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monkey免费 monkey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monkey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是作者monkey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第四章 闪亮登场(6\/16\/2005-6\/18\/2005) 免费试读

男人慢慢的来到了如云的背后,看她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双手突然掐住她的细腰,用撑起帐篷的下体在她被晚礼服紧裹的丰满臀丘上猛撞起来。

“啊!”如云一惊,酒杯掉在了地上,不过背后那熟悉的喘息声立刻就使她恢复了平静,她脸上刚才还略显忧郁的神情在一瞬间就不见了,换上了一幅妩媚的笑容。

女人扭回头来,一双勾魂的眸子放射着秋波,“坏小子,你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Fuck you!Fuck you!肏你这个大屁股美人儿!”侯龙涛“咬牙切齿”的在爱妻的丰臀上顶着,好像真要把那完美的浑圆凸起戳爆一样。

“啊…啊…”如云扶着阳台的大理石围栏,就像已经被大鸡巴插入了一般的娇哼着,“轻…轻点儿…会坏的…”

侯龙涛一把揽住美熟女的腰肢,耻骨紧紧地顶在她的大屁股上,拼命的磨蹭,右手扳过她的螓首,舌头插进她的檀口中用力的搅动。

如云特意向后拱着美臀,用嫩肉挤压男人裤裆中坚硬的性器,这么被年轻的爱人略微粗暴的猥亵很能刺激她。

侯龙涛的右手抓住女人乳沟处的晚礼服,一下把前襟拉到了她的乳房下面,两颗球形的大奶子完全的暴露了出来,还由于衣服的剐带而微微的颤动。

“老公…”如云已经是欲火中烧了,刚刚熬过了分娩后的禁欲期没多久,正是饥渴之时,她左手把男人的一只手拉上了自己的酥胸,右手摽着他的脖子,伸出香舌舔着他的脸面,用背脊在他身上猛蹭。

侯龙涛用四根手指一口气的撕下了美女的乳贴,两颗奶头就像有伸缩性一样的挺了起来,当他的双手握住那一对豪乳,十指向内缩紧,陷入嫩肉的一瞬间,两道乳白色的液体从奶头处激射而出,飘散在夜空之中。

“嗯…嗯…”如云把胸脯挺得更高了,左手伸到后面,拉开男人裤子的拉链,掏出烫手的大肉棒努力的套弄,“老公…肏我…”

侯龙涛没理会美妇人的哀求,继续把玩那对美妙的肉球,注视着被自己一次又一次挤出的“乳箭”,又美丽又淫糜,爱妻的奶水充足,取之不竭。

“肏我…老公…求求你…”如云迫不及待的把晚礼服长长的下摆向上拉了起来,露出带踝扣的黑色Pump高跟鞋,黑色的吊带丝袜,娇嫩的大腿,黑色的丁字裤,雪白圆滚的大屁股,一直提到腰上,然后又去牵引着男人的大鸡巴往自己的臀缝里塞。

“别这么急,我要慢慢儿的享用你。”侯龙涛把女人转了个身,抱着她狂吻了起来,但也不能真的就一点都不满足她,右手拨开她的小内裤,无名指和食指一起插进了火热的阴道里,“咕叽咕叽”的抠得淫水飞溅。

如云紧抱着男人的身体,拚命的吮着他的舌头,一身的美肉都在随着他的抠挖而颤抖,下体几乎被指奸得麻木了。

侯龙涛艰难的摆脱开美人唇舌的纠缠,左臂揽住她的细腰,右手抓住她的左乳,低头含住左乳头,边捏边嘬了起来,一股温热的汁液立刻冲进了嘴里,略微发涩,但却香甜无比。

“啊…”如云抱着男人的头,自己向后仰着螓首,她能感到自己的母乳正在被爱人从膨胀的乳房里吸食而出,虽然右乳没被他吸吮,同样有奶从奶头处泊泊的涌出。

侯龙涛舔吮着美熟女胸前流淌的乳汁,贪婪的汲取着哺乳期人母的精华,右手托住她的左腿弯,把她的左腿抬了起来,屁股稍稍向下一沉,然后猛地向上一拱,“扑哧”一声,连根捅入了她的小穴里。

“啊…老公…”如云被顶得向后一仰,双手撑住了围栏,右脚脚尖着地,每被拱一下都有被顶起来的感觉。

“哈…哈…”侯龙涛不急不徐的抽插着,龟头顶着女人的腔壁滑动,每次都插到尽头,顶在子宫上研磨,虽然她刚刚生过孩子,但阴道仍旧弹性十足,没有丝毫的松垮。

如云的美目翻白,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巨大阳具完全堵塞体腔的感觉让她充分体会到了爱人的强大。

