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东方不败》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东方不败》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

    地动山摇,山崖滚石隆隆落下。  东方不败艰难而狼狈的躲闪,几次三番差些摔落百丈悬崖,粉身碎骨。大汗淋漓的他,如同一只蝼蚁般,在嶙峋陡峭的崖壁上,艰难爬行着。  他身处这危险的『小洞天』中,是为了搜索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

    流精岁月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东方不败》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东方不败》,是作者流精岁月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地动山摇,山崖滚石隆隆落下。  东方不败艰难而狼狈的躲闪,几次三番差些摔落百丈悬崖,粉身碎骨。大汗淋漓的他,如同一只蝼蚁般,在嶙峋陡峭的崖壁上,艰难爬行着。  他身处这危险的『小洞天』中,是为了搜索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

《东方不败》 第115章:劫后余生 免费试读

「不败,不败?」

刚松懈下来的澹台幽莲,顿时花容失色,忙扶起东方不败,娇美脸庞上满了担心。

澹台幽莲立即盘身打坐,紧忙催动体内的真气,那治疗效果最佳的木系真气,泛着浓青色的荧光,顺着纤纤细手,像是一场温润的春雨,滋养着东方不败体内受伤的骨骼和筋脉。

带着担心和忧虑,万灵真气一股一股的涌入东方不败的体内。

须臾之间,经过了澹台幽莲的紧急治疗,东方不败缓缓挣开双眼,昏眼朦胧中,澹台幽莲像是及其圣洁的天使。纯洁无比,不惹凡尘。

「师尊。」

东方不败张开泛白的嘴角,虚弱的喊道。

醒来之时,东方不败感觉卵蛋空间里混沌一片,模糊不清,没有了那种奇特的神念感应能力。

东方不败紧紧的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细细的去感受脑海里的小神树,额头上的汗水像是断线的珍珠,滴落在碎石上。摔得粉碎。

卵蛋空间中,混沌一片。

心急如焚。

「东方不败,你怎么了?」看到东方不败已经苏醒,但是看上去却无比的着急,澹台幽莲明媚的眸子里充满了关心。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感受不到卵蛋空间里小神树的存在。东方不败赶紧催动大青木神气。去滋润混沌一片的卵蛋空间。

盘身打坐,调整呼吸,随着吐纳的平稳,东方不败再一次灵魂脱壳一般,浸入到了卵蛋空间之中。

仿佛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东方不败弯身。细细看去,之前还泛着暗淡绿光的小神树,已经萎靡不堪,濒临垂死边缘。

「啊……」

心里闷声一叫。东方不败惊出一身虚汗,像是刚从河里爬出来一样,重重的吸了一口冷气,竭力的保持着镇定。

如果小神树死亡,那么后果……

东方不败不敢想象,那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

来不及多想,东方不败紧忙催发大青木神气,将伏地魔气转化成青木神气全部输送到神树的卵蛋空间之中。

小神树已经几近干枯,在神气的滋润下,耷拉的叶子没有一丝的反应。

东方不败紧紧咬着钢牙,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急火攻心之下,身上像是燃烧着熊熊火焰,灼热无比。

刚才从那一道金光而出的母亲虚影,难道就是母亲强行到来的代价?

如果是这样,以小神树作为牺牲,这,代价似乎太大太大,但对于母亲来说儿子的安危才是第一的。

看到东方不败如此焦急,澹台幽莲莲足来回徘徊,俏美的脸颊上充满了担心和不安。

作为师尊,对这个徒弟,还是比较了解的,刚才从他身上凭空而出女神的幻影,功能太过强大,不仅能及扣扣贰肆柒叁柒叁伍肆壹捌时治疗伤势,还能跟大魔王纠缠一番,这样付出的代价是很高的。

「绿叶啊绿叶。」看到枯萎的小神树已经萎靡不振,其中几乎九成叶子已经干枯,还剩下的叶子也在逐渐枯萎,东方不败开始在心里苦苦哀求:「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靠着小神树强大的治疗,东方不败才活到现在,并且不断的变强,如果小神树就此凋亡,那么以后不平坦的道路上注定充满更多的坎坷。

