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lxl2003848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lxl2003848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危险的游戏 危险的游戏

    我的妈妈叫林美英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可不是普通的员警哦曾经当过女特警,一身格斗功夫相当了得一般三五个小流氓根本不是对手。由於从小练功拥有1米77完美身材的她,如果不是长的过於英气的美貌脸庞你一定以为是个模特,虽然38岁的年纪,可身上却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反而有种略带霸道的成熟之美。  从小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一个既漂亮又有本事的妈妈,可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lxl2003848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危险的游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危险的游戏》,是作者lxl2003848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妈妈叫林美英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可不是普通的员警哦曾经当过女特警,一身格斗功夫相当了得一般三五个小流氓根本不是对手。由於从小练功拥有1米77完美身材的她,如果不是长的过於英气的美貌脸庞你一定以为是个模特,虽然38岁的年纪,可身上却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反而有种略带霸道的成熟之美。  从小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一个既漂亮又有本事的妈妈,可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

《危险的游戏》 第11章(大结局) 免费试读

看完视频我不出意外的将自己的鸡鸡都快撸断了,强烈的高潮过后我陷入深深的疲倦中,就在眼皮完全合上前我依然没有忘记把邮件删除。因为我明白这些东西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被爸爸看到。我知道视频是那一天拍摄的,而且那天我就在那间商城里。只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会打扮成那个样子。

晚饭时我看着妈妈穿着居家服的样子,心里却还在想着那宛如不良少女的装束。下体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而妈妈今天难得不用加班,而且显得心情特别的好。我忍不住问道「妈,你今天好像特别高兴,有什么好事?」

妈妈眼里的笑意更浓了回道「恩,工作上有了一个重大突破,而且马上就要完成了」「哦,你们不是刚破获一起大案吗?难不成又有大案了」妈妈的心情显然非常的好,换作以往这种问题她根本不会回答「呵呵儿子,这次可是一个非常大案,而且这次成功了以后一切就回到正规了」我很敏锐的注意到妈妈说这话时眼里一闪即逝的狠厉。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的电话却很凑巧的响了起来,而妈妈接电话时刻意的走进了房间里我就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不出意外的妈妈又是以单位要加班为借口匆匆的出了门。而我心里却是无法像往日一般平静,因为妈妈走的时候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我从来没有看过妈妈脸色有这种好像很紧张的表情,于是我决定这次一定要跟在妈妈后面,其实我的内心下意识的想要保护妈妈,只是我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有什么能力可以保护妈妈。

不知道是我的运气太好还是妈妈被什么事乱了心神,我居然很轻易的坐着出租车跟着她来到了郊外的一间废弃仓库。由于害怕出租车司机起疑心,我看到了妈妈在目的地下车之后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让司机驶离了这里。开了许久之后我才下了车然后偷偷的溜了回去。

当我气喘吁吁的来到这幢幽暗的旧式三层小楼时,发现小楼的后面是那间废弃仓库。而此时妈妈的车就在小楼前和一辆豪华的越野车停在一起,很显然这里已经有人先到了。还好小楼里并没有人我很轻松的就通过了,来到了后面的仓库大门前刚要打开大门忽然听到仓库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声音很小断断续续的就像是电影里鬼哭的声音。向来胆小的我吓得腿都有些哆嗦了。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和想要逃走的冲动,口中暗自念着妖魔鬼怪快退散颤抖着轻轻的打开了大门。

幸运的是大门并没有发出年久失修的吱呀声而是很平顺的无声打开了。随着大门打开昏暗的灯光也随着透出,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那声音也逐渐清晰起来,根本不是什么鬼叫而是女人沉重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我赶忙藏在一堆杂物后面,却看到了一幕让我无比痛苦的场景。

