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武林绿帽篆》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武林绿帽篆》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武林绿帽篆 武林绿帽篆

    一个被妻子带绿帽的男人机缘之下穿越到古代武林,携娇带美的他究竟怎样发泄穿越前的不忿,又怎样搞清楚她的老婆究竟去了哪里呢...  记不起当年是如何莫明其妙地掉入此种异地,从一开始为势所迫,被迫站于半忠半邪的边缘界上的龙定义,多年来为了要巴结朝廷命官,甚至乎官场上的一群高官达人,他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乎要他心狠手毒也在所不惜,也正如此,他非常熟识打官腔的好处,也就是一根筷子易折,十双要折亦难断,凭着这种歪理生存渡日的他不知不觉地已到了一种迷权迷色的境界,他要在私底下巩固自己应得的权力,他要趁有生之年享尽全天下间

    一点红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武林绿帽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武林绿帽篆》,是作者一点红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被妻子带绿帽的男人机缘之下穿越到古代武林,携娇带美的他究竟怎样发泄穿越前的不忿,又怎样搞清楚她的老婆究竟去了哪里呢...  记不起当年是如何莫明其妙地掉入此种异地,从一开始为势所迫,被迫站于半忠半邪的边缘界上的龙定义,多年来为了要巴结朝廷命官,甚至乎官场上的一群高官达人,他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乎要他心狠手毒也在所不惜,也正如此,他非常熟识打官腔的好处,也就是一根筷子易折,十双要折亦难断,凭着这种歪理生存渡日的他不知不觉地已到了一种迷权迷色的境界,他要在私底下巩固自己应得的权力,他要趁有生之年享尽全天下间

《武林绿帽篆》 第01章:惊奇穿越 免费试读

东方的北京市是全中国第二大城市,经过了先人在这整百年里默默耕耘以及快速发展,所以这里不仅成为了一个庞大的工商业城市,而且还是全球上数一数二的世界贸易中心。

在这里一带的环境,随便仰头就可以看到许多林立的高楼大厦一栋一栋地布满了这个人山人海的地面,除此之外,在这附近的四周围建造了一道道的高速公路,全向这个世界性的城市辐辏而来。

刹那间!在某个满地摩楼的地面上,赫然扑出两名貌似年青有为的男子,身影随风而飘过去,众人失惊抬头,只见到这两个人各自狂奔跑得汗流浃背,穿过了各种各样的商店大道、闯过了各式小贩的铺面,然而身在前方的青年人依然还是拼命喘息奔跑着,背后的那个男人却夜不就寝地不停在这道人潮繁忙的街道上上演一场疯狂追捕的好戏。

这些年来,我也习惯上了这种被人追捕,被人通缉的日子,有时候回想起这种又爱又恨的日子还会泛出另一番独特的滋味,是的,那个被人追捕的青年人就是我。

我就是在这城市一带早已闻风丧胆,一夜之间变得鼎鼎有名的人妻杀手──刘锐。而一直被我玩弄在掌中的家伙就是一个曾经和我称兄道弟的好兄弟,一个跟我出生入死的好伙伴,每当我们俩上岗查案的时候,以我俩合拍的才智在短短时间就超出了一般警员的同僚关系,更是轰动一时成为了当时佳谈。

我曾经切实是一名最优秀的模仿警员,曾几何时整个警队上下都已我为荣,全城的市民都以我为他们学习的模范榜样。怎知道,命运弄人……如今我已是一名足以令全警队里的警员们恨之入骨,各个誓死要亲手将我绳之以法的恶魔。

就在这时,孙藤雷满脸杀机,疯狂般在我身后追来,惨然向我喊了一句说:「别逃!我找得你好苦!快给我停下来!」

「如果你不再追我,那我就停下来啦!」

我一脸笑嘻嘻地仍然向前跑着。

孙藤雷耸然动容,大声喝着道:「我慎重警告你,你快给我停下来呀!」

我喘息呼呼,狞笑道:「你妈的!你已追捕了我好几年了!难道你不会累的吗?」

孙藤雷突然又撞倒道路上的路边摊档,见眼前的仇人已跑到远处了,面已变色,恨声道:「现在我是兵,你已是个贼,现在还敢跟我来这套?你这个十恶不赦的大恶魔,是罪大恶极的,是厚颜无耻的!如果我不能亲手将你逮捕,我就不姓孙!」

我满身已是汗滴,立即停顿了一下,霍然转身去望他,太阳下,只见这个旧同僚的神情是那么的沧桑,又是那么的憔悴,瞧了他一眼便猥亵笑道:「哈哈!你怎么没气了?等你真正拘捕到我才说吧!不过再给你多一百年来捉我都是于事无补的,因为你根本就是一个没用的警员!连你自己的妻女都给我捉住了!哈哈哈哈!」

