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免费 佚名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护儿妈妈成性奴 护儿妈妈成性奴

    我叫杨帝。爸爸在一家跨国公司做经理,收入很可观。但也因为收入高,只有牺牲家庭,长年待在国外主持海外分公司业务,没时间回来。家里只有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出生书香世家,加上她又是中学教师,因此妈妈永远是那样端庄娴淑。虽然爸爸不在身边,但爱美的妈仍勤於保养,加上她168的身高,白皙的皮肤、匀称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裁,除了丰满、高挺傲人的胸部,还有一付漂亮的脸旦,柳眉杏眼,美丽又有气质,因此仅管已经39岁,可是看上去还像是廿多岁,至多卅岁的熟女少妇。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护儿妈妈成性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护儿妈妈成性奴》,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杨帝。爸爸在一家跨国公司做经理,收入很可观。但也因为收入高,只有牺牲家庭,长年待在国外主持海外分公司业务,没时间回来。家里只有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出生书香世家,加上她又是中学教师,因此妈妈永远是那样端庄娴淑。虽然爸爸不在身边,但爱美的妈仍勤於保养,加上她168的身高,白皙的皮肤、匀称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裁,除了丰满、高挺傲人的胸部,还有一付漂亮的脸旦,柳眉杏眼,美丽又有气质,因此仅管已经39岁,可是看上去还像是廿多岁,至多卅岁的熟女少妇。

《护儿妈妈成性奴》 (五) 免费试读

进到浴室,我直接把妈妈先放入浴缸,并架起莲蓬头,把水温调至微热后,让水哗啦哗啦的冲在妈妈身上,然后就一遍一遍的用力搓洗脸,虽然已经快把一瓶洗面乳用完,但我还是觉的脸上很臭,甚至比刚才吃下沾有妈妈的粪水还臭,因此继续水一遍一遍的洗脸,不管妈妈。直到将洗面乳用完,我还是觉的不乾净,我想这次的羞辱,我这辈子可能很难忘记,会是我永远的痛!接着,我想起还没帮妈妈冲洗,赶忙走到浴缸边,看到妈妈足高跟凉鞋,一对修长美腿被破烂的丝袜包覆着,满的阴阜外面,是鹅黄色的内裤,妈妈就这样玉体横陈的躺着,全身已被冲湿,阿雄他们刚才说「奸淫妈妈」的话,在我脑中逐渐发酵,鸡巴也开始涨硬。

就在我呆呆的死盯着妈妈猛瞧的时候,浴室门口响起阿雄的声音「好不好看?是不是掺一脚,一起干你妈?干!看你这龟蛋,量你也不敢,你还不快点,是捉是要别人来帮你妈这浪货洗啊?」说完,就和铁龟哈哈哈大笑的离开!

我不敢多想,也没注意芭乐不在,只是赶紧把妈妈扶站起来,帮她脱去高跟凉鞋、丝袜和内裤后,妈妈的白皙胴体,这时已完全赤裸呈现在我的眼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妈妈全裸,鸡巴不禁又涨大了。看着妈妈尖挺丰满的大奶,我忍不住低下头偷亲了一下,但我又怕阿雄他们突袭偷看,收起心神,没想到妈妈这时居然醒了过来,看到我抱着她,一只手还抓着她的大奶,妈妈羞红着脸「宝贝,你委曲了!他们要你帮妈妈洗是吗?妈妈身上都是那群恶魔的臭水,不要弄脏了你的手,妈自己来就好,你快把头转过去,让妈自己洗!」

我怎么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一把紧紧的抱住妈妈「不脏!妈妈不脏!妈妈才受了委曲,他们要我洗,我们就乖听他们的话,要不然,一会被他们发现我们没有照着做,又不知要想什么鬼花样恶整我们了!」

妈妈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听完我的话,只是叹了口气「说的也是,那我们就快点洗乾净出去吧,只是难为了我的宝贝!」说着就闭上眼睛,而我也赶紧替妈妈打上洗发乳、沐浴乳,藉替妈妈洗身的会,把妈妈全身上下摸了个够。最后,我要替妈妈洗下体时,妈妈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宝贝!那儿脏,让妈自己来就行了!」

