肢,逐步逐地攀升高潮的顶峰。

激烈的动作突然停止,僵直的身体显出她已攀上了顶峰,但是她的淫穴却不住地收缩,搾取着狄刹的肉棒,使狄刹舒服得闭上了眼。

从高潮回醒之後,洛丝喘着气道:「你还能说没兴趣吗?」

狄刹只是回以一个悠闲的笑容,暗示她的魅力还未能他神魂颠倒。

「哼,那我就做到你求我为止吧。」

「那可有点麻烦呢,能使我求饶的女王就只有一个。」

突如其来的强势,使洛丝心中一荡,不但忘了嘲笑他的出尔反尔,也没发觉狄刹嘴角那一丝仅能觉察的笑意。

狄刹已采取了行动,轻易便把上方的她硬扳下来,夺回主导的位置,刚才一直按兵不动的肉棒,现在却狠狠地捅在她才刚刚高潮过的蜜穴里,远远超过她想像的快感,使她的身体犹如痉挛般弓了起来,但是她的双手却被狄大口大口地喘气。

狄刹却没有停下来,直没至尽的肉棒已经退回了洞口,准备下一次的突击。

「嗯啊,慢点,不要这样,啊呀呀呀呀呀!」

肉棒再一次撞在她的敏感点上,明明是如此剧烈的动作,却每一次也准确地落在她肉穴最敏感的位置上,如潮涌般强烈的快感,正强制地把她送上了第二次的高潮。

狄刹却似是完全不知道般,继续那疯狂的肏弄,粗大的肉棒不断地刮在她因为高潮而变得敏感的嫩肉上,使她的感受比以往任何一次也更激烈。

前所未有的灼热感觉,已经使她感到快要疯了,但是她的身体却自动自觉地扭动腰际。

狄刹双手握着洛丝的腰部,好让肉棒能捅进更深的地方,刚才洛丝骑乘时的动作,偏好的方式,身体的敏感度,狄刹不但一点不漏地记在心里,更准确地掌握了她的极限,把她推进快感与痛苦之间的临界点,使她承受着以往无法比以拟的快感。

「呜啊~~到底了!停啊!呀啊啊啊啊~~~~~啊!」

对失控的恐惧,使洛丝用双手推在狄刹的腹上,却完全阻止不了他的动作,肉棒仍旧一次又一次桩入她的肉穴,越来越承受不了的快感已经使得她的泪腺失控,与唾液一起沾污她美丽的脸,但她已没余力拭去它们,只是忍受着那似是无穷无尽的快感,就已经叫她精疲力竭。

「啊!不~~呜啊啊啊啊啊~~~~~~嗄,怎可能!啊哈!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快死了~~~~~啊啊!」

火热的精液汹涌地射进了洛丝的体内,但是狄刹却似是没有感觉般,更用力地挺送,他似是不用休息的机械一样,纵使是射精也不能令他缓下来,只会在灼热的精液弄得洛丝更敏感的时候,加倍地给予她更强烈的刺激。

连子宫也被淹没的热浪,使洛丝失控地尖叫起来,而且狄刹的动作更变得越来越猛烈,使她感到似是要被贯穿一样,但是那没有休止的快感,却已使她无法反抗。

狄刹掀起她的裙摆,溅出来的淫液早已使她的两腿之间湿透,更渐渐流向她的过膝的长袜,如缺堤一样地不断流出来的淫液,只使得狄刹的动作更加顺畅,更有力地闯入她淫穴的深处。

连续不断的高潮,早已经把她弄得无法思考,两腿紧紧地缠在狄刹的腰际,逢迎着他越来越勇猛的抽插,每当她因为沸腾的情慾而能够承受更激烈的交合时,狄刹的动作也会适时地变得更猛烈,给予她更强烈的快感。

就连脑海早已是一片空白,只有淫语不断地从她的唇里蹦出来,但是狄刹却还是不肯放过她,把她侧放在机上,抱起她一边腿再一次插入去。

「啊啊~~~~好热,好热,我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鸣啊啊啊啊啊!又要去了,啊~~~好强,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

