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qiqi1991a qiqi1991a小说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生活带给我的变化 生活带给我的变化

    我叫依依,27岁,身高161cm,体重40kg,三围88cm55cm93cm。生活在天津市,我有个很要好的闺蜜叫筱筱,我俩从幼儿园就在一起,一直到现在。我的父母在新加坡工作算是移民到那边吧,筱筱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跟着母亲一起生活,筱筱因为练习泰拳的原因,从小就比我高了10公分,E罩杯的胸围让我很是羡慕不过她腿有点粗,而她却希望能有和我一样纤细的双腿和圆翘的臀部。  故事应该从三年前毕业的那天开始……

    qiqi1991a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生活带给我的变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生活带给我的变化》,是作者qiqi1991a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依依,27岁,身高161cm,体重40kg,三围88cm55cm93cm。生活在天津市,我有个很要好的闺蜜叫筱筱,我俩从幼儿园就在一起,一直到现在。我的父母在新加坡工作算是移民到那边吧,筱筱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跟着母亲一起生活,筱筱因为练习泰拳的原因,从小就比我高了10公分,E罩杯的胸围让我很是羡慕不过她腿有点粗,而她却希望能有和我一样纤细的双腿和圆翘的臀部。  故事应该从三年前毕业的那天开始……

《生活带给我的变化》 第22章 终章 免费试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强忍着下身传来的刺激,尽量不发出呻吟的声音,几分钟之后,赵永海和身后的男人先后发泄之后,赵永海大笑着又把我扔在了地上,另外两个男人拿出绳子,把我绑好之后,赵永海命令道「这个死人你俩处理一下,不用我教你们怎么做了吧?」

矮个子的男人回答道「放心吧,赵总,我俩一准办的妥妥的。」

说完之后,抬着冯元璋走了出去……黑黑的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小陈两人,失落的感觉占满了我的心。回想起之前的一切,为了报仇所做的一切,我突然感到一种无助和无奈,一天以来的变化很大,尤其眼看着冯哥在我和小陈面前失去生命,让我有些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整晚我也没有睡着,心里想着事情,不知不觉的从窗户上钉着的木板缝隙传进一缕阳光。

「呀!天亮了……」我说完望向小陈。

「陈哥,你感觉咋样?」我问。

「没事。放心吧!你没事吧!我想了一晚上……」

「想的什么?」小陈沉默了几分钟突然问我。

「依依,你愿意嫁我么?」

「啊?陈哥,现在啥时候了,咱们能不能出去还不知道呢,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可是……刚才你也看见了……」

「我不在乎,咱俩都是因为这该死的赵永海失去了最亲的人,你跟他们也不是自愿的,我爱你,咱们肯定能报仇,出去之后,我肯定娶你……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你能为了你男朋友来做这些事情,我可佩服你了,你的闺蜜和那个胖哥肯定会想办法的,而且我的朋友也会想办法救咱们的……」

