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想曹医生免费 想曹医生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微微一操很倾城 微微一操很倾城

    贝微微是一名电脑系的美女,在学校被众多屌丝男生视为女神,意淫的对象,因为网游与大神肖奈结识而相恋,与肖奈热恋了一年后,各自毕业,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两人的爱情逐渐升温,谈婚论嫁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进来一个月都在忙活婚事。  最近肖奈的工作比较忙,再加上微微的双亲都远在外地,所以都是微微和肖家的人在筹备,今天有些事要和肖奈的父亲商量,微微就从自己的住处赶了过来。

    想曹医生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微微一操很倾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微微一操很倾城》,是作者想曹医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贝微微是一名电脑系的美女,在学校被众多屌丝男生视为女神,意淫的对象,因为网游与大神肖奈结识而相恋,与肖奈热恋了一年后,各自毕业,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两人的爱情逐渐升温,谈婚论嫁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进来一个月都在忙活婚事。  最近肖奈的工作比较忙,再加上微微的双亲都远在外地,所以都是微微和肖家的人在筹备,今天有些事要和肖奈的父亲商量,微微就从自己的住处赶了过来。

《微微一操很倾城》 第六节 免费试读

在微微和公公庄园疯狂假期回来的第二天,肖奈出差回来,看到妻子似乎变得更加美艳动人了,全身上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情,肖奈以为自己是小别胜新婚,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肖奈回来的当晚,微微洗浴完毕,穿上薄纱一样的睡衣,躺在床上等着自己正真的丈夫爱自己,微微爬到肖奈的身上,亲吻着他的胸膛。

「微微……」肖奈突然抓住了微微的肩膀。

「嗯?」微微被肖奈一反常态的严肃弄得一愣。

「微微,你现在怀有身孕,我谘询过医生,夫妻生活要控制一下了,不然会影响胎儿,所以……你明白吗?」肖奈尽量说的委婉一些,不至于伤到妻子的自尊。

「哦,我以为你想要……」微微有些委屈。

「是的,我很想,但我可以控制住,为了我的孩子,也为不让你承担任何风险。」肖奈耐心的解释着。

「我明白,你是为我好。」微微笑着,在肖奈脸上亲了一下。

「这个还是可以的。」肖奈立刻吻住了妻子的嘴唇,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吻微微。

亲吻了一阵后,微微只好失望的躺在丈夫身边,百无聊赖的渐渐入睡,梦中见到了公公粗壮的巨物搅拌着自己的身体……

第二天一早,微微和医院约好做孕期检查,肖奈本来答应了一同去,但公司一个电话,自己的丈夫就不再属于自己了。微微看着肖奈忙碌的背影,无奈的站在原地叹了口气。

微微在路边等着计程车,由于上班的早高峰,出租很难叫到,正在微微愁苦难当时,一辆车停在身边,车窗降下。

「爸?」微微惊讶的看着公公。

「等车?别等了,上来吧,去哪里,我送你。」公公向微微招了招手。

微微上车才知道公公要去老友那里,路过医院,于是,微微在焦急烦躁后,终于找到了依靠,看着轻松自如驾车的公公,心中倍感温暖安稳。

车子到了医院的门口,公公说什么都要陪微微进去检查,说自己时间来得及,微微畏惧这样和公公出双入对,正所谓自作亏心事,夜怕鬼叫门,但公公一再坚持,自己就没再推脱,反正自己脸上没刻着乱伦的字样。

进了医院的门诊大厅,挂了号,等着自己的号码,等了没多久就到了微微。

「贝微微,请到一诊室就诊。」广播里传来提示。

微微心情忐忑的进入了诊室,公公自己等在外面。微微看到两位女医生,一个年纪50左右,脸上露着和蔼的微笑,另一个……好像是……

「贝微微?」

「白洁?」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了彼此的名字,年轻的女医生是微微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从高考过后就在也没了联系,像是故意隐藏起来不让大家找到一样。

