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monkey免费 monkey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monkey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是作者monkey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第二章 来者不善(6\/13\/2005-6\/15\/2005) 免费试读

“我后天陪你如云姐姐带孩子去纽约看她父母,”侯龙涛光着上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用一条大白毛巾擦着头发,“你有没有什么要我给你买的?”

“现在还没有,要是想起来再给你打电话呗。”玉倩趴在大床上翻阅着一本时装杂志,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小可爱背心,下面是配套的半兜臀小内裤,两条小腿弯起来,套着纯白色薄棉袜的小脚丫交叉着在空中微微晃动。

“放你出去那么多天,玩儿疯了吧?”

“才没有。”玉倩看了一眼高大的男人,“嗨嗨,不能在浴室里用吹风机啊?把你的猴毛儿弄的到处都是。”

“死丫头。”侯龙涛把毛巾扔到了一边,坐到床上,在女孩圆嘟嘟的屁股蛋上“啪”的轻拍了一巴掌,雪白的肌肤立刻泛起一片娇艳的微红。

“哎呦!”玉倩夸张的叫了一声,扭头委屈的望着男人,大眼睛里噙着两泓泪水,“又打我,再…再也不理你了…”她说着就转回头,继续看她的杂志。

侯龙涛差点没昏过去,这种挑逗也就只有这个小妖精才做得到,“倩妹妹。”

“…”

“倩妹妹。”

“…”

“真的不理我了?”

“真的。”

“你这不是理我啊?”

“…”

“宝贝儿。”

“…”

侯龙涛伸出双手,按住美女圆滚的臀丘,连同布料一起揉抚,从五指和掌心上传来美肉极富弹性的柔滑触感,使他的呼吸立刻就变得粗重起来。

“…”玉倩用门牙咬住右下唇,忍着没出声,爱人火热的大手让她浑身微不可见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侯龙涛把两根大拇指从臀峰顶端的位置插入女孩的小内裤里,慢慢向中间滑动,直到指尖触到了两片热烘烘的肉唇。

“流氓…臭流氓…嗯…”玉倩把杂志推开了,螓首枕在双臂上。

侯龙涛的双指将爱妻的阴唇向两侧拉开,俯身把脸埋入她芳香四溢的双腿见间,舌头顶住小内裤,向如同绽放的花朵般张开的女阴里挤压。

“啊…大色狼…淫棍…流氓…啊…放…放开我…”玉倩含含糊糊的嘟囔着,柔软的娇躯不停的扭动,貌似企图摆脱男人的猥亵,实为难奈爱人的挑逗。

侯龙涛往前一趴,压在了女孩的背上,她的身体都陷入了柔软的床垫里。

“嗯…涛哥哥…”玉倩向右边微微的扭着头,把男人的舌头迎入自己的檀口中,粉红色的香舌缠绕着它,使两人的津液在自己的小嘴里混合。

侯龙涛把美人的小背心一直往上推到她的腋窝下。

玉倩能感到男人的胸膛在自己完全裸露的光滑如白玉般的背脊上磨擦,那么的沉重,那么的坚实,那么的有力,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心里一热,吐出他的舌头,开始在他的脸上不停的亲吻,“涛哥哥…我…我爱你…我好爱你…”

“我…”侯龙涛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答,因为“我爱你”三个字根本无法表达他对身下爱侣的深情。

“涛…涛哥哥…我知道…我知道…”玉倩就像是读懂了男人现在的心境一样,在他耳边发出如泣如诉的娇声。

侯龙涛舔着女孩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同时脱掉了自己的短裤,又把她的内裤褪到了她的屁股下面,两膝控制她的双腿向里并拢,双手把她的臀瓣掰开,硬梆梆的阴茎在她的屄缝上蹭着,“倩妹妹,帮帮我…”

“嗯嗯…”玉倩扭了扭圆翘的美臀,“大流氓…混蛋…色狼…”她嘴里骂着,左手却伸到了屁股后上方,在那根坚硬的大鸡巴上轻轻一压,帮它闯进了自己娇嫩的体腔。

侯龙涛双手撑住床面,开始一下一下的向下挤压女孩柔软白晰的屁股蛋,肉棒和她的阴道内壁做着亲密无间的接触。

“流氓…涛哥哥…流氓…啊…啊…压…压住我…”