伴随着疯狂的淫叫,洛丝的身体就似是痉挛一般地抖动着,她已经数不清这是今晚第几次的高潮,但是她的身体却似是想要补回失去的时光般,不断地渴求着狄刹的肉棒,登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狄刹的耐力完全超越了她的想像,射过一次精的肉棒彷佛永远会射出第二次般,使她不断地攀上差点无法消受的高潮,却没半点停下来的迹象,只是比起活活被操死的恐惧,她的肉体却优先选择了享受。

最後她就在高潮中昏睡过去。

狄刹把洛丝放在床上,昏过去的她满脸高潮过後的愉悦。

她醒来後该会把一切的失态归咎於酒醉和对那男人的反感吧,而狄刹也无意揭穿她的谎话,即使明知道她有很大程度也在对接下来的决战的不安,只是作为统帅的副将,她绝不可以把不安流露出来。

虽说是为了把握湖上都市守备薄弱的机会,始终还是代表着游牧民舍弃了擅长的游击战,以攻城战决胜。

但法瓦却没有选择,因魔法王国的入侵受到切肤之痛的只是少数的部落,发展成消耗战,更使部落之间的矛盾和不满与日俱增,现在是战况顺利和掠夺得来的资源勉强压下了不满,若嗷斯遢没法攻下大桥,战况回到原先的状况,没人能保证联军还能维持多久,既然有一举制胜的机会,法瓦就没法轻易放过。

不过这始终是孤注一掷,攻进来时那些卫星都市因兵力而龟缩不出,放任他们长驱直进,但若东南大桥那边分出了胜负,却难保他们不会反攻,这条退路并不好走。

他们只能祈求一战得胜,或是嗷斯遢那边胜出,攻破湖上都市。

一如法瓦的计划,攻城战在三天後正式开始。

从战斗开始,魔法王国的军队就只是死守在堡里。

纵使游牧民如何不擅攻城,但面对只守不攻的对手,破城也只是迟早的事。

从城墙上射出来那些疏疏落落的箭矢和魔法,对游牧民的部队根本不构成威胁,空中的鹰眼也确认了无论桥上或是湖上也没有援军的踪影,就算是用魔法的幻影能隐藏的也只是数十人的身影,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所有能够测知的事态也对游牧民有利,但是,异变,还是发生了。

那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黑影。

当众人逐渐看清那些黑影是甚麽的时候,恐惧也无法制止地漫延开去。

龙,而且不止是一头。

自太古弑神以後,龙一直也是最强的象徵,若只是仅仅一头也就罢了,但是十多头龙组成的阵式却不是他们,也不是任何国家的军队应付得来。

狄刹只想仰天长啸,唯独他早该知道有此可能。

湖上都市没试图去收复那实验场,也许是因为据点曝光了就再没有价值,但是屋内所有具价值的文件一件不漏地被销毁,却只能认为他们早有计划放弃那里,原因可能就是他们的实验早就结束,操纵魔兽的技术早已完成。

但是狄刹却没有放在心里,直到这些巨龙出现,才想到有这可能性。

就像是要成为精神上压倒他们的最後一根稻草,城门上的幻象魔法也解除了,在那里的是一个王座,一个女人纹风不动地坐在王座上。

狄刹不认识她,却能从她的衣饰知道她的身份--湖上都市的太守,魔法王国在这里的最高统治者。

她正拿着一支龙爪状的权杖把玩,那应该就是龙群的控制装置,明明造型没有甚麽用处,却依据龙族的习性,决斗中先把龙爪刺入对方的一方获得支配权的习性造成爪形,只能算是恶趣味的表现。

大大小小的龙纷纷降落,把他们包围起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老龙或以上的出现。

从这阵势,湖上都市显然是选择了优先击溃他们,因为若先击溃嗷斯遢的话,游牧民只会遁入草原,恢复游击战的战术,但嗷斯遢的军队必须守护国土,无处可逃。

游牧民的军队已经陷入了混乱,但城内的军队却没有反攻,就连那些被魔法师们视为能随意抛弃的奴隶士兵,也没有跟随那十多头巨龙上前,显得他们不是害怕被龙群的攻击卷入去,而是想在这场战斗中测试那些巨龙的实用价值。