「不败,你是不是有什么麻烦?」看到东方不败紧闭双眼,痛苦万分,澹台幽莲柳眉紧蹙,语气轻缓的悉心问道:「你可以告诉为师,说不定为师能帮忙。」

东方不败将体内的大青木神气疯狂转化着魔气,并全都挤到了卵蛋空间之中,枯萎之下的小神树,虚弱的摇晃了一下。

在东方不败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萎靡之下的小神树终于有了一丝的变化,开始吸收汇集到卵蛋空间之中的丝丝能力……

感觉到小神树开始『进食』,东方不败紧张不安的心,终于微微的舒缓一口气,将真气分成涓涓细流,不断的融入卵蛋空间之中。

感受到雄厚的充盈的神气来『喂食』,小神树开始贪婪起来,狮子大开口般,一股脑的将所有的真气全部吞噬吸收。

「啊?」东方不败转悲为惊,片刻之间,体内的小魔树几乎消耗殆尽,只剩一片叶子了,在转化怕是就要枯死了,自身的真气也几近枯竭,可是小神树还是耷拉着脑袋,羸弱不堪。

这胃口也太大了吧。

东方不败缓缓的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澹台幽莲,略带尴尬的说:「弟子需要师尊的阴精。」

我看着师尊那绝美容颜,再也按捺不住,忙低下头来,啵了一下脸颊,旋即偎脸接唇,亲吻起来。

澹台幽莲被火热的轻吻,就知道怎么帮徒弟了,显得特别热情,含住我的舌头翻滚吸吮,一下也不愿放开。

二人贴胸粘体,亲吻良久,已难控制心中的欲火,一面亲吻一面在对方身上爱抚。澹台幽莲给我握住一只乳房,推挤揉搓,直是美透春心,玉手下移,紧握碧玉肉屌,却见龟头直竖,硬如铁棒,更是情兴大动,着力把弄起来。

如此热情的挑逗,教我怎生禁受,心中一团欲火烧得熯天炽地,抱着澹台幽莲放上碎布铺好的地上,双手乱扯,为她宽衣解带,不多一会儿工夫,已把她脱得赤条精光,丝毫不挂。

我抬高身子,怔怔的打量着她的身子,隐藏起黑屌后,越看越觉完美无瑕,真个是花娇月艳,玉润珠明,直看得我如痴如醉。

澹台幽莲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微微笑道:「你怎么啊,目呆口咂的模样,还没有看够么?」

话声轻轻款款,煞是迷人。

我听得浑身皆酥,将澹台幽莲扶坐在铺上衣服的碎石上,挪身坐到她背后,胸背相贴,双手绕到她身前来,从后拥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弟子要好好的让师傅帮忙,打开双腿好吗,弟子好想模那里。」

澹台幽莲顺从地架开大腿,提起我的手按到自己胯处,我把指头压住小缝一揉,澹台幽莲立时呻吟一声,脆声道:「不要这么用力,慢慢来嘛。」

我心道:「赤炎王那老狗,怎么射了这么多进去。」

心念之间,另一只手已握住她一边乳房,五指挼搓。

澹台幽莲上下要塞同时落入我掌中,霎时遍身酥爽,心中如火。不消片刻,蜜户已见阵麻阵痒,汪汪液流,随着我的掘弄,不住发出噗嗤的声响,澹台幽莲难受不过,仰起螓首,半张美目,痴痴的望向我,腻声道:「坏徒弟,你弄得为师好难过,再弄下去,怕会受不住,要丢……丢出来了……」

我吻着她腮颊,说道:「若然忍受不住,妳就丢出来好了,我再加多一根指头进去好吗?」

也不待她回答,已经双指齐下,使力抽动起来。

澹台幽莲呀的叫了一声,顿时拱身挺臀,全身剧颤,只觉两根手指下下刮着妙处,委实美不可言,忽听得我说道:「师尊妳看,坏水射出来了!」

澹台幽莲低头一望,果见手指每当挖掘一下,不知是淫水还是阳精的汁液便如泉涌般疾溅而出,当真是淫秽到极点。

我看见骚水越射越多,弄得地上湿了一大片,心想:「师尊的阴水怎会这么多,却又喷得这般厉害,难道没有被赤炎王那老狗满足?」

还没落念,瞥见澹台幽莲全身痉挛抽搐,一条水柱猛地从阴户狂射而出,足有数尺之遥,直喷得乱七八糟。我何曾见过这光景,一下子整个人楞住了!

