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三俗上人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三俗上人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

    牛强躺在床上手里摆弄着鸡巴,一九九九年过了半年了,总算等到了生日过完了,算命的说的一切应该应验了,如果是真的的话,自己守住这几年的处男生涯也许就该结束了,终于可以上大学了,美好的大学啊,美女如云的大学生啊!轻轻的抚摸着鸡巴,牛强郑重的对自己说:“是该找个小妞开开荤了……”

    三俗上人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人挡操人佛挡操佛》,是作者三俗上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牛强躺在床上手里摆弄着鸡巴,一九九九年过了半年了,总算等到了生日过完了,算命的说的一切应该应验了,如果是真的的话,自己守住这几年的处男生涯也许就该结束了,终于可以上大学了,美好的大学啊,美女如云的大学生啊!轻轻的抚摸着鸡巴,牛强郑重的对自己说:“是该找个小妞开开荤了……”

《人挡操人佛挡操佛》 三 免费试读

“阮主任,上面发下来的最新的指令,请您查阅。”

一个越南女兵把一封电报交给了阮主任,然后敬个礼就转身离开。常年的战争导致越南已经女多男少,所以除了前线必要的战士必须是男性以外,更多的时候一些参谋部或者谍报人员都是女性担任。而中方明显没有这个缺陷,十几亿的大国根本就不在乎这些男丁的消耗。但是越南此时却有点消耗不起,而此时的阮主任正是负责情报转达工作的女人。

阮主任名叫阮美怡,是越法混血的第三代了,除了继承了法国人的白皙之外,再就是继承了欧洲人的大眼睛高鼻梁。虽然在众多越南女兵之中有点格格不入,但是阮美怡还是凭借着混血儿智商比较高的天赋,在一路荆棘之中愣是爬上了现在的战场情报主任的位置。

打开电报,阮主任看了一会,又是一阵的郁闷。跟中方协调后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中方称,这支四处烧杀的队伍已经被中方强制性的开除军籍了。而且中方也现在对战时的事情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出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已经开始要搜寻这支反人类的队伍了。但是很抱歉,因为中方出动搜寻队伍的时候,总是遭遇越南方面的狙击。所以最后也没有办法顺利的找到这支叛逃的队伍。甚至电报上还称,已经经过了中方战场上的最高指挥官许世友的批示了,宣称越方如果停战签署停战协议的话,那么中方将会派遣更大量的队伍去寻找这支灭绝人性的队伍。

阮主任此时瞪大了眼睛,恨得银牙差点咬碎了。明显这就是中方故意的托词,而且现在是战时,根本这支队伍就是对越南方面残虐中方的女兵的报复。而现在中方完全的宣称配合行动,但是却根本不管不问的。若是放了中方的搜寻队伍进了越南的话,那么有可能会出现更多的这样的报复行动的队伍。

而停火条约更是在扯淡,若是签署了停火条约的话,那么自己和卖国贼何异?

阮主任此时完全的被进退两难的中方给逼得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只好亲笔写了一封电报,请求上面再派遣更多的队伍下来抓捕这支中方的报复性力量。如果再任由这些人四处的放火强奸的话,那倒是没什么,关键是他们的队伍里的家伙都是把男人的命根子直接废掉,还不杀了你,这才是最动荡不安的源泉。

现在整个越南临近中国边境的地区就已经人心惶惶了,越来越多的前方的侦测点的村落的男人开始向着后方转移。都是害怕了这股力量,本来越南和中国开战就是软件硬件都差,无论是人力资源还是武器装备什么的都是跟不上中国方面。

就是武器装备也都是当年中国无偿援助的,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惨无人道的心理战,利用俘获的中方的女性的残忍的刑罚,让中方望而却步。

这也是最高层那边出的主意,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爱面子的国家,摊上这种倒霉事只会按住不表。但是对士气的打击却是无与伦比的,所以这边才组织人手去俘获中方的卫生队或者是文艺队什么的。卫生队这边的女性若是被残害了的话,更重要的就是中方在战场上的非战斗减员没有办法得到及时的救治的话,将产生更大的效果,对士气也是更大的打击。

