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夏夏》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loverbaby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夏夏 夏夏

    我的爸爸只有五十岁出头,身体很健康,有知识、有文化,是个很正经的人。而我又是一个知性、新潮、爱玩的人,尤其注重和异性的交往,他们总是不经意地就煽起我的注意力。母亲因病去世十多年了。爸爸一直和我住在一起,只是因为恋爱结婚,我才搬出去住,结婚的那天,爸爸喝醉了酒,显得非常落寞,虽然我心里不好受,但也无能为力,後来他向我表示,他非常喜欢他有个孙子。所以,很快我就按照他的要求,给他生了一个孙子。在我们没搬过来之前,他几乎每天到我们家帮助照顾孙子。早晨来,晚上走,但就是不方便。

    loverbaby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夏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夏夏》,是作者loverbaby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爸爸只有五十岁出头,身体很健康,有知识、有文化,是个很正经的人。而我又是一个知性、新潮、爱玩的人,尤其注重和异性的交往,他们总是不经意地就煽起我的注意力。母亲因病去世十多年了。爸爸一直和我住在一起,只是因为恋爱结婚,我才搬出去住,结婚的那天,爸爸喝醉了酒,显得非常落寞,虽然我心里不好受,但也无能为力,後来他向我表示,他非常喜欢他有个孙子。所以,很快我就按照他的要求,给他生了一个孙子。在我们没搬过来之前,他几乎每天到我们家帮助照顾孙子。早晨来,晚上走,但就是不方便。

《夏夏》 第十一章 梦圆 免费试读

第二天,老公回来了,看来这一次对他来说很重要,满脸都洋溢着一种风采,他悄悄地对我说,老婆,我们又有门路了。我听了,也很高兴,那你说说,什麽门路。

老公说,我的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新客户,他用他的资金来盘活我的资产,然後销售到他的客户群,只不过,他要占百分之五十的分成。

那我们也能有利润。

我也是这麽想,尽管除了产品,我们的利润微薄,但我想只要能坚持下去,等我们有了实力,我们还可以重头再来。

嗯,老公,那要我怎麽慰劳你?

老公抱着我,今晚上好好的犒劳犒劳我。

嘻嘻――我歉意地对他说,我来那个了。

老公听了,没有表示遗憾,只是说,那你给我用嘴,想起爸爸刚刚让我用嘴他泄出来,现在老公又要这样,我的心里不知是什麽滋味。

晚上,我炒了几个菜,老公和爸爸一边喝着酒一边拉着家常,他们爷俩看起来很亲密、很投机,我坐在一边看着他们聊天,也有种成就感,毕竟都是我生命中最敬重的男人。那晚,我给老公口交了两次,两次他都射出精液。

老公走後,由於我还是例假,不能真正的性交,但我总是缠着爸爸,享受着男欢女爱的乐趣。爸爸却总是控制着,我就跟他撒娇,故意纠缠挑逗。

我穿着性感的衣服,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搂他一下,抱他一下的,然後捏着他的轻轻地抚摸,爸爸笑着说,夏夏,天怪热的,你这样浪起别人的火来,你又解决不了,我说,人家这个时期就是发情的时期嘛,哼,你又不是不知道,女人排卵的时候,性欲很高涨的。爸爸转身抱着我,可你是例假,我们不能同房的,我故意噘着嘴,撒娇的说,可老爸,人家真的浪得很难受的。

爸爸却又无可奈何的,哎,这生理周期闹的,非要例假的时候能受孕。他同情地看着我。

我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了爸爸的脖子,老爸,那你就好好地安慰安慰我,说着把小嘴印在爸爸的嘴唇上,小舌头像一条小蛇一样渡了过去,和爸爸和舌头绕在一起爸爸被我这一激,也有点控制不住了,舌头也不听话的向我的小舌缠来,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我的小舌在爸爸的嘴里任意的游荡。

