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zhuorurong为作者的小说 zhuorurong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借种 借种

    对着眼前如斯美景,阴道里顿感痒得难受,一股滑滑的淫水已经急不及待的往外流了出来。她也不管丈夫醒了没有,连忙把自己的内裤脱掉,像打功夫般扎着马步张开大腿,用阴户对准龟头,往上就骑上去。随着阴茎一寸一寸的插进,美妙难言的充实感令阴户畅快莫名,就像干旱的土地下一阵及时雨。撑得饱涨的阴道紧紧裹着火热的阴茎溶汇为一体,一凹一凸,刚好互相吻合,真要感谢造物主能创造出这么奇妙的器官,带给人类无穷的快乐和享受。

    zhuorurong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借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借种》,是作者zhuorurong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着眼前如斯美景,阴道里顿感痒得难受,一股滑滑的淫水已经急不及待的往外流了出来。她也不管丈夫醒了没有,连忙把自己的内裤脱掉,像打功夫般扎着马步张开大腿,用阴户对准龟头,往上就骑上去。随着阴茎一寸一寸的插进,美妙难言的充实感令阴户畅快莫名,就像干旱的土地下一阵及时雨。撑得饱涨的阴道紧紧裹着火热的阴茎溶汇为一体,一凹一凸,刚好互相吻合,真要感谢造物主能创造出这么奇妙的器官,带给人类无穷的快乐和享受。

《借种》 第15章 免费试读

文威见港生的阴茎在诗薇口中给舔得青筋暴凸,龟头发涨,随时准备梅开二度,而诗薇的屁眼又正让自己得不亦乐乎,浪得忘了形,心想不如干脆和港生携手,乘胜追击,让她个从没试过的招式,饱餐一顿,永志难忘。主意一下,便扎定马步,双手从后抓着她腿弯,往上一抬,诗薇马上让他提在腹前,变成两腿大张,屁股下垂,像以前撒娇要他抱着小便的模样。可是屁眼里仍然插着文威硬如铁柱的鸡巴,斜塞在里面,混身不自在,好往后挨靠文威胸膛,双手拐后揽着他脖子,直肠才和阴茎成一直线,舒服一些,文威也顺势用下体往上一挺,快脱出来的阴茎转眼间又再整根插入肛门内。

诗薇大张的阴户刚好正正对着港生,见鲜红湿润、嫩唇外翻、阴蒂微勃、淫水淋漓,对下的屁眼里,深深地插着文威一枝粗壮的鸡巴,美景当前,引人入胜。也来不及细看,握着阴茎,蹲一蹲身子,朝准阴道口便一戳而入,三人当即紧贴一起,成为人肉三文治。诗薇自出娘胎以来,从未试过这么刺激的游戏,前后两个小洞都分别让丈夫和情人的阴茎占领,充实得无以复加,花心和幽门同时给两个大龟头顶得发麻,更在里面不断散发着热力,烫得全身像给一把火在焚烧,黄豆大的汗珠挂满娇躯,美快得全身颤抖。香舌伸出嘴外,在樱唇上左舔右撩,恨不得他们两人马上一齐抽送,除却心内难熬的痕痒。

两个男人的大鸡巴此刻都深藏在她体内,隔着直肠和阴道中间一度薄皮,彼此都可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不但互相传递热力,还依稀领略到另一人的阴茎在不停跳跃,你推我撞,碰来碰去。三个人现在已灵欲相通,合成一体,无分你我,不停地作深呼吸,酿着将要爆发的一场大战。

诗薇张嘴“啊……”的一声喘息,像给两人发出开战的号令,港生和文威不约而同地抬高身子开始挺动。一时间,两条阴茎前后夹攻,你推我撞,飞快得令人目为之眩。阴道和肛门口的一块嫩皮被拉扯得里外乱翻,龟头在洞口是昙花一现,刚见到影子,便又像一阵风般给插回洞里。诗薇给得如痴如醉,细眼如丝,身体被撞击得高低耸动,胸前一双大奶也跟随上抛下甩,如波荡漾。港生和文威有时共同进退,一插而尽,把诗薇撞得弹跳而起;有时又轮流出入,你进我退,令诗薇顾此失彼,前歪后倒。

