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999hitman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

    我所在的公司大楼,每一层都安排了一名保洁阿姨,大家印象中的保洁阿姨大多恐怕是年老色衰,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但我所在公司的这一层,保洁阿姨非但不是老太婆,还很有气质,充满成熟女性的韵味,可以想象年轻时肯定是个标准的美女。顺便提一下,我偷偷看过她的工牌,她叫孙雪梅。凡是看到这位孙阿姨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多看她两眼,男人是那种发现漂亮异性的猎艳目光,而女人则眼睛里透出惋惜,好像在说这样长相好气质佳的美女,似乎不应该在办公楼里面做保洁。

    999hitman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是作者999hitma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所在的公司大楼,每一层都安排了一名保洁阿姨,大家印象中的保洁阿姨大多恐怕是年老色衰,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但我所在公司的这一层,保洁阿姨非但不是老太婆,还很有气质,充满成熟女性的韵味,可以想象年轻时肯定是个标准的美女。顺便提一下,我偷偷看过她的工牌,她叫孙雪梅。凡是看到这位孙阿姨的人,无论男女都会多看她两眼,男人是那种发现漂亮异性的猎艳目光,而女人则眼睛里透出惋惜,好像在说这样长相好气质佳的美女,似乎不应该在办公楼里面做保洁。

《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 第十六章 厨房乐趣多 免费试读

我掸去西裤上的灰尘,身旁的孙雪兰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女主人的架势,重新安排分工,她和外甥陈杰负责继续留在小院里杀鸡、洗鱼、摘菜……,而她老姐孙雪梅则被派去厨房完成淘米和切配的任务。当然,我作为客人只需翘翘二郎腿,坐等吃饭就行了。

小洋楼的客厅面积可观,采光优秀,我苦笑着拍拍尚存一丝疼痛的臀部,自搬椅子坐稳,喝了几口茶,又刷了会儿手机。百无聊赖时,脑海中反复闪现刚才孙阿姨短裙内的场景,似乎她身上的香水气息和丝袜、丁字裤包裹的骚味儿还萦绕未散。好久没肏干她的肥屄了,我对镇中心酒店的激情之夜满怀期待啊!越想越按耐不住裤裆部位的冲动,男人果然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客厅门外的农家小院里,孙雪兰正在处置刚买的那只活鸡,我对她这位小镇美女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现如今,城市男人已退化的没几个会杀生了,她却手起刀落眼睛都没眨,那只老母鸡呜咽几声脖子一扭便没了知觉,外甥陈杰老老实实地打着下手帮她接鸡血,两人忙得热火朝天。

我持续观望小院中的情况,最应该防备的是孙阿姨的儿子陈杰,总觉得这小子对我有意见。孙雪兰支使他干这干那,至少目前他倒没什么闲功夫监视我了,真乃天赐良机。

厨房在一楼的角落里,门是虚掩的,孙阿姨见我一个人摸进来,抿嘴笑道:“他们可都在家哦,你别动手动脚的!”

“亲爱的阿姨,不要冤枉我好吗,我就是过来看看晚上烧什么好吃的,开了几个小时车,肚子饿了么!”我故作委屈地说道,偷偷反锁掉厨房的木门。

“没摔疼吧?”她关切地问道,手上的那些活儿却丝毫未停,保洁阿姨干任何家务事总透着股子麻利劲。

我故意说道:“疼啊!到现在还疼呢!你说怎么办,我做车夫,送你和儿子回趟老家,饭也没吃上,还摔伤了,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待会就去拿身份证,今晚补偿你,行了吧,小色鬼!”她听得出我话中带话,脸含春情地说道。

我站到她身子后面,色手摸索裙摆内侧。孙阿姨趁独自躲于厨房的机会,精心整理了丝袜和内裤,连裤袜掉档问题解决了。这次抚摸大腿、肥臀和私处的接壤区域,织物贴合紧密,犹如敷了一层薄薄的粉底。色手隔着丝袜揉捏大屁股蛋子,滑过大腿内侧丰隆的曲线,五指并拢作刀状,向上用指尖戳裤袜拼合线,那条狭促地带凹凸多褶,是由连裤丝袜和窄小T裤共同守护的隐秘。