我对妈妈说「妈呀!这里刚才我还用嘴亲了好久,看也都看了,没差的,不洗乾净,怕不太好,我会小心的!你只要把身子诩下去,我会很快的」

妈妈想了一会,叹着气弯下身 把屁股面对我翘起来,虽然我很想再亲一次,但我知道,妈妈一定不会答应,搞不好阿雄他们躲在那儿偷看,因此压抑着冲,将中指沾上沐浴乳,插进妈妈的小穴、屁眼,捅了十多下,我发觉,妈妈全身绷紧,显然是极力在忍耐着。我不忍再作弄妈妈,赶紧把手指抽出「妈!你再忍耐一下,我用水冲一下,就可以了!」说着,把莲蓬头水柱关小,冲洗妈妈的下体,同时将手指再插入小、屁眼,插了几下,才把水关掉。

我发觉,妈妈的小穴和屁眼真的很紧,手指插进去时,还会一吸一吸的,真的很爽,难过阿雄他们连着干了妈妈那么多次,都还不肯罢手,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也想试试看!

等妈妈漱好口,我和妈妈一起走出来站在浴室门边,阿雄和芭乐、铁龟坐在沙发上,我注意到,茶几上多了一袋东西,透过塑胶带,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些球型的东西,但不知是什么,这时阿雄开口了「龟蛋!洗的乾不乾净啊?你这样让浪货走出来,不是脚又弄脏了,你不会抱他进房啊?是不是要我去找人来帮你抱,还不快把她带进去换依服化妆,真他妈的够了,你人没用,还这么笨,看来你那乌龟老爸也不怎么样!」

我不理会阿雄的讥讽,抱起妈妈就往房间走去。坐在床边看着妈妈化妆、穿好衣服、丝袜,再照着阿雄他们先前的做法,抱着妈妈来到鞋柜边,妈妈随意挑了一双已经穿的很旧的白色尖头素面高跟鞋穿上后,我就和妈妈一起走到阿雄旁边「把这龟蛋先带到旁边给我绑起来」

阿雄边下令边转头看着一脸冷冷表情的妈妈「你刚才说的话还记得吧?现在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真心、诚意!」

听完阿雄的话,妈妈跪下来,就要去替他吹萧,可是阿雄抬起脚,以脚着妈妈秀丽的下巴「干!这么急啊!一看到鸡巴就发浪,这么欠干啊?不必那么快,我没要这样就干你,我想先看看你发浪撒娇的样子!」

妈妈跪在地上低下头,想了一下,一咬牙站起来,搂着阿雄的脖子,侧坐在阿雄的腿上「主人…请……请主人疼爱…疼爱性奴」

虽然妈妈的口气依然冷冷的,但阿雄似乎已很满意,笑着紧搂妈妈的柳腰「哈哈哈~不错!来,再叫声亲老公来听听!」

这时妈妈还是迟疑了一下,但最后照着阿雄的要求「主人!亲老公!请主人…亲老公…疼爱性奴」

阿雄笑的更大声了!他一把将妈妈拉进怀中,紧紧的抱了一下,抬下妈妈的下巴,臭嘴就印上了妈妈涂着红色口红的香唇「啜~嗯!真香~啜~香啊~」一舌战下来,只见妈妈美目紧闭,嘴唇也是湿漉漉的,而丰满的胸部则是不停的上下起伏着,穿着高跟鞋的丝袜美腿,也配合阿雄伸向阴阜的手,微微的向外张开。

阿雄阴笑着,浪起来了啊!说着把搓揉妈妈小穴的手抽出,两手顺着妈妈窄裙裙摆的口,向两边用力撕扯,只听见「嗤~」裂帛响声,妈妈下体被丝袜、内裤包覆着的饱满阴阜又露了出来。我这时才注意,妈妈是穿着紫色配黑蕾丝花纹的小内裤,配上妈妈白皙的肉体,还真的很好看、诱人。而妈妈也因为裙子被撕扯开,惊醒睁开眼看,阿雄又道「来!美人!再叫一次好听的…」

妈妈迟疑了一下「刚才不是已经叫过了吗?」但当她到阿雄顿时变脸,满上改口「主人~亲老公~亲主人~亲老公~请…请…请亲老公好好疼爱性奴…」

妈妈连着叫了多声亲老公,显然收到效果,阿雄脸色转为温和「对嘛!这样才像样!没关系,我知道你还是很不服气!很不甘心!不过我有的是时间,我会慢慢调教!我方法多的很,总有一天会收服你这浪货的!来,再来亲个嘴!」

