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orangerd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orangerd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与姊姊们的三角公式 我与姊姊们的三角公式

    我叫小处,今年十九岁,是家中的独子,上有两个姊姊,大姊(惠华)二十八岁,是个业务员;二姊(婷萱)二十七岁,是个高中老师,因为我是家中独子又是老么,再加上父母长期在国外搞投资,所以我的一切生活都是两个姊姊在照顾,也相当疼我。  升上高三後课业越来越重,以我这种头脑实在很难考上大学,所以渐渐地,我对课业越来越疏忽,常常念书念累了就看起A片来,当然也会边看A片边手淫,因为我没有女朋友,所以我很想尝尝做爱的感觉,可惜天不从人愿,根本没机会交。

    oranger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我与姊姊们的三角公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与姊姊们的三角公式》,是作者orangerd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小处,今年十九岁,是家中的独子,上有两个姊姊,大姊(惠华)二十八岁,是个业务员;二姊(婷萱)二十七岁,是个高中老师,因为我是家中独子又是老么,再加上父母长期在国外搞投资,所以我的一切生活都是两个姊姊在照顾,也相当疼我。  升上高三後课业越来越重,以我这种头脑实在很难考上大学,所以渐渐地,我对课业越来越疏忽,常常念书念累了就看起A片来,当然也会边看A片边手淫,因为我没有女朋友,所以我很想尝尝做爱的感觉,可惜天不从人愿,根本没机会交。

《我与姊姊们的三角公式》 第七回.寂寞、妒忌?我的心 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五时,我张开疲惫的双眼,悬着一颗怀疑的心看向四周,瞧见大姊在我身边侧躺着,脸上有着甜美的睡容,我才确定这一切不是个梦,而是真实的体验。

为了不吵醒熟睡中的大姊,我小心翼翼地起身,拎起地上的浴巾,缓步走向房门,正当我准备打开房门时,我发现房门是微开的,心想着,虽然我没锁门,但我记得是关上门才走进来的,当时脑中仅浮现二姊两字,因为目前家中只有我们三人生活,如果不是大姊出房门未关;就是二姊曾打开过房门…

我将浴巾围缠住下半身,轻步的走向玄关,看见地上摆放着一双高跟鞋,这双鞋,正是我当日目送二姊出门,见她所穿的高跟鞋,所以我更确定了二姊在我跟大姊发生关系後才回来,心中给了自己一个百分之五十的预测,默想着,二姊已知道了。

我马马虎虎的梳洗之後,匆忙地回到自己房间,着装完衣裤後,静静地坐在书桌前,两眼凝视着桌上摆放的照片,照片中是我跟两位姊姊们的合照,我看着二姊的脸,想着当天在这房里发生的事情,也想着该如何跟她解释…

过了许久,听见外头二姊呼喊着吃早餐,我才起身步出房门,我带着沉重的脚步以及快速不已的心跳声走向客厅,看见二姊一人在饭厅准备着早餐,我盯着二姊的身子缓步走过去,吞了一口口水後,我开口说:「早…早安,二姊。」

二姊没有看着我,只是用着冷淡的语气回我:「……早…」我低着头看向一边没有说话,拉开椅子慢慢地坐下,我两手垂放在大腿上,眼睛看着桌上的早餐,只敢用余光看着二姊,我的心情波动高低起伏不已,五味杂陈,很想开口说话,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能默默看着二姊忙碌的身子。

一直到大姊出现,我都没能开口跟二姊解释,反倒是大姊很自然地,摸摸我的头跟我打招呼以及带着笑容跟二姊寒暄,我闭上眼睛想着:(唉…真想和大姊一样,甚麽都不知道…)

等到两位姊姊就定位後,我才开始吃起早餐,饭桌上,只有大姊跟我在互动,大姊带着比以往更多的关心看着我,还一直用脚尖搓卢我的小腿,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有点尴尬的笑着,此时此刻的饭桌上,二姊总是沉默不语,看着自己的早餐吃着,不知怎麽,这是我头一次觉得早餐很苦,连喝下去的牛奶都是酸的…

