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一点红 一点红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武林绿帽篆 武林绿帽篆

    一个被妻子带绿帽的男人机缘之下穿越到古代武林,携娇带美的他究竟怎样发泄穿越前的不忿,又怎样搞清楚她的老婆究竟去了哪里呢...  记不起当年是如何莫明其妙地掉入此种异地,从一开始为势所迫,被迫站于半忠半邪的边缘界上的龙定义,多年来为了要巴结朝廷命官,甚至乎官场上的一群高官达人,他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乎要他心狠手毒也在所不惜,也正如此,他非常熟识打官腔的好处,也就是一根筷子易折,十双要折亦难断,凭着这种歪理生存渡日的他不知不觉地已到了一种迷权迷色的境界,他要在私底下巩固自己应得的权力,他要趁有生之年享尽全天下间

    一点红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武林绿帽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武林绿帽篆》,是作者一点红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被妻子带绿帽的男人机缘之下穿越到古代武林,携娇带美的他究竟怎样发泄穿越前的不忿,又怎样搞清楚她的老婆究竟去了哪里呢...  记不起当年是如何莫明其妙地掉入此种异地,从一开始为势所迫,被迫站于半忠半邪的边缘界上的龙定义,多年来为了要巴结朝廷命官,甚至乎官场上的一群高官达人,他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乎要他心狠手毒也在所不惜,也正如此,他非常熟识打官腔的好处,也就是一根筷子易折,十双要折亦难断,凭着这种歪理生存渡日的他不知不觉地已到了一种迷权迷色的境界,他要在私底下巩固自己应得的权力,他要趁有生之年享尽全天下间

《武林绿帽篆》 第03章:殛天计谋 免费试读

我迷迷糊糊惊吓了半晌,睁大眼睛看着她惊呼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萱心切地扑到床边,立即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在这眨眼间将我整个人给拉起来,大声紧张道:「此事迟点儿才谈,现在我是来带你走的。我们快点逃离这儿!」

话未说完,突然好几条人影随着狂笑嚎响的笑声,自房外冲入我的眼前!

「哈哈哈!看你可以逃到哪儿去!倘若你想死得痛痛快快,不想死无全尸的话,快点儿说出你师父,定一师太的下落!」

小萱一闻此言,立即将我拉退三丈推到窗边,面也变色动容道:「刘公子,我来掩护你!你先逃离这儿吧!」

我登时瞧着房外的一班人马,目光一闪,惊呼道:「这些人……他们是什么人?」

此刻,小萱已站在我前面保护着我的安危,突听她在我耳边轻轻的沉声道:「刘公子,你听我说,你留得青山在,哪怕无柴烧!如果我们有缘再聚的话,子时在城外十里的城隍庙等候。你快走呀!」

当我仍在前方凝望,耳边已响起一阵狞笑的语声道:「哈哈哈!你们休想逃离这儿!」

黑衣众人中之首领浓眉顿展,顿时仰天大笑道:「兄弟们!你们还不动手?宫主说过一个活口也不能留下来!你们即时杀无赦!」

喝声中只见各个黑衣人已手里拿刀,人人俱是满面杀机,来势凶恶,早已闯入了卧室里头将我和小萱给包围着!

月夜色下刀光闪亮,寒芒满天,每个黑衣人纷纷疯狂般向小萱的身上乱刀砍下,只见他们手上的刀锋同时间抢攻,连整个空气都被那些刀风震得「嗖嗖」作声,但小萱却转瞬取出了一把利剑,面上的神色不惊,竟似胸有成竹般的将这班没名没姓的偷袭人马一一给震退。

我半边身子都已被眼前的银色刀锋吓到发颤,面如土色,脸上的汗珠如一粒粒走珠般流速下来,眼睁睁惊呆在原地,既不敢走半步,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小萱手上的那把利剑不停与敌方的刀锋发出相击之声,只见她单身敌寡,转瞬竟在我面前大喝道:「你还不快走!你再迟一步就性命难保了!」