妈妈本来见阿雄脸色转为温和,一颗心才稍稍放下,但是听见阿雄还有其他花招,不禁担忧起来“我是有丈夫、儿子的人呐!总不能叫我真的像个荡妇一样”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小嘴凑上前,主动亲吻阿雄。而阿雄则趁妈妈主动献吻,一只手搓揉妈妈的大奶,一只手顺着阴阜中间的裂缝,在丝袜上来回抚揉着。渐渐的,丝袜被阿雄抠开一个小洞,阿雄用手指把破洞撑大,再隔着内裤搓揉妈妈的小穴。

妈妈被阿雄挑逗的渐渐陷入意乱情迷状态,骚穴也开始濔濔的渗出淫水,阿雄阴笑着,把内裤向一边,接着就把中指插入妈妈的小穴内,慢慢的插起来,妈妈的忍不住的「嗯~嗯哼~」开始呻吟,淫水也愈流愈多,阿雄接着把无名指加入起抽插,妈妈的呻吟声,也变成「啊~啊~啊啊~嗯~啊啊~」的浪叫,当阿雄再把食指一起加入抽插,妈妈的淫叫更大了。

就在妈妈爽的大叫「啊啊~啊~啊到~顶到~到~啊~」快要达到高潮时,阿雄突然将手指抽出,一边用全力抓挤妈妈两片阴唇,一边则用力掐捏妈妈的乳头,只见妈妈凄厉的只喊了一声「啊~痛~」阿雄立刻放开,两只手紧紧抱住妈妈的头,用力吻住妈妈,妈妈只能「嗯嗯~嗯~」的闷哼着。

这样淫虐妈妈,似乎让阿雄很开心,真喊「爽!爽!真他妈爽!」而妈妈则是痛的「呜呜~呜呜~呜~」的啜泣起来。

看着妈妈的样子,阿雄难掩兴奋「好了啦!你不是要老公好好疼爱你么?我是照你的要求做的呀,怎么?你不满意?」

妈妈仅管满心恨意,却不敢发作,只能诺诺的「不敢…呜呜~性奴谢谢主人…谢谢亲老公…呜~的疼爱…谢…呜呜~」

「既然要谢,就诚心一点,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相信,你是真的满意我的疼爱…」妈妈一手揉抚着奶头,一手摀着下体,忍着痛爬起来,再次主动亲吻阿雄,还伸出香舌让阿雄舔吮。阿雄像个嘴馋的小孩,一口一口连着把妈妈流出的口水香津全数接收吞下,还边叫着「香!香!美人就是不一样!连口水也这样好吃!爽!」说着,阿雄接着命令「转过身去,把脚抬上来,弯下头替我吹一下!换我爽了」

当妈妈头下脚上的正准备替阿雄口交,阿雄突的拦腰抱起妈妈,妈妈吃惊「啊~」的叫出来,转过头看到阿雄原来是又要玩她的脚,妈妈摇了摇头,开始舔吮阿雄的龟头。而阿雄则因被妈剿一唅,也爽的「喔~」叫了一声,就开始亲、舔妈妈的秀足。虽然妈妈美脚上的那双白色高跟鞋平淡无奇,而且也有些脏污,可是对阿雄而言,好像只要是穿过的,都是宝贝。阿雄一手搂住妈妈的细腰,一手则拿着高跟鞋又闻、又舔,直到心满足了,又开始揉捏妈妈的秀足,把十跟脚指陆续全部唅进嘴里吸吮。

阿雄注意到妈妈的小穴又开始濔濔渗出骚水,示意芭乐把茶几塑胶带的东西拿给他,这时我才知道,里面是一个跳蛋。可是其他那一颗一颗的球形东西又是什么呢?正在我一肚疑惑,只听到妈妈又大声的「嗯~啊啊~嗷喔~嗯~啊啊~」浪叫起来,原来阿雄把跳蛋塞进妈妈的小穴里,而且把震动级数开到最大,让从未嚐试过情趣玩具的妈妈,忍不住大叫起来。

妈妈一手吃力的扶着沙发,一手伸向身后,想将小穴里的跳蛋拔出,可是被阿雄拨开「美人!不要急!今天我一定会让你爽个够的!现在快点帮我吹!等我的弟弟够硬了,自然就会干你了,快点!」可是小穴里的麻痒感,愈来愈强烈,妈妈根本无法专心替阿雄口交,只得哀求道「求主人…啊啊…主人亲老公…啊…求…不要…我…啊…好…难受…啊啊啊…唔…啊…求…啊…放我…啊…放下…我…哦哦…要尿…啊…尿出来…快…啊阿…放啊…」

