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淫妻的天堂》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淫妻的天堂》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淫妻的天堂 淫妻的天堂

    万万没想到,我他妈竟然被绿了!!!  而且,我头上的绿帽子还不止一顶!准确的说,我老婆自己可能都他妈不知道已经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就算全世界人和我说我都不会相信,平时看起来贤慧本分的老婆,竟然是个嗜性如命的风骚婊子!

    TSLMDD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淫妻的天堂》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淫妻的天堂》,是作者TSLMDDD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万万没想到,我他妈竟然被绿了!!!  而且,我头上的绿帽子还不止一顶!准确的说,我老婆自己可能都他妈不知道已经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就算全世界人和我说我都不会相信,平时看起来贤慧本分的老婆,竟然是个嗜性如命的风骚婊子!

《淫妻的天堂》 第一章 免费试读

万万没想到,我他妈竟然被绿了!!!

而且,我头上的绿帽子还不止一顶!准确的说,我老婆自己可能都他妈不知道已经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就算全世界人和我说我都不会相信,平时看起来贤慧本分的老婆,竟然是个嗜性如命的风骚婊子!

首先介绍一下,我叫陈建国,今年48岁,是间中型私企的老板,也勉强算是个老百姓口中的有钱人。我的妻子叫刘梅,42岁。我和她是90年代中期经人介绍认识的。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女人卸了妆可能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那时的刘梅,可以说得上是风情万种,是实打实的大美女。我记得当年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走不动道了。男人嘛,都是视觉动物。当时给她说媒的人不少,幸亏我趁着改革开放捞了一笔,当时经济条件已经比较优越,再加上我软磨硬泡和早年在部队培养的三寸不烂之舌,才终於把她娶进家门。

结婚之後,我们的生活很幸福,那时的女人不像现在,稍微有点姿色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刘梅和我结婚之後,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也让我能安心的在外拼搏,可以说这些年多亏了我的妻子,我才能过上现在这种让很多人羡慕的生活。这一晃,我和刘梅已经结婚20年了,现在,儿子也已经上了大学,本来以为自己和妻子可以悠闲自在的享受生活了,可没想到,在我眼里完美幸福的婚姻和家庭,就在不久前分崩离析……

虽然我和刘梅感情很好,可毕竟到了这个年纪,夫妻生活肯定不如年轻时融洽。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刘梅已经年过40,我也能感觉到她日益高涨的对性的渴求。可男人嘛,一到了岁数时间硬度什麽的都在走下坡路,我知道自己肯定已经满足不了妻子了,可刘梅很少在这方面说什麽。

大概从三年前开始,本来在外表上不是很上心的妻子开始注意打扮自己,本来底子长的就漂亮,加上这麽多年生活过的富足,保养得不错,刘梅稍微打扮一下,看起来就要比实际年龄小上许多。现在她已经42岁了,不过看起来也就35岁左右。

说起这来,我其实还是很有面子的,很少有糟糠之妻到了这个岁数还能容光焕发,让男人产生欲望。甚至有的时候,刘梅还会买一些情趣用品来提高我们之间的兴致,我本以为她做这些,都是为了让我对她的身体更有冲动,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事情是这样的,大概一年多前,儿子上了大学,刘梅说家里现在已经没什麽需要她操心的了,这麽多年在家里伺候我和孩子,现在突然一闲下来,总觉得生活没了奔头,所以想出去参加点家庭主妇们的小社团什麽的。我觉得有道理,出去活动活动,总比在家里呆成怨妇强,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之後刘梅开始每天出去参加各种俱乐部,什麽读书俱乐部,插花教室,服装搭配课程什麽的,甚至还办了健身房的会员。

虽然妻子不经常在家了,不过本来我就很忙,再加上我发现这些俱乐部还真的对妻子的影响不小。身材越来越苗条健美了,穿衣举止也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最关键的是心情变好了,现在我都能感觉到刘梅每天过的很快乐,脸上笑容也比以前多了。我一直认为这是好事,直到3个月以前……

那天我下午有个会议,於是早上没去公司,刘梅说今天插花俱乐部有活动,匆匆就出门了。我在家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忽然一阵QQ消息的通知声音传来,我转过头一看,发现时妻子的电脑没有关。我没有在意,转过头接着看电视,可接着,QQ的消息就不停的响起,一个接着一个的,我怕是社团的通知,便拿起电脑打开对话方块。

这一看竟然差点把我的眼睛吓出来,发资讯的是一个QQ群,群头像是一个女人雪白滚圆的屁股,阴道和屁眼分别插着一根粗大的鸡巴。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成人情色群。老婆怎麽会有这种群?只见群里,不停的有人说着话:

清潭:我操!一上班就赶上大秀,我是不是运气很好?