「嗯……陈哥,我现在没想好,等咱们出去再说行吗?」

「行!出去再说……」

「谢谢你陈哥……」

我想着小陈说的话,心里有些感动,但是又想起恪飞,躺在沙发上又哭了起来……

这时房门打开,一个满脸横肉的高大男人端着吃喝走了进来。

「呵呵,吃饭了啊。早晚宰了你们,要我说就多余喂你俩这顿饭……」

「你别得意太早了,最后谁死还不知道呢!」小陈瞪着他说。

「妈的,嘴还那么硬是吧!昨天没被打死是吧!靠……」

说完,一巴掌就打在小陈的脸上,「还嘴硬不?饿你一顿看你嘴还硬不!」

他边骂边打了起来……

「别打了,求你别打了!」

我眼看着小陈的脸被他打的高高肿起,嘴角淌着血,只能大喊让他住手。

「哈哈……看你还嘴硬不!」

他说完之后停手不打,转身来到我身边,「张嘴!」

「滚开!」我大喊着,扭着头把他喂到我嘴里的食物弄的到处都是。

「妈的!找不痛快啊!」

他说完,用膝盖压在我的腿上,一只手捏着我的嘴,把一碗粥灌了进来。

我被强行灌了半碗粥之后,一脸横肉的男人没再为难我们,相反,用被子分别给我和小陈盖好。

「哼,真倒霉。老子还得伺候你俩,还得让你俩多活几天!我就在门外,有事大声喊我啊!」

我和小陈被绑在沙发上,一动不能动。到了傍晚的时候,横肉男又送进来晚饭和水,小陈早就瘫软在沙发上,没有再反抗他也没有骂他,任由横肉男给他灌了一些汤汁和一杯果汁。他给我们灌了一些食物和果汁之后,转身离开……

如此往复的,已经是我和小陈被关在这里第三天了,房间里面已经肮脏不堪,屋里空气的味道难闻之极。由于始终被绑住,所以吃喝拉撒全都在这里解决,而更难受的是,我下体开始传来瘙痒伴随着灼热的感觉……

「陈哥,我下面好难受,可能是细菌感染了,三天了,你说她们还能来救咱们么?」我有气无力的问起小陈。

「呃……依依,放心吧。我相信她们!」

我俩聊会儿迷糊一会儿,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中午时分,房间门被打开,走进来两个中年妇女,她俩没有理会我和小陈,低着头打扫着房间,我早就四肢酸麻,倒在沙发上看着她们打扫卫生。

卫生做好之后,房门又被关上,我看小陈脸上血肉模糊,倒在对面沙发上始终没有醒来,我担心起来「陈哥,陈哥。你怎么样了?」

小陈始终没有回应我,我着急起来,哭着喊门外的守卫「来人呐!来人呐!救命……小陈不行了!」

房门打开,前几天来过的矮个子男人走了进来「嚷什么?他死了么?」。

「求你看看他吧!半天了,一直没清醒了……呜呜呜……」

「别吵吵。我看看。」

说完他蹲下试了下小陈的鼻息。「放心,还有口气!死不了的。」

我哭着说「求、求你救救他」

「呵呵,看我心情吧!反正他早晚要死的!」矮个男笑着对我说。

「求你发发善心行吗?呜呜呜……」。

「我可没什么善心啊,哈哈哈……除非……」他坏笑起来。

「除非什么?」我赶紧问他。

他没回答我,而是走到我的身前,把我身上的被子撩到一边,然后扶我起来依靠在沙发背上。

「嘿嘿……想让我给他拿药啊?」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嗯,求你拿药救救他……」我哀求道。

他坏笑着看着我,「妈的,你身上都臭了,要不然,老子再干一炮!」

他说完把裤子拉链拉开,从裤子里掏出微软的肉棒,「来吧,依依小姐,张嘴!」

当他的肉棒凑近我的脸的时候,一股酸臭味道扑面而来,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洗过澡了,于是我紧皱眉头看着他。

「咋了?嫌脏啊?妈的,前天干过你屁眼,忘了?当时忘了让你给我舔干净,这几天难受死了,张嘴!不想他死的话,就乖乖听话!」

我只好忍着腥臭味儿,张嘴含住他已经勃起的肉棒,恶心的我一直干呕,他哈哈笑着,无情的把肉棒抽插起来,龟头顶到我的嗓子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他却用力按住我的头,「舔!」他命令道。

没有办法,我只能闭着眼睛用舌头舔弄他的龟头。

他疯狂的抽插着,时间很久,嘴里都快抽筋的时候,他一下子狠狠的顶住我的喉咙。

「呃……爽啊!哈哈~咽下去,吐出来一点,就不给他拿药!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只好强忍住恶心咽了下去。

