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扑火》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淫心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扑火 扑火

    至于淫心,其文章则属于柔情至上的一类,与其将它们归类于情色文学,倒不如说是言情小说更为恰当。她还是位高产的作者,代表作《扑火》、《哥哥的计算机》,欣赏她的文章更能感觉到这是在读女性作者的文章,含蓄、委婉。虽然刺激性欲的程度不够,却多了份欲语还羞的魅力,对于懂得欣赏的人来说应该会是更为喜欢。

    淫心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扑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扑火》,是作者淫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至于淫心,其文章则属于柔情至上的一类,与其将它们归类于情色文学,倒不如说是言情小说更为恰当。她还是位高产的作者,代表作《扑火》、《哥哥的计算机》,欣赏她的文章更能感觉到这是在读女性作者的文章,含蓄、委婉。虽然刺激性欲的程度不够,却多了份欲语还羞的魅力,对于懂得欣赏的人来说应该会是更为喜欢。

《扑火》 (十六)终曲 免费试读

人逢喜事精神爽,卫云泽每天都笑脸迎人的,特别是见到雪凝的时候,但由於雪凝害喜的厉害,卫云泽问过大夫,初期不宜行房,所以晚上卫云泽只能安分的抱着雪凝。

「难为你了。」雪凝柔声道。

「辛苦的人是你啊!听ㄚ环说你又吐了几回。」卫云泽心疼的说着,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雪凝微微垄起的小腹。

雪凝的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上,「是我身体弱,没办法的。」

「我会请大夫多开些补药给你的,你可要多吃些,嗯?」

「嗯,我尽量。」

「睡吧!明天一天够你累的。」虽然婚事他都已经打点好了,不过还是有些礼俗难免。

「累的人是你。」

「那我们都睡吧!」卫云泽替二人拉好被褥,轻拥着雪凝入睡。

雪凝依偎在他的怀里,既温暖又安全,很快的也入睡了。

※※※

雪凝睡的沉,当她醒来已经晌午了,ㄚ环小双已经在一旁守候多时。

「小双,现在是什麽时候了?」雪凝也警觉到好像睡了很久的感觉。

「禀王妃,已是晌午了。」小双恭敬的回答。

「晌午了,我睡了这麽久,你刚刚叫我什麽?」雪凝突然对小双对她的称呼感到奇怪。

「王妃啊!今天就是您和王爷大婚的日子,今後您就是卫王妃了。」小双开心的说着。

「王妃…」雪凝浅浅一笑,她想都没想过,竟然有一天她会变成一个王妃,

人的际遇实在是太奇妙了。

「王妃,您肚子饿了吧!奴婢准备了一点点心您先用着,我这就去传膳。」

「嗯!谢谢你。」

「您别那麽客气,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小双。」雪凝轻轻唤着她。

「奴婢在。」小双恭敬的回答着。

「在我面前不用自称奴婢了,我看你就像妹妹一样,你口口声声奴婢,我好不习惯。」

「可是…」

「这里就咱们俩,不用那麽拘谨。」

「是,王妃,奴婢,不,小双这就替您传膳去。」

雪凝微笑点头,小双便走出房去。

「想不到你是这麽善良温存的人?」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耳里,雪凝的视线立刻移到窗边,来人的模样让她吓了一跳,「你…」雪凝一脸惊讶,不过还算镇定,并没有因此而喊叫。

「难怪师兄会认错人。」想到在山洞时,师兄一见她喊的却是雪凝,原来真的如此相像。

「认错人?」刚开始时,他确实把她当成眉儿,难道她就是眉儿,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雪凝心头一颤,不可能,如果她是鬼魂,大白天的怎敢现身,雪凝稳住自己的情绪,「你就是眉儿?」

「你知道我?」

「我怎会不知道你呢?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有今日。」雪凝曾经很想知道眉儿的事,可是卫云泽对她的宠,让她忘了很多事,忘了很多人,风树凛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很淡很淡了,她想过了,也许她对风树凛有的只是恩情,就算有可能成为爱情,但是在尚未成形前,卫云泽狂热的爱已经进驻她的心里,现在在她的心里只有卫云泽一个人了。

「想不到我这麽伟大。」眉儿嘻笑道,她是由窗户进来的,跳下窗台,她走到雪凝的面前,「你叫雪凝?」眉儿再一次确认。

「是的。」

「看你春光满面的,你是真的爱师兄了?」

「师兄?」

「就是你的夫君啊!他是我的师兄。」

「那麽你爱的是谁呢?」这是雪凝一直想知道的,风树凛和卫云泽为了她反目,而她究竟心系何人?

