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佚名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大屁股妈妈的肥臀秘史 大屁股妈妈的肥臀秘史

    女人是有性欲的,而且性欲比男人还要强的,一旦被激发出来,女人性欲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女人也是善妒的,好斗的,一旦被激起恨意,她们也是会什么都不顾地,用尽各种办法去战胜对手的。女人要小心男人,漂亮的女人更要小心,漂亮的人妻熟妇更是要小心,因为熟妇被男人操了就操了,也不会有什么后患,一个熟妇去告别人强奸的很少,因为这样反而会弄得自己身败名裂。女人也要小心女人,要小心漂亮的女人,特别要小心久经人事的熟女人妇,因为她们往往性欲极强,极具女人的诱惑力,因为她们通常风骚淫荡,勾引男人的本事很厉害,而且有的甚至会反客为主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大屁股妈妈的肥臀秘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大屁股妈妈的肥臀秘史》,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是有性欲的,而且性欲比男人还要强的,一旦被激发出来,女人性欲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女人也是善妒的,好斗的,一旦被激起恨意,她们也是会什么都不顾地,用尽各种办法去战胜对手的。女人要小心男人,漂亮的女人更要小心,漂亮的人妻熟妇更是要小心,因为熟妇被男人操了就操了,也不会有什么后患,一个熟妇去告别人强奸的很少,因为这样反而会弄得自己身败名裂。女人也要小心女人,要小心漂亮的女人,特别要小心久经人事的熟女人妇,因为她们往往性欲极强,极具女人的诱惑力,因为她们通常风骚淫荡,勾引男人的本事很厉害,而且有的甚至会反客为主

《大屁股妈妈的肥臀秘史》 第十一章 两女共处的尴尬生活 免费试读

早上六点,妈妈已经醒了,她躺在床上,侧头看着对面的吴玉莲,恰巧玉莲姨也转头看着她。妈妈回想着昨夜和对手的淫乱比斗,以及她们和我爸的三人行,难过的同时还有着一丝丝的兴奋,她知道自己眼下是赶不走吴玉莲这个骚逼的了,索性就跟她好好比一比,看谁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妈妈看着玉莲,眼中满含着厌恶与妒火,玉莲姨也不甘示弱,恶狠狠地瞪着妈妈。突然妈妈感觉到一股便意,那是酝酿了一夜的清晨屎意,妈妈微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起来,下床简单地穿上衣服。这时她发现吴玉莲也起来了,看着对方和自己不分先后地穿衣出屋,妈妈隐约猜到了什么。

“你起来想干嘛”妈妈终于开口问道。玉莲:“要你管”,“臭婊子,这是我家,我当然要管”,“哼,这是谁家还说不好呢”。我妈生气了,说:“操你妈,你个臭傻逼”,玉莲姨也破口大骂:“妈逼的你骂谁呢,烂货”。两女就这么吵吵着,一路同行都来到了房外的厕所。妈妈甚至都忘了她来的目的,连厕纸都忘拿了。

因为农村上地都要用排泄物做肥料,一般厕所都在门外。昨晚我没睡好,于是今天起的有点早,这时我走到拉尿的地方刚解完,突然听到一阵女人的谩骂声,我一个激灵赶紧提起裤子,躲到了厕所的后面,看到了妈妈和玉莲姨一起走了过来。

我家屋子南面不远的地方,那里就是我家的厕所,是一孔简易厕所。四面用一米多高的泥石墙围着,留出一个窄窄的小门,里面是两块条石架起的蹲位,下面有一个同厕所一般大小的深坑。厕所四周由于石墙的老化,出现了不少的小缝隙,特别是后面一处缝隙很大。我此刻就蹲着,眼睛通过细缝看着厕所里面的光景。心中一阵兴奋和激动。

“骚逼,你给我滚远点,老娘要上厕所”我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你拉屎我还要大便呢,你赶紧给老娘让地方,让我先上”这是玉莲姨的声音。“滚你妈的”,“去你妈的”我听到两人又开始对骂起来。接着透过缝隙,我看到妈妈和玉莲姨拱着屁股,挤进了厕所。我看着妈妈和玉莲姨走进去,忍着汹涌的便意用脚探着找到蹲位,她们分别站在两条石板上,背对着彼此,大屁股撅顶着朝向对方,两女褪下裤子,露出一截白光光的身子,然后蹲了下去。两个白花花的肉臀暴露在空气中,她们的下身丰满但不很肥,白花花的晃人眼睛,很有一种中年妇女的成熟味道。在不是很亮的晨光下,她们雪白的屁股隐约可见,我想那两团白肉必定是她们的屁股无疑了。

只见四片又肥又嫩的屁股蛋中间各有一条暗色的沟,那是妈妈和玉莲姨的屁股沟吧,为了看得仔细些,我的脸贴得更近,但还是看不清楚,只看到她们俩屁股中间都是黑黑的。两人翘起着圆圆白白的屁股,正蹲在地上小便。我听到两股细微的排尿声,只见一股金黄色的水流从妈妈身下射了出来,玉莲姨的下体也射出一股透亮的黄尿,滴哩嗒啦地冲击在地上,两股骚尿混合在一起,汇成了一个小水塘,然后顺着坑慢慢朝下流了过来,上面还漂着一些泡沫。