身处後阵的法瓦当然也看到了龙群的出现,他虽然没有失法冷静,但也仅此而已,无论他如何思考,也想不出阻止部队崩坏的方法,龙群不但把游牧民的军队截开两边,牠们所展现的压倒性力量,更是令所有人心生恐惧。

必须以胜利挽回军心,但陷入恐惧的士兵却叫他有力难施。

为将者没必要百夫莫敌,他还是第一次痛恨自己没有能震慑士兵的战斗力。

看到巨龙出现,狄刹再顾不得阵形,单骑冲向维蕾姬丝所在的左阵,事实上受到龙惧的影响,部队早已不受指挥。

不愧是有翼生物,他才刚从阵里跑出去,已经有一头追在他头上。

「狄刹!」

是洛丝,她也因为龙群而不知所措,看见狄刹从她身边掠过,竟然紧随着他,完全没发觉狄刹的头上有一头巨龙在紧追不舍。

「离开!」

已经赶不及了,她的骑术远比狄刹精湛,但她却完全没有发觉那头龙的存在,既然是自己把那头龙引来,狄刹也不能不理,在她追上来的瞬间把她拦腰抱起,再以暗黑魔法强化胯下的马,跃马横移。

回头的时候她的坐骑已给龙爪撕成碎片,狄刹立即趁巨龙在空中盘旋的时间把她抛到另一匹马上,反正那头龙是冲着自己而来。

仗着黑暗魔法的催谷,狄刹让战马接连的避过牠的飞扑,但面对飞在空中的巨兽他还是完全没有反击方法,不过也是因为牠飞在空中,每次扑空之後也得回旋飞回来,他才能支持这麽久。

突然牠的背翼一张,终於放弃了空中的优势,落到地面堵在狄刹的前面。

威吓的咆哮差点震破狄刹的耳膜,他这也才真正看到那头龙的体型,虽然还没到老龙的程度,但已是被带来的龙群之中最老最强的一头。

狄刹笑了,既然没有选择,那就只有打倒这家伙了,那怕那是不可能的选择。

异样的恐惧侵入他的内心,那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潜藏在生物本能里的龙惧,眼前这头龙处於壮年,与上次那头半死的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引发的龙惧也强烈得多,但对狄刹却同样没用,毕竟他连闇之精灵的试练也撑过去。

龙惧无法使他害怕,但那侵蚀精神的黑暗,却把潜藏在他意识里内的东西唤醒了……

『嘻嘻,终於想起来了吗?』一片漆黑,狄刹知道这里不是现实空间,也对这里并不陌生,在常闇的苗床时他已来过一次,这是暗黑树的精神领域,但与上次那空无一物的空间不同的是,一个少女正笑嘻嘻的飘浮在前方。

记忆并不完整,但他却知道少女是甚麽样的存在。

她并不是人类,而是在暗黑树意志下由他的灵魂碎片与闇之精灵融合而成。暗黑树与黄金树一样,是与诸神以及远古龙王一起从世界树中诞生,却比诸神更接近根源的存在,并非人类能够沟通的存在,这个少女就是在这鸿沟中诞生的。

这个精神领域正是她的世界。

『代行者啊,终於想来了吗。』少女既由他灵魂的一部份所造,即使他不说出来,少女也能知道,并给予回答。

『你不必刻意去做甚麽,也不可能拒绝,因为我就存在於你的意志之中。』『面对一道门的时候,你可以选择打开它或是烧毁它。让你选择更接近混沌的道路,那就是我能做的,也是仅能做到的影响,但是你能做到每个行动也没受我影响的余地吗?何况我之所以会附在你身上,就是因为与你的本质无比接近。』少女以壮严的姿态说完之後,又恢复了娇纵的笑容,飘到狄刹的面前嬉笑道:『这次就由我帮你吧,但是可别太过望待啊,毕竟我只是一片很小的碎片。』少女继续飘近狄刹,已经超过了狄刹的界线,虽说这里是精神空间,所有事也只是由心认定,少女更是由他的灵魂碎片做出来的拟似灵魂,但他还是对少女的接近感到抗拒,而且身为男性的本能,也使他的注意力有一瞬间落到少女逐渐接近的裸体上。

