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草样青春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

    先得做个自我介绍:姓名当然免了,就叫我光吧。这篇文字里,会随时出现这个称呼。今年35岁。在某直辖市的一个知名教育集团里,当语文老师。老婆孩子在一块,其实表面看起来挺幸福的。但是,正如张爱玲说的那样,生命如一袭华美的袍,外面闪着炫目的光彩,里面却爬满了蝨子!

    草样青春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是作者草样青春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先得做个自我介绍:姓名当然免了,就叫我光吧。这篇文字里,会随时出现这个称呼。今年35岁。在某直辖市的一个知名教育集团里,当语文老师。老婆孩子在一块,其实表面看起来挺幸福的。但是,正如张爱玲说的那样,生命如一袭华美的袍,外面闪着炫目的光彩,里面却爬满了蝨子!

《我生命里来了又去的那些女人》 第三十五章 免费试读

我看着她,热情地与客人进行着交谈,最有意思的是她还会制作蛋糕——纯白的奶油在她的手下顷刻变幻出美丽的图案。工作着的女人最有魅力,说的真的不错。我掏出手机,对着她照了几张照片,她娇嗔着说不要啊,丑死了。这时候有她的同事在招呼她:××丽……我一听,傻眼了,居然和我老婆的名字一模一样。真他妈妈的有缘分啊。

一杯咖啡我喝了一个多小时,临走的时候,我把咖啡的钱如数给了她,她推辞了一会也就收了——毕竟她不是老板。我要了她的电话,出了香兰坊的大门。

晚上破天荒的睡了个早觉。第二天5点就醒了,辗转反侧睡不着。拿起手机,看到了她的电话,也许她在睡觉吧?但我还是发了个短信去。

“你猜我是谁?”

没曾想,不一会就发过来了,“我知道,你是来喝眼泪的那个怪人。”

“嘿嘿,心有灵犀,加十分!”

“怎麽啦?睡不着啊?”

“是啊,你呢?”

其实我知道她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婆婆和公公帮忙带着孩子。

“被你手机短信闹醒了。你得赔我损失。”

“嘿嘿,好啊,赔(陪)你睡觉吧?”每天清晨的时候,下面就有点驿动,俗称晨勃,不知道女人在清晨醒来的时候,有没有反应。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下流。

“下流死了你!”

“可以给你电话麽?打字累。我给你讲故事吧?”

“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我於是打电话过去,在微微的曙色里,我用磁性的男声,轻轻悄悄地说着些俏皮话,也许她从未这样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交谈,我可以听得到她隐抑的兴奋。

我想起在365里看到的一个故事,大意是一个瞎子公公和哑巴媳妇的故事。

瞎子公公听到鞭炮声,於是问哑巴儿媳:“什麽喜事放鞭炮呀?”儿媳用自己的屁股到公公的屁股上蹭了两下,公公说了:“有人定亲(腚亲)。”

公公又问:“谁家定亲?”儿媳拿公公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公公明白了:“是二奶奶家定亲。”

公公又问:“二奶奶家哪个定亲?”儿媳把手放到公公的腿中间摸了一把,公公说:“是二蛋吗?”儿媳摇摇头,又摸了一把,这次公公明白了:“是柱子!”

公公又问:“说的哪儿的姑娘呀?”儿媳拿公公的手在自己的屁股後面摸了一下,公公说:“是後沟的。”

公公又问:“姑娘叫什麽名?”儿媳又拿公公的手在自己前面摸了一把,公公说:“噢,原来叫小凤。”

公公又问:“小凤嫁到哪儿去了?”媳妇将公公的手引向自己的臀部,公公一边抚摸一边若有所思:真是委屈了小凤阿,怎麽嫁到後山的夹皮沟去了?又问 :“她男人是做什麽的 ?”媳妇稍一思索,伸手握住公公裆部那玩意儿不停的揉搓,公公渐渐又了感觉,下面硬起来了,并感慨的说:嫁什麽人不好,干吗嫁个棒老二。

公公又问:“这个棒老二姓什麽阿?”媳妇叹了口气,无奈的解开衣服,和公公行了媾和之事,公公一边大动,一边惬意的说:“原来小凤的男人姓焦啊”

当说到性交这个词的时候,我明显感觉那边传来“嘤咛”一声娇呼。

“怎麽了?还听故事麽?”我问。

“不了,我要起床了。你好坏!”她说。

“什麽时候单独请你出来吃个饭啥的,行麽?”

“再看吧!挂了啊!”

我挂了电话,想起现在在电话的那一边,小兰一定沉浸在无边的性幻想当中。不由得一阵激动,手把不由自主地伸了下去。

後来的一段时间,我便经常约她一起吃个夜宵或者唱个歌之类的。她一般也会赴约,但大多会带一个朋友,让我很有些郁闷。终於有一天晚上,我加班很晚,看着兰手机线上,就敲字过去:兰,在哪里?

“在店里,我晚班呢。马上要下班了。”

“我也在加班,也马上下班了。今晚到公园去玩玩吧?我口渴了,帮我带一杯饮料吧?”

“好吧,那我下班就直接到公园吧!”

