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 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

    孙二狗红着眼睛一声爆吼将小公主甩在床上,屁股朝天趴在自己面前。翠绿的罗裙被劲风掀起,少女那尚显瘦削的挺翘臀瓣别有一番诱惑,更令孙二狗兽血沸腾的是,在静云两臀之间骚家伙的处所竟然是雪白的一片,这个大秦最受宠爱的小公主竟然是个天生的淫荡白虎!  作为天生的皇朝贵胄,静云公主对自身的清洁程度自是不必说,每日沐浴牛乳后皆以南海精选珍珠所磨成的细粉涂抹全身,再行洗掉,这种常人无法仰视的奢侈生活造就了眼前这具完美的胴体,就连双腿之间的私密部位也是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洁白无暇。

    闷三儿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是作者闷三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孙二狗红着眼睛一声爆吼将小公主甩在床上,屁股朝天趴在自己面前。翠绿的罗裙被劲风掀起,少女那尚显瘦削的挺翘臀瓣别有一番诱惑,更令孙二狗兽血沸腾的是,在静云两臀之间骚家伙的处所竟然是雪白的一片,这个大秦最受宠爱的小公主竟然是个天生的淫荡白虎!  作为天生的皇朝贵胄,静云公主对自身的清洁程度自是不必说,每日沐浴牛乳后皆以南海精选珍珠所磨成的细粉涂抹全身,再行洗掉,这种常人无法仰视的奢侈生活造就了眼前这具完美的胴体,就连双腿之间的私密部位也是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洁白无暇。

《国色生枭之佞蛇化蛟》 终章 免费试读

孙二狗深更半夜潜入楚府屋中,惹了那等大事后本就是做贼心虚,再加上此时与常人无异,冷不丁被人瞧个正着,当真是差点吓得尿了出来,双膝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连连求饶道:「小的,小的不知犯了哪根邪,冒犯了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若是再敢有下次,天打五雷轰,我不得好死啊,大人!!!」

磕头求了半晌,却没有半点回应,屠子心中惴惴,原本打算装作楚府下人蒙混过关,可这人到现在却依旧缄默,难道他发现了我不成?再往身上一看却是红红绿绿,赫然是女人的衣服,方才逃得紧急随手捞起一件衣服就走,没想到竟然套了女人的长裙来,怪不得方才胯下一阵冰凉,若是换了自己突然看见一个身穿女装的男人闯入也不会轻易放过吧——苦也,苦也,我孙二狗睡过皇后,玩过公主,又有天下第一的武功,没想到今天竟然栽到了一件小小的女人裙子身上!!!

想到这里孙二狗已经是心如死灰,只等那人发落自己,可左等右等,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回应,终于壮着胆子缓缓抬起头来瞥向那人,却发现事实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趴附在八仙桌上,脸面正对向自己的却是一个女子,只不过两只美眸却是闭合着的,在酒桌之上还有一坛老酒,酒香浓郁,在女子手中还省有半碗透明的酒液。

「我地个天老爷上帝祖宗耶和华真主安拉啊!小娘皮你可吓死老子了!」

孙二狗颤抖着站了起来,却发现那女子仍未察觉,兀自深睡,这才如释重负。

狗屎运齐天的屠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机缘巧合地摸到了苏琳琅的房中

,更巧的是由于楚欢公然举旗造反,还与西凉暗中勾结,深明大义的苏琳琅多次劝阻无果,只得用自家金土酒窖酿制的美酒来借酒浇愁,如此这般才醉倒房中,而在今晚,楚府上下早已炸开了锅,包括楚欢在内几乎全员出动,方圆百十里被大军无孔不入地搜查了个底朝天,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假冒太监的该死淫贼竟然玩起了灯下黑,藏身在主母的房间之中!

