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妈妈林敏贞》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魔都黄瓜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妈妈林敏贞 妈妈林敏贞

    首先声明,这本书的原名是《妈妈,我的性玩具》。是很久以前的一本太监文,原作者估计是在2011年左右撰写的,当时只写了三万七千字。笔者看了之後觉得题材还行,特别是视角描写和心理勾画组织的很好,虽然在後面写的不是很好,但是有一个精彩的开篇,如果就这样太监了实在可惜。所以笔者决定把这本书续写下去。  另外,笔者不仅仅是续写太监後的内容,并且在原文中也做了很大幅度的修改,把主角眼看着自己的妈妈被自己的同学淩辱调教时的矛盾纠结心理进行了强化。看过原文的朋友可以参照对比一下。

    魔都黄瓜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妈妈林敏贞》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妈妈林敏贞》,是作者魔都黄瓜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首先声明,这本书的原名是《妈妈,我的性玩具》。是很久以前的一本太监文,原作者估计是在2011年左右撰写的,当时只写了三万七千字。笔者看了之後觉得题材还行,特别是视角描写和心理勾画组织的很好,虽然在後面写的不是很好,但是有一个精彩的开篇,如果就这样太监了实在可惜。所以笔者决定把这本书续写下去。  另外,笔者不仅仅是续写太监後的内容,并且在原文中也做了很大幅度的修改,把主角眼看着自己的妈妈被自己的同学淩辱调教时的矛盾纠结心理进行了强化。看过原文的朋友可以参照对比一下。

《妈妈林敏贞》 第十九章 七个小矮人 免费试读

虽然我的大吼惊动了那些小学生,但同时也惊动了沈若云。而且看样子她时时都做着防止暴露的准备,当小学生的目光从我这边转移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用衣服遮住了身体。

黄闯长舒一口气,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估计是庆幸自己的妈妈躲过了一劫。

我呵呵一笑,嘲讽的说道:「兄弟,先别失望,你再看你妈现在在干什麽?」

黄闯一阵诧异,向沈若云注目过去。只见她突然弯下腰去,双手紧紧捂住跨间,而且两条腿紧紧夹在一起不停的打颤。虽然她离我们距离比较远,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是不难看出她此时非常痛苦。不用说,肯定是司机大哥打开了蝴蝶跳蛋。而公路上却没了那位司机大哥的影子,估计是藏匿起来了。

小学生们转过身子,慢慢的向沈若云靠近。估计是被沈若云奇怪的举动所吸引。

「兄弟,你猜这些小学生下面会干什麽?」我幸灾乐祸的说道。

黄闯默不作声,眼神中充满无尽的复杂和纠结,注视着沈若云的方向。

只见这些小学生走到沈若云面前,有的围着沈若云转圈打量,有的蹲下来研究起来。

「你们快看,她长了个尾巴!」一个蹲在沈若云身後的小学生突然跳跃起来,大喊道。

「卧槽,真的唉!」剩下的小学生纷纷跑到沈若云身後观看,把沈若云惊得慌忙用手压住裙摆。可惜已经晚了,那条长尾巴已经藏匿不住了。

「啊……」沈若云突然浑身一颤,销魂的淫叫一声。同时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估计是司机大哥加大了跳蛋的震动频率。

只见沈若云的身子越来颤抖的越厉害,腰肢也不停的疯狂扭动起来,淫叫声也越来越大,甚至远处的我都听的清清楚楚。而沈若云的双腿已经不再是夹在一起了,变得微微张开,而且不停打颤,似乎随时都有要跌倒的可能。她双手也从胯间移到了上身,隔着纱裙开始蹂躏自己的奶子。由於我们隔得比较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从她的动作上来看,她现在应该是沉溺在一片淫欲当中。此时应该是满脸的陶醉,而乳头上的乳夹应该也会随着她双手的蹂躏发出「叮叮」的响声。

恐怕那些小学生要更好奇眼前这个大阿姨在做什麽了。

「兄弟,你妈妈真够不要脸的,竟然在小学生面前做这麽下流的动作。」我瞟了黄闯一眼,戏谑的说道。

黄闯只是嘴角抽动两下,并没有说话。相信此时他内心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突然,沈若云大叫起来,满口的淫词浪语,双腿弯曲下来,剧烈的颤抖起来,几乎要瘫软到底。

