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微信性爱系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森破小子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微信性爱系统 微信性爱系统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吗?  张默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在他十八年的少年人生中,他从未相信过这个世界上会有神,就算有,那些神也从未主持过人间的公道天理。  但是就在他成年後的第二天,也就是正式被孤儿院扫地出门的那一天,神真的降临了。

    森破小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微信性爱系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微信性爱系统》,是作者森破小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吗?  张默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在他十八年的少年人生中,他从未相信过这个世界上会有神,就算有,那些神也从未主持过人间的公道天理。  但是就在他成年後的第二天,也就是正式被孤儿院扫地出门的那一天,神真的降临了。

《微信性爱系统》 第六十二章、新的一年 免费试读

跟以前张漠和晨月海做爱的节奏差不多,晨月海先一步到达高潮,从两人结合处喷涌出来的液体打湿了张漠的阴毛,晨月海趴在张漠身上轻轻喘息。

不一会儿,晨月海缓过劲来,她继续扭动着腰部,用充满淫欲的阴道继续研磨着那条坚硬阴茎,张漠抬头看着晨月海的脸,晨月海对张漠微笑着,眼神之中尽是温柔:“射出来吧宝贝,射在妈妈子宫里面……”

“啊……射了……”张漠满脸通红,猛的挺起腰部把龟头顶在晨月海的子宫口,激情的射精。

良久,晨月海吻了吻张漠的嘴唇,感觉他的嘴唇有一点干燥,身体后仰一点拿到桌子上的纸巾,细心的擦拭着张漠脑门的汗,擦完之后,又轻轻抬起屁股,张漠阴茎依旧非常坚硬,晨月海擦了擦泥泞的阴道口,给张漠倒了一杯水。

能对张漠如此体贴入微的,也就只有他干妈了。

张漠喝着水,晨月海坐到张漠身边,低头舔弄着那根燃烧着欲望的火热男根。

“妈,你房间的温度还是这么高,调低一点吧。”张漠摸着晨月海挺翘得屁股说道。

“不行,出了这么多汗不能吹凉风,以后跟别的女人做的时候你自己也要注意,别仗着年轻就……”

晨月海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张漠吻住,张漠又把晨月海压在身下,晨月海却捧住张漠脸看着他问道:“宝宝,妈在担心一件事情。”

“担心什么?”

晨月海的手在张漠宽广结实的胸膛上滑动:“妈看你又带回来一个生过孩子的,她叫刘蕊是吧?妈担心是不是太放纵你了,导致你对熟女越来越迷恋,你这个年纪喜欢年纪大一点的也正常,可是身边已经这么多了,是不是找几个年轻的?”

张漠有些不开心的说道:“妈你这是什么话,怎么老是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担心我,我喜欢妈不行么?年龄太小的要天天哄,夜夜陪,跟带女儿似的,最近我工作这么忙,哪有空操这么多心。”

张漠毫不犹豫的说出喜欢晨月海这种话,让晨月海心头一甜,虽然晨月海自持张漠干妈的身份,但是身为一个女人,在潜意识里面还是希望能得到张漠身为男性,而不是身为儿子的肯定与喜爱。

虽然挺开心的,但是说教还是要说:“全世界那么多女孩儿,又不是每个都天天粘着你,找一个善解人意的不好么?”

张漠仔细得回忆了一下,沈佳谈不上善解人意,柯佳琴也是风风火火的性格,晾久了也不行,陌晓茹那种更加不行了,大小姐脾气还牢固的扎根在她的灵魂之中呢,一起出去玩玩还行,男女朋友关系估计要被管的头皮发麻。

林听水是温柔、善解人意的性格,但是林听水并不是处女,适合包养却不适合当女友,董诗诗亦然,这两个南广的学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又想起许晨和罗小池,许晨或许不错,处女,而且对张漠算是一见倾心,罗小池也还行,别看她口是心非,性格有些可爱的别扭,但是罗小池面对正经事的时候依旧是靠得住的。

不过有一点,张漠心里面一直有一个坎儿迈不过去,那就是自己身为许晨和罗小池的上司,他有些找不到自己在这两人心中的定位,她们是对身为领导的自己更加充满敬畏呢,还是对身为男人的自己更加喜欢呢?