听着两股哗哗的水声,妈妈的脸羞得通红,骂道:“骚死了你个母狗,真是人骚尿也骚”,玉莲姨也臊着张红脸,回击着说:“你不骚尿味这么大,真骚”。妈妈和玉莲姨身下的水流终于慢慢变细,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了。这时我看到妈妈那个白屁股正努力地撅着挤出一根屎来。我以为妈妈马上就要起身了,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妈妈站起来。同时玉莲婶子的屁眼里一边也有深褐色的大便被慢慢地挤出来。

忽然我听到“噗”的一声响,原来妈妈放了一个屁,只见妈妈的屁股沟中间有一个深色的小孔正在一张一缩,我兴奋得简直快晕过去了,“啊你这头母猪,放屁这么臭”我听到玉莲姨得意地大叫到。“就臭怎么了,看老娘的臭屁熏不死你”妈妈满面通红地喝道,听到妈妈说出这么羞耻的话,玉莲的脸也涨红了,“布”玉莲姨也没忍住放了个响屁,屁眼一缩一吐,一个臭屁就打了出来。妈妈见状也趁机讥笑着对手。

可能有人会觉得女人拉屎有什么好看的但它却使我很激动,特别是两个成熟的女人一起大便的时候。妈妈和玉莲婶子半蹲着,她们屁股高高的撅起,在我眼前她们两个肥白的屁股都是那么的巨大,两颗母性肥熟的大屁股就好像在竞争比拼谁更大一样。从我的角度看,妈妈那宽大、肥厚的臀部真像大肥猪的后坐臀,玉莲姨肥白撅起的大屁股也像个肥母猪的坐臀,两个美丽的大肥屁股向上翘着,微微颤动。两人都有一百二三十斤重,长时间的蹲立让她们的腿都已经发麻了,两道高大肥美的身影有些晃悠,肥厚的肉体颤抖着。

两女的屁眼还往外翻,蠕动着的肛门看上去特别淫秽。妈妈和玉莲姨开始“噗噗”的放起臭屁来,妈妈竟要在我面前屙屎了,还是和另一个女人一起拉我已经闻到了妈妈和玉莲婶子放的屁的味道,尽管那明显是一种臭味,终于,一段褐色的物体从妈妈的屁眼里慢慢挤了出来,我听到妈妈嘴里发出“噢噢”的声音,那段褐色的大便带着优美的弧度在妈妈体外变得越来越长,终于它在空中断成了两截。

玉莲姨也拉屎了,深褐色的大便从她的屁眼里出来,拉的长长的一条,吊在半空中。玉莲姨稍稍抖了抖身子,把大便排到粪坑里。在厕所外的我突然闻到两股味道不相上下的恶臭,那是她们拉臭屎的屎味。我已经完全陶醉在那越来越浓烈的气味中了。她们那几截掉在地上的大便似乎还在冒着热气,“好臭呀,妈妈的屎好臭玉莲姨的屎也是”我此刻竟然抑制不住地想冲上去亲吻妈妈还有玉莲婶的屁眼。

她们的菊花口还来不及关起来,呈现一个不小的黑洞,看上去真是淫荡啊结束后,妈妈正要擦屁股上的屎,突然她发现自己没有带卫生纸,在来厕所的时候光顾着和吴玉莲吵架,把这事给忘了。妈妈只得尴尬地对吴玉莲说:“给我点纸”,玉莲姨此时一听,也慌了,她也没有带纸,两人又开始互相指责,大骂起来。最后她俩只好没擦屁股就穿好了裤子,她们屁股洞口的皮肉皱褶还残留着自己的粪便

看着妈妈和玉莲姨走了,我才从后面溜出来,心情兴奋地偷偷回到自己的屋里。经此,我更加迷恋起妈妈的屁股,心中幻想着妈妈用她的大屁股和别的女人斗臀,进行各式各样的屁股大战。

这边,妈妈回到房间,和玉莲一起找到了草纸,然后看房间里没人,就直接脱下裤子,当着对方的面擦拭着自己的肛门。两女撅着肉感的臀部,鼓着屁眼儿,拿纸擦着自己的屁股。一会,两女把废纸扔到地上,视线又交织在一起,她们的屁眼都鼓了出来点,要不然不好擦干净。此刻看着对手屁眼收缩的动作,对方黑色的大屁眼子看得自己一阵恶心,妈妈和玉莲姨脸上都是一副难看的表情。

“骚逼,一大早上就撅屁股想勾男人了真骚”玉莲姨忍不住内心的恶意,先开口辱骂起母亲。

妈妈一听,也冷笑着说:“你呢,难道不骚不想勾引男人你脱得光光的,屁眼一缩一缩的也撅这儿干吗”

