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monkey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monkey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monkey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是作者monkey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月中旬的迈阿密正是烈日炎炎之时,金黄色的沙滩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游客,蔚蓝的海面上漂浮着十几艘各种颜色的游艇。  一艘白色的三层游艇停在最远的地方,这条船从外观上看就是价值不菲,船尾龙飞凤舞的漆着“东星蛟”三个黑字。  一个赤裸着上身、戴着一副黑边变色镜的年轻男人躺在三层甲板上的一张躺椅上晒着太阳,他的身体是健美的古铜色,肌肉棱角分明,但长得却是斯斯文文的书生样。

《金鳞外传之龙游浅水》 第七章 梦中情人(上)(6/25/2005-7/5/2005) 免费试读

等薛诺离开了办公室,刘莹把门上了锁,拿着脱下的衣服和一件清影的白衬衫进入了办公室自带的洗手间,在洗手盆里放了些水,摘下乳罩,跟T-Shirt一起泡着。

女孩抬起头,注视着面前的镜子,然后又侧过身,挺了挺胸,再转向另一侧,又看了一会。

“嗯,还真是。”刘莹自言自语了一句,薛诺没胡说,自己的乳房还真是又挺又翘,形状完美,很多女人大概就算做了整形手术也不一定能有这种效果,而且因为刚才被冰凉的饮料刺激,又被人“挑逗”,两颗浅褐色的乳头产生了轻微的勃起,很漂亮。

小美人正在自我欣赏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从外面拧动办公室的门把手,显然是想要进来,门没有开,几秒钟之后又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刘莹一惊,她不知道要进来的是什么人,如果是薛诺或是清影,那还好说,要是娱乐城的其他工作人员,不光很尴尬,大概还要解释一通,她赶紧把洗手间的门关上了,至少先要搞清来人的身份…

侯龙涛拧了拧门把手,“锁着呢。”

“我有钥匙。”何莉萍挤到了男人身前,她也急着呢,除非是调情,在心爱的小丈夫面前不用装什么矜持。

“快快快快快快…”侯龙涛一只手捏着美女的乳房,另一只手揉着她的屁股,把她往门上拱。

“你消停一点儿。”何莉萍在男人的猥亵下,费了半天劲才把门给打开。

侯龙涛把艳妇推进了办公室里,一脚踢上门,将她转过身,抱住她的腰身,狂吻她的小嘴,猛搅她的香舌,同时把她背后的拉链一路拉开倒屁股沟的顶端。

“唔唔…嗯嗯…”何莉萍也紧抱着男人的身体,不住的扭动螓首,热烈的和他湿吻,嘴巴周围沾满了两人的口水。

侯龙涛边亲边把女人的裙子拉了起来,右手托住她柔软的阴户,前后的搓弄,两根手指向上一挑,钻进了热烘烘的小穴里。

“啊…啊…老公…”何莉萍的额头压在男人的肩膀上,禁闭着眼睛大声呻吟,她的身体被抠得向上一蹿一蹿的,她被指奸的力度虽然很强,但速度并不快,所以大量的爱液并没有飞溅而出,而是顺着她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啊…不…不行了…”

“不行了?不行了就来吧,”侯龙涛向后退到了沙发边坐下,淫邪的盯着成熟丰满的美娇娘,右手捋着坚硬粗大的肉棒,“准备好了吗?”

“呼呼…”何莉萍高耸的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她跟过去,跨蹲在男人的双腿上,左手扶着他的肩膀,右手捏住大鸡巴。

“不许停,一口气都吞下去。”

“嗯…”随着屁股的缓缓坐落,何莉萍的嘴巴也张开了,眉头也越皱越紧。

“好…”侯龙涛只觉老二一点一点的完全进入了一个火热的体腔,柔软湿腻的淫肉立即把它紧紧的裹住磨擦。

“啊…啊…啊…啊…”何莉萍用力的抬落着巨臀,一次一次的用阴道“吞吐”大鸡巴。

侯龙涛粗暴的将连衣裙的上半部从女人的肩膀上扒了下来,推开她的乳罩,双手揉着那对圆挺的大奶子,一口含住一颗勃起的乳头“啾啾”的吸吮起来。

何莉萍双手撑着男人身后的沙发背,螓首后仰,如同抽筋般的扭动蜂腰,放浪形骸的叫着床,“老公…啊…好棒…好舒服…啊…舒服死了…”