这两种感情肯定都有,张漠想看清楚这两人对自己的感情成分之后,在做决定。

最后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后宫可以开,皇后最后娶,而且结婚之后,在官场里面混就更加放不开手脚,一个微微就足够他瞻前顾后了。

黄国华的氏族概念让张漠有些抗拒,他乐意绿别人,但是可不想被别人绿,多么亲密的关系都不能商量。

综合如此之多的因素,张漠是绝对不想找女朋友的。

晨月海哪知道张漠在想这么多的事情,她咬了咬嘴唇,狠下心来说道:“今天晚上不能一直很跟妈腻在一起,会馆里面年轻的……对,去找颜州仪,我得把你的性取向掰到正常的轨道上!”

张漠实在难以理解晨月海为何会对他的性取向如此关注,不理解,那就干脆撒娇好了。

张漠把头埋在晨月海的乳肉之间,摇头说道:“不,我今晚就跟妈在一起。”

晨月海抚摸着张漠的头发,说道:“快去,听妈的话。”

张漠突然从沙发上爬起来,一把把晨月海抱在了怀里,晨月海吓了一跳,她赶紧搂住张漠的脖子,张漠把她直接扔到床上,把晨月海两条大白腿扛在肩上,用手指在晨月海的小穴口和菊门附近指划。

晨月海还是第一次采用这种姿势,顿时羞不自胜,菊花和小穴全部暴露在张漠面前,手指带给她强烈的麻痒,晨月海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

“那我等一下再去找颜州仪。”张漠笑嘻嘻的说道。

“那你快去呀……嗯~……不要再逗干妈了……”

“妈你要是不想再要了,我立马就走。”张漠把龟头贴在晨月海的私处,来回摩擦着。

晨月海咬牙转过头去:“不……不想要。”

“真的?”张漠用手抓着晨月海的大腿往里面挤,夹住自己的阴茎,他前后动着,坚硬的阴茎摩擦着晨月海的三角区。

“都说了不想要了……你这孩子……嗯~”

“我这不是关心干妈么,我看干妈你这里流出来这么多水,我一走干妈自己解决多难受啊?”

张漠分开晨月海的大腿,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弄她的阴蒂。

晨月海被张漠弄的不上不下,难受到了极点,终于松口说:“先做一次再走……”

“谨遵母命~”张漠得逞,又一次把肉棒插入到晨月海得阴道之中,晨月海被几度调情,本来就非常敏感,突然的插入让她感受到了极度的充实感,动情的呻吟起来。

张漠越动越快,越插越伸入,胯部啪啪的撞击在晨月海的臀肉上,晨月海两条腿猛的绷紧,全身颤抖了一下,被干出了高潮。

张漠还没感受完晨月海阴道深处的吮吸,晨月海突然反客为主,猛的坐了起来,骑在张漠的大腿上上下动了起来,她勃起的乳头上下摩擦着张漠的胸膛,张漠盘起腿,欣赏着面前一脸红潮的晨月海的脸,麻痒的感觉越来越难以控制,晨月海扑面而来的欲望充分调动着张漠的情绪。

张漠猛的往上一顶,坚硬的阴茎在阴道中喷射起来。

晨月海双手搭在张漠的肩膀上,温柔的接纳着张漠年轻灼热的精液。

良久,张漠射完,晨月海站起身来,一下子把张漠推倒,跪坐在张漠两腿之前对着张漠的肉棒又舔又弄,张漠刚刚射精完,龟头有些敏感,被晨月海的突然袭击搞得有些狼狈。

“妈……太激烈了……”