佞蛇不死,篡龙化蛟,孙二狗本是早亡之命,却被玄真逆天改命侥幸不死,若无他在楚欢日后便是帝父,太上皇,这等正统的天子气运如今却因为屠子对其女人的屡下狼爪而渐渐转移,隐隐约约通过女人身体窃取而来的气运让孙二狗这个屠子在一个接一个的巧合之中竟然走出了这化龙所必经的百死无生之劫中唯一地生路。

屋内点着炉火,甚是温暖,琳琅的棉袄放在一旁,并没有穿在身上,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裙衣,那雪白的衣裙亦是将她白皙的肌肤融为一体,素雅无比,她出身豪富,自然是保养得当,虽然已是为人妇,但是肌肤寻常小姑娘还要娇嫩。

由于身体伏在桌子上,却是让那本就丰满的臀脯更为的壮观,如同倒悬的山峦,鼓鼓涨涨,向前怒突,她身子丰腴柔软,但是那柳腰却是极为纤细,纤细的柳腰却反衬出那香臀异常的丰润滚圆。

其实琳琅的臀部本就圆润丰满,平日里就能显得向后凸起,此时身体前倾,那香……臀坐在椅子上,便是往后微翘,如此一来,被裙子包裹的香臀也就愈加的后翘,紧裹的裙子将那臀儿的形状勾勒到极致,香臀似乎要裂衣而出,向后怒突,形成一个浑圆的完美形状。琳琅整个丰腴娇躯在衣裙的勾勒下,曲线玲珑,曼妙无比,当真是增之一分肥,减之一分则瘦。

此时由于楚府已经全员出动捉拿淫贼,府内反而成为了最空虚的所在,屠子鬼头鬼脑地向外扫了一圈,竟然连侍女都没有一个,这才安心退了回来将门死死插住,古人云饱暖思淫欲,没了死亡的直接威胁,死性不改的屠子摸了摸下巴反而在楚欢的大本营中打起了苏琳琅的主意。

这醉美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年纪,打扮十分得体,珠圆玉润的柔腴身段儿,一件狐领锦绸的紫色棉夹袄,一条青色湘水裙,并无太多的首饰,秀发鸦黑,目似秋水,唇似点绛,杏眼琼鼻,就像一朵冉冉浮出水面的净莲,清纯秀美,惹人怜爱。

孙二狗有过不少女人,都是世间的绝色,自然知晓漂亮女人的睡姿通常都会十分的诱惑,但是像琳琅这般连睡姿都这么优雅的,恐怕是很少见。优雅来自于气质,气质却又来自于习惯,这从这优雅妩媚的睡姿便可看出琳琅是个极有教养之人。她梳着宫髻,十分严厉端庄,那张俏媚的脸上,却又有着姑娘家不可能拥有的成熟风韵,内敛而柔和,美不胜收。

哪怕是淫女无数的孙二狗看在眼里,心跳也有些加速,暗道这娘们果然是丰乳肥臀,如此端庄成熟的少妇,却有如此惹火的身材,琳琅的身子又香又软,浑身无力,她脸上通红一片,犹若红云,身上散发出的女人体香,直往人鼻子里钻进去,楚欢惬意地呼吸着鼻间的甜香,感受拥抱的那香香软软的舒适,这种感觉极其美妙,让人甚至不想再加其他。

饱暖思淫欲,此时没有了生死危机,色字当头的屠子竟然对这睡美人起了淫心,穿着滑稽红色长裙的肥硕身子蹑手蹑脚地走到琳琅近前,由于美人睡得香甜,胸前大片的雪白几乎未加丝毫防范就暴露在色魔的眼下,由于趴匐而挤压出的深深乳沟就像块巨大的磁石一样牢牢地吸引住了屠子的目光,圆球似的胖脑袋不由自主地往下探去,淡淡乳香和琳琅身上如兰似麝的女人气味让这个色中恶鬼几乎不能自已,粗重而又灼热的喘息重重地喷吐在琳琅白皙的脖颈上,惹得美人一阵皱眉,可爱地挪了挪臻首竟然有醒来的意思。

「啊!!」屠子吓出了一声冷汗猛地倒退了三四步,心说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家伙,没事去招惹她干甚!若是给弄醒了叫嚷起来,自己恐怕小命不保!!