这时,已经醒了的爸爸刚从厕所回来,就看到他两个女人正光着大屁股,互相侮辱着对方。“你俩干啥呢还不赶紧穿上裤子去做饭,都几点了”爸爸说到。两女看见我爸回来了,也只好作罢,提起裤子,怒瞪着对方,一起去了厨房。

一个屋檐下突然有了两个互看不顺眼的成熟女人,日子注定是消停不了的。不光是她们大便的时间相近,小便也会经常撞到一起。特别是妈妈和玉莲姨都有起夜的习惯,夜里被尿憋醒的妈妈起身拿起炕沿下的尿盆,和起夜的玉莲姨一同褪去身上仅有的裤衩,她们的裤衩底部全湿透了,两女蹲在一起,把大屁股对顶着,她们那两个肥硕的大白腚蹲就在尿盆嗤嗤地撒起了尿,妈妈和玉莲姨的尿声都很大,也能尿很久。经常会吵醒爸爸。她们尿完了,屁股离开尿盆,跪在了炕上,撅起大白腚,黑色的腚沟子一下子展现出来,她们用裤衩擦了擦大肥屄上的尿液,就会把裤衩一起都扔到了洗衣盆里。等第二天早上醒来,她们的内裤就会粘在一起,上面的尿渍和白带渍彼此沾连,变干。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们俩的月事几乎是同一天开始,同一天干净。当她们排卵期都来的时候,妈妈和玉莲姨就会疯狂地缠着我爸,同时发情的她们因为对手的缘故性欲往往还得不到满足,两个骚女就经常用彼此的肉体泄欲,比拼屁股,磨镜斗奶,互相手淫,给对手口交,甚至有的时候还会用黄瓜之类的互插骚逼和屁眼。

两女的性爱比斗虽然多是平手,但两女也各有输赢过。输的一方不必说,只能看着对手和我爸肏逼,还要扫地做饭伺候胜者。不过家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两女一起做的。

日常妈妈脱下的内裤,通常和玉莲姨的内裤放在一起,隔日两女一同再洗。我时常看到她们放内裤的盆里总是有两条甚至更多的内裤缠在一起,她们脱下的内裤都挺脏的,污渍粘在一块,粘带着几根曲长的阴毛,上面的乳黄色黏稠分泌物可能已经干涩,把两件内裤黏成一体。内裤上浅褐色的阴户状斑块带着两股不一样却同样强烈的臊臭味,有些还参杂着一点淡淡的粪便味。甚至有时候她们染血的月经带子也放在一起,她俩的月经带都是花布,看上去难分彼此。她们的奶罩也是放在一块的,我有时偷偷看她们的乳罩,在她们乳罩内侧的顶部,时常都会有一些淡淡的印记,我想可能是她俩乳头分泌的吧。

随着时间流逝,两女之间频繁的比斗和亲密的接触让她们心中对彼此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虽然两人还是很讨厌对方,但妈妈和玉莲姨的关系不再像开始的时候那样剑拔弩张了,妈妈现在不太想赶走玉莲姨,反倒有一点希望对方能一直和自己这样住在一块,吃喝拉撒,排泄做爱都搅成一团,这么一直斗下去。玉莲姨也从和我妈的肉体较量中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刺激,和我妈打斗争宠,争抢男人让这个本就风骚的女人更加的淫荡。

一个白天,爸爸和我都不在家。妈妈和玉莲姨坐在炕上,屁股挨在一起,不时拱挤着对方的肥臀,手也不老实地在对手的腰上屁股上乱摸乱捏。两人的下半身骨架大,她俩的腰是粗了点,加上不多的肚腩组成的丰腴的腰身,随着夸张的曲线下是一个将保暖裤撑的浑圆的两瓣肥臀,一切都是那样的诱惑。两条保暖裤紧紧将臀部包住,在后面显出了两道性感的内裤痕。

感受着彼此屁股的肉感和丰满,妈妈和玉莲姨都情动了,也是,如此肥硕的屁股就是对作为同性的女人也是有着极强的吸引力的。摸着妈妈的淫臀,玉莲姨突然用手拍了拍妈妈肥滚滚的肉臀,拍打起一阵妖冶的臀浪。她淫笑着说到:“好柔软的大屁股,又肥又骚,怎么摸都摸不够呢。”,妈妈看着玉莲这副淫荡骚浪的姿态,抚弄着吴玉莲骚屁股的手不自主地加力了,也发骚地浪叫到:“你的大屁股也好棒,像大磨盘一样肥,一样大。”,同时还不断地举手打玉莲的两边肥臀。

玉莲姨感受着屁股传来的痛痒,开始狠狠揉捏着母亲肥美得过分丰满的臀肉,捏成各种形状,指关节有意无意摩擦着菊花,虽然隔着衣服,但保暖裤很贴身,还是惹得妈妈的屁眼一缩一放。妈妈小声呻吟了一下,双手亦同时大力拧玉莲姨的臀肉,一把揉搓着她肥白的大屁股。她们的手向下伸到对方热润的屁股,摸摸她的丰满的臀肉,或着绕过对方有力的丰腰,伸进内裤去摸着她肚皮下的阴毛,感受一下女人下半身的淫荡。