一个身材完美的高挑女人全身赤裸的站在一堆杂物旁,双手高举头顶被绑在从房梁上垂下一根麻绳上。而那双笔直的美腿闪耀着令人目眩的光泽紧绷的挺直着,美丽白嫩的脚被一双超高跟的水晶凉鞋勾勒出完美到极致的曲线。并不是很丰满但是却异常坚挺的乳房上也被紧紧缠绕着几根麻绳,被压迫的乳房已经有些发紫。最让人无法呼吸的却是在那女人的乳头上竟然紧紧系着一个金属圆环。在乳环上居然还挂着一个看起来挺重的铃铛,虽然被铃铛的重量拉扯可是那已经勃起的乳头依然倔强的挺立着。而那女人的旁边有个类似于妇科检查用的床,床边的桌子上放慢了各式各样的淫具,有大大小小的灌肠器具,还有各种型号的皮鞭、蜡烛,各种麻绳、铁夹子,铃铛,项圈,狗尾巴,肛塞,另外还有很多不同材质的假阳具,各种无线跳蛋,震动棒等等。当然还有很多道具就连我这个阅片无数的老司机也根本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而从那女人乳房青紫程度和满地的污秽能看的出来,这些淫具刚才应该是已经在她身上使用过了。那个美得英气十足,虽然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痛苦但是依然散发着让人心悸的魅力的女人当然就是我那个身为缉毒处处长的妈妈。只是缺少了她平时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和冰冷气场,却充满了某种致命的诱惑,媚得让人难以自持。一头淡紫色的长假发披散在胸前显得妖异且魅惑。我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甚至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此时妈妈正在被身后一个健硕的大汉用男人特有的强硬东西疯狂的刺弄着,她没有穿丝袜因为她的腿部肌肤紧致根本不需要丝袜的塑造就可以完美的展现魅力。让我意外的是妈妈身后那个大汉居然是个很陌生的人。而此时她的身前还有一个穿着妖艳贵妇装的贵妇,正面带戏谑的拿着几根记号笔在她身上写着什么。一个分头的男人正扛着一台摄像机正在把这一切记录下来。被捆绑操弄的妈妈忽然用极其愤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贵妇,明显是被写在自己乳房上的妓女两个字给激怒了。那种被羞辱显然让她对那名同性充满了愤恨。可是她的恨意没有发泄多久就被身后的大汉强行让她仰起头来,而双乳上的铃铛也发出来清脆的声响。很快妈妈身上就被写满了各种侮辱性的字语,什么淫妇、贱逼婊子之类的各种词语出现在她完美无瑕的赤裸身体上,显得特别的诡异和淫秽。让人打死都想不到的平日里冷漠的近似无情的缉毒处长居然被人在赤身裸体的身上写满了肮脏的字语。

贵妇戏谑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感到很满意,她揪着妈妈乳头上的乳环戏笑着说道:「我亲爱的林处长,对我的书法您还满意吗?哦,这个小环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在您的乳头上系着呢?」

她故作惊讶的对着妈妈身后大汉说:「林处长棒吧,人家可是堂堂高官啊,身子高贵圣洁的很呢。今天便宜你小子了要不是姐姐我,你小子一辈子连给人家舔鞋底都不配。」

「呵呵,是啊大嫂你别说这位处长大人可真是极品啊,小逼里面又紧水又多。以后您就是我大姐有啥需要只管说」。这个贵妇坏笑着说道「叫我莉莉姐,阿彪那个死鬼早就被这个贱婊子给迷住了,所以今天我就是要亲眼看看这婊子的骚劲」那大汉当然明白贵妇的心意配合的说「这女人就是最下贱的妓女,您犯不上因为她和彪哥斗气,彪哥那脾气要是知道了恐怕大家都没好果子吃」「哼,阿彪这个混蛋自从和这个婊子混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找过我了,如果不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烂逼怎么消我的恨!敢和我王莉莉抢男人哼。」

我心中暗想这个叫王莉莉的女人应该是阿彪的情妇之类的人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把妈妈叫到这里如此折磨妈妈。

