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只爲朝夕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只爲朝夕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月栖宸宫 月栖宸宫

    栖绯再也忍受不住身体的痛苦,痉挛起来,却没有让身後的男子停止对她身体的占有。  痉挛过後,依旧是无止境的痛苦,她的腰被身後的男人禁锢在怀里,她的挣紮只能让他更加快慰,伸出手,抓住的却只有虚无。  朦胧中,她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她的身份又岂是他人可以随意辱骂的……可是,那只是从前,现在的她不再是天宇王朝最有权势的郡主,不再是有父王宠溺的孩童。她的父亲离世,她的权利被剥夺,她的妹妹背叛,她的侍卫离她而去,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而她曾经最爱的人,是一切的源凶,她终于明白,前世的恋人只能留在前世,而今生那个高高坐

    只爲朝夕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月栖宸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月栖宸宫》,是作者只爲朝夕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栖绯再也忍受不住身体的痛苦,痉挛起来,却没有让身後的男子停止对她身体的占有。  痉挛过後,依旧是无止境的痛苦,她的腰被身後的男人禁锢在怀里,她的挣紮只能让他更加快慰,伸出手,抓住的却只有虚无。  朦胧中,她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她的身份又岂是他人可以随意辱骂的……可是,那只是从前,现在的她不再是天宇王朝最有权势的郡主,不再是有父王宠溺的孩童。她的父亲离世,她的权利被剥夺,她的妹妹背叛,她的侍卫离她而去,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而她曾经最爱的人,是一切的源凶,她终于明白,前世的恋人只能留在前世,而今生那个高高坐

《月栖宸宫》 第XXX章今天,轮到我了!16 免费试读

栖绯的小穴极爲紧窄,这一坐,肉棒只入了一半就被卡住。想要再用力坐下,却又怕疼,可若是不动,那连尾椎都觉得酥麻的快感又让人舍不得。她极少主动,此时只能靠自己那不靠谱的本能。

她呻吟道:「战羽哥,别动,别动,我来。」

「好。」

明明忍耐得发疼,恨不得把身上的少女压在身下对着那销魂的小穴狠狠抽插,可战羽还是拼命忍住。想要好好的宠着她,别说是静静等待,就算是爲她生死都甘愿。

顺着栖绯的力道躺在屋顶上,任由她动作。

吸了口气,双手抵着战羽坚实的胸膛,双腿用力,将肉棒拉出,插入,反复却轻浅地磨蹭。

这滋味对女子来说舒适又不激烈,可苦了战羽,他被折磨的满脸通红,却还是忍着,任凭栖绯掌握全部的节奏。

他身下的屋瓦却遭了秧,转眼的功夫就被捏碎了几块。

栖绯磨蹭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悬空地姿势让她觉得有些累,费力转了转身子,又蹭了蹭,看到战羽隐忍的摸样更是被美色诱惑,不自觉地夹了夹。

「嗯!」战羽闷哼一声,屋上的瓦又坏了两块。若不是知道栖绯不谙此道,战羽定会以爲栖绯是故意来折磨他的。

「战羽哥,我弄疼你了?」

是我想弄疼你,战羽难得地在心中腹诽,可那备受折磨的摸样还真想是疼痛难耐。

栖绯没得到回答,以爲战羽真的被弄疼了,脑子一木,就用了平日里男人们抚慰她的法子。抽插没停,手按住战羽左胸胡乱揉了揉:「这样会不会好点儿?」

说完身子低下,将战羽胸前的红豆一口含住,舔允,拉扯,轻咬。

「啊!」下体被禁锢的剧烈快感,胸前毫无技巧的啃咬,让战羽险些狂性大发。

「栖绯……住手!」再惹火他就要忍不住了!

右手听话地放弃了战羽左边的红豆,却放在战羽更爲敏感的肋下,那小嘴更是没放弃口中的美食,反而啧啧有声地添得越发来劲儿。

「……别咬,栖绯别动,否则後果自负!」很有气势的话,说出来比爱语还温柔。

栖绯以爲是自己的下口的重了,困惑擡头,对上战羽深邃的眼眸。

战羽被身上的快感控制,更爲眼前的美色沈迷。

栖绯白嫩的臀瓣还在自己的身上扭动,带动算不上抽插的抽插格外淫靡,漂亮的杏眼带着困惑的湿润和迷蒙,嘴角是没有来得及吞下的津液,这美景,在夜色下美得无法形容,自己深爱的女子正在迷茫的看着自己,脸上带着甜美的笑。

「栖绯,我忍不住了!」这只是宣告。

战羽再也忍不住自己身体里呼啸的野兽,双手握住栖绯的纤腰,用力按下,腰身一挺,将自己的肉棒全部插入水淋淋的湿穴,开始猛烈的进攻。

不疼却分外刺激的快感让栖绯的双腿一软,不受控制地坐在战羽身上:「啊,战羽哥,慢一点……」

战羽引以爲豪的自制力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此时一切都遵循着本能,深入,浅出,齐根没入。