“让你欺负妈,这是给坏孩子的惩罚。”晨月海抬头看了张漠一眼,手松开了张漠的阴茎,身体往后坐了坐靠在床头,两条大白腿分开,用手撑开阴唇说道,“宝贝,继续来。”

张漠咽了咽口水,被激发出女性淫欲的晨月海简直不像是个普通的荡妇了。

两人用各种姿势一直干到了凌晨两点多才偃旗息鼓,张漠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还有待继续强化,本来觉得以自己的状态,一夜对付几个女人不成问题,但是晨月海暴露出来的淫荡的一面让他认识到,他说这句话还有点早。

第二天,晨月海一夜满足之后,直接起不来床了,她躺在床上用软绵绵的音调教训着张漠,翻来覆去无非是“以后不能再这样勾引妈了”,“多跟年轻的女人接触”之类的。

张漠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期待着哪一天能够彻底的征服晨月海,把她干到彻底瘫软在床上。

早上,张漠打算领着微微还有刘蕊颜州仪去采购东西,微微和刘蕊昨天晚上似乎又在玩性游戏,张漠来找她们的时候两人正在一起洗澡,张漠丢下一句楼下等你之后,便领着颜州仪先一步下楼了。

外面依旧飘着小雪,张漠大方的牵着颜州仪的小手走出大门,颜州仪很有兴致,去掉所有负担之后的她脸色非常好,张漠甚至能从她的瞳孔中看到快乐的光芒。

“现在苏城也不让放鞭炮了,我打算买点烟花,在楼顶上放。”张漠站在台阶上说道。

“嗯,微微太小了,不能让她点烟花,再给她买一点非爆炸类的小烟花吧。”

“好。”

两人正交流着,突然颜州仪瞪大眼睛看着张漠的身侧,张漠奇怪的看向旁边,一个年轻女人低着头向着他们二人走来,左臂大幅度晃动着,右臂藏在身后,走近之后突然举起右手,那是一把明晃晃的尖刀。

张漠现在身体经过每天的锻炼,虽然称不上武功高强,但是也至少有了一副强健的体魄,反应速度还是相当快的,他一瞬间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冲着颜州仪来的而不是自己。

原因很简单,微微没有给自己报警。

女人手中的刀还没有刺出来,张漠飞快向前两步踏出,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

女人抬起脸,愤怒几乎扭曲了她的面容,而眼神中却跟刚才的颜州仪截然相反。

张漠紧紧的抓着女人的手,看着她毫无生机的眼神,有些心惊肉跳。

还留在会所里面的安保人员冲上来,想从她手上夺下水果刀,女人的手攥的很紧,两个保安用力的掰开她的手指,才用她手中夺过来刀。

颜州仪也被吓到了,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屠夫在看一块毫无生机的肉块,她手中的水果刀并不吓人,吓人的是她的眼神和神态。

她真的要杀人,完全不计后果,只想杀人。

“你是……尹锦洋!”张漠在处理颜州仪的时候,就看过尹锦洋的档案,他曾经也从柯佳琴的嘴里听说过这么一号人。

“放开。”尹锦洋的语气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感情。

“你冷静一下,如果你执意要杀人,后果会很严重。”张漠从一开始的震惊中慢慢镇定了下来。

“你护着这个女人?你是她的新男人?那你也该死。”尹锦洋的眼睛本来死死盯着颜州仪,现在则把眼神聚焦在张漠身上。

“抓住她的双手。”张漠吩咐了一声,两个保安赶紧抓住了尹锦洋的双手,这时候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他把尹锦洋半拖半拉的拽进会所里面。

张漠开始给尹锦洋搜身,因为是冬季,她穿的衣服挺厚的,张漠搜的很仔细,连内衣里面都几乎摸了个遍。

最终仅仅从她的口袋里面搜出了身份证,手机,驾驶证,还有一瓶安眠药。

“你想杀人之后吃安眠药自杀?”张漠拿着安眠药在她面前晃了晃。

尹锦洋根本没有看那瓶安眠药,只是死死盯着颜州仪。

张漠看了颜州仪一眼,转头对她说道:“你先回去。”