谁知琳琅吃了足足三杯美酒后早已醉的人事不知,朦胧中软语颤声道:「楚郎……楚郎……你为何变成这样……楚郎你可知琳琅的心有多痛……多痛……」

孙二狗退出两步,听到美人自言自语又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醉酒的琳琅就好比盛开的牡丹,让这个狂蜂浪蝶实在是难以自拔,不知不觉间二人的距离越来越短,到了最后,这屠子几乎整个人放肆地整个贴在了琳琅的玉背上……

「欢哥,好痒……」朦胧之中的琳琅只感觉臀儿后贴了根烧红的火钎,阵阵入骨的瘙痒让美人下意识地摆动腰臀试图离开这个要命的坏东西。

「嘶……好个骚娘们!」孙二狗被美人妻的玉股厮摩爽的直翻白眼,哪里肯让这方销魂的磨盘离开,下意识地抓住琳琅的美臀,方才的惊鸿一瞥他就已经知道这翘臀异常的浑圆丰美,在纤细腰肢的衬托下,两瓣圆滚滚的臀。瓣显得异常的丰硕,此时一碰上,果真是柔软弹手,一时之间,孙二狗魂儿都丢了一半,大手竟是极其大胆地在琳琅的臀部用力抓了抓,肉感十足,丰而不腻,弹手无比。

琳琅对男女之事早已食髓知味,此时也已然情动,两人身体接触间几乎是水乳交融,暧昧到极致,女子那丰腴的身体几乎完全缩在身后男人的胸怀中。

「今晚就不要走了……让琳琅……好好……服……服侍夫君……」苏琳琅打了一个小小的酒嗝,满面酡红,望向明眸中好像要滴出水来。未等孙二狗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钻到了屠子的胯下,素手轻环肥腰,如同美人犬一般翘着小鼻子往孙二狗的裤裆拱去。饶是以屠子的厚脸皮也是吓了一跳,可看着这美人的媚态分明是将自己当成了楚欢那厮,如此端庄妩媚的美女竟然为了那小子甘心跪地吸屌,心头不由一阵发酸,索性两腿一分,安之若素的当起了楚欢来。

屠子撩开长裙,此时的苏琳琅已经埋首在男人的胯下,四处找寻那调皮的阳根,殊不料楚欢和屠子裆下的物件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刚一麦收下去,高挺得琼鼻就正撞在了屠子的毒龙之上,琳琅只觉得一股浓重的咸腥味扑鼻而来,秀眉皱了皱眉,檀口一张便将小半个龟头纳入口中。

孙二狗只觉得下面的小兄弟突然进入了一处灼热之地,好似有一团火焰在不断舔舐,快美非常,却是美人的香舌由于方才饮酒的缘故仿佛火炭一般,细小的舌尖又往那马眼处吸舔钻旋,腰眼一麻直接被这吸精的美人犬给吸开了精关,一咬牙死死固定住美人的臻首毒龙抵住这位人妻的喉咙深处,大量的种子便是喷洒而出,琳琅乃是床上荡妇床下贵妇,在自己的「夫君」面前极具媚态,不但将这些精种尽数吞下,香舌甚至还意犹未尽地在嘴边舔了舔,直到所有余精悉数下肚方才罢休。

「夫君……」孙二狗倒吸一口凉气,此时内息不稳,这床上的能耐也就和寻常男人相仿,方才射了一发就已经气喘吁吁,内息紊乱,谁料这绝世尤物竟然好似无骨一般香软的娇躯整个缠上了自己,臻首在屠子长满胸毛的胸脯上摩擦拱顶,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

「好个狐媚子……」孙二狗一阵无语,看来这楚欢天生就和自己犯冲,先前的暂且不说,现在自己这一没偷二没抢,坐在地上都有她的老婆主动上身,若是这样还放过去,那我孙二狗三个字真是倒着写了!

屠子转目看了看窗外,暗道一声扫兴,这一眨眼的功夫东方竟已经开始微微放明,府外熙熙攘攘的人声渐近,还有大批兵士铁甲撞击的声响,看来昨夜出城搜捕一无所获,而今若是再不离去,被堵在了楚府之中可就大大不妙,幸亏被楚欢那一掌所震散的内息在这一夜之间渐渐平息,若是逃走也毫无问题,只是这个磨人小娘子……