受到这种刺激,两女都兴奋地发抖,她俩屁股上的肥肉颤动着,硕大的乳房前后摆动。此时两人再也克制不住,亲密地搂抱在一起亲吻,吃着对方口水,胸前那对相差无几的大乳诱惑地贴在一起挤压。

一番摸乳揉臀之后,两人都湿了,保暖裤上都能看得两块湿斑。在床褥上,两颗肥熟的大屁股贴在一起坐着躁动不安,丰满粗大的大腿一开一合的更频繁了,两个大屁股不安分的扭来扭去,一起把褥子压出了一个又一个又圆又大的深坑。终于,妈妈和玉莲姨暂时分开了身子,飞快地把衣服脱下,把自己全身赤裸地跪撅裸呈出来。

她们露出女人肥肥白白的大屁股,撅着肥嘟嘟的大屁股趴在炕上,不自觉地扭动着腰肢,两女浑圆肥腻的大屁股,都扭出了阵阵臀浪。她们扭着大屁股互相靠近,然后错过身子,直到自己的脸来到了对方的屁股处。看着对手的大肥屁股,妈妈和玉莲姨屁股和腰肢都款款扭动起来。

“骚货,扭得这么欢,屁股发痒了吧,看我怎么打你淫荡的大屁股。”说着妈妈扶住玉莲的大白屁股,让玉莲雪白的屁股撅起来朝着天,那两团雪腻丰软的臀肉,在日光下熠熠生辉,光溜溜,颤巍巍,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淫靡味道,那是来自骚穴的淫液和来自屁眼的淫臭综合的味道。妈妈使劲的抓起玉莲姨两瓣肥大的屁股肉,然后像两边扒开把她深深的屁眼露出来,在凑近屁眼之时,一股熟悉的,淫靡的,恶臭的味道冲入了妈妈的鼻腔,她然后把食指使劲插到玉莲深深的屁眼里,同时用力掌击着她的肥臀,打得上面一片红印,受到疼痛的刺激,玉莲不住地呻吟着,还不由自主地不停夹紧着肌肉。

妈妈的手指刚刚插入玉莲姨深深的屁眼,玉莲肥厚的臀肉就把妈妈的手指完全包在她屁股里面了。妈妈的手指轻轻触动着对手的菊花蕾,玉莲姨的屁眼就条件反射一样的紧皱起来,随之而来的她肥大圆润的大屁股也使劲向后撅着。妈妈紧紧搂着已经起性的玉莲婶子,一只手扶着她赤裸的下身,玩弄拍打着她雪白肥大的屁股,另一只手插到她深深的屁眼里抠弄着。然后妈妈干脆心一狠,原本扶住屁股的手从后面绕过玉莲姨的屁股,对准肛门的位置深深的插了进去,两根手指“噗滋噗滋”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因为屁眼的刺激大力扭动着自己的大肥屁股的玉莲姨此刻也看到了妈妈的穴口,已经是湿淋淋的,连带着那屁眼,似乎都湿润了一点,感受到对手视奸的妈妈的大屁眼,还娇羞的一吐一缩呢。“骚货,母猪,看你的大白屁股,还有你的骚屁眼儿,真是欠打,我今天打烂你这个淫荡的屁股。”玉莲姨狠狠说着,大大巴掌也向妈妈的雪白屁股落下去,“啪,啪”,玉莲姨的手掌挺有劲,落在妈妈粉嫩的屁股肉干脆有声,妈妈杏眼含情,满靥羞红,屁股上每挨一下,喉咙里就发出淫靡绵长的呻吟。

妈妈下身的淫水此时已经分泌了一股,玉莲姨见状手指沾起一些淫液,然后猛的扒开妈妈的屁股瓣,露出里面藏在屁股深处的那个黑乎乎的屁眼儿来。玉莲姨看到了妈妈屁眼旁边的一圈浓密的肛毛,同时闻到一股浓烈的女体臭味。玉莲得意的笑着,然后毫不留情的就把手指插了进去,在我妈妈的屁眼里肆无忌惮的勾刮挑弄。妈妈已经忍不住都要哭叫起来,可是屁眼却仿佛渐渐动了情一般,紧紧的吸着玉莲姨的手指,还一唆一唆,好像在吸吮对方手指上的液体呢。

看着我妈妈屁眼淫荡的样子,玉莲兴奋地大叫着,“打打,打死你个母狗,惩罚你,骚熟的屁股,你的烂屁股根本比不过我,永强是我的,是我的。”玉莲姨抡起巴掌,更往下打,越来越狠,毫不留情。妈妈的娇吟也越来越浪荡,不一会儿,妈妈原本雪白的屁股蛋儿就变得微红了,再过一会儿,就彻底通红了。

