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monkey monkey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monkey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是作者monkey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第五章 缓兵之计(6/18/2005-6/23/2005) 免费试读

“好好。”韦庆江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其实他是浅水市的干部,要论级别,并不比县级低多少,但他身边这个女人又有上级关照又有心计,还是哈着点的好,“我请的是侯龙涛,可他去美国了,碰巧那个马明就是负责江苏省业务的…”

“他们在江苏有什么业务?”段书记打断了韦庆江。

“不知道啊,除了在平阳有个工厂之外,我就不知道了。”

“他负责开展江苏的业务,也许只是地域上的简单划分,不一定说明东星就真的跟江苏哪个城市挂钩了。”刘耀坤插了一句。

“嗯,”段书记点了点头,“接着说吧。”

“东星大概以为我是要跟他们谈生意,所以马明就来了。我一看既然来的是当事人,说明了没什么不可以的。第一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要对他进行敲诈,第二不想弄得好像以官欺民一样。所以我就只是暗示了一下俊潇不是个平民百姓…”

“俊潇不是平民百姓吗?”段书记严厉的看着下属。

“我不是那个意思。”韦庆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我觉得如果是侯龙涛,他不光会痛快的赔偿,而且还会借机巴结我,他肯定不会放过跟政府机构搭上关系的机会的。既然那个马明能做到副总的位子,也应该多少明白那些道理,谁知道他根本不买帐。那也没什么,我就请他自便,想等侯龙涛回来了再说。可是大概马明去的时候让俊潇看见了,他年纪还小,容易冲动,可以理解…”

“不用替他开脱。”

“是,俊潇找了几个浅水籍的保安,把马明给打了,但是打得并不重。”韦庆江把小孩威胁要绑架强奸的那段给省了。

“这你知道?”段书记盯着女儿。

“知道,打他又怎么样?”段俊婷也回瞪着父亲,“老韦都说了,打的并不重,他们还是巴潇潇弄成那样,再说了,本来一切就是因为那个马明而起的。

“不是因为马明,”刘耀坤又插了一句,“那天在高速上是一个和马明在一起的高个子最先动的手,他才是罪魁祸首。”

“那俊潇是怎么受的伤?”段书记终于问到主题了。

“我来说吧,”刘耀坤结合韦庆江和段俊潇向他的陈述简要的把经过讲了一遍,“最后他们还逼俊潇签了一张三百万的欠条。”

“这…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这简直就是黑社会嘛!”段书记这下可是怒不可遏了,“在北京城里,公然冲击政府机关,绑架政府官员,竟然如此的嚣张!”

“你现在才知道生气啊?”段俊婷知道到了该火上浇油的时候了,“那个什么东星根本就是黑恶势力,仗着北京市政府里有一小撮赃官给他们做保护伞,就为非作歹,目无法纪。”

“哼,这种恶势力必须铲除。”

“我一直问的就是这个,怎么铲除法啊?”

“嗯…”段书记低头沉思了十几秒,“你们报警了吗?”

“没有,”韦庆江回答道,“他们威胁说…”

“不用说了,”段书记挥手止住了下属,“你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我先和省领导通通气,对付这种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各方面都要调节好。俊婷,如果有可能的话,让他们都转院回浅水吧。”

“我也是这个意思,北京不是个好地方。”段俊婷说这话的时候瞪了刘耀坤一眼。

“那好,其他人就去办手续吧。耀坤,你送我去机场,我乘下一班的飞机回江苏。”段书记这次是只身来北京的,没带秘书,也没有司机…

“唉…”段书记长叹了口气。

“您怎么了?”刘耀坤瞥了一眼正在低头点烟的老头。

“俊潇那孩子被俊婷惯得太厉害了,总是惹事生非的,唉,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啊。”

“您为了浅水市的建设尽心尽力,难免对家里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而且俊潇又一直不在您身边,您不需要太自责。再说这次事情的主要责任不在俊潇。”

“呵呵,耀坤,你是俊婷身边唯一一个让我放心的人,”段书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你要好好协助她工作。”

“您过奖了,广县长、丘主任和赵局长都比我有经验,比我有能力。”

“你太谦虚了,”段书记摇了摇手,“俊婷那孩子很有组织能力,建立了一个很团结的领导班子,但是你应该最清楚,丘寒和赵武都是有勇无谋,按指示抓一下治安、执行一下严打任务什么的还行,其它的根本不能依靠他们。老广那个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能算是一个好领导。”

