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麝手免费 麝手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恶魔的专属天使 恶魔的专属天使

    晚上的约会实在令人期待,因为这是她成为雷森女友后雷森第一次和她约会,而且还是传说中最浪漫的烛光晚餐。  这么多日子以来,她白天是雷森能干聪明的秘书,晚上还要兼职他甜美诱人的床伴。她一直以为雷森不过是把她当成一只新奇有趣的玩具,或许是可以用来随时随地发泄欲望地工具。不过,自从那次向雷森表白后,情况似乎大有改观了。她惊喜地发现,原来雷森对于她也并不是无动于衷,至少他有了和她认真谈一场恋爱的想法。

    麝手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恶魔的专属天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恶魔的专属天使》,是作者麝手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晚上的约会实在令人期待,因为这是她成为雷森女友后雷森第一次和她约会,而且还是传说中最浪漫的烛光晚餐。  这么多日子以来,她白天是雷森能干聪明的秘书,晚上还要兼职他甜美诱人的床伴。她一直以为雷森不过是把她当成一只新奇有趣的玩具,或许是可以用来随时随地发泄欲望地工具。不过,自从那次向雷森表白后,情况似乎大有改观了。她惊喜地发现,原来雷森对于她也并不是无动于衷,至少他有了和她认真谈一场恋爱的想法。

《恶魔的专属天使》 第十章 免费试读

精力旺盛的男女总是乐于享受生活的甜蜜,尤其是对于正处于热恋之中的情侣,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开始。

林芜婷将整理好的文件放在雷森的办公桌上,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被雷森一把叫住了:「等等。」

「有什么事吗,总裁?」林芜婷有些奇怪地问。

「晚上一起去吃晚餐怎么样?」

「晚餐?」林芜婷不解。

「对啊,还是是烛光晚餐喔。」雷森挑起眉,像是诱惑她似的道。

烛光晚餐?

林芜婷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浪漫的酒红色桌布,上面摆满了精致的银制餐具,还有华丽的灯盏上点满了放出温暖光晕的蜡烛,最好头上还有一盏水晶吊灯,投射出浪漫优雅的光晕,而且,还有人在一旁拉着悠扬的小提琴助兴。她像个公主一样穿着华丽的礼服坐在桌子的一边,而另一边雷森也穿着华丽的晚礼服,如同优雅的王子坐在她面前。

只要一想到这个画面,她立刻难以克制地答应道:「好,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当然,」雷森露出一口雪亮的牙齿,「难道我们的烛光晚餐还要旁人来打扰吗?」

林芜婷有些害羞地笑笑:「那就听你的吧。」

「对了,林秘书,过来一下。」雷森突然露出邪邪的笑意,招呼她过去。

「还有什么事吗?」直觉告诉他,每次雷森露出这种表情,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雷森从办公桌后走过来,一把搂住林芜婷细软的腰儿,将她的身子牢牢地禁锢在胸前。

「总裁,你——这——」以为雷森又要干坏事,林芜婷的身子都有些条件反射的紧绷。

谁知,她却听见雷森在她耳边轻声道:「帮我泡杯咖啡可好,我的林秘书兼女朋友?」

两人的关系并未在公司公开,所以雷森只有在私下里才会用亲热的称呼和她说话。

「啊?」林芜婷大吃一惊,随即又差点哑然失笑,原来就是为了这点小事,亏她还想到那方面去了。

「可以为我效劳吗?」雷森在她耳边吐气,灼热的气息引得她全身一阵战栗。

「好——好的。」林芜婷答应道。

「那快去吧,别让我久等了。」雷森又坏心地揉捏了一把她的俏臀,这才放开。

林芜婷脸红得快滴出血来,犹豫着道:「总裁,我能提个意见吗?」

「什么?」雷森挑眉问道。

「就是——就是——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在办公室这样……」林芜婷羞得都不敢看雷森。

「可以啊,我以后保证不会。」雷森表面是信誓旦旦,实际这会儿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如何让小女人屈服了。

林芜婷这才羞赧地挣脱雷森的怀抱,跑去茶水间帮雷森泡咖啡。

待她端着咖啡去见雷森时,正好看见雷森正好放下耳边的话筒。看见她,雷森微笑道:「怎么?已经泡好咖啡了?」

「嗯,」林芜婷将咖啡放到他的桌上,问道,「刚才是谁打电话来?」

「是法国的一家公司想和我们谈谈技术引进的事宜。」雷森一边说一边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哦。」林芜婷随便应了声,然后准备转身离开总裁的办公室。