爸爸兴奋地一面回吻。一面大力地揉捏我的奶子和屁股。爸爸被我弄得兴奋了。我的大腿使劲地在爸爸的下身上挤蹭着。

我抬头向爸爸调皮地一笑,「爸爸,我们乱伦吧。」

爸爸吓了一跳,旋即用手指在我的鼻尖上刮了一下,笑道:「小坏蛋。真不害臊。有那麽好乱呀。」

「哼!」我不服气地撅起嘴吧,「用你来教训我啊,你说说,乱伦的说法到底是怎麽来的?我倒想长长见识呢!」

无奈,爸爸只好搂着我在沙发上坐下,给我讲,在很久的古时候,很长时间里,人类是按群而居的,同一个居住群里大都是近亲关系,那时他们的性关系是很宽松、自由的,人们只要一有欲望就随时随地的进行性交,所以在群居的部落里。母子、姐弟、父女可以自由自在的互相交配,当然生出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那是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但时间一长,人们发现,同部落近亲生育的孩子,身体和智力都不如不同部落性交所生的孩子好。慢慢地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的严重了,由於当时很落後,所以人们就认为上天是不允许近亲性交的,否则就会遭到报应,生出不健康的孩子。这样一来,近亲性交就被定义为乱伦。严禁发生!

我听完後,就问道,「乱伦真的会遭到天谴吗?」

爸爸笑道,「当然不会,只是会影响下一代的健康。会被上天惩罚只是人们为了防止乱伦。编出来的说辞吧了!」

「啊,我明白了。」我得意地笑着说道。「其实近亲作爱也是可以的,只要不生小孩就行了嘛!」

爸爸微笑着没有作答。

好爸爸,只要我们做好避孕,万一不行,就事後补救,那我们就完全可以随心所欲了。

理论上这样,但现实中还有许多问题。

哪那麽多的问题吗?

我还要顾及你老公的感受,还要避讳别人的言论,还要求得自己心理上的安甯,夏夏,这一些,都要等我们来慢慢解决、消化。别忘了,从道理上你只属於你的丈夫一个人的,从你结婚那天起,你就具备了这一属性,这就是婚姻的定义。

那我还没有人身自由了。我抢白着他。

当然有人身自由,只是没有性自由,你的性只有唯一性,就是属於他,只能和他。

哼!我自己的,我喜欢谁就和谁,老爸,我是你的,你生出来的,就可以嘛!

呵呵,小浪女,自己生出来的就可以,那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儿就不用嫁了,那每个父亲还不都想生女儿呀。

好爸爸,人家就是想要嘛。我不跟他在讲理了,就娇蛮地说,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我就想要你的鸡巴,你答应我的。

那爸爸也没说不给你,夏夏,等你例假完了,你想不给都不行。

呵呵,赖皮!爸爸把我逗笑了,就看你了,别上吐下泻的,到时候就是扶不起的阿斗。

爸爸搂住我说,哪有可能,不过爸爸行的时候可以连续作战,金枪不倒,到时候你可别求饶。

才不会呢!幻想着那个美好的时刻,我和你做个连体婴儿吧。

嗯,明天我请个焊工,把我们俩人焊在一起。

你?你个坏爸爸,有那种焊工吗?

有呀,专门焊屄和屌的。

啊呀!我羞得满面通红,伸出小手锤打着爸爸。爸爸幸福的承受着,亲着我,真的,夏夏,以前老爸就是不敢,觉得自己的亲闺女,可不能有那禽兽想法,现在爸爸觉得只要我们自己开心,我们一样也可以,你说是吧?

可不能的!我故意学着他的强调,我是你女儿,你要给我造出个孩子来,可怎麽办。

死丫头!造出孩子来,说明我们爱呀,你和我都有生育功能,我正常射精,你正常排卵。

我惊讶地看着他,心扑通扑通直跳,以前都是我放得开,我挑逗他,可现在他竟然走在我前头,爸,你真的想要我生?

爸爸并不否认,不是没有可能,看情况吧。这一次,我无语了,我偷偷地打量着他,男人一旦开放了,竟然比自己想像的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可那孩子,真要生出来――我心里有点打怵。

怎麽?不敢了?爸爸轻声问我。

人家――人家还没想好。我只得扭捏着,支支吾吾地,确实我也没想好,父女两人因为爱,暗地里偷情做爱,毕竟是两个人的事,万一再生出孩子来,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呵呵,傻孩子。爸爸看到我的表情,爽朗地笑了,傻闺女,平常你的胆子可够大的,没想到关键时候掉链子。

人家,人家就是不知道怎麽做吗?好爸爸,孩子生出来怎麽办吗?人家都知道了,还不羞死。

有什麽羞?你就说那是你和爸爸的,大不了我们结婚。

坏!坏!知道爸爸在调侃我,我就反击他,好呀,那我就说,爸爸强奸了我。

嘿嘿!爸爸笑着,轻轻地抚摸我的脸,低下头亲了我一口,就是说我强奸,我也乐意,爸爸深情地看着我,我这才知道,其实爸爸深深地爱着我,只是他深藏不露,不善於表达罢了。

老爸,你真的想要我生呀?