当话未完,只见小萱头也没抬,一手掌轻轻在我的胸膛一击,登时「啵」的一声,接着「啪」的一下破窗声,我整个人就如此被她震击到房外远处。

当我身子像似全倒在地上,胸部逐渐感到疼痛,双腿一软看似站不起来,目中泪光闪动,惊呼道:「小萱!如果我真的这样就走了后,那你又怎样?而且你那位师姐呢?她现在身在哪里呀?」

只听仍在卧室里的小萱对我喝着道:「师姐她身在东厢与敌方对抗着!你就别再理我们了!自己先逃离这儿啊!」

此刻,我彷佛可以从房外听到卧室里头不停发出「叮、当、叮、当」的刀剑交锋声。而就在这时,一条人影随着震动人心的媚笑声,自别院一旁的柳树上飘了下来!我彷佛觉得胆已惊破,浑身力竭,霍然向眼前这个特来的黑影大呼道:「你……你又是何方神圣?」

「你不必理会我是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究竟要不要留下这条命?」

突听到一道声音随着飞影响起。

只见这个黑影从我头上像似一只幽灵般飞过,一飘就飘到了屋顶上,展颜一笑,迅即转身扑落在地上,连滚几番,顿时站在我眼前了!

我惊慌地瞧着眼前这个黑衣人,浑身登时一震,两个眼珠彷佛要掉了下来,两个发麻的膝盖扑倒在地上,声音喊得嘶哑,突然道:「这位英雄大侠,我真的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清楚呀!请大侠手下留情,放过我一条生路吧!」

眼前这位黑衣人黛眉一剔,立时破笑而出,两眼顿时发出艳丽的光芒,冷笑道:「你方才称呼我什么?你称呼我作英雄大侠?噗嘻嘻……谁要当大侠呀?」

我好像变得神志不清,不顾安危在这个黑衣人面前跪了下来,惊呼道:「这位大侠,你千万别来杀我呀!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是无辜的!请大侠手下留情!」

这个黑衣人瞧了瞧正跪在地上的男子,面上早已变了颜色,咬牙道:「你再不识好歹,大胆称呼我一声大侠的话,我就立即让你尝试这个染有毒液的血滴子所带来的威力!等你毒发攻心的时候就取下你这条狗命!」

话声出口,我眼下登时一亮,此人所说的那个血滴子就当胸抛着过来!但突然间,一阵狂风着地卷起,在我耳边就立时听到一声钢桶铁剑的交鸣声。

哪知道眼前即时传来一道嘶声狂呼声:「好恶贼!休想伤害这位公子!」

就在这时,我浑身怔了一怔,身体微晃,在地上好像一只癫狗般退后了好几下,随即抬着头突然发觉原来刚才帮我出手解围,挡了那个血滴子一下的竟是小萱的师姐──凤葶玉。

这个黑衣人忽然收回了仍飘在半空中的血滴子,两眼充满着恼火,冷笑道:「哈哈哈!主角终于出场了呀!我还以为你在东厢那边被我的人马重重包围着!你还是识趣点说出你师父的下落,又何必要承受这种皮肉之苦呢?倘若你向我说出她的下落,我姑且可以饶你一命!」

凤葶玉不断挥起剑来,面惊不乱,狠狠地咬牙道:「区区阴癸派的三教九流功夫哪可以难得到我呀?我知道你是阴癸派派来的奸细!你们和东部领域的玄武派素来井水不犯河水,更况且我们还是结为同气连技的五大门派之一,今天你的宫主看准我师父已下山,竟然派人来暗算铲平这儿的玄武山,你们的所作所为真是小人之家,天地不容!此仇我誓死他日会一一奉还给你们的!」