看到林芜婷准备离开,雷森连忙道:「等等。」

「总裁还有事吗?」林芜婷不解地问。

「当然,我这里的文件被弄乱了秩序,过来帮我整理整理吧。」雷森微笑道。

「好的。」林芜婷点了点头,走到雷森的办公桌前开始为他整理桌上的文件。

雷森把椅子移开,让小女人帮他整理桌上的文件,看着小女人忙前忙后的身影,他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邪意的笑弧。

可是,女人却全然不知男人心里打的算盘,整理好文件后,正想走开,却冷不防腰肢被男人一把搂住,林芜婷惊呼一声,娇躯已经倒在了雷森的怀里。

「总裁,你——你——」林芜婷看到雷森嘴边的坏笑,就大概知道他心中所想了。

刚想提醒总裁他刚刚答应她的话,她的小嘴就被雷森封住了,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芳舌被男人含进对方的口中,重重地吸吮着她的软舌。在雷森放开她的嘴之后,都可以看到两人唇间牵连的缕缕银丝,暧昧不已。

「总裁,你不是刚刚答应我——」林芜婷刚刚想说话,可是谁知男人的手却已经探入她的裙下,隔着丝袜和内裤揉弄她神秘的私处。没两下,她的爱液就不受控制地泌出,湿濡了那薄薄的一层布料。

「我是答应你了,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啊。」雷森貌似无辜地道,可是使坏的手指仍隔着布料反复描绘着她的阴唇形状,那儿很快就湿透了一块。他满意地感觉到手指上的湿意,看来他已经成功地挑起了她的欲火。

「喜欢吗?」雷森低哑地喘息,火烫的气息拂过她脸上柔嫩的肌肤,引起她一阵敏感的颤抖。

「我——总裁你——」林芜婷难以抗拒雷森的诱惑,他太熟悉她身体上的弱点了,而且他自己本身的魅力就足以让她完全臣服了。

「我要你——婷儿——」雷森将桌上林芜婷刚刚才整理好的文件全数扫落在地上,然后将小女人娇美的身躯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接着,他一把拉开她胸前的扣子,手脚利落地扯下她的蕾丝胸罩,顿时一对白嫩柔软的玉乳便巍颤颤地耸立在他的眼前,尤其是那粉嫩的红尖更是诱人得发紧。

他难以克制地吮住她娇嫩的乳尖,放肆地啃咬着,将那富有弹性的红果吮吸得红艳肿胀,接着他的手指灵活地解开她的腰带,然后又迅速将自己的裤头解开,解放出自己腿间早已绷紧的男性欲望。

「雷森……」林芜婷娇喘着,感觉自己下身的丝袜被男人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男人扶着那粗壮的火龙从那道裂口里伸进来,对准她正不断泌出湿意的穴口用力一顶,他竟然直接戳破了那层布料,硬生生地贯穿了她娇嫩的花径!

「啊——不行——你好大——总裁——」林芜婷难以承受地娇吟,腿间细嫩的花瓣被撑开,男人粗壮的龙根强壮地嵌进她最柔软的花蕊里,将那份可怕的空虚满满的填充,火烫的热意更直接传导至她温暖的子宫里,刺激得她的腿间立时便滑出一大片浓湿。

「小婷儿,你那里好热啊——太爽了——」蜜穴销魂的吸吮,紧窒的包裹伺候得他的阴茎好舒服。雷森忍不住将自己的欲望挺得更深,感觉一团黏热的嫩肉正紧紧缠上他的阳物,这滋味美妙得让他简直想当场化身成贪婪的野兽,将身下甜美的小女人撕吞入腹。

雷森松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裸露出大块古铜色的肌肉,诱惑得女人忍不住伸手抚摸上他厚实的胸膛。而他则抬高女人一边纤细的玉足搁在他的宽肩上,惹得她的腿间绽开水红的花儿,蕊心里更散发出浓郁的幽香,娇艳艳的色泽教人心动不已。

「好美,你那儿好美啊——」雷森虎视眈眈着她腿间水光潋滟的红穴,那儿被他才几下捣弄就泌出香滑的液体,顺着她诱人的蜜沟滑入身后紧窒的菊门,诱惑得他几乎是迫不及待般再次挺身而入,撑开那朵蜜甜的香花儿。