港生见妻子让文威抱着,自己双手反正空闲,便抄起在眼前乱晃的大奶子,搓揉摸捏,尽情把玩。诗薇此刻已给两条如狼似虎的阴茎抽插得失魂落魄,一对乳房又给丈夫在搓圆按扁,无数高潮霎那间便蜂涌而至,措手不及中一下子全冲上大脑,顿觉如雷贯顶,电流在体内窜来窜去,袭得全身大颤特颤,癫疯得发了狂,双手也不再后挽文威的脖子,而紧抱港生,在他背上胡抓乱爪,身体抛得像骑在一匹烈马上,颠簸起跌,抽搐得像痉挛。过了好一会,才动极而静,喘着粗气,像滩烂泥般软倒在两个男人之中。

港生和文威的阴部都挂满诗薇喷出来的淫水,湿得往下直淌,可是两人仍意犹未尽,还在不停抽送,像在比赛谁更有能耐,更有干劲,务求把体内充满活力的种籽,统统播种在肥沃的温床里。夹在中间的诗薇仍然捱着此起彼落的抽插,可惜已无力挣扎,全身酸软地任由他们随心所欲,靠在港生怀里,静静地享受着一下下抽送带来的快感,鼻子能低声地吭着“嗯……嗯……嗯……”充满快意的音调,表示着她对两个男人的卖力仍有反应。

她整个会阴给港生和文威长时间的碰撞变得赤红一片,阴户和屁眼也都肿涨起来,由淫水组成的水流已经从他们的阴囊顺着大腿淌到了地面,战事显然已胜败立见,到了结束的尾声。此刻两个男人双眼喷火,涨红着脸,满头大汗,全身肌肉绷得像底下的鸡巴一样铁硬,小腹已开始往里紧压,丹田热得发麻,动作也变得慢而有力,下下插尽地一捅一捅。

忽然间,诗薇觉得体内两条阴茎竟不再抽插,而是用力紧顶在阴道尽头的花心与直肠深处的幽门,有规律地一齐跳动,不约而同地把烫得像沸水般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地射向自己体内,灌得阴道和直肠里满是黏滑的精浆,尽管会阴的肌肉随着诗薇再一次的高潮而抽搐,把出来的精液吸啜,但还是有好些盛不下的剩馀精液被挤出体外,迫得港生和文威不得不连忙将她放回地面,用枕头垫高她的屁股,港生再一次珍惜地用手指,把漏出来的精液细心拨回阴道里。

暴风雨过后一片宁静,屋子里除了三人粗粗的呼吸声外,就有墙上挂钟在“滴哒、滴哒”地响,像在提醒他们:喔!你们也弄了不短时间了。港生与文威分别躺在诗薇两旁,每人握着她一只豪乳,像死去一样摊在席子上。诗薇左右手中各握他们一枝阴茎,满脸通红,嘴角泛着满足的丝丝笑意,两个大男人反倒面青唇白,虚脱得像全身精气都给诗薇吸尽,干躺着动也不动。

诗薇此刻身体虽然得到了空前的满足,但心中却又是矛盾万分:一方面希望今天能一炮成孕,了却作母亲的心愿;另一方面,怀着孩子,就不能再像今天那样,疯狂地尽情享乐,少了周旋在丈夫和情人之间的乐趣,被两人同时夹攻那种奇妙、特别、美快的享受也要隔好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来。唉!鱼与熊掌,真想同时拥有。胡思乱想下,三人渐渐各自进入梦乡……

文威这三四天日夜都在港生家里渡过,轮流和港生在诗薇这个同时拥有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美人儿身上得到无比的快感,但同样也须付出醉在温柔乡的代价:就是将体内人类生命的泉源,一滴不剩地统统缴械,直到精尽力疲才能走出他们两夫妻的大门。

从此以后,每隔一个月,三人就来一个借种大聚会,通宵达旦,乐不思蜀。

港生也终於可以一了心愿,闯进了妻子的后门。几个月后,诗薇果然梦熊有兆,为了保体安胎,聚会也不再举行了,文威虽然偶尔亦会偷偷趁港生不在而和诗薇私下来几手,但也是浅即止,缺少了那种放开怀抱、无忧无虑的疯癫滋味。

一年后,诗薇诞下了一个胖小子,两夫妇乐得口也合不拢。诗薇休心养性,待在家里相夫教子,和文威的来往也越来越少了,后来听人说,他有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快将结婚,两夫妻好寄以遥远的祝福,概叹往事能回味。港生终於心想事成,坐上了主任的椅子,专心料理公司里的文件,再也不需在大陆和香港之间频扑,一下班便逗儿为乐。大陆分厂方面本来由港生负责的工夫,由董事长张书瀚全盘接管,当然包括莉莉在内,至於两人的孽债,那已经是后话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