侯龙涛在美人白花花的乳肉上又吸又舔,把她连衣裙的下摆揪到她的腰上,露出肥大的美臀,双手捏着她圆圆的屁股蛋向两边拉开,又向中间积压。

“快…再快点儿…要…要来了…”何莉萍拼命的前后蹭着大屁股,使得深插在自己体内的大鸡巴能更快的磨擦娇嫩敏感的阴道内壁。

“快点儿?你要快点儿?”侯龙涛紧抓着爱妻的臀瓣,固定住她的屁股,狂猛的向上挺着肉棒,飞快的抽插她的屄缝。

“啊啊啊啊…”何莉萍高亢的大叫着,身体僵硬的挺着。

侯龙涛逐渐放缓了肏干的速度,直到完全的停止,“怎么样?美了?”

“美…”何莉萍软绵绵的瘫在男人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侯龙涛的一只手抚摸着美人光滑的屁股蛋,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猛的插进了她微微张开的肛门里。

“啊!”何莉萍的上身一下弹了起来,“老公…”

“要不要把诺诺或是小白虎找来从后面干你?”

“不…啊…不要…只要…只要你一个人…一个人搞我…”

“哈哈哈,好好,大宝贝儿,我就一个人搞你…”侯龙涛从新启动了活塞运动,一边抠弄女人的屁眼,一边插小穴。

何莉萍又大声的呻吟了起来,比从刚才还要激烈。

“这办公室是隔音的吗?”侯龙涛突然问了一句。

“啊?嗯…啊…我…我怎么知…知道…啊…”

“那我骚老婆这么媚的浪叫岂不是要让别人听见了?”

“那…啊…那怎么…怎么办…”何莉萍才不是真的想知道呢,她的魂魄都快被大鸡巴肏出窍了,还管得了会不会被人听到。

“我有好办法。”侯龙涛从兜里掏出了爱妻的小内裤,塞进了她的嘴里…

“怎么样坤哥,你们还没决定啊?”马脸歪坐在转椅里,这已经是刘耀坤第四次来送钱了,两个人也算是混熟了。

“我已经跟段书记提过了,她有什么打算我暂时还不很清楚。”

“哼,娘们儿家家的办事儿就是面,”马脸突然换上了一副淫邪的面孔,“不过我听说她挺水灵的啊,什么时候你把她带来见见我,我让她知道做女人的好处啊。”

“你怎么知道她长什么样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就说是不是吧。”

“呵呵,”刘耀坤一笑,“是,段书记很漂亮。”

“前凸后撅?”

“这…”

“别藏着掖着的。”

“是。”

“那什么时候带来我瞧瞧啊?”

“段书记的工作很忙,很少有机会离开平阳。”

“哈哈哈,”马脸大笑起来,“你是不是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你们俩有一腿吧?”

“没有没有,”刘耀坤拼命摆着手,“段书记是我上级,我对她很尊重的,而且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那你又不让我见?”

“她真的忙,这样,如果你有机会去平阳,我一定给你引见。”

“行啊,等我有时间的。”马脸还没被吸引到南下的地步,北京有的是美女陪他耍。

“马总,说正经的,我来这里也有好几次了,还从来没见过侯总呢。听人说侯总是难得的商业奇才,”刘耀坤做出一副很虔诚的样子,“今天能不能见一下啊?”