阿雄听到妈妈要尿尿,立刻把妈妈放下,妈妈爬起来,向着浴室就要冲去,可是却被阿雄一手抓着坐了下来「等一会儿!美人!还没呢!」

妈妈还来不及哀求,阿雄就面对面的抱起妈妈让她跨坐在身上,妈妈知道阿雄要插穴,急忙叫道「等…」妈妈还没叫完,阿雄的鸡巴就「嗤~」的插进小穴里。虽然妈妈极力忍着,但是灼热的尿液,还是一滴一滴的渗漏出来,滴在阿雄的鸡巴、龟头上,烫的阿雄直叫「爽~喔哦~爽喔~爽~」并且加快抽插速度,直到爽的把灼精射在妈妈的小穴,而只时妈妈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只能吃力的哀求「放…让我…快…哦…忍不住了…哦…」,阿雄感到妈小穴渗出的尿液愈来愈多,示意芭乐与铁龟过来接手,一人一边抱着妈妈,自己则快跑到妈妈面前「还没见过美人放尿的场面!来吧」

妈妈继续「不…不要…看…」

阿雄不理会,反而恐吓妈妈「不要尿啊,那我去把龟蛋抓来,让他来这准备喝你的尿,让他品嚐看看,你这母狗妈妈,连尿都是骚的」

妈妈听到阿雄的恐吓,怕真的把我抓来喝她的尿,一咬牙,方一股淡黄色的水柱就由妈妈的小穴射出,阿雄边叫「美人放尿喽!真好看?!」边示意芭乐、铁龟把妈妈放下,让剩余的尿液顺着妈妈的丝袜美腿流到地上、流进高跟鞋里。

妈妈此时已无法忍受,也顾不得地上都是尿水,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呜~呜呜~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但是阿雄却无动於衷,原来阿雄是故意要芭乐他们在妈妈还没尿完,就把妈妈放下来,为的就是好藉机再羞辱妈妈「美人放尿,好看是好看!可是怎么这么不知羞啊!居然长这么大还当众尿尿,而且还是尿裤子、还是老师?!这种事如果给外面人知道,请问老师,你以后怎样教学生啊?」

阿雄见妈妈不理他的嘲讽,只是一直哭着,就走过去把妈妈扶起来,妈妈以为阿雄改变态度,没想到,她还没站稳,阿雄就抓住她的衬衫,向两边用力一扯,扣子应声绷开,露出里面被紫色胸罩包覆的大奶。阿雄用力把衬衫从妈妈胴体上扯下后,又同样把奶罩也一并用力扯下,然后一起丢在地上,接着,再把刚才已被撕子裂开一条大缝的窄裙脱到地上「既然这么不知羞,当众尿尿,还是在你那龟蛋儿子的面前,我看衣服也别穿了,这样比较适合你!真他妈的有够骚,还不快点跪下来擦乾净,是不是要龟蛋来舔呐?」

阿雄不停的羞辱,似乎适得其反,原以为妈妈会崩溃,没想到妈妈反而唤起妈妈内心刚毅的性格。妈妈停止啜泣,冷着一张脸的跪了下去,开始用那些被阿雄撕烂的衣服,慢慢的把地上的尿液擦乾,然后再将这些衣服全部用塑胶袋装起,丢到垃圾桶旁。

正当妈妈脱掉高跟鞋,准备将被尿湿的裤袜、内裤一起脱下丢掉时,阿雄怒叫道「干!贱货!你当众尿尿就算了,现在居然当众脱衣,既然你这么喜欢光着身子见人,我们就这样出去逛逛吧,如何?」没想到妈妈此时居然冷冷直视着阿雄,以坚定的语气说道「出去就出去,反正我已经被你们污辱够了,我的身子已经脏的永远也洗不乾净了,我们现在就出去,我也好趁这个机会告诉大家你们这些恶魔是如何的欺负我这一个弱女子,也好让警察知道你们的恶行,把你们全抓起来接受法律制裁!」

