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血凌免费 血凌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仙门 仙门

    白云飘渺,群山耸立,然其中一山峰却要高于周山数倍,遮云蔽日,得名“天柱”。  此山仙灵之气云集,虽不及于玄门三脉、佛门六宗与魔门七十二路,却也胜于一般灵气聚集之所。  山上有一仙门,名曰“齐云”,为玄门三脉之一“天剑门”之分支,虽是分支,然近百年内因发掘出天柱山内一处“隐灵脉”之故,人才辈出、仙灵之气凝集,却也令玄门越发重视。  然,此刻所要述说之事却非在此齐云宗内,而是在天柱山百里之外,一处无丝毫灵气的孤山绝壁之上……  (编者注:凡人流的情色仙侠)

    血凌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仙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仙门》,是作者血凌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云飘渺,群山耸立,然其中一山峰却要高于周山数倍,遮云蔽日,得名“天柱”。  此山仙灵之气云集,虽不及于玄门三脉、佛门六宗与魔门七十二路,却也胜于一般灵气聚集之所。  山上有一仙门,名曰“齐云”,为玄门三脉之一“天剑门”之分支,虽是分支,然近百年内因发掘出天柱山内一处“隐灵脉”之故,人才辈出、仙灵之气凝集,却也令玄门越发重视。  然,此刻所要述说之事却非在此齐云宗内,而是在天柱山百里之外,一处无丝毫灵气的孤山绝壁之上……  (编者注:凡人流的情色仙侠)

《仙门》 第十三章 免费试读

朦烟渺渺,湖音清清。

隐灵脉──“霜清湖”。

此处乃齐云宗之要地,为紧邻隐灵脉核心的仙地,单以价值论,仅在掌门天尘道尊的“眺仙崖”之下。

如此要所自不可能分予无关紧要之辈,现下局此湖为洞府之人,乃是齐云宗副掌门──天音仙子。

哗啦──哗啦──

水音盈盈,至清的湖面随风划出一圈圈涟漪,白雾朦胧,隐约可见一道身影俏立湖央。

那是如玉瓷般静美的仙子。

盘成髻的长发被冷雾淋的湿透,水滴滑落间纷纷打落在瓷人儿裸肤上。

未着寸褛的雪玉娇躯在湖中伫立,隐约可见丝丝细微毫光在那嫩的勾人心魂的冰肌上流动,显是正在修练某种密法。

嗖!一道光芒在洞府内凭空耀起,随即在下一瞬被只美的让人心乱的玉手摘下。

“‘跃龙门’三才已取,问我有无收徒之想?”

闭起的美眸轻睁,看过掌门人传来的玉简,天音仙子秀眉微皱。

出于那令她羞愤至极的不堪过往,她虽身为齐云宗唯二的元婴大修士,却一直超然物外的不愿收徒。

其他宗人包括掌门在内,全以为她是因为所收弟子曾走火入魔而心有所愧,却不知主因乃是她那冰清玉洁的身子,曾给最信任的徒弟狠狠弄过不知几百上千次之故。

玉颜轻摇,天音仙子正欲将玉简捏碎,却又不禁迟疑。

登仙之辈所重之要无非财侣法地,财法地以她齐云宗副掌门身份自是堪足,但侣之一字却是缺漏。

此“侣”并非仅指道侣,而是一切于修仙途上有所助力的贵人。

多数修者,侣之着点无非友人、师辈、徒弟,由此上中下三线罗出的庞大关系网,得到的影响力往往可将许多人祸消弥于无形。

天音仙子因性子清冷之故,这方面的助力与他人相比便轻薄许多。

哗啦──哗啦──

一丝不挂的裸躯移至湖边,雪腻白晢的玉腿轻迈上了岸,零碎的水珠从曼妙的身子上纷纷滴落,谱出一曲足令任何男子见之射精的清冷春画。

玉臂轻扬,一袭雪白的萝衫顿时展开将那美妙娇躯牢牢包住,着完衣衫后天音仙子也终于沉吟着下了决定,在玉简上落了几字后便传了回去。

“疑?天音道友这是想通了?”

原只是象征性的传讯过去,没想会收到回讯的齐云宗掌门──天尘道尊倒是吃了一惊。

不过想想也是,他等修者终究以登仙为首要,心中有扰毕竟只是一时,待到千百年后时过境迁,还不是什麽顾忌全抛到脑后?