颜州仪有些惊魂未定的点了点头,小声对张漠说了声你小心一点之后,转身坐电梯回到了楼上。

张漠松开尹锦洋的手臂,她白嫩的手腕上面被张漠抓出了鲜红的手印。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的小情人柯佳琴告诉我的。”

“我不能放你走,也不能把你交给警察,你跟我来。”张漠示意保安放开她,然后对她招了招手说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尹锦洋问道。

“因为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不是慕容小姐伴舞团领队,不是某个极权人物的私生女,也不是哀莫大于心死的复仇小姐,你只是个俘虏而已,你别无选择。”张漠说道。

“又是一个被那个女人迷惑的男人。”尹锦洋看着张漠,面无表情的说道。

“跟我来,尹黎明被判刑的细节,你不想听吗?”

也许是这一句话打动了尹锦洋,尹锦洋的表情终于有了浮动,她默默跟在张漠身后,登上了电梯。

按照尹锦洋以前的作风,一个陌生男人邀请自己去他大楼根据地的深处,还是这种明显带走风月气质的会所,她肯定是不肯去的。

但是现在,她好像觉得没什么去不得的。

虽然贞操还在,但是被自己亲生父亲扒光,差点被强奸的回忆实在是坏到了极点,以至于尹锦洋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更坏的情形,她的灵魂在经历了这样一件事之后,已经支离破碎。

“首先,我说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给颜州仪开脱,这些都是事实,你先弄清楚这一点。”电梯里面,张漠看着跳动的楼层数字,对尹锦洋说道。

“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洗白颜州仪,不是么?”

张漠看了一眼尹锦洋:“你刚才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完全可以通知警局来抓你,苏城是我的地盘,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处境如何你自己不清楚?”

尹锦洋没回话,她眼中毫无惧色。

“我只想告诉你,我本来可以用更不讲道理的方式,让你坐牢,让你永远失去自由,但是我没这么做,这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我跟你痛恨的尹黎明之流的佞臣不同,你清醒一些,不要因为恨颜州仪,殃及鱼池,恶其余胥。”张漠继续说道。

电梯门打开,张漠走在前面,尹锦洋跟着他来到了顶层的一间房间之中。

“请坐。”张漠倒了杯水放在尹锦洋面前,他坐在沙发上开始对她叙述尹黎明被判刑的过程,也提到了颜州仪跟尹黎明的关系。

“一生无子,是尹黎明精神世界中的黑洞,他希望一个继承人胜过一切,直到最后,尹黎明不惜招供,也要保住那个孩子。”

尹锦洋还是没有说话。

“本质上来讲,你,还有颜州仪,其实是同身份的,都是尹黎明的玩偶,只不过她肩负着为他传宗接代的重任,而且颜州仪的家族也跟尹黎明有利益交换,在你眼中,颜州仪跟尹黎明蛇鼠一窝,然而事实上,她跟你没什么不同。”

“最后,颜州仪还是打掉了那个孩子,尹黎明留在世界上最后的火种也熄灭了。所以说,你所有所谓的复仇,全都不成立。”

张漠说完,看着尹锦洋等待她回话。

尹锦洋目光呆滞的看着桌子上的水杯,说道:“你肯定是被颜州仪迷昏了头,她肯定是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你被她利用了。”

张漠笑了笑,其实在一开始他面对还曾经是尹夫人的颜州仪,心中还是有很多戒备的,但是跟她做过之后,颜州仪对张漠而言就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颜州仪的心里状态被清楚的写在微信系统上,一直以来颜州仪对张漠忠心不二,没有任何不轨的念头。

“她利用我做什么了?”张漠看着尹锦洋问到。

“先利用你摆脱尹黎明,再利用你退出政治漩涡,之后用美色诱惑你,还打掉孩子对你表忠心,其实都是为了取得你的宠爱,最后,颜州仪还是要利用你达到她的目的。”

张漠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建议我收到了,刚才你还说我是什么来着?'颜州仪的新男人,你也该死。',现在为什么又觉得我不像坏人,而是被颜州仪迷惑的人呢?”