侯龙涛听话的俯下上身,左手握住女孩的一只玉手,右手插入她的身下,攥住一颗饱满的乳房揉搓。

玉倩把爱人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不断的吻着,吸吮他的手指。

侯龙涛也爱怜的亲吻着美丽姑娘的秀发、耳朵、脸颊、嘴唇、脖子和肩头。

虽然两人现在的体位让他们结合的无比的紧密,但却使男方没有借力的地方,无法对女方的小穴进行正常的抽插。

侯龙涛只能是“因地制宜”,借着大床的弹力和自身的重量,不断加大床体颠簸的幅度,使阴茎对女孩的子宫产生一定程度的撞击。

刚才在没有什么活动的时候,玉倩并非得不到肉体上的快感,那根杵在自己小穴深处的阳具会因为自己阴道的紧箍而自然跳动,研磨得子宫酥酥麻麻的,也是受用得很;现在有了剧烈的碰撞,快感很快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侯龙涛有多爽,那就不用细说了,反正是每次包皮被女孩紧凑的穴道翻动,都让他有射精的冲动。

玉倩“嗯嗯”的喘息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她勉强的扭过头,望着男人,就在她的呼吸速度达到顶点的一刹那,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两行清泪顺着她红扑扑的脸蛋缓缓的滑落,“涛哥哥…我爱你…”

看着女孩在达到高潮时深情款款的表情,侯龙涛立刻就是浑身一冷,背上一麻。

玉倩只觉巨大的男根开始在自己体内膨胀,进而变为剧烈的脉动,一股股火炎间歇性的冲击着阴道尽头的肉核,使她就如同泡在热水里一样,泡得她浑身暖暖的,懒洋洋的,肌肉不由得就完全放松了,别提有多舒服了…

“说真的,你们这几天都玩什么了?”

“文龙他们没跟你说?”玉倩躲在男人的怀里,轻轻的舔着他的胸口。

“我没问他们,他们出去除了嫖也干不出什么好事儿了。”

“那小表姨和清影姐姐呢?”

“她们都说没什么特别的。”侯龙涛挑起一绺女孩的香发,放在鼻子下面闻着。

“那不就完了,干嘛还问我?一个一个的审查啊?”

“老觉得你们这么多天不能没有一点儿有意思的事儿可讲。”

“真挺平淡的。”其实玉倩他们这趟出游并不是除了收费站的事就没别的有意思的事了,但别人一提特殊的事,她就老想着打架那档子事,所以企图含糊其词的搪塞过去。

当被问到的时候,冯云和清影也是同样的心境。

“你们不是有什么事儿合伙瞒着我吧?”侯龙涛能隐约的觉出女孩的话有点不尽不详。

“当然没有了。”玉倩用柔软的手掌箍住了男人的肉棒,温柔的上下套动着,湿滑的舌头开始围着他的乳头打转,“涛哥哥…老公…”

“嘶嘶…小妖精又思春了?”侯龙涛闭上了眼睛,没再继续追问…

6月15号上午,侯龙涛和如云带着他们的小宝宝乘坐一架由日本顺天堂集团提供的私人飞机飞往了美国。

这次两人会先在洛杉矶做短暂停留,侯龙涛要礼貌性的拜访一下唐河山,再去见见Marry,正好阿诺也在洛杉矶,所以还要去参加一个他主持的慈善晚宴,最后再去纽约…

“马总,这是江苏浅水市驻京办事处派人送来邀请函。”年轻漂亮的女秘书站在马脸办公桌的对面。

马脸歪叼着烟,打开秘书放在桌上的信封,“嗯?这是请我四哥的啊,给我干什么?”

“侯总今天早上飞美国了,司徒总经理还在重庆,您是负责江苏省发展的,他们就转到这儿来了。”

“噢。”马脸把信往桌上一扔,色迷迷的瞄着女秘书,“嘿嘿嘿,行了,正事儿说完了,脱裤子吧。”

女秘书脸上出现了媚笑,转过身,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白嫩的屁股。

现在这年头,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大学生,没有点特殊“技能”,怎么也拿不到小一万的月薪的…

第二天上午,马脸带着秘书和一个手下的副经理来到了江苏省浅水市的驻京办事处。

在会客室是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体态微胖,一副官僚模样,名片上的名字是韦庆江,办事处主任。

双方分宾主落了座,“马总,侯龙涛侯总怎么没来啊?”