「求你,去给他拿药吧!求你了!刚才你答应了的!」我呆坐在沙发上对他说。

「呵呵,好,我去拿药,不过不知道有没有退烧药,我去看看。待会儿让人给你洗洗身子,晚上我再来!」

他说完给我盖好被子,然后转身出门。我看着小陈,依然昏迷着,心里着急的不行。期盼着他快点醒过来……

矮个男人走了之后,始终没有拿药回来,我心急如焚冲着门外大喊「说好的给拿药的!你个混蛋,骗人么?」

喊了几声之后,门外始终没有动静,于是我挣扎着起来,双脚用力,蹦到小陈身边,用我的脸颊贴住他的额头,火烫火烫的。

「陈哥,陈哥,你醒醒啊……」

我用脸贴住他的脸,呼喊起来……

我一直依偎在小陈身边,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房门才被再次打开,矮个男人先进来,把我抱起来扔回到沙发上,然后对我说「我既然答应你了,肯定会办到的,刚才我让人去买药了,你俩现在还不能死。」

他说完冲门外招了招手。两个高挑的女孩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吊瓶走到小陈身边,然后看看小陈之后输液,另外一个女人走到我身边,然后帮我解开了绳子,帮我注射了一只不知名的针剂,扶着我走到旁边的卫生间,我四肢酸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她帮我匆匆洗了澡之后,搀着我回到房间,让我在沙发上躺好,然后对矮个男人说「刘哥,洗好了,不用绑着了,这一针足够她瘫软一天的!」

「好,那男的怎么样了?」矮个男问另外一个女孩。

「放心吧,死不了,不过他会昏迷一阵!」

之后,他们走出房间,只留下一个女孩坐在门口看着我们。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之后,想起身看小陈的情况,但是身体酸软无力,「陈哥,你醒了没?」

「他还没醒呢。你别担心了,他已经退烧了,你放心吧,我回去了啊!」

她走之前,走到我的身边给我喂了一点粥,然后对我说「我晚上给你下面擦了点药,晚上我再来,如果哪里不舒服就跟我说」

「谢谢,请问,这是哪啊?他们打算怎么对付小陈?」

我看出眼前的女孩心还算善良,就赶紧问她。

「依依小姐,你别问了,我不能说的,不然我也会跟你一样,被他们关起来的。不说了,我晚上再来!」

她离开之后,我又开始了胡思乱想。而小陈仍然昏迷着。

晚上的时候,小陈已经有些清醒过来,但是昏昏沉沉的说不出话。「陈哥,你咋样?好些没?」

我问他。他冲我点了点头,我的心稍微感觉轻松了一些。

房门突然打开,从外面抬进来一个人扔在我的眼前,「啊!筱筱……」我大喊一声,眼前的筱筱头发散乱,全身是血……

「依依,你没事吧?」

筱筱问我,声音非常细微,显然她身上的伤势不轻。

「我没事,你咋被他们抓到了?」我又问她。

「那天,我冲出去之后,抢回了公文包,但是所有的证据没在包里,我回到饭店没看到你们,打听之后,知道你被抓了。于是我去报警,现在外面都在找你们。今天晚上我跟踪姓赵的那个混蛋,找到这里,确定你们在这之后,我想出去给警察打电话,但是不巧碰到一个小矮个子,长得像只大老鼠。他比我厉害,我没打过他,就被扔了进来。不过,依依,你放心,证据还在咱们手里!」

筱筱说完,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筱筱,为难你了,本来这事跟你们没关系的……」我哭着说。

「依依,恪飞可是我师哥啊!别说了!小陈他怎么样了?」

我跟筱筱简单的说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筱筱好像也被注射了药物,躺在地上不能动,我俩继续聊着,想着如何才能出去。但是门外的看守比之前多了一倍。

估计是因为筱筱会功夫吧。

我和筱筱说着话,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胖子被他们也抬了进来,「啊!胖哥!」

我大叫一声,胖子紧闭双眼,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筱筱想爬过去瞧瞧,但是也没能挪动一点儿。

矮子男笑着说「这胖子真扛揍,死活不说东西在哪!现在你们都凑齐了吧!哈哈!待会儿马总过来,再不说,就送你们上路了!」

我和筱筱一起骂了起来,直到他离开之后,上午的女孩才走了进来,她没有说话,蹲下身子先给胖子打了吊瓶。然后走到筱筱身边,帮她擦着身上的血迹,又给筱筱喂了点药。

她转身问我「你感觉咋样,我再帮你擦点药吧!」

我回她「那就谢谢你了,能不能帮我报警!谢谢你了,我知道你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也是被逼的对么!」