“这…”

“呵呵,很惊讶吗?你们平阳县是咱们市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我当然会特别注意你们的。你这个大学生,有能力、有干劲,我需要你全力支持俊婷的工作。”

“我会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

“嗯…耀坤啊,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做。”段书记皱起了眉头。

“您说。”

“还是俊潇,我想你也知道,俊婷对那孩子一向都是非常溺爱的。你别看她平时精明干练的,可一轮到俊潇的事情,她经常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党性原则都可以不要了。”段书记脸上写满了担忧,“那个东星集团明显是黑恶势力,当然是要打击的,不过也要讲究策略,调研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但很有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我担心俊婷会沉不住气,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您放心,如果有必要,我会提醒她的。

“那就好。对了,老广再过几年也就该退下来了,现在不是都说要干部年轻化嘛。”

“嗯,”刘耀坤微微一笑,扭头一看,老头也正对着自己笑呢,“谢谢您的器重。”

“我可没保证什么。”

“是。”

“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段书记边说边点了点头,“好了,咱们不谈工作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女朋友是在北京上学吧?”

“未婚妻。”刘耀坤脸上闪过一丝幸福的微笑。

“未婚妻?哈哈,好,好,定下日子了吗?”

“还没有,就是先把关系确立了,真办事怎么也要等她毕业之后。”

“她是学医的吧?”

“是,协和医科大学,大部分的课程其实已经完成了,现在是最后的科研训练课。”

“未来的医生啊,你不错,哈哈,不错,她是北京人?”

“地道的北京人。”

“你很有本事嘛,怎么认识的?”

“呵呵,没什么好说的。”

“诶,”段书记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怎么?你还不好意思啊?我关心一下晚辈的个人生活总是允许的吧?”

“当然允许,”刘耀坤其实对自己的“战绩”挺自豪的,既然领导坚持,说说也无妨,“她从小在北京,后来他父母到我们县工作,她也跟去了,从初二到高二都跟我是同学,上高一的时候我们俩就好上了。”

“你们那可是早恋啊。”

“哈哈哈,现在还有这个词吗?”

“现在不知道,你们那时候可肯定是有。”

“那就算是吧。”刘耀坤明白,自己能跟大BOSS聊到这种话题,说明自己是很受重用的,至少自己在浅水的前途大好,“到高三的时候,为了考大学容易,她父母托人把她转进了北京的一所高中,但我们俩一直也没断了。后来我考上天津南开,离她更进了,周末经常见面。再后来我研究生毕业回了平阳,她继续上医科,逢年过节不是我来北京就是她去平阳,有的时候太想了,周末就飞来飞去的。中间也没少了磕磕碰碰的,时好时坏,不过反正是一直走过来了,真要算起来都有十年多了。”

“嗯,不容易,不容易…”段书记摸着自己的下罢,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阵,“她上的八年制的?”

“对。”

“那毕业就是真正的M.D.了?”

“是啊。”

“她跟你回平阳?”

“…”刘耀坤顿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们还没有特别深入的谈,不过咱们浅水市医院的条件也是相当不错的,她说那是可行的选择之一。”

“还有其它什么选择?”

“她说我过到北京来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我不会的,”刘耀坤看段书记的表情略有不悦,赶忙解释,“我的事业、我的心都在咱们浅水。”

“这就对了,我觉得你们在浅水会比在北京更有前途。你想想,年轻干练的县长和业务出色的市属医院科室主任,这是多好的一对。你一定要说服她来咱们浅水,她的父母还在平阳吗?”

“在。”

“就是嘛,一家团聚多好。”

“我会劝她的。”刘耀坤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拖着了,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能不面对现实就不面对现实,就算不得不面对现实,也是越晚越好啊…

三天之后,平阳县的县委书记段俊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到了她的上级领导浅水市市委书记段启明的电话。

“喂,俊婷,我是爸爸啊。”

“那件事怎么样了?”

“嗯…俊婷啊,那件事先放一放吧。”

“…什么意思?”段俊婷的声音立刻就发颤了,她当然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我和省里的几位领导同志讨论了一下,他们的意思是先放一放。”

“他们说原因了吗?”

“没有,他们只是要我放一放。”

“东星这么厉害?江苏省委里都有人给他们做保护伞?”

“没有依据的话不要乱说。”

“那你的意思呢?你要放一放吗?”