「啊——」林芜婷无法克制地扭摆纤细的蛇腰,他进得好深好深,她能感觉到他硕大的龙头抵触到她敏感的湿蕊,他的龙根表面贲张的筋络搏动的频率更是一清二楚。她分明感觉到自己腿间被撑开的穴里正不停溢出温热的蜜液,顺着他的茎身源源不断地流泻到他的办公桌上,然后分流淌下桌面。

「你太敏感了,小东西。」他的大掌重新抚上她胸前迷人的两团柔软,爱不释手地揉捏,让那娇俏的乳尖嫣红挺立,而他则开始在她腿间尽情地驰骋起来。

他深深地挺进,几乎连她的子宫也被挤入火热的龙首,然后再全根抽出,她的腿间都被带出一大滩馨香,湿透了总裁的办公桌面。

「宝贝,还记得吗?我们的第一次也是在这儿。」雷森的话落在她的耳边,她的脑海中隐隐约约也浮现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就在这间办公室里被他狂野地占有了身子。那个时候的他也是像现在这样,不留余地地占有她腿间全部甜蜜的空间……

男人粗长的龙身在她的娇穴里霸道地抽出再挺入,自她的腿间牵出一缕缕晶莹,淫荡地缠绕着他的巨根,而他故意放慢抽送的速度,搅弄得她的浪穴里发出不堪入耳的湿濡摩擦声。

「森——森——」她被他折磨得哭叫,鲜艳的乳尖俏生生地娇挺,被他平坦的胸肌挤压出诱人的形状。就在男人一个猛的重击下,小穴里顿时一阵狂野的抽搐,浪水般的爱液随即狂喷,他立时抽出男龙,一股水柱当场便狂射上办公室的墙壁,在墙上流下了一道淫湿的水痕。

「你还是这么可爱,让人疼爱你千遍也不够。」雷森感觉自己越来越难以离开这具美丽诱人的肉体了,无论他占有她多少次,她依旧紧窒得如同处子,又软又滑的娇穴更是堪称世间名器,像这样紧紧的绞弄住他颀长的龙身、吸吮他粗硕的前端,这番销魂的滋味真教他尝过千回万回也不会厌倦。

「啊总裁——好舒服——」她的腿间汩汩而出香甜的汁液,雷森则不知疲倦地捣弄她的娇穴,直捣得她水液四溅,高潮阵阵,甚至他的手指还探入她的蜜穴内,摸索她滑嫩的蜜径,与他的男性象征一起在她体内抽送。

「不要——别这样——」她的穴儿吞吐男性粗壮的欲火已经感觉很困难了,他居然还把他的粗指也插入她的花穴内,邪虐地扩张她的嫩壁。

女人的细腰被捧高,好承受男人越来越狂野的冲撞,鲜红的媚肉被他的黑龙无情地拉扯出来,浓稠的爱液溢了一桌的淫湿,滴滴答答地在桌上形成一滩滩水渍。

就在男女全身心享受身体结合上带来的无上快感时,电话铃就在这时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原本雷森不准备加以理会的,然而林芜婷却急迫地喘息道:「快接电话——总裁——可能——可能是重要的电话——」

「该死!」无可奈何地暂时停止下身更深入的挺进,雷森拿起电话筒回答道:「Hello!Whoisthat?……yeah,thisisSenLei……Oh,hiMrBruce……」

听着雷森极力压制欲望的声音,林芜婷突然想到了那次雷森趁她接电话时折磨她的情形,看来,今天是她「复仇」的好时机。

她小心翼翼地收缩腿间紧窒的穴肉,将雷森的男茎裹得更加紧密,果不其然,雷森接电话的声音立刻有所变化了。他的眼神转到林芜婷身上,用眼神告诉她不要乱动,而口中还在回答布鲁斯先生的问题。

别乱动?她会听才怪,她将腿间娇嫩的花儿绞得更紧,用力地压迫、吸吮雷森贲张的欲望,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雷森身体的变化,根据就是他的分身在她体内又胀大了一圈。

她呻吟着故意更用力地收缩腿间娇美的穴腔,美艳的花儿紧紧地吸吮住雷森的粗杆,结果却被雷森狠狠地撞了一下,她顿时情不自禁地逸出一声火热的娇喘,小穴里被毫不留情地搅弄过一番,晶莹的穴肉再次溢出银亮的蜜液,沿着男人的阴茎湿漉地流淌下他的办公桌。

「MrBruce,IthinkIneedsometimetothinkaboutthecase……」雷森的语气开始不稳定了,雄性器官上传来的紧窒包裹感让他的神经末梢受到了莫大的刺激,销魂蚀骨的快感自他被蜜洞亲热舔吮的前端不断刺激他的前列腺,惹得他差点因为分神而提前射在她的花壶里。狡猾的小东西,居然抓住这个机会乘机报复他!