手中天音仙子的回讯倒也没一口答应收徒,只道愿意抽时指点后辈一二,却也说明了她已将过去徒弟入魔之事渐渐放下。

──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她那入魔的徒弟已经挣脱封印跑出来了。

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天尘道尊抬起目光看向眼前三人。

徐妙音,本次‘跃龙门’大比第三,精通筑基期所有术法,此女于宗门外游历百年时,曾走遍玄、佛、魔门中的两脉四宗五十七路,其见闻之广、学识之博,恐怕寻常结丹真人都要比之不上。

遽闻这徐妙音拜入宗门前曾有奇遇,修练的功法并非齐云宗的“天云诀”,而是远古一尊渡劫大能的“利辩经”。

传闻此经修到高深之处,张口便可辩得移山运河、改日换月,徐妙音虽离此境尚远,却也曾小嘴一张唬得一名魔门结丹修士惶惶退去,于年轻一辈中小有名气。

“咕呼嗯揪噜师、师兄别呜嗯嗯”

少女那红润的小嘴此刻正被男子咨意舔吻着。

晶莹的口水从唇角流出,沿着白晢的玉颈一路滴至纤细的锁骨。

狡结可爱的小脸上扑染着红晕,徐妙音娇小的身子给一双强壮的臂膀牢牢搂在怀里,一只大手从她单薄的衣襟处钻入,正摘住一边玉兔轻慢的揉弄着。

娇小玲珑的身子微微颤抖,明明正给男人尝嘴揉胸,徐妙音小脸上却带着迟疑,彷佛不知道该不该为了这等小事挣扎。

天尘道尊也似是没看到这番淫靡之景,目光只在徐妙音正被把玩着的娇挺胸前停留了下,随即便转向另一人。

珈蓝,本次‘跃龙门’大比第二,专于剑修一路,甚至仅凭筑基修为、便能使出寻常结丹真人都无法驾驭自如的人剑合一之术!

此女并无徐妙音那般的奇遇,但其身世也让她无需在乎奇遇,身为元婴大修士之女,会拜入齐云宗这玄门小派也只是玩票性质。

“嗯呜休咕!咕嗯揪”

眷首轻摆,少女此刻正屈辱万分的跪在男子身前,动作生涩的舔吮娇脸前的那根黑亮肉棒。

见此,天尘道尊眉头轻皱的开口说道:“珈蓝侄女,汝父天剑真人与我乃是至交,记得曾听他说汝所修的‘天心明剑诀’需保处子之身,切记不可失宫。”

“揪噜咕咳、咳咳!”

有些狼狈的吐掉口中的男人肉棒,珈蓝小手轻轻按在自己那因摆动而有些松散的发髻上,精致的脸蛋轻摇清冷的说道:“迟了,昨日‘跃龙门’决赛大比上时,珈蓝便被苍茫师兄在众多师门眼前强奸了。”

“是吗那便罢了。”

语气遗憾的摇了摇头,天尘道尊不再关注这些“小事”,而将目光落到本次‘跃龙门’的头名身上。

粗鲁的扯下少女衣襟,饱满的盈盈玉乳在冰冷的空气中微微颤动,一点嫣红惑人心神的摇曳轻摆。

一边强吻徐妙音的娇唇并揉其裸乳,一边按住珈蓝的脑袋迫之口交。

他正是本次‘跃龙门’大比第一,夺舍了筑基弟子王浩然肉体而挣脱封印的魔头林苍茫!

“浩然不、苍茫道友,没想到镇压百年不但没能令汝神消魂灭,反练成如此精妙的符法,当真令吾心惊。”

天尘道尊语气淡淡,心下却总觉有些不对。

门下女弟子被魔头当面淫辱,自己不是应该要大怒拔剑而起吗?

镇压百年的魔头逃出生天,现在不是应该要紧急传令,启动门派大阵进行围杀吗?

可为何自己却只觉这等“小事”无需惊慌?

“呵吾之神魂与汝等不同,自有些特殊之处,倒是我的师傅天音仙子现下如何?这百年时光处子之身可还为我留着?”