不会!不过万一怀上了,我们就要他顶缸。

你是说我老公?

嗯。我们做的隐秘,他看不出来,自然会认为那是他的,到时候你生出来。爸爸抱着我,仿佛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结晶。

嗯,我知道了。

我们搂抱着、亲吻着,彼此又有了一个难以示人的秘密。

为了能和爸爸早日成欢,我偷偷地去买了月经抑制剂,第二天就感觉到明显少了,晚上,爸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从房间里走出来,只穿了一条白色的T型小内裤,前面只紧紧裹住了饱满的阴户,而後面就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陷进两股间,那两团丰满的屁股蛋雪白圆润,煞是诱人。上身只带了一条胸罩。

我看到爸爸直盯着我的身上看,就地转了个身笑笑说,「爸爸,我好看吗?」

爸爸咽了一下口水,说,「我的闺女真是天生的尤物,简直太美了!」说着。爸爸忽然乐了,「夏夏,我现在知道什麽叫遮羞布了!哈哈……」

既然是来勾引爸爸。就要装的像一点。我的脸红了,艳若桃花一般,「哼,爸爸取笑我,好,那我就不要遮羞了。」伸手就往下扯那小的可怜的裤衩,爸爸一下就慌了,一把抓住我的手:「别、别,夏夏……」

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内裤就那样半挂在屁股以下。

爸爸睁大了眼睛,夏夏,你的没有了?

低下头一看,一丛阴毛覆盖着白皙的阴唇,乾乾净净的,没有半点血渍。

羞涩的点了点头,昨天就――就停止了。

爸爸的气息开始粗重起来,伸手搂住了我,然後抚摸着那里,怎麽就这几天?他大概知道女人的月经周期。

我哪里知道?可能是想要爸爸了吧。

呵呵。爸爸轻轻地笑着,那就是可以开始工作了?

我娇笑道,爸,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工作吧!我看着爸爸,很暧昧地把「工作」两字加重了语气,说着就解开了胸罩,一刹时,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爸爸面前,真是美艳无比。此时的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我把乳头放进爸爸的嘴里。

爸爸开始吸吮着,手在我的屁股、乳房和小腹上不停地游走,并用力地捏摸着我柔软的身子,摸得我气喘嘘嘘,不时地发出嗯、嗯的轻声呻吟。

几次爸爸的手摸向我的阴部,我都主动把腿分开些,把我的阴部向爸爸开放,爸爸吃过我的奶,我坐在爸爸腿上,身体靠在爸爸怀里,一只手搂住爸爸的脖子,又递上小嘴儿和爸爸吻在了一起。

爸爸被我吻得脸色绯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我才放开了她。爸爸问我,「我和宝宝吃奶时。你感觉有什麽不同?」

我脸上带着红韵说,「宝宝吃奶时,就是吃奶,没什麽感觉,你吃时,我有快感,总是会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

爸爸又问我,「你和你老公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做了?」

我有些妞妮。撒娇的回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回来心情不佳,又加上人家来了那个。」

爸爸用手指捏着我的乳头问,「呵呵,那可苦了我的夏夏」

就是!你不疼我谁疼我。

我还没疼你呀,人家把心都给你了。

我才不稀罕你的心!我稀罕你的鸡巴。伸下去轻轻地握住了。

爸爸一边和我接吻,一边抚摸着我的下面。夏夏,爸爸也稀罕你的,可爸爸就是怕伤害了你。

哼!你和别人是欢喜,和我倒是伤害。我反驳着他,这个世界就是这麽个理论,明明男欢女爱是男女的追求,却非要画出那麽多的条条框框要人遵守,但许多人又遵守不了,为此还要受人指骂,还要坐牢。

哎!夏夏,其实男人生个女儿就是一种煎熬,尤其是漂亮的女儿,眼看着爱着、喜欢着,却不能够,要不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

是情人还不能复合呀。

嘿嘿,还是我的夏夏聪明,我们复合吧,破镜重圆。

嗯。我又撅起了小嘴。搂着爸爸的脖子。「其实男人都是那样的心理。」嗯。爸爸答应着,现在我想明白了。与其让人家操你。还不如让我操你。我们父女相亲相爱,快快乐乐的。我连忙说。好。就让爸爸一个人操。不过。你可得答应我,不准再反反覆覆,推三拒四的。要不。我就不让你操。说完我娇羞的笑了。终於爸爸答应和我发生关系了。我要趁热打铁。不能坐失良机。