「我爱的是风大哥。」眉儿答的很乾脆,但是语气里却透着些许无奈。

「真的吗?」她的无奈令雪凝起疑。

「唉!」眉儿坐了下来,「我和师兄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他一直是我的偶像。」眉儿开始诉说过往的事,而雪凝也认真的听着,「可是不知何时起,他变了,花天酒地,荒淫无度,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眉儿惋惜道。

「是从出征以後吧!」雪凝想起苏勇的话。

「出征?」雪凝的话让眉儿认真的回忆,好像确实如此,五年前师兄随军远征,负伤而回,从之後就开始了他颓废的日子,每出征一次,他就越荒淫,终於,她再也看不下去了,而向来洁身自爱的风树凛,虽然有点自命清高,却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更何况他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师兄二年前再次远征,偏偏在此时,她练功差点走火入魔,幸好是风树凛即时相救,还耗去大半功力替眉儿疗伤,使得原本与师兄在武艺上不相上下的他,再也追不上师兄了,不过却因此让她突然对风树凛而倾心,可是灾难就开始了。

师兄受不了这个变故,他的挚友竟然趁隙夺走他的最爱,情何以堪?师兄夜闯风府,故意要在风树凛面前侵占她的清白…

『师兄,你别这样,眉儿不爱你了,你不能这麽对我』眉儿拼命的挣紮着,她不是师兄的对手,却只能任由师兄疯狂的撕裂她的衣裳,任她的身躯赤裸的暴露在师兄眼里,师兄疯狂的样子令她恐惧,这不是她所认识的师兄,师兄即使花天酒地,纵情淫慾,可对她始终是发乎情止乎理。

眉儿终於明白了,正因为不愿伤害眉儿,师兄把过多的精力消磨在烟花酒楼,可她却毫不珍惜,任由自己背叛师兄,爱上风树凛,眉儿突然淌下热泪,「我对不起师兄。」

「你怎麽了?」雪凝见她流泪,关切的问道。

「没什麽?只是想起一些往事,心里头觉得难过。」雪凝递给她一条手绢,她擦擦眼泪,再次回到记忆里…

『卫云泽你这卑鄙小人。』风树凛听到眉儿的叫喊声,冲进眉儿房里,就见眉儿衣衫不整,卫云泽也不见得整齐多少,更不堪入目的是,卫云泽已经破了眉儿的身,当时仍在她的身体里。

『风大哥。』眉儿看着风树凛悲凄的哭喊着。

『眉儿本来就是我的,你趁人之危夺走眉儿,我只是来要回属於我的。』卫云泽愤慨的说着。

『眉儿爱的是我。』对此风树凛感到一丝愧疚,但是感情的事,难断对错。

『可她现在此我的人了。』卫云泽得意的说着,眉儿羞愧的推开了他,拉住被褥遮掩裸露的身躯。

『我杀了你。』气愤当头,风树凛拔剑一刺,眉儿心一慌,当即推开卫云泽,挡下了这一剑。

『眉儿。』二个男人同时惊呼。

『傻眉儿,你忘了师兄是刀枪不入的吗?』卫云泽抱着眉儿哭诉着。

风树凛当场愣住了,他竟然一剑刺伤了眉儿,而这一剑命中要害。

『师兄,我…想和风大哥说──几句话,请你──成──全。』眉儿自知伤重不久於世了。

『我答应你。』卫云泽打起精神,放开了眉儿,瞪了一眼风树凛便下床离去。

『眉儿。』卫云泽一离开,风树凛就抱住眉儿。

『风大哥──,眉儿──福薄,不能──』眉儿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气绝了。

眉儿的思绪回到现实,「告诉我,你真心爱师兄吗?」眉儿要亲口听雪凝说。

「是的,我爱王爷。」雪凝坦承她对卫云泽的爱。

眉儿露出欣慰的笑容,「那就好。」

「你为何…你不是已经死了。」雪凝还是提出她的疑问。

「说来话长,将来有机会再告诉你,眼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麽事?」

眉儿在雪凝耳边诉说一个计划。

※※※

卫王府和风府同时举行婚礼,这件事在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当然卫云泽也有所闻,他最担心的是旧事重演,本想加强画眉轩的守备,但是以风树凛的武功除了他,还有谁能敌呢?说不定是他和眉儿重逢了,刻意挑了相同日子杀杀他的锐气而已,他却在这心慌意乱,岂不是让风树凛笑话了,低笑一声,还是去看看雪凝吧!