「你是这里的医生?」微微忐忑的心情大减,渐渐被兴奋的情绪占据。

「算是,我在读研,这是我的老师。」白洁指了指身边中年女医生。

「老师好。」微微恭敬的欠了欠身。

「你们认识啊?」中年女医生开口说话,和蔼的微笑一刻不变。

「嗯,我们是高中同学。」又是两人同时回答,两人不免对视一笑,默契仍在,但那青葱岁月早已不见。

「真好,那让我们先做检查吧!」中年女医生直接进入今天的主题,在做过一系列检查后,结果证明胎儿一切正常,下个月再来一次就行了。

白洁约微微下班后吃个饭,叙叙旧,微微欣然接受了。白洁送微微出了诊室,看到了肖父过来搀扶微微。

「这是你老公?」白洁几乎脱口而出。

「白洁!这是我公公!」微微被白洁这次唐突吓得心惊肉跳。

「哦,对不起,叔叔好,呵呵呵。」白洁笑嘻嘻的伸手握住了肖父的大手。

「小姑娘太冒失啦!」肖父口中埋怨,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微微和公公和白洁做了告别,就离开了大厅,白洁看着这对公媳,嘴角一弯,摇了摇头。

微微说要应白洁的约,所以先不回去了,在附近逛一逛,肖父不舍的离开,去了老友那里。在微微闲逛了许久后,接到了白洁的电话,两人到了一家餐馆碰了面。

「你高考毕业怎么就没消息了,好像消失了一样,我怎么不知道你读了医科?」微微捧着手里茶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老同学。脱下白服,白洁的身姿丝毫不输给自己,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身,圆润的臀部,低领的衣衫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脸上的妆容略有些浓重了些。

「你不知道的事很多,其实大家都不知道,我高考那年发生了件大事。」

白洁喝了一口手中的茶,然后凝重的看着微微。

「发生什么了?」微微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改变了眼前这个从前活波可爱的女孩,那双眼中充满了忧郁和是对世事的淡漠。

「你记得高中那个孟校长吗?」

「你说那个谢顶的老头?」微微有了种不好预感。

「是的,当年我爸给他送礼,又请他吃饭,想弄到学校里的报送名额,结果,他酒醉后强暴了我……」白洁喝了一大口茶,痛苦的咽下,好像咽下了滚烫的热水,眼泪顷刻流了下来,但瞬间被她擦去。

「白洁……」微微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内心也感受到了她的痛苦。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提起这个事,我还能眼泪……」白洁自嘲的笑了笑。

「你当时怎么没报警?」微微脱口而出,但马上就后悔了,想必一定是有极大的难处,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处境。

「当时孟校长说,同意和它做一次,就答应给我名额,而且告诉我他看不上父亲的好处,只是觊觎我的身体,于是我答应了,所以那次也不算是被动,是交易,我人生中第一次交易,那是我意识到我的身体有多大的价值,事后我没告诉父亲,我就让父亲收获了成就女儿学业的成就感,自己却牺牲了一切。」白洁一口乾了服务员刚上来的酒,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邻桌的客人都用异样的阳光看着两个美女。

「那后来呢?」微微看着白洁。

「后来我报送去了医大,然后到了考研的时候,我成绩不好,我就直接找到了院长,陪他睡了一次,在然后,我就是研究生了,遇上你了,呵呵!」白洁空洞的笑着。

「白洁!」微微一脸的自我厌恶,不知为何这样夸张的事,她说的如此轻松。

「怎么?想说我不自爱,还是说我淫荡?」白洁的眯着眼睛看着微微,似乎洞悉了微微的某些秘密。

「我没有那个意思……」微微也无法辩解,自己内心认为自己都是淫荡了。

「说说你吧,如何?」白洁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没什么特别,今年刚结婚,生活按部就班……」微微说着话,脑海尽是和公公做爱的镜头。

「真的没什么?那就说说你帅气的公公……」白洁憋着坏笑等待微微发火。

「胡说什么啊,看你真是喝多了……」微微将眼神瞥向一侧,不敢于白洁对视。

「我太懂男人了,尤其是老男人,你公公对你绝对有想法,你小心吧,好了,我喝多了,我回去休息,下午和老师请了假,钱我付过了,我不送你,回见!」白洁起身有些摇晃的离开了餐馆。