“哈哈哈,”马脸又大笑了起来,“商业奇才?哈哈哈,要说奇才的话,那也是玩儿女人的奇才啊。”

“不是商业奇才怎么能搞起这么大的公司?”刘耀坤奇怪的问。

“我们的产品在这儿摆着呢,没有奇才也行,管理上的事儿也不用我们兄弟操心,先前有一个美国名校的MBA,现在是GM的前副总裁,我们都是撒手掌柜,嘿嘿,不过算老四有眼光,捡了个聚宝盆。”马脸并非对侯龙涛有什么不满,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单就做生意来说,侯龙涛确实没什么特别过人的地方,至少是没表现出什么特别过人的地方。

“这样啊?”刘耀坤皱了皱眉,“不管怎么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一睹侯总的风采。”

“得得,你今天还算是来着了,他现在就在,我带你去,平时大部分时间他都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被窝里呢。”马脸这么说也不是在损侯龙涛,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能睡很多的女人是一种光荣。

刘耀坤跟着马脸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外面。

侯龙涛的办公室有两进,外面是秘书的,里面是他的。

马脸从落地的大窗户看进去,茹嫣就坐在办公桌后,他便敲了敲玻璃,推门进去了,“老四在吧?”他问着就要去开门。

“哎,”茹嫣一下蹿了起来,挡在了门前,其实门是锁着的,不挡也开不开,“别进去。”

“怎么了?”

“没怎么。”

“那干嘛不让我进去?”

“你还非让我明说啊?”茹嫣瞪了马脸一眼,又冷冷的看了看刘耀坤。

“噢…谁啊?”

“智姬和慧姬,还有月玲姐。”

“那你怎么在外面儿晒着呢?”

“这么多问题?过两个小时再来吧。”茹嫣把脸一沉。

“哈哈,”马脸一拍手,“你败了吧?”

“神经病,”虽然茹嫣尽量想要在陌生人面前保持冷峻的表情,但她毕竟已经没有了做冰美人的心理基础,被人这么一说,而且说的还正中要害,两朵桃红悄悄的爬上了她本就动人的脸庞,更是美得如同下凡的仙女一般,“你们请回吧。”

“侯总现在很忙吗?”刘耀坤装出一脸的糊涂,其实他完全理解了面前两人的对话内容。

“很忙。”茹嫣又冷冷的甩出两个字。

“马总,那我看今天我就不打搅了,改天我再来拜访吧。”刘耀坤觉得现在见不见侯龙涛都没什么太大区别了…

“你觉得可行吗?”刘耀坤讲述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你确定他会来?”段俊婷坐在转椅里,看着窗外,背对着男人。

“他有意签约,而且那个人贪财好色,还对你有非份之想,我看他会来的。”

“他对我有非份之想?为什么?”

“他知道你很漂亮。”

“他怎么知道的?你说的?”段俊婷转过身来,妩媚的看着男人。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

“你不觉得我漂亮?”

“当然不是,你当然漂亮了。”

“那我和周自若谁更漂亮?”

“这…”刘耀坤避开了女人的目光。

“哼哼,你对我有没有非份之想啊?”

“没有,绝对没有,我对你从来都是绝对的尊重的。”

“哈哈哈,”段俊婷的笑声略微有点放浪,“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周自若。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瞧你脸都憋红了。不过说真的,我看你最终会被那小狐狸勾到北京去的,哼,是不是啊?”

“…”刘耀坤没回答,他不知道答案,他也没听出女人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声音中的怨毒。

“不开玩笑了,说正事,你除了照你的想法去执行,再帮我做几件事…”段俊婷把自己的计划也告诉了男人,不过并非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

“这…”刘耀坤略显惊讶的望着女人,“为什么非要把东星牵扯进来?我是说东星作为一个商业集团。”

“什么商业集团?分明是个黑社会团伙。动了马明就是动了东星,你以为还能分得开吗?没有东星,马明哪来的胆子那样对潇潇?而且不把东星按下去,你以为咱们就真的动得了马明吗?”

“事情会不会闹得太大?”