来到画眉轩,他站在窗外,看见小双正替雪凝梳妆,那是他的雪凝啊!好端端的坐在那呢?哪会有什麽事呢?是他多虑了,再说,几经波折,雪凝才有今日的幸福,即使是风树凛也不忍心破坏吧!卫云泽放下一颗心,忍下想见雪凝的心,往大厅而去。

不过卫云泽还是料错了,当雪凝穿戴好凤冠霞披,雪凝嚷着肚子饿,小双便离开了画眉轩替她取点心,没多久风树凛就来了。

「雪凝,我来救你了。」风树凛说的冠冕堂皇,但是当他从传言里得知卫云泽和雪凝是如何恩爱,一把怒火便熊熊燃烧着,为免不必要的枝节发生,风树凛还是决定先打昏雪凝再带她离去。

※※※

风树凛得意的抱着雪凝回到风府,将她安置在新房里,到了吉时,顺利的和新娘子拜了天地。

但是有一个疑问在风树凛心里,新娘子能与他拜堂,表示她已醒,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曾被他带走吗?却为何一点反抗都没有,难道传言是假,雪凝没有变心,想到这,风树凛感到一丝愧疚及一丝欣喜,他怎麽能怀疑雪凝的志节呢?风树凛自嘲一笑,拿起喜秤掀起喜帕。

新娘子眉开眼笑的看着他,那笑的感觉,让风树凛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心里闪过一个名子,“眉儿”,但是不可能,眉儿已经…死了。

新娘子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只是笑,却不开口,让风树凛更加迷惑,照说她是雪凝,这是无庸置疑的,可是感觉上她却不是,他想开口唤她,“眉儿”,但是如果她是雪凝,岂不是太伤人心了,风树凛犹豫不决,罢了,不论她是谁,她就是他的新娘子。

风树凛替新娘子摘下凤冠,新娘子仍旧张着慧黠双眼盯着他看,「眉儿。」风树凛赌上一赌,这麽俏皮的一双眼,除了眉儿,不作第二人想。

「我是雪凝,难道你的心里只有眉儿吗?」新娘子的笑脸一瞬间垮下了。

风树凛充满信心的回答,「你是眉儿。」

「眉儿已经死了,我是雪凝。」新娘子依旧坚持。

「你是怪我不该娶雪凝?」

「我怪你不该惦着眉儿。」

这二个人各说各话,不过心里头却是清楚无比。

「我是惦着眉儿,我只爱她。」

「你既爱她,为何娶我?」

「我娶雪凝,是为了照顾她。」

「哦!可是师…王爷爱我,他自会照顾我,你这样抢了我来有何意义呢?」

师,是师兄吧!眉儿向来惯称卫云泽为师兄,心一急难免露出破绽,风树凛更加确认她是眉儿无虞。

「卫云泽真的爱你吗?」风树凛就将计就计了。

「是的,不然今日的大婚因何而来?」

「不过是为了报复我。」风树凛不以为然道。

「哦!你真这麽认为?」

「他爱的是眉儿,不会是雪凝。」

新娘子摇摇头,「在他的心里,雪凝已经取代眉儿的地位了。」她戚戚然的说着。

「在我的心里,眉儿还是眉儿。」

「是吗?那我算什麽?」眉儿的心里不能说不感动,但是还是得假装雪凝的不悦。

「你?」风树凛露出带着喜悦又无奈的笑容,喜的是眉儿重现,无奈的是她要捉弄他,风树凛摇摇头,「你要怎样才肯饶了我?」

「什麽怎样?」

「你要装到几时啊!我的眉儿。」

「说了我是雪凝。」眉儿噘着嘴道。

「要我验明正身吗?」

「验明正身?」眉儿疑惑的看着他。

风树凛在眉儿身旁坐下,把手伸到眉儿的小腹上方,如果他没记错,那一剑就是刺在这。

眉儿的身体微微一颤,风树凛的手正好不偏不倚放在那一寸长的伤口上,「风大哥。」眉儿终於按耐不住,扑进风树凛的怀里。

「眉儿。」风树凛失而复得,紧紧的搂住眉儿,「没想到你安然无恙,我真是太高兴了。」风树凛喜极而泣。

「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我这不是好端端的,你怎麽哭了?」风树凛的泪让眉儿有些无措。

「我是喜极而泣啊!我以为我失去你了。」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眉儿。」

「风大哥。」眉儿轻轻的吻上风树凛,风树凛也回以炽热的深吻。

「告诉我这是怎麽一回事?」风树凛好奇的问。

眉儿微微一笑,「是师父救了我。」

「你的师父?」风树凛感到十分讶异,「她不是已经死了?」

眉儿摇摇头,「师父是诈死的,只是我和师兄都不知情罢了,她成功的欺骗了每一个人。」

「可是那一剑…」但是眉儿的死,风树凛回想当日情景,那一剑刺的可不浅啊!