「别说了,先擦药吧!」。

她离开之后,我和筱筱对视着没说话,心想「这次肯定完了,一起来西安的几个人全都在这了,原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现在也破灭了。小陈和他的朋友,一死一伤。看来是报仇无望了。好容易拿到了所有证据,没等报案就都被抓了……」

时间到了深夜,房门再次打开,黑乎乎的看不清,只能知道走进来几个人,房间的灯光亮起,晃的眼睛睁不开。感觉有人在给我打针,然后又把我们绑了起来。

「依依,你好啊!哈哈,没想到又见面了!」有人对我说道。

「啊!姐夫……」

我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实在是太意外了,眼前的人正是我第一任男友的姐夫——皮宏庭。

「你、你怎么在这……」我问道。

「哈哈,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海田公司的幕后主使么?告诉你啊,我就是!哈哈!没想到吧!」皮宏庭笑着说。「我还要告诉你的是,当初你跟着大伟西安的那天晚上,是大伟把你让给我的,我睡了你,大伟也知道,后来你去市里上班,每次大伟带回来的饮料里面也是我放的药,大伟还肯娶你算你的造化,但是你却不知足,跑回天津去了……」他说着点了根香烟继续说「原本在这之后,咱们本不该再有任何交集,但是你不该跟那个姓梁的啊,他爸不肯与我们合作,还私底下调查我们……」

「那你就杀了他是么?」我哭着问他!

他没再说话,走到了门外。而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人也都是我认识的,赵永海、马总、杨心杰、陈姐还有赵永兰。这时赵永兰先说「依依,把材料交给我哥吧,我保着你没事,你现在这样可心疼死我了啊!」

「兰姐,我不知道材料在哪啊,我一直被关在这,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看见兰姐关心我的表情,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哼哼,依依,你看这是谁!」

赵永海冷笑着推过一个女孩,肖晶也被绑着推了进来。

「晶姐,你……」

我没说完,赵永海就打断了我说道:「这几天我才查到,原来这位小姐也是你那死鬼男朋友的人,她居然帮着我弟想推倒我,呵呵!要不是皮局长指点,我这次就真完了啊!」

「哈哈……看来这次是真的完了啊!依依,咱认命了!有本事把咱们也杀了!」筱筱对我说。

「筱筱,别说了。我要问他件事儿!」我对筱筱说。

「姐夫,我就想知道,恪飞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哈哈!这事儿啊,你别问我了,先说说那些材料在哪呢?」

皮宏庭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倒问我证据的事儿。

赵永海见我不说话,于是命令身后的几个男人架起来小陈,对我说「我知道,你们还有个朋友在外面,他在哪?来没来西安?」,他见我没理他,于是拿起身边的铁棍一下子就打在小陈的胳膊上。

「啊……」小陈惨叫一声,右边小臂耷拉下来……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狠,一下就打断了小陈的胳膊。

「别打了,真不知道他在哪!好久都没联系了,就我们几个,都在这了!求你别打了……」我哭着说。

「呵呵,我知道,你现在又喜欢这小子了对么?来,把这小子腿掰起来,依依,告诉我最后一个人的联系方式!」赵永海疯了一样问我。

「我真的不知道,这几个月我一直在公司,都是他们联系我的,求你别再打他了!」我哭着说。

「呵呵,好啊……兰儿,你先出去!」

赵永海命令着兰姐,而兰姐也哭了起来,被赵永海推出了房间,赵永海把房间门锁好之后,走到小陈身边,「陈啊!那你知不知道啊?」

「赵永海!冯哥已经被你杀了,有种你再把我杀了!」

小陈说完一口口水吐到赵永海的脸上。

「妈的,找死是不!」

赵永海抄起棍子一下打在小陈腿上,『咔嚓』一声,小陈这次没有吭声,瞪着赵永海一口鲜血喷了过去,赵永海躲闪不急,被喷了满脸的鲜血。

「哈哈!老赵啊!你这样是不行的。」

皮宏庭笑着走了过来!