“就是要闹大,要闹得满城风雨,要闹得尽人皆知。你怕了?”段俊婷严厉的看着男人。

“当然不是。”

“那就去吧。”

“好。”刘耀坤起身离开了县委书记的办公室。

段俊婷在电脑上写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打印出来,然后戴上一副手套,找出一个信封,写下的收信人是“侯龙涛”…

夜已经很深了,刘莹独自一人走在公园的林荫小路上,前面不远的地方是一个大亭子,一条比较宽敞的大道和小路在亭子前面形成一个交叉路口。

一辆H3缓缓的停在了亭子前面,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仔裤T-Shirt的高个男人,明亮的月光照在他脸上,竟然是侯龙涛。

刘莹并没有马上过去打招呼,而是稍一犹豫之后,闪身躲进了小树林,她知道侯龙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谁晓得他这么晚在公园里干什么,最好还是先不暴露的好。

只见侯龙涛把H2的后箱门打开了,抓住一双露在外面的脚踝,向外一拉,一个女人赤裸的成熟肥美大屁股和一双白皙的长腿露了出来。

“…”刘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女人的下身被拉出来之后,腰部挂在后箱的边缘,H2很高,她并不能跪下,只能弯曲着双腿站在地上,圆滚的丰臀被迫撅起。

女人的上身仍旧留在车里,从刘莹所在的地方并不能看到她的长相,但借着路灯和月光却能看清她深深的臀沟和被绑在背后的双手。

侯龙涛在女人的屁股缝里掏了一把。

女人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并发出了“唔唔”的声音,大概嘴被东西堵住了。

侯龙涛举起手在眼前看了看,只见指尖上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淫笑,一巴掌扇在女人洁白的屁股蛋上,“骚娘们儿,直往外喷淫水儿,要不要老子奸你啊?”

女人“唔唔”的哼着。

“要不要啊?要的话就扭扭你的淫臀。”侯龙涛又在女人的大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

“唔唔…”女人扭了扭圆臀,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打疼了,还是在挣扎,或是真的在回应男人。

“哈哈哈,”侯龙涛得意的淫笑着,他把硬挺的“大蛇”从裤子里放了出来,捋了捋,赤红的鬼头足有鸡蛋大小,“骚货,刚才还假装良家妇女。”

刘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发热,她不知大自己该怎么办,只能在原地观看不远处的“表演”。

侯龙涛捏着女人的屁股,将粗长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挤进她的屄缝里,“怎么样?爽不爽?”

在被人强行进入自己体内的过程中,女人的两条玉腿都绷直了,双脚拼命的蹬着地。

“大不大?嗯?大不大啊?比你老公强吧?”侯龙涛用耻骨死死的顶着女人的大屁股,“哼哼,准备好了吗?我要肏你了。”说着他就动了起来。

刘莹的嘴巴都张大了,看着男人巨大的阳具飞快的进出着那个熟女的小穴,把她的阴唇肏得向外翻开。

在夜深人静的公园里,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和女人越来越急促的“唔唔”哼声显得格外的响亮。

侯龙涛掐着女人的腰,毫不怜惜的疯狂抽插着那圆滚的大屁股,“搞死你,爽吧?骚娘们儿。我要射在你屄里,让你怀孕。怎么样?你还能生呢吧?”

“唔唔…”女人的身体突然扭动起来,显然是不愿接受男人的提议。

“什么?说什么?”侯龙涛伸手在前面一掏,抓出一条撕坏的小内裤。

“不要…不要啊…不要射在…啊…啊…射在里面…求求你…”女人的哀求声响了起来,刚才她的嘴巴八成是被那条内裤堵住了。

刘莹微微有点吃惊,那个女人的声音听着挺耳熟的,但因为离的不是很近,又是从车厢里发出来的,并不能确定到底是谁。

“什么?要我射在里面?没问题,我这就射给你。”

“不要…不要…不…啊…”女人突然停止了哀叫和挣扎,双脚拼命的蹬着地面。

侯龙涛没再把屁股向后撤,用力向上提着女人的肥臀,两腿微微的颤动。

刘莹一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另一手撑在一棵树上,要是不扶着点什么,恐怕就要摔倒了。