「森——我好热——」她故意呢喃得更加诱人,好让电话里的客户能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同时,雪白的玉腿更蠢蠢欲动地环上他的虎腰,蜜甜的娇花紧紧地含住他的欲望,用力地压缩、搅弄他最火烫的部位。

雷森快忍不住了,尤其是她使坏的小手居然抚弄上他平坦结实的腹肌块,然后开始搓摸他粗壮的根部,甚至顺着他的粗根一直摸索到他沉甸甸的蛋袋,把玩他浑圆的两颗钢蛋。

雷森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快着火了,他举着电话筒,鹰眸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林芜婷,唇边泛起危险的笑弧。

「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他突然拿开电话,在她耳边喘息道,随之而来的便是腰腹处突然猛力的一顶——

「雷森——啊——」林芜婷感觉体内最柔软的一处嫩肉被男人的前端挤开了,甜美温润的汁液正从里面不断泄流出来,甜腻腻地粘上雷森烧红的根头,被他来回抽送的动作摩擦出滋滋的水声,羞得她下身克制不住又是一阵痉挛般的狂泻。

「……Ijusttalkwithmyassistent……oh,you——」

雷森刚说到这儿,突然感觉身下小女人身子一僵,女人腿间那朵妖媚的娇穴里突然爆发出山洪般的热液,雷森连忙抽身,然而还是被喷了一身的湿濡。

「……hey,SenLei,whereareyou?」见雷森半天没回话,电话里传出了布鲁斯先生疑问的声音。

雷森克制不住了,他充满欲望的眼神注视着全身都被自己的爱液淋湿的小女人,她正自己抚摸着自己丰美的双乳,唇间呓出一声声教男人销魂的呻吟,此情此景堪比世上任何一幅动人的画面。突然,他感觉自己手里的电话似乎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于是,他对电话里道:「Iamsorry,MrBruce,IafraidIhavetodosomethingimportant。So,goodbye!」说完,也不等对方的答复,就迅速撂下了电话,甚至连电话线都顺便一道拔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他如同饿狼扑羊般一把扑上女人雪白柔软的胴体,双手贪婪地把玩她胸前高耸的双峰,只见那红梅般的乳头诱惑地弹跳着,双腿间媚人的湿润更充分证明她早已准备好了男人的进入。果然,男人扶着那根粗大的黑人尺寸的阳物顺着她分泌的润滑狠狠挺进,那朵娇花立时绽放出娇艳的水蕊儿,将他的欲望整根吞咽了下去。

「小东西,你越来越厉害了呢。你看,你把我全都吃进去了呢。」雷森的唇间吐出淫秽的词句,下身又是全力一顶,林芜婷被刺激得弓起腰来,蜜糖般的爱液像潮水般倾泻而出那娇美的出口,被男人粗大的欲望逼得形成一股小水流淅沥沥地滴落下来。

「好喜欢,你每次都喜欢喷这么多水,真是个宝贝呢。」雷森抽出还在滴水的男性象征,眯起眼享受地套弄了几下,那条龙根立刻胀得更大更粗了,青筋也自龙根表面全数贲张。接着,他握着那粗大的前端抵着女人粉红潮湿的穴嘴儿,用力一挺,粗长的龙根滋地一声滑了进去。

「不——你太大了——啊——别再进去了——」林芜婷用小手抵着雷森的腹肌,阻止他将整根粗根都插进去,然而绽开的水红穴蕊却是溢出淫靡的白沫,沾附在他圆硕的龙头上。雷森哪经得住这般诱惑?于是他挺起腰杆,用力将自己的分身强行挤进去,顿时那嫣红的嫩肉被迫翻出,一股水液从那娇嫩的花缝中被挤得泻了出来。