「老赵,你啊,总是学不会对症下药啊!」

皮宏庭走到我的面前,一把薅住我的头发,在我脸上啪啪两下耳光,然后把我推倒在沙发上。

「唔……」我被他捂住嘴,然后见他迅速脱下裤子,掏出了耸立的肉棒,对准我的小穴插了进来。

「唔……」我拼命的摇着头,但是无力反抗,小穴里面火辣辣的,由于没有『前奏』,干涩的小穴被硬生生的插进了肉棒,疼的我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婊子,今天干死你,看他们说不说!」

皮宏庭继续抽插着,而我的身体却不老实的有了反应,很快阴道里就充满了蜜汁。

「呃……呃……不要!求你了!」我哭着求他。

他没有理我,继续抽插着,「呵呵,骚货,这么快就都湿了,呵呵!」……

「放开她,有本事冲我来,对付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小陈大喊。

「唔……」小陈的嘴被堵住了。只能瞪眼看着这一切……

皮宏庭不到两分钟就发泄完毕,然后笑着让赵永海过来,赵永海在肉棒上戴上绿色的安全套,我知道又要被『冰棍』插了,紧张的下体一直抽搐。

赵永海的肉棒插了进来,「啊……住手,求你!」冰凉的肉棒一进一出,「啊、啊、啊……」我没能控制住自己,尽量压低声音,「啊……啊……」。

赵永海见我呻吟声音很小,加大了力度干了起来。

「啊!……啊!……」我再也扛不住了,大声叫了起来。

「哈哈!我看你能忍多久!你们几个别愣着了啊,这不还有俩女的么?归你们了!」

「谢谢赵总!」

架着小陈的两个男人松开小陈,走过来开始把筱筱和肖晶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扒下来。

「啊!……」我大叫一声,身体跟着抽动起来,赵永海也发泄完毕。赵永海哈哈大笑着穿好裤子,而这时一个黑影冲了过来。

「啊!」赵永海大叫一声,小陈用尽最后的力量蹿了过来,一口咬住赵永海的耳朵……

「啊!你们过来帮忙啊,疼死我了!」

赵永海大叫着,小陈始终没有松口,那俩男人不再扒筱筱她俩的衣服,跑过来想把小陈拽开。

小陈断了胳膊和腿之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蹿过来。很轻松的被他们就拉开了,赵永海的耳朵被小陈咬掉一大截,呼呼冒着鲜血。

「妈的!混账!」

赵永海一脚踹在小陈心口,小陈被踹倒在地,然后捂着耳朵打开房门想要出去包扎一下。

「啊……」赵永海惨叫一声,被人一腿踹飞了进来!我抬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伟!你怎么来了?」我喊了一声。

「依依!」郝大伟跑到我的身边,帮我把衣服披好。回头又对皮宏庭说「姐夫,不许你再碰依依了,以前我错了,我不想一错再错了!我还爱她!」

「你胡说什么!当初可不是我逼着你,要不是我提拔你,你能当行长?」皮宏庭喊了起来,「再说了!梁恪飞可是你杀的……」。

「什么!皮宏庭,你再说一遍!」

我惊叫一声,等着他们问!

「依依,你别听他的!你听我说!」

郝大伟说着搂住我的身体。

「不,皮宏庭,你说!」我继续问着。

「呵呵,依依,姓梁的小子调查我们,正好被大伟发现,于是我们就去找他,没想到下手狠了一点,大伟抢资料的时候,把他推出了窗外!呵呵……前两天,我们查你们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你回来了,更没想到你居然是那小子的女朋友,哈哈!」