侯龙涛逐渐加快了肏干的速度,对于熟透的女人,除了温柔的关爱之外,一定还要满足她们被暴力征服的欲望。

“老公…来吧…来吧…啊…再快…快…啊…”如云已经被这个小伙子霸占两年有余了,自然知道将要到来的是多么强烈的快感,“肏…肏我…狠狠的肏我…”

由于如云平时实在是太端庄太高贵了,她的叫床也就是最有诱惑力、最让男人有征服感的。

侯龙涛听得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屁股飞快的向斜上方耸动着。

“啊!老公!”如云突然搂住了男人的脖子,把他的上身拉得前倾,吻住他的嘴唇,紧闭着眼睛,“唔唔”的哼着。

侯龙涛放开了美徐娘的左腿,用尽全力将阴茎插入她的屄缝,但却没再向外抽出,双手拼命攥住那一对乳房,“嫦娥姐姐…”

两道乳汁从美妇人的大奶子里喷射了出来,有力的击打在男人的胸口上…

淋浴室里,如云的前胸和转向一侧的脸颊紧贴在瓷砖墙上,双臂张开。

侯龙涛压在女人的背上,整根大鸡巴都插在她的屁股里,但却没有抽动,只是享受她狭窄肛肠对自己的紧箍,“刚才干什么自己偷偷儿跑回来?害得我到处儿找你。”

“那么多金发美女围着你,我还以为你不会注意到我在不在呢。”如云装出一幅逆来顺受的凄苦表情。

“哈哈哈,开玩笑,跟她们多说了几句是因为古叔叔有意入股其中一个小妞儿她家在国内新建的几座酒店。你永远是我的第一选择,你比那些假胸假臀的骚货不知道性感几万倍,你没看见刚才那些平常道貌岸然的老外,包括阿诺在内,看着你口水都快流干了。放着你不肏去肏别人?我还没老糊涂呢。”

“这就算你的甜言蜜语了?”虽然如云知道自己只是十四个“第一选择”之一,但听着还是很受用…

在北京市人民医院的一间高干病房里,段俊潇躺在床上,嘴里哼哼叽叽的小声呻吟着,他身体大部分的地方都缠着纱布,头脸上到处都是缝合后还未拆线的伤口,左腿和右臂都打着石膏,青一块紫一块的更是不用说了。

一个穿着一套裤装的美丽女子坐在床边的小沙发里,看年龄也就二十八、九,三十出头,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口一点点,胸口处高高的隆起,乌发盘在脑后,很有成熟东方美女的韵味,只是面色不太好,挂着掩饰不住的悲愤和焦虑,一双杏眼里还微微含泪。

女人的身后站着两个男人,都是三、四十岁,五大三粗的,看着就挺凶的。

有人敲了敲病房的门,一个年轻的男人推门进来,他是平阳县县长办公室的主任刘耀坤,他看上去还比较文静。

年轻人走到女人身边,“段书记,老段书记来了。”

“在哪?”

“在楼下车里等您呢。”

“楼下?他为什么不上来?怕什么?这里是北京城,不是浅水市,又没有人认识他,没人会说他搞特殊的。你去让他上来,让他上来看看他们把潇潇弄成什么样了。”女人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这…”

“这什么?你告诉他,他要是不上来,以后就不用认我这个女儿,”女人指了指床上的小残废,“也不用认这个儿子了。”

“是,您别生气,我去就是了。”小伙子退了出去。

过了十分钟左右,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和小伙子一起回到了病房。

两个大汉很恭敬的让到了一旁,“段书记。”

那个段书记点了点头,他的体态微微发胖,留着“主席头”,一身浅灰色的中山装,很有长者风度,而且还隐隐的透着一身正气。

“俊婷。”段书记将一只手按在了美人的肩头。

“你看看吧,”段俊婷没有回头,只是咬着嘴唇,指着段俊潇,“你说怎么办吧。”

“他的情况怎么样?”

“你真的关心吗?用了这么久才来看他。”

“你知道的,我在省里开会,一结束我就来了。”

“哼,医生说脸上肯定会落疤的,要想复原就得做整容,但他的胳膊伤了筋骨,就算外伤都愈合了,也只能恢复七成的功能。你看看他,他们是把他往死里整的,”段俊婷抹了一把眼泪,声音变得充满怨毒,“我一定给他讨个公道…”

“你先不要这么激动嘛,具体情况还都没有了解清楚。”

“你不清楚,我清楚。”

“唉,其他人怎么样?”