“干嘛啊……当心我妹妹……和我儿子闯进来……”孙阿姨斜眼瞪我道,肥屁股使出一串连拱带送的奇招怪式,对付我的“手刀”,打算赶跑这个侵犯者。

“嘿嘿,亲爱的阿姨,我把门反锁了,他们想进来一定会先敲门!”她的大屁股呼呼乱顶,“手刀”戳档一时间丢失准星,我转而抓紧她的裤袜两侧往下猛扯。

“啊……不行……”孙阿姨发觉腿部的装饰正脱离两瓣大屁股蛋子,哪管双手还在沥沥滴水,慌乱地提拉连裤丝袜。

薄薄的氨纶材质经不起两股力量的僵持与角逐,“刺啦”……孙阿姨挣扎的身子与那条肉色连裤袜仿佛山摇地裂般,以裙摆内的裆部为起点,一路绷丝开裂,直达她肉鼓鼓的小腿肚。孙阿姨左腿的白皙肌肤充分裸露,而整条右腿的丝袜依然完好,左右对立,表现出某种女性贴身衣物残破分割的美感。

“讨厌,你个死人头,丝袜弄破掉没法穿了,你再买一双赔给我!”孙阿姨俏脸泛红嗔怪道,不情不愿地脱去撕裂的连裤袜,甩手丢进炉灶旁的垃圾桶。

“亲爱的阿姨,吃好晚饭我到街上帮你多买几双,你晚上来酒店拿。嘿嘿,再说了,这条也是我买给你的嘛。”我盯着她裸露的肥白双腿,既缺乏肉丝的点缀,又少了几分被裤袜包裹的安全感,现在裙内就仅剩那条丁字内裤了。

没了丝袜的紧肤效果,她的屁股蛋子松弛之外却变得格外贴手,孙阿姨的肥臀穿了丝袜触感细腻,全裸则光洁如玉,这或许就是女人的另一种变化多端吧。少了那层阻碍,我也更容易伸进她的倒三角区,在她形如馒头又布满耻毛的肉丘上抚摸,指头勾勾骚屄幽缝。另一只色手同样没闲着,使劲揉捏她躲藏于T 恤和胸罩内的那对大奶子。

“你……你这样……我没法弄菜了……嗯……嗯……死人头……晚上再说好吗……嗯……”孙阿姨的肉体相当敏感,略施手段,她竟然连说话的音调都变了。

“呼……亲爱的阿姨……我忍不住了……先让我肏肏……”我急色地拽掉她的黑色丁字裤,放在口鼻间深深地吸纳她裤裆内侧潮湿的骚味儿,想着她肥美多汁的阴户,西裤已没办法包容膨胀到一定程度的肉茎。

“嗯……啊……死人头……这么想肏阿姨啊……那……给你……给你肏几下过过瘾……嗯……”孙阿姨伸展双臂支撑瓷砖,身子像架桥似的连接地面和灶台,一副经典的后入造型。大屁股忽地抬高,白底黑斑的裙摆小幅度掀扬,刮来阵阵春风,腿根秘部惊艳乍泄,惹人窥探那道自上而下幽深难觅的究竟。

我放出苦苦煎熬良久的肉茎,将孙阿姨的裙摆连同内衬翻至腰际,两瓣肥白的大屁股蛋子,以及毛绒绒、湿哒哒、热腾腾的阴户完全暴露,静待巨炮从臀后发动冲击。我把持坚挺的茎杆,龟头轻轻擦过这黑中带红的骚沟秘缝,马眼分泌的前列腺液和她屄缝口的淫水相混。我又微调角度,沾满男女润滑剂的龟头对准靶心,撇开两朵小阴唇,半颗红肿秃头缓缓地逼破桃源洞门。

“咚……咚……”厨房的木门突然被人敲响。孙阿姨吃力地回首,妙眼儿瞪大冲我呲牙努嘴。本来我只插了半颗龟头,她见我呆若木鸡,如母狗叼尾般摇头摆臀,反而弄巧成拙,茎杆一路淌过泉眼儿几乎全根覆没。

我扶着她的腰臀,犹豫不决让我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拔掉阳物,肉没吃着半块,汤也没喝一口,心存不甘啊!如果继续肏干孙阿姨,我估计门外的人再愚蠢也能对厨房内的事情猜中八九分。我喝止内心挣扎,决定选择后者,于是伴随“咚……咚……咚……”的敲门声,肉茎争分夺秒,但求速度,免谈技巧,闪电般地尽全力抽送,桃源蜜汁满溢后,锁定花芯附近的一小段秘径,以百米冲刺的方式频频运作。

“老姐!你在里面吗?帮我烧壶开水哈,我要拔鸡毛!”门外是孙雪兰的声音,“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对啦,你那个同事跑哪去了,我没见他走出院子啊?!”