“苍茫道友无需担心,这百年天音仙子虽与魔门修士恶战过数次,却也仅神魂被魔修用异术奸淫过一次,肉身还是处子之身无疑。”

“哦?师傅的神魂被魔修奸淫?苍茫愿闻其详。”

“那是三十年前的苍渺山一役,天音仙子被玄门号召前往支援,却在途中遇截遭了埋伏。”

细细思量那一役的经过,天尘道尊授须直言:“对方魔修领首之人乃是元婴大后期的枯竭老祖,据说其一名弟子曾于天外太虚为天音仙子所斩,此回乃特意前来报复。”

“他先是布下‘七幻玄阴阵’封住了天音仙子的‘如意培元镜’,随后施展他那成名绝技‘铁锁骷髅诀’。”

“哦?原来却是此术。”

林苍茫一声轻哼,却是双腿一颤一颤的在身前跪着的珈蓝小嘴内射了精,一股股缴出的腥稠咨意喷打在少女那清冷的小脸上,只短短片刻,红润的唇瓣、小巧的鼻翼、秀美的眉间乃至珠玉般的耳垂全给染上了大量白浊。

“咕呜咕”小嘴咕哝着发出悲咽,珈蓝被干了许久的小嘴因为酸麻而一时闭不起只能微微张开,正巧可看见她雪白的齿缝与红嫩的香舌上,均是满满的男人精液。

“呼啊哈啊羞我辱我,当真可恨。”

呛咳着喘息一二后,少女抬起如墨玉般清冷的美眸瞪着他,一字一字缓慢而清楚的说道。

林苍茫却是哈哈一笑。

“师妹剑心当真磨练非凡,在我这‘易心符’下竟还然留得一丝恨脑。”

虽着这话声落下,只见此方洞府半空中一枚字符由虚化实,犹如凡人揭榜看匾般,却是彻去了遮掩。

一字“易”,滞于空。

面对的既是同为元婴期的天尘道尊,过去所用之“幻”字一符虽仍有效,却已难以周全。

此“易”字符乃上古灵符神宗诸法其源、万流之宗,符法一施,可易得受术者心念判断。

明明只是虚晃一刀,却神魂惊颤大放精血保命;明明是穿心一剑,却判做皮伤任由戮体。

颠星倒月、换天改地,此符法已是隐隐窥得大道。

却被用于奸淫少女。

且将刚折腾过的珈蓝置于一旁歇息,林苍茫又是啧啧有声的舔尝了怀内少女的小嘴两回后,将早已给他弄到瘫软的香软娇躯扶躺在地。

徐妙音一双灵动的大眼蒙着雾气,怯怯的模样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林苍茫给她瞧的心痒,忍不住又狠狠吻了那诱人的小嘴一口,随后猴急的扯去少女半裸身上仅存的布料,将自己刚射过、上头还残留着少许白液的肉茎顶入那紧窄的体内。

“然后呢?我师傅她中了邪术之后怎麽了?”

一边在同门师妹娇美的身子上骋驰,林苍茫还不忘继续关心天音仙子之事。

“咳咳天音仙子虽即时布下秘法护得肉身周全,神魂却仍是给那‘铁锁骷髅诀’扯入了幻境当中,给那枯竭老祖奸淫了三年之久才被我玄门前辈救出。”

“三年?”林苍茫闻言一愣。

“正确说来是三年七个月又十一天。”

中了易心符的天尘道尊知无不言,授着须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枚玉简。

“那枯竭老祖毕竟在魔门也是一号人物,其与天音仙子之间的战斗也在战后给时光回溯之术纪录下来,收藏在各大玄门的书阁中供门下弟子查阅。”

手指在那玉简上一点,一道无形的波纹在众人面前有如涟漪般散开,随后一道画面在之中凝现。

‘嗯啊嗯!畜生!放开我不’画面中的天音仙子浑身赤裸、长发披散,白凝雪腻的曼妙娇躯被虚空中钻出的粗长铁链牢牢锁住,凄美而无助的被綑绑在一尊刻着无数神魔的巨大图腾柱上!