於是。我就趴在爸爸的身上。一伸手就把爸爸那粗大的鸡巴掏了出来,爸爸的鸡巴被我抓在手里,激动地浑身乱颤,腰一下挺了起来。我的手攥住爸爸的鸡巴撸动起来,爸爸的大鸡巴硬得一下一下地跳动着,我说。爸爸。你操我吧,操你女儿。

爸爸一把把我推趴在沙发上,扯下他的小裤衩,然後合身压了上去,我很顺从地任爸爸压在我的背上,爸爸把鸡巴顶在我那丰满的屁股蛋间,然後就开始狠力地挺动屁股干起来,我的屁股蛋狠丰满,压在上面舒服极了,大鸡巴在我的臀肉间抽插也真的象在操逼一样。「爸爸,啊!爸爸,疼啊!啊!还是、还是操逼吧,求你了。」

爸爸把鸡巴移到我的阴道口上。那里早就淫水泛滥了。爸爸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就顶到了最深处。

我回过头来和他亲吻着,然後轻声地说,爸爸,我们终於乱伦了。

爸爸抱着我,似乎也在品味着这种感觉,夏夏,爸爸和你乱伦了。

那乱伦什麽滋味?我怀坏地看着他,想听听的他的意见。

爸现在也不知道,只知道我身下的是我女儿,我已经插入亲生女儿的屄里。

嘿嘿,坏爸爸!我伸手摸着他和我交合的地方,那硬硬的鸡巴早已插入到我的身体内,只留下一对蛋蛋在外面,摸着那两个蛋蛋,我说,老爸,干我,想干妈妈那样。

不!爸爸执拗地否认着,我就干我的女儿,我的亲生女儿。原来爸爸也有很深的乱伦情节,一经开发,就会如洪水猛兽一样。

我有些忍受不住了,对爸爸说,那我们到床上去吧。那里舒服。於是。他抱着我的腰。阴茎深深的插在我的密洞里。站立起来。一步一步的向爸爸的卧室走去。每走一步。爸爸的鸡巴就用力顶一下。走到床边。爸爸把我放在床上。他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爬上床来。分开我的两条大腿。

爸爸跪在我的两腿中间。上身趴在我的胸脯上。爸爸一只手扶着直挺挺的肉棒在我的肉缝间滑动了几下,然後向上一挑,噗嗤一声就挤进了我的阴户里,我向上挺了挺小屁股。使得爸爸的鸡巴插入得更深了一些,我凑近爸爸的耳边悄声道,「你的鸡巴已经进来了,就先放一会儿吧,嘻嘻。」爸爸笑着。小坏蛋。我才不会呢,我早就迫不及待了。不能操之过急的,人家,人家还没完全乾净。爸爸听了,赶紧说,那还是不干吧。哼,坏爸爸,你想半途而废啊。

爸爸说,我怕有细菌带进去。

不会的,我已经有了一层保护膜,你就尽情地操吧。

呵呵,小坏蛋!你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那你就摸得着人家的屄心。

你?爸爸轻轻地抽拉着,夏夏,你感觉怎样?

我故作想了想,我嘛,就是感觉我的亲爸爸和我做爱、和我肏(she)屌。

爸爸一边干着,一边长舒了一口气,我没想到我这一生还能和我的亲生女儿做爱,他伏下来,趴在我的肚子上,夏夏,我真的很幸福,很知足。

那是不是就因为你肏了亲生女儿?

嗯,也可以这样说。爸爸毫不讳言。

那想不想让女儿给你生孩子?

那就看缘分了。

嗯,爸爸,你不用带套子,我不吃避孕药,你每次都射进来。

那还怀不上?

我搂着他,晃动着屁股,慢慢地合着他的节奏拱耸着,你肏肏看,他们若结合了,你既可以做爸爸了。

爸爸一边干着,一边拧着我的腮,死夏夏,那他叫你什麽呀?

