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日入月(流经裙边的水)免费 日入月(流经裙边的水)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莉莉 莉莉

    我马子莉莉,一般漂亮,形象点描述不太会,许多人都说她像范冰冰,我觉得说这话的都他妈的屄,就范冰冰那货色也可以和我马子比?大家将就下吧,就范冰冰比较实在点,毕竟中国美女海了去。  莉莉身高一米六三,配我稍矮,皮肤奶白,就Ole沐浴乳那颜色,奶子不大,胜在够挺,腿还可以,屁股也多肉。写到这里我特意竖三指起誓:可能描述有点不够具体,其它皆属实。

    日入月(流经裙边的水)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莉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莉莉》,是作者日入月(流经裙边的水)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马子莉莉,一般漂亮,形象点描述不太会,许多人都说她像范冰冰,我觉得说这话的都他妈的屄,就范冰冰那货色也可以和我马子比?大家将就下吧,就范冰冰比较实在点,毕竟中国美女海了去。  莉莉身高一米六三,配我稍矮,皮肤奶白,就Ole沐浴乳那颜色,奶子不大,胜在够挺,腿还可以,屁股也多肉。写到这里我特意竖三指起誓:可能描述有点不够具体,其它皆属实。

《莉莉》 第25章 免费试读

其实,男人是一种很容易被感动的貌似坚强但内心脆弱的动物我生平最讨厌两件事,一是不懂装懂又超喜欢叽叽歪歪的人,如果不用顾忌他面子的话,这种人我见一次踩一次;还有一件,谁他妈的敢没事打扰老子睡觉,我保证惦记着,每晚熬夜打电话找他起床尿尿玩儿。

莉莉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刚睡了会,还在贪睡的那个点上,所以我一接通就屌她了,问候了她亲人,再问她是不是想死,口气特冲,还带着点沙哑。

莉莉很会装,大概是见我嘴巴不干净,先虚了,憋着哀婉的声调说:“锤子哥哥……我想你了……好想好想哦……”

拖着哭腔,喘喘停停的,背景音乐还他妈的挺动感。

我把手机从耳朵上摘下,看了下时间,都快临晨两点了我操!粗略一算,她这趟泡吧泡了快三个钟了都。

我肝火大旺,冲着手机嚷:“你妈了个逼的!陪男人高潮几回啦?半夜三更吵老子睡觉干屌啊!小心我揸爆你的卵!你妈了个逼得!”

莉莉有一招很厉害,就是你说你的,我只管说我的,尤其是在她理亏的情况下,电话那头停了几秒没动静,然后她就喘着说:“晕死了……头好疼……我喝多了哦……太嗨了……一不小心就喝过头了……怎么办……怎么办……好晕……我回不去了……来接我哦……”

我听着她发嗲了几句,鸡巴在裤子里就忍不住尿频尿紧尿结石,也捏起嗓子学她扮纯,“怎么办?怎么办?”

后边换上吼的,“出门打的会不会呀!老子接你个鸡巴毛!死不回来就别回了,自己找男人睡去!”

恨恨地挂了电话,从旁边摸烟来抽。

火还没点上,手机又响了,我不急,先把火点着了,抽了口醇的,才按下接听,莉莉也没急,咯咯笑了几声,曼声道:“死锤子你好啊,又挂我电话。”

我冷笑不已,“现在不醉了?没事别碍老子睡觉,就这样。”

“哎哎哎,等等嘛,你急个锤子,我有话说。”

我没吭声。

莉莉嗲嗲的声音传来,“先别吃醋啦,我什么都没做,被你冤枉我会觉得很亏的……”

不得不承认,我小小开心了下,然后用一个气势的鼻音回应她,“哼!”

“我说真的……胸罩是我自己脱掉的……只和他们瞎玩……真的什么都没做哦……”

“唉,信你就有鬼了,屁话少说,早点回来给我日,赶紧的!”

莉莉较真了,“你不信?拜托,你想想那种地方我怎么可能随便,要得了病怎么办?”

我笑歪了嘴,“哈,那火车上怎么回事?敢情你还喜欢吃嫩草啊!以前的呢,一夜情你不是玩过挺多的吗?”