王莉莉的笑声和恶毒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妈妈的心。那种被人羞辱所带来的耻辱感让她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一股股白浓的淫水被丑恶的阳具带了出来,沾满了胯间连阴毛也被浸湿一缕缕的贴在皮肤上。妈妈对着王莉莉恶毒的言语羞辱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狠狠的盯着她。而此时的王莉莉明显已经变成一个恶魔了,她拿起一根皮鞭在妈妈那已经发紫的乳房上狠狠的抽打着,一边抽打一边说道「说吧,最近缉毒处人员调配频繁,是不是有什么大行动。」

每次皮鞭落下妈妈的身体就会痛苦的扭动一下,而左腿也条件反射的抬起。不知是身后的男人加强了操弄的力度还是被侮辱产生了快感,下体的淫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浓稠。乳白色的分泌物沾满了整个下体和阴毛,而透明的晶莹的淫水则顺着被汗浸湿的双腿向下流去。看着妈妈一言不发的样子,王莉莉鞭打的也有些累了,于是她指挥着分头男用摄像机开始从各种下流的角度去记录眼前这诡异淫邪的画面。

我此时已经处于了半痴呆的状态,眼前的一切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实在没有想到妈妈竟然被一个女人如此虐待。而妈妈似乎是乳房被紧紧勒着的缘故,体力的消耗越发急速。能够感觉到顺着那双笔直白皙的美腿留下汗水和淫水开始浸湿脚底,湿滑的让她渐渐的站立不稳了,而每次来自身后的操弄就会让她被迫向后退一小步,而每次的抽出动作又会使她无奈的向前踏一步,就这样她呻吟着喘息着就像是踏步一样前后不停的移动着。当那根可恶的强硬物体深深侵入自己下体时所带来的冲击力,和自己腰部那双有力的双手拉扯下让她根本没办法站稳,只有屈辱的随着身后男人的心意前后移动着。而她的高跟鞋跟踩着地板上发出的咚咚声更加刺激了身后的大汉。在那个该死的大汉低吼中似乎更加疯狂的操弄起来。

也许是妈妈被男人操弄的过程过于震撼,王莉莉也兴奋的脱去了内裤,而那条已经湿漉漉的内裤却被那个留着分头的男人抢了过去,很娴熟的塞进了她的嘴里。而王莉莉似乎对这个举动很受用,媚眼如丝的贴在分头男的身上。分头男应该是和王莉莉长期交战过,很快就把王莉莉从一名贵妇变成一个赤裸着身体的淫妇。

王莉莉此时和妈妈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双手和妈妈的双手绑在一起,两个美丽的女人此时面对面撅着赤裸的臀被身后的男人操弄着。两人的脸贴的很近随着身后男人的动作不时的会轻轻碰在一起。王莉莉身后的分头男显然是名高手,每次在王莉莉即将登顶的时候就会用一种淫具折磨她。不一会刚才还在妈妈身上使用过的淫具就出现在王莉莉身上。

王莉莉此时的模样比妈妈更加的凄惨,嘴中塞着沾满自己淫水的内裤,脖子上套着狗项圈,两只乳房上加满了夹子一根链子横贯了她的乳头。肛门也被塞入了特大号的肛塞而刚被注射进的灌肠液正充斥着她的整个直肠。分头男此时正在用粗大的阳具对着她的阴道死命的冲击着,王莉莉被内裤压抑的呻吟已经变成了呜咽。虽然王莉莉正遭受着自己刚才所遭受过的一切可妈妈却并不比王莉莉好受,她的乳头现在正和王莉莉的乳头连在一起,不管是自己还是王莉莉的身体震动都会让夹在乳头上的链子拉扯,那种屈辱似乎没有尽头。然而所有的事情都有尽头,渐渐地妈妈和王莉莉身后的男人都已经到达了极限。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呻吟还有身上各式各样的淫具发出的声音交杂下,男人们终于在两个女人体内喷射出自己生命的精华。两人同时瘫软在地上,而妈妈和王莉莉的下体也几乎同时涌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而她们显然都是到达了高潮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回味着。