黑粗长:就是啊,还让不让人上班了?~

清潭:哥们儿也上班看啊?这他妈看的,提心吊胆的。

黑粗长:可不咋的,不过梅姐直播,被开除也得看啊!!!

靡靡之音:是啊是啊~我这躲厕所里拿手机流量看呢,好刺激,嘻嘻~

送绿帽的种马:靡靡好骚~

靡靡之音:没你骚……

女王爱人:切……说得好像我们群里谁不骚一样

清潭:哈哈,女王大人说的有道理~!女王大人好~

女王爱人:清潭好(红唇)

挚爱臭骚逼:你们说这次有几个人?

清新可儿:我数是5个

黑粗长:五个

挚爱臭骚逼:牛逼啊~!

女王爱人:牛逼?一看你就是新来的,这才哪到哪啊……?梅姐最多和20个人呢,我都服!

挚爱臭骚逼:哈哈,被你发现了。不过20个人,那他妈不把梅姐操死了?

靡靡之音:你要说我,10个人估计就得送医院了,梅姐是什麽人啊?!

挚爱臭骚逼:哈哈,群主果然是群主,就是不是一般战士。

性非得已:靡靡最多和几个人玩过?

靡靡之音:我啊,我最多就7个不过有一个是我老公他没上看着哈哈

黑粗长:那次我在,给靡靡操哭了,哈哈~

靡靡之音:黑子你讨厌~!

绿绿更健康:@ 靡靡之音那是我没上麽那他妈是你不让我上!

靡靡之音:(尴尬)好吧不过确实6个我就是极限了你在上我就要死了好吧~

性非得已:哈哈,姐夫辛苦了~

绿绿更健康:可不咋的,我他妈那天撸了五管。

滴水的肉穴:你说梅姐怎麽不带着姐夫一起玩?

绿绿更健康:可能姐夫不知道吧,有几个能受得了自己头上戴绿帽的?

靡靡之音:你不就受得了麽?

绿绿更健康:我这麽体谅人的老公有几个啊~你就知足吧。

靡靡之音:那是,爱你哦,麽麽哒~

我本善良:哎哎,又来一个!!!我操,黑人啊!

女王爱人:我操,真的诶!这个肯定大!

黑粗长:黑人也不一定就大,看他脱了再说~

女王爱人:切,你就酸吧。梅姐找的我就不信不是巨型的。

清潭:我觉得也是个大货。

清潭:哎!脱了脱了!!!

清潭:我操!这鸡巴太大了、

女王爱人:看吧,我说什麽来着。

清新可儿:我的妈呀,我不行了,下面流水了。

放肆的爱:都小点声,要开始了啊!

黑粗长:梅姐开始脱了,期待期待。

挚爱臭骚逼:撒花撒花……

……

看到这我已经不知道该怎麽做怎麽想了,我看着妻子的QQ,上面赫然写着:「出墙红梅」几个血红色的名字。我知道他们说的就是我那温柔贤慧的妻子刘梅了。看着对话方块最顶端「现已有35人加入视频聊天」几个字,我颤抖的手不知道该不该点进去。

看着群里的消息,想必妻子做这种事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妻子这段时间的改变,终於有了答案。是性,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把妻子拉进了这不堪的深渊。

我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的尊严被现实击的粉碎,现在如果这些人在我面前,我想我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可是刘梅呢?我该拿她怎麽办?离婚,可是我爱她,这麽多年的婚姻也不是说放手就可以放手的,不离婚,又有几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这份屈辱?恍惚间,我的手慢慢移动着滑鼠,刚要点开进入视频聊天,我又猛地停住了。