『若你想要我的话,欢迎你下来再来,我会一直留在你的意识空间内。』少女戏弄他似地说道。

『我会比任何人更能取悦你,因为我能知道你每一个感受,同样,我感受到的喜悦亦会回流至你身上。』不过少女却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只有力量不断流入他体内。

『回去吧,毁灭之骑士。』狄刹的感觉恢复正常,那头巨龙还在他的面前,刚才的事对现实来说连一秒也不够。

「以掌管终焉的毁灭女神之名,祈愿毁灭的洪流降临於此,消灭一切有形无形之物,让存在归於虚无,让生命归於死灭,让此剑,化为毁灭的显现!」

毁灭女神的黑暗聚合在黑刃上,而且远比以往更强,强得足以杀龙。

狄刹有种错觉,一旦用上这力量就似是承认了与暗黑树的交易,事实上现在反悔已经太迟,无论用或是不用,暗黑树的意志已经植根在他的灵魂里,没法改变,但是他却没有半点的後悔。

引领混沌?笑话,他曾为了把维蕾姬丝带离神殿引来光之联军,他本来就是个会满不在乎地毁灭一切的人,就算没有暗黑树的意志也没有分别,他甚至感到正是因为这样,暗黑树才会接受他的祈求,那麽有必要现在才去害怕吗?

就算暗黑树真的扭曲了他的意志,但既然这是他需要的力量的代价,那就接受吧!

当缠在剑上的黑暗累积至极限,狄刹也与那头龙交错而过,剑刃迅速地划过龙身,然後黑暗从斩击的位置爆发开去,瞬间把整头龙吞噬进去,纵使是龙,除非是古龙级的龙,否则也无法招架毁灭女神的死亡之力。

一剑屠龙,使被龙群吓呆了的众人更觉陷入了梦中般不真实,他也无暇理会,继续纵马跑向维蕾姬丝那方。

越过了巨龙的屍体,终於到了被分隔开来的左翼,但看到这一幕的人们却似是不敢置信一样,呆坐在马背上不动,直到胯下的战马嘶叫,他们才醒了过来,从狄刹杀死巨龙而打开的缺口撤退。

彷佛在撕裂他身体的剧烈痛楚,使他再次明白到这确实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大量消耗的精神和体力差点使他昏厥,反噬的力量也强得使他的身体无法承受,他的右手到现在还未恢复过来,就连正常的战斗也受到影响,别说连续使用,就算是时光倒流再使用一次,他也没信心维持身体的完整。

但是,他已看到另一头巨龙已经降落在维蕾姬丝那边。

那头巨龙直接扑落在阵式的中央,被牠直击的人不必说,就连附近的骑兵也有不少给牠降落时的暴风扫倒,不愧是最强之兽,单是降落就能使人类伤亡惨重。

面对这不同等级的对手,没人敢轻举妄动,直至一个人影犹如野兽般从那堆被牠扬起的尘埃中扑出来,直冲向那头龙。

巨龙看也不看就以翼爪把他拂走,只是牠的攻击虽然是命中了,却没把他击飞开去,反而抱住牠的翼爪,另一只手举起阔剑就要插进去。

牠再次用力地甩动翼爪,总算把他抛开了,但是那道人影也立即反扑回去。

阔剑重重砍在龙背上,虽然无法斩破龙鳞,却爆出眩目的火花,显出那异常的力度,而且不论巨龙如何甩开他,他也不懂得退避,不顾生死也无视伤势的疯狂攻击,最後连龙也不由得退避上半空。

如野兽一样仰天咆哮,这时他们才看得清他的样貌。

是帕比斯,即使他本就被称为野兽,但他现在的疯狂已经远超过这含意,充满着不祥和恐怖的气息。

「狂战士……」

没人知道是谁说的,因为这也是大部份人塞在喉头的说话。

现在的帕比斯完完全全就是一头黑色的野兽,他失去理智的疯狂攻击就连巨龙也变得相形见拙,善用这个机会也许会有胜算,但却没有人敢接近那里,任何人也知道失去理智的狂战士完全是敌我不分,接近他与自杀并没有分别。