被对手侮辱拍打屁股的妈妈也并没有被动挨打,“我比不上你放屁,你这条骚货,你就是一条被我玩坏屁股的母狗,在这里装什么。”,玉莲姨刚才的话让妈妈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愤怒,妈妈这样骂着的时候,她的面容因为邪恶的激情而变得有点扭曲。平日里在我面前温婉柔顺的表情,此时却再也见不到半点影子了。接着妈妈使劲将右手两根手指头插在了玉莲姨的屁眼里,用力的搅动,左手还不停的用力打着她的屁股,让玉莲姨在她的身下痛苦地惨叫几声。

“顾秀萍,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你这个屁股朝天的母狗。”吴玉莲说着,一巴掌扇在了妈妈的屁股上,“啊”一下,两下,三下,妈妈的雪白的大屁股已被玉莲姨打的红肿。“操你妈,你个母狗,打,打死你”感受着剧烈的疼痛,妈妈开始拼命地用手掌抽打玉莲姨的屁股,把她的雪白的臀肉再次抽得通红。

两人一边狠狠的拍打着对手那极具肉感的臀肉,另一边自己却被对方打得有点受不了了。她们竟然被对手打得同时潮喷了高潮的滋味让她们感觉自己升了天一样,自己的肉屄慢慢流出大量浓白的精液,流向了肉屄下面的腚眼,因为高潮的缘故,腚眼一吸一张,把少许的精液吸了进去。

两女活像堆烂泥般软塌在床,侧躺着,她们都是脸冲着对手的屁股,看着面前的圆大肥臀,她们的屁股上仍是一大块青淤,两女的股间毛都蛮多的,有点黝黑。玉莲姨看着眼前妈妈的屁股,突然用力扳着妈妈的屁股,将妈妈那精液汪汪的阴道展现出来。发现自己下体被对手掰开,妈妈竟然莫名有了一丝屁意,妈妈也立刻用双手扳开玉莲姨的两片雪白的大屁股,突然妈妈心中一动,竟然把自己的屁股压到了玉莲姨的脸上

面前山一般的巨臀突然向自己坐来,玉莲姨有些措不及防,高潮后的她神智还不算太清醒,脸前一股女人下体的腥臊味袭来,玉莲的双手反更抱紧妈妈雪白的屁股,以拇指缓慢拨开那股间的缝隙。她把脸靠近妈妈略张的屁眼,深深地嗅闻着那股有点臭臭的屁屎味。妈妈此时也不是很清醒,她快速淫荡地扭动着屁股,让屁股间的浓黑阴毛和玉莲姨的脸靠在一起磨擦着,还一连放了几个臭屁在吴玉莲脸上。

一股热腾腾臭哄哄的气味直冲吴玉莲的鼻子里面,闻到妈妈肠子里的恶臭,玉莲姨一阵作呕,心中满是恶念,她一发狠也把大屁股坐向了母亲,同时收紧腹部,想要挤出几个屁来。玉莲姨肥大丰腴的屁股泰山压顶般地朝妈妈的脸坐去,还带着一股劲风,妈妈只觉对手股间黑黑的,阴道处涂满了白色透明的粘液,还有着一股子浓重的女性生殖器的骚臭味。这味道让妈妈有些失神,只见她把脸深深的陷入玉莲姨那诱人又肥又大的肥屁股里吮吸一遍。接着她看向肛门,往那里吐了一口吐沫进行湿润,然后把阴唇处的粘液抹过来,用手抠了进去。

感受着强烈的刺激,玉莲呻吟着缓慢旋动着又肥又大的屁股迎合着妈妈手指的冲击,杂乱的臀间阴毛摩擦着妈妈的脸庞,同时她肚子里一阵鼓胀,“噗噗噗”终于把屁放了出来。玉莲姨的屁臭味熏得妈妈一阵眩晕。

吸入了对手的废气,闻着对手的体臭,两女都不太清醒了,两堆肉缠绕在一起,她们一会儿用大屁股煽动拍击着对手的大脸,一会又把有弹性的屁股压着彼此的脸,然后硕大的屁股大幅度地扭摆,摩擦着对方的口鼻。

很快,她们都出水了,两人成69式,抱住对方雪白粘腻的大白屁股,下体“噗噗”渗出白浆沾满了彼此的脸颊,她们的脸深深地埋在对手沾满白浆阴精的屁股沟里,她们的屁沟都是臭烘烘的,感受着强烈刺激的两人更加拼命地将大屁股拍打在对方的脸上,掀起一阵阵臀浪,灼热的熟女阴精顺着舌头灌入彼此的口中。良久,她们才分开,脸离开了对手的屁股。两女慢慢坐了起来,她们脸上满是对手排出的白浆,嘴里都是一股腥涩的气味,妈妈和玉莲姨看着彼此,突然一把抱住了对手,嘴巴互吻着对手,她俩的巨乳顶撞在一起大肚子也紧贴着厮磨,她们在厮扯扭打着对方的肉体,撕咬吞噬着对方的嘴唇,妈妈和玉莲姨的乳房就像是粘在一起一样,相互挤掀揉压