我心里一阵狂喜,收拾了一下档,就直接往公园走去。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县城的公园离教育局很近,我就找了一个角落里的长椅坐了,便开始打电话。

兰不一会就到了,她今天穿了一件短裙,上衣是一件短袖的衬衫。在公园依稀的灯光下,我看到她衬衫的胸前高耸着。真要命!她给我带来一杯刨冰,草莓味的。我惬意地吃着,她笑了,说这麽晚了,又黑,你还真想得出来,居然到这地方来。我说不是口渴麽,这麽晚我哪里去找刨冰呀,你不是正好麽?

她便嗔怪着说,那合着我就是个送外卖的麽?那得给我小费啊!

我说好啊,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兰就咯咯地笑起来,说哪里要你给钱啊。今天算我招待你得了。

一起天南海北地聊着,一个多小时很快地过去了。我们聊到她老公,她说她老公长得像我,瘦瘦的,很精神。当时他们俩爱的死去活来的,可是为了家庭的经济收入,她老公不得不外出打工。

我问他多久没回来了,她说过年之後就出去了。

我问这几个月想他麽?她说咋不想呢。

我又说,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周做多少次啊?

她有点扭捏,但还是说了。四五次吧!

我说天啦,太多了。那你现在一下子都没了,不难过麽?

还好啦。又不是吃饭。你坏死了。

我说我才不信呢!我要检查检查,手就往她身上伸。她就警觉地站起来,说你太坏了,你再这样我回去了哈!

我才不管那麽多,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抱得紧紧的,然後嘴就往她脸上凑。她扭捏了一会,居然张开了嘴,柔软的舌头便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了。

一个令人窒息的长吻过後,她就软软地依偎在我怀里。我的手隔着衬衫在她的咪咪上抚摸。她推开我的手,嘴凑在我耳边,羞涩地说:路灯照得到!

这句话像一剂春药,当时就让我兴奋起来,我揽着她的腰,向公园的更深处走去。那里路灯的灯光已经很暗,况且还有一棵巨大的黄果树挡着,居然也有一条长椅。我们坐下来,轻轻说话。

“兰,这段时间,我脑海里都是你。”

“光老师,我也是。明知道没有结果,可是我还是喜欢你。”

我就紧紧抱着她。她说:“光,我们不逾越底线好麽?”

我就问,“什麽是你的底线呢?”

她就说那个撒。我问哪个撒?她在耳边轻轻说:就是做……爱!

虽然她是极轻极快地说,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虽然在黑暗里,我也感觉到她的羞涩。

我说,那没问题。但是你必须得配合我做一个游戏。

她问,“什麽游戏呢?”

我说“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哑巴媳妇和瞎子公公的故事麽?”

“记得啊,你好坏,难道要和你做那个故事?”

“是啊,我当那公公,你当那媳妇。”

“才不呢,他们最後不是做了麽?逾越底线了啊?”

“没有呢,我们试试嘛!”

兰不置可否,我就开始说:

瞎子公公问,那小凤长得怎麽样呢?眼睛大不大啊?

兰就问,“那媳妇怎麽做的呢?”

我就把裤子拉链拉开,把早已坚挺的鸡巴放出来。兰说你要死了,你想干什麽呢!我就拉她的手,放到我的龟头上,说,你配合我,然後猜答案。猜准了我就答应你的不逾越底线的要求,如果猜不准,嘿嘿……

兰就乖顺地把手放到我的龟头上。然後问,什麽动作?

我就把她的大拇指放我的马眼上。兰突然醒悟,在我的耳边说:“小凤长了一对马眼!”

我就吻了她一下,说,“好样的!猜对了,宝贝太聪明了!”

兰就说,“太有意思了。还有啥?”

我就说,“你得先把内裤脱掉。反正我不会逾越底线。”

兰想了想,扭捏地把内裤脱掉了。然後放进随身的包里。

我就说,瞎子公公问,小凤性格怎麽样啊?

兰说“媳妇怎麽做?”

我就让她拉着我的手,我往她的逼逼上伸去。兰有些扭捏,但似乎因为更大的谜底而兴奋着。我开始在她的阴唇上揉捏。她嘤咛地哼着,一边说,“这是什麽啊?”

我不说话,然後在她的一边阴唇上轻轻一提。她的逼逼已经慢慢湿润了。

她附在我耳边说:“这个也太难了嘛。你提醒一下,就一个字,怎麽样?”

我用两个指头在一边阴唇上捏着,然後提了一下。说:“单!”

兰突然醒悟,说“单纯!”

我又在她嘴上吻了一下,说答对了,加十分!兰就说,真幽默。亏那媳妇想得出来。

我说,“公公问,那定亲酒席上吃什麽呢?”

“吃什麽?”兰问。

我就把兰的头往我鸡巴上凑,兰机警地说:“这个简单,我知道了,吃鸡!”

我说,答案知道了,还是要表示一哈撒。兰就乖顺地在舔了一下我的鸡巴。

兰说,“继续。”

我说,“公公问,小凤看上柱子家什麽啦?”

