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小说全集阅读 monkey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monkey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是作者monkey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第六章 相互利用(6/23/2005-6/25/2005) 免费试读

“东星的规模很大啊。”刘耀坤给马脸倒了一盅茅台。

“当然了,不大能买得起东方广场?”马脸洋洋自得的抽着烟。

“整个东方广场!?这一大片都是东星的?”

“哈哈哈,你不知道?你都不知道东星有多大,就过来送钱?”

“我只知道东星有北京市政府照顾,其它的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就凭那一条,这钱我也得送啊。”实际上刘耀坤对东星并不像他表现出的这么无知,有很多信息并非什么秘密,就像东星收购东方广场,在网上就可以查到,但为了能打听出非公众信息,有必要装得蠢钝一点。

“北京市政府?”马脸喝了小半瓶上等茅台,多多少少丧失了点思考能力,而且平时他虽然为人阴险,但古惑仔思想也很严重,从心底里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有多牛屄,正常情况下他能控制这种欲望,可一旦血液里掺入了酒精,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北京市政府算什么?我们东星是中央…”

“六哥,”文龙按住了马脸的胳膊,“你喝多了吧?没酒量就别一杯接一杯的,茅台虽好,度数儿也高啊。”他又转向刘耀坤,横眉立目的,“你问那么多干吗?”

“我…我没有啊。”刘耀坤一副无辜受冤的表情。

“你怎么没…”文龙仔细一想,对方还真是没问什么,“算了。”

“有什么关系啊?”马脸把文龙的手拨开了,“耀坤,这么跟你说吧,你算是办了件聪明事儿,跟东星挂钩儿是明智的选择,过几天,我要是心情好,跟你们浅水签一份儿合同,你们就吃香喝辣吧。”

“您说净化器的合同?”

“是啊,我不知道你们江苏的是什么毛病,还没有一个城市提出要跟我们合作,这跟眼前放着座金山而不捡没什么区别啊。”马脸摆出了一副大老板说教土老冒的架式。

“嗯…”刘耀坤皱了皱眉,“全江苏都没有人买净化器?”

“个人有买的,城市没有。要是成了,你们就是第一个,第一个总是得到最合算的合同。

“就算我愿意合作,那也是市里的决定,我做不了主。其实咱们也不能算是一点联系都没有,您有间工厂就在我们县啊,规模还很大呢,是我们县里的纳税大户。”

“跟你说了,只要跟我们东星沾上边儿就有好处。其实你们已经捡了个便宜了,那厂子本来是要建在上海的,后来把那块儿地拿去做别的了。”一般人喝了酒就容易话多,马脸也不例外,“现在你们县不光供应上海,还出口日本、美国呢。”

“这么厉害?”刘耀坤露出惊讶的表情。

文龙在一边不声不响的抽着烟,他觉得马脸不应该跟姓刘的说这些,但又说不出原因来,这些虽不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但也不是什么商业秘密,如果有人问自己,估计自己也不会隐瞒的。

马脸又滔滔不绝的讲了许多东星辉煌的业绩,不过都是纯生意方面的,没涉及到东星的背景,他并没真的喝醉,还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刘耀坤一直也没问任何敏感的问题,只是不断对马脸的“炫耀”发出赞叹。

酒足饭饱之后,刘耀坤提出想要参观一下东方广场,虽然他的平阳县经济发展的也不错,但还没强到拥有这种气势磅礴的建筑群的地步。

马脸安排了一个部门副经理陪客,自己和文龙就先撤了。

“你干吗一直臭着个脸,也不说话?”马脸在文龙的肩膀上推了一把。

“我他妈不喜欢那姓刘的。”

“肏,你丫同性恋啊?还喜欢。”

“去你妈的,我是说…你丫知道我什么意思。丫那给我的感觉跟田东华差不多,你他妈跟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

“哈哈哈,傻小子,我给你上一课吧。”马脸大大咧咧的坐进自己的大转椅里,“你以为你六哥是吃白饭的?”