“我哪有说过你是好人?!”尹锦洋有些气急败坏。

“今天除夕,你有地方可以去吗?”

尹锦洋没有反应过来,张漠的话题跳跃的有点快。

“没有。”尹锦洋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了,我告诉他这个干嘛?

“没有就住在这里吧,你是柯佳琴曾经的领队和教练,柯佳琴对你如此信任,连我住在哪里都告诉你了,想必你们两个关系不错,我就代她照顾一下你吧。”张漠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指着外面的雪景继续说道,“这个地方这种雪景可少见,看看雪,把自己满脑子复仇,自杀的念头清理干净,年后,雪化了,就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吧。”

张漠说完,也不等尹锦洋回话,开门走了出去。

尹锦洋呆滞的坐在沙发上,不由自主的看向外面的雪。

张漠找到颜州仪,颜州仪正跟晨月海和刘蕊坐在一起,微微不在,看来是晨月海不想让她听到这些黑暗的话题,把她支开了。

“暂时解决了。”张漠对着三个女人说道。

“这个女孩儿也是个可怜人。”晨月海叹了口气。

“稍微劝了劝,如果她依旧执迷不悟,我也没好办法了,总不能放任她一直对颜州仪怀抱着杀意,还是控制起来比较安全。”张漠说道。

“怎么控制?”

“软禁呗,送到警察局也行。”

“她好好的生活被她的家庭毁灭了,你让我跟她沟通吧。”晨月海还是那个善良的圣母。

“跟她谈没什么问题,身边要跟着保镖,我怕她发疯拿刀冲着你来。”

“怎么会呢?我听颜州仪说了,其实她也是个渴望父爱和母爱的人啊,她找到尹黎明的时候,还期望着她的父亲用真情对待她……唉,被逼成这样,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呀。”

张漠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听柯佳琴说,尹锦洋从不提起她的家庭,其实内在里她可能很渴望家庭的温暖。

“还是得保安跟着,要不然我不放心。”

“保安跟着,她怎么敞开心怀跟我说话啊?”

张漠挠了挠头,说道:“这件事年后再说吧,她现在还算是个危险分子,我再观察观察。这个女人别管以前多可怜,总会有拿起刀的勇气,不能对她太放松。”

晨月海不想在两个女人面前拂了他的面子,便不再挣了。

新年夜,张漠一大家在一起包饺子,微微特别的兴奋,张漠的房间里面铺着皮草地毯,她光着光洁的脚丫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一会儿来到张漠和刘蕊身边看他们两个的擀面皮,一会儿跑到晨月海和颜州仪身边看她们包饺子。

张漠搬了个凳子放到厨房里面,抱着微微的腰让她站在凳子上包饺子,微微学了半天学不会,但是丝毫不想放弃,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包出来一个像样的。

一大家子人一边吃饺子一边看春晚,晨月海端着一盘饺子找到了尹锦洋,张漠跟在旁边,尹锦洋看着桌子上的饺子,也没有拒绝。

零点之后,一行人来到楼顶放烟花,微微第一次玩这些东西,她终于表现的像一个爱撒娇的小孩子,张漠非常欣慰。

春晚结束之后,微微依旧兴奋,张漠不能让她跟着通宵,只好哄她睡觉,微微身体还是个小孩子,躺在床上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哄微微睡着之后,张漠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之中,三个女人都在等他。

暖气十足的房间中,三个女人一丝不挂,晨月海两条丰满的大腿交叠在一起,正换着电视节目,颜州仪坐在晨月海身边,端着一杯茶慢慢喝着,刘蕊坐在一个单人沙发里面,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张漠有点惊讶,这三个女人里面,能让大家赤身裸体坐在一起的,也就只有晨月海了。

“妈,你这是要?”