“看上什麽啦?”兰问。我就让她拉着我的手,伸到她逼逼上,天啦。水漫金山了,我在她阴蒂上轻轻摩擦。兰的身体微微颤抖。但是强忍着,一边问,“这个有难度啊,难道是看上了他家种的豆豆?”

我摇摇头,继续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揉捏。她紧紧抓住我的手,哼着说,“是什麽?我不猜了。太难了。”

我说是“地!”

她就笑起来,“真逗。”

我说,“既然你猜不出来,我就惩罚你一下。”

她说怎麽惩罚?我就用中指,往她阴道深处插进去。她“啊”的一声,说你太坏了,不玩了,这游戏太坑人了。我的手指在兰的阴道深处不断抽插,然後说:宝贝,最後一个问题!好麽?

“那你先把手指拿出来,光哥。”

“好的,那你要坐到我腿上来。”

“好的。”

我把手指抽出来。手指上面满是她的阴液。我促狭地放到嘴里吮吸了一下。兰就打了我一下,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鸡巴触在她的大腿,有滑滑的感觉,也许是她流的淫水吧。

她说,“你说嘛,什麽问题。”

我说,“公公最後问,小凤是做什麽的呢?”

“不会是做爱的啊?”兰问。

我不说话,突然把她的大腿掰开,手在她的屁股上一使劲,就往我身上拉过来。

她的逼逼太过柔滑,我的坚挺的鸡巴居然毫不费力地插进去了。

“天啦!你说了不逾越底线的!”嘴上这麽说,兰居然连挣扎都没挣扎。鸡巴在她的阴道里,尽情享受着阴道壁的阵阵紧缩的抽搐。

我说,我没有逾越底线,不是在做游戏麽?

兰哼哼着说,“那你说,小凤究竟是做什麽的?你要是没个合理的解释,我不依你!”

我的鸡巴在兰的阴道里狠狠捣着,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我的手紧紧抱着兰的柳腰,鸡巴大力抽插。也许是许久没有做爱了,兰的高潮来得特别快。我也快忍不住,几分钟之後,我就在兰的压抑而快意的闷叫声里一泄如注了。

兰说你坏死了,射进去了。你不怕我怀孕啊。我说明天去买毓婷吧。她就笑了,说我安环了,没事的。然後她蹲下来,好让精液流出来,一边从包里拿出纸来,给我仔细地擦拭阴茎。然後一本正经地问:“你说小凤是做什麽的啊?”

我就说,“如果我说了,你觉得答案满意的话,以後我们就长期往来,好麽?”

她想了想,点头。“依你,但是如果答案太牵强,我可不理你了。”

我附在她耳边,说,“小凤是日报社的!”

兰楞了一会,突然哈哈笑起来,然後粉拳就如雨点打在我身上。“我真服气了,光哥。”她说。

我们抱在一起,这时候,公园里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已经12点了吧。”我说,“宝贝,还想要麽?我们开房去麽。”

兰说,“我怎麽跟家里人交代呢?”

兰想了想,“你不回去没问题吧?”我说没问题,兰就对我耳语,“我马上打电话给婆婆,说今晚在朋友家,加班加晚了,她知道我那个闺蜜的。应该没问题吧”

我们就一起往外走,她打电话,亲热地喊着妈,说着到朋友家的事情。一边我的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腰。

就在公园附近找了家宾馆,洗澡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咪咪,真挺!乳头居然是粉红色的,这让我想起静的咪咪了,而兰因为才26岁,所以咪咪比静的挺拔些。当她躺在我的身下,我掰开她的腿,我看到了她的逼,白嫩的,她的下面没有一根毛!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白虎麽?

她不好意思了,说,“他们说我这样的不好。你介意麽?”

“我才不介意呢,我不迷信这些。”我说。然後就俯下身去,在她的逼逼上舔舐起来。

第一次近距离地看一个白虎,对我来说是一次新奇的体验。不像有些女人把毛毛剃光,有显赫的毛桩。兰的下面光洁如瓷,我在兰的阴蒂上,阴唇上来回舔舐,有亮亮的液体就从阴道口流出来了。

兰就忍不住,蜷缩了双腿,手捧着我的头,把我往上拉,当我和她正对着的时候,鸡巴就自然地插进她的逼逼里了!我们一边亲吻着,一边做着爱。最後一次,我隐隐记得,是她翘起屁股,我从後面狠狠干她。那一夜,我们一直折腾到两点吧。反正第二天我醒了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我一看时间,上班也该迟到了。打电话请了个假。美美地睡到退房的时间,我才离开。

这样和兰交往了大概两个月。一共也不过做了三四次爱吧!看看时间也大概要到放假的时候了,孩子的成绩越来越糟糕,丽也回来了一两次,丽突然提出下个学期把孩子转到市里去读书,女儿满心欢喜,能在妈妈身边去读书,一直以来是她的梦想。

而我妈妈呢?没了我的女儿在身边,她一个人也就失去了寄托。怎麽办?她还会继续呆在我身边麽?丽说,其实妈妈也可以和女儿一起去市里的。但是那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妈妈会习惯麽?况且她敏感的心早已觉察到我和丽的不和谐,她会怎麽想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