莉莉很聪明的漏掉了第一个问题,哼哼着,“什么一夜情,别冤枉人呢!我好纯洁的说!”

干了,再说下去又得说她跟我的时候就是一处女了!我深深吸了口烟,“好吧,闭上你的鸟嘴,我知道你想我去接你,那个,动动你天真的脑子,有可能吗?”

“咯咯咯~”莉莉意气风发的浪笑着,“情况是这样的,那个男的不让我走,他想上我想疯了……如果你不来救我,今晚……”

后边的暗示,不对,是他妈的明示——好想靠啊,红杏出墙都他妈的如此登堂入室,真不愧是我的女人!

我感慨着,莉莉可能是嫌分量不重,又调戏了我一句,“他喝了好多酒,现在眼睛都红红的,我怕……他会欺负我一个晚上哦~”我纠结坏了,要说任一个女人这样摆布,真心对不起男人的自尊,可这小婊子好端端地为我守了一夜的贞操,貌似也挺让我感动的,起码她心底还放着我不是。

下决心的那刻,我羞愧得很,脑血管凸凸直跳,脸皮也一阵阵的发紧,“听说,你把某个倒霉的傻逼给耍了是吗?”

“嗯哼~”小婊子很得意,我完全可以想象她此刻摆出的高傲逼样是多么的欠屌!

“仅此一次,再有下回你自个儿把逼洗干净了让人操,懂不懂?”

我压低了音量,尽量克制着暴走的情绪。

“不嘛~我的逼逼只给锤子一个人日!”莉莉媚劲十足。

“地址!”我干吼。

“王妃,快点来哦~”“王菲?”

“是啊是啊,王妃啦!打的过来很快的,十多分钟就到。”

我掐了电话,风一样穿好衣服,再风一样刮进苏茜的房间,奇异的是,她竟然没反锁。

看见我推门而入,苏茜在昏暗中小声道:“你是要去王妃酒吧吗?”

“都听见了还装蒜?一句话,附近是不是有这地方?”

靠,她都说王菲酒吧了,那我不是废话吗?不知道还有没有一间叫李亚鹏的……

“有,在深南大道那边。”

苏茜说着就起身,外头透进来的光线很朦胧,打在她凹凸有致的美肉上显得很可口,我上前兜住她嫩滑的奶子揉了一把,“你起来干嘛?跟你交待下,万一我一个小时内没回来,你赶紧打电话给老岩,叫他带够人马来踩场,知道不?”

“为……什么呀?”

苏茜的目光水水的,声音也因为我的挑弄变得有些颤,她伸手来拨我的手,我没再调戏她,只道:“女人别多事,不该问的别问,说我去打架就行了。不过,千万别提前,要等够一个小时,如果没事我会先打电话给你的,好吧?”

“可是,我和你一起去不行吗?”苏茜弱弱的样子。

我想了想,点头道:“好,赶紧的换衣服。”

一个人在酒吧里黑灯瞎火的找人实在太丢脸,多一个人陪着感觉就好了很多,至少看起来不会像个傻逼。

出门,下电梯到负一层,苏茜带我上了她的座驾——擦,一辆乳白色七系宝马!

“香车美人,看不出你还是个小富婆哦~”我着实有点眼红,坐在宽敞的皮椅上扭着屁股,想蹭上些富贵来。

“哪有!”

苏茜不知怎么的,小脸红了下,眼神飘在前方,没敢看我,“你将来肯定能赚大钱的,我有预感。”

“屌毛飞的预感!妈逼的不是说2012要毁灭吗?千千万万人都预感了,可他妈的千千万万个傻逼的预感你也信?”

我手贱,伸过去帮她按了下喇叭,吡的一声吓到个路人甲,乐得我开怀大笑。

“我不是傻逼。”

智商据说有一百好几十的美少女不服气了,嘴巴嘟嘟地翘起来。

汽车轰轰~哒哒哒~路况不熟,感觉聊了没多久,宝马微一震,停下了。

“就这?”