「好爽——喔——太舒服了——」下体被湿热的蜜肉紧紧包裹,那娇嫩的子宫口更是咬住他坚硬的龙头,随着根头的撞击而被迫张开,使他能将自己更多的欲望挤进她的子宫里。

又热又软的子宫啊!他舒爽得下体都禁不住在她子宫内颤动,那黏湿的嫩肉像婴儿吸吮乳头般吮住他发烫的前端,随着他抽送的动作,那粘稠的爱液也如潮水般倾泄,在他一次次挺进她体内时发出诱人的湿滑液声。

「雷森——森——」她无助地娇喘,腰肢随着男人的抽插而被迫扭摆,两团浑圆的玉乳抖动出淫荡的乳波,红梅般绽放的乳晕更加鲜艳诱人,如同蛋糕上沾着奶油的新鲜草莓一般甜美多汁。

雷森吮住她一边鲜红的乳尖,下体仍持续狂猛的抽插,粘稠的蜜水顺着他的抽出而狂涌急喷,小东西被他折腾得敏感极了,总是没抽送几下就会高潮泄身,爱液不知不觉都淌了一桌。

「这是你方才招惹我的代价。」雷森将她的软腰儿抱起,保持交合的动作将她的身子放上他的办公椅,而他一把分开她粉嫩的两条玉腿,对准那绽开的小红花狠狠地戳进、搅弄,教她兴奋得蜜穴儿又是一阵销魂的狂泄。

他抽出弯粗的狼根用力地抽打在她的花朵上,她的蜜水立即四处喷洒开来,还不断发出教人羞惭的噗嗤声,小女人被挑逗得粉花儿都满绽开来,蕊心处黏热的汁液牵粘着他的龙根,这幅淫荡的情景让雷森不禁更加兴奋了。

「啊——啊——」雷森狂吼着用尽全力撞击她的嫩穴,那敏感的水穴儿经不住几下捣弄,又湿漉漉地泻出一团水液来,喷湿了两人亲密交合的器官。

她的身子被雷森毫无节制地享用,香甜的爱液已经满足不了雷森的渴望,他贪婪地想要更多。他在她体内狂妄地冲刺,粗硬的长枪刺进她柔软的花蕊里,再强悍地搅转,享受她湿滑温暖的包裹和销魂的吮吸挤压;而她为这美妙的折磨呻吟、娇颤,无论是他吸吮她的乳尖,还是他玩弄她的花穴,都会让她泄出潮水般的蜜液。

突然,将他包裹的温暖幽穴里又是一阵抽搐,一团热油般的蜜汁从她的子宫中急泄而出,雷森感觉自己的龙头被这股热液当头浇上,顿时,一股火热的销魂快感立即从小腹窜上,他禁不住发出了无比享受的喘息。

「哦!太爽了!」他抬起瘦削性感的窄臀再次猛插她的花壶,一直到他粗壮的龙首顶进她最深处的那团柔软处,他才心满意足地抖动着窄臀狂射出来。

「森——你——好烫——」她其实是想说他射的精液好烫,可是她已经被他火热的浆汁烫得说不出话来,子宫内最敏感的嫩肉更是被男人强劲的射精如机关枪般扫中,她不争气地再次被送上高潮,爱液又不自觉地泄了一地。

雷森搂起她因为高潮而显得特别绵软的身子,爱怜不已地啄吻她红润的双唇:「对不起,小婷儿,又把你累着了。」

林芜婷迷迷糊糊地听到男人的话语,本来想说没关系的,奈何这场办公室欢爱却已经几乎耗费了她全部气力,因而她实在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娇弱无力地喘息,只有已然软绵绵的双臂还眷念地环着雷森强壮的脖子,她疲惫地贴着雷森宽敞健壮的胸膛喘息。

「好了,去睡一觉吧,晚上我们还有约会呢。」雷森温柔地道。

林芜婷用最后的力气道:「……好。」于是,雷森便吻了吻她的额际,将她一把抱起,向着总裁的办公室走去。

***************************************************************

晚上的约会实在令人期待,因为这是她成为雷森女友后雷森第一次和她约会,而且还是传说中最浪漫的烛光晚餐。

这么多日子以来,她白天是雷森能干聪明的秘书,晚上还要兼职他甜美诱人的床伴。她一直以为雷森不过是把她当成一只新奇有趣的玩具,或许是可以用来随时随地发泄欲望地工具。不过,自从那次向雷森表白后,情况似乎大有改观了。她惊喜地发现,原来雷森对于她也并不是无动于衷,至少他有了和她认真谈一场恋爱的想法。