「他说的是真的么?郝大伟!」

我扭头问郝大伟。

「依依,我真不知道,当时是失手,他自己掉下去的!」郝大伟辩解道。

「你躲开,别碰我!听见没?当初我看着你妈妈的份上没有去举报你俩,没想到却害了我的老公!滚开!」

我冲着他大吼起来,心里后悔的要命。

「依依,如果咱们能出去,你这次可别再心软了啊!」筱筱挣扎着对我说。

「嗯!我知道,放心吧筱筱!」我回答道。

「呵呵,那要看你们有没有命活着离开了。」

皮宏庭扶起赵永海,然后又说,「趁着天黑,不行把他们几个处理了吧,反正也问不出来了,有什么事儿咱们再想办法吧,以防万一,别留着他们了!」

赵永海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说「好吧,皮局,我听你的。来人,把他们都绑上,带走吧!」

除了胖子一直昏迷之外,我们几个都被绑好堵住嘴,被架起来往外走。到了房子外面,我才看清,原来我们一直被关在一间别墅,刺骨的寒风吹在身上,但不如我心冷,我看着郝大伟低着头走在我前面,心想着「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懦弱。呵呵,离开他是对的。但是恪飞却是被我间接的害死的……」

我边走边哭,伤心不是因为马上要失去生命,相反倒是觉得非常踏实,很快就能与恪飞在另外的世界见面,但是仇没报,有些不甘心。

「依依,别怕,有我陪着你呢。下辈子咱们还做闺蜜!」筱筱安慰着我。

「嗯,筱筱,我不是怕,我是不甘心,没能替恪飞报仇!」我回答她。

我们被他们推着快到院门的时候,院墙上出现几个人影,黑影一闪纵身进院……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说话的是个女特警,一身黑色的警服,身后跟着三个男特警,手里都端着枪指向带头的赵永海和其他几个。眼见有如神兵天降一样的特警,我心里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劫后余生的感觉我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

「啊!误会误会!警察同志,他们几个是小偷,您听我解释啊……」

赵永海笑嘻嘻的想要走过去。

「别动,再动一动,让你小命送!」一个男特警说道,另外一个警察转身去开院门。

我此时看清了领头的女特警,「呀!是你啊!」我高兴的喊她,原来正是帮我擦药的女孩,没想到她居然是警察卧底在这的。

「你没事吧,依依小姐,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她说着走到我身边,帮我解开绳子,远门这时也打开了,冲进来很多警察,把他们都拷了起来。

「警察同志,没我事儿,我是来找人的,我是咱们市工商局的!你们不能拷我啊!」皮宏庭叫起来。

「皮宏庭,我们已经掌握了你们这些人的证据,抓你是没有问题的,市领导特批的文件在这,你看看吧!」

走进来的年纪稍大的警察对他说道。

我们几个都被警察搀着或者抬着来到门外的救护车上送往医院,上车之前我突然问救我的女警「姐,原来你是警察啊!谢谢你了!」

她对我笑笑说「别那么说,你们先去医院,晚一点儿我会去找你们再录一下口供,对了,丁长平你认识吧,他是我表哥,几个月以前就来找过我了,要不是赵永海太狡猾,你们也不会受这么大委屈了!」

「啊?丁哥人呢?好久没见他呢!」我问道。

「他没事,说来话长,你们先去医院,我们处理这边的事情。放心吧,不会放跑一个坏人的!」

她说完之后,把我扶上救护车关好车门……

一周之后,我和筱筱躺在病床上,房门打开,肖晶陪着之前那位女民警走了进来,她对我笑笑说道「依依,怎么样?好些没?」。

「谢谢你,我好多了,一直没问你怎么称呼呢?」我问她。

「你叫我赵娜吧!」

她坐到我和筱筱病床的中间凳子上。

「娜姐,你一直没来,我想问问丁哥那边怎么样了?怎么始终没见他啊!我挺担心的!」我问道。

「表哥他,上次来西安找我,带来不少证据,但是始终没能找到能够定赵永海罪的证据,后来跟局里汇报了,我俩混进了海田公司,你们出事的那天晚上,胖子跑出来之后把东西教给了表哥,后来胖子被抓了,表哥也被人追杀,身上被砍了几刀,但是他还是跑回来了,证据交到局里的时候,正是你们被关起来的第三天。我帮你擦好药之后,就偷偷把你们的对话都录了下来,局里给我发来命令之后,我才出去接应他们。」