微微傻傻的回味着白洁的话,看着桌子上一口未动的菜品,既然来了就不要浪费,微微开动起来,又是一副孕妇的夸张吃相。

白洁回到住处,躺在床上,想起了几年前的那次终身难忘的噩梦。

************

「白洁啊,来……来……陪我喝一杯。」孟校长醉醺醺的拿着酒杯,一手将白洁揽入怀里。

「校长,你别这样……」白洁挣脱了一下,胸口扑通扑通的跳着。

孟校长色迷迷的看着白洁的领口,没有在拉她过来,等到酒过三巡,桌上一片狼藉,到了收尾的时候,大家接连走出了包房。白洁也松了一口气,这样让人生厌的应酬终于结束了。

白洁刚要加快脚步去找父亲,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拦腰拉了回来,刚要叫喊,便被大手捂住了嘴,自己被扔到了另一间包房的沙发上,头撞到沙发的扶手,晕晕的,睁眼才看到是孟校长,一脸猥琐的笑容。

孟校长说出了他的承诺,白洁在恐惧和绝望中,做了自己人生中最为大胆的决定,同意和父亲同龄的校长发生关系。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就看出你不一般,以后必成大事。那……我们开始吧,让我看看……」孟校长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双手伸向白洁。

白洁像一只受惊的兔子,颤抖着身体,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孟谢顶抱住白洁娇美柔软的身体,大手揉搓着她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嘴唇亲吻着她薄嫩的嘴唇,下体支起的帐篷,顶在白洁的下腹上,上下摩擦着。

「唔,小姑娘就是好啊,真软啊,来,脱了,让我看看」孟谢顶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白洁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了学校制式的长筒袜和白球鞋。

白洁捂住自己裸露的双乳,夹紧双腿,努力不让私处走光,看着孟谢顶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蓝色的内裤,一根想黄瓜般的粗物出现在眼前。她不知道那丑陋的东西要把自己如何,但直觉告诉你,那东西危险而致命。

「孟校长,名额不要了……呜呜呜呜……让我走吧……呜呜呜!」白洁哭泣着,看着孟谢顶胯下挺着那怪物一步步靠近自己。

「别怕……这可是好东西……学校里你是第一个看过的……等我做完了……你就成人了……来吧……宝贝。」孟谢顶上前抓住白洁的脚踝,将双腿分开,私处已经长出了浓密的阴毛。

孟谢顶将粗长的阴茎压在白洁的穴口上,拉回摩擦着,紧紧闭合的阴唇被推挤外翻,粉嫩的内肉滑过阴茎的底部。

「校长……把它拿走啊……呜呜呜……我不要名额了……呜呜……」白洁看着粗长的东西在自己最为私密的下体来来去去,极大的屈辱感让她痛不欲生。

「白洁别怕……你看……你已经长成人了……奶子已经这么丰满了,而且这下面也熟透了……就等校长的东西进去了!」

孟谢顶吐了一口唾沫在手心,然后涂在自己的龟头和阴茎前端,一手握住阴茎,龟头对准白洁穴口,开始挺腰用力。

「啊!」白洁立刻感受到下体从未有过的膨胀和撕裂感。

「处女就是紧啊!」孟谢顶皱着眉,继续发力插入。

「啊……疼……疼……」白洁感觉身体要从下体被劈成两半了,撕心裂肺的疼痛难以形容。

「一会就好,一会……就好。」孟谢顶说完腰部发力,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白洁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便失去了哭喊的力量和挣扎的意识。

「唔,夹死老子。」孟谢顶得意的看着自己的阴茎全部没入了白洁的阴道里,双手握住她的细腰,开始活动身体抽插起来。抽出的阴茎沾满了鲜红的血液。

剧烈的疼痛麻醉了白洁其他的感官,她无力的躺在沙发上,身体被撞击的上下晃动,视线里的东西来回摇晃,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孟谢顶无限估计白洁的反应,专心抽插着难得的美穴,紧致的阴道让她欲罢不能,尽量将自己的阴茎插入最深,恨不得连同阴囊都一同带入温暖紧致的肉穴中。白洁的身体算是十八岁女学生里最为曼妙的一个,孟谢顶觊觎着醉人鲜美的女体很久了,今天能如愿以偿简直有些疯狂了。