晨月海看到张漠,便对他招了招手说道:“昨天我一个人应付不来你这个小魔头,今天就叫了大家一起。”

张漠心里面嘀咕道,应付不来?昨天都做到深夜两点多了,还能翻过身来反守为攻,也就我这个体质能应付的来你这个中年虎狼了……

晨月海把颜州仪拉到自己怀里面,掰开她的白腿,让她的粉红嫩穴展现在张漠面前,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说道:“快脱干净,这边都等不及了。”

张漠也等不及了,他三下五除二脱干净,对刘蕊招了招手,刘蕊走过来跪在他脚边,用嘴巴把张漠的阴茎吮硬了,颜州仪的下体已经被晨月海的手指玩的淫水泛滥,张漠轻易的就插了进去,一上来就抽插的非常激烈,一下子对上三个欲女,不安排点战术是不行了,他打算先把颜州仪肏成瘫软状态,回过头来再对付晨月海和刘蕊。

“啊~~~好爽~要被大鸡鸡插上天了!阴道都被插变形了~~”颜州仪头靠在晨月海的双乳之间,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张漠的手臂,两只脚丫子随着张漠的抽插晃动着。

新一年的第一炮张漠打的比大多数男人都要兴奋,也更加辛苦,如此美妙的一皇三后,似乎预示着张漠新的一年将更有艳福。

新年第一天,如张漠所料,新年短信像是雪花一般飘来,几乎塞满了张漠的手机,上午就有官员登门拜访,到了中午时分,已经不能一个一个接见,张漠直接在大厅设宴接待官员们。

在古代,江湖气息最重的地方莫过于烟柳之地,青楼里面往往聚集着江湖侠客,风流才子,更有朝中大员出没其中,江湖草莽气息,掺杂着明里暗里的官场味,无数的官场交易就在这里进行,官员怀抱着青楼的红牌,听着青楼中悠扬的吹拉弹唱,面对一方巨富递上的银票,这种气氛之中,没什么是不可以谈的。

海月会所也是风流地,也许是会所之中天生就带着这种从古代流传至今的包容,官员们都非常放松,跟张漠称兄道弟好不热闹。

当天晚上的时候,张漠等来了意想不到的角色。

李莲带着他老婆李夫人来拜山头了。

面对李莲,张漠也是有些感叹,黄国华一句话张漠的行政级别就成了副厅,李莲在黄国华一派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干了小半辈子也只是跟张漠平级。

李莲一来没说几句话就要求跟张漠单独谈事情,张漠似乎嗅到了李夫人身上特有的香水味道中透露出来的意味,便请了二位上楼。

来到张漠的房间之后,李莲就让李夫人去洗澡了,李夫人相当放的开,毕竟也是登上过露台而且被选中过的角色,脱下衣服之后的背影看的张漠有些心动,她的身段凹凸有致,挺翘的屁股加上苗条的蜂腰,腿和手臂都不是很长,但是生的圆润,保养的很好。

李莲和张漠脱光衣服等着李夫人洗好出来,李莲说出了他的意图,原来是想让张漠多引荐一些GZ官场上的人物,他初入GZ官场,老首长裘岳山已经升任秘书长,跟他扯不上大关系,厅长谢军也不是那么熟识,毕竟谢军比裘岳山更有资历,李莲肯定是知道张漠跟谢军有一些关系,一番引荐之后他以后就不用费尽心机揣测谢军的意思,谢军对他多一点扶照,李莲很有信心能够成为谢军的心腹,谢军一旦升官,他自然好处多多。

张漠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好,李莲是黄国华一派的老人了,跟裘岳山本来就是老上下级了,谢军想必也乐意跟一个会办事的下属打好关系。

而且还是一个老婆身段如此妖娆的部下。

李夫人穿着情趣内衣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当即拜服在张漠的巨大男根之下,几番舔弄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坐到张漠身上开始性交,李莲饶有兴趣的坐在一边观看自己的妻子跟年轻男人做爱,胯下的阴茎也树立起来。

