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乌蒙小燕的小说 作者乌蒙小燕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会坏的,轻点 会坏的,轻点

    还好因爲实在太挤了,大家又急着要去上班、上学,并没有心思管别人,所以没有发现他们这里有人正被色狼非礼……  可是他的放心还太早,因爲裤子里的两只手越来越过火,前面抓着他命根子的手竟移动起来,大胆地在衆人眼皮子底下套弄他的肉棒。而後面的手则熟练地一直往下探索,到适当的位置就隔着薄薄的内裤用力伸进他的股缝里,寻找他的後穴……

    乌蒙小燕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会坏的,轻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会坏的,轻点》,是作者乌蒙小燕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还好因爲实在太挤了,大家又急着要去上班、上学,并没有心思管别人,所以没有发现他们这里有人正被色狼非礼……  可是他的放心还太早,因爲裤子里的两只手越来越过火,前面抓着他命根子的手竟移动起来,大胆地在衆人眼皮子底下套弄他的肉棒。而後面的手则熟练地一直往下探索,到适当的位置就隔着薄薄的内裤用力伸进他的股缝里,寻找他的後穴……

《会坏的,轻点》 60 免费试读

严小小离开咖啡厅後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坐车前往邵氏兄弟家,快晚上了他们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他怕在电话里和情人们说不清楚,还是亲自去找他们面谈比较好,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答应和自己组团。

经过花店时严小小让计程车停下,下车买了一束新鲜漂亮的百合,又在花店旁边的水果店买了一篮水果。空着手去情人们家有些不好意思,上次他受伤邵叔叔帮他治疗,他还没有好好谢过邵叔叔,就送这些花和水果向他道谢吧……

严小小到了邵家发现门竟然是开着的,他很自然地直接走了进去,刚进门就听到怪异的机械声和响亮的拍打声,同时还有一道可怜却诱人的啜泣呻吟声……

严小小微微挑眉,马上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他不自觉地把脚步声放得很轻很轻,直觉告诉他里面肯定在做什麽见不得人的「坏事」……

当看到客厅里色情淫乱的一幕时,乌黑漂亮的杏眸顿时瞪得大大的,他怎麽也想不到会看到如此劲爆淫乱的场面……

里面确实是在做见不得人的「坏事」,而且是色得不行的「坏事」,只见华丽巨大的黑色餐桌上绑着一具浑身赤裸、雪白丰满,令人狂喷鼻血的火辣娇躯。

被绑着的是个很美的东方人,而那张脸正是严小小熟悉的,情人们的爸爸。邵叔叔真的是个双性人,他有一对比外国妞还巨大像木瓜一样的豪乳,同时小腹下又有一根十分漂亮的肉棒,高高耸立的肉棒顶端竟然点着一根很细很细的红色蜡烛,红色的蜡油不断滴在娇嫩脆弱的龟头和阴茎上,让邵叔叔痛得啜泣哀嚎……

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後面,邵爸爸两条修长的美腿被分别绑在餐桌的两条桌脚上,让他的下体门户大开,使严小小可以清楚地看到像自己一样,只是比自己大些的花穴里插着一根巨大的黑色电动按摩棒……

黑色的巨兽在狭小美丽的红色肉洞里凶狠地转动,激得神秘的肉洞一直流出白色的蜜汁,流得整个下体都是,有的流到了最下面的菊穴上。和花穴同样美丽迷人的菊穴,也插着一根很大很粗吓死人的黑色电动按摩棒,上面还有很多可怕的小凸起。菊穴也被按摩棒操得狂流淫水,白色的汁液在黑色的餐桌上形成一个小水洼,强烈刺激着人的感官……

刚才严小小听到的怪异机械声,应该是按摩棒转动的声音,邵叔叔明显被两根电动按摩棒干得很爽,艳如桃李的玉顔上布满了愉悦的表情,但漂亮的眉头却因爲阴茎上的蜡烛而痛得皱紧,要同时承受爽上天的极乐和恐怖无比的剧痛,真是世上最残忍的折磨……

不过没有想到邵叔叔竟然有这麽大的胸部,上次见他时并没有看到他有胸部,他应该是用什麽方法把胸部藏了起来……

「啪啪……」一支黑色的塑料苍蝇拍突然用力打在邵爸爸让男人发疯的豪乳上,特殊的淫秽声响让人脸红。

严小小这才注意到邵爸爸身旁坐着一个长得很像情人们的年轻男人,俊美冷漠的脸散发着像魔王撒旦一样危险可怕的气息……

他手中擡着一杯红酒一边悠闲地品尝,一边拿着苍蝇拍邪恶地抽打邵叔叔敏感脆弱的乳房,让邵叔叔痛得直流眼泪。

「呜嗯……别打了……我的好儿子,求你别打爸爸了……真的好疼……唔嗯……哦啊……」邵爸爸望着他哀求道,吃醋的儿子打得很用力,他的乳房都红了,有的地方还留下苍蝇拍的印子……

「儿子」?严小小一脸迷惑,这人是邵叔叔的儿子?可是从来没有听情人们说过他们还有哥哥,怎麽回事?