阿雄初时被妈妈的反应给震慑,但没多久,只见他阴阴的笑了起来「好!很好!会发狠!芭乐、铁龟!把那龟蛋吊起来,给我往死里打,就当是打沙包练身体,打~」

阿雄的声音还没结束,一阵拳脚就无情的落在我的身上,我忍着痛不发出哀号,只「嗯~嗯嗯~」闷哼着。我被从房外打进房里,又被从房里踹到房外,我的脸上、嘴上都是血,但我还是忍着不吭一声,妈妈的泪水已流满面,阿雄看这我与妈妈的反应,又大吼一声「给我再用点力!看是这龟蛋的骨头硬,还是你们的拳头硬,渐渐我的意识模糊的,终於没有反应,迷蒙之中好像听见「大哥!这小子昏过去了」

「拿水给我泼醒,再继续给我打,你们打不动的话,就换我来!」接着,就感到全身一阵湿冷,我又悠悠的睁开眼,见到妈妈通的跪了下来!阿雄又开口了「怎么?舍不得呀?刚刚不是还挺硬的吗?」

妈妈仍是紧闭双唇不语,阿雄一怒,回过身「给我用踢的,当踢狗一样,直到踢死为止,不许停!」就在铁龟、芭乐两人一左一右交换换脚,无情的踹我的同时,妈妈终於忍不住扑了过来抱着我伤痕累累的身体「我错了!我错了!别在打了!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要别在伤害我的大帝!哇哇哇~宝贝!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呜呜呜~」

我附在妈的耳边轻轻说到「妈!我没关系!你…你勇敢…不要…不屈…服…」说着,我又没了意识。

妈妈见我昏了过去,猛摇我的身体,我吃不住痛「哼~」的一声又醒了过来,妈妈见我睁开眼,终於露出一丝笑容,亲抚我的脸,对我点了一下头我则是再趁妈妈紧抱着我的机会,忍着嘴痛,再次附在妈的耳边「千万…千万别…别屈服,妈…」

阿雄忍不住的又大声吼道「是好了没?我们的游戏还没玩完呐!」妈妈轻轻的把我放回地上,站起来准备走向阿雄,可是阿雄又开口叫道「母狗有资格用两只脚走路吗?」妈妈只得再跪了下来,爬向阿雄,阿雄本来抬起脚要踹妈妈,但又突然改变主意,把脚放了下来「只是让你尿一下给大家欣赏,看看美人放尿是个什么模样,你他妈的就要死要活的,还敢跟我呛声,看来调教还不够!站起来,把屁股给我翘起来,不要说我没警告你,待会不许跑,只要你敢动一步,我立刻改变主意,等我死路那龟蛋,我就如你的意,带你光着身子到街上逛!」

妈妈以为阿雄只是要插她屁眼,不以为意,没想到,只是感觉屁股被塞进一样东西,接着就感到一股股凉凉的液体流进肠道,等妈妈惊誉阿雄是给她灌肠时,第三颗甘油球已经再次注入妈妈的体内。妈妈本来下意识的要逃开,可是想起阿雄的话,只能把正要跨出的脚步收回,继续忍耐着阿雄把一颗颗甘油球塞进她的屁眼,将裱面的液体注入。阿雄发觉妈妈两只丝袜美腿开始不停颤抖,屁股也开始愈夹愈紧,知道妈妈快要喷粪「贱货!我警告你!没我的允许,不准拉出来,否就叫你那龟蛋宝贝全部给我吃下去!」但是妈妈己不住浓浓便意,只能赶紧用手摀住屁股,然后坐到地上,并轻轻吻了一下阿雄的龟头「求主人…求…主人…主人允许…允许…」

「允许什么?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妈妈知道阿雄就是要她说出大便两个字,而时间也不允许她拖,因此妈妈一口气「请主人允许母狗去大便」

阿雄仍是一付慢丝条理的「好吧!本来是要处罚你胆敢反抗主人的,但是看在你刚才会主动亲吻我的龟头的分上,暂时饶了你,不过…只准你在这里拉,因为我们兄弟都没看过美人喷粪的样子,你就为我们表演一下,如?」

妈妈感到已有些粪水流到手上,赶紧又用姆指顶住屁眼「是!请主人…嗯…让性奴…嗯…就在这里表演…」

阿雄故意拖延时间,慢慢的说道「好吧!难得看你态度这么好,就准你的要求!嗯、那个谁呀…谁…噢…对了…那个铁龟,不…我看还是芭乐吧!就你去,找个盆子来,免这只当众拉尿的母狗,又随地大便,如果是香的,就还好,如果是臭的…那就不知怎么弄乾净了…」