「快看,快看!她尿尿了!」一个小学生指着地面上的一滩水大叫起来。

我和黄闯同时寻声望去,果然,大量的液体从纱裙里撒下来。

「是啊,尿了好多啊!」

「真不害羞,这麽大人了还尿裤子!」小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声议论起来。

只见黄闯听了这些话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我也借机揶揄一把:「兄弟,没想你妈还有随地大小便的喜好啊,而且还是当着未成年少年的面哦!」

黄闯脸色阴沉,痛苦的闭上眼睛,逃不过虐待玩弄,他只能选择不看。

然而我并不打算放过他,解开把他绑在柱子上的绳索,拉着他向公路走去:「兄弟,我们走近一点,能清楚一些观看你妈妈淫荡的表演。」

黄闯被我拉的一路跌跌撞撞,但是他并没有反抗,甚至连话都没有一句,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把黄闯绑离公路较近而且也比较隐蔽的一棵树上,由於他的双手是被反绑着的所以我并不担心他会逃脱。然後我也隐蔽起来,省的这几个小学生发现了我们不敢再玩下去。

这时一个小学生猛地从後面掀起沈若云的裙子:「哇,她的尾巴是从屁股里面长出来的。」

「你们看,这个是什麽东西。」另一个小学生指着沈若云骚逼上的蝴蝶跳蛋惊奇的说道。

此时沈若云的下身已经完全暴露,羞耻心迫使她双手捂住了脸。不过,我发现这几个小学生看上去有些奇怪,虽然身材矮小,但是看面容还有眼神似乎并没有小孩子那般的天真童真。不由得仔细打量一番,这一细看不由得惊讶不已,感情这不是什麽小学生,而是几个成年的侏儒,我说小学生怎麽会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我清算了一下,正好是七个侏儒,再加上沈若云高挑身材,简直就是一个童话故事。

我哈哈一笑,对黄闯说道:「兄弟,你看看你妈现在像不像在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黄闯猛地睁开眼,似乎也发现了眼前的侏儒并不是小学生,脸上一阵扭曲,再次闭眼低头下去。我想,刚开始的时候,黄闯一定是认为小学生什麽动不懂,最多也就是让沈若云暴露给他们看,可是现在看来沈若云不仅仅是暴露那麽简单了,估计是要被轮番被操了。

「是谁把你这个骚货扔在了这里?」侏儒们见沈若云如此淫荡的装束,也开始大胆起来。其中一个跳起来,把沈若云的纱裙从领口开始一下撕开。样子非常滑稽,就像是武大郎在挑逗潘金莲。

沈若云惊得大叫一声,慌忙蹲下身子,双手捂脸,用肢体遮住敏感部位。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多人侵犯,但是这次不一样,一切都是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至少之前有过心理准备。而这次却是即兴游戏,而且还是全程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这让她有着前所未有的羞耻感。

「哟,都敢这麽出门了,还怕被看啊?」其中两个侏儒不由分说强行把沈若云的双手分开,按到在地。

「哈哈,乳头上竟然还带着铃铛,真是一只母狗!」其余的侏儒眼中放出精光,忍不住直言口水,扑身上去玩味的拨弄着沈若云乳头上的铃铛,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此时沈若云已经羞愧难当,面色已经通红直到耳根。极力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便把头扭向一旁任由摆布了。

七个小矮人其中四个分辨按压着沈若云的双手和双腿,把她的双腿呈M形分开。剩下的三个小矮人分别两个玩弄着沈若云的奶子,另一个则是抓着蝴蝶跳蛋快速的在沈若云的骚逼里进进出出,每一次进出都会带出一些粘粘的的白色液体。

而沈若云却用牙齿狠狠咬着嘴唇,强忍着三点处传来的强烈快感,不让自己发出呼之欲出的销魂呻吟。

小矮人们似乎看出了沈若云的心思,相互对视一笑,把她掀了个翻身,使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加上她屁眼里插地那根狗尾巴,完全就是一个发情的老母狗。

「老骚货,我们哥几个弄的你不爽吗?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一个侏儒把那个蝴蝶跳蛋从沈若云的骚逼里拔了出来。顿时「嗡嗡」的震动声在空气里回荡起来,甚至能清晰的看到粘在上面的淫水被震得不停飞溅。