「啊……啊……慢一点……慢一点儿……」

战羽听而不闻,一个翻身将栖绯压在身下,将她的到处惹火的小手按在头顶,开始了更加激烈的抽插。

《月栖宸宫》特刊(上)

【第一个部分】自我介绍

「咳咳,大家好,本人是只爲朝夕。」鞠躬:「这是迟到了23天的《月栖》一周年免费特刊,作爲一周年的特别企划,将会给大家带来各种惊喜,各种爆料,比如……」

「女人,别废话了,天宇还有国事,没时间跟你耗。」某皇帝大人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有什麽事情快说,朕没时间,办完国事还要忙着追栖绯呢,要是我被排在那些混蛋後面……」茶杯碎成了一片片:「你知道下场。」

「……」抖:「咳咳,大家看到了吧,真的不是朝夕不想早点儿写这期特刊T- T,是演员太大牌……」

「喂,你废话完了没,快去写正文。」某红衣妖孽挑起凤眼:「我刚和栖绯培养了一点儿感情,你就断更这麽久,想死麽?!」

「……」拿话筒默,之前想说的爆料忘记了……:「咳咳,事实证明……这年头只有作者最没人权,废话不说了,开始本特刊的第一部分:栖绯,月冉,轩辕皓,战羽,宇文长风,梵倾,梵啸,楚风,楚衍等请出列,做自我介绍。」

「我是月栖绯,天宇郡主……」最乖的某孩子出列,才说了半句就被白衣银发的某人揽在怀里:「乖,那个女人是脑残,不用听她的。」

衆男附议:「月冉说的没错。」

「……」= = :「好吧,那就进入下一个环节,夫妻相性XX问……」

「等等!」轩辕刹怒吼出声。

「哎?怎麽了?」

「你确定你没忘了什麽?」手指咔嚓嚓作响。

「哎?」忘了什麽?

「我轩辕刹的名字什麽时候变成了一个『等』字,你不把我当栖绯的夫君麽?!」

「……啊!等等!啊,我错了,啊!大爷别打了,我错了!您名字小人怎麽敢忘……呜……T0T。」

十分锺後,轩辕四皇子看着变成猪头样的某人,呼出一口气:「出场那麽久都是打酱油,这次终于出气了。」

「……」T- T这年头当作者不容易呀:「接下来(抽噎)进行本活动的第二个部分:」夫妻相性XX问。「(【第一个部分】OVER(更名)被殴……)

【第二个部分】夫妻相性XX问

朝夕:「正统第一问,本文的女王大人,您的名字是?」

衆:……冷冷瞧。

朝夕:抖:「当我没问,咳咳,直接跳过第一个环节进入夫妻性向XX问,第一个问题:栖绯呀,你的第一次ML是在哪?」

栖绯:……咬了咬嘴唇,小脸发白,显然想到了不咋美好的回忆。

楚风:怒:「女人,你在找麻烦是吧!」

梵啸:抱住栖绯安慰:「栖绯,对不起,当初是我太不温柔了!你放心,以後我绝对不会用雪蛭了……改用XX,XXX,XXXX……你一定会舒服又开心。」

梵倾:脸上的淡笑有一瞬间的龟裂,随即转头:「阿啸。」梵啸闭嘴。梵倾转过头:「作者大人,你叫只爲朝夕对吧。」

朝夕:「……对。」难不成你连我名字都不记得……

梵倾:「朗鸣的暗卫比天宇不逞多让,尤其是暗杀一事……」

朝夕:「Stop停停停!IKnown!现在下一题!」安抚好身上的暴起的寒毛:「现在,咳咳,第二问题:每星期的H次数是?」

衆男,纷纷黑脸,唯有栖绯脸色发白。

宇文长风捏响指骨上前:「女人,你给栖绯安排了这麽多个男人,你说我们能一周多少次,我一周明目张胆 偷偷摸摸也只能和栖绯做上十几次,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精神和肉体损失?!」

朝夕:「这个……(左顾)那个……(右盼发现被衆男包围,生命诚可贵,承诺神马的抛一抛了)我会给你们每个人特别福利的!!!」(详见《第X章今天轮到我了!》)

衆男满意,坐回原处。只有栖绯脸色更白了。

朝夕:「栖绯,你怎麽了?」

栖绯欲哭无泪:「他们每个人每周最少10次,我,我……」

朝夕:「……」安慰地拍拍她肩膀:「苦了你一个,性福了大家,乖,忍一忍就过去了,生活就像被强X,不能反抗就享受吧,俺会给乃送补品,保证不会肾虚滴……」

拉过栖绯悄声补充:「话说你家这些男人都挺大男子主义的,这年头已经不怎麽流行这个了,都爱弱受正太,你啥时候想要这一口,我可以给你找个十个八个,还可以打八折……」

衆男耳力惊人,纷纷暴起,摩拳擦掌:「你想死吧!」

朝夕:「……」抱头鼠窜T- T内牛满面,自作孽不可活呀:「各位T- T(顶着锅盖,穿着防弹衣飞奔)。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