「不把苍蝇打死,让你整天被臭苍蝇叮着不放,我会很苦恼的!」年轻男人对邵爸爸轻轻勾起唇角,露出一抹邪肆可怕的冷笑。

严小小再次疑惑地皱眉,邵叔叔身上哪有「苍蝇」,真是奇怪!

「啪啪……啪啪啪……」年轻男人拿着苍蝇拍继续乱打邵爸爸,突然苍蝇拍打到点着蜡烛,本就被蜡烛弄得很红很疼的玉棒……

邵爸爸马上疼得放声尖叫,插着蜡烛的玉棒激烈地乱抖,蜡烛晃动让火焰烧得更快,烛油流得更多,把整个肉棒都染满了烛油,快把肉棒都烧熟了。

「呜啊……住手……啊唔……我的宝贝儿子,快住手……啊啊……我求你饶了我……肉棒要废了……呜噢……啊噢……」邵爸爸哭求道,美丽的玉顔挂满了像泪水,楚楚可怜的模样可以激起任何男人的保护欲,但年轻男人例外。

看到邵爸爸哭得可怜兮兮的模样,只会更加让年轻男人想欺负他、虐待他,有严重虐待欲的年轻男人不但没有停下,相反拿着苍蝇拍疯狂地打他的全身,尤其是他的玉乳和下体。每当苍蝇拍打到他的肉棒和插着按摩棒的两个雌穴时,邵爸爸都会像发疯了一样尖叫哭喊……

「啊呀……呜呜呜……儿子老公,真的求你别再打爸爸老婆了……别再折磨爸爸老婆了……呜啊……啊哦……爸爸和那个男的真的没……没有什麽……他只是喜欢我的画……我们多聊了几句……」爸爸觉得自己要被儿子折磨死了,苍蝇拍打在肉棒上会激起锥心的剧痛,打在两个正被按摩棒狂干的小穴上又会有奇异的快感,让他不停地纠缠於快乐和痛苦中。

严小小正疑惑邵叔叔说的「儿子老公」和「爸爸老婆」,心想他们到底是什麽关系时,後面突然伸来两只手抱住他,同时耳边响起两道声音……

「好看吗?」

是情人们的声音!严小小马上转过头,果然看到两个情人正站在他身後望着他邪笑,小脸立刻变得通红。竟然被他们看到自己偷看他们的爸爸被一个男人绑起来淫亵邪恶地惩罚,真是窘死了,现在要如何面对他们!

「竟然偷看我们的父母玩惩罚游戏,还看得津津有味,你也太色了!」邵小虎低笑调侃道,真没有想到一回来就看到情人站在玄关偷看父母。

「我看看硬了没有!」邵大虎伸手到他胯前抚摸他的肉棒,比弟弟更低沈的笑声和动作一样淫秽下流。

「没有。」严小小快要羞死了,赶紧拉开邵大虎的魔爪。

刚刚小虎哥说的那句话是什麽意思,难道那个长得像他们的年轻人是他们的父亲?有可能,邵叔叔叫他儿子老公,难道他们像自己的父母一样,是那种关系……

「小肉棒是还没有硬,不知道两个小骚穴湿了没有。」邵大虎对弟弟淫笑道。

「当然没有。」严小小擡眸瞪了他一眼,羞窘地小声叫道,赶紧推开抱住他的邵氏兄弟抱着花束,拿着水果篮转身跑出邵家。

其实看到邵叔叔的模样,在身体里沈睡的欲望已有些苏醒,身体深处已开始骚动,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但绝不能让情人们知道,不然他真的没有脸见他们了。

邵氏兄弟赶紧去追他,留下屋里的爸爸继续可怜地被父亲折磨惩罚,完全没有要进去救爸爸的意思。昨晚爸爸突然打电话把他们叫回家,就是爲了让他们救他,他在画廊遇到投机的画迷多聊了几句,结果被去画廊接他的老头子看到,一向是个超级醋坛子的老头子当场醋性大发,把爸爸绑回来惩罚……

他们当儿子的怎麽好管这种事,只有对不起可怜的爸爸,找机会开溜。他们本以爲老头子昨晚惩罚了爸爸一夜,应该会气消放过爸爸了,没有想到他今天还在惩罚爸爸,爸爸真是可怜,但谁叫他要惹老头子生气呢……

他们现在长大了知道老头子有多可怕,不能乱得罪他,可不像小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一直和他作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