沈若云仍旧咬紧牙关不吭声,只不过她的身体却没那麽听话,在跳蛋被拔出的那一刻,她的屁股猛地一颤,甚至追逐着跳蛋离开的轨迹而去,明显已经强烈快感的冲击欲罢不能了。

「舒服的话就叫出来,不然的话,看老子怎麽惩罚你。」小侏儒在沈若云雪白的大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然後跳单上的皮筋拴在自己的手臂上,把跳蛋固定在手上,看上去像是带了一个矽胶的手刺。

这种威胁的话从一个侏儒的口中说出来无比的滑稽可笑,但是从他的举止来看,又让人充满期待。似乎沈若云要被狠虐一把了。

侏儒把跳蛋有狠狠插入沈若云的骚逼里,在插入的一刹那,沈若云的脸上明显又露出了满足享受的表情。不过仍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接着,侏儒便是像在练习出拳速度一样,在沈若云的骚逼里快速抽插。

这种方式简直就是一台人肉炮机一样,强烈的快感使沈若云憋得满面通红,大屁股不由自主的迎合着侏儒的节凑来回扭动。甚至大量的淫水从她的骚逼里涌出流在地上。即便是这样沈若云还是一声没吭。

很快,十多分钟过去了,在这个过程里,沈若云已经高潮了两次,不过,虽然的肉体表现的非常淫荡,但是嘴里一直没有发出那让人期待的销魂呻吟声。

此时侏儒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见沈若云仍旧不肯叫出声来,不禁的心头火起。吩咐其余六个同伴把沈若云死死按住,使她动弹不得。然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淫笑的走到沈若云面前:「老骚货,老子刚刚说要惩罚你的,还记得吗?」

沈若云看着侏儒手中拿着打火机耀武扬威的样子,脸上一片木然,不知道他要干什麽?

我也是一阵诧异,心想难到他要用火烧沈若云的屄毛?不由得向黄闯看去。却见黄闯此时逃避似的低着头,不敢直视这几个侏儒。

我嘿嘿一笑,刺激他到:「兄弟,你猜他们会怎麽折磨你妈?」

只见黄闯身躯一震,仇视的瞪了我一眼。

「只要你叫我一声爸爸,我现在就可以让腰子的那帮小弟制止他们!」相比虐待调教沈若云,刺激黄闯的自尊心更能让我畅快。

可是,黄闯狠狠瞪我一眼,把头扭向一旁。

我不以为意,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不禁诧异,只见那个侏儒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样用打火机去烧沈若云的屄毛。而是钻到了沈若云的身下,就像是要吃奶的小狗钻到老母狗的身下一样。

他把打火机打着,在沈若云乳头上的铃铛上烤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沈若云只是吓得颤抖了一下,并没有痛苦表露出来。可是,不会儿她脸上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迅速的扭曲成一团,接着便发出凄厉的惨嚎。她想奋力挣扎,可是身体被六个侏儒死死按住,根本动弹不得。只把她疼得满头大汗,连连求饶。可是这七个小矮人像是没听到沈若云的告饶声,玩的不亦乐乎,哈哈大笑。

我不有的赞叹,这几个家伙太会玩了。这乳夹是纯铜材质的,导热非常快,一旦烧热了,要想热度褪去需要好长一段时间。这要比直接用打火机烧来的更加残酷。

「疼……啊……饶……饶了我吧……你……你们让我做……啊……做什麽都可以……啊……」沈若云疼得浑身不停颤抖,口中更是哀求不断。

此时七个小矮人正玩的兴起,哪能随便就住手?只见压在沈若云两条腿上的两个小矮人一个抓住那根狗尾巴狂插沈若云的屁眼,另一个用三根手指插进沈若云的骚逼里一顿猛抠,只把她的骚逼撑的张开一个大口。

「老骚货爽不爽?」在沈若云的身下的小矮人忍不住戏谑的问道。

「啊……疼……啊不……爽……求……求求你了……啊……操……我吧……别折磨我……了……啊」沈若云的淫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听上去惨烈无比,不知道她到底是舒服还是痛苦。不过,她的骚逼在小矮人的抠弄下已经传出了「啪叽啪叽」的淫水声。

看来,这个骚逼的敏感度已经超越了痛感,或者说,她的身体已经把痛感转化为了快感。在这种情况下都能饮水泛滥,如果不是彻头彻尾的荡妇根本是做不到的。可见,沈若云如今已经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淫娃了,最起码她的身体已经成为这样。