“快……快拔掉啊……死人头……”惊慌失措使孙阿姨美丽的脸蛋儿变得面目狰狞。

敲门声持续催命,配合着孙雪兰的呼叫。孙阿姨的妹妹真会挑时候啊!哪怕再晚十分钟也罢,我至少可以借孙阿姨的桃源洞解解馋,消消火。被她这一嗓子喊得我兴致丢了七八成,无可奈何地抽回肉茎。

孙阿姨来不及穿内裤了,慌慌张张地整理好短裙跑去开门。她这条裙子短归短,但层层叠叠,具备防走光的功效,想透过薄纱裙摆欣赏内里乾坤,那得生就一双透视眼才行。

孙雪兰诧异地望着她姐姐,发现我也在厨房里时,表情仿佛是瞧见了外星人:“你怎么跑这来啦?!”

“啊……”我指指门外,信口胡诌道,“茶放凉了,我想倒点热水。”

“哦……”孙雪兰似乎信了我的鬼话,咯咯笑道,“就是嘛,老姐,快烧开水,老母鸡的毛还要拔呢,你同事也没热水泡茶了,你倒是难得回趟老家,可也不能把自己当成大客人啊!哎,还没小杰勤快呢?”

孙阿姨唯唯诺诺,像是受了办公楼道保洁组长的批评。待其妹孙雪兰离开,她自然把气撒向我头上,鞋跟跺地砰砰乱响:“小色鬼,王八蛋,差点就惹祸啦!你快给我出去,让阿姨专心做晚饭。还有,我的……我的短裤呢?”

“嘿嘿,亲爱的阿姨,短裤嘛,我先替你保管一会。”我摸摸西裤的右边。

别看我生得一米八几大高个子,却行动灵活,当初大学篮球队也算是主力选手。她肯定猜不着,我充分利用孙雪梅开门到孙雪兰进门那惊心动魄的十几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好不安分的肉茎,又捡起丁字裤塞进口袋。

“快还给阿姨,难道你要阿姨光着屁股烧饭吗?”孙阿姨伸出玉手,面部的红霞究竟是因为害羞呢,还是因为生气,估计兼而有之。

我将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丢给她,按孙阿姨的套路,她必然要背过身子再穿。灶台瓷砖上摆着几根新鲜黄瓜,直径貌似赶超肉茎,我眼明手快,挑了其中某条最为粗壮的家伙,对准孙阿姨的屄缝塞去,动作好像侠客挥舞宝剑直刺对手大开的门户。她那两瓣棕色大阴唇如同抹了猪油似的,小阴唇夹沟的暗红糯肉一线尚留,桃源依稀可见,撅臀抬腿套内裤的姿势正适合拿黄瓜捅阴户。

这根翠绿的黄瓜两端圆润,一头粗一头细,上面布满坑坑洼洼的纹理,还生了些毛糙小刺。由于肉茎打过头阵,穴孔秘径短时间内还维持着湿润状态,黄瓜大头呲溜一声,未费吹灰之力捅入孙阿姨的仙人洞府。

“啊……你又干嘛呀……什么东西弄进阿姨屄里了……哦……凉丝丝的……啊……”孙阿姨遭黄瓜突袭后,差点也跌个跟头,刚穿进一边的黑色丁字裤顺着小腿肚滑至地上。

“亲爱的阿姨,你的屄也饿了,让小老公先给她喂根黄瓜充充饥。”我揭开她的裙摆,那道骚缝飘散着成熟女人浪水的浓烈气味。黄瓜真像一根“绿色阳物”从臀后狠狠地蹂躏她。此情此景,让我回忆起在保洁工作间用拖把头子插她桃源洞的那次,黄瓜和拖把,脆爽对坚硬,异曲同工之妙啊!