「怕他作甚!朕做的了初一就不怕他十五!这小娘们俺也要了!」屠子一咬牙,伸手往苏琳琅的脖侧一点,原本有些迷醉的琳琅登时昏了过去,倒在了孙二狗怀中。

孙二狗这厮睚眦必报,先前楚欢给了他一掌,惊得自己慌不择路,在他看来也需给楚欢一个下马威才是,当即奸笑着撤下了琳琅还带着体香的温热肚兜,胡乱擦拭了几记下体,便正大光明地扔到了床榻正中央,随即背起美人顺着后墙翻了出去,在曲折的巷道中左扭又绕了一阵子后便彻底失去了踪影。

与此同时楚欢也在琳琅房间中发现了那件狼藉不堪的肚兜,身为男人的他自然知晓上面的是何物,万万没想到那假皇帝竟然跟自己玩那灯下黑还害得琳琅行踪不明不明,至于下场,落到那人手中可想而知,羞愤交加之下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日才缓缓醒来,看到手下的诸位大将早已是钢牙咬碎——联系西凉兵马,点齐诸军,不杀那狗皇帝吾誓不为人!我楚欢,今日便要反了这大秦!!!

秦拥兵七十万,据天下,楚虽只有悍卒二十万,然称臣西凉却有蛮兵四十万,一时间过百万的兵马混战中华,乱战持续年余,可楚之败像却早已显露无疑,其一,名不正言不顺,旧主仍在却以臣子之身份悍然叛上,虽说直言那秦帝乃是伪帝可又有几人相信,只此一条便有大量人才离心,跟何况西凉蛮兵速来无礼,两方百姓多遭杀掠,早已是民怨沸腾,在二军决战之时,楚欢后方却悍然兵变,粮草付之一炬,由此而来,大军一溃千里,就连那蛮骑见状不妙也纷纷撤回草原,贼首楚欢被俘,押解京都等候圣裁……

「楚……欢?」

被浸了牛油的粗绳死死缚住的楚欢只觉得眼前突然一亮,被骤然而来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缓了半晌,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琉璃……夫人!」

此刻的琉璃俨然已经是孙二狗的心腹,主掌宫内大权,只一挥手那些禁卫便纷纷退去,二人在一处密殿中呆了半刻钟,待等出来之时却是与方才无异,只不过原来押送的那些禁卫却分明换了人手……

深夜,皇城,太极殿。

「云儿,今日上书辱骂朕的那个姓萧的老家伙中情况如何?」

「回爹爹,这个老家伙虽说七老八十,可人老心不老,取了个有名的郭君怡郭大才女,更生了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儿,如今都待字闺中呢!女儿让母后将那两个女儿招进宫中' 闲聊解闷' 如何?」

「' 闲聊解闷' ?不不不!这个老家伙着实惹恼了朕,朕打算' 微服私访' !」

「又要微服私访?!!」

就连静云这帮凶也是眉头大皱,屠子这昏君微服私访可与别人的不同,说明了就是去睡女人去了,上次有位年轻的言官得罪了他,他便每晚跑到人家微服私访,不但当着那言官的面往其发妻的屄穴里尿种,就连他四十岁的守寡母亲也不放过,让婆媳二人共侍一夫,屠子的功夫可不是吹的,一个月后婆媳二人竟都被干大了肚皮,那言官气竭,拔剑斩杀了自己的亲娘和发妻,上吊而亡,此事虽然百般掩盖可还是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而今屠子又要故法重演,就连静云这无法无天的小魔女也不由倒吸了一口气。

「断子绝孙的老不死,自己的命根子不争气,还管起老子来了,选秀也不让,增加宫女也不让,这也不让,那也不让,那朕就去他家好好帮帮忙,省得那老家伙两腿一蹬没了气,断了香火!这次朕要来一个母女同孕,一炮仨响!」

孙二狗正志得意满之时,琉璃带着楚欢直接进了正殿。

在皇座之上,孙二狗这小人得志的东西正袒胸露乳,一身龙袍左右裂开这,浑似个光着膀子的市井泼皮,胯下更是寸缕未着,巨大的毒龙正昂扬挺立,一只温软白皙的小手正不断上下摩挲着,透明的粘液顺着马眼流淌而出,将这只玉手弄得油光熠熠,而这只手的主人却是当今大秦皇后,一国之母。