好吧,她承认,雷森其实更喜欢的是和她在床上做爱,不过他对她异于常人的欲望也证明了他对她也是有感觉的。

晚上就不再是总裁和秘书的时光了,而是一对普通的情侣之间的浪漫约会,所以,她需要细心准备。

穿上自己最爱的晚礼服,戴上去年她生日时雷森送给她的漂亮的珍珠项链,她满意地看到镜子中倒映出的美丽人儿,今晚,她会更加美丽和自信。

来到两人约会的地点——一家情调高雅的西式餐厅,她惊喜地发现雷森已经提前到了,他果真如同童话里最英俊的王子般潇洒而完美地坐在那儿,正冲她展露出无比迷人的微笑。

然而,更让她惊喜的是,她的座位上竟然摆放了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不得不说的是,这是她收过的最美丽的礼物,她的脸红了,娇羞的面庞正像那娇艳绽放的玫瑰般美丽动人,他微笑着朝她伸出一只手来,她害羞地快步上前,然后郑重地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了雷森的大掌里。

雷森温热的大手包覆住她的小手,他微笑道:「你今晚太美了,我的小天使。」说完,还将她的手背拿到面前亲了一下。

「谢谢,我说过吗?你其实——其实也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林芜婷羞赧地说道。

「那我也谢谢你的夸赞。」雷森的笑容里满是醉人的优雅和自信。

怎么会爱上这样的男人?他在人前可以如此优雅洒脱,风度翩翩;然而在床上他又那么强壮性感、教人疯狂。他真是恶魔啊,天生就是为了掠夺女人们的心而来。

林芜婷难以置信地捧起手中一大把红玫瑰,只听雷森道:「这是我买的玫瑰,不知道你喜欢吗?」

「嗯,」林芜婷羞涩地应了声,又将俏鼻伸进花束中深深嗅了一下,「好香,谢谢你。」

雷森满意地挑挑眉梢:「那,我们开始享用我们的烛光晚餐吧。」

「好。」林芜婷点了点头,应道。

精致的菜肴一道道送上来,雷森优雅地用刀叉划开盘里五分熟的牛排,看林芜婷不太擅长使用刀叉,又体贴绅士地接过她的盘子帮她将牛排切成易嚼烂的肉丝。

「谢谢你。」林芜婷不好意思地接过盘子,冲雷森道谢道。

「没什么,切肉的事交给我来就好,」雷森微笑着又突然将手伸进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但是这件事,却只能交给你了。」

说着,他将那个东西放在了林芜婷面前。

「这是什——」林芜婷呆住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那只天鹅绒的首饰盒。接着,雷森的手指将它慢慢打开,顿时,一直做工精细的钻石戒指静静躺在黑色绒布上散发出夺目的光泽。

「喜欢吗?」雷森温柔地问道。

好半天,林芜婷才反应过来,她惊讶地看着雷森:「这——这是——」

「我送给我未婚妻的戒指。」半晌,雷森一字一顿轻声道。

林芜婷的视线模糊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一刻终于发生了。而且,还是她曾经以为此生难以企及的男人亲手将这枚缔结着神圣契约的戒指送到了她面前。

「你愿意收下吗?」雷森的语气轻柔的,却带着一丝不确定。

林芜婷的眼泪滑出眼眶,她看着自己面前这一脸虔诚的男人,像用尽全部力量轻声道:「我愿意。」

雷森微笑起来,取出那枚精致的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然后郑重地道:「那么,你从此以后,都会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人,你明白吗?」

林芜婷含着眼泪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

「很好,那你是否明白,这枚戒指不仅是我送你的结婚戒指,也是我给你戴上的枷锁?」雷森突然正色道。

「不,」林芜婷擦去眼泪,认真道,「这是我们的契约,从此以后,你不能扔下我不管。」

「那是当然。」雷森微笑道。

「以后,你要说——你要说——」林芜婷突然说不出口了。

「说什么?」雷森貌似疑惑地抬高眉毛,但是更像是明知故问。

「说——你爱我,」林芜婷鼓足勇气道,「雷森,你——你爱我吗?」

「原来是这句话啊,」雷森像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敛起笑容,无比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眼眸,道,「这是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的话,小婷儿——」

他突然停顿下来,然后才轻声微笑道:「我爱你。」

林芜婷呆住了。

下一刻,男人已经俯首吻住了她的唇。此刻,即是永远。

两颗相爱的心终于完全契合了。恶魔,也成功地绑住了他的专属天使。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