澹台幽莲疾射不息,一阵接住一阵,方慢慢歇止,地上早已弄得尽湿。

我回过神来,呆瞪瞪的望着她,结结巴巴问道:「师尊妳刚才潮吹了?」

澹台幽莲终于从兴奋中渐渐回复过来,把头仰后,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我肩膀上,含情脉脉道:「坏徒弟,为师潮吹喜欢吗?」

我听了兴奋无比,双手绕到她前面来,从下往上托着她一对美乳,着力搓揉把玩,口里笑问道:「喜欢,弟子还是第一次见女人潮吹,不知道师尊还能发射么?」

澹台幽莲给我弄得浑身舒畅,见问点了点头,喘声道:「一般……为师喷射几次也很平常,一至两次绝对不成问题。」

我暗叫一声妙,说道:「我……我可以再试一次么?」

澹台幽莲仰头向后,瞧着我微微笑道:「只要你喜欢,你爱怎样就怎样好了。」

我大喜,一个翻身,趴到澹台幽莲胯间,师尊相当配合,自动把双腿大大分开,只见收起黑屌的阴户晶光闪耀,两片娇嫩的花唇,隐隐呈现着红光,直看得我淫兴暴发,忙用双指拨开花唇,一团鲜红夺目的蛤肉,正自蠕蠕翕动,莹润生光,极是迷人。我怎能抵挡得住这诱惑,当即凑头上前,舌头挑拨,大口大口吃将起来。

澹台幽莲双手支地,低头凝望,看见我正舔得起劲,倏觉整颗阴核已被我噙住,一股与黑屌不一样的的快感直窜遍全身,不由连打了几个哆嗦,口里「呵呵」的喘个不休。

我晓得这里是女子最敏感的地方,自然落足工夫,把澹台幽莲弄得腰晃腿颤,便连脚趾头都绷得老紧。

一轮口舌功夫过去,我见那光洁无毛的淫裂已湿漉漉了,知道是时候了,便即蹲起身子,跪到澹台幽莲身旁,一手扶住她上身,屈起一对指头,长驱直进,才挖掘几下,已见澹台幽莲猛地把头往后一仰,「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我见她如此反应,问道:「这样舒服吗?要不要快一点?」

澹台幽莲美得浑身乱抖,口里断断续续道:「好……好舒服,是……是这样了,再快一点……」

我加多几把劲,两根指头抵住膣壁上方,连番扣刮,不用多久,见指尖压着一团硬物,骚水也渐渐多起来,只听得「噗滋、噗滋」的乱响。我心知快到时候了,为求增强澹台幽莲的性欲,当下张开嘴巴,把她一只乳房纳入口中,唇齿开动,来个两面进攻。

澹台幽莲美快难当,强烈的美意不住在全身扩散,过得片刻,一阵像似尿意的感觉随之而生,花房内猛然紧缩,牢牢紧咬住两根指头,叫道:「啊!来……要来了……」

说话方完,接住大股淫水狂射而出,只见水花纷扬,沙啦沙啦的浇得地上衣服湿尽。

我看见有趣,看见水柱渐渐止歇,忙即移身到她股间,要看个究竟,却见双腿间江河横溢,春露珠连。我看得兴起,再伸出手指挖掘一会,澹台幽莲又再禁受不起,身子一僵,我还没来得撒手,白呼呼劈头带脸浇了个不亦乐乎!

只见我目呆嘴张,满脸淫水,如丝线串珠的滴将下来,赶忙把手抹掉,笑道:「师尊妳好厉害啊,没有黑屌也可以射那么多!」

澹台幽莲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玉手往下面摸去,握住我的碧玉肉屌,轻轻的套弄起来,

我看得本就欲火大动,胯下之物更硬三分,澹台幽莲瞧我一笑,把住碧玉肉屌又揉又搓,问道:「看见为师喷潮,很兴动吧,让为师与你发泄一下如何。」

忽觉澹台幽莲已然趴到我双腿间,龟头忽地一紧,整个头儿已给澹台幽莲含在口中,我一阵美快,立时张口难言。

澹台幽莲衔哺住龟头,舌尖抵在顶部阡阡刺刺,吮咂一会,接着摆横肉屌,来回洗舔,吻得巨细无遗。

我美得浑身舒爽,骤觉卵蛋一麻,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个战栗,把眼一望,却见澹台幽莲一手提起碧玉肉屌,埋头在下,大口大口的吸着卵袋。我睁大双眼,瞧得火盛情涌,真个美到入心入肺。