「就差一点,师父说要是在差一点,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

「可是卫云泽葬了你的…」

「我师父向来精灵,行事古怪,这还难不倒她,她假扮道士,在王府偷走我,在卫家墓园里的只不过是一副空棺罢了。」

「原来如此,枉我在墓前流了那麽多泪。」

「风大哥真想我躺在那吗?」听到风树凛的埋怨,眉儿真是又气又好笑,一张小嘴噘的可高呢。

「当然不想,我只想你躺在这。」话落,风树凛将眉儿拥进他的胸怀里。

「想不到你也这麽坏。」眉儿嘴上不依,心里头可是欢喜的很。

「从今以後,我只对你坏了。」说着说着,风树凛的二只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风树凛一只大手穿入眉儿的霞披里,往外一挑,眉儿身上的霞披让风树凛顺着肩慢慢的滑落,而风树凛自己的喜袍,也以另一只手俐落的褪去。

「风大哥。」眉儿发出软绵细语。

「眉儿,叫我的名子。」风树凛低声道,风树凛的唇从眉儿的下巴一直往下游移。

「树…凛,凛。」眉儿在风树凛的舌尖的挑弄下,酥软的只能发出无力的嘤咛。

「眉。」风树凛灵活的舌尖隔着大红色的肚兜轻舔着眉儿的乳尖,敏感的乳尖因受到刺激而渐渐挺立,风树凛突然离开眉儿的胸前,婉转来到颈後,二条红色的丝带结在眉儿颈後,他用牙齿咬住一端轻轻一扯,丝带便松开了,失去依附的肚兜,顺着眉儿细致滑嫩肌肤渐渐地滑落,眉儿本能的伸手去阻止,却不及已然回到胸前的风树凛的唇即时含住她的乳尖。

「唔!──」眉儿一声轻吟。

风树凛将肚兜移开放在床边,恣意吸吮着眉儿诱人的果实,嚐尽滋味後,他的唇再度向下移动,滑下耸立的乳峰,他停在一个一寸长的伤疤上,心疼的亲吻着这个几乎要了眉儿性命的伤口,「还疼吗?」

眉儿摇摇头道,「不疼了。」

「我太冲动了。」风树凛深深的自责着。

「不怪你,实在是当时的情况太难堪了。」眉儿想到当日所受的侮辱,不禁流下泪来。

「眉儿。」看到眉儿落泪,风树凛的心便揪着疼,他伸手去拭眉儿的泪。

「凛,你会嫌弃我吗?我已经不是完碧之身了。」

风树凛急急摇头,「不论你变成怎样,都是我爱的眉儿。」风树凛紧紧的抱住眉儿。

「听师父说,你和师兄在抢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指的就是雪凝。

「是的。」风树凛坦承不讳。

「你能忘了眉儿娶别人?」

「不能。」

「可是…」却是不争的事实啊!如果她真死了,屍骨都未寒,他却已要娶别人,眉儿想到这,不能说没有一点难过的,虽然她已经知道,雪凝对他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替代她的人。

「我…对不起你。」风树凛不知该如何解释,她会信吗?