这位国母两条美腿大开着,有些放荡地坐在孙二狗身上,柔腻的小腹微微凸起——这已经是屠子的第二胎了,在产下新任太子的一个月后,这位天下第一美妇人便被屠子再次播种成功,作为播种者赢得的附属品,一枚因为分泌奶水而肿胀起来的香甜蜜枣被孙二狗的肥肠嘴大力吸裹着,皇后娘娘的清香奶水就这样随着咕咚咕咚的吞咽声进入到了这位杀狗屠子的腹中。

「我说,楚欢,没想到吧,老子也他娘的能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骗子!!杂碎!!」楚欢竭尽全力想要抬起头却被身边的侍卫死死摁住,隐约只能瞧见上方一片群雌粥粥,在那最中央却有一个格格不入的黑胖子,正是自己一年来恨不得食其肉剔其骨的孙二狗!

「老子就是骗子!可现在谁敢说俺一个假字!凭啥你们这些才子,大臣就有的美人操,凭啥俺就得打光棍!俺丑又咋地,俺不认识字又咋地!没错!俺就是骗子!俺就是假的!可女人肚子里的种儿总不能是假的吧!皇后娘娘肚子里的是俺的崽子,公主,宫里的妃子,宫女,你的老婆,所有的女人都是俺的!俺给她们打种,让她们生崽子,俺就是皇帝!」

屠子抑扬顿挫地陈词了一番后却诡异地陷入了沉寂,只听见一阵粗重的喘息和吞咽声。

「师傅,抬起头来吧……」

楚欢闻言再次艰难地抬起头来,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绝美的少女,不,或许已经是一位绝美的少妇了,面庞或许还有些稚嫩,可娇躯却早已出落得圆润大方,随着她弓腰闻讯,胸前一对饱满的峰峦微微颤抖,看得楚欢不由咽了一口唾沫——这女人如此年轻就美得可怕,或许用不了几年就会长成真正的祸国妖孽。

「楚太傅,不认得云儿了吗?」

「你是——静云公主?!!!」楚欢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云儿你还认的他?」

见孙二狗闻讯,静云娇媚一笑,道:「楚太傅可是云儿的师傅,大大的好人,哪像爹爹,坏的流油儿!」

「哈哈,爹爹不但流油,还流别的东西,我的乖女儿方才不就吃了个饱?怎能不知呢?」

静云羞得粉面通红,可嘴上却不留情,回呛道:「爹爹也就这才想起云儿!

爹爹那,那浆儿滋养得很,娘亲和姨娘们每日都抢个不停,先前说好了要让我和娘亲一起生产的,可现在娘亲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云儿的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定是爹爹夜里给娘偷吃了小灶!!「

孙二狗笑而不语,转头望向轻抚肚皮一脸母性光辉的元琼。

「你,你这不孝女,为娘何曾,何曾偷吃过小灶!至于为何,为何又有了为娘也是不知,更,更何况,每次和二狗在一起都是你这小蹄子半路摘桃子,二狗他一射种出来你便用嘴儿抢走,你可知为娘不上不下的有多难受!」

楚欢在底下听得天雷滚滚,自己往昔对皇后娘娘确实有过情愫,可听这母女的对话也太过骇人了吧,这个屠子难道还能猖狂到母女双飞不成,而且还是双飞皇后和公主?!!

「娘亲休得向爹爹说我坏话!大不了,大不了今晚我先上去吃排头,等让爹爹爽透,要射种的时候,娘亲再用你那迷死人不偿命的樱口,金口一开,全都让娘亲你吸走,好生滋养一番如何!」

「你这不孝女!」元琼又是羞恼又是气愤,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暗恨自己怎么养出这么一个绝世小淫娃来!

「好了,不要吵了,正戏才刚刚开始呢,把楚大都督给我放开,我有不少礼物要送给他呢!」

诸侍卫闻言将绳子解开,楚欢虽功力深厚,可落到了敌方手中自然是要好好炮制一番才敢送进宫中,不但手脚筋俱断,连内力也被废了,可以说哪怕孙二狗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楚欢都未必能伤他分毫。

「上来吧,好好看看楚欢现在的怂样!」

屠子声音刚落,一行美人款款而至,静立在楚欢面前,每一张面孔都如此熟悉!