“啊……嗯……你怎么……总拿……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肏阿姨呢……嗯……死人头……阿姨的屄……被这些东西肏坏了……啊……嗯……”孙阿姨站立不稳,腰肢弯作九十度,好像岛国人在行鞠躬礼,步履纷乱,身子重重地倒向灶台边缘。

茄子、黄瓜之类的棒状蔬果,据说戴好避孕套就成了某些女性的好“伴侣”、好“情人”。女追男隔层纱话虽不假,然而,一部分女人天生喜欢扮矜持,骨子里再骚再浪,宁可邀请黄瓜之类农作物帮忙泄欲,也要在人前装作厌恶“性”,拒绝“鸡巴”,做足种种贞洁姿态,给自己冠以清纯赛雪的美名。

昨晚下班后,我从办公楼底的家佳便利店买了一盒冈X 牌超薄款,但是放在客厅的背包里忘了随身携带,之前肉茎干活没穿雨衣,现在也只好委屈孙阿姨的小穴直接品尝这具翠皮带刺的假冒货。我蹲在孙阿姨的大屁股后面,手握绿黄瓜模拟鸡巴肏骚屄,下面的真家伙也肿成一根红肉肠,借西裤的裤裆布料支起了凉棚。

孙阿姨熟女本性,骚浪有余莫论矜持,理所应当更喜欢我的大肉茎,只是厨房乃重地,性交需谨慎。因陋就简,黄瓜作为“绿色阳物”非常环保兼称职,价格低廉,获取容易,汁液足、硬度够还不会射精,无需考虑避孕,难怪成为独身女性的自慰首选。此物进出桃源洞的景象淫靡又有趣,每趟拔出时,不仅芝麻粒大小的毛刺四处飞溅,稀稀拉拉地播撒几颗粘到我脸上,而且一条条纹理涂满了透明的液体,搞不清到底是洗菜的自来水,还是黄瓜汁,我想最主要的成分应该是孙阿姨的淫浆。

“啊……啊……快拔掉……嗯……一会……一会……我妹妹又要进来了……啊……啊……嗯……”孙阿姨无心考虑瓷砖是否油腻,近乎半个身子爬上了灶台。

我就是因为担心她妹妹或者儿子突然再撞进厨房,否则明明长了根真阳物,谁会用假鸡巴啊!何况红肉肠呆在凉棚里早已被假冒货激将得暴跳如雷了。

“呼……亲爱的阿姨……你下面的小嘴这么贪吃……你快把她给饿坏啦……呼……搞根黄瓜垫吧垫吧……今晚请她吃鸡……嘿嘿……”我捏着黄瓜小头,拿大头钻研她的屄芯子,好像自攻螺丝在宫口处凿壁打洞。

“啊……阿姨受不了啦……黄瓜太刺激……哦……啊……死人头……啊……屄被你搞坏了……啊……快拔了吧……啊……嗯……”孙阿姨生怕黄瓜干透子宫,白花花的肉臀羊癫疯似的狂抖一气。

黄瓜代替我的肉茎抽插了几十回合,毛刺全部磨光殆尽,通体绿油油泛着青光,绿影青光穿梭肉林,淋漓飞溅之物换作桃源洞分泌的淫水浪汁。估计孙阿姨慢慢适应了这根家伙的粗细软硬,大屁股蛋子和着黄瓜的节奏一前一后地摇晃。

“哗啦……哗啦……”

与孙阿姨屡次交欢时,欣赏肉茎进出她桃源的细节往往取决于体位。而绿色家伙给了我观摩她骚屄吞棒的绝好机会。世人戏称性事丰富的女人小阴唇为黑木耳,拿孙阿姨充血牵拉的两朵跟灶台上那盘子菌类一比较,还真是形神兼备啊!黄瓜入洞时,黑木耳被推向两侧厚若岩石的大阴唇;出洞时,又联合桃源门庭的糯肉从岩缝间采摘般扯离,艳红阴核如脱壳豆蔻,在倒置渐拢的峭壁尖端藏尾露头,这幅菜园盛景,就差我裤裆间的鸡腿菇了。

“妈妈!小姨问你水烧开了没有?!”这次轮到她儿子陈杰跑来叫门了,“烧开的话,我拎去给小姨!”