「我见过她。」

是该见过,要不然她不会被他当成雪凝给带了回来,「这是怎麽一回事?」

「你先回答我,为何娶雪凝?」

「为了你啊!」

「胡说。」眉儿当然知道原因,只不过想听风树凛说清楚。

女人心真是难捉摸,醋劲一来,要是不解释清楚,恐怕会没完没了了,风树凛轻喙了一下眉儿翘的老高的小嘴,「我招就是了。」

「嗯,我洗耳恭听。」

「事情发生的三天前,我在大街看到一个卖身葬父的女人,本以为又是骗人的把戏,却意外发现那个女人竟然长的和你一模一样。」

「哦!」确实是很像,眉儿也不得不承认。

「所以一时心软就赏了她一锭金子。」

「嗯!人长的美就是有这好处。」

眉儿确实美,不过从她口里说出这样的话,却令风树凛莞尔一笑,「是是,人是挺美的。」

「你笑我?」眉儿听出他的嘲弄之意。

「不敢。」

「然後呢?」眉儿回到话题上。

「那个女人说要跟着我,为婢为奴都好。」

「那好啊!」眉儿在一旁搭腔。

「好?」刚才谁莫名其妙吃起醋来,竟然回的这麽顺。

「是啊!我就要她以身相许了。」风树凛故意逗眉儿。

「你…」眉儿果然睁着杏眼瞪着他。

「骗你的,其实我当时是想利用她来骗你师兄。」这就是当时他起的卑鄙的念头。

「你当我师兄是蠢蛋吗?」

「反正试了就知道,只是…唉!」风树凛长叹一声,「人算不如天算。」

「师兄先下手为强了。」眉儿也感叹道。

「幸好你没事了。」这是最值得庆幸的。

「听说雪凝为了救你和杨监达成协议。」这是师父要去搭救风树凛时发现的秘密。

「哦!竟有此事。」风树凛一脸诧异。

「你不知情?」

风树凛摇摇头。

「你也知道杨监天性好色,雪凝落到他手里会有什麽好下场,我想他是拿你来作诱饵了。」

经眉儿一说,他才恍然大悟,不经人事的雪凝,坚持要与他交合,就因为明知要失身於杨监,所以宁可献身於他,那一日,雪凝临走前说,『你会没事的…』原来她要用自己来救他,为了一个陌生人,雪凝竟然要用女人最宝贵的贞操来救他,而他今日却差点坏了她的幸福,如果真如传言,卫云泽和雪凝恩爱无比,那麽他岂不是破坏她幸福的刽子手。

看到风树凛眉头紧蹙,眉儿正要开口,「你在王府见过雪凝是不是?」风树凛先她一步开口了。

「嗯。」眉儿点点头。

「她和你师兄?」

眉儿明白他要问的了,「我问过雪凝,她是真爱师兄的,我想师兄也是爱她的。」在照顾师兄的那段日子里,在师兄口中喃喃念着的就是雪凝,如果不是爱,又怎会心心挂念着她呢?

「那就好了。」风树凛欣慰的说着。

「真是可惜了。」眉儿故意叹息一声。

「可惜什麽?」风树凛倒感到不解了。

「今日的洞房花烛,不正是为雪凝而办的。」

「你这醋吃的可大喔!」

「谁说我吃醋啊!」

「嗯,一屋子酸味。」

「哪有啊?」眉儿还真嗅嗅呢,看着风树凛憋笑的模样才知上了当,「你真是可恶。」

「我才刚要可恶呢。」风树凛坚实的男性象徵已灼热的顶在眉儿花穴入口。

「你…」眉儿羞怯的看着风树凛的硕大,「我怕…」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风树凛轻声细语着,慢慢地将他的坚实慢慢送入眉儿的花穴之中。

「不要啊!」眉儿嘴里抗拒着,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反抗。

风树凛以十分缓慢的速度进入眉儿的身体,他的舌尖再一次回到眉儿丰盈的乳峰上,在眉儿一声声的娇吟中,风树凛的坚实已经抵达花径深处了。

「凛。」眉儿深深的体会到风树凛的温柔,渐渐地开始配合着风树凛的律动而扭动身子。

「眉儿,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爱你的。」风树凛倾诉着他的誓言及爱意。

「凛,眉儿也一样,眉儿爱你,生生世世…」

※※※

在卫王府的画眉轩外,一对新人卿卿我我的坐在花前月下,谈情说爱。

谈情说爱?不该是在床上翻云覆雨吗?

「王爷,委屈你了。」雪凝愧疚的说着。

「王妃,辛苦你了。」卫云泽面带笑容说着。

「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啊!」

「我知道。」

「可是我却只能坐在这陪你聊天。」

「来日方长,大夫说再过一二个月就没关系了。」

「你竟然问大夫这种事?」雪凝双颊一片绯红。

「问清楚点,才不会伤到你呀!」

「你真是。」对於卫云泽的体贴雪凝只有欣然接受了。

卫云泽紧紧的搂着雪凝,「今晚的月色真美。」卫云泽仰望着夜空。

「是啊!不知道眉儿和风大哥怎样了?」

「嗯?眉儿,你…」

「这是秘密,我和眉儿的秘密。」

「呵呵。」雪凝不用说,卫云泽大概也猜到几分,眉儿一定会回来找风树凛的,他料想的没错,风树凛就是故意和他同一天成亲,也好,也许他又可以找回往日的情谊了。

雪凝看着卫云泽笑着,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这一次她真正的拥有幸福了。

──《完》──

***********************************

【後记】

扑火的结局是美满的,相信跌破很多人的眼镜吧!不过也许你们早已料到这样的结局。

柔情似水的女人,男人爱;柔情似水的男人,女人更爱,可是这样的男子又有多少呢?

心得留给你们来写吧!如果你们真的喜欢这个故事,就把你们的心得写下来吧!算是对淫心真挚的支持,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支持与鼓励。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