一排大大的用霓虹灯点亮的艺术字赫然高挂在眼前,其中就有‘王妃’两字,字上边还有个装逼的男人头像,下边标着日期,欢迎条幅之类。

“我以前来过几次,今天陶吉有来哦。”

苏茜被奸贼调教得不错,一下车主动的挨过来拉我手臂,但她的崇拜相却是我极不齿的。

“不是吧,你跟我来原来是为这个……”

我拉下脸来,要说崇拜个纳米卒或者其他什么的恐怖分子都来得实际些。

“走啦。”

苏茜怕我挤兑她,埋下头像拽驴子似地拖我袖子。

进入大厅,吧里的气氛正热,各种欢呼声此起彼落。

舞台上有个漂漂的女郎,神神秘秘地笑着,拿上拿着麦却没说话。我困惑着,她就把麦对上了红唇,“截至目前为止,现场消费最高的是——”

舞台上一阵急鼓,搞足了噱头。

“二十三号桌的朋友,一共是十六万七千!”

鼓声,喇叭声,哨声,掌声……我傻眼瞧着远处斜上方二楼忽然被圆筒灯照亮的一桌子人,莉莉这小婊子又叫又跳,像只刚脱笼的雀鸟,那股子欢快劲连我看的人都感染了些许喜感。

不过,在看到她边上那人时,喜感立马飙起来了,操他姥姥的,这不是那穿丝袜的妖怪是谁!

刚进门时还想直接打她手机的,现在没了这心思,突发奇想地想要偷窥下,若是其他人我是不敢马虎的,但这妖怪性点太高,莉莉就是给他扒光了,估计他一时半会也硬不起来。

而且,莉莉那屌样哪里是个被挟持的人?就我傻逼逼的赶来救她,我还傻得可以,都快无解了都!

台上漂漂的女郎让气氛热过一阵,接道:“排第二名的是五十一号桌的朋友,一共消费是——九万二千!要加油哦!”

鼓声没起,dj还弄了个整蛊的音乐,调戏的意味十足。

“其他落后的朋友也要加油哦,消费最高的朋友将赢得我们嘉宾——陶吉亲笔签名的CD一张!……”

这手段很老套,但不得不说很实用,来这玩的谁没有点攀比的虚荣心?哪天我发达了,也充胖子砸他一回狠的。

“陶吉嘢~”手臂疼了下,却是身边另一只小鸟雀抓的。

“嗯,还不错。”

台上一个奶油小生粉墨登场,一上来就献歌,引得现场即刻沸腾了,我只略看了两眼,心里腻味的不行。

可怜台下一帮子人拿着‘爱疯’在下边拍得不亦乐乎。

还好今晚来的不是gay,不然老子第一个丢酒瓶上去,上次男的春哥来我们那,那么酷的痞子都有人嘘,我当时还挺感慨咧。

来得不巧,被浓妆艳抹的小妹带着兜了两圈,还找不到位置,刚想叫她带我们上二楼,突然看见莉莉拖着那妖怪的手下来了。

“莉莉?你快看,那个是不是她!”

苏茜眼尖,光怪陆离中发现了目标,可他妈刚才灯亮的时候她往哪看了?

“不着急,我们慢慢找。”

干,我超前的sex观岂能让她给发现了!

挥退服务员小妹,我拉着她躲进黑暗里,远远地看着莉莉往人堆里挤,妖怪脾气蛮好,被她当枪使,指哪挤哪。可人实在多,都在挤呢,两人挤了一阵挤不进中间就往边上去了,人影晃了几下,消失不见。

“她往那边去了,我刚认出是她。”

苏茜替我着急。

莉莉这会肯定是去拍照的,手里拿着手机,要找她分分钟的事情,我不怕她丢了,先转过脸问苏茜,“那个穿丝袜的妖怪,是好人还是坏人?”

苏茜没听懂,“什么?”

“视频里你的那个前男友啊!”

我比划着,“是自己人,还是敌人?是老岩的合作伙伴还是竞争对手,或者其他什么的鸟关系,你知道不?”

“我……我说不清楚。”

苏茜欲言又止,不敢拍板。

“那找个说得清楚的人来!笨蛋!”