“…”

“说啊,放一放是吗?潇潇可还躺在医院里呢。”

“俊婷,放一放吧,这是省里的意思。”

“好,我放。”段俊婷挂上电话,猛的把电话机举起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她坐回大转椅里,咬牙切齿的握紧了拳头,就这么僵在那。

过了两分钟,女人掏出了手机,“耀坤,半小时之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给老丘和老赵也打个电话,叫上他们。”…

“给钱,”在沉没了半晌之后,刘耀坤最先出声了,“先给马明送三十万过去。”

“凭什么!?”丘寒立刻就叫了起来,“凭他妈什么给钱?难不成还怕了他了?他有种就上平阳来!”

“诶,老丘不要急啊,”穿着一身警服的平阳县公安局局长赵武给气鼓鼓的大汉点了根烟,“刘主任决不是怕他们。嘿嘿,其中可是有计的。”

“计?什么计?你说。”

“咱们先通知北京市公安局的人,说马明敲诈勒索,咱们在派去送钱的人身上装上窃听装置,想办法引诱马明亲口承认他对俊潇下过手,然后立刻进去抓人,人赃俱获,还有口供。刘主任,对不对?”赵武得意洋洋的看着刘耀坤,自己可比那个只会舞刀弄棍的丘寒强多了。

“嗯,赵局长说的是个不错的计策,但有一定的风险。”刘耀坤当然不会当面说对方愚蠢了,“我说送钱去,是为了稳住东星。”

“稳住他?你是说他把俊潇打成那样还不罢休?还会再来找麻烦?”丘寒再傻也能听出其中的意思。

“不知道,”刘耀坤喝了口茶水,“咱们对人家的了解太少了…”

“丘主任,赵局长,你们两位先回去吧,”段俊婷打断了年轻人的话,“我现在不想说这件事了,请你们回去之后再想想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耀坤,如果你有事,你也先回去忙吧。”

“好的。”三个男人都起身告辞。

刘耀坤的办公室就在同一座楼里,他看着两个大汉离开了,就又翻回了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他跟段俊婷认识十多年了,很能领会她的精神,“你不想让他们听我的计划?”

“不想让他们知道全部,”段俊婷把西装外套脱了,挂在衣架上,丰满的乳房把薄薄的白色衬衫撑起老高,“我都不应该叫他们来,更不应该告诉他们老段的意思,刚才是被那个老家伙气昏了头了。”

“没什么关系,他们俩都是一介莽夫,好控制。”

“嗯,你接着说吧。”

“咱们对东星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北京是藏龙卧虎的地方,真要是冒然的对付他们,说不定就踩了哪根不该踩的尾巴。俊潇这件事,主要是两个人,一个马明,另一个是那个最先挑起事端的高个,到现在咱们连他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其实他才是罪魁祸首。”刘耀坤低着头,边思索边说出自己的想法,“那两个人是不是认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咱们也不清楚。”

“这些我都知道,”段俊婷起身走过去,坐到男人身边的沙发扶手上,翘起二郎腿,女装裤勾勒出臀腿间的美妙曲线,“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去北京给马明送钱,一是为了稳住他,二是为了接近他,从正面和侧面都仔细的打听一下东星的情况。”

“三十万就能把门敲开?”段俊婷把一只胳膊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身体微侧,几乎把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丰满的乳房顶着他的肩头。

“啊…”刘耀坤不太自然的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从俊潇他们的描述来看,马明那个人比较爱占小便宜,要接近他并不难。”

“耀坤,潇潇是我唯一的亲人,他受了这么大的苦,我一定要做点什么的。你也了解我的性格,别人打我一下,我就要打回十下。可这次我没有市里的支持,省里大概也不会挺我,那个东星看起来还很有背景,你会一直站在我身边吗?”

刘耀坤只觉女人香喷喷的温热气息不断的打在自己的脸上,浑身一热,拉住她的一只手,很崇拜的轻轻亲吻着,“婷姐,你对我的大恩我一辈子也报不完,不管你的敌人是什么达官贵人,有多大的势力,我都会尽心竭力的帮你对付他们的。”

“嗯,你是我最信得过的人。”段俊婷微笑着摸了摸男人的头发…

两天后的中午,刘耀坤站在北京协和医院的大门外,慢慢的踱着步。

一个大眼睛双眼皮的长发美女从医院里走了出来,黑色的高跟凉鞋,白嫩修长的双腿,浅黄色的露膝窄裙,白色的衬衫,酥胸挺拔,外罩一件没系扣的医用白大褂,“耀坤。”

刘耀坤回过身来,看到正在朝自己快步走来的美丽女子,脸上有笑容了,“自若。”

美女来到了男人的面前,脸上突然没了笑容,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说你多少遍了,让你戒掉,就是不听是吧?”