楚欢的瞳仁缩成了针尖大小——眼前的此情此景让他惊骇欲绝!

这些美人自左及右分别是一身青衣小帽的如莲,淡雅如雪的莫凌霜,乳量惊人的赌坊女玉红妆,以及西域来的珍妮丝布兰茜两姐妹,没想到这些昔日以为死于大火的女人们竟然都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这让楚欢几乎不敢置信,只不过,只不过……

「楚都督,朕这礼物你可满意?」

楚欢固然为众女尚未身亡感到欣喜,但为何却是现在这般情景!!

如莲手拿拂尘,几年不见在佛法上大有长进,只是,那少女原本平坦的小腹却兀然凸起老高,俨然身怀六甲,如莲见到楚欢倒是很高兴,欢喜到:「楚欢哥哥,这几年来二狗待我很好,不但每日用降魔宝杵帮我去除邪气,还让我完成我佛大业,现在如莲已经有了两个佛子,但佛无止境,如莲还会和二狗继续努力的!」身旁的玉红妆则是左右开弓,各抱着一个婴孩,其中一个是如莲的,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哪怕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她也本能地保护着这个被称为佛母的女孩,只是面对楚欢是却不由叹了口气,眼中满是失望和愤慨。

淡雅如雪的莫凌霜本是青楼清倌人,可却出淤泥而不染,甚至让皇子都迷恋不已,但她的怀中却豁然捧着个襁褓,一个丑陋的婴孩将秃毛脑袋伸进她的衣襟中贪婪地吮吸着……

她面对昔日的情郎此刻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无论如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总是曾经有过那么一丝丝爱恋,可随着这个孩子的降生,她已经橙弟弟成为了那个男人的妻子,转过头去,两行清泪却是抑制不住地淌下。

至于珍妮丝布兰茜姐妹,对于出楚欢则是深恶痛绝,连看都不屑看一下,便如归巢乳燕一般依附在屠子左右两侧,两个一模一样的西洋少女水蛇腰双扭,玉臂缠绕在一起,紧身绸缎长裙摇曳在一起,相映成春,四瓣浑圆耸挺的臀瓣在裙中若隐若现,不时碰撞在一起,四条白皙的长腿狐步款款,说不出地挑逗动人。

「你这汉人皇帝,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我和珍妮丝连你的孩子都生下了,为什么还不帮我们回家?!」

「对!姐姐说得对!汉人皇帝说话必须算话!」

「哦?」孙二狗眉头一挑。

「我说话自然算话的,放心,明年便派人送你们回家!」(只不过后面会跟上一支大军罢了,听说法兰西的皇后才是西洋人中的第一美女,老子到要试试这洋人皇后和汉人皇后在床上谁的功夫更佳!)

可怜的楚欢此刻已经气红了眼,钢牙咬碎却一言不发,只是狠狠地盯着孙二狗,恨不得一口一口生吃了他!

「呦呦,楚大都督先别着急,这还只是开胃菜,大餐还在后面呢,云儿还磨蹭什么,都请出来吧!」

「得令!」

静云蹦跳着跑到了殿后,再回来时手里却多了三根绳子,身后还跟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好奴儿,让主人爹爹抱抱!」楚欢眼见这屠子将小女孩抱起,两只大手在她身上四处揉捏着,这可不是什么长辈的疼爱,在屠子的牛眼里楚欢分明看出了一抹不可察觉的淫邪!——该死的东西,竟然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这么可爱的孩子,这么……!!!!!

「怎么?才看出来?这孩子本来也应姓楚才对,可惜,那个叫林黛儿的女人太过蠢笨,竟然自尽了,啧啧啧,留下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哎,我也是不得已才留下的说不定再过个几年,能派上用场呢!」

「你要敢动她,我就,我就生撕了你!!!」楚欢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冲向了孙二狗,幸亏身后的琉璃及时反应过来一把将楚欢制住。

「主人爹爹~ 奴儿要亲亲~ 」

「乖奴儿~ 」孙二狗眯缝着眼睛,将肮脏的大嘴伸到楚奴儿面前,不知世事的小女孩竟然欢喜地深处小香舌到孙二狗的口中来和这屠子舌吻起来!看这熟练的程度显然已经有过很多次了。

孙二狗看着已经流出血泪的楚欢,心头没由来的一阵畅快,这样一个传奇的男人,有才,有绝世武功,又有不可思议的女人缘,可如今却能自己这个文盲屠子面前泣血,何等畅快!何等美妙!哈哈哈!