「他妈的!你这个社会{BANNED,你千万不要给我捉到!不然我一定会将你煎皮拆骨的!」

说着,孙藤雷鼓起体内最后一股的力气,恨不得想亲手捉到我不可。

我浑身一怔,顿时再举步向前冲,回头再瞧了一瞧他,脸上一板,奸笑道:「哇哈哈哈!有种就来捉我呀!」

就在这时候,我一时大意竟然走进了一条死巷,睁眼四望,瞬间发现到这头四处已没路可逃了,心里不禁痛骂了一句说:『什么?这儿竟是条死路?』孙藤雷最后还是找到了我的踪影,看到眼前的情景,便将双腿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弯着腰不停大喘呼吸着,整个人彷佛上气不接下气般缓缓道:「老天有眼啊!看你现在还能躲到哪儿!乖乖就给我举手就擒,好好洗干净你的八月十五进去坐一辈子监牢吧!」

我回过头,又瞧了他几眼,脸上一惊道:「想要我一辈子都不能出来?你连门儿都没有!」

惊喊一场,闪电般向前方冲了出去。

突然间,我眼前一亮,脑子灵光一霎,立时踢开了旁边的一道门,转眼便从孙藤雷眼前抽身继续逃离去了。

孙藤雷瞧着眼前的情景,不觉又发起怒来,心里一时气累地继续他的追捕,在我背后喊叫个不停:「你究竟还想跑到哪儿去?你已经没路可走了,前面是一条死巷。如果你还想保住你条命的话,还是乖乖的下来好了。」

我仿似一个匹马单枪的逃兵,不断在这栋大楼的千级楼梯上跑着,正当我喘息呼呼终于来到了一个仿似摩天大楼的顶层,而在这个云霄般的露天台上,睁眼四望,看到前方已没路可去了,体内的恼火突然要爆炸出来,心底里一片茫然,一时感到心急如焚。

突然听到远处发出一步步脚步声,而这脚步声一声接着一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动明晰。刹那间!我缓缓回头看到他已站在我身后,即刻浑身艰难地喘着鼻息,显然像似生命中最后一刻里煎熬。

我突然仰天狂笑起来,整个人充满霸气,不时还凝视着他,狂笑道:「哈哈哈!我死都不会给你捉去坐牢的!如果要让我受尽监牢之苦,那我不如就在这里跳下去好了,这样子可能会给我带来一线生机!」

孙藤雷目光闪动,惊呼了一声,纵身向前跃去,不禁怒道:「你不要跳啊!这儿看来都有二十层楼之高,如果你真的要跳下去,你一定会没命的!我还需要从你口中得悉我家人的位置!我的老婆和女儿究竟在哪儿了?你究竟将她们藏在哪个地方?你快说!」

我的眼睛却瞧着大楼下的地面,环目四顾,即时沉下了脸,失声道:「你别再走过来!不然我真的跳下去给你看!我不是和你说笑!你再过来我真的会在你面前跳下去的!」

孙藤雷轰然变色,双眼顿时泛出泪光,只见他双拳紧握跪了下来,失声道:「大哥!就当我求求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她们在哪里?我女儿今年才十五岁罢了!前面还有一个美好的人生等着她渡过。我求求你好心放她一条生路!」

我身子一震,在原地呆了一呆,冷冷笑道:「哈哈哈!你连自己的妻女都不能好好地照顾,你真是一个无能的丈夫,一个失败的警员!」

话犹未了,孙藤雷被我的讽刺乱语弄得神情聚变,思绪波动,已逼得他满肚子怒火,转眼睛便像豺狼般向我身上扑了过来,不禁怒道:「我现在不想听你在我面前胡说八道!我只想知道我家人究竟在哪里!」

我脸色立变,全力闪身避过了他,失声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孙藤雷顿了一步,声势如箭,冷冷喝道:「哈哈!那就你跳呀!为什么还不跳?怎么了?你是不敢吗?现在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说,我就开枪射死你!」

我失声道:「住手!事到如今我不妨跟你坦白说明一切!你老婆,也就是我的前妻早已不在这里了!」

孙藤雷怒嚎道:「你胡说些什么?我老婆……女儿不在这里?」

我一笑道:「你懂的!我的意思是指她们已死了,她……她连同你的女儿早已离开人世了!笨蛋!」

孙藤雷身子一愣,失声痛哭地道:「她……她们死了?你……你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还我老婆和女儿呀!我不放过你了!去死吧!」

话犹未了,孙藤雷突然扑起,眨眼间从腰位取出一把警员的手枪,不禁对着我开了一枪。

「乓!」

子弹直射,我胸膛上已血流满身,胸口如被利剑直刺,身子突然一阵抽痛,浑身乏力而坠了下去。一道光芒芒的光线随着连续好几声的枪声,突听「嗡」一声的余震,残留在眼前的视线耸然一黑……