裸白冷媚的玉体激烈的扭动挣扎,将那綑缚的森冷铁链不断扯动着发出刺耳声响,却丝毫无法挣脱。

在天音仙子那勾魂夺魄的曼妙娇躯上,一名浑身干瘪的老者正压伏在上头慢悠悠的耸动着。

扶着自己半软的阴茎,老者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生殖器插进天音仙子紧窄的体内,他略略动了下,似是想摆腰抽插身下的天香国色,却终是有心无力的轻叹一声、满是皱纹的干瘪身体无力瘫趴在不断扭动挣扎的美人身上,彷佛中邪般一颤一颤的微微抽搐起来。

“啊唉!不──”

杏眼圆睁,天音仙子不知为何却是发出凄惨的悲鸣,林苍茫见状一愣,随后才发现镜像中她那正被老者强插入的紧窄玉径内,正缓缓倒涌出丝丝的白稠腥液。

她竟是被内射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天音仙子被邪道老魔蹂躏强暴,林苍茫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虽然不知道天音仙子是怎麽做到的,但见过她修练“千玄凝意诀”的景象,自是知晓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男人干成这般不堪的模样。

果不其然,在双目上凝聚漆黑神念细细观察后,很快便在那尊淫靡的巨大图腾柱后不远处发现一道黯淡难辨的模糊身影。

天音仙子真正的神魂就在那冷冷的旁观着。

早在百年前那役恶战中,天音仙子的幻心之术便已修练到堪窥大道的地步,连神魂特异的林苍茫都是在被她牵制住大半实力后才惨遭斩首,如今修为更是越发神妙。

“苍茫道友也莫要太过沮丧,修界之女多为不堪之躯,除非是那福德深厚、自幼便给养在大门派深处的仙尊后裔,否则只要是为搏资源而亲上战线的女修,又有那个能始终保住清白的?”

天尘道尊显是没看出自家副掌门的幻心之术,然而听他所言,竟似修界的女修大多都是被人用过的破麻一般?

林苍茫闻此言也是一愣,但随即便明白过来。

资源有限,仙路无涯。

并非如世俗以为的入仙门便消遥了,如果说世俗熬的是一枚枚银两,那修仙修的便是一颗颗灵石。

林苍茫修为为何能晋升的如此之快?正因为他修练只用交欢、不用灵石!

想修练便要灵石,想灵石便得去开采,但这天下灵石虽不少,修者的数量却更是不知凡几。

不够分?那便去争、去抢、去杀!

──然而这便是问题了。

虽在修练资质上男女并无太大差异,但论战场厮杀这等野蛮事,却终究是男性天生占有优势。

那为何到如今修界男女的数量依然均衡?

无他,只因男修若败皆被一刀杀了,女修败了却往往只会给擒住。

正如此刻仍在播映的玉简记录,那枯竭老祖怎麽说都是将入分神的大修士,和初晋元婴的天音仙子相比是近乎一个大层级的修为差距,他若是在击败后二话不说直接一刀挥下,那天音仙子便是幻心之术修的再高明也不够死。

可那枯竭老祖偏偏便是要擒住后施那强暴之事,这才给了天音仙子可趁之机,让他空自在那干了三年七个月又十一天的空气,浑如白痴一般。

双腿微微打颤,将阳精尽数注入徐妙音那紧窄稚嫩的小小娇躯内。

“哈啊唔嗯!师、师兄你压的妙音好沉呐。”

身子给男人强弄了,徐妙音却只是娇脸迷糊的轻拍身前那硬实的胸膛萌声抗议,彷佛对着情郎撒娇一般。

林苍茫却一动也不动。

迷糊的脸蛋上露出一丝困惑,少女轻眨着怯怯的雾眸看向身前的男子。

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正盯着她瞧。

“天下万法果真互有生克,这‘利辩经’也不知是哪尊大能所创,竟是能破尽灵符神宗的万千符法而丝毫不受其扰。”

娇颜微不可察的露出一丝惊慌。

“不过更令我佩服的却是师妹你的意志,昨日‘跃龙门’之战,只是看到众师门对我强淫督战的挽月仙子而无反应,竟就能立刻装做中术之态任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夺了你的处子之身,甚至在之后抱着你的裸躯边弄边在齐云宗内飞绕七圈都不露丝毫破绽,如此心性实在难得。”

怯怯的诱人神态渐渐消失,被搂在林苍茫怀里的娇小身躯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喷吐着气息,林苍茫轻笑着凑到徐妙音那白洁的耳珠边,一字一字缓缓的说道。

“我明白的呢,师妹你每次强忍着任我淫弄后,都会以辩术暗示我离身,随后运使术法扼绝体内的精授”

从刚刚射精后就一直插在少女体内的粗物,不退反进的向前一挺。

少女沉默不语。

又一挺。

泪珠从强作坚强的娇美脸蛋上滑落。

又一挺。

“不要!”