“肏,你还能有什么花花肠子?”文龙往长沙发上一躺,“你说,我听着呢。”

“明摆着,咱们跟江苏没有业务联系,那就是一块还没开拓的市场,是处女地,是每年几亿、几十亿的收入。那个浅水市是江苏省数一数二的大市,如果我把它打通了,那江苏其它的城市也就不难了。”

“切,姓刘的才是个县长办公室的主任,丫有那么大的能量吗?” _“不懂了吧?他今天是代表谁来的?”

“平阳的县长?”文龙刚才并没把刘耀坤说的话往心里去,现在就已经有点记不清了。

“县委书记。”

“行,县委书记,怎么了?”

“那个县委书记因为他弟弟得罪了我,他竟然愿意付那三百万,说明了什么?”

“什么?别他妈跟四哥似的,有屁就一下儿全放出来,别一嘟噜一嘟噜的。”

“哈哈哈,你丫真他妈脏。得,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他们知道咱们东星惹不得,道儿深,认松了;第二,你说这一个县委书记一年的工资有多少?他能三十万三十万的给我吐出三百万来,你说这说明什么?”

“又来了吧?”文龙坐了起来,“不过也是,明白着。”

“那就对了,你琢磨琢磨,那平阳县是浅水经济发展最快的县,县长和县委书记一定是肥缺,而且肯定最受市里重视,县长或是县委书记要是有点儿什么毛病,那市里八成儿是知道,既然他们还在蹦跶,还没被垂涎肥缺的人扳倒,说明他们市里有人,而且很硬。你别忘了,那山高皇帝远的。”

“啊…你是说如果平阳的人使劲儿促成净化器,浅水就八九不离十了?不过咱们可从来不主动,都是政府找咱们啊。”

“你以为我要去推销啊?就是甩个钩儿,只要他们不傻,肯定会咬的。嘿嘿,我马明不白拿东星的钱,我这次不声不响的把整个江苏省给弄过来,让老四也看看。”马明得意的撇着嘴…

星期六上午,薛诺、戴晶、刘莹和姚丽娜在建外SOHO碰了面,她们四个是高中时的好友,虽然毕业后考进了不同的大学,但还一直保持了联系,经常一起出来逛街购物加玩耍。

四个姑娘溜达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找了一家餐馆,边吃边聊天。

“诶,你们知道吗,莹莹有男朋友了。”戴晶趁着刘莹去洗手间的时候,把她的秘密说了出来。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在协和医院那边儿撞见他们了。”

“干什么的?长什么样儿啊?”

“你们问她啊,她要我保密的。”

刚说到这,刘莹就回来了,突然看到三个女孩都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你们…你们干什么?”

薛诺她们都没说话,只是脸上的笑意更重了。

刘莹在戴晶身边坐下,皱着眉看着其他人,“你们…啊!”她突然在戴晶的肩膀上捶了一拳,“是你,你告诉她们了?”

“唉哟,疼着呢。”戴晶揉着胳膊,并没有否认。

“你真是的,你答应我保密的。”刘莹气鼓鼓的噘着嘴。

“有什么关系?”姚丽娜在刘莹的手上拍了一巴掌,“连我们都瞒?干嘛啊?不是有妇之夫吧?”

“当然不是了。”

“那你怕什么啊?难为情啊?”薛诺也加了进来“不是啊。”

“切,不说就算了,人家不把咱们当朋友,咱们也别一个劲儿的追问人家的私生活了。”

“我说行了吧。”刘莹知道姚丽娜并非真的生气,自己也不是真想隐瞒什么,“是协和医院的一个医生。”

“哇,医生啊?叫什么啊?怎么认识的?”

“张翔,我表姐现在在协和做毕业前的研究课什么的,有一次去找她的时候认识的。”

“有没有照片儿啊?拿来看看。”

“没有,还没好到那地步呢。不象诺诺,到哪儿都得带着她那个涛哥的照片儿。”

“诶诶诶,怎么又说起我来了?”薛诺不满的一噘嘴。

“就是,别转移话题,”戴晶打了几下响指,“没好到带相片儿的地步,那到什么地步了?”