可谁想到这个许世友,竟然不按套路出牌,竟然派出这么个血腥的小分队,专门的四处的劫杀越南方面的寨子。而且中方也宣称这些人已经被开除军籍了,这根本就造成了现在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现状。阮主任紧锁着眉头的不知道该怎么才好,眼前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只有想办法和这支队伍和谈。

与此同时的老马,正在和小队的十几个兄弟猫在一个山洞里。这是个越南人的寨子,因为害怕复仇小分队的报复,最后只好猫在山洞里不出来。而老马这边也接到团里的直接指示,把队伍直接分散开来,仅仅十几个人的小队专门的执行复仇任务。而不是刚开始那么明火执仗的四处的攻城拔寨了……

老马抽着呛人的缴获的万宝路香烟,躺在山洞里,两个越南女人正跪在老马的脚下,用香皂打湿了阴毛,上面都是泡沫的在老马的腿脚之间不断的给老马身上打着肥皂沫。话说越南这个鸟地方,特别的潮湿。如果不定期的清洁自己的身体的话,很容易得上各种疾病的。

所以老马现在就是在享受这种香艳的清洗,而手下的兄弟们也在享受着这样的香艳的清洗。当然除了站在门口放哨的兄弟,老马此时仅仅是让这些越南女人清洗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掏出自己的军棍来教育一下她们的意思。毕竟要保存体力,应对随时要发生的战事,若是体力消耗的过甚的话,那么随时容易被越南鬼子弄死的。所以老马给自己手下的兄弟下了死命令,就是哪怕要掏出军棍教育一下这些臭娘们,也必须躺在床上让这些越南娘们在上面伺候。

正在老马在沉思的时候,这时候手下的一个兄弟敲了敲简陋的木门,然后进来递给老马一张电报,说道:“老大,上面的最新任务,说越南这边有个什么谈判小组要和咱们谈判。协商一下挺火协议什么的,咱们去还是不去啊?上面已经发话了按说……”

老马推开两个阴毛上涂满了肥皂泡的越南女人,把嘴里的半截烟蒂递给了这个兄弟,说道:“小北京啊!说你啥好呢?上面是啥意思还用我解释啊?团里的意思还不明白吗?就是让咱们趁着没啥事的时候把这帮什么谈判的家伙给一勺烩了。真要是想停火的话,上面就去跟他们谈了。真要是要咱们停手的话,上面就跟咱们说了!”

小北京狠狠地抽了两口混合型万宝路的烟蒂,皱着眉头的说道:“那老大你说咱们怎么办?跟丫的死磕还是怎么着?这次弄不好他们也是揣着怀心思的,想把咱们也给一勺烩了。要我说的话,咱们要两手准备了,不但要防着他们,还要想办法把他们都给收拾了……”

三日后的上午八点,地点在第一次老马行动的吊死棚。原本村长的房间里坐满了解放军这边的行动队的人员,当然除了老马这支小分队,老马的这支小分队因为临时收到消息,又有一个寨子就坐落在我方团部附近,因为是越南人和中国边界的少民混居,而且在这边并没有严格的户籍登记,所以也一直没有被发现。

而最新的情报就是这边的这群家伙里可能有越南方面的间谍,尤其是我军截获了发给越南方面的信号之后,老马就决定在和谈之前把这件事解决掉。然后再去吊死棚去和谈,毕竟先解决了心腹大患再说。小白鞋和女兵们的凄惨让老马不忍心去战地医院去探望她,所以老马每当想起小白鞋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复仇……

等到老马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到达了吊死棚的时候,老马这一队可算是彻底的愤怒了。其他队的钢七连的兄弟们横七竖八的倒在血泊之中,没有什么抵抗的痕迹,看来是遭到了越南鬼子的暗算了。几十名兄弟的武器弹药都被缴械了,而且一个个的都死相凄惨的。老马的怒火直接烧上了脑门,吼道:“妈了个逼的,兄弟们,等着我们给你报仇……”