许久过后被解开束缚的王莉莉满足的白了分头男一眼,媚态十足的腻声说道「你这个小混蛋每次操姐姐都这么无情,你看看我身上也不怕把我弄伤了」

正蹲在她身下替她清理下体的分头男笑着说「莉莉姐明明你自己喜欢还非要怪到我头上,冤死我了。」

王莉莉一边享受着分头男的口交一边恶毒的对着妈妈说「马老可是说了绝对不能允许有人坏了他的大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你们有什么大行动」

听着这个女人恶毒的话语妈妈很意外的喘息着说「马老鬼如果有什么事为什么不亲自来问,你把我骗出来肯定是背着马老鬼干的,是不是阿彪喜欢我你吃醋了,打着马老鬼的旗号来报私仇。我可警告你如果你不赶快放了我让马老鬼知道你可没好下场」

王莉莉这个疯狂的女人狠狠地拔掉了一缕妈妈的阴毛恶毒的说「这个时候你还这么得意,我告诉你吧就是马老亲自安排我来的。你要是不说看我不废了你」话音刚落她拿起出一个金属砝码挂在了妈妈的乳头上的乳环上。

痛苦和屈辱好像并没有让妈妈失去理智,她咬了咬牙皱着眉忍住了从下体传来的疼楚和乳头上砝码的拉扯感对着王莉莉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不就是阿彪养的情妇。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等马老鬼和阿彪来看你怎么说。」

妈妈的话应该触动了王莉莉的某处意识从而彻底的激怒了王莉莉,于是王莉莉用鞭子狠狠的在妈妈的娇嫩的肉体上抽打。一道道鲜红的鞭痕出现在她身上。同时王莉莉更加疯狂的笑着说「我算什么人,你真的以为我只是阿彪那个王八蛋的情妇,我告诉你在阿彪之前我就是马老的亲信了。」

王莉莉疯狂的鞭打让妈妈一时之间无法说出话来反驳她,只听王莉莉接着说道「马老一生的心血都砸在了研究院里,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个烂逼婊子破坏。你能骗得过马老和阿彪可骗不过我,我早就得到了消息你看似和我们有协议,实际上你一直在找机会背叛我们吧。」

妈妈此时勉强的调整了急促的呼吸很艰难的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样一个卑贱的情妇会知道马老鬼那么多事?这些都是你在臆想吧哈哈」王莉莉此时已经彻底成为一个疯子了,紧紧抓着妈妈的头发对着妈妈吼道「研究院地下就是新工厂,工厂产生的有毒气体正好被研究院里的设备净化……」

而此时那个操弄过妈妈的男人猛地站了起来,惊骇的看着王莉莉颤抖着说「莉莉姐你疯了?怎么能和她说这个」

王莉莉也明白了自己的愚蠢和错误,有些慌张的不知所措起来。许久之后她终于阴沉着脸说出了一句让我心惊胆战的话「看来不能让她活着离开这里」

而那个大汉已经远离了妈妈的身体惶恐的说「你要杀了她?她可是警察还是个大官,你要是杀了她就把事情闹大了那可是死路一条啊,莉莉姐我可不陪你送死,我先走了。」

说完那男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就朝着门口跑去。可是王莉莉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电击枪,追上那男人对着他的后颈就是一阵电击,很快那男人就颤抖着昏了过去也不知道死了没。电倒了那男人之后王莉莉转身看了一眼早已经电倒的分头男对着妈妈走去,边走边说道「一不做二不休老娘今天就要了你的命。」

我听到王莉莉的话没有丝毫犹豫就要冲上去解救妈妈。可就在我要冲出去的一刹那门口传来了阿彪的声音「莉莉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和阿彪一起冲进来的还有黄明,黄明一看到妈妈伤痕累累的身体眼中充满怜爱和恼怒,可是他却不敢有什么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阿彪此时已经来到了王莉莉身边低吼道「你在干什么,谁让你这么做的,林处长那是马老的尊贵客人。」