「兄弟你听,你妈屄的声音,真是还悦耳动听啊!」我不放过机会,借机戏谑了黄闯一番。

黄闯看着自己妈妈被人玩弄的悲惨样,牙齿咬的咯咯响,腮帮子鼓起老高。如果我现在松开他的话,他肯定会冲上去杀了这几个侏儒。可是我并不打算这麽做。

「你说你是不是个婊子?」沈若云身下的那个小矮人一边用打火机继续烤着铃铛,一边问道。

「是……我是……是婊子,是随便谁都可以操的婊子,啊……求求各位大爷操我这个……啊……我这个婊子吧……狠狠的操……操死我……啊……」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快活,沈若云已经失去理智,疯狂的浪叫起来。

小矮人嘿嘿一笑,从沈若云身下爬了出来,命令道:「来,先舔舔老子的鸡巴。」

沈若云慌忙狼狈爬过去,想要解开小矮人的裤带。结果却小矮人一脚踹翻,骂道:「贱屄,没有一点规矩!」

沈若云不由得一愣,想不出小矮人是什麽意思。

「你要求我让你舔我的鸡巴才行,懂吗?」小矮人一副盛气淩人的样子。

「求,求求您,让我舔您的鸡巴吧!」为了能少吃些苦头,沈若云只能妥协。

哪知道小矮人听後却狠狠一脚踢在沈若云的骚逼上,只把沈若云疼得一声惨叫,颤抖着躬下身躯。

「要叫爸爸!知道吗?」小矮人大叫着命令道。

听到这里我不禁觉得好笑。几个看上去滑稽无比的侏儒居然让一个身材高挑的熟女叫他爸爸,这将是多麽猥琐的画面呀?特别是一会沈若云还会被这几和小矮人轮番爆操,从远处看,不知道还以为是几个孩子在强奸一个熟女呢,那画面既叛逆又刺激,想想我都兴奋。

「爸……爸,求求您让我舔舔您的鸡巴吧!」沈若云仍旧妥协了。

我不由得乐了,谐谑的说道:「兄弟,你妈找到了你失散多年的外公,开心吗?」

黄闯并不理我,只是木讷的注视自己的母亲,估计是被自己母亲的淫乱打击的无法自已了吧。

小矮人哈哈一笑,扯着沈若云的头发把她拉了起来。而沈若云却丝毫不敢怠慢,赶紧褪下小矮人的裤子,握着那根粗壮的鸡巴含在嘴里。

突然,沈若云的眉头猛地一皱,脸色通红,有些呕吐的迹象。用手猛推小矮人想要挣脱。

小矮人似乎早有防备,死死按住沈若云的头,不让她逃脱。口中却无比的得意的说道:「老骚货,老子鸡巴的味道不错吧?老子可是有日子没洗澡了,今天不把老子的鸡巴清理乾净,看老子怎麽折磨你!」

我靠,这家伙也太恶心了,居然让沈若云用嘴巴给他洗鸡巴。想想这家伙每天尿尿後都不洗鸡巴,还用包皮里隐藏的那些脏东西,那酸臭的味道。看着沈若云把他的鸡巴含在嘴里我都想要作呕,更别沈若云了,估计她现在肯定生不如死。

这时,另外几个小矮人也按耐不住了,纷纷褪下裤子,挺着肉棍扑向沈若云。

不过现在沈若云正在给面前的小矮人口交,前身趴的很低,所以屁股高高翘起。而这些小矮人的鸡巴无论怎麽也够不着她的骚逼,更别说爆操了,一个个急的抓耳挠腮,暴跳起来。

这麽滑稽的场面把我看的一乐,差点笑出声来。忍不住对黄闯说到:「你妈的屄真是高不可攀啊,看把你的外公们急的。」

可是,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这六个小矮人玩起了叠罗汉,只见其中一个小矮人趴在地上,後面的小矮人排着队站在他身上,轮番爆操沈若云,每个人爆操十下便换後面的人上。

即便是这样,也是把沈若云操的前後摇晃,娇喘不断。只是她口中含着一个大鸡巴,无法浪叫出声,只是从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不难看出,她此时已经沉溺在这种暴奸之中。

可是,刚过了一会,趴在地上的那个小矮人就不干了,别人操逼他只能看着,这让他心里很不平衡。所以从地上爬了起来,表示抗议。

面对如此诱人的骚逼谁也不肯做垫凳,最後经过商议决定,用石头剪刀布的方法决定操逼的顺序。

於是,更加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一群小矮人围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熟女,脸红脖子粗的喊着口号,玩着石头剪刀布的游戏。然後一个个一字排开躺在地上。