说着就一挥手,带着十几个兄弟沿着消失了的越南人的踪迹追了上去。

越南人这次应该是出动了女人了,因为越南女人身上的味道,没有人能比老马的队伍更加的了解。所以这边老马带队追踪的时候就越来越凝重。难怪兄弟们会着道了,这些越南女人组成的队伍,首先在中国军人的道德制高点上就会对她们产生轻视。结果仓促的应战之下就会被这些女人给收拾了。

老马一挥手的带着十几个兄弟就尽量的沿着这些越南女兵的痕迹追了下去,书说简短,这一路追下去可是相当的费劲了。这些越南女兵毕竟都是土生土长的越南人,翻山越岭的都跟猴子似的。而老马虽然是尖兵斥候,但是队伍都毕竟是在中国内陆长大的人,虽然在越南打仗已经小半年的时光了,适应了这边的环境了,但是真是要老马这个小队完全的和母猴子在山野里比赛的话,那么绝对是纯扯淡。

所以这边老马的小队追上这支娘子军的时候,连老马自己都累的够呛。根本就预测不出这些母猴子下一步的路线,也无从埋伏,就只能在后面衔接着的展开遭遇战。天色此时也渐渐的暗了下来,老马的小队也此时几乎是人人挂彩了,在丛林里老马的队伍唯一占到的优势就是老马的队伍的战士都是上万发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毕竟在这方便,朝廷还是很支持的,几乎每个战士都是特技射手的枪法,甚至老马能够打移动靶的时候用五六式自动步枪打出《十五的月亮》的节奏来。

但是和小越南鬼子拼地形明显就是吃亏了,尤其是老马看到小越南鬼子扔出来的烟雾弹里明显是加料了的,估计去和谈的那些战友就是这样的着了道了。所以老马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逮到这些母猴子就是直接的一枪爆头。所以战斗打的异常的惨烈。

遭遇战仅仅五分钟,五分钟之后,老马身边的战友仅仅就剩下小北京和老面了。小北京这小子明显就是个京油子,据说没来打仗之前,在北京也是个挺出名的小顽主儿。所以这小子就是经常的倒在地上装死,趁着敌人不注意的时候起身开打。再就是老面了,老面的这个绰号还是老马给起的,这个家伙就跟一个大面瓜似的,属于怎么摆弄怎么是。脾气好的没话说,但是老面的刻苦是所有人都佩服的,所以老面的枪法仅次于老马。

十几个人的小队五分钟就剩下了三个人,看见倒在血泊中的战友的时候,谁都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而敌方的母猴子虽然全都被放倒了,但是十几只母猴子的命顶得上自己兄弟的命吗?牙都快咬碎了的老马端着五六式自动步枪在晃荡,恨不得给每个母猴子的尸体上来一梭子子弹,挨个的都打成蜂窝煤。

正在老马在这里跳脚的发脾气的时候,突然间背后风声响起,老马本能的就是一个闪身,可惜对方速度太快了,一个女人正好在树上跳了下来,直奔老马的身后死死地勒着老马的脖子。还好老马还是比较强悍的,借着女人下坠的冲击力,直接就是一个背摔直接把女人扔在了地上。

而此时的女人看到小北京和老面也围了上来,就要用力的咬破藏在牙上方的毒药。就在这个时候正好是对着老面的方向老面冲上来就一把抓住女人的下巴把女人的下巴卸脱臼了。但是老面同时也付出了代价,代价就是胸口心脏的位置上插着一把伞兵刀……