说完就要去解开妈妈的绳子,王莉莉一把拦住了阿彪对着他说「彪哥,她已经知道了研究院的事。」

阿彪听完一愣随即大怒低声说道「她怎么知道?谁告诉她的。」

「彪哥你别生气,是我刚才不小心说漏了」

话还没说完王莉莉的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记耳光。阿彪怒道「你这个不成事的败家玩意,谁让你招惹她的而且还泄露了马老的大事,现在怎么办如果被马老知道了咱俩都得死」

王莉莉哭道「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乖乖的束手就擒!」

此时妈妈冷冰冰的话语从两人身后传来,就在两人说话之际谁都没发现黄明已经偷偷的解开了妈妈的绳子。阿彪和王莉莉回头看着妈妈,妈妈依然赤裸着满是伤痕的身体,乳房上紧紧捆缚着的绳子也没时间解开。长时间的捆缚本来白嫩挺立的双乳呈现出青紫色的肿胀。下体因为刚才的奸淫依然是污秽一片,从阴道口不时有浓白的粘液流出。尽管妈妈此时的样子显得那么的怪异和可笑,但是眼前的两人却是异常的紧张,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阿彪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吐沫说道「林姐,咱们都是自己人莉莉也是一时糊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气,有什么话好好说。」

妈妈冷笑道「哼哼,王莉莉这个蠢女人只是听小黄挑了几句,就想把我骗出来报复我。可没想到却被我几句话就把你们的秘密说了出来。如今我已经知道了那你们就等着进牢房吧」

这时我终于知道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妈妈自己做的局,她首先通过黄明把这个阿彪的情妇激出来,让她将自己骗出来并且从中套出马老鬼的秘密,然后还是让黄明通知阿彪赶来解救自己,因为她知道王莉莉肯定会折磨她,而阿彪的出现刚好阻止了王莉莉疯狂的行为。这可真是一招险棋呀,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妈妈就有危险了。而这个局里黄明的作用非常重要,可见妈妈是多么的信任黄明。这也让我有些心中不爽。

知道无法善了的阿彪怒吼一声对着妈妈就冲了过去,他那碗大的拳头带着风声呼啸着朝着妈妈的面门砸来。而妈妈虽然穿着高跟鞋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动作,只见她略一侧身右手为掌狠狠的砍在阿彪的肋下,阿彪一声惨叫后退了几步竟然异常强悍再次冲了上来。可这次妈妈并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低身避过阿彪的拳头,那只曾经无数次握过阿彪阳具的手狠狠的击打阿彪的小腹,阿彪一声闷哼痛苦的跪在地上。妈妈又一膝盖顶在他脸上鲜血随着阿彪凄惨的嚎叫飞扬起来,阿彪躺在地上显然已经没有了战斗的能力。妈妈看着脚下这个无数次将她推向高潮的男人,没有一丝怜悯的抬起腿一脚踏下,那双性感的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像是刀子一样毫无阻拦的刺入阿彪的心脏。就在在场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阿彪不可置信的吐出了最后一口气,而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妈妈那双美丽至极的大腿根部有一滴晶莹的淫水滴落在他眼前。

在结束了阿彪的生命后妈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淡淡的对着满脸惊恐的黄明说「你别怕,马上就能把马老鬼这帮混蛋一网打尽了,曾胁迫奸污过我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说完妈妈看了一眼已经吓得瘫软在地的王莉莉说到「虽然你折磨过我但是我不杀你,不过等着你的是无尽的监狱生活。当然如果你能够提供更多的线索我会考虑给你申请轻判。」

说完也不理会王莉莉是否答应,伸手接过黄明递过来的警服穿上。穿上警服的妈妈瞬间就回到了那名熟悉的高傲冷漠的女警,虽然看不到她那美丽的动人心魄的裸体但是黄明此时还是激动的说「英姐,我们终于可以解脱了,不但能够一网打击马老鬼,您也不再受人胁迫了」