这时,一直被沈若云口交的小矮人把鸡巴从沈若云的嘴里抽了出来 】着她走到这一排小矮人跟前。接着他也躺下了,排在了最前面。然後命令沈若云轮番在七个小矮人的身上施展观音坐莲式。

此时沈若云已经欲火中烧,根本无暇顾及廉耻。毫不犹豫的坐在第一个小矮人的鸡巴上,上下起伏起来,同时口中淫叫不断。顿时肉体撞击发出的「啪啪」声激烈不断。

真是好一个淫欲横流的画面。我不禁赞叹这帮家伙太会玩了。

只见沈若云刚刚在第一个小矮人鸡巴上进入状态,便被制止了。紧接着被迫坐在第二个小矮人的鸡巴上,然後又是一阵剧烈的「啪啪」声。当她刚爽起来,又被坐到第三个小矮人的鸡巴上。就这样以此类推,沈若云轮流在七个小矮人鸡巴上施展着观音坐莲。每一次都把沈若云爽的欲罢不能,引水横流。口中更是淫词浪语层出不穷。

如此放荡的一幕只把黄闯看的几乎肺都炸了,只见他浑身绷直,不停的颤抖。

我心里不由得暗自得意,这是我最想要看到的结果。

沈若云此时像是采蘑菇的小姑娘一样,不停的换着鸡巴玩,忙的不亦乐乎。完全不理会是不是有人看到。以至於路过汽车停下来拍照也毫不在乎。

可是这样的玩法很快就被小矮人玩腻了,他们决定主动出击。顿时,四个小矮人把沈若云腾空架起,使她双腿成M形。然後另外两个小矮人把最後一个小矮人也抬了起来。调整好高度之後,便让那个被抬起的小矮人操进沈若云的骚逼里。

只听沈若云再次发出销魂的浪叫,被爆操了起来。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帮小矮人抬着沈若云居然一边走一边操起来。沿着公路缓步而行,就像散步一样。只要上面的小矮人射精了,变换另一个上。一时间,沈若云就像是一个移动的肉便器,被七个小矮人轮番爆操,只把沈若云操的嗷嗷大叫。

不过,他们并没打算走远,在走到一定距离後又折了回来。我不由得纳闷,他们这麽来回折腾不累吗?在细看之下,我发现了他们的规律。每一个小矮人射精之後,他们都会回到原点,然後换另外一个小矮人上。然後再一边操一边走。

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在比赛,看谁能坚持的距离远。我不由的开始好奇,如果谁胜出了,接下来会做什麽呢?

大概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轮番爆操,所有的小矮人都射精了,最後坚持距离最远的竟然是最初让沈若云舔鸡巴的小矮人。

只见他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跨骑在已经虚弱无力的沈若云身上拍照留念。

难道他们就这麽结束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没意思了。我在心里暗想。

果然,小矮人们没让我失望。只见他们把沈若云屁眼里的狗尾巴抽了出来,让沈若云跪下,上半身趴下,让她把屁股高高翘起。然後两个人死死按住,不然她动弹。还有两个人用力掰开沈若云的屁股,把菊花扯得都有些变形了。剩下两个人堆叠趴在地上。

此时那个胜利的小矮人在沈若云的菊花上吐了口吐沫抹匀,然後踩着趴在趴在地上的同伴上去了。

由於距离上次射精已经一个小时了,此时这个小矮人的鸡巴早已经坚硬无比。对准沈若云的菊花便插了进去。只听沈若云一声凄厉的惨叫,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小矮人得意的大笑一声,一边爆操着一边狂扇沈若云的屁股,而其余的小矮人则是,要麽玩弄她的奶子,要麽抠弄她的骚逼。

不得不说这七个小矮人非常聪明。他们知道自己的鸡巴硕大无比,沈若云肯动会受不了,所以他们便先压制住她,然後再爆菊花。

而沈若云自从大鸡巴第一次进入她的屁眼便开始撕心裂肺的求饶,到最後连爸爸爷爷都叫出来了也没能阻止小矮人的爆操,直到最後一片鲜红从她屁眼里溢出,疼得她昏厥过去小矮人才停止动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