“没什么地步啊,刚开始好。”

“刚开始好怎么了?诺诺第一天就跟她的涛哥上…”

“喂!”薛诺打断了戴晶,“你们别针对我啊。”“哈哈哈。”几个女孩都笑了起来。“只是接过吻,不过你们知道就行了,别跟别人说了,连我表姐都不知道。”

“干吗偷偷摸摸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啊?”

“我说了啊?”戴晶看刘莹没有要说的意思,又对自己的自告奋勇没有明显的反对,就又充当了一次发言人,“她男朋友没有四十也差不多了。”

“得了吧,”刘莹赶紧纠正,“三十七。”

“那还不是差不多四十啊?”

“莹莹你疯了?”姚丽娜的嘴张得老大。

“什么叫疯了?岁数差距是很大的问题吗?他成熟稳重。”

“是啊是啊,现在不是都说老夫少妻对孩子好嘛。”“什么呀!?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你们真是的。”

几个小丫头“叽叽喳喳”的拿刘莹开起了玩笑。

饭后女孩们都去了姚丽娜家,因为她家离司徒清影的娱乐城最近,薛诺晚上要去那找侯龙涛,他昨天上午已经回了北京,剩下的三个女孩也要跟去耍耍,反正跟东星的小老板娘一起,什么都是免费的。

一下午的时间,薛诺她们一直在看DVD,其中有两部是有关克隆人的,一部是多年以前阿诺主演的《第六日》,一部是《The Island》。

薛诺的一句“如果要真能克隆人的话,我就多弄几个涛哥出来”,招来了其他三人的激烈“嘲笑”…

“嗨,美女们,”文龙冲着刚刚穿过随着摇滚乐扭动的人群的四位美人挥了挥手,“这儿呢。”

“怎么这么晚才来啊?”二德子起来给女孩们让座,他们的座位是一圈沙发围着一张椭圆的长桌,只在圈顶的地方有一个开口,舞池四周都是这种座位。

“刚吃完晚饭。”薛诺爬进了座位里。

侯龙涛坐在另一边的圈顶,手里夹着根烟,微笑着看着少妻。,薛诺凑到了男人身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干吗这么冷淡啊?”

“嗯?”侯龙涛搂住了女孩,压住她的香唇,把她的舌头挑出来吸吮。

“嗯…”薛诺扶着爱人的脸颊,合上眼睛,很陶醉的和他接吻。

“这丫那老这样儿。”文龙抄起一个空烟盒,砸在了侯龙涛头上。

“王八蛋。”侯龙涛离开了女孩秀美的脸庞,把烟盒扔了回去。

“真讨厌。”薛诺在爱人的头上轻轻揉着,凶巴巴的瞪了文龙一眼,突然看到自己的三个女朋友都在盯着自己笑,“你们也讨厌,傻笑什么?”

一群年轻人开始山南海北的神侃。

侯龙涛凑到薛诺耳边,“小宝贝儿,你亲的我火都起来了。”

“什么?”薛诺扭过头来,在男人的唇上哚了一下。

“这个啊。”侯龙涛把女孩的手放到了自己高耸的裤裆上。

“唉呀,你坏啊。”薛诺想把手撤开,却被男人拉住了,好在舞厅里灯光闪烁,座位的地方都是比较阴暗的,桌面以下更是黑漆漆的,别人也看不到。

侯龙涛在女孩的耳朵上舔着,“诺诺,跟我去办公室吧。”

薛诺含羞带媚的望着男人,手底下轻轻的抚摸着他裆部的巨大隆起,“你不能忍啊?”

“你们都来了?”司徒清影来到了桌边,“来吧,我带你们跳舞去啊。”

“走走走。”一群人都开始往座位外面移动。

“来啊。”刘莹揪了薛诺一把。

“噢,来了。”薛诺也跟着一起往外蹭。

“诶诶诶,”侯龙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管我了?”