我不轻不重赏了她一巴掌,“去,打个电话给老岩,就说我马子让你前男友牵走了,我想扁他,被你拖住了。记住别说漏嘴啊,我是被你拖住的,我并不认识你前男友,然后你问老岩,这事怎么处理。”

苏茜捂着脸蛋,嘟起小嘴不满地哦了声,自个找安静的地方请示去了。

用鸡巴去想都知道,奸贼该头疼了,就凭他藏着那小子的毛片秘而不宣,其中的厉害关系不是三两句话说得清楚的,而他送来的五十万,虽说我还未花销出去半毛钱,但始终欠他一份人情,要是那小子是敌人,莉莉这送上门的鱼饵,倒是个机会。

至于后手该怎么做,我脑子里已经转过好几个足够阴险的点子。

有些事情奸贼干不了,放我身上却是没什么顾忌,要走人那是拍拍屁股就走了,丝毫不拖泥带水。

可能是宰了人,见过了血,现在的我大有不可一世的滔天杀气,仿佛脚下踩着的不是地球,是飘在空中的云朵,我也不是凡人,是无所不能的神仙,见谁灭谁……

尽管知道我这状态要不得,可他妈的我就是热血沸腾了。

唉,年轻就是傻逼!我一边骂着自己,一边兴奋得直发抖!

前边,莉莉又拉着妖怪兜了回来,焦急的神态一目了然。

我冷眼旁观着,手指连动,“你骗我,我很生气。给你两条路,一,现在跟我回去,老子拿假鸡巴塞你逼里,震你一天;二,把你身边的男人玩给我看看,手机没响不许停。选一,转身。选二,右手举高。”

将信息发了出去。

莉莉背向着我东张西望,她手里拿的手机一震,低头往下看,估计是看完了,马上回头找我。

按莉莉的性格,我觉得她是不会容忍自己吃这个暗亏的,当她转身过来的时候,我怔了一秒,接着我看她又高举了右手。

看来是选二了。

莉莉这会大意了,她的举动应该是本能反应,先是找我,然后在找我的过程中做了决定,为了不被妖怪看出异样,最后还欲盖弥彰地伸了个特假的懒腰。

边上的妖怪很敏感,凑过去和她说了什么,莉莉微微摇头,还笑着打了他一下,然后低头发信息,这是我猜的。

之所以让她比手势,就是不想被妖怪发现,但莉莉显然没领会到我信息里的精髓。

妖怪站她旁边,很可能会偷瞄到莉莉的手机,她会写些什么呢?

他妈的争气点哈!要让老子丢脸了我回头把你屎给捏出来!

我暗暗赌咒发誓,紧张得一塌糊涂,手心里捏了把冷汗。

隔了会,手机振动起来,我连忙去看,琢磨着,笑了。

“死锤子你还不过来陪我吗?今晚我的偶像陶吉来了哦!人家好喜欢他的说,等下还要和他合影……你来不来?”

信息本身没问题,里头隐含的意思才是关键,第一自然是跟我说明她骗我的原因,她想我陪她一起度过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常手段我是来不了的,所以用上了点计谋;第二估计是写给妖怪看的,好让他知道我没来;第三就深刻了,末尾这小婊子故意问了一句,即使等下手机有动静,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做她该做的事。

如果一开始不是她太大意的话,这表现我都想给她九十分了。

台上一首歌唱完,苏茜一脸轻松的回来了,正赶上陶吉在道歉,说上海那边的飞机误点,天灾人祸的对不起云云。结果不出意料,一阵此起彼落的嘘声响起,接着渐有统一的趋势。

那小明星还可以,应该有过类似的经历,姿态放低了说上几句幽默段子,倒博得了粉丝们的力挺和现场善意的笑声。

苏茜挨过来打抱不平:“那些人素质好差……还是我的吉吉素质高。”

我惊讶的看她,比起大拇指,“内涵。”

这年代,闲得蛋疼的年轻人早就养足了匪气,平日里看谁都不顺眼,更何况是在这种泡女人的地方。嘘你几声是客气的,往台上丢酒瓶卫生巾也不过是给你面子,捧你的场,真遇到那些想出风头的,借着酒劲就敢跳上去吐你一身,顺带踩上几脚,让你高潮迭起,一浪嗨过一浪。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