硬咽的哭音再控制不住的从小嘴溢出,自第一次被强暴时就压抑住的恐惧和心律,终于在林苍茫残忍的凌辱下爆发了出来。

“我呜我不要!恶魔、你这个恶魔!出去──你出去啊!”

推拒的小手被轻易的抓住按在头上,乱踢的白洁小脚也给随意的制伏住。

晶莹的泪水不断的涌出,不只是为此前的噩梦而哭,也为将到来的绝望而泣。

不再给少女止育的机会,那侵犯了她的凶物丝毫没有退出的意图,狰狞而猖狂的在她紧窄的体内再次胀大。

凝起的秘术被击碎,全力发出的辩术只遭来又一次强吻。

怯怯的香舌被咨意舔允,好不容易凝聚的术力也随之崩解。

直视着身下那茫然中带着绝望的可爱娇颜,林苍茫凶狠的最后一挺,再一次将烫热的精液射入徐妙音的最深处。

受孕,确认。

露出满足的笑容,林苍茫缓缓的从少女体内退出。

紧窄的玉径带出大片白浊。

半软的阴茎恋恋不舍的在少女白洁的大腿上摩娑了一阵,随后上移经过平坦如玉石的小腹、在微微隆起的雪白乳鸽上流连了片刻,再朝上滑过纤细的锁骨和白腻颈肩,抵达了那因为失神而微张的小嘴。

终究是能忍耐至此的坚强灵魂。

拒绝逃避到现实之外,少女很快便回过神来,然而出现在她眼前的,却是自己已经因奸成孕的残破现实、及此刻在戳在她唇瓣上摩娑的丑陋阳具。

小巧的鼻翼微微颤动,恶心的臭味几乎要让她昏厥过去。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对吧?”

恶魔般的男子嗓音响起。

带着最后的任性别过脸,却在下一刻被男人的大手强扳回来,粗昂的阴茎毫不讲理的强挺入少女的小嘴内。

“呜咕”可爱的脸颊高高鼓起,发出最后的悲鸣,少女的心尽管还想反抗,理智却已支配了身体选择屈服。

艰难的吞吐着,粉嫩的小舌灵巧舔绕过口中巨物的每一寸,白洁的细颈不断滑动,将顶端泌出的腥液仔细的一小口一小口咽下。

按着徐妙音的小脑袋,林苍茫微笑着低头和少女那坚强中带着茫然的雾眸四目相对。

不论是前后挺动、又或是绕圈弄舌,少女都能在瞬间配合着含弄,仔细又不失灵巧的舔吮男人的凶物。

甚至主动用娇美的脸蛋去轻挣阴囊。

“哼嗯!真不错虽然早有预感师妹你的小嘴会是最棒的,但没想到嗯!”

丝毫没有忍耐的打算,林苍茫双腿微颤着咨意射精在徐妙音的口中。

没有被呛咳到,少女轻巧而顺从的承受着突然的爆发,在一小口一小口咽下男人精液的同时,也微仰眷首让喝不下的多馀精液从嘴角流出,如落瀑般洒溅在她娇小的胸前和白洁的大腿上,玉裸娇躯大半被白浊的精液所玷污。

发丝凌乱的批散着,仍含着男人凶物的她目光迷离而涣散,意识被抛到天边最远处,只剩下娇美的身体仍在下意识的取悦着眼前的恶人。

此刻的少女,就象是专为男人口交而生的工具般。

“哈啊哈啊”精疲力尽的吐出因为满足而软下的阴茎,徐妙音微弱的不断喘息着,或许是第一次喝下男人的精液,娇美的脸蛋上泛出一丝醉酒般的诱人红润。

──那是诱人至极的凄楚憨颜。

“做的很棒。”毫不吝惜的赞赏着少女的服侍,林苍茫奖励似的将阴茎抵在徐妙音的脸蛋上戳了戳,随后又凑回她那犹泌着白液的小嘴前。

“呜恶嗯!”抗拒的停顿了一下,最后仍旧是乖巧的吻上,少女强忍着不适再次含住了男人的凶物,用她那为修练术法而锻链出的灵巧小舌继续侍候。

直到这时,林苍茫才象是回想起来似的,转头望向一旁看他干徐妙音小嘴看的呆了的天尘道尊。“安排我明日接受天音仙子的指点,没问题吧?”看着林苍茫又一次射在少女口中,彻底被易心符支配的天尘道尊点了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