「那丁哥呢?」筱筱也追问起来。

「嗯……表哥他失血太多,还没醒过来!你们放心吧,这样,先吃点水果,待会儿把你们知道都告诉我,我做下笔录!」

「娜姐,他们这次能定罪了吧?」我赶紧问她。

「当然,你放心吧!」

娜姐说完帮我俩拿了橘子。

「我先来吧,让她俩再休息一会儿」肖晶说完走过来,把她这段时间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娜姐 .直到傍晚,我和筱筱才做好了笔录,娜姐又安慰了我们几句才起身离开。

三天之后,我和筱筱都好的差不多了,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郝大伟的妈妈还有他姐来到病房门口。

「依依!求求你们救救我家大伟吧!都是我们不对啊!我给你跪下了!」

大伟的妈妈和姐姐跪在我的面前。

我赶紧搀起她们「阿姨,这次我真的没办法救他啊,要怪啊,您只能怪他姐夫了,都是他逼着大伟干的那些事情。而且警方也不会因为我的证词而改判他们啊!」

「依依,别跟她们废话了,当初把你害的多苦?你放过他们还敢为非作歹,这种人不值得同情。活该,判个死罪才好了!」筱筱狠狠的说道。

「大闺女啊,可别这么说啊,你给求求情吧!」

大伟的妈妈说着又要跪下,我双手赶紧搀住她,对她说道「对不起啊,阿姨,真的没办法,我帮不了,他们自己作的!」

说完之后筱筱拉着我走出病房,离开病房的时候,听见那娘俩杀猪般的哭声,我这次没有法子,随着筱筱来到住院部的楼下。

胖子在大门口见我们走出来,马上跑过来拎起筱筱手里的提包笑着对她说「咱们回去吧!」。

我看了一眼筱筱,问她「你俩是不是处对象了啊?嘻嘻!」

筱筱没回答,在我胳膊上轻轻打了一下,算是承认了。

我们三人回到我们的住处,各自收拾了重要的物品,准备返回天津。

第二天到机场的时候,丁长平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小陈来送我们。

「依依,你要回去了?」丁长平问我。

「嗯,丁哥,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你不跟我们回去么?」我问他。

「不了,我和赵娜等这个案子宣判之后,就准备结婚了,不回去了这次。」

「她不是你表妹么?」我问他。

「我俩从小一起长大,不是什么表妹,她不好意思跟你说,其实她是我未婚妻。你们回去之后,没事的时候要来玩啊!」

「嗯,丁哥你们也要来天津看我啊!」

我说完之后,丁长平把小陈推了过来。

他的腿还不能走路,只能坐在轮椅上,我蹲在他的面前,他握住我的手说「依依,回去之后,照顾好自己,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啊!」

「嗯!陈哥,你也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我强忍着泪水说完之后转身走到安检门。

上了飞机之后,筱筱问我「你为啥不答应小陈啊?」

「我的身体被那么多人玷污过,我不想耽误他,而且在医院,医生跟我说,我这辈子恐怕不能再生育了……」

「唉……依依,你再考虑一下呗,小陈说了,他不在乎那些……」筱筱说。

「别说了,筱筱……我想回家了……」

我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第二年的清明节,我一个人来到恪飞的墓前,打扫着他的墓碑,摆好鲜花和他生前爱吃的水果。

「老公,上个月害你的人已经宣判了,赵永海、杨心杰一审因为走私文物、贩毒、组织卖淫、故意伤害被判了死刑,皮宏庭被判了无期,郝大伟利用他的网络技术栽赃的你家,他推你下楼也供认不讳,也被判了无期。老公啊,咱们算是报仇了。你也能安息了。」

我在他的墓前坐了好久哭了好久,才起身回家。

四月份的天津,风很大,外面到处都是尘土飞扬的,到家之后走进浴室,洗过澡之后,我看着自己的身体,与两年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长期的药物刺激,我的乳房和臀部已经不是大学时的样子,身体也变得更敏感了,我独自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恪飞,下身又开始湿润起来,于是我边想恪飞边用手抚摸着乳房和阴蒂……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