叫妈妈呀,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情人嘛!嘻嘻,老爸,你有个女儿情人多好,不背叛、不揪心,一心一意地爱着你。

那你也有个老爸情夫,真心呵护着你。

就是!我们一边接吻,一边紧紧地抱在一起,感受着鸡巴插在里面的美好。我细心地品味着,心里想,为了和爸爸真正的性交,我用尽心思、费尽周折勾引了爸爸这麽长时间,可真不容易,一定要让爸爸好好奸淫我一回。

我的阴户开始一下一下地蠕动,研磨着爸爸的鸡巴根,两人的阴部互相摩擦起来,龟头也研磨着我的软肉团,慢慢激发起一阵快感。我问爸爸,感觉怎麽样?爸爸说,挺好的,想不到和你做爱这麽爽快。

我笑着说,那你就好好享受吧。我们就不再说话,慢慢的研磨起来,研磨了一会,我感觉到我的阴唇部位有了快感,就问,你的鸡巴根痒了麽?嗯,痒了,很舒服。於是我就继续研磨,幅度不断的加大,我感觉阴唇痒得有些厉害了,同时由於爸爸的鸡巴深深的插在我的阴道里,龟头也不住的研磨我的子宫颈,所以我的阴道深处也很痒,也有很强的快感。

於是,我就加大了力度,不断地扭动着屁股,使我的阴唇有力的研磨着他鸡巴的根部,感觉他的鸡巴不断的变硬、变粗。忽然,爸爸说,我要高潮了,我要射精了。听到她的话,我就更加用力的摩擦起来。他一只手搂抱着我,一只手拉着我的手,让我伸到我们两人的结合部,说,你摸摸,你摸摸我的鸡巴根,看我的鸡巴根抖动的厉害不。

我感觉爸爸开始射精了,我的手指在下面,感觉到了爸爸鸡巴根部的抖动,确实比阴道里的龟头的抖动要有力,就在爸爸抖动了三下的时候,我也达到了高潮,阴道里也抖动起来,喷出了大量的淫水,这一次,爸爸竟然抖动了大约有二十次,以前我帮他自慰时,他只抖动十几次的。

我问爸爸,这次抖动怎麽这麽多次,时间这麽长,爸爸说,因为鸡巴根特别痒,再说好几天没射了,精液攒的特别多,当然就抖动的时间长了。我说,不会吧?爸爸笑了,亲吻了我一口,还因为是和自己的闺女。我开心地看着他,那我就没有白费心思。爸爸笑了,那当然,小坏蛋,谢谢那麽多天的努力,谢谢你的全力配合。我却羞着他,老流氓,那你今天还想再来一次麽?爸爸不好意思的说,想是想,可是恐怕不行了,刚才把全部存货都给了你了。我开心的笑了,问爸爸,那你以後还自慰吗。

爸爸也笑了,有了你这麽漂亮的女儿,还用我自慰吗,你就用屄给我自慰吧,再说,爸爸也不会有私心,就把公粮都交给你。哈哈――这回我们都笑了,清理完後,因为有孩子,我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好照顾孩子。

想不到。第二天五点钟的时候,爸爸光着屁股来到了我的床边,轻轻的摇着我,我睁开眼看着爸爸,怎麽了?

爸爸看看了身边的孩子,不好意思地说,我又想要。说着就要爬上来,我忍不住笑了,你可真的是食髓知味呀,刚刚吃到了女儿滋味,就忘不了了,我起身看看宝宝,见他睡的很安稳,就拉着爸爸来到了他的房间,还没有进房门,爸爸就把我抱起来,一起跌倒在大床上,这一次竟然没有前奏,爸爸要我跪趴在那里,他从背後插入,我也乐得和他这个姿势,插入的时候,我们才彼此亲吻着,悄悄地说,你真的雄风犹在。

爸爸这一次很疯狂,他骑在我的臀上,疯狂地干着,夏夏,爸爸其实一直憋着,一直忍着,既然我们都想开了,就应该好好地享乐。

那你是不是还後悔呀?

爸爸没有听明白,我就说,後悔当初没早下手。

爸爸听了,噗嗤一声乐了,现在也还得及。他说着,伸手摸着我下垂的奶子,我们癫狂着进入了极乐世界。好久,我们双双泄出,就彼此搂着,依着床头,缠绵着、说着悄悄话儿,中间自然夹杂着淫词浪语,尽情享受着男女调情引逗得乐趣,爸爸抚摸着我的,我捏着他的,忍不住的时候,再仔细地欣赏一会儿,回过头来又彼此深情凝望,然後不好意思地嘻嘻笑着。

以後,我和爸爸就像夫妻一样,无拘无束的过着性生活,还是和爸爸好呀,和老头只能在外面,和爸爸在家里,想什麽时候玩就什麽时候玩,想玩多久就玩多久,只要有了性欲,就可以无拘无束交媾,淫乐。

更重要的是,我们父女加深了感情,增加了彼此的了解,尤其是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了隔阂,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亲密情人。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