大姊似乎发觉二姊有点不对劲,好心地问候二姊是不是不舒服,二姊只是回说她生理来了,然後大姊才没继续问下去,

(骗人……)我心里这样想着。

虽然没有甚麽很保证的根据,但我心里面却是很笃定,二姊发现我跟大姊有了超越常理的肌肤之亲,她的不高兴,是因为我违背了与她的约定,我答应过她不会做出违背道德的行为,如今却又跟大姊这样…如果我是二姊,也一定会很伤心的。

结果今天果然跟以往不同,二姊意外地比大姊早出门,大姊带着疑惑的表情问我:「婷萱怎麽回事?就算是生理来,也不必那麽早出门吧…而且早餐也没吃完,牛奶也没喝半口。」

我没说话,只是歪着脖子耸耸肩回应着大姊,虽然我心里略知一二,不过讲出来反而不好,所以我只能装作不知情的继续吃着又苦又酸的早餐。

大姊临出门前,还抱着我的腰际跟我说她今晚会早点回来陪我,可是我却想跟二姊独处一下,所以婉转地告诉大姊说:「没有关系啦,姊…你可以陪同事们去玩啊,不用在意我啦。」只见大姊不是很高兴的说:「怎麽?你不喜欢吗?」

(唉唷,怎麽办?这也不行啊,我也不想激怒大姊…)我咬着牙想着。

结果我只好笑着说:「没有!我很喜欢啊,怕大姊麻烦而已。」

大姊亲了我的脸颊一下後说:「嘻嘻,不麻烦。要乖乖等我回来哦。」

目送大姊出门後,我跪坐在地上,掐着自己脸说:「真没用!没出息的家伙。」

这一整天,我无心上课,只想着快点回家跟二姊独处,把一切事情弄明白、讲清楚,否则再下去只会更难受、尴尬。同样地,我也很想知道大姊举动为何改变如此之大,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感觉,就算是我先挑起的,但至少我没这麽明显。

傍晚,我下了课回到家,便一人独自坐在客厅,望着天花板,心中已经想好如何开口了,现在就只能等二姊回来…。

玄关传来关门的声音以及二姊的呼声:「我回来了———!」我立刻起身跑向玄关,二姊看见我後却转了身背向我而坐,慢慢地脱掉脚上的鞋子,似乎是刻意不想看到我。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跪坐在二姊身後,双手搭着二姊的肩膀说:「…姊……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二姊当下停止了动作,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她回答了我:「好……到客厅再说。」

虽然我早已想好该如何开口,但是到了客厅後,看见二姊那冷淡的表情,我又不知所措了起来,一时间,我完全开不了口………

二姊见我没有说话,便先开口说:「怎麽?不是有话要说?」

我双手抓着自己的大腿,支支吾吾的回答:「我…嗯……我那个…」

结果没等我说完,二姊就站了起来对我说:「如果没话说我就回房了。」说完这句话後,二姊快速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关紧房门。

我在沙发上呆了一会儿,然後马上起身奔向二姊房外,用力敲着房门喊道:「姊!你听我说!姊…!」

门内传来很大的叫喊:「我不想听————!你走开!!」

我的心头震了一下,说不上来是难过还是怎样,只觉得有点呼吸困难…就当我想继续喊时,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阿呀,大姊回来了啊!)我咬着下唇想着。

只好离开二姊房门前走去玄关那,只见大姊很开心的喊着:「啊,小处,我回来了!」我没说话,只是笑着脸、挥着手欢迎大姊回家…

到了晚上吃饭时间,我趁着大姊弄晚餐时,藉机去叫二姊吃饭,结果二姊用很冷淡的声音说她不想吃,我在门外,低声喊了一下:「…姊…」我握着拳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叹气,随後便离开房门走去饭厅。

准备要吃晚饭时,我把二姊不想吃的话告诉大姊,而大姊也只是以为二姊生理来的关系吃不下,还预留了一份在冰箱,怕她晚上会饿。晚饭中,大姊还是用那种眼光看我,连桌下的动作也是跟早上一样,此时的我,兴奋不起来,因为心头上还悬着二姊的事,但我的表情也只能故作开心以对,因为我也不想伤了大姊的关心,即使那是不应该有的关心…

晚餐过後,大姊要我洗完澡去她房间,甚至还有点半开玩笑的说要不要一起洗澡,当然我也只能笑着回应…现在的我,除了笑以外,我还能怎样?