就在这时,孙藤雷纵身一跃,拼命在人潮挤涌的地面上看个不停。只是他居然见不到刘锐半点的踪影,更说不上他的尸体了。

此时此刻,孙藤雷心里顿时感到匪夷所思,整个人彷佛崩溃下来了,不停对自己惨然嚎声道:「我明明是开枪打中他!他……他怎么消失到无影无踪去了?我要他杀人填命啊!」

「啊!啊!还我老婆……还我女儿……」

就在这种惨不忍闻的时刻里,整栋大楼下的人潮彷佛隐约听得到一声接一声惨绝人寰的声音,加上即将要背上一个妻离子散的包袱,孙藤雷浑身猛地一震,突然从露天台上上演另一幕堕楼身亡的悲剧。

************

时空错杂,在另一个空间里头,半空中登时出现了一个仿似黑影的身影,瞬间好像一个流星雨,在一个方圆无人的草原上发出似乎惊天泣鬼神的声音,响亮地传遍这整片草原四处。

「啊……救命啊……」

恰在此时,就在这个荒原没人烟的草原上,竟有两位一身乔装的美貌少女,各自骑上白色的迅捷马匹。单凭她们一张青翠如玉的娇脸来看,双双简直可以称得上天之骄女,更配有仙界神女的纯洁。

只见她们一身穿上一套高尚布质的衣着,各自纤腰边千着一把用来防身杀敌的名剑,各个的头上还戴着一顶隐人耳目的黑帽,看起来有点像是贵家公子的打扮,帽子里面竟似隐藏着她们各自一头美亮光滑的秀发。

其实此两人并不是什么官府贵族,她们俩却是来自武林界上其中一个赫赫有名的门派,也就是五大门派之首──玄武门的女大弟子,凤葶玉以及跟随她多年的师妹──小萱。

自古以来,玄武门就在这江湖里一起连同其他各大的门派,也就是位置于中原南部的七煞教、中部一区地带近年联合冒起的天龙派、西部一个古老神秘的阴癸派以及北方人创办的武鏖派。各个结为同气连技的五大门派,一同对抗铲除当今世上一个根本不去理会民间里的人命,并一手败坏整个朝廷上下的政纲,更导致各地各方的黎民百姓受尽人间里的疾苦,一个乱世杀戮的大暴君──秦始皇。

光云之间,那位貌似年轻有俏的小女子抬头瞧了瞧天空,欲又立刻心怀疑问惊呼道:「师姐,你看那儿!是不是师父她遇上了什么陷阱,所以才发个暗号通知我们,要我们立刻到那儿护驾她老人家?」

正骑着另一匹白马的少女闻言,霍然抬头,缓缓道:「应该不是,师父老人家已私自下了玄武山整整半个月有多,而且这里还属于我们管理的范围,以上天龙山的路程来看,师父应该老早不在这个地区了。」

小萱目中泪珠闪动,长叹道:「师姐,师父已离开了那么长的时间,我怕她老人家会遇到什么困难,那时候阴癸派的奸计可能会得逞!到了那时候,整个武林上下必定被他们搞到鸡犬不宁的!」

凤葶玉沉声道:「所以这次我们乔装出门的目的就是要探明一切,务必找到她老人家的下落为止,方可一同上天龙山赴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对了小萱,为了不要打草惊蛇,节外生枝,我们从这一刻就暂时以少爷和书童的身份指称。」

暗暗深思了一刻,小萱耸然动容,不由得颤声道:「这个时候出现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如果不是师父的话,那又会是谁人射发出来的暗号呢?」

凤葶玉总是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霍然回过了头,目光一闪,沉声道:「我总有一种不祥之兆,我们到那儿瞧瞧吧!」

小萱神色起伏不定,柔声道:「好的,小妹就一切听从大姐的吩咐。我们走吧!」

过了一刻快马加鞭的行程,经过数十里的路程后,凤葶玉和她的小师妹──小萱寻觅了一番过后,最终在某个树林里头发现了一具半身血衣,貌似已身怀重伤的年青人。

就在咫尺的面前,凤葶玉一眼惊奇地瞧了瞧眼前一身衣着怪异的年青人,单单从他一张须眉浓厚的相貌来看,好像不是中原人士应有的打扮,衣着上更不似这个朝代的男性衣装了。然而,最令她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为何此人会恍然从天空上堕下来呢?而这位素未谋面的年青人又会是何方神圣呢?此时此刻,她们俩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转睛之际,倒卧在树林里的男子耸然从地上跳弹了起来,随即仰头惊叫了一声,隐隐约约地睁开了眼睛,只是淡淡瞧了眼前的情境一眼,也说不出话,眼眸上只看到两位貌似古代打扮的迷糊影子,迅即浑身抖抖索索地再次昏倒过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