「刘公子,我来掩护你,你快从后门逃离这儿!这个臭婆娘就让我来收拾她好了!」

忽然她娇滴滴又急促的声音传入我耳里。

我一面定睛望着眼前的黑衣人,一面颤惊地问道:「你……你说什么?这个黑衣人竟然是一名女子?」

此时此刻,我早已被这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吓得三魂不见七魄,朦胧中只见她一具玲珑腰肢的丰姿,柔美的长发已随肩披散,额头上已满是汗珠,嘴角边鲜血直流地站在我近处,转眼间望到她手上正拿着一把沾满血丝的利剑,红海般的剑光依然闪动,一句话也不再说就扑了过去和这个黑衣人连忙硬拼了好几招。

「叮!咚!咚!叮!叮!咚!」

突然眼前翻滚着浓浓的灰尘,只听一阵阵翻天覆地般的震声,震动耳膜,震得别院周围的柳树叶如花陨雨落般飘落。

我全身一颤,在她们的交锋面前被震退三丈,耳膜里彷佛只听到钢铁相击之声,仍不敢起来,连忙伏地颤声问道:「看你嘴角已流着血了!你又怎样可以抵抗这些人呢?还有小萱她还在房间里和另一班人马拼着。」

凤葶玉喊得沙哑,也没回过头来,突然道:「你不用理我们了!你快走啊!门下的弟子们都差不多统统遭殃了,若果你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我与凤葶玉对望了一眼,虽然混乱中都看不见她心急的眼神,当既然来到了此时此刻,只知道如果现在再不逃离这个险地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惊慌了半晌,我终于鼓起勇气偷偷地站了起来。

凌乱中,就在咫尺的距离,那个黑衣人霍然转身向我喝了一句道:「一个活口也不能离开这儿!受死吧!」

当话未完,我整个身子慌张地听到一声衣袖带风之声,这个黑衣人恼怒之下立即向我的胸膛上飞了一个貌似飞镖形状的物体,接着「咻」一声,我就当场惨叫着扑倒在地上。

凤葶玉一惊,连忙望着扑倒在地上的男子,随后又转眼瞪着眼前的黑衣人,面已变色,愤怒道:「你……好毒的手段!你居然出动了你门下的独门毒镖!现在我就要你死在玄武剑法之下!我就取下你这条臭命来报今天的灭门之仇!」

说着,凤葶玉手握长剑,脚下一沉,瞬间发狂般扑向黑衣人的身前连刺一番。

此情此景,我浑身感到血液急促地流动,胸部逐渐变得失去感觉,好像变得麻木一般,两眼朦胧之中隐约看到凤葶玉竟然为了要帮我报仇,当场使出一阵连环不断的招式不停与这个黑衣人纠缠起来。刹那之间,这个黑衣人身手简直就是不凡,所用的招式更是霹雳电击,势不可挡。一直交锋到三十于招过后,凤葶玉整个人彷佛要被击退到别院的一角。

凤葶玉看到此地前无生路、后无退路,目光一转,便豁然在地上丢了一种貌似雷光粉的粉末!

「噗」的一声自这个黑衣人的头上飞过,飘荡落地,连翻几滚,立即将依然卧倒在地上的男子抬起,一双腿似乎已出尽了全力一沉,就好像一只展着飞翅的大蝴蝶似的,刹时间就在这险地四处消失到无影无踪去。

此时,这个黑衣人脸上无光,心里渐渐咬牙切齿似地喝着道:「真可恶!竟让她们逃走了!」

忽然间,好几位黑衣人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各个手上竟然挟着一个早已满身刀痕、气息奄奄的女子。

「师姐!我们已生擒了玄武派其中一名弟子,她像似还有点儿的气息,我们是否要取下她的人头向宫主交待?」

这个黑衣人的嘴角悄悄地笑了起来,双眼却是冷冷冰冰的,突然一手将脸上的黑布扯下,原来这个黑衣人真的是一名女子,而且她还是来自于阴癸派的大弟子,也就是全江湖传说中的一名神教女圣的指定传人──杨静香。

此刻,杨静香闻言,登时仰天奸笑道:「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暂且留下她的狗命,除了她以外,这儿其他人的人头一一给我砍下来!然后我们得立刻连夜快马赶回宫中向宫主报告这一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