不行,妻子以为自己的电脑已经关了,我现在点进去不就被她发现了麽?我赶紧拿出自己的电脑,重新申请了一个QQ,QQ名就叫「头上绿帽顶顶戴」算是一种自嘲吧,然後申请加入了妻子的群「Yin妻天堂」。然後通过妻子的QQ同意了申请。群里的人正因妻子的表演兴奋不已,并没有什麽人发现新人的加入。我带上耳机,用冰冷的手标点击了那让这一切罪恶开始的视频按钮……

画面还没有连接上,耳机里便传来了女人不停地浪叫和男人们污秽的言语与淫笑。我猛地拔下耳机,扣上电脑。心脏在胸口剧烈的跳动着,连喘气都有些费力。我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臂之间,双手用力抓着头发。虽然现在已经很少听到了,可那兴奋的声音我依然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我的妻子,刘梅!心中仅存的侥幸被证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幻想。我共同生活了20年的妻子,此时此刻,正在被六个男人肆意的奸淫着,而她的声音,听上去却是那麽的乐在其中。我甚至从来都没有在性爱中让妻子发出过如此肆无忌惮的浪叫。我不敢看到那画面,却又忍不住想看,各种情绪纠结在一起折磨着我快要发狂。恍惚中,我再次打开电脑点开了视频。

几秒钟过後,在妻子欢快的叫声中,萤幕终於动了起来。虽然我已经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准备,可依然被那画面震撼得浑身一颤。

画面中,明媚的阳光洒在房间里一张巨大的粉红色圆床上,一群赤裸裸的肉体交织在上面,正剧烈的运动着。画面的中心,一个女人正趴坐在一名黑人男性身上,身後还有个男人正扶着她的屁股用力的前後摆动着身体,嘴里还发出「嘶嘶~」的低吟。女人压低着腰肢,高抬着滚圆雪白的屁股迎合着。下面的黑人一手握着女人大大的乳房,一手不断地扇着她耳光,嘴里骂着难听的英文。女人在两个男人的夹击和羞辱中疯狂扭动着身体嘴里愉快的叫着:「操……操我……啊……爽……嗯……操死我了啊……嗯……嗯……!」虽然看不清脸,可那雪白的皮肤,健美的身形,挺翘的屁股,一对E罩杯的巨乳和左乳上两粒黑痣,让我一眼就能看出,这就是我那温柔贤慧的妻子,刘梅!

QQ里不断地传来众人的挑逗和惊叹。我却好像什麽都听不到,满耳充斥着妻子一波一波疯狂的喘息和叫喊。我看不清妻子的表情,可我知道她是真的乐在其中,享受着这如野兽般性爱的快乐。看着三人的体位,我知道刘梅身後的男人此时正在操弄着她的屁眼,我竟然从来不知道刘梅的屁眼是可以操的,而且是被如此激烈粗暴的操弄。

这时QQ里传了一个响亮的声音:「梅姐!我想看看梅姐双龙入洞!来一个呗!」

妻子喘息着转向镜头,嘴角挂着笑容,说道:「哈……哈……好啊……不过不能和他的一起,他的太大了!」妻子说着拍了拍身下黑人壮硕的胸肌说:「GetupDear!Iwillletyoufuckmelater~!」我竟然不知道妻子的英语说得还不错。

接着,刘梅劈开一条腿,我才第一次看见,那黑人的鸡巴竟然大的跟个矿泉水瓶子一样,龟头好像鸭蛋那麽大,上面被刘梅的淫水浸得乌黑发亮,我真的不知道这麽大的东西,是怎麽塞进她里面的!黑人爬了起来,另一个中国男人躺在了他的位置,下身坚挺的鸡巴尺寸同样不小,刘梅扶着便坐了上去,身後的男人把鸡巴从她的屁眼抽了出去,然後扶着开始在她身後往前顶。