“侯总正在美国公干,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回来,他就要马总代表他来,而且江苏省的市场开发工作是由马总全权负责的。”马脸没受过什么正规的商业训练,平时也没怎么主持过正式的会议,说起话来老有一股匪气,所以这些无关紧要的面子上的话都是由那个副经理代劳。

东星在国内的合作对象除了四个直辖市以外,都是以省辖市、地级市和县级市为单位的,从来不跟省或者自治区一级的行政单位直接挂钩,就算是广东省,也只是由省里指定市级政府与东星取得联系,这主要是因为省与省之间、省内各地区之间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有的地方可以承受净化器,有的地方就不能,无法也不应一刀切。

浅水市是江苏省下属的地级市,东星与其还未建立合作关系,不过倒是在发展比较快的市属平阳县建了一所工厂,用于满足上海市和周边省市不断加大的需求,一部分还用于从上海的港口出口日美。

这次浅水市主动联络,马脸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商业合作的问题。

“请问,如果不是业务上的事情,马总能做主吗?” 韦庆江点燃了一颗中华烟。

“这…”那个副经理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马脸,他知道自己供职的这家公司有很多的“职能”,还真不晓得自己的老板有没有能力驾驭。

“不是业务?”马脸立刻想到对方有求于己,那好处可就不能少了,“那第一要看到底是什么事儿,只要是我四哥能搞定的事儿,我就能做主。第二嘛,看你有没有诚意说服我帮你了。”

“哼哼,” 韦庆江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份文件,推到对面一脸贪婪的年轻人面前,“我想马总是可以做主的。”

马脸很不得意对方不冷不热的态度,皱着眉拿起文件,那是一份清单:

别克君越轿车一部¥240000

轻伤两人医药费¥4500

精神补偿¥100000

重伤两人医药费¥15000

精神补偿¥440500

合计¥800000

“呵呵,”马脸又不傻,自然知道这份清单上说的是什么,“东星集团,你知道吗,我们是东星集团,你搞清楚了吗?”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到北京来冲着东星狮子大开口。

“是,我知道,马总直接参与了打人吧?” 韦庆江还是不紧不慢的,“以东星集团的名声和财力,我想完全有能力承担这些费用的,现金可以,直接从银行转帐也可以。”

“哈哈哈,”马脸大笑了起来,向后仰靠在沙发背上,左手拍了拍扶手,突然的向前一探身,在表情变得恶狠狠的同时,猛的将清单甩向对方,“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别说你要价合理老子都不赔,更别提你丫是把我当凯子了!敲东星的竹杠,你不怕死啊!?”

“马总不要激动嘛,你们对这份清单有不同意见,咱们可以再商量,不过你是不是可以先把情况向侯龙涛先生说明一下。”

“说明你妈屄!”马脸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他连过去抽那个胖子的心都有,“还用向我四哥汇报!?你丫是不是疯了!?”

“马总消消气,” 韦庆江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既然我们政府机构出面了,你就应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要带有抵触情绪。”

“我…我…我…”马脸是又惊又气,竟然想不起该用什么词骂了。

就在这时,会客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推开了,一群人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三个半大小子,一个手腕上打着石膏,另外两个脸上也有没退去的淤青,显然是刚被人揍过没几天,不用问也知道是谁,他们身后还跟着五、六个拿胶皮棍子的办事处保安。

“就是他!”段俊潇大叫一声。

马脸还没来的急反应,已经在女秘书的惊叫声中被人扑倒在地了。

两个保安架起马脸,另外一个抱腿,还有一个从后面勒脖子。

“你妈了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东星的马明!放开我!”马脸现在是动弹不得,只能是破口大骂了。

“你们不要乱来啊。”那个副经理有气无力的喊着,但他也被两个保安按住了,无法救主。

“是啊,俊潇,你们不要乱来。” 韦庆江想要上来劝阻,看起来他事先并不知道会动手。

“你一边看着把。”段俊潇一把将老胖子推倒在沙发上,转身加入已经开始了的殴打。

马脸这顿打可是挨的结结实实的,脸上身上不知道被擂了多少拳,踹了多少脚,还被按在地上,背上挨了至少十几下的胶皮棍子。

开始的时候,马脸还能咒骂两声,后来他就干脆不出声了,抱着脑袋往地上一躺,心理念道着:“打吧,牛屄你就打死我,牛屄你就别让我出去,兹要是给爷爷留下一口气儿,不整死你们丫那就算我老二白长了。”

几个“恶汉”看挨打的不动了,他们也就慢慢的停了手。

“签字,”段俊潇把赔款清单和一根笔扔到了马脸脑袋前面,“你去取钱,这小妞留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把钱送来,我什么时候放人,今晚之前送不来,她正好就跟我睡。”

“你疯了!?”还没等小秘书开始哭闹,韦庆江已经抢上来了,他并不愚蠢,这逼人写欠条不具备法律效力是小事,绑架勒索还意图强奸可就出了格了,“你赶紧放人家去治疗,不要再闹了。”