“你管其他人干什么?”段俊婷差点没被气背过气去。

“我身为领导,他们都是我的责任,怎么能不管呢?你也是个人民公仆,首先想到的应该是人民群众的安危,然后才是自己的儿女私情。”段书记很有点大义凛然的劲。

“你…你…”段俊婷美丽的脸庞都因为愤怒而走形了,“赵东风和陈一民没受伤,几个保安都是种地的出身,就是点皮外伤,掉了几颗牙,韦庆江也没什么大碍,孙雷和孙雨都破了相了,没有几个月好不全。他们三个也住在这里,行了吧?你了解你的人民群众的安危了吗?”

段书记摇了摇头,来到病床前,握住段俊潇的一只手,“潇潇,你怎么样?”

“爸…”段俊潇勉强的睁开眼睛,“疼…他们…他们差点吊死我,他们差点就把我杀了,我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和姐姐了,我…”小孩说着说着眼泪就“哗哗”的流出来了。

段俊婷哪受得了这个啊,跟着哭了起来,一把拉开段书记,冲着他就吼,“你说这事怎么办吧!?这个账怎么跟东星算!?”

“哎呀,你怎么…”段书记皱着眉甩开女人,过去把门关上了,“人多眼杂,这里是北京,你这么大喊大叫要对付这对付那,你知道谁有背景谁没背景?你也太不冷静了,小心隔墙有耳。”

“哼!”女人转身坐到床边上,轻轻的抚摸着男孩没被纱布裹住的头发,她立刻就变得一脸的慈爱。

“你们都跟我下楼,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我说清楚,把韦庆江也叫上。”段书记带头离开了病房。

“姐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段俊婷一步三回头的跟了出去。

几个人到了楼下,上了一辆面包车,几分钟之后,韦庆江也被刘耀坤带来了,他头上裹着纱布,脸上有几处淤血。

“详细的说一下。”段书记点上根烟。

“你说吧。”段俊婷看了一眼一个稍稍秃顶的壮汉,他是平阳县人民武装部的主任丘寒。

“三个星期以前,小段书记说俊潇和两个同学要一起去河北找一个朋友,想弄辆开着方便的车,一路逛逛,我就给派了一辆…”

“军车?”段书记打断了大汉的话。

“是挂的军牌。”丘寒躲开了上级责备目光。

“你们…唉,接着说。”段书记恨铁不成钢的一甩手。

“这星期一俊潇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车让人给砸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们在路边上跟几个刚认识的北京女孩子聊天,谁也没惹,突然就从一辆车上冲下好几个汉子,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他们,他们四个人都受伤了,孙雨伤的还挺重,那些人还把车也砸了。我当时就火了,这他妈的不是造反吗?连军车都敢砸。”

“那些女孩子的男朋友?”

“大概是吧。我问俊潇知不知道是什么人,那孩子脑子还真好使,他说本来是不知道,不过后来通过他那朋友他爹的关系,把收费站的录像带要走了,在交管局对着那些人的车牌一查,一辆车是东星集团名下的,另一辆是一个叫马明的,再一查,那小子是也是东星的,还是个什么副总。”

“东星集团?那个卖净化器的?”

“是啊,他们在我们县里还有个工厂呢。”

“然后怎么样?”

“现在的行情我知道,”丘寒看着段书记越皱越紧的眉头,觉得有必要深入的解释一下自己的策略,“有四种生意人不能碰,挖矿的、修路的、盖楼的和玩股的,能干成那些的人大概都是很有道的。东星跟这四样都不沾边,卖的是卫生用品,道行肯定不深。”

这一番话说完,车上好几个人的脸都绿了,就算他们不是非常了解东星,但“卖卫生用品的”这个定义也差得太多了。

丘寒倒是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不过我不是莽撞的人,毕竟是北京城里的,我就让俊潇去找韦主任,我自己也给韦主任打了个电话,让他帮着处理一下。”

“你有没有事先跟耀坤或是小段书记通气啊?”

“这…没…没有,俊潇说这种小事不用惊动别人。”

“什么!?”这回轮到韦庆江不干了,虽然他曾经对段俊潇说过要向上级汇报,但并没来得及真的实行就被东星绑了,“你跟我说那是小段书记的意思啊。”

“俊潇让我那么说的。”

“太不像话了!”段书记一拍大腿,“你们都是国家公务员,是领导,怎么这么让一个孩子指使来指使去的!?”