张漠两只手枕在脑后,享受着李夫人的服务,李夫人扶着张漠的肩膀,用力的夹着他的肉棒上下起伏,直到她背后出汗,张漠依旧坚挺,之后李莲加入战局,从背后走后门插入她老婆的直肠里面,两人一前一后把李夫人干出了三次高潮。

这种主动的献妻行为张漠并不是每个都会接受,有的官员送钱,有的官员送玩物,这些都是可以大方接受的,把妻子送货上门的,没有一些交情是不行的。

就在张漠和李莲夹击李夫人的时候,尹锦洋正漫无目的得走在苏城的大街小巷之中。

因为苏城新警局局长刚刚上任的原因,苏城的治安非常好,街道上冒着小雪巡逻的民警随处可见,尹锦洋却对这种安全感产生了些许的厌恶。

在一个轻生的人眼中,这种安全是一种管控。

走过一个小巷,有一家咖啡店还开着门,咖啡店门面上还贴着春联,跟浑身充满了西方气质的招牌格格不入,尹锦洋推门进入,坐在卡座里面点了一杯招牌咖啡,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任何饮料都是一个味道的。

服务员小伙子显然对这个初二大晚上一个人独饮咖啡的大美女很感兴趣,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这种气质,这种身材的美女是他不能妄想的。

就在他盯着尹锦洋的背影发愣的时候,挂在门店上得铃铛响了起来,又有客人。

“奇怪了,平常没什么客人,今天大年初二人却不少。”服务员心里泛起了嘀咕,看到客人的脸之后,他又一次被惊艳到了。

尹锦洋低头玩着手机,突然,一阵香风飘过,她敏感的动了动鼻尖,她知道这个香水,蒂芙尼的稀有款式,要通过特殊渠道才能买到。

她抬起头来,散发着香气的主人坐在了她的面前。

“你好,你叫尹锦洋对不对?我叫轩辕同心,来自SH,我能认识你吗?”

苏城某道路收费站,收费员打着哈欠操作着眼前的电脑,放一辆又一辆车辆通行,一辆悍马停在他的窗前,收费员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牌照是NJ的,车窗放下来之后,他更惊讶了,开车的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宽大的蛤蟆墨镜,大夜天还带着墨镜,难不成是NJ的什么明星?

放行之后,收费员看着自己的电脑桌面,想着NJ都有哪些明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头绪,桌面是他最喜欢的明星慕容雪莹,他盯着慕容雪莹的脸看了半天,猛然一个激灵,他打开窗看着悍马得背影,惊讶的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吧……这怎么可能呢?”

悍马停在了海月会所门口,慕容雪莹从车上下来,皱着眉头抬头看着海月会所巨大的招牌。

“尹姐说她在这里,这个私人会所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里面肯定有性服务工作者,她来这里干嘛?”

慕容雪莹一时间打不定主意,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透露出来的气息让她本能的有些抗拒,但是她真的很关心尹锦洋的现状。

慕容雪莹这个冬天没有干劲,演唱会不想开,本来想游山玩水,旅途中写几首小清新一点的曲子,却又被自己伴舞团的那一摊子事情弄的心烦意乱。

她的手机长年关机,连她的经纪人都联系不上她,整个娱乐圈只有她敢这么做,某一天开机之后,她筛选着自己感兴趣的信息阅读,顺便跟家里打个招呼报一声平安,结果就从尹锦洋那边了解到了伴舞团的事情。

保护好伴舞团的姐妹之后,尹锦洋又出了事情。

苏城,大年初二,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聚集了这么多能撼天动地的女人。

(更新迟了两天,因为最近沉迷ti,时隔一年,在小说一开始就一直若隐若现的慕容小姐终于登上舞台,慕容线正式进入正轨,张漠的装逼之路还将继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