“哈哈,”刘耀坤陪着笑脸,“是是,周大医生,我一定戒。”

周自若又笑了起来,抱住男人的脖子,把香唇送了上去。

“诶诶,”刘耀坤挣脱开女人的“纠缠”,“这大厅广众的。”

“有什么关系?老土豆儿,还这么保守。”周自若略带不满的看着男人。

“是我保守。”刘耀坤拉住了女人的手,“今天干什么穿的这么正式啊?”

“正要告诉你呢,下午有市里领导来检查,我不能离开太久,咱们就在附近随便找个地方吃吧。”

“行啊。诶,你现在不是搞科研,不接病人吗?”

“整个医院接受检查,科研的也查。”

“噢,你没问题的,肯定过关。”

“过什么关啊?我们就是做个样子,又不是考核什么的。”

两个人边走边聊,进了一家饭馆,点菜吃饭。

周自若摆弄着男人的手指,“你最近怎么三天两头儿的往这边儿跑啊?”

“想你呗。”

“贫。”

“呵呵,公事。”刘耀坤看着身边的美女,“诶,你这几年都在北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东星集团啊?”

“东星?”周自若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很不自然,但立刻又恢复了正常,没有引起男人的注意,“没听说过。”

“是吗?听说是在北京很有名的公司啊。”

“没听说过就是没听说过,骗你干什么。”

“没说你骗我啊。”刘耀坤并没注意到未婚妻的反应稍微激烈了一点…

“马总,大堂送上来的,”小秘书把一张名片放在了大办公桌上,“有一位刘耀坤先生想见您。”

“浅水市平阳县?”马脸拿起名片看了看,“妈的,没完没了了?让保安带他到小会议去,看着他点儿。”

“好。”小秘书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喂,老七啊,”马脸拨通了文龙办公室的电话,“人家他妈又杀上门儿来了。”

“什么啊?”

“江苏老冒子啊,你过来一趟吧。”

十分钟后,马脸和文龙带着三个保安,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小会议室,只见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坐在小沙发上,身后站着两个东星的保安。

“马总,幸…”刘耀坤刚想站起来跟来人握手,就被身后的保安按回了沙发里。

“你就是刘耀坤?”

“是。”

“有何贵干啊?”马脸盛气凌人的扬着头。

刘耀坤指了指茶几上的黑色密码箱。

在马脸的示意下,一个保安过去把箱子打开了,露出一捆捆上着银行封条的百圆钞票。

“刘主任,是吧?”马脸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您太客气了,”刘耀坤这次很顺利的就站起来了,和对方握了握手,“叫耀坤就行了。”

“来,来,坐。”马脸指着密码箱,“这是…?”

“我是代表我们段书记来的,她对于她弟弟给您造成的不便非常的遗憾,完全就是一场误会,这是她对您表示的一点歉意。这里只有三十万,离您的要求还差很多,那不是一个小数目,需要时间,希望您能谅解。”

“哈哈哈,”马脸这叫一个乐啊,他当初逼段俊潇写欠条就是为了整他出口气,根本就没想过真的能收到钱,现在居然有人送上门来了,虽然别说三十万,就是那全额的三百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他坚信“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不收白不收啊,“你太客气了,不着急,慢慢的补齐就是了。”

“我们会尽快的。嗯,这位是…”刘耀坤问的是文龙,他已经认出那就是录像里最先动手的那主。

“林文龙,也是副总裁。”

“幸会,幸会。”刘耀坤欠起身。

文龙不冷不热的握了握对方伸过来的手。

刘耀坤看了眼表,“都十一点多了,我请两位吃饭吧?我已经在楼下的桃花岛定好位了。”

“是吗?算你想得周到。”马脸说着就站了起来,“老七,那咱们就跟耀坤走吧。”

文龙没动地方,还是不太友好的上下打量着刘耀坤。

“林总,来吧。”刘耀坤继续殷勤的招呼着。

“干吗呢?”马脸在文龙的肩膀上推了一把,“动地方儿啊。”

文龙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跟了出去…

编者话:忙的我头都大了,下一章很有可能会推迟。光缆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啊?Bstn.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