“…”

“继续说,老韦,你说。”

“俊潇开了一份清单,要马明赔偿八十万。我也是刚到北京没三个月,对这边还没有太多的了解,没敢贸然就联络马明,先找我在北京市政府里的几个熟人打听了一下。”

“嗯。”段书记认可的点了点头,要说办事稳妥,还得看老同志的。

“一方面他们说东星有一定的民间背景;另一方面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到底东星里的什么人跟北京市政府具体有什么关系,但至少在区一级是朝里有人。不过他们说东星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做的都是合法生意,并且做得很大,都跟老外搭上了,而且集团的主席侯龙涛是个很懂事的人,其他那些什么马明、刘宏达的为人就不太清楚了。”“所有人都明白这”民间背景“和”很懂事“是什么意思。

韦庆江得到这种答复并不奇怪,也不是他问的人有意要隐瞒什么,只是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知道东星集团底细的人其实没几个。

如果有人问一些地方省级的政府人士知不知道东星,包括北京、上海、河北、广东这四地,回答一定是肯定的。

“那东星怎么样?”

“东星是个很有前途的企业,应该重点扶植。”这句话能理解就理解,不能理解,也不会有人做进一步解释,并非他们不能说,只不过其中的大部分人除了“上级指示”之外,也说不出具体原因,而且还真没有多少人有资格能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上级指示”作为回答的。

如果有人问这些地方的中层官员,比如说地市县一级的,知不知道东星,绝大多数会回答知道。

“那东星怎么样?”

“东星好啊,东星跟我们有业务关系,每年为地方上创造大量财政收入。”这是实话,他们并非受上级政府指示而接受东星,只是由上级政府牵线搭桥,跟东星结成互惠互利的生意伙伴。

如果有人问其它地方的省级干部知不知道东星,虽然知道是肯定知道的,但评价可就不会高了,其中原因还是能理解就理解,不能理解,也不会有人做进一步解释。

如果有人问这些地方的中层官员,他们除了得到过暂时不得与东星开展业务的指示之外,对东星可就是一无所知了。

如果有人在北京、上海、河北或者广东问涉黑人员,包括警方知不知道东星,回答一定是肯定的。

“那东星怎么样?”

“东星牛屄啊,有钱,有人,还有警察罩着。”

“有谁罩着啊?”

“警察啊。”

“警察多了,谁啊?”

“分局的,市局的。”

所以在这四地的黑道上,对东星的了解就局限于势力大到可以收买部分警方人士为其充当保护伞。

如果有人在其它地方问黑道人士知不知道东星,一半人会回答 “听说过”,另一半则是“没有”。

如果问听说过的“那东星怎么样”,十有八九会回答“东星有钱,大企业,还有点背景”。

所以在其它地方的黑道上,对东星的了解就局限于有社会背景的企业。

如果有人问比较关心财经的人知不知道东星,七成的回答大概都是肯定的。

“那东星怎么样?”

“强,在美国上市,而且在国内几乎是个垄断性的企业。”

“那是不是说明东星有很深的政府背景呢?”

“那不一定,它的主打产品填补了市场空白,消费者没有第二选择,在现今国内的市场环境下,只要能打通对口的主管部门,并不需要多高深的背景就可以做到垄断。比起说东星有政府背景,说它负责打通关系的人在搞官商勾结这套上很有手段其实更合适。”

所以大部分关心财经的普通人对东星的了解就局限于受政府关照的大型企业。

至于大部分既不为官,又不涉黑,还不关心财经的普通老百姓,对于他们来说,东星的名字是毫无意义的,不过就是一家有点规模的企业罢了。

东星集团没有几个人了解,它的内部组成就更没有几个人能说出个所以然了,出了北京、上海,侯龙涛的名字大概都不是很响亮的。

一方面,真正对东星摸底的那些人,出于各自的原因都不可能去大肆宣传,暗战有暗战的规则,大家心里明白,破坏规则的人是要被淘汰的。

另一方面,侯龙涛一贯的低调作风使得东星的名字很难成为各种媒体的主要目标,就算是在东星最出镜的时期,报道也不过是集中于财经和慈善事业方面。

如果一个商人做到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他有个红顶,是个上得了台面的人就知道他有政、军、警、商、黑、外的全方位支持的地步,那他就已经离断头台不远了,其实一个这么愚蠢的人首先就不可能成为红顶商人,更不可能得到这么多的支持。

凭韦庆江的身份,他还不配知道东星的底细,尽管如此,他其实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通过这些侧面的了解,我觉得直接找侯龙涛可能会更容易解决问题。因为人人都说他很懂事,我就以联络处的名义给他发了一份正式的邀请函…”

“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只说过程就是了,我还要上去陪潇潇呢。”段俊婷不耐烦的催促着…

编者话:手指确实是写错了,应该是中指和无名指。这三个星期会非常的忙,不知道下两章能不能准时发,尽力吧。诸位新年快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