他用足了力气,猛力的抽插着白洁的肉穴,粗大的阴茎将两片粉嫩的阴唇带入翻出。

「白洁……怎么样……感觉到校长的大鸡巴没有……」孟谢顶趴在白洁的身上,猥琐的看着她青春娇美的脸庞。

「呜呜呜……呜呜呜……」白洁将头扭向一侧,不想看到他丑陋的嘴脸,但却无法躲避下体猛烈的抽插。

孟谢顶不停的变换着白洁的体位,一会张开腿,一会将双腿抱在胸前,一会又翻过她的身体,从臀后插入,让白洁跪在沙发上,自己则像骑马一样在她的臀后撞击驰骋着。

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孟谢顶才感觉难以控制强烈的尿意,龟头都抽插的隐隐作痛,才迎来强烈的跳动,将自己浓稠的精液射入白洁的子宫。

白洁被折磨的精疲力尽,下体剧痛难忍,胸前的两团肉也火辣辣的,看到男人停止动作,抽出了那沾满血污的肉棒,才知道一切结束了。

「把这个吃了!」孟谢顶将一片药塞进了白洁的口中,逼着她咽了下去,才放心的穿上裤子,离开了。

后来白洁猜到当时自己吃的应该是紧急避孕药,孟谢顶一开始就预谋要占有自己,而非一时醉酒兴起,又不想搞大自己女学生的肚子,丢了乌纱帽,真是费劲心机。

白洁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头脑昏昏沉沉,多年来压抑在心中事,竟然和刚刚重逢的高中好友一股脑的说了出去。可能是自己压抑太久,也可能是自己看出了微微和她公公的不普通。

好奇害死猫,白洁心中酝酿着一个连自己都感觉意外的想法,第二天,白洁给微微打了电话,说昨天有一项结果不太正常,要她来医院一下。

「微微,这个指标有些高,可能会影响胚胎的正常发育。」白洁严肃的看着微微。

「啊?那是什么意思?」微微立刻紧张起来。

「就是说,一般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孩子的父亲身体条件较差,或是年事已高,造成精子品质下降,在结合成胚胎后,这个指标就会变高的。」白洁开始解释着。

微微听到「年事已高」,心中一紧,暗自沮丧,没想到自己真的怀了公公的孩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那该怎么办啊?」微微皱着眉头,咬着嘴唇。

「你似乎并不意外?」白洁提了提眉毛,侧目看着美艳的老同学。

「你……什么意思?」微微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你似乎并不意外这个结果,孩子的父亲是谁你心里有数吧,从我手里的资料看,你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你公公的,对吧?」白洁挥了挥手里攥着的报告单。

「白洁,我……」微微像是被抓住了铁证的犯人,一下耷拉下了脑袋,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

「啊哈,真被我猜中了,微微,真有你的!」白洁有些乐不可支,捂着肚子,看着前面被弄糊涂的微微。

「白洁,你?」微微已经被弄糊涂了。

「我只是试探一下你,没想到真的是这样,老同学,我真的刮目相看啊,上学时挺文静的,怎么现在比我还骚,呵呵呵!」白洁还在咯咯的笑着。

「白洁,你太过分了!」微微感觉自己被愚弄了,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发作。

「喂,我只是勾引你说出了事实,又不是我让你变成这样的,生什么气啊!」白洁倒是很镇定,知道微微的愤怒只是为了面子而已。

微微想想也的确如此,然后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脸上才愁苦更加明显了。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白洁双眼闪着星星,一副小狗渴望骨头的感觉。

微微只好把事情的原委更为详细的告诉了白洁,当然其中夸大了公公的强迫和自己的不情愿,她不想老同学把自己真的看成是一个荡妇。

「唉,都是命苦的人啊!」白洁手托着腮,叹了一口气。

白洁有继续八卦一些做爱的细节,微微当然能避则避,能简略就简略。白洁发现没什么有趣的事可以问,就撅着嘴,收住了好奇心。

「白洁,你说我怀的真是……我公公的孩子吗?」微微虽然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说出口还是吓了自己一跳,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像是掉进了茅坑一样恶心。

「哈哈哈,我只是骗你的,医学是进步了,但可没那么发达,你刚怀孕,我怎么知道谁是他父亲。」白洁白了微微一眼,一副嫌弃的样子。

结果当然逃不了微微一顿狠狠的教训,微微扔下衣冠不整、抱怨连连的白洁走出了诊室,不知道为什么,微微感觉自己竟轻松了许多,也许自己以后不再孤单,有什么心里话可以找这个放荡的疯婆子说说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