「滚出来吧!让你们的夫君好好见识见识我这屠子的手段!」

屠子从静云手中接过锁链,向前一拉,这三条锁链似乎很长,等了一阵子,三个身影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楚欢眼前。

——发妻韩素娘!

——次妻苏琳琅!

——三妻柳媚娘!

这三位人妻浑身赤裸,四肢着地像犬儿一样爬了过来,孙二狗得意地坐在台阶上,两条大毛腿敞开,苏琳琅和韩素娘立刻便如同见了食物的小母狗一般加速爬了过来,臻首埋在胯下,争抢着吸舔屠子的那条阳根,只有柳媚娘还尴尬地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

「媚娘狗儿,怎么,又不听话了?难不成你也想像你的两个姐妹一样被朕喂药连人话都说不出来,只会狗叫吗?还不过来?哼,那件事我倒是不介意给你大白于天下!」

媚娘顿时被吓了一哆嗦,连忙汪汪叫着冲向了屠子两腿之间,直接将自己的两个姐妹挤到两边,一人独霸着阳根,臻首不断上下摇动。

「狗儿听令,给我转过身去让你们的夫君好好瞧瞧!」

三女听令缓缓转过身去,直面楚欢,由于是四肢着地的姿势,那三个圆滚滚的大肚皮和六只不断淌着奶汁的丰硕乳房也一览无余地展示在楚欢眼前,此时素娘和琳琅由于药物炮制早已失去了意识,看向自己丈夫的目光反倒满是好奇,至于媚娘则是深埋着脑袋,似乎不敢与其对视。

三个昔日骄傲的女人此刻却都用臀儿对着身后的男人,张开双腿,露出已经湿淋淋的骚屄,如同发情的母狗一般摇动着翘臀。孙二狗顿时淫心大起,啪啪啪的在三女的屁股上打了几下,顿时一阵臀波肉浪,三个美艳妇人各有特色。秦媚娘的腿最长,身形高挑苗条,屁股虽然不大,但却十分挺翘。琳琅的屁股是最丰满的,雪白的臀肉肥美娇嫩,极为诱人,而苏宁则介乎两者之间,却也美妙非常。

楚欢见唯独媚娘没有失去神智,一双虎目望着她,不解,愤怒,无奈,可媚娘却根本无颜面对他,正在此时,随着噗嗤一声的肉响,却是孙二狗按捺不住,一棍子直捣黄龙干进了媚娘的骚穴之中。

「小骚货,小母狗儿,告诉你的楚欢郎君,谁才是你的男人?嗯?」

媚娘强忍着浪潮一般的快感却银牙紧要始终不肯在夫君面前丢尽颜面 .

「快说,要不老子把你的秘密通通告诉他!」

媚娘终究是吃不住威胁,小声求饶道:「媚娘,媚娘是孙二狗的母狗儿,二狗,二狗哥哥才是媚娘和姐妹们的男人!!」

「柳媚娘,你!!我楚欢与你恩断义绝,今日便将你休出楚家!」

此刻媚娘也顾不得什么了,这些日子来屠子的调教已经让她完全成了一只臣服于鸡巴的雌兽,更多的淫词艳语脱口而出。

「用力……啊啊……好……好爽……呜呜……要……要来了……啊啊……啊……二狗……请……请在媚娘的屄里尿种……啊啊……人家……啊啊……人家要……要替你生孩子……再给媚娘一个孩子……媚娘只给主人生孩子……啊啊……」

「嗯?你不是给那楚欢胜过孩子么?」孙二狗明知故问到。

「那……,那都是假的,不是……不是他的,其实都是……都是二狗主人的……他,他楚欢不配!」

「爹爹!你看这贱男人!婆娘给人干大了肚子竟然硬了!咯咯咯!好生有意思」

静云光着玉足一只脚踩在楚欢的裤裆的帐篷上,将他那根肿胀到极限的东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可惜哪怕这样都不及孙二狗这妖孽软下来时的一半。