这时镜头动了一下,被人拿了下来,走到他们身後,对准了三人交合的部位,只见刘梅黑褐色的阴唇翻在两边,阴道里粉红色的嫩肉露了出来,里面已经塞进了一根粗壮的鸡巴,三人的下体已经被刘梅的淫水打湿德一塌糊涂。身後的男人扶着鸡巴,试图同时塞进刘梅的阴道内,可试了几次都滑开了,嘴里不停地骂着:「操!咋鸡巴这麽滑!?」边上有个声音说着:「被我们黑人兄弟操爽了被!哈哈~!」「哈哈哈哈……」一众男人刺耳的笑着。这时一对玉手伸过来,刘梅用两根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用力拉开,说着:「哎呀,笨死了!快点!」男人便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把自己的龟头压进了她的阴道里。

「嘶……哈……」阴道被两根大鸡吧同时插入,被挤得满满的,看不到一丝缝隙,刘梅享受的呻吟着,嘴里还说着好爽,撑死了之类不知羞耻的话。两根鸡巴缓慢的抽插着,群里响起一片赞叹

「我操!太他妈骚了!」

「是啊,我鸡巴都要炸了!下次我他妈请假也得去!」

「是啊,梅姐棒棒哒~ !我看的下面也湿了!」

「这他妈大骚逼,不得给撑裂啦?!」

「不会的,梅姐是老江湖了,又不是第一次被这麽操了!」

「群主就是群主,就是浪!」

「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刘梅压低了上身趴在身下男人的上面,高高撅着屁股说:「宝贝儿们,下面还有更好看的呢!」说着双手用力扒开自己的两片白臀,「It′syourturnbaby!Enjoymyanal!」黑人听了兴奋地爬上床,跨在刘梅的屁股上,扶着自己巨大无比的阳具,对准了刘梅已经被操得翻红的屁眼。「噗!」的一声,连根硬插了进去!!!

「啊……!!!!慢!!……慢点啊!」刘梅大叫着,随即转为享受的呻吟。

三个男人有条不紊的抽插着,好像事先排练过一样。群里再次沸腾了,三个男人同时操着一个女人的下体,这种体位我只有在一些欧美的A片里才偶尔看过,我相信群里的人们看到这个画面一定会热血沸腾,精虫上脑。可是,当被这样操弄的是自己的结发妻子时,却又是另一番味道了。

在妻子高潮的呐喊声中,我无力地合上了电脑。低头看看裤裆,不知道是因为妻子毫无保留的淫荡表演,还是因为什麽别的原因,自己的鸡巴竟然久违的高高挺立着,有多久没有这麽充分的勃起过了?我不知道。心中的痛苦和屈辱之中隐约夹杂着一丝异样,我也无暇仔细去想,只知道这颠覆我平静生活的事情已经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我站起身点燃一根烟,猛地吸了一口,可心中的苦闷却不能像烟雾一样轻易消散……

之後的日子,我开始经常藉口加班或者出差减少回家的时间,因为我不知道怎麽去面对刘梅。而她好像也并没有发现我的反常,依然每天兴致勃勃的出去参加那些所谓的「俱乐部,社团」。

我开始频繁的在外面找小姐甚至情人,希望以此来发泄妻子对自己的背叛。可肉体的宣泄过後,心中的压力并没有缓解多少,也并没得到想像中报复的快感。看着年轻女人的美好肉体,我的鸡巴依然是半软不硬的,甚至有时还会阳痿。只有妻子在男人的操弄下搔首弄姿的样子在脑海中闪现是,我的鸡巴才会像年轻一样坚硬如铁。我不知道这是为什麽。於是我开始在和别的女人做爱时,幻想着妻子被别的男人奸淫的画面来説明自己勃起,渐渐地,我发现,当我回忆刘梅被人玩弄的画面时,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心如刀割般的心痛了,妻子那美丽的脸庞,性感的身体,还有那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展现过的淫荡,竟然勾起我内心深处的一丝丝快感。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麽了,我的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痛苦慢慢变成了困惑和不断地自我折磨,我开始时不时的登录那个秘密的QQ帐号,偷偷在群相册里,翻看妻子与各种不同的男人性交的照片和录影。从普通的做爱,到肛交,到3P,再到群交,甚至SM以及各种令我瞠目结舌的性爱游戏,刘梅竟然都有参与,就像一个永远的不到满足的女人,在不断探索着自己对性爱的底线。有时,当下体实在胀痛难忍时,我会对着妻子的照片手淫,可射精过後,却又是深深的自责。