侯龙涛慢慢的从女人的身体里退了出来,跨下的大肉棒仍旧挺立着。

车里的女人一下瘫倒了,诱人的臀腿明显的抽搐着,白浊的精液从她的双腿间滴落到地上。

“咱们还没玩儿完呢。”侯龙涛把女人从车里拉了出来,横着抱了起来。

那是一个全裸的美丽熟女,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也不是平胸,深灰色的奶头硬硬的立着,虽然她一脸泄身后的桃红,却也眼泪汪汪的,很明显那性高潮是被强奸出来的。

“啊!”刘莹惊叫了一声,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股凉意从头顶一路传到了脚底,在男人臂弯中的美熟女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徐玉芬。

侯龙涛把女人抱进了亭子里,放在中心的一个石桌上,将她的双腿劈开,扛在肩膀上,双手抓住她的乳房,狠狠的揉捏,一挺屁股,又开始狂猛的跟她肏屄。

听着男人在自己母亲身上发泄兽欲时发出的低吼、自己母亲因为被剧烈奸淫而发出的半兴奋半痛苦的呻吟、男女性器相交而发出的“啪啪”、“咕叽”声,刘莹只觉得眼前发黑,身子发软,再也站不住了,只好扶着树干慢慢的蹲了下去。

“别光你一个人爽啊,让我也加一磅。”侯龙涛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也没拦着你啊。”还是侯龙涛的声音。

徐玉芬的呻吟声突然变成了“唔唔”的哼声,好像嘴巴又被东西堵上了。

刘莹睁开了眼睛,她实在不敢相信面前所发生的事情,母亲仍旧躺在石桌上,螓首后仰在桌沿外,但她身边变成了两个男人,一个是仍旧在暴奸她小穴的侯龙涛,另外一个站在阴暗处,看不清长相,正用大鸡巴肏着她的嘴巴。

两个男人以同样的速度在徐玉芬的身体里进出着,争着揉捏、吸吮她的乳房,干得她身体乱颤,口水和淫水都是流淌不止。

“肏,我要来了。”

“等等,等等,我也快了,一起射这娘们儿。”

两个男人同时将阴茎杵到了熟女体腔的最深处,直到将大量的浓精灌输给她之后才退开。

徐玉芬像快要断气的出水之鱼一样在桌子上微微的打着挺,双眼无神的睁着,精液从她的嘴角和阴户同时向外流出。

“这娘们的骚屄还挺紧的呢。”侯龙涛在女人勃起的阴蒂上弹了一下。

徐玉芬又是猛的一抖。

“那我可得试试。”另外一个男人躺在了女人身边,但他的脸仍旧处在阴暗处,“别傻愣着,搭把手儿。”

侯龙涛把女人翻到了另外那个男人身上,扶住她的大屁股向下一压,用她的小穴套住了上挺的肉棒。

“嗯,嗯,”桌上的男人满意的哼着,抱住美熟妇的裸体,向上耸动屁股,大老二飞快的进出她的阴门,“不错,是个好屄。”

徐玉芬被人这么抱着肏,屁股很自然的撅在空中,显得又圆又光滑,深灰色的肛门张开着。

“屄好,屁股也不错啊。”侯龙涛在女人的屁股蛋上抚摸着,又“啪啪”的拍了拍,两根手指猛的捅进了她的后庭里抠挖。

“啊!”徐玉芬猛的抬起头来,“不要…不要碰那里…啊…别…别玩…那…啊…”

“少废话。你也别客气了。”桌上的男人按住女人的后脑,把她的头拉下去,舌头插进了她的嘴里搅动。

“好。”侯龙涛也爬上了桌子,蹲在女人的屁股后面,掰开她的臀瓣,把龟头挤进了她的屁眼里。

刘莹实在看不下去了,却又不敢就这么现身,她把手机拿了出来,按下了110.“有这个必要吗?”侯龙涛的声音在女孩耳边响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