为了不错过机会,趁大姊洗澡时,我还敲了二姊的房门几下,请二姊开门听我说,不过二姊始终不给我回应以及机会,敲到最後,我也只能无奈放弃,失落地离开门前。

当天夜晚,我依照约定到了大姊房间,这次我可是穿戴整齐的衣裤,反观大姊,还是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对我投以色情的眼光,我当下板起了一张脸走到床边坐下,而趴在床上的大姊好像有点吓到,便环住我的脖子,用很娇滴的声音问:「你哪里不开心了?嗯?」

我提起大姊的双手,转过头去,用严肃的表情对她说:「姊…我们不能一直这样,感觉好奇怪。你是怎麽了?」

「为什麽?你……讨厌姊姊吗?」大姊歪着脖子回答我。

「我不是讨厌姊姊你,我是对姊姊的行为感到奇怪,虽然我很感谢姊姊你温柔对待我的第一次,但你突如其来的做法,有点让我感到迷惘跟惊讶,难道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吗?我们不可以一直这样,这会让我很不自在…。」我注视着大姊的双眼,很认真地跟她明说。

「那天晚上你不是很爱姊姊的身体吗…怎麽如今又说这些…」大姊咬着嘴唇,带着有点悲伤的表情说。

(我知道那晚是我先出手的,真的情不自禁,但是,我并没有像大姊你这样夸张啊……)我心想着可是却不敢说。

跟着大姊转过身去,两脚抱膝的低头不语,我看着她的身子,心中想着该怎麽接下去才好…

就这样,我俩互相沉默一会儿,大姊就先出声说了:「难道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吗……得到了之後就不要了…」

(啊?甚麽?)有点没听清楚,心想着。

我缓缓移向大姊身旁问说:「姊……你刚刚说甚麽?」只见大姊已经红着眼眶,哭着说:「你们男人都是一样!得到了就想甩掉!」

(哇,这下不好了,我把大姊弄哭了!!)心中慌张地想着办法。

我赶紧搭着大姊肩膀说:「姊…别哭,你怎麽会这样想呢,我没有那个意思啊……你到底怎麽了?姊……?」

只见大姊把脸放在双手上哭了起来,身体还发抖着,我从没见过女人哭,这一幕可让我震撼不小,我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办,只想着先把房门锁好,然後再想办法安慰大姊。

我看大姊已哭成泪人儿,想找面纸替她拭去眼泪,但是床上跟桌上就是没有,只好打开抽屉,就在这时候发现一张照片,一张被撕成剩下一边只剩大姊的照片,另外一边早就被撕成碎片散落在抽屉,我怎麽看,被撕掉的那张都不像我也不像二姊,我回头看了一下大姊,接着又回过头看着抽屉想着,会不会是大姊的男朋友?虽然有听她提起过,但很少谈论到他。

最後,我还是没找到面纸,关上了抽屉走向大姊身旁,我在她身边坐下,用手挽着她,轻声地问着:「…姊…你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大姊抽动着身子,鼻子一吸一缩的抬头看着我,硕大的泪珠,在大姊脸庞上不断落下,我越看越不忍心,用手轻轻地将眼泪抹去,跟着大姊闭起眼睛抱住我哭喊着:「他不要我了!呜…………你姊是个没有人爱的女人!」

啊……此时我的心好痛,好像被甚麽刺了一下,大姊哭喊的鼻音跟发抖的身子让我也好难过,虽然我没有经历过失恋的痛苦,但从大姊难过的言语跟动作来看,这的确是一件很让人感到伤心的事情,更明白到,大姊害怕寂寞、害怕一人孤独的夜晚,更害怕她爱的人离她更远,所以才藉由我爱她的动作中,找寻另一个被爱的感觉…。

那天夜里,我跟大姊甚麽事情也没做,我只是紧紧地抱住她,给她一个没有寂寞、孤独的夜晚,让她在我怀中好好地睡一觉,藉此,我也给了大姊一个许诺,保证不会伤害她、不会再让她哭泣。

这整夜中,我完全没有入睡,脑子里头,都是两个女人的影子,一个需要被爱的大姊,跟一个受到我伤害的二姊,这一下子,我生命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两个女人变得更可贵,这不单是超越了常理的关系,也是更进一步的爱情表现,我对两位姊姊们,不但有着情;还有着比其他人更深的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