澹台幽莲一面舔弄,一面眼睛上望,见我蹙额攒眉,一脸隐忍难耐的模样,当下五指一紧,牢握肉屌,徐缓捋将起来,笑问道:「感觉不错吧,还想更舒服么?」

我一把傻劲的点着头,但见澹台幽莲一手把住肉屌,朝我微微一笑,一言不发便套动起来。我自信满满,嘴角含笑,大刺刺的摆出一个「太」字,平躺在地上,任她恣意施为。

澹台幽莲不轻不重的上下套弄,倏地小嘴一张,把个鹅蛋似的龟头衔住,接着咂嘴弄舌,吐纳起来,澹台幽莲的嘴舌功夫虽然厉害,但我还是强行忍下。

一刻钟后,倏忽一团炙热包裹住棒端,我吃了一惊,忙即往下身望去,只见澹台幽莲一手攥住碧玉肉屌,一手抓住整个子孙袋,唇颊翕动,使劲地吸吮,顿觉一丝热流沿着龟头口儿直透而入,我不由得连连打颤,接着卵袋同时发热起来,如被热火烘焙似的,把整根肉屌烫得受用非常,却又极度难受,一股不泄不快之意,油然而生。

我越来越觉难忍,浑身血脉贲张,只觉炙热之中夹着阵阵酥麻,而那股泄意变得越发厉害。我知道快射了,忙即收撮心神,欲要力挽狂澜,怎料全不管用,一轮吸吮之下,我终于抵挡不住,已全然失去自控能力,子子孙孙猛地夺关而出,一股接住一股,连射数发,全射进澹台幽莲的口中。

澹台幽莲不慌不忙,全数咽下肚子中,直榨得我涓滴不剩,方用舌头为我洗舔干净,抬头笑道:「怎么样,舒服了吧!还要不要为师让你更爽?」

我点了点头,澹台幽莲跨腿骑到我身上,手握喷射后依然坚挺的碧玉肉屌,把个杯口大的龟头抵住阴阜,徐徐沉身坐下。我张眼望去,只见碧玉肉屌一分一寸的被她吞下,再看澹台幽莲的表情,柳眉紧聚,樱唇半张。

碧玉肉屌终于抵达深处,牢牢的顶着花心,团团温湿的嫩肉,正自一收一放的把龟头包裹住,着实受用非常。忽听得澹台幽莲低声说道:「真的好大,又烫又硬,光是这样放在里面不动,已经教人舒服得要死了!」

我美得浑身舒爽,真不愧是名器中的极品十重天宫。问道:「师尊,我要动了。」

澹台幽莲微一点头,双掌按在我膝盖上,以此支撑起娇躯,腾出空间好让我在下抽捣。

我一声得令,便即从下往上发动攻势,只见碧玉肉屌不住疾进疾出,每每深投均直捣靶心,把一团嫩肉撞得吱吱价响,当真妙不可言。

澹台幽莲虽然也算阅人无数,现给我一轮猛烈抽戳,也觉头目森森,四肢打颤,喘叫道:「不败……你……你太厉害了,人家从没被人撑得这样胀满,又……又捣得这般深。嗯!不行,不要这么用力,花宫要给你捣碎了……」

我双手固定她纤腰,下身一摇三晃,狂插不休,嘴里说道:「师尊那里很紧呀,简直密不透风,若不使点力,真个寸步难行。咦!怎地师尊里头会有张嘴巴,不停吞噬我的龟头?」

澹台幽莲被我捣得喔喔连声,闻言也暗地一笑,颤声答道:「你……你还说,下下碰着为师那里,给你弄得又酸又麻,没马上泄出来,已经算本事了……」

不觉间,我一口气便是过百下,只觉膣室越来越湿,越益烫热,每抽提一下,汁液便夺门而出,打得肚皮湿津津一片。如此淫靡动人的情景,直看得我激动莫名,动作渐趋激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