「奥特,保护我。」

听到维蕾姬丝的声音,奥特才回过神来,她已经在编织咒文,既然无法接近参战,那就从远距离攻击吧。

不惧伤不畏死,最可怕的还是那份能超越伤痛、超越人体极限的疯狂,受到巨龙攻击的他该已是浑身是伤,但是他的攻势还是没有半点减弱。

「从终焉引来的雷电啊,把阻在我眼前的一切,尽皆消灭!」

在巨龙的注意力被帕比斯吸引过去的时间,维蕾姬丝已组织出强大的魔法,黑色的闪电贯穿了巨龙的身体,即使龙鳞能够挡下这一击,维蕾姬丝却是从帕比斯做出来的伤口处射进去,从内部奔流的闪电反而被龙鳞困在里头,只能从大大小小的伤口上漏出电光,使牠愤怒的挣扎更显凄厉。

而且在牠为雷击的痛楚挣扎的时候,帕比斯也没停下来,阔剑不断地斩在巨龙的不同部位上,每砍一次,内外夹击的力量就把该部位的龙鳞击碎,爆出电光。

一道一道的雷电,不断地击中巨龙的身体,也不断地削减牠的生命,终於巨龙发出巨响倒下,但他们却无法放松下来,因为场上还有头同等危险的凶兽。

帕比斯踏在巨龙的屍体上,用手上的巨剑挖开龙鳞,似乎是在确定牠是否真的死了,然後他便转头望向维蕾姬丝,果然这头凶兽把她当作了下一个敌人。

「光之盾呀,守护你的仆人吧!」

奥特施放的护墙险险在维蕾姬丝被击中前挡下这一击,早在维蕾姬丝喝令他的时候他就作出了准,但是反震的冲击波仍是强得使他也站不稳,这面光盾不单在抗斥帕比斯,反震更会对他做成伤害,但是这头疯狂的化身却没有停下,反而更用力地攻击。

即使是法理之神的绝对护盾,也无法长期抵受这疯狂的攻击。

连续承受了数十击之後,神圣护盾终於抵受不住碎开,连带施放的奥特也给震飞开去,在帕比斯与维蕾姬丝之间再没有任何阻碍。

「退下!」

维蕾姬丝的冷喝,彷佛是直达到灵魂深处的命令。

那不是错觉,因为帕比斯的动作也顿了一下,因愤怒精灵而做成失控,应当归於那疯狂的无名之神管辖,她也不是操纵精神精灵的精灵使,无法驱赶操纵帕比斯的精灵,但这却不代表信奉毁灭女神的她无计可施。

以碎魂之音直接攻击帕比斯的灵魂,即使是狂战士也无法忽视的痛楚,当然他无法承受的话就只有灵魂破碎而死。

「退下!」

再一次,把帕比斯镇压下来,他的身体还在因为挣扎而抖震,疯狂的意志完全不懂放弃,但也没法越雷池半步,不是肉体而是直接对灵魂的重击,使这狂战士第一次动弹不得。

对帕比斯强靭的反抗,维蕾姬丝露出嚐虐的笑容,那份狂气甚至连奥特也感到恐惧。

蕴含碎魂之音的笑声,接连不断地打在帕比斯的灵魂上,而且这次不只是纯綷攻击灵魂的碎魂之音,还加上束缚系的魔法,把帕比斯整个人压倒在地上,即使他的眼神仍然充满疯狂,没有半点屈服,却已反抗不了。

然後是攻击魔法,伴随着维蕾姬丝狂笑不断地轰到帕比斯身上。

「退下!」

当爆炸的浓烟消散,帕比斯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他没有恢复理智,却犹如被驯服的野兽一样屈服在维蕾姬丝脚下。

这时背後正好传来马蹄声,使维蕾姬丝露出安心的微笑。

狄刹勒马停在她的背後。

「走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