妈妈对着黄明让人吃惊的妩媚一笑「也苦了你了,你把肮脏东西收拾一下先走吧,我打电话叫警队的人来处理现场」说完她看了一眼那堆各式各样的淫具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刚才那些东西在自己身上使用的感觉脸竟然有些红晕。

我当然不会傻到等警察来发现我,我趁着黄明离开时也偷偷地离开了。不过可怜的我大晚上根本打不到车,我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才走回家。万幸的是妈妈没有回来,心身俱疲的我根本没有抗拒什么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妈妈竟然还没回来我难免有些担心起来,想到妈妈昨天受到的折磨心里更加的紧张起来。我拿起电话准备打电话问问,可没想到竟然看到电话里是妈妈发的短信,意思当然是有事回不来让我自己安排。好吧既然妈妈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开心思考将来的事。从昨天的情况看来妈妈和黄明的感情还真是好得很,那这样的话爸爸怎么办呢?哎,苦恼啊!

回来我才知道,就在那天晚上妈妈带队连夜突击了马老鬼的地下制毒工厂,一举捣毁马老鬼的实力团伙。抓获成员数百人,让我毫不意外的是马老鬼被妈妈当场击毙而他的得力手下阿彪和另外几个成员也全部被击毙。看来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为妈妈能够重获自由感到无比的高兴,当然我也知道这一切恐怕都是妈妈自己安排的。可是不管怎么说我的生活也从此回归正轨,当然除了爸爸。后来爸爸回国后妈妈却再也没接受他,看着爸爸黯然离去的背景我也有种悲苦的情绪。

日子又开始平淡起来,平淡的生活也过的特别快。这天我刚放学就接到妈妈的电话要加班,我当然知道妈妈的加班意味着什么。晚上我收拾好一切后就悄悄的来到了妈妈单位,就在妈妈办公室旁边有一间空房,这是妈妈专门安排给我写作业的地方。没想到却成了我偷窥的宝地,而我的运气似乎也特别好,妈妈和黄明真的选择在办公室里私会。

我屏声静气的打开早已经挖好的孔洞,看到的画面顿时让我血脉贲张起来。只见妈妈此时正穿着一身纯白色的情趣内衣,宛如天使一般。可她此时的姿势却是被绑在她那宽大的办公椅上,双腿分开并对折着捆在一起,阴道和肛门里分别被插着个电动阳具,随着震动淫水像是不要钱似得流淌着。双手也被绑在脑后两只骄傲的乳头也被绑着一根链子而链子的另一头连着一个小夹子,这个小夹子此时正夹在妈妈微吐的舌头上。这羞耻的姿势怎么可能出现在妈妈这个缉毒处处长身上呢。而此时的黄明正淫邪的一边用自己的阳具在妈妈的嘴边挑弄一边说「英姐你知道这些东西都哪来的吗?都是那天我从那个仓库了捡回来的呵呵,用起来感觉怎么样?」

说完他根本没有理会妈妈因为舌头被夹而含糊不清的回答,直接拔出了插在肛门里的电动阳具。刚一拔出一股微臭的黄水就从妈妈的肛门里喷射而出,显然是被黄明灌了肠。黄明淫笑着说「英姐你让我把你的那些视频邮寄给你的前夫,他一定气疯了吧」黄明这话明显是为了让妈妈难堪来烘托气氛,可是他那里想到那些视频全被我收藏了爸爸却是一眼都没看到。

听到黄明的话妈妈身体剧烈的扭动起来显然是对黄明的侮辱感到不满,而我却很明显的看到妈妈阴道中流出的淫水更加的多了。此时此刻的黄明哪里还能再按捺下去,抬起早已怒张的阳具狠狠地插入了妈妈那早已被自己的淫水润滑的粉嫩肛门中,而受到如此刺激的妈妈发出了一声极其满足的呻吟,很快在这间庄严的崇高的办公室内甜美的呻吟和满足的喘息此起彼伏,向着门外黑暗的夜色飘去。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