看到老面暗淡的眼神,老马二话不说的就冲上去把女人的肩关节和膝关节全都卸掉,倒在地上的女人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扭曲的脸上的那种复仇的快感还是让老马十分的不爽。必须让这个女人尝尝人间地狱的滋味,老马和小北京含着眼泪的把老面和死去的战友掩埋,然后就抓住这个明显和越南女人长得不太一样的女人挨个的给受伤了的兄弟吹箫。

当然受伤了的兄弟都已经硬不起来了,毕竟那玩意要充血以后才可以用。但是兄弟们基本上都是失血过多了,仅仅的就是按着女人的头,把每个活着的或者死了的兄弟软软的军棍塞进她的嘴里,挨个的吹箫。一直到老马和小北京都折腾累了,这才把女人的脑袋放在老面的尸体的胯下,含着老面的军棍,和小北京轮流值夜。

重伤的兄弟们基本上都是没救了,该死的越南鬼子的子弹都是达姆弹,打中了之后基本上都是贯通伤。最多一个晚上,这个小队就剩下了老马和小北京。老马躺在树下准备迷瞪一会,恢复一下体力,先睡两个小时,让小北京先值班两小时,但是这两个小时却成为了老马一生的遗憾。

阮主任此时被卸掉了下巴和肘关节还有膝关节。此时只能无力的挣扎,尤其是被这两个中国变态军人挨个的给快要死去的战士们口交,最后甚至给尸体口交的时候。阮主任彻底的绝望了,看来自己真的遭遇了传说中的那个变态的队伍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落到了他们的手里。

但是此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阮主任发觉身后的响声不对劲,然后就感觉自己军裤的腰带在被一双大手解开,连带着内裤一起被扒到了膝盖的位置,然后感觉有一根灼热的肉棍在自己的肉缝来回的摩挲着。那种紧张的感觉让阮主任毛骨耸人,自己现在的姿势是跪着趴在老面的胯下,嘴里正含着老面那软软的军棍。

根本也看不到身后到底是什么样子。

但是此时却听到身后的声音银笑着:“小婊子,给我们兄弟吹箫吹的很爽是吧?等爷爷我泄泄火的。泄完火了就让你叼着爷爷的军棍睡一白天……”

说着就直接把那火热的军棍顶入了自己那紧窄的肉缝,而且还是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那种刺痛的撕裂的感觉,让阮主任想起了那个被破处的夜晚……

此时的小北京可是爽到了极点了,这些日子虽然没少睡越南的女人,但是像是阮主任这样的精通四国语言,而且长相白皙可人的越南高级军官可没有插过。

尤其那桃形的大屁股,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让小北京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尤其那稀疏的阴毛中间那道粉红色的肉缝,让小北京差点呻吟出来。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粉红色啊,这些日子里小北京肏了的月男女的都是黑黑的和阴毛一个颜色的女人,早就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一看到眼前的这个粉红色的女人的时候,小北京那根军棍恨不得马上插进去。

插进去了虽然没有什么润滑液,但是小北京是谁啊?北京新一代的小顽主儿,四九城的打听打听都知道。所以小北京直接就在军用背包里掏出一盒枪油来,也不管阮主任听不听的懂,说道:“骚娘们,你如果再没有浪水出来的话,那么小爷就用枪油好好的伺候伺候你。到时候日完你的骚屄之后就日你的屁眼子……”

这句话直接把阮主任给震慑了,屁眼子不能日啊,卫星定位的GPS塞在里面呢,如果被查坏了的话,那么就更加的没有人救援了。于是阮主任使尽了浑身解数的要多分泌点浪水出来……

……分隔线……

三哥还是心太软啊!就是一个人流泪到天亮,终于又写了一个老马的番外。

看着起点那惨淡的成绩,对于这些狼友算是彻底的死了心了。本来还寻思写完这个番外之后,把起点的和谐情节都写几个章节在这里发一下呢!看来没啥必要了,才十二个收藏还都是三哥在别的地方想方设法的拉来的。都已经小十万字了,起点的编辑都没联系三哥,所以三哥这本完事了也不打算再写黄书了。求个数据都这么费劲!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