薛诺咬着嘴唇一笑,“等回了家。”

“你…你…你…”

“涛哥,你不来啊?”姚丽娜招呼了一句。

“你们玩儿,我不爱乱蹦。”侯龙涛确实是不喜欢蹦迪,而且现在他也没法站起来。

“甭理他,丫实际上一是书呆子,大家喜欢玩儿的他都不喜欢。”文龙拉着薛诺和姚丽娜“冲”进了舞池。

“王八蛋!王八蛋!”侯龙涛的叫骂被淹没在巨大的音乐声中。

“干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发呆啊?”何莉萍来到了座位边上,她平时在家待着也是无所事事,干脆就到娱乐城来帮清影管管账,“诺诺他们呢?”

“都去跳舞了,就在那儿呢,”侯龙涛冲舞池努了努嘴,然后朝女人伸出了手,“快,快过来,我正要打电话找你呢。”

“怎么了?”何莉萍坐进沙发里。

侯龙涛在女人快挪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一把拉住她的藕臂,将她拉倒在沙发上。

“唉呀!你干什么啊?”何莉萍一抬头,眼前正是男人高耸入云的裤裆,立刻就明白他的企图了,“别胡闹。”

“都是你闺女害的,她跑了,当然是你这当妈的来解决了。”侯龙涛说着竟然就把硕大的老二掏了出来,当初他在灯火通明的电视塔顶都敢这么调戏还不很熟识的美女军官,这在自家昏暗的娱乐城里对着已经被自己蹂躏过无数次的性感民妇,更是肆无忌惮了。

“小祖宗啊,别没时没会儿的。”何莉萍仍旧企图坐起身来。

“你就别反抗了,大宝贝儿。”侯龙涛左手攥着自己的大鸡巴,右手硬是把美人的螓首按了下来,用她的口腔套住了自己的阳具。

“唔唔…”何莉萍侧身半躺在沙发上,无可奈何的开始吸吮粗长的肉棒,为了能让男人尽快的得到满足,她不仅尽量的使男根深入自己的喉咙,还把柔软的右手伸进了拉链里揉弄睾丸。侯龙涛仰着头,后脑枕在沙发背上,眯缝着眼睛,观察着座位外攒动的人影,他虽然敢大胆享受美女的口交,但也要避免被人发现,特别是薛诺的那几个朋友,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妻妾成群,更不知道自己是母女一起霸占。“老公…你…射…”何莉萍“唔唔”的说着什么,但因为嘴里塞着跟大鸡巴,让人很难理解。“你说什么?”侯龙涛左手插在美妇人的秀发里,右手隔着连衣裙揉捏她弹力十足的柔软乳房。“呼…”何莉萍吐出了坚硬的肉棒,先倒了倒气,然后开始伸着舌头在阴茎上舔舐,“你快点儿射吧,别…别闹了…”

侯龙涛低下头,凑到爱妻的耳边,“把你的内裤脱下来。”

“都说了别胡闹了。”何莉萍含住了蘑菇状的大龟头,舌头顶着肉沟打着转。

0“不自觉?那我可自己动手了。”侯龙涛一巴掌拍在美熟女的圆臀上,往上拉着连衣裙的下摆,她雪白的大腿都露了出来。

“嗯嗯…”何莉萍把男人的色手打开了,伸进自己的裙子里,边吸吮着阳具,边费劲的把内裤褪了下来,塞进他手里。

侯龙涛把纯白色的蕾丝T-Back小内裤展开了,高举到面前,“这么性感!还粘着你透明的分泌呢。”

“你要死了!”何莉萍伸手就要把内裤抢回来,还企图停止口交。“哈哈哈,你认真点儿。”侯龙涛把香喷喷的内裤放在鼻子前用力的闻了闻,然后揣进了兜里,按住女人的头,开始掌控阴茎进出她湿热口腔的频率。