「师傅难不成——你是变态?!」

「哈哈,好个变态楚欢,你那活儿连朕的十一都不足哪里还睡得这些好女人,我看便一刀阉了,做太监去求!」

「二狗主人说的对,那楚欢就是个没卵的太监,哪像主人,又大……又粗……又热,媚娘再痒,也能让媚娘舒坦,干,干大媚娘这些荡妇的肚子,这才是真男人,好,好主人……」

孙二狗听了美得都要上天了,狂笑道:「我的好媚娘,到底是什么又大又粗又热,让你这小母狗舒坦啊!」

「是……是……」

孙二狗猛地加快了速度,一阵狂插猛捣,折腾得媚娘魂儿都没了,口不择言道:「是,是主人的大鸡巴!大骚根!大阳具!干得媚娘的小骚穴又舒坦又痛快,尿的种儿又浓又多,让媚娘和姐妹们的骚肚皮刚安生下来就再大起来,一个接一个地生你孙家的丑崽子!」

静云这个小魔女也不忘一边折磨着楚欢,笑到:「楚都督,我那爹爹这般你难道不想报复?!」

楚欢狠狠盯着静云好像看到了一个恶魔。

「师傅这么凶恶真是吓死云儿了,奥!难不成,难不成师傅你想同样干大云儿的肚子来报复爹爹不成?」说着静云脚下的力度再次加大。

「只可惜云儿的子孙袋儿是爹爹的,更何况像你这样小的鸡巴,云儿可没有感觉!」随着那只秀美玉足的狠狠一顿,楚欢整个人挣扎着痉挛起来,裤裆之上,一团氤氲的水渍渐渐扩散,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却是屈辱地被这个小恶魔用脚踩得出了精的同时被踩断了涨满到顶点阳根,这样的打击以后恐怕再也难以重振雄风了。

琉璃在一旁也有些情动,走到炮火连天的屠子身边柔声道:「好二狗,琉璃还从未给你生过孩子呢,这次便给琉璃一个孩儿吧!」

孙二狗从未见琉璃有如此主动,呛啷啷长枪带着热气出了鞘,一转身干进了琉璃早已湿润的蜜穴之中,龟头直刺花心,就要一吐为快。

「动手!!!!!!」

正在这时,琉璃使用秘术紧紧锁住了孙二狗,当这个混世魔王和修炼了琉璃净心经的自己到达了灵肉结合的顶点,也就是射精的一瞬间时,孙二狗周身的内力都是处于停滞状态的,否则换了其他时候,大成的伏凤内力加上金刚不坏神功护住全身,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伤到他,若要降魔就在此时!

先前那几名侍卫撕开袍服却也显示了真容,分别是大佛宗护教的其余五部,楚欢强忍着胯下的疼痛,一把推开静云,此刻的他早已在先前回复到了全盛状态,配合其余七人竟然突破性地领悟了降魔真言,整个人如同伏魔金刚撞向孙二狗,可怜屠子正处在腰眼酸麻精关大开的当口,又被琉璃纠缠动弹不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性命危机的关头只能一边往身下美人的屄穴中射精,一边迎向风驰而来的楚欢。

奈何伏凤功比起那飞天来更胜一筹,孙二狗在射精的间隙匆忙提起一口内力竟然一掌打退了七人合击,包括楚欢在内的七人当场爆裂而亡,而孙二狗也一口老血喷出,不省人事,这场惊天动地的刺杀行动最终以失败落下帷幕,只留下一个琉璃携带着收集来的钥匙下落不明。

孙二狗经此重创急需回复实力,在接下来的十年间更加丧心病狂地收集女人,一时间皇城内外遍地都是婴儿的哭叫和女人的呻吟声,更强行举办了所谓的万紫千红大会,其实乃是搜罗万名孕妇生食其紫河车和采补千名处子取其落红修炼,一时间民怨沸腾,义军四起……

「时秦帝暴虐,万民苦不堪言,奈何其武勇惊世,可单枪匹马力敌千人,故无人敢挡其锋芒,恰有本教白莲圣母携仙童自西方而来,剑斩妖帝,神州大地又复清明……」——《白莲经》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