玉莲姨正和我妈磨着奶子,不想妈妈她肥臀突然猛地一顶,她俩肚子都很大,这猛一顶,玉莲姨只觉肚子一疼,吴玉莲不服也咬牙回顶,妈妈也猛地再顶,啪啪她们俩目光怒视,大肚子再次狠狠地碰撞在一起,你撞开我我又顶过去

两人撞得腿都发软了,她们又躺倒在炕上,妈妈不断挺动着肥臀,和玉莲姨撞击着肚腩,两女腹部肥凸的赘肉互相交错陷入在对手的小肚子里。她们下腹的阴毛也摩擦着,两个熟妇开始搂抱住对方在炕上打滚,进行激烈的肉搏,妈妈那丰润的大屁股和玉莲姨那挺翘圆润的肥臀在不停上下变换着位置,两个美妇臀峰上对手的手深深地陷在自己的臀肉里,看起来很是妖娆性感。

两个女人小腹不停地抖动着,肥臀也不停地上下颠动,肚皮和丰臀接触时发出“啪啪”声。两女屁股上的肌肉在用力绷紧,双腿很用力地加劲。过了一会,两人的屁股居然上抬,贴合在了一起,然后她们的上身竟然趴在了炕上,把那两个丰盈肥美的屁股翘起,顶着对方的屁股,妈妈和玉莲姨的屁股如小山一样隆起,肥大丰硕,肉嘟嘟的充满诱惑。

她们像母狗似的跪趴在床上,好半天才恢复清明的两女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屁股高高撅起的羞人姿势,屁股不由自主的画起了圆圈,她们肥美的巨臀上富有弹性的臀肉互相糅合着,妈妈抖动着自己那对跟着玉莲姨一起挣扎晃颤着的雪白大奶,清晰地感受着吴玉莲肥臀的弹性和柔软,体验着性敌那浑圆肉臀的光滑和温热。

两个大磨盘肥臀开始急速旋转着,研磨着,大屁股一拱一拱似乎想把对方拱趴下去,顶的两个人兹兹吸气,从尾椎骨一直爽到心,剧烈的臀交摩擦甚至让两女一同小小丢了一次,但她俩仍扭个没完。两个艳女放肆的用硕大肥臀朝后面使劲乱拱,然后被一股同样粗暴的力量弹回来,白皙臀肉那惊人的弹性让它变成了各种形状,被随意撞扁揉圆。

但这样似乎还不足让两位性熟村妇发泄够自己的性欲,妈妈和玉莲姨不一会又撞起了屁股,掀起了一阵阵巨大的臀浪。男人的肏弄固然大力,可这熟女的巨臀发力起来,也是不容小觑的。两个大屁股互相叠着,正在互相拍击着“啪啪啪啪”,撞得两个极品肥臀啪啪作响,臀浪荡漾,直把两个白嫩大肥腚生生撞成粉红色,丰满雪白的大屁股不停地痉挛颤抖着。

妈妈高高的耸起雪白圆圆的大屁股,和玉莲姨的肥臀狠命地撞击起来。柔软弹性的屁股肉一下一下在对方同样的部位上拍打,随着屁股的升腾,似乎屁股上的肥肉也乱颤起来。终于两女又一次高潮了,她们淫荡的肥屁股无力地分开,彼此的淫液给对手的屁股裹上了一层白膜,丰满的大屁股上被涂满了彼此的骚水,屁股腿跟沾满着汗珠,顺着大腿流下。

妈妈和玉莲姨都脱力了,她们都不想起来,就这样躺在床上睡着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回到了家,见家里没有声音,往常回家时我总是能听到妈妈和玉莲姨的对骂声的,我疑惑地走进爸妈的屋,看到了这一幕令我难以忘记的画面。妈妈和玉莲姨全身光溜溜的,身上还有着或透明或白色的液体,房间内一股浓浓的骚逼味,她们肥嫩圆熟的母性大屁股靠在一块。看着这两个浑身赤裸、身上还沾满无数恶臭粘液的女人,我下体竟然硬了看到妈妈和玉莲婶还没有清洗的阴部,看着那两团黏在一起的阴毛,我心里不住地意淫着妈妈和玉莲姨大战的情景。看着时候不早了,我偷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这以后,我经常留意家里的情况,想亲眼看一次妈妈是怎么和玉莲姨打架。记得一次学校提前半天放学,在我回家的时候,在爸妈房间外的窗户处终于第一次看到了妈妈和玉莲姨的变态性战。当时一个肥白的女体正好背对着窗户,肥美圆厚异常宽大的大屁股就在我面前扭来扭去,这种诱惑实在难以容忍,而她的前面同样是一个丰满的肉体,两人皆是全裸,我根本分辨不出来谁是妈妈,谁是玉莲婶子。我看到后面的女人正一脸扎进前面女人的硕大极品肥臀上,手控制着前面女人的肥屁股,把整个脸都埋进对方大腚沟里。