“行了,行了,”段俊潇也不想跟韦庆江闹僵,他又踢了马脸一脚,“签字,签了就让你滚蛋。”

这还有不签的道理,马脸大概唯一一次这么快的写自己的名字也就是上次在东星股份分配协议书上签字的时候了…

“这是在北京,人家也是大公司的主管,你怎么可以这么乱来呢?” 韦庆江背着手在屋里来回的走动。

“你瞎转什么啊?我头都晕了。”段俊潇大大趔趔的坐在沙发上,“打也打了,还能怎么样?再说了,又不是我招他的,是他们先打的我。”

“唉,总之你是太莽撞了,你什么时候离开北京?”

“干什么?我还没玩够呢。”

“你还是尽快回去吧。”

“怕什么啊?有事我扛着,你还怕我撑不住吗?”

“我看我还是向段书记汇报一下的好。” 韦庆江是个官油子,先得把自己在上级领导那里择干净。

“哪个段书记啊?男的还是女的?老的还是少的?大的还是小的?”段俊潇这叫一个有恃无恐啊。

韦庆江没回答,摇着头出去了,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其实刚才那场冲突并不在计划之中,本来请的是侯龙涛,没想到来的会是马脸,他刚到办事处的时候就被段俊潇看见了。

小孩前两天被揍狠了,又是在朋友面前丢脸,见了仇人自然是分外眼红,于是便召集了几个浅水籍的保安,上演了那出全武行…

“我肏,你这是怎么了?”大胖和文龙一进屋就被马脸的样子给弄懵了。

马脸就穿着条裤衩,坐在床沿上抽烟,身上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俩眼圈都是黑的,脸也是肿的。

“你丫这可不光是被人打了,这明显是被性虐待了啊。”文龙差点没笑出来,只要是自己人没缺胳膊短腿的,他还真不着急。

“去你妈的!”马脸可没心情开玩笑,“我他妈差点儿让人弄死!长这么大我还没吃过这亏呢!”

“就是,你丫就他妈会扯淡。”大胖和马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然比文龙要更“心疼”马脸,“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是那天我、老五和老七一起勀的那几个小子。”马脸把原委说了一遍。

“这帮孙子长了几个脑袋!?”大胖还没听完就蹿了,“搞咱们?活腻味了!”

“是够他妈嚣张的。”文龙撇着嘴点上烟。

“废话就别说了,我他妈今晚就抄家去。”马脸阴沉着脸,恶狠狠的说。

“别这么急,毕竟是政府单位,”文龙还没到头脑发热的地步,“怎么也得先弄清楚了什么来头儿啊。要不然先跟四哥打个招呼?等他回来再说?”

“什么他妈来头?就是你妈屄几个土包子、老外地,屁大点儿的官儿,用得着惊动老四吗?”马脸喊了几句,但一看大胖也有点举棋不定的样子,赶紧转怒吼为苦口苦面的抱怨,“人家这摆明了就是不把东星放在眼里,摆明了就是不把我老大放在眼里。我马明没名没号儿的,扁也就扁了,不过丢的可是我老大的面子。”

“哈哈哈,”文龙又笑出来了,“你丫不用这样儿吧?”

“去,一边凉快去。”马脸白了文龙一眼,又转向大胖,“老大,你说怎么办吧,你要是能咽下这口气,你要是说你不在乎在道儿上丢这个人,让人家说咱东星在自己家门口儿被几个外地的小崽儿给镇了,那我也就忍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大胖要是能经的住这几句话的“诱惑”,那他也就是不是大胖了,“肏,你这话说的,当然就不能忍了!你放心,今儿晚上咱们就把事儿了了。还有你丫那,”他推了文龙一把,“我看你是和猴子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快跟丫那一样变成老娘们儿了,你他妈原先不这样儿啊。痛快点儿,一句话,你六哥让人给勀了,你他妈管还是不管吧。”

“当然管了,我就是说…”

“没这么多这个那个的,你要是管,那今晚就跟我动手,要不然也就不用你管了。”

“得得,真逗,这勀人的事儿我什么时候落后过啊?”文龙仔细一想,自己也确实有点过于小心了,他最不想别人认为自己已经跟侯龙涛学得瞻前顾后了,他要保留自身的冲劲。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侯龙涛身上,他一定会报警的,只要是能够用“合法”的手段整人,他就不会采取不合法的方式。

当然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他已经在另一个层次上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