与此同时,孙阿姨的身子像安装了弹簧似的一蹦,我也急于撤掉黄瓜。新鲜脆爽的代价就是易碎,啪嚓,黄瓜断作两截,大半根留在孙阿姨的桃源洞内,我手里握着剩余部分。

“小杰……”孙阿姨拢拢凌乱的裙摆,藏好填堵她肉洞的翠绿色玩意儿,“呃……哎呀,妈妈给忙忘了,马上就烧水,烧好了我会送过去,你先回院子看看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小姨做的。”

陈杰并没有听她妈妈的话立刻离开,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手擎半根断黄瓜的模样肯定很怪异。所谓做贼心虚,我感觉笑容僵硬难看,必须表现得自然些才能让她儿子放松警惕。

黄瓜递送到口鼻附近,她妈妈私处的骚气清晰可闻。我咬了一小块,滋味儿清甜为主,稍泛咸涩,随意咀嚼几下囫囵吞咽后说道:“哈哈,叔叔肚子饿了,来厨房问你妈妈要点吃的,找来找去,好像只有黄瓜能直接吃。你们老家这个地方的黄瓜又鲜又脆,味道好极了!”

“哦……”陈杰撇撇嘴,转身离开厨房。这种十八九岁叛逆期的少年人狠话少,而且我琢磨这些年他和孙阿姨娘俩个相依为命,针对她妈妈身边的男人戒备提防也算是护母心切的正常反应。

送走陈杰,孙阿姨脸蛋涨红叫道:“快……死人头,拿个盆过来!”

我环顾四周,找了洗菜用的不锈钢盆递给她。孙阿姨把盆放在两腿之间,身子半蹲着,背对我撩起裙摆。以我的视角望去,那大半截黄瓜像菊门独有的条状污秽物,由肥白的大屁股蛋子中间缓慢地排出,最后哐当一声砸入盆底,粘稠的体液如同即将断开的水帘,滴滴答答,听说过拔丝地瓜,这拔丝黄瓜倒是头回见。

“嘿嘿!亲爱的阿姨,你好不要脸啊,竟然在自家厨房里面拉粑粑!”我就喜欢拿孙阿姨逗乐。

“去你的,小色鬼,阿姨被你玩坏了怎么办?屄里好像还有黄瓜上面的刺,感觉扎扎的,等会先去楼上洗个澡。”她见我没反应,提高音量,“快帮帮阿姨,我来烧开水,你把黄瓜丢掉,洗干净盆子。死人头,听到没有,是不是嫌弃阿姨呀!?”

我并没有准备丢弃黄瓜,包括阿姨屄里残留的部分和我咬了一口的小半截。平时由于工作关系,一日三餐主要靠外卖,但几样简单的小菜我还是会做一点的。我将我认为洗干净的黄瓜拍扁、装盘,找了几瓣蒜头捣碎均匀地撒在上面。

“你看,亲爱的阿姨,我做了一道蒜泥拍黄瓜,放些佐料就完工啦!”我乐呵呵地托盘介绍道。

“脏不脏啊,粘了我……我下面的水。你自己吃,我可不吃,恶心死了!你快别在这添乱啦,赶紧给我滚!”孙阿姨手如同蒲扇似的挥动,连退两三步呵斥道,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裙摆内还是空空如也呢,慌忙拾起钉子裤像单脚跳一般狼狈地套上。

“亲爱的阿姨,身份证呢?”我临走时转头问道。

“在我的小黑包里,你自己去拿……”

暂别一家三口,我驱车到达镇中心。第一件事是订酒店,本地仅开了一家酒店,我对其房间的档次不抱奢望,床铺整洁,能提供热水澡便足够理想了。住酒店的目的是为了方便与孙阿姨晚间行极乐事,反正明早我俩就会返回城里。

第二件事是买几双丝袜送给孙阿姨,镇中心没有类似家佳便利店这样的连锁小超市,找来找去皆为杂货铺,店门口地摊的三无连裤袜十元一双,质地与孙家姐妹腿上穿的那种相仿,带包装的丝袜被老板摆放在店内的货架上吃灰。吃灰总比三无强啊,我挑了肉色和黑色的各两条,沉吟着是不是也送给孙阿姨妹妹一套呢?孙雪兰的玉腿比孙雪梅纤长,如果选对衣服,再搭配品牌丝袜,裙装气质未必会输给Cici和Rainy姐。

我懒得讨价还价,老板也因积压货被人买空而乐得合不拢嘴。孙家姐妹花每位两双肉色,两双黑色,谁也别吃谁的醋。孙阿姨曾给过警告——别打她妹妹的主意。我感叹道,如果孙雪兰不主动投怀送抱,我纵使有贼心,那也是瞎意淫。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