我看到后面的女人疯狂的把肥厚长满舌苔的舌头在不着边际几乎把头能埋进去的她前面女子的大腚上到处乱啃乱舔乱吸,在洁白光滑的圆大磨盘上留下了自己肮脏的口水。接着又卷起舌头捅进了那个一开一合的黑色菊花里,惹得她面前的肉山抖个不停。后面女人的舌头疯狂在前面女子肥美的屁眼里搅动着,我想那恶臭的味道一定很刺激,她两手也不闲着,在身前的两瓣大肥腚上使劲揉搓,挤压,转着圈各种方向揉着那个女人的舌头是如此的灵活,舔到了各个方向角落,与前面的女人菊门的强大挤压力较上了劲,无视她肉山臀峰的剧烈震动,在前面女人一阵阵母兽低吼般的呻吟喘息里不断施压,不断吸允,发出无比下流的响声。

看着面前撅着巨臀的健美高大女人,身后的熟女紧紧捏着前面肉女丰厚肥腻的臀肉,用双手抓着对方那温软、肥硕的大屁股,把头深深埋在她的两腿之间,伸着舌头舔起了前面女子多毛的屁眼。只见后面女人忘情地伸出舌头,舔弄着对方那汗臭逼人的屁眼,轻咬着一根根黑色粗壮的肛毛。此时对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已经张开一指宽的缝隙,两片肥大的小阴唇翻张出来,露在大阴唇外面,也露出了里面暗红色的湿漉漉的粘膜和那个略显宽大的深遂的阴道,阴道上方那颗肥大阴蒂也撑开了包皮的束缚露出头来,夸张的挺立着,淫水正源源不断地从阴道中流出。

我看到后面的熟妇后来伸出舌头在那道肉缝中的粘膜上来来回回地又舔又刮,仔细地吸食着那里面汨汨流出的腥臊刺鼻的淫水,大口大口地吞落肚中。吃饱了对方的骚水,她又含住了对方那两片胀起了的小阴唇又吸又舔,还不时的向外拼命地拉起,使那两片原本肥厚的小阴唇变得又薄又长,直至它们半点也无法再伸长,然后放开一片,集中全力攻击另一片,然后再换一片,更不时地用牙轻轻地咬啮,再咬住左右扯动。

接着她先是在阴道口和那个带着浓浓骚味的尿道口细细地舔弄、吮吸,淫水秽物吸入时口中还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再竭尽全力地伸长舌头到阴道里又刮又舔、翻转搅动,搞得前面的女人更是淫水长流,浑身骚浪欲狂。

此刻占据主动的女子正吐咽着身前对手那腥臊的阴津,动作有些放缓。这时我看到前面的女人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摆脱了后面女人的控制,转过身子,原来前面的人是玉莲婶子,那么后面的就是妈妈了。我看到玉莲姨猛地制住我妈妈,把母亲的身体翻转过去,拉起母亲的大屁股,让母亲跪伏在床上,白生生、丰满、肥大的屁股高高翘起,两腿大张,被又黑又乱的阴毛环绕、包围着的,褶皱层层的黑屁眼和大张着的黑红阴户,全都尽情地暴露出来。

玉莲姨的手在母亲的乳房上抓揉了一阵,随即转移到母亲那个硕大、肥白的大屁股上又揉又捏,还用手指在母亲的那道深深的屁股沟里划来划去。每当她手指划过母亲的那个褶皱环绕的黑屁眼时,母亲的身体就会发出一阵轻抖,两瓣肥大的屁股蛋子向中间收缩、夹紧,屁眼也会紧紧向里面缩去,同时,嘴里也会发出更美妙的呻吟声。

我看到玉莲姨的左手在妈妈的大肥屁股上又抓又捏,用右手的中指在母亲的黑屁眼上揉了一会儿,觉得母亲的屁眼渐渐松弛,便把中指插入母亲的屁眼里面,在母亲温热的直肠里抽插、抠弄,不停地搅动了起来。刚才舔弄玉莲姨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兴奋了,而现在屁眼又被对手的手指百般抠挖,妈妈的骚屄中不断地涌出淫水。

然后玉莲姨又用左手耍弄起母亲两团软绵绵的大乳房,用力地揉搓抓捏,右手的手指仍然插进母亲的屁眼,看样子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玉莲姨把妈妈的屁股高高翘起来,把妈妈的屁股掰开,忍着妈妈下体的恶臭和尿骚味,舌头使劲的舔妈妈的屁眼,将有力的舌头挤进了妈妈已经被操过多次的松弛屁眼,品尝着那让她心醉的肠道气味,还不时地往里面吹气。妈妈“嗷嗷”乱叫了一通,屁股也跟着乱扭起来。接着她又把唾沫吐到妈妈的屁眼里,又舔了几下,然后骂着妈妈:“我肏死你我肏死你这骚蹄子我肏烂你这骚屁眼”