与此同时,在舞池里,几个年轻男女正蹦得起劲呢。

清影让人取来了饮料,分给众人。

姚丽娜已经被文龙秀上手了,两个人贴在一起边扭边亲嘴。

要论好色,文龙跟他的几个哥哥比起来也是不呈多让,他的手从女孩的后背上移到她的腰上,又从她的腰上移到她圆嘟嘟的翘臀上,轻轻的捏了起来。

“啊!”姚丽娜其实已经做好了今晚就对自己新看中的情哥哥以身相许的准备,但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屁股突然被摸,还是让她吓了一跳,手里的饮料一下泼了出去。

“啊!”刘莹也跟着惊叫了一声,紧身T-Shirt的前襟全都湿透了,里面的镶花奶罩和露在外面的小半个美乳变得清晰可见。

“对不起啊,对不起。”姚丽娜先掐了文龙一把,然后赶紧过去照顾刘莹。

“你抽什么筋儿啊?”刘莹噘着嘴,双臂护住自己的胸脯。“怎么了?”清影过来看了一眼,“诺诺,我办公室的衣橱里有几件衣服,你带她过去换一下儿吧。”

“成。”薛诺答应了一声…

在清影的办公室里,刘莹脱下了T-Shirt,“真是的,内衣也湿了。”

“呦,隔着衣服看不出来,你这么挺啊。”薛诺出其不意的在刘莹圆挺的乳房上轻弹了一下,她并没有其它什么意思,连开玩笑的成分都没有,平时和那么多的绝世美女住在一起,几乎天天都发生同性性行为,她对同性的裸体已经没有丝毫的尴尬感了。

“死诺诺,”刘莹可就不一样了,并不习惯这种同性的碰触,她又护住了自己的胸口,“转过身去。”

“干吗!?”薛诺惊讶的看着好友的憨态。“你说呢?你这个lisbain.”

“呵呵,你怕我吃你豆腐啊?”

“你已经吃了。”

_“那也算?你想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吃豆腐吗?”薛诺歪头“色迷迷”的瞟着刘莹,舔了舔粉红色的嘴唇,做出一副意欲上前的架式。

“你来真的?”刘莹刚才是开玩笑的,现在是真有点“怕”了。

薛诺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像,这可是天天耳濡目染的结果,“当然是真的。”她说着就往前上了一步。

“别…别…别闹。”刘莹抱紧了双臂,向后退了一步。

“哈哈哈,”薛诺笑得前仰后合的,“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快换吧。”

“不闹了?”

“不闹了。”

就在刘莹放开双臂的一瞬间,薛诺突然向着她一晃身子。

“啊!”刘莹立刻又护住了自己丰满的双乳,“你讨厌死了。”

“哈哈哈,”薛诺乐得肚子都疼了,“不闹了,不闹了,你换吧。”

“你先出去。”

“都说了不逗你了。”

“OK,OK,那我先回去,你快点儿啊。”薛诺也闹够了,留下刘莹一个人换衣服,自己就先回去继续跳舞…

“唔…”何莉萍紧皱着眉头,喉咙不住的蠕动着,口中的阴茎刚刚爆浆了。

侯龙涛死死的按着女人的后脑,直到将最后一滴精液都射入了她的口腔里。

何莉萍坐了起来,“呼呼”的喘着气,用手背在嘴角的地方微微一抹,动作既优雅又性感。

侯龙涛在美人桃红的脸蛋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拉着她的手握住了已经再次勃起的大鸡巴,“宝贝儿,坐上来。”

“不…不行…你别太得寸进尺了。”

“我不管,我要上你,现在就要。”侯龙涛死皮赖脸的握住女人的手,套动自己的肉棒。

“不能在这儿,真拿你没办法,去清影的办公室吧。”何莉萍在侯龙涛面前永远只有妥协的份…

编者话:晚了,好在事前通知了。上个星期都是从睁眼忙到闭眼,现实里的钱比小说的难挣多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