妈妈已忍不住了,打断阿雄的话「不行了…厨房…盆子…快~」

阿雄对着芭乐点了点头,并意铁龟过来帮忙,当芭乐拿着妈妈洗菜的盆子冲到,又立刻与铁龟一同把妈妈抱到茶几上,让妈妈蹲着,三人则一起跑到妈妈面前蹲下来,妈妈已顾不羞耻,把手一拿开,立刻「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对着盆子喷便,而臭气也立刻散布整个客厅。

阿雄三人捏着鼻子怪叫道「哇靠!怎么那么臭?臭死了!真他妈的受不了!快去拿电风扇来吹!」

我知道,阿雄又想再次藉机羞辱妈,因为实际上,虽有点臭,可是也没有臭的像阿雄他们形容的一样。而过了廿分钟左右,妈妈除了粪水,妈妈已什么都没拉不出来了,毕竟她今根本没吃什么东西,因为大部分吃饭的时间,她都是在喂我。

妈妈终於虚脱的从茶几上摔了下去,还差一点将那盆大便打翻,阿雄看妈妈已差不多了,让铁龟替我松绑「龟蛋!这次再把替你妈洗澡这么好的工作交给你,如果你想要,我也特许你和你妈一起洗,如果你要干你妈,记得叫我来看好戏哟!」

我忍着伤痛,爬到妈妈身边,看到妈妈整个人虚脱无力,两只垂放在地,靠着沙发椅撑着,才没摔到头,暗自叫声幸运。在往下看,只见一只的高跟鞋只穿了一半,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根本只剩尖头部分还套在脚指上,鞋内还可见刚才被尿湿的痕迹,而妈妈的丝袜上,除了尿湿,也沾着一些粪便、粪水,下身情况只有一个脏字可以形容。

看到妈妈还有意识,我决定先把那盆粪便拿去倒掉,接着我忍着全身酸痛,吃力的抱起妈妈,慢慢往浴室走去,而阿雄他们则是看着我吃力的忙上忙下,哈哈哈的大笑着,还边骂道「真他妈的犯贱!」接着三人就边抽烟,边讨论等一下还要用什么花招来调教妈妈。

我不理会阿雄他们不时传来的嘻笑怒骂声,先小心的把妈妈放在浴缸,然把水温调热些,开始对着妈妈先冲一下,然后才把妈妈的高跟鞋、丝袜、内裤依序脱下,丢到浴缸外的地上,接着就先以水柱和手,搓洗妈妈的阴阜和屁股,妈妈虽然想起身自己洗,但只能无力的又倒坐在浴缸内「妈妈!没关系的!我是你儿子!我洗总比让他们的脏手再来轻薄你要好」

搓洗了一阵后,我又再以中指沾着沐浴乳,插进妈妈的小穴、屁眼抠挖了五、六下,然后以水柱把沐浴乳冲掉后,再替妈妈洗头发、身体。妈妈又重新变成香香的,我忍不住亲了妈妈脸颊一下,对着妈妈的耳边轻声说道「妈妈!我爱你」妈妈则是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妈也爱你!」就整个人趴靠在我身上。

仅管我全身伤痛,我还是忍着先把妈妈放倒在浴缸,然后再在洗脸盆放水,把身上的血迹擦乾净,接着替妈妈洗嘴巴后,就准备把妈妈抱回房间,可是这时候阿雄叫住了我「等一下,先抱过来我看看洗乾净了没,我吃力把妈妈抱向阿雄,他发觉,妈妈已经虚脱的陷入半昏迷状态,根本无法化妆换衣服,索兴把妈妈接过手「你可以滚了!芭乐!把这龟蛋给我绑起来」说着,就把妈妈抱到饭厅,亲自喂妈妈喝水、吃东西,等妈妈慢慢苏醒,再把妈妈带回房间化妆换衣服。而这时,已是周日凌晨三点多了。

接下来,妈妈一直重覆着被奸、洗澡、化妆换衣、再被奸、洗澡、化妆换衣,雄没有再用其他花招凌辱妈妈。妈妈也为了避自讨苦吃,很顺从的接受,直到早上九点多,阿雄最后一次把已经少的可怜的精液射进妈妈小穴,他才终於不支的倒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而妈妈也累的倒在地上,让精液慢慢小穴濔濔流出,顺着屁股、大腿上的丝袜,流到地上。唯一完好穿着的的,是妈妈秀足上的高跟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