似乎是被玉莲姨所激怒,妈妈突然卯足了劲,把玉莲姨掀了开,然后一把抱住玉莲姨的大屁股,分开玉莲婶子又肥又白的大屁股,再一次把右手中指插入到玉莲姨的黑屁眼里抽插起来,同时大叫道:“我要操死你的脏屁眼插暴你的肛门”。玉莲姨一时有些愣神,但她马上回过神来,身子也向前伸到妈妈的屁股处,然后与我妈反方向躺着,和母亲成69式侧卧着,她先在母亲软绵绵的松弛大乳房和硬挺凸起的大奶头上肆意地玩弄了一阵,然后左手两根手指塞在妈妈的屁眼里,也使劲的扣起来。

同时,妈妈一边舔着吴玉莲的老骚屄,一边用手指在玉莲姨的黑屁眼慢慢抽插,等到玉莲婶子的屁眼口松弛起来,然后妈妈把食指也插入到吴玉莲的屁眼一齐出入抽送。妈妈感觉到吴玉莲的大肠壁肉将她手指紧紧包覆,还不断蠕动,同时自己的大肠壁被对手抽插地也开始大肆蠕动起来,一圈圈包覆围束的肛肉将对手的手指包紧,在玉莲姨抽动手指的过程中,自己像排便那般舒爽。妈妈不禁大叫到:“啊啊胀死了屁眼要胀死了啊啊要拉出来了啊啊”

老骚屄和老屁眼这样不停地被搞,玉莲姨渐渐又再兴奋起来,尤其是在搞到最后妈妈把三只手指都捅入她的屁眼时,玉莲姨的兴奋到了极点,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忍无可忍的淫声浪语:“啊啊屁眼要裂了不行了啊啊我要啊要拉出来了啊啊”

两女被彼此弄得淫兴大发,嘴里一个劲的叫,她们在嘴里不停的大声叫着,声音之大使得我也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

玉莲婶子见母亲的屁眼渐渐松弛,下体也流出大量的淫水,她把手指猛的从妈妈的屁眼里抽出,拔出来时手指上还黐满黄屎和发出强烈的臭味,大量粘稠白色的精液缓缓从母亲的阴道流了出来,同时与屁眼泄出的稀粪黄白相间,把肥屁股沾染得五颜六色。她将手上的屎全部都抹在了母亲的大白奶子的侧面上,弄得母亲羞惭不已。

妈妈忍不住嗔骂道:“死贱逼,恶心死了,就喜欢操老娘的屁眼,老娘的臭屎都被你给操出来了你怎么不吃了我的屎”

这时玉莲姨的屁眼也松了好多,由于肠液,唾液和手指的缘故,玉莲姨肛肠里的大便已经变稀了,慢慢的从妈妈手指的周围渗了出来。妈妈又恶心又兴奋,便把舌头从玉莲姨的屄里面移出,手指也从对方的屁眼里拔出来。随着深入玉莲阴道舌头的抽出,灌满了吴玉莲阴道和子宫的淫水,混和着母亲的口水从黑红色的洞口射出,而三根手指的抽出,稀屎也一下子喷了出来,妈妈的手上糊满了稀屎,玉莲婶子的屁眼更脏了,周围全部都是褐色的大便,有些都流到了她的屄上,“啊啊屎巴巴啊屎巴巴要拉出来了啊啊”,玉莲姨大口的喘着气,嘴里大声呻吟道。

随着她们大便被对手的手指带出,两人尿道口的肌肉也渐渐开始失去控制,竟然被操得小便失禁了,大量的尿水不停地喷涌出来,弄得两个人的上身和大半个床铺都湿漉漉的。两女这时再没有了一点力气,无力再进行激烈的性斗,只好分开身子,躺在肮脏的炕上。妈妈和玉莲姨那两张娇艳的脸蛋上已经全是尿液和淫水,散发出阵阵的骚臭。两颗已沾满两女污物的肥臀散发着熏天臭气,两女有些合不拢的屁眼内,都缓缓回流出一股屎黄色的液体。房间里满是她们排泄物的恶臭。

妈妈看见自己手上粘满了吴玉莲恶心的大便,又脏又臭的,也报复似的把手放在对手的大奶子上,把屎涂在上面。两个女人都满含恶意地死盯着对方,被对手指奸屁眼儿到失禁脱粪,让两女都感觉自己的菊花好像被几十个男人操过一样,她们看到对方身上的排泄物,都觉得一阵恶心,彼此的粪门处糊满粪便,极是难闻,看着就感觉到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她们觉得屁眼都火辣辣的受不了。

感到无比愤怒的妈妈恶意地辱骂着玉莲姨:“你是吃大粪长大的吗真你妈能拉,”玉莲婶子也立即回骂到:“你才是吃屎长大的,你就是个粪球。”

我见一时间两人只是彼此辱骂着,没有别的举动,赶紧悄悄溜了出去,缓解着下身的胀痛,同时防止自己偷窥被人发现。当我以平时的时间回家的时候,我发现妈妈房间里的床褥已经换了,但房间里隐隐还有一点屎臭味,妈妈和玉莲姨若无其事地准备着饭,不过我注意到她们的大屁股在做饭时死死地对挤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