在这不断反复的发泄和自责中,我被折磨的快要发疯。短短两个月,我瘦了10几斤。刘梅终於发现了我的变化,关切的询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而且也减少了外出的次数,开始在家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有那麽一瞬间,我仿佛感觉曾经的生活好像又回来了,刘梅依然是那个贤慧温柔,本本分分的妻子。自己的心情也稍稍好了起来,因为不管怎麽说,我相信刘梅还是爱我关心我的。所以当一周过後,妻子再次外出参加「活动」时,我并没有阻拦她,而是拿出电脑,登上了那个已经变得熟悉的QQ号。

这次的和上次不同,都是中国人。有8个人参加,6个男人,另外还有1个女人。6个男人围着两个女人坐成一圈。刘梅穿着黑色的皮质情趣内衣,皮条紧紧勒在身上,两支乳房毫无遮掩的露在外面,正和另一个女人拥抱着舌吻在一起。另一个女人看起来比妻子年轻,大概30多岁,身材要比妻子丰满,身上穿着粉色薄纱的睡衣,一对比妻子还大了不少的爆乳高高的耸立着。妻子双手抓着那女人肥大圆润的翘臀慢舞着,那女人也捻着妻子褐色的乳头挖弄着。旁边的6个男人欣赏着女人们的表演,一个个鸡巴立的老高,哄笑着,挑逗着,享受着群里众人们的羡慕。从大家的话语中我知道,另一个女人,就是之前的「靡靡之音」,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而6个男人中的一位,就是她的老公「绿绿更健康」。

之後,男人们一哄而上,8个人开始上演一场淫乱的群交大战。「绿绿更健康」抱过刘梅,让她趴在床边,自从後面操进她的阴道,一边操一边还称赞着妻子的阴道,即是被这麽多根鸡巴操过依然紧致有加。对此我也同样感同身受,上次看了刘梅被两根大鸡吧同时插进阴道,我是万万都没想到的,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刘梅的阴道虽然不能说特别紧,但是绝对不松,也许是她真的弹性好吧。

「绿绿更健康」一边操着,一边还有另一个男人在用输液瓶给妻子灌肠,刘梅还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另一边三个男人趴在「靡靡之音」的身上,玩着三明治的游戏。看来肛交是妻子每次性游戏的必备项目。

「绿绿更健康」一边操着刘梅,一边欣赏着三个男人对自己老婆的夹击,竟然还时不时的指点着其他男人,怎麽做能让自己的老婆更爽更兴奋。「靡靡之音」一边舔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一边问这自己的老公,喜不喜欢自己对着别的男人发骚。「绿绿更健康」一边点头称喜欢,一边更加用力的操着身下浪叫着的刘梅,一片和谐性福的景象。

之後刘梅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在上百人面前,毫不避讳的排泄着肠道内的污秽,然後对着镜头撅着屁股,抠弄自己的屁眼,嘴里吵着:「大鸡吧快来啊……快来操姐姐的骚屁眼儿!」。於是三个男人趁势用自己的鸡巴塞住了妻子身上所有肉洞。刘梅被操的双颊通红,身体被男人们撞击着,巨乳在身前来回的摇晃,双眼迷离得看着镜头,脸上洋溢着无法形容的幸福神情……

看着萤幕中刘梅忘我陶醉的样子,我突然一下子释然了。妻子显然已经陷入这性的泥潭无法自拔,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改变她了,自己又无法狠心离开她。而且,刘梅已经把自己最好的年华和青春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我和家庭,现在人到中年,想要追寻自己向往的生活,就算这种生活是普通人无法接受的,我也应该成全她,因为这是我欠她的。而且,不可否认,在刘梅享受着性爱的快乐时,是那麽的快乐,迷人。我希望自己的妻子快乐,甚至现在也有些向往和妻子同样的快乐。

我脱下裤子,握着自己坚硬的阴茎,对着电脑中的刘梅狠狠的撸了一次,也把这麽长时间自己的烦恼像射精一样抛到脑後,准备迎接全新的真是